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内经》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内经》中的养生原则

    《内经》在养生方面不仅有精辟论述,而且包含了养生的各种重要法则,既强调“天人相应”的内外整体联系,又重视“积精全神”来强壮正气,从而维持人体阴阳动态平衡而防病抗衰。
    导致早衰的基本原因
    《内经》载:“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善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
    其认为导致早衰的原因有以酒为浆,饮食不节的;有的以妄为常,起居不节的;有醉以入房,重伤精气的;有的欲竭其精,不知持满的;有的好善其真,不善御神的,凡此等等,都是对精、气、神的损害,自身的摧残,势必带来早衰的后果。
    养生以调摄精、气、神为主,特别保养真精尤为重要。《内经》十分强调节制性欲房事以保持精气充满,防止早衰。张介宾说:“精之与气,本自互生,精气既足,神自旺矣。虽神由精气而生,然所以统驭精气而为运用之主者,则在吾心之神,三者合一,可言道矣。”故养生须精气神三者兼顾。
    《内经》日:“故智者之养生也,必合四时而适寒暑,和喜怒而安居处,节阴阳而调刚柔。如是,则避邪不至,长生久视”。“百病皆生于气”,要避免不良情志刺激,注意涵养性情,调节情志,才能维护身心健康。
    养生的要求及意义
    《内经》目:“夫上古圣人之教下也,皆谓之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是以志闲而少欲,心安而不惧,形劳而不倦,气从以顺,各从其欲,皆得所愿。”
    《内经》对养生提出了两方面要求,一是要预防外来病邪的侵袭;二是要防止精神的不良刺激,可以防止外感内伤,“六淫”、“七情”也可不会致病。要保持安静和平,避免强烈刺激,这对于调摄精神,保证真气通畅,精神内守,协调脏腑功能,增强抗病能力,都具有重要作用。
    养生的指导法则
    《内经》指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神与形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
    只要形体与精神都很健康,享受应有的自然寿命。《内经》提出了五个方面的养生法则。
    1.法于阴阳:主要掌握自然界的阴阳变化规律,适应自然界的气候变化,从而提高人体的适应能力,与自然环境始终保持协调平衡。
    2.和于术数:术数是指养生的技术方法,其种类繁多。有的以静为主,重在养神;有的以动为主,重在练气。主要通过呼吸意念活动或体格锻炼以调摄精神气血,起到健身防病的作用。
    3.食饮有节:饮食是维持重要活动的必须物质,但是摄取要有节制,应该定时、定量,讲究饮食卫生,否则易损伤脏腑气血,导致疾病发生。
    4.起居有常:注意起居调节,建立规律的生活,维护脏腑气血的正常生理活动。反之,过逸过劳、不按时作息,对人体健康极为不利。
    5.不妄作劳:正常的脑力和体力劳动,对身体有益处,但妄想妄为,或劳力太过,就会损伤精神气血,影响健康,何谈能“终天年,度百岁”呢?
   养生可增强体质,祛病延年,进而获得健康乃至高寿,《内经》提出的养生法则包括适应四时气候、预防外邪侵袭、调节饮食起居、坚持体育锻炼、注意劳逸结合、防止精神刺激等内容无疑是极具有科学价值和现实意义。今日重温经典,深悟摄生涵义,从中获得卫生防病,抗衰延寿的真谛。
日期:2013年12月9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循环ads

《内经》痿病治论

  《素问·痿论》提出治痿的三条原则,“治痿独取阳明”、“各补其荥而通其俞”、“各以其时受月”。这本是指导针刺治疗的原则,但现在已广泛地用于指导临床的组方与用药。

  “治痿独取阳明”只适用于“足痿不用”,但对后世的影响较大,有学者认为“治痿独取阳明”应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理解:清胃火以肃肺气之热;滋胃津以润五脏气之燥;祛湿热以防下损肝肾;补运脾胃以资气血之源。此外还应包括通泻胃腑之热。

