主题:医书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老官山医简价值超过马王堆医书

简经过特殊溶液浸泡后,上面的字迹已经清晰可见。吴小川/摄

简经过特殊溶液浸泡后,上面的字迹已经清晰可见。吴小川/摄

 

  老官山出土的医简,介于早期的马王堆医书和中国首部医学典籍《内经》之间,而且9部医书都和人体医学有关,既涉及病基,又有症候治疗以及针灸、脉象等,涉及到医学各方面,学术价值极高。

  ——中医历史文献研究员和中浚

  此次出土的《敝昔医论》《五色脉诊》等医书,应该就是扁鹊学派的经典。扁鹊是医方祖师,且以诊脉闻名。“敝昔”在古代就是“扁鹊”的通假字,因此极可能就是指脉诊法的创始人扁鹊。

  ——荆州文保中心研究员武家璧

  成都“老官山”汉墓出土的920余支竹简和50枚木牍(共约2万字),作为西汉时期简牍是四川地区首次发现,“老官山”汉墓的这批医学文物及价值,已引起多方关注。

  负责此次简牍识读工作的荆州文保中心研究员武家璧、成都中医药大学中医历史文献研究员和中浚等专家对这批简牍内容进行了初步解读:从出土的竹简内容来看,涉及到内科、外科、妇科、皮肤科、五官科、伤科等,还有重点医治马匹的兽医书。武家璧特别指出,此次出土的《敝昔医论》《五色脉诊》等医书,应该就是扁鹊学派的经典。和中浚则表示,从出土的经穴髹漆人像以及部分药方中发现,这批医简在医学史上的价值,远高于马王堆医书。

  解谜一  西汉早期医术巫术已分家

  除了文书,还有专门记录巫术类木牍。值得关注的是,这些刻有巫术的木牍,与墓葬中出土的专门医学论著的竹简是分开的。在日前举行的专家论证会上,专家们认为,老官山汉墓出土的医简中,基本没有巫术,这也证明西汉早中期“医”“巫”已分家,标志着中医走上独立发展的道路。

  解谜二  “敝昔”即“扁鹊”或为扁鹊学派医书

  这批出土竹木简中,最闪亮的当属医学部分。在M3墓葬中出土的920余支竹简分两处存放,其中一处共有736支(含残简),根据竹简长度、摆放位置、叠压次序和简文内容,可分为9部医书。其中,除《五色脉诊》外都没有书名。专家根据竹简内容,为其余8本进行了初步命名。如《敝昔医论》讲五色脉、《脉死侯》讲脉象与疾病以及死亡的关系、《六十病方》所涉病名包括内科、外科、妇科、皮肤科、五官科、伤科等疾病,《病源》则涉及病理学,《诸病症候》包括经脉和病症部分……还有一部《医马书》,是迄今我国出土的首部兽医书。

  武家璧特别指出,《敝昔医论》《五色脉诊》等医书,应该就是扁鹊学派经典。他认为,扁鹊是医方祖师,且以诊脉闻名。“敝昔”在古代就是“扁鹊”的通假字,因此极可能就是指脉诊法的创始人扁鹊。而东汉时期广汉出现的涪翁、程高、郭玉等以脉诊为特色的医学派别,就是扁鹊派的继承人所创。和中浚说,“如果能进一步证明这批医简是扁鹊的医学理论,意义相当重大。”

  解谜三  药方比马王堆医书更成熟

  此次出土的竹简医书的最大特色就是药方和医病理论数量都很大。其中,在《六十病方》中包括有“题名简”“药方简”,有药方60条,内容丰富。从其中所列病名来看,更是涉及到内科、外科、妇科、皮肤科、五官科、伤科等疾病。专家分析,《六十病方》中大部分可识别药材具有祛风、祛寒、祛湿的作用,很可能是治外风的药方。