  《灵枢·邪气藏腑病形》:“刺大者,微泻其气,无出其血。”告诫后人:针刺“大”脉,出针后要快速按压针孔,勿令其出血,以免伤血。提示痿病见“大”脉,不能采用放血治疗;药物治疗则不能耗血、动血,应以滋补精血为主,即使有阳虚表现,亦应是阴中求阳。

  《黄帝内经》(以下简称《内经》)一书是中医理论的奠基之作,内含很多中医的原创思维模型,对后世的影响巨大。其对痿病的论述,除设立《素问·痿论》专篇进行详论外,还散见各篇,对痿病的中医诊治影响颇深。

  创立痿病概念

  《内经》创立了痿病的概念。痿的含义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作为病名之痿;二是作为症状之痿。

  病名之痿

  多以“痿”、“痿疾”等出现。《灵枢·根节》曰:“太阳为开,阳明为阖,少阳为枢……阖折则气无所止息而痿疾起矣,故痿疾者,取之阳明。”《灵枢·九宫八风》载:“犯其雨湿之地,则为痿。”《素问·至真要大论》云:“诸痿喘呕,皆属于上。”《素问·痿论》说:“论言治痿者独取阳明,何也?”等,均为病名之痿。

  症状之痿

  多与筋、脉、肉、骨、足等相连而用,除指肢体无力,或筋脉拘急,活动不利,或二者同时并存外,还指局部器官的痿废不用。其症状分如下几种:

  肢体无力

  指肢体的筋脉驰缓无力,《内经》中记载较多。《素问·六元正纪大论》曰:“太阳司天之政……民病寒湿,发肌肉萎,足痿不收。”《素问·痿论》云:“心气热……则生脉痿,枢折挈,胫纵而不任地也。”“肾气热,则腰脊不举,骨枯而髓减,发为骨痿。”而“骨痿”的症状除本篇记述的“腰脊不举”、“足不任身”外,还有《灵枢·邪气藏府病形》之“坐不能起”。此种症状多为软瘫,与现代医学所说的下运动神经元损害引起的肢体无力有相似之处,如吉兰-巴雷综合征、脊肌萎缩症等。

  筋脉拘挛

  《素问·痿论》曰:“肝气热,则胆泄口苦、筋膜干,筋膜干则筋急而挛,发为筋痿。”邪热伤肝,耗损阴血,筋失濡养,而成筋痿。《素问·六元正纪大论》云:“太阴司天之政……风湿相薄,雨乃后,民病血溢,筋络拘强,关节不利,身重筋痿。”为气候变化致痿,再如《素问·气交变大论》的论述:“岁火不及,寒乃大行……复则埃郁……病……暴挛痿痹,足不任身。”症状的描述多为硬瘫,与上运动元损害所形成的肌张力增高有相似之处,如原发性侧索硬化症。

  无力与拘挛同见

  湿热伤及筋脉,可致肢体无力与筋脉拘挛并见。《素问·生气通天论》曰:“因于湿,首如裹,大筋緛短,小筋弛长,緛短为拘,弛长为痿。”相当于现代医学认为的上、下运动神经元同时受累,如肌萎缩侧索硬化症。

  器官的痿废不用

  《素问·痿论》载:“思想无穷,所愿不得,意淫于外,入房太甚,宗筋弛纵,发为筋痿,及为白淫。故《下经》曰:‘筋痿者,生于肝,使内也’。”结合《素问·厥论》之“前阴者,宗筋之所聚”,和《灵枢·经筋》云:“经筋之病……热则筋弛纵不收,阴痿不用。”提示“阴痿”(现在称“阳痿”)是筋痿的一种。

  痿病分类及鉴别要点

  《素问》专列“痿论篇”对五脏痿进行了论述,形成痿病的初步分类。“肺热叶焦,则皮毛虚弱急薄,著则生痿躄也。心气热,则下脉厥而上,……肾气热,则腰脊不举,骨枯而髓减,发为骨痿。”

  之所以按五脏分类,可能与中医学的形成是以五脏为中心的整体观有关。因本篇开篇即言“五藏使人痿”,故后世将上述记载归结为五脏痿,并以此作为痿病的分类根据之一。如张景岳言:“故五脏之痿,皆因于肺气热,则五脏之阴皆不足,此痿躄之生于肺也。”

  在“痿论篇”中对痿病也做了相应的鉴别,其鉴别点主要在“五色”、“五体”的临床表现不同。肺热发痿躄者“色白而毛败”;心热发脉痿者“色赤而络脉溢”;肝热发筋痿者“色苍而爪枯”;脾热发肉痿者“色黄而肉蠕动”;肾热发骨痿者“色黑而齿槁”。

  此外,痿病与表现为四肢不收的“痱”相鉴别,则主要在神志障碍的有无。“痿论篇”中的痿均未言有神志改变,《灵枢·邪气藏府病形》更明示四肢不用的“风痿”,其“心慧然若无病”。而痱则伴有神志病变,如《灵枢·热病》云:“痱之为病也,身无痛者,四肢不收,智乱不甚,其言微知,可治,甚则不能言,不可治也。”是否有神志障碍,可作为痿与痱的鉴别点。

  病因病机

  《内经》论述痿病的病因主要包括外感、内伤和针刺所伤等因素。其中外感六淫中又以寒、湿、热致病最广,而内伤因素以情志、劳倦、房室所伤为主,并记载了针刺不当致痿。

  六淫为病主要伤及人体的经络、筋脉;内伤因素致病主要伤及人体的脏腑、筋脉。痿病的病机,《内经》主要阐述了肺热叶焦、阳明虚则宗筋纵,并提出带脉损、失约束致痿,确立了奇经与痿病的关系。

  痿病的病因

  外感因素:风、寒、暑、湿、燥、火等六淫皆可致痿。如《素问·六元正纪大论》:“太阳司天之政……民病寒湿,发肌肉痿,足痿不收。”《素问·六元正纪大论》云:“太阳司天之政……民病寒湿,发肌肉痿,足痿不收。”《灵枢·九宫八风》云:“犯其雨湿之地,则为痿。”均为寒湿致痿现象。

  《素问·生气通天论》对湿热致痿则有“因于湿,首如裹,湿热不攘,大筋软短,小筋弛长,软短为拘,弛长为痿”的记载。《素问·五常政大论》论述了燥邪致痿:“阳明司天,燥气下临……筋痿不能久立。”

  《素问·五常政大论》则云:“厥阴司天,风气下临……体重肌肉萎”,是风邪致痿。《素问·痿论》云:“逢大热而渴……发为骨痿”,提示热邪亦可致痿。在《素问·气交变大论》篇中,对岁火不及之复气致痿也作了详尽的论述:“岁火不及,寒乃大行……复则埃郁……病……暴挛痿痹,足不任身。”由此可见,《内经》对外感六淫致痿的认识,是比较全面的。

  情志因素:《素问·疏五过论》对因贫富反差太大,情志忧郁致痿也有认识:“始富后贫,虽不伤邪,皮焦筋屈,痿躄为挛。”《灵枢·本神》对因恐惧而精伤致痿作了描述:“恐惧而不解则伤精,精伤则骨酸,痿厥。”说明情志不遂或惊恐伤肾均可形成痿证。