  此次老官山医简,在和中浚看来,是医学史上数量最大、最集中、和医学关系最密切的。“从医简数量来说,920余支简,字数和马王堆医书的两万多字大体相当。从内容来说,马王堆医书的内容有很多原始、巫术的成分,医方也以单方为主,经验的成分较大。老官山出土的医简,介于早期的马王堆医书和中国第一部医学典籍《内经》之间,9部医书都和人体医学有关,既涉及病基、又有症候治疗,以及针灸、脉象等,涉及到医学的各个方面,学术价值极高。”老官山医简的药方也比马王堆医书更加成熟,“不仅每个药方的药味增加了,经常有四五味、七八味,相比马王堆医书的一两味药更有中医方剂的特点,很多药现在仍在临床上使用。”(滕杨)

日期:2014年1月2日 - 来自[中医文化]栏目
循环ads

读医书请从序言始

 中医学的历代名著,是祖国医学宝库中璀璨的明珠,也是可贵的文化遗产和良师益友。清初医家程应旄曾言:“古人作书大旨,多从序中提出,故善读书者,未读古人书,先读古人序,从序法中读及全书,则微旨大意,宛然在目。”

  称赞《黄帝内经》“其文简,其义博,其理奥,其趣深”的溢美之词便出自唐代王冰的《黄帝素问内经序》。鲁迅先生曾言:“民族的才是世界的。”王冰自序指出将“至道之宗,奉生之始矣”的经旨准确无误地刊行于世,则必定“君臣无夭枉之期,夷夏有延龄之望”。今天,中医药业已走出国门,服务于世界人民,王冰的预言也成为现实。序言的最后,王冰写道:“千载之后,方知大圣之慈惠无穷。”1300年后的今天,读起这段话仍觉得掷地有声。

  《伤寒论》是中医学中的一座丰碑,而仲景先师所做的序言更是难得的佳作。医学之路尤为艰辛,当我们迷茫困惑之时,静下心来重新读一遍这篇序言,心头之阴霾会立刻消散,代之而来的是百倍的信心。从事医学这个职业,“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就贫贱之厄、中以保身常全”,而对于那些“不留心医药”、“孜孜汲汲,唯名利是务”者,最后只落得“告穷归天,束手受败”、“神明消灭,变为异物,幽潜重泉,徒为涕泣”的下场,在我们的周围,仲景先师千余年前为我们描述的场景,仍不时上演。读及此处,不仅自问,致力岐黄,何憾之有?仲景先师“请求古训,博采众方”的教诲,更是我们一代又一代中医人宝贵的精神财富。唐代大医孙思邈对《伤寒论序》推崇备至,故在其《千金要方》序言的最后大段引用了该篇序言的内容。

  孙思邈在《千金要方》序中还写道:“青衿之岁,高尚兹典;白首之年,未尝释卷”,可见其读书之刻苦。南宋史崧做的《灵枢经》序言:“夫为医者,在读医书耳,读而不能为医者有矣,未有不读书而能为医者也。”读医书无疑是业医者的重要门径,温病大家吴鞠通在《温病条辨》的自序中写道:“购方书,伏读于毡块……进与病谋,退与心谋,十阅春秋,然后有得。”手不释卷,勤读一生,更是我们一代代中医人的职业操守。

  著述立言是为古人所追求的人生三不朽之一。张仲景勤求古训,博采众方,才写就《伤寒论》一书,序言记载,唐代王焘编成《外台秘要》“十载始厥工”。明代张景岳为写就《类经》一书,“凡历岁者三旬,易稿者数四,方就其业”。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也是“岁历三十稔,书考八百余家,稿凡三易”。清代张璐为编纂《张氏医通》更是达到了“颖秃半床,稿凡十易”的程度。古人写书,费时之久,用功之深,均在序言中有明确记载,古人花费如此光景与心力写就的医著,我们后人又用了多少时间去读了呢?