  饮食偏嗜:《素问·通评虚实论》云:“凡治消瘅仆击,偏枯痿厥,气满发逆,甘肥贵人,则高粱之疾也。”则说明长期饮食偏嗜膏粱厚味也可致痿病。

  劳倦所伤:《素问·痿论》曰:“有所远行劳倦……发为骨痿”,“入房太甚,宗筋弛纵,发为筋痿”等。说明劳倦内伤或房劳过度皆可导致痿证的发生。

  针刺误伤:针刺误伤脊髓而发痿病,《素问·刺禁论》载:“刺脊间,中髓为伛”,“伛”为筋脉拘急,属痿病之临床表现之一,此系误刺损伤神经致痿的最早记载。

  痿病的病机

  肺热叶焦:“痿论”篇指出:“五藏因肺热叶焦,发为痿躄。”开宗明义地讲述“五脏痿”的主要病机。造成“肺热叶焦”的机制是“有所亡失,所求不得,则发肺鸣,鸣则肺热叶焦”。肺为五脏之华盖,主宣发与肃降,“肺者,藏之长也”,肺热则气血津液的布达失职,使五脏失养,五体失用,而发痿病。《局方发挥》亦说:“诸痿皆起于肺热,传入五脏,散为诸症。”

  此外,脉痿多为“悲哀太甚,则胞络绝,胞络绝则阳气内动”,阳动则耗血、散血、动血,致“大经空虚,发为肌痹,传为脉痿”。

  筋痿则由于“思想无穷,所愿不得,意淫于外,入房太甚”,耗伤肝阴、肝血,肝失涵养致“肝气热”、“筋急而挛”、“宗筋弛纵”,发为筋痿。

  肉痿为居处潮湿之地,或感外湿邪,或长期水中作业者,致“肌肉濡渍”,或湿邪蕴积,日久化热,致“脾气热,则胃干而渴”,均可致“痹而不仁,发为肉痿”。

  骨痿是因“有所远行劳倦,逢大热而渴,渴则阳气内伐,内伐则热舍于肾”,耗伤肾之阴精而致“肾气热”,“水不胜火,则骨枯而髓虚,故足不任身,发为骨痿”。

  阳明虚,宗筋纵:阳明为水谷之海,“五藏六腑之海”,气血生化之源,《素问·经脉别论》曰:“食气入胃,散精于肝,淫气于筋。”故筋脉肌肉,四肢百骸,皆赖胃之水谷精微以滋养。《素问·痿论》载:“阳明者……主润宗筋,宗筋主束骨而利机关也……阳明揔宗筋之会”,若阳明虚弱,气血化生不足,宗筋失养,弛纵不收,发生痿疾。

  带脉损,失约束:痿躄的发生是带脉受损,失去约束诸经的功能,筋脉缓纵所致。《素问·痿论》曰:“冲脉者,经脉之海也,主渗灌豀谷,与阳明合于宗筋,阳明揔宗筋之会,会于气街……皆属于带脉,而络于督脉……带脉不引,故足痿不用也。”论中涉及到奇经的督、冲、带三脉,阐述了奇经与痿病发生的关系,开后世从奇经论治痿病之先河。

  治疗原则

  《素问·痿论》提出治痿的三条原则,“治痿独取阳明”、“各补其荥而通其俞”、“各以其时受月”。这本是指导针刺治疗的原则,但现在已广泛地用于指导临床的组方与用药。

  治痿独取阳明

  关于“治痿独取阳明”需要弄清以下几个问题,即“适用范围”、“是否代表作者观点”、“临床指导意义”等。

  适用范围:《素问·痿论》曰:“论言治痿独取阳明何也……故阳明虚则宗筋纵,带脉不引,故足痿不用也。”从论中不难得出:“治痿独取阳明”是适用于“足痿不用”的,并非适用于所有痿病的治疗。

  不代表作者观点:弄清这个问题,还在从原文中分析。在“治痿独取阳明”之前,内经作者加上“论言”二字,从其后的“各补其荥而通其俞,调其虚实,和其逆顺,筋脉骨肉,各以其时受月,则病已矣。”说明作者对“治痿独取阳明”是持有异议的。