  孙思邈“胆欲大而心欲小,行欲方而智欲圆”的观点虽被后世医家奉为圭臬,但历代医家在序言中也多次探讨作为一名医家应当具备的基本条件。张景岳的《类经图翼》自序中提出:“不有精敏之思,不足以察隐;不有果敢之勇,不足以回天;不有圆融之智,不足以通变;不有坚持之守,不足以万全。凡此四者,缺一不可。”清代程国彭的《医学心悟》自序中也写道:“此道精微。思贵专一,不容浅尝者问津;学贵沉潜,不容浮躁者涉猎。”古人的谆谆告诫,这些闪烁着光芒的句子,即使今天读起来,也并没有随时光的流逝而失去它们本来的光彩。

  读古人的医书,就是穿越时空与他们交流,读古医书的序言,读的是先贤们的操守、读的是先贤们的信念,更读的是先贤们智慧的结晶。仔细品读古人医书的序言可使读书之人心正,心正而后读医书,几与大医之道不远矣。故言:读医书请从序言始!

日期:2013年1月17日 - 来自[经典研习]栏目

新中国六十年中医书有了总目

收录图书3.7万种,填补当代中医书目空白

本报讯 (记者秦 秋)大型中医文献检索工具书《新中国六十年中医图书总目》日前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目共收录新中国成立60年来全国各地出版的中医图书37572种,是迄今为止收录数量最多、收集范围最广的一部中医图书目录,填补了当代中医书目编纂的空白。

该书目由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信息研究所联合国内多家单位的科研人员,历时5年编纂而成。本书目所收集的图书内容涉及中医药学的各个领域,不仅记载了古医籍的发掘、整理、再版的脉络,更集中反映了中医药事业在科研、临床、教育以及管理等诸多方面所取得的成就。

据该书目主编裘俭介绍,书目共计400余万字,收录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出版的各类中医药图书目录。书中还特别设立了少数民族医学类目,专门收录用汉语言文字和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著述的民族医药书籍。书目的编纂以《中国文献编目规则》为著录指导,以《医学专业分类表》为分类标准,书末附有书名笔画索引与著者笔画索引,方便读者查阅。

日期:2010年3月20日 - 来自[中医药行业]栏目
循环ads

马王堆古医书养生思想

  马王堆汉墓出土古医书l4种,包括:《足臂十一脉灸经》《阴阳十一脉灸经》(甲本、乙本)《脉法》《阴阳脉死候》《五十二病方》《养生方》《杂疗方》((胎产方》((却谷食气》《十问》《合阴阳》《天下至道谈))《杂禁方》《导引图》。据考证,大部分书的成书年代早于((黄帝内经》,填补了我国医学史上的许多空白,为经络学、脉学、方药学、保健学以及性医学的溯源提供了更为久远的可考文献资料。其中有部分篇幅论述了养生的理论与方法,提出了以精、气、神为基础,通过聚精、养气、存神而达“寿参日月”,在今天仍有现实指导意义。笔者下面就这一养生思想作一浅谈。

  聚精

  “凡彼治身,务在积精”(《天下至道谈》)。“累迪(世)安乐长寿,长寿生于蓄积”;“以精为充,故能久长”(《十问》)。就是说凡调养身体,都必须积蓄精气,只有精气充满才能长生久视。如若过于耗泄阴精,则会经脉郁闭痿废,损身折命,即“坡(彼)生有央(殃),必亓(其)阴精(漏)泄,百脉宛(菀)废”(《十问》)。明确提出养生必须聚精、蓄精,勿使阴精漏泄。

  1.食养生精

  安生之本,必资于食,最有益于身体健康的莫过于饮食,故《天下至道谈》日:“人产而所不学者二,一日息,二日食。非此二者无非学与服。故贰生者食也。”《十问》开篇也提出:“食阴(拟)阳,稽于神明。”通过服食滋阴之品养阴扶阳,就可通达于神明。以下是马王堆医书中有关食养生精的记载:

  (1)柏实、牛羊乳  “君必食阴以为当(常),助以柏实盛良,饮走兽泉英,可以却墨复壮,曼泽有光”(《十问》)。常食滋阴之品,加上釉实(《神农本草经》载柏实:久服令人悦泽美色,耳目聪明,不饥不老,轻身延年)、牛羊乳,可返老复壮,使肌肤细腻润泽有光。