  临床指导意义:“治痿独取阳明”虽是适用于“足痿不用”的,但对后世的影响较大,有学者认为“治痿独取阳明”应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理解:清胃火以肃肺气之热;滋胃津以润五脏气之燥;祛湿热以防下损肝肾;补运脾胃以资气血之源。胃为六腑之一,传化物而不藏,以通降为顺,故“治痿独取阳明”还应包括通泻胃腑之热。

  各补其荥而通其俞

  经脉具有运行气血,联络脏腑,沟通表里、内外之功能。针刺通过补荥穴、流畅俞穴,达到补虚、泻实的目的,从而使经脉气血运行由逆转顺,畅达无碍,治疗痿病。对临床用药的指导意义:治疗痿病,调补阴阳、气血时,要注意以通为补。

  各以其时受月

  根据痿病的分类不同,在其相应之脏所主的时令,进行针刺治疗,从而达到祛除痿病之目的。五脏所主的时令不同,其最佳治疗时机也不同。这种因病因时治疗的方法,提示我们治疗痿病在遣方用药时要注意“因时制宜”的原则,临床才能取得较好的疗效。

  治疗注意事项

  《内经》在提出痿病的治疗原则的同时,对痿病治疗时的注意事项也有所提及。

  刺脊间,勿中髓:《素问·刺禁论》载:“刺脊间,中髓为伛”,提示在治疗痿病沿督脉取穴时,不要进针过深,以免误伤脊髓,否则会造成不良后果。

  刺大脉,勿伤血:《灵枢·邪气藏腑病形》:“肾脉……大甚为阴痿”,“刺大者,微泻其气,无出其血”。脉“大”是指大的脉形中间夹有濡软空虚的感觉,是精血亏损阳气外张的表现,告诫后人:针刺“大”脉,出针后要快速按压针孔,勿令其出血,以免伤血。提示痿病见“大”脉,不能采用放血治疗;药物治疗则不能耗血、动血,应以滋补精血为主,即使有阳虚表现,亦应是阴中求阳。

  总之,《内经》对痿病的记载是较全面的,为后世对痿病的认识奠定了理论基础,其对社会因素及奇经受损致痿的论述并未能引起后人的足够重视,对治疗的注意事项后学也多忽略。发展的前提是继承,希望随着研究的深入,中医诊治痿病的水平能不断提高。

日期:2013年12月9日 - 来自[经典研习]栏目

中医论长寿之道

    古人认为“上寿百二十,中寿百年,下寿八十”,我国古医书《内经》记载:“上古之人,其知道者……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这说明人的正常寿命应该在一百岁以上。
   
  健康长寿是人们的普遍愿望。长寿医学在祖国医学中被称为摄生学或养生学,其疗法多样,并行之有效,至今仍可借鉴。    运动方面。唐代名医孙思邈谈到“身体常使小劳,则百达和畅,气血长养,精神内生,经络运动,外邪难袭。譬如: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皆因运动是也”。它说明适当地劳动或运动能增强体质,扶正祛病和抗老延年。中医常提倡饭后散步、适当晨跑、打太极拳、做五禽戏、益寿功、保健按摩等。

    防重于治。“衰老”是多环节的生理和病理过程,因此,《内经》有“不治已病洽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之说,告诫人们要防患于未然,防微杜渐,及早治疗,控制疾病的变化和发展。
  调理情志。《内经》有“百病生于气也……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喜怒不节则伤脏,脏伤则病起”。现代科学证实,过度忧思恼怒、情志内伤,均可导致人体机能失调、内分泌紊乱,对健康有很大影响。故《内经》强调“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即应该心胸开朗,度量宽宏,精神乐观。
  饮食有节。《内经》载“谷肉果菜,食养尽之,勿使过之,使其正也”“饮食自倍,肠胃乃伤”“食饮者,热无灼灼,寒开沧沧”,《医学心悟》中有“莫嗜膏粱,淡食为最”之句。这就是说,饮食要多样,不偏嗜过量,多食蔬菜水果,少食味甘厚味,不过冷过热。

  起居有常。《内经》有“和于阴阳,调于四时”,春夏“夜卧早起”,秋季“早卧早起”,冬季“早卧晚起”,后世医家强调“察天时之寒暖以更换衣服”“冬不欲极温,夏不欲极凉”“温凉调节合度,百病不生”,这样才顺应四时寒温,避免外邪致病。

    固肾节欲。《内经》载“夫精者,身之本也”“入房过度则伤肾”,肾是“先天之本” ,无节制的性生活,是耗伤元精的直接因素。因此,固肾节欲,能祛病延年,健康长寿。
  生老病死虽不可抗拒,若保健的方法科学得当,却是可以益寿延年的。

日期:2013年9月2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循环ads

《内经》论精神情志养生

  当代社会由精神情志因素引起的心身疾患愈来愈多,现在疾病谱的改变也充分说明了精神情志致病的广泛性。因此,对精神情志方面的养生保健必须引起重视。《内经》认为,精神情志是生命活动的基本体现,由五脏所产生,同时又能反作用于五脏,而影响人体脏腑功能活动,强调人们必须要“积精全神”,才能达到“精神内守,病安从来”。《内经》关于精神情志养生的论述非常丰富,主要见于《素问》的《上古天真论》、《四气调神大论》、《生气通天论》、《阴阳应象大论》、《举痛论》,《灵枢》的《本神》、《本脏》、《天年》等篇。实践证明,通过调节精神情志进行神志方面的养生,在现实生活中具有防治多种临床疾患的实用价值,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所谓调节精神情志,主要是指对精神意识、思维、情志的调节,即应保持心态的安闲清静,控制意志,减少嗜欲,情志适度等。笔者现将其分成精神调节、情志调节两方面进行论述。

  精神调节

  《素问·上古天真论》云:“恬惔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是以志闲而少欲,心安而不惧,形劳而不倦,气从以顺。各从其欲,皆得所愿。故美其食,任其服,乐其俗,高下不相慕,其民故曰朴。是以嗜欲不能劳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愚智贤不肖,不惧于物,故合于道。”其中提出了“恬惔虚无”、“志闲而少欲”精神调节的两个具体养生理法。“恬惔虚无”,恬淡为安静之意,虚无指不存杂念,即避免情志过激。“志闲而少欲”,闲,本义为木栏类遮拦物,引伸为控制、限制,即控制、约束自身,减少各种不切合实际的欲望。《内经》还进一步举例,指导人们从具体的生活方式上来调摄精神,即“故美其食,任其服,乐其俗,高下不相慕,其民故曰朴”。上古时代会养生的人,心态平和,有吃的无论粗细都觉得很可口,有衣服穿无论美丑都觉得很合身,各种风俗习惯都让人舒坦,这样以来,大家没有人在乎地位高低,没有争权夺势,没有嫉妒心理,大家都过着纯朴无华的生活,在心无妄求妄欲的状态下,内藏于五脏之中,如此一来形神和睦,就不会受到外界刺激的侵扰,达到“不惧于物”的精神境界。

  《内经》精神调节给予当代人的养生借鉴主要有以下三点:首先,提示人要正视现实,将生活、工作目标定得近期一些、可操作性强一些,不可好高骛远;其次,不要与他人攀比,不可欲望过分强烈,嗜欲不止,则会扰动神气,破坏神气的清静。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要控制过度的不良欲望,做到心情舒畅,陶冶情志,静心寡欲,有利于怡养精神。其次,因为人有欲望不可避免,我们为了追求健康,就要降低欲望值,如果欲望值过高,一旦达不到目的,会产生忧愁、悲伤、苦恼、思虑太多,从而伤身致病,因此要把精力用在事业和工作上,淡化名利,多做好事,多做奉献,必然心地坦然,精神高尚,带来精神和身体上的健康。再次,要寻找正确的、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从中体味生活的乐趣。乐趣的选择最重要是力所能及,不可强迫自己。