  (2)毒韭  “子泽(绎)之,卧时食何氏(是)有?淳酒毒韭……草千岁者唯韭,故因而命之。亓(其)受天气也蚤(早),亓(其)受地气也葆,故食之恒张;目不蔡(察)者,食之恒明;耳不闻者,食之恒葱(聪);春三月食之,苛疾不昌,筋骨益强,此胃(谓)百草之王”(《十问》)。毒(《说文》:毒,厚也。害人之草,往往而生)韭,即厚腴的韭菜。其受天地之气,睡觉前食用,可使心志舒张,眼睛明亮,听觉灵敏,疾病不生,筋骨强健。

  (3)淳酒“酒者,五谷之精气也,亓(其)人(入)中散溜(流),亓(其)人(入)理也彻而周,不胥卧而九(究)理,故以为百药繇(由)”(《十问》)。酒由五谷精气凝聚而成,能通行周身,助行药力。

  (4)鸡蛋  “夫鸡者,阳兽也,发明声葱(聪),信(伸)头羽张者也。复阴三月,与韭俱彻,故道者食之”(《十问》)。鸡属于动物中的阳类,可以改善人的视力、听力,以鸡蛋与韭菜配合食用,有补阴通阳之效。

  对于饮食方法,马王堆医书中也有严格的要求,如“于味也移”,即饮食口味要多样化,不能偏食。因为美酒佳肴,五味之食,各有其功效(“酒食五味,以志治气”),只有这样才能达到“目明耳葱(聪),被(皮)革有光,百脉充盈,阴乃盈生,繇使则可以久交,可以远行,故能寿长”(《十问》)。

  2.房中守精

  房中养生是马王堆医书中的一个重要部分,《十问》《合阴阳))《天下至道谈》中都有许多关于积聚阴精的认识。《十问》日:“人气莫如竣(腹)精。”就是说男阴之精是最重要的,“是以圣人合男女必有则也”(《天下至道谈》)。因此,我们在性生活中就应该遵循一定的原则与法度。主要包括:

  (1)节欲“阴阳九(窍)十二节俱产而独先死,何也?……至多暴事而勿(无)礼,是故与身俱生而独先死”(《天下至道谈》)。男阴与身体其他器官同时产生,功能却最先衰萎,主要是由于性生活太频繁而无节制。因此要做到“必爱而喜之,教而谋之,饮而食之,使其题额坚强而缓事之”(《十问》)。爱护它,掌握一定的性科学知识,用食物滋补它,节制房事,这样才能使男阴变得更为坚强。

  (2)固精少泻  “于(呜)库(呼)蕻(慎)才(哉),神明之事,在于所闭。审操玉闭,神明将至”(《天下至道谈》)。性生活关键在于闭精少泻,若能持守闭精之道,精神元气就会到来。但我们也应当认识到“闭精”并不是完全的不泄精,正确的理解当如《十问》所说:“精盈必写(泻),精出必补。”

  (3)七损八益是指在性生活中,有七种做法对人体精气有损害作用,即“一日闭,二日泄,三日渴(竭),四日勿,五日烦,六日绝,七日费”(《天下至道谈》)。也有八种做法对人体精气有补益作用,包括:“一日治气,二日致沫,三日智(知)时,四日畜气,五日和沫,六日窃(积)气,七日寺(待)赢,八日定顷(倾)。”如果不能运用八益,除去七损,“则行年廿什而阴气自半也,五十而起居衰,六十而耳目不葱’(聪)明,七十下枯上浼(脱),阴气不用,深泣留(流)出”(《天下至道谈》)。

  (4)不先女人“人人有善者,不失女人,…如已不已,女乃大台(怡)。…(嬲)乐之要,务在(迟)久。句(苟)能迟久,女乃大喜”(《天下至道谈)、)。善行房事者,绝不会在女子产生性冲动之前进行交合,这样才能使性生活舒缓持久,女子倍加欢喜。因此,((合阴阳》《天下至道谈》篇提出了在性生活中做到不先女人的具体技巧与方法,如五欲、十动、十茚(节)、十惰(修)、八动、十已之徵等。

  (5)药食养精“与竣(胶)饮食,饮食完竣(胶),如养赤子”(《十问》)。告诉我们应像哺乳婴儿一样给男阴以饮食滋养,如用春雀卵、才开鸣的雄鸡等,即“桉(接)阴将众,隧(继)以蜚虫,春附(爵)员骀,兴坡(彼)鸣雄,鸣雄有精,诚能服此,玉笑(策)复生”。(《养生方》中也有治疗阳痿方,如老不起、不起等;壮阳方,如加、麦卵等;补益方,如轻身益力、除中益气等,这些都有益于阴精的积聚。

日期:2010年1月29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读医书的三重境界

  囫囵吞枣,似懂非懂

  “中医难学”,几乎每个初学中医的人都曾有过这样的感慨。难,在于理论枯燥乏味、经典晦涩难懂,在于教学与临床的脱节。很多学生虽然花费很大精力勉强背诵了一些经典的片段,也是一知半解,并无感性的理解与体会。再者经典成书年代久远,文辞深奥、脱章错简,今人古文水平普遍下降,与之形成鲜明矛盾。这也造成一些中医院校学生对本专业不感兴趣,自我贬低。

  我的体会是,除了改变教学方式等外在因素外,个人持之以恒的毅力和决心是最重要的。古人所说的“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就是这个意思。

  渐入佳境,左右逢源

  初入临床者除了要做到上面所说的“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坚持经典的阅读、背诵、理解、实践外,还应该结合临床需要有针对性地选择一些现代名老中医的著作来读。这些著作凝结了名老中医们几十年临证之心血,贴近时代,相对而言易懂易学、学而能用、用即有效,能在很大程度上提高学习者的兴趣。

  中医的学习方法自古以来就存在着“由博返约”(由难而易)、“由约渐博”(由易渐难)两种观点。以我个人切身体会,结合当下古文水平下降的现状,“由易而难”更为切实可行。现代名老中医多学有渊源、论有出处,著作中多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可以极大地开阔学习者的眼界和思路,也是间接学习经典的一种方式。

  若能把古书与今作结合阅读,联系临床加以运用,不出3到5年,就会有很大的飞跃。读到妙处时脑中有豁然开朗之顿悟,心中有欲奔走相告之喜悦,临证有得心应手之活法,下笔则如有神助之顺畅。虽尚不足入大家之法眼,但比起初学时读书不得要领、临证无从下手的苦闷彷徨,已不能同日而语。

  我是一名基层中医,也就是俗称的乡野土郎中,地位低下,学历也不高。因为敬仰朱良春老先生的大家风范,故自毕业后坚持私淑,陆续学习了朱老的《朱良春用药经验集》、《虫类药的应用》、《医学微言》等一系列著作,几年间自觉获益匪浅、医道大进,不单门诊量及有效率大幅提升,而且还利用诊余撰写了数篇小文发表。

  近年来中医书籍有泛滥的趋势,其中有不少应时之作、跟风之作,夸大其词,有学术造假之嫌。所以个人认为“名老中医”可以80岁为界。娱乐界明星可以一夜走红,一个名中医的诞生绝非朝夕之功。

  登堂入室,理论创新

  此时的读书已不局限于一证、一方、一药的得失,而能由古及今、去伪存真,达到“多诊识脉、屡用达药”的最高境界。著名中医大家蒲辅周先生晚年虽患有目疾仍手不释卷,岳美中先生每年都要重温《伤寒》《金匮》,朱良春先生已过90高龄,仍追求“每日必有一得”,值得我辈师法,以求在理论上有所创新、有所建树。朱良春先生创“辨病与辩证相结合”、“先发制病”,姜春华先生创“截断、扭转”学说,焦树德先生创“尪痹”的治法方药,均发前人之未发、启后人之津梁,对当代中医界产生深远而积极的影响。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先贤前辈的成就普通人虽然很难达到,但这种精神却是中医路上的指路明灯,值得后辈永远学习和效仿。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来自[中医文化]栏目
循环ads

涉猎医书误人论

  人之死,误于医家者十之三,误于病家者十之三,误于旁人涉猎医书者,亦十之三。盖医之为道,乃通天彻地之学,必全体明而后可以治一病。若全体不明,而偶得一知半解,举以试人,轻浅之病,或能得效;至于重大疑难之症,亦以一偏之见,妄议用药,一或有误,生死立判矣。间或偶然幸中,自以为如此大病,犹能见功,益复自信,以后不拘何病,辄妄加议论。至杀人之后,犹以为病自不治,非我之过,于是终身害人而不悔矣。然病家往往多信之者,则有故焉。盖病家皆不知医之人,而医者写方即去,见有稍知医理者,议论凿凿,又关切异常,情面甚重,自然听信。谁如彼乃偶然翻阅,及道听涂说之谈,彼亦未尝审度,从我之说病者,如何究竟,而病家已从之矣。又有文人墨客,及富贵之人,文理本优,偶尔检点医书,自以为已有心得,傍人因其平日稍有学问品望,倍加信从。而世之医人,因自己全无根柢,辨难反出其下,于是深加佩服。彼以为某乃名医,尚不如我,遂肆然为人治病,愈则为功,死则无罪。更有执一偏之见,恃其文理之长,更著书立说,贻害后世。此等之人,不可胜数。嗟乎!古之为医者,皆有师承,而又无病不讲,无方不通,一有邪说异论,则引经据典以折之,又能实有把持,所治必中,故余人不得而参其末议。今之医者,皆全无本领,一书不读,故涉猎医书之人,反出而临乎其上,致病家亦鄙薄医者,而反信夫涉猎之人,以致害人如此。此其咎,全在医中之无人,故人人得而操其长短也。然涉猎之人,久而自信益真,始误他人,继误骨肉,终则自误其身。我见甚多,不可不深省也。


 

日期:2008年5月15日 - 来自[卷下]栏目

王焘与《外台秘要》

       王焘,唐代陕西省郿县人,生于公元670年,卒于公元755年。他是唐代的又一位著名医家,其著作《外台秘要》颇为后人称赞。
       王焘出身官宦世家,其祖父王珪是唐初杰出的宰相之一。他为官清廉善谏,与魏征齐名,曾是李渊的大儿子李建成的老师。王焘的父亲李敬直是南平公主的附马,也被封了爵位。王焘的两个儿子也都做了官,大儿子是大理寺少卿,次子担任了苏州刺使。
       王焘
       王焘从小体弱多病,母亲南平公主身体也不好。他十分孝顺,不解衣带地照顾母亲,还阅读了大量医书,寻找灵方妙药,也渐渐地对医学产生了兴趣。王焘曾经担任徐州司马和邺郡太守,但是他为了有机会阅读医学书籍而到了当时的皇家图书馆——弘文馆任职。自此,他便如饥似渴地在那里阅读晋、唐以来的医学书籍。他在这里度过了20年的时间,在系统阅读大量医书的同时,他还认真的做了详尽的摘录,夜以继日,年复一年,积累了大量的医学资料。其中仅古方就有五、六十家之多。后来,他被贬职到房陵,遇赦后就近安置在大宁郡,当地气候炎热潮湿,百姓得了瘴气,十有六七难逃一死。他依照随身携带的验方施治,竟然把即将死去的人神奇地救了回来,由此,他便决心发愤编写医书。
       《外台秘要》
       他不存个人偏见,博采众家之长,在《外台秘要》中,他引用以前的医家医籍达60部之多,差不多所有的医家留下来的著作都是他论述的对象,可谓“上自神农,下及唐世,无不采摭”。他不仅对《千金方》、《肘后备急方》之类的著作仔细研究,还对没什么名气,流传也不广泛的著作加以收集,如陈延之的《小品方》、张文仲的《张文仲方》等医著。除此之外,对民间单、验方也并不排斥。书中共收载了6900多首方剂,每一门都是以《诸病源候论》的条目为引,再广引方剂。每一首方,都注明了出处和来源,给后人的研究带来了很大的方便。许多散佚已久的医书,也都是在这部著作中看到大致内容的。
       王焘对于方剂的收载,不仅广引博采,而且精挑细选。现在看来,当时收载的许多治疗方法和方剂,都十分切实可用。而书中记载的治疗白内障的金针拔障术,是我国历史上对这种方法的最早记载,且这种方法,现今仍被沿用。
       《新唐书》,将《外台秘要》称作“世宝”,历代不少医家认为“不观《外台》方,不读《千金》论,则医所见不广,用药不神”,足见该书在医学界地位之高,其卓著的功绩是不言而喻的。王焘以一生的精力,为保存古医籍原貌和总结唐以前的医学成就做出了突出的贡献,留下了千古的美名。

日期:2008年5月8日 - 来自[经典研习]栏目
循环ads

岳美中谈“当读的古医书”

       按:岳美中系当代著名中医学家。生前为全国人大常委、政协全国医药卫生组副组长,中华医学会副会长,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副会长。1976年岳老在中央领导的亲切关怀下创办了“全国中医研究班”,为中医界培养了第一批高级人才。岳老对中医药人才的成长独具见解。他针对中医人才应具备的临床能力、应具有的知识结构和应注意的学习方法从浩翰的中医古籍中提炼出学习中医必读的古典医著,并根据自己一生的学习体会和临床经验进行提要勾弦,从中医学术发展的角度为初学者和中青年医师展现了一套较为系统的教学大纲,具有现实意义。现摘发《岳美中医论集》中“当读的古医书”一篇,藉为后学者习之。
       当读的古医书
       中医书籍汗牛充栋,初学者往往不知从何读起。谈中医书大体上说来有下列一些方法,各人可以根据自己情况加以选择,不必强求一致。中医讲究理法方药,理法方药能精则辨证论治无误,而活人有术。因而学习中医可从理法方药4个部分去加以研究。
       中国医药学的发展有源有流,各个时代都出现了著名的医家。他们代表了我国医学的发展方向。因之,顺着时代,从源溯流地研读著名医家的代表著作也是一种读书方法。
       中医著作甚多,有难有易,旧时学医往往先读浅显易懂便于应用的医书,等到有了点功底,再逐步钻研高深的典籍。这种先易后难的读书可收到循序渐进的效果。然而,也有从难到易者,清•张志聪即主张先从《内》、《难》研读起,先难其所难,后易其所易,源头即充,活水不乏,医术大可精进。
       不过,学习中医,我意当从方剂入手。方剂之祖为仲景,因而读书还以从《伤寒论》、《金匮要略》入手为好。仲景最讲求的是辨证论治,《伤寒论》六经标题,首揭“辨三阳三阴病脉证并治”鲜明地昭示后人。论中更有“随证治之”、“依法治之”等语。在具体治疗中则某病以某方“主之”,某病“可与”或“宜”某方则是点明专病专方与辨证之下随宜治之的方治精神。《金匮要略》则论述三因,以专病专证成篇,题目亦揭出“辨病脉证治”,是在专病专证专方专药基础上行使辨证论治的经典著作。总之,仲景之书分论各治,既昭示人辨证论治的原理原则,又指出了辨证论治的具体方法。其规律之谨严,对临床实践具有高度的指导意义,实是中医书籍的精髓,最宜反复钻研。
       据不完全统计,历代注疏《伤寒论》的已有四百多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们应该毫无依傍地直接阅读原文,从白文下功夫,反复研读,才能辨出《伤寒论》的真味道来,这样才算是善读《伤寒论》。读《伤寒》如此,读其他经典医籍也应如此,当然,为了开拓思路,帮助理解原著,适当地参看一些注家也是可以的。《伤寒论》注释以柯韵伯《伤寒来苏集》、尤在泾《伤寒贯珠集》为最佳,语无泛淡,不可不熟阅之。《金匮要略》可看尤在泾《金匮心典》,尤氏著作,颇多发挥,最能启人心思,历来为医林所重。另外,近人陆渊雷《伤寒今释》、《金匮今释》二书脱胎于日人汤本求真《皇汉医学》,但较汤书易读是其优点,可惜的是未注明出处。
       《内经》分《素问》与《灵枢》二部,主要讲中医生理、病理,要读。不懂《灵》、《素》即不懂中医的生理、病理,就不懂中医的基本理论。读《内经》,其中的生字、难句首先得懂,才能读。这就牵涉到文史哲的修养,古汉语文化的功夫。这些知识,也是学习中医的人必须具备的。
       隋代巢元方《诸病源候论》是中医病理专著,辨证细微,甚为可贵,应当置于案首时时取观。
       各家学说中以《景岳全书》、《张氏医通》、《丹溪心法》、《脾胃论》、《刘河间六书》为好。金元四大家各有长处,他们的书都可以看。只是张子和太偏,不善学者,反而有害。
       温病学方面,叶、薛、吴、王四家以王孟英著作为最好。比较细致,用于临床较多效验。《温热经纬》和《王氏医案》都需要细读精研。其次,何廉臣的著作对温病也多发挥。何是温病学后起之秀,特别是继承了王孟英的学术思想。他的《重订广温热论》和《重订感证宝阀》为少见的好书。诊断确切,于舌诊尤其精到,用药熨贴,分析入微,文字清晰,是书说出了温病真象。
       药物学方面,初起先看《药性歌括四百味》、《药性赋》。这类书朗朗上口,便于习诵。之后可看《本草备要》。再深一点,可看《本经疏证》、《本草思辨录》,至于《神农本草经》文字古奥,不大适合初学。但为本草之源,义蕴精深,且简明易诵,是其长处,与《内经》、《伤寒》、《金匮》合称四大经典。凡欲精研中医亦为必读书之一。
       类书方面,清•吴谦编纂的《医宗金鉴》甚好。此书比较实用,各科齐备,辨证详而方药精。书中对于《伤寒论》、《金匮要略》的编次订正,也下了很大功夫,有其意义。前清时,太医院考试就以此为标范,至今北方医生中,学《金鉴》名世者不乏其人,于此也可见该书影响之大,价值之高。其他如《六科准绳》、《张氏医通》、《东垣十书》也是好的类书,亦宜一并披阅。
       学杂病以《医宗金鉴》为好,看妇科以《济阴纲目》、《傅青主女科》为优。特别傅青主的书最好,其用药自成一家,该重时用量特重,动辄以两计,该轻时用量特轻,轻到几分。例如,他的完带汤临床上用治白带多效。方中山药、白术各一两,峻补脾阳脾阴,在大队静药中加入些许陈皮,推动阴药,使脾脏功能健动,则运化有权,湿热可除,故妇女带症可愈。方名完带,当之不虚。近年,山西发现《傅青主秘方》,用药一如《女科》,为医书中珍籍,值得加以研究。
       我最喜欢仲景和东垣的书。凡与之有关的书,从源到流也都一一加以系统地学习。例如,学药则先读张洁古《脏腑标本寒热虚实用药式》,继看《兰室秘藏》《用药法则》,再念张山雷《脏腑用药式补正》,再诵何廉臣《新编药物学》等。学方则读《伤寒论》、《伤寒来苏集》、《伤寒贯珠集》、《研经言》、《经方例释》;看《金匮要略方论》、《金匮心典》、《王旭高医书六种》等,一脉相袭而来。这种从一、二家系统学习的方法是否恰当,仅供参考。
       除了上述的书以外,医案、医话也应当有所泛览,汲取别人经验,才能丰富自己的学识。医案以《王孟英医案》、《全国名医验案类编》为好,医话以《冷庐医话》、《芷园医话》为佳。
       

日期:2008年5月8日 - 来自[经典研习]栏目
共 18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