  情志调节

  《内经》认为喜、怒、忧、思、悲、恐、惊,是七种正常的对精神刺激的情绪反应。在正常情况下,这是人的七种不同的情感反应,不仅不会引起疾病,还可以调养精神。《内经》强调开朗、乐观的性格是调摄情志的基础,云:“喜则气和志达,荣卫通利,故气缓矣。”说明乐观的情绪是调养精神,舒畅情志,防衰抗老的最好的精神营养。精神乐观可使营卫流通,气血和畅,生机旺盛,从而身心健康。要想永保乐观的情绪,首先要培养开朗的性格,因为乐观的情绪与开朗的性格是密切相关的。心胸宽广,精神才能愉快。其次,对于名利和享受,要培养“知足常乐”的思想,要体会“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道理,这样可以感到生活和心理上的满足。再次,培养幽默风趣感,幽默的直接效果是产生笑意。只有突然、强烈或长期持久的不良情志刺激,超过人体心理承受能力和调节能力,才会导致疾病的发生。七情直接影响有关内脏而发病,其基本规律是肝主怒,过怒则伤肝;脾主思,过思则伤脾;肺主悲、忧,过悲过忧则伤肺;肾主惊、恐,过惊、过恐则伤肾,因此《内经》调神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调控不良情绪。

  郁闷大怒  《内经》非常重视大怒对人体的伤害,如《素问·生气通天论》云:“阳气者,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灵枢·邪气脏腑病形》云:“若有所大怒,气上而不下,积于胁下,则伤肝。”大怒不仅伤肝脏,怒气还伤心、伤胃、伤脑等,导致各种疾病。可见怒气伤身的严重危害性,故戒怒是情志养生的一个重点,戒怒之法要以理制怒、时常排解郁闷。提倡个人以理性克服感情上的冲动,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虽遇可怒之事,但想一想其不良后果,可理智地控制自己过激情绪,使情绪反映“发之于情”,“止之于理”,如发怒必须反省,吸取教训,避免下次再犯错误。另外在心情不快、愤怒不解时,可以到环境优美的公园或视野开阔的海滨漫步散心,可排除郁闷的情绪,产生豁达明朗的心境,所以日常所见愤怒之人出去走走就会宣泄一下愤怒情绪,使心情平静下来。

  悲哀忧愁  悲哀忧愁也是不良情绪之一,如《灵枢·本神》云:“是故怵惕思虑者则伤神,神伤则恐惧流淫而不止,因悲哀动中者,竭绝而失生……愁忧者气闭塞而不行。”亦如《灵枢·百病始生》云“忧思伤心”,因为心藏神,所以悲哀忧愁最终结果会导致心神的损伤。保持情绪稳定,维持心理健康是非常必要的,所以必须重视宣泄心中之悲愤情绪,可以直接宣泄,如当一个人遇到不幸时,心中万分悲痛,痛痛快快地哭一场,让眼泪尽情流出来,会觉得舒服一些。《灵枢·五癃津液别》云:“悲哀气并则为泣。”哭出来是悲哀发泄的最好方式。另外,《内经》认为“喜胜悲”,所以常悲之人必须常以喜乐之事做伴,这样久而久之,就会忘记悲伤。

  过度思虑  思虑也是一种不良情绪,对心神的损伤较大。除此之外,《内经》还指出经常思虑人有自身特点,如《灵枢·口问》云:“忧思则心系急,心系急则气道约,约则不利,故太息以伸出之。”鉴于思虑对人体的损害,我们也应当采取相应的措施。因为《素问·举痛论》云“思则气结”,所以对于思虑之人,当以疏导为先,运用正确、巧妙的语言,进行劝说、鼓励。正如《灵枢·师传》云:“人之情,莫不恶死而乐生,告之以其败,语之以其善,导之以其所便,开之以其所苦,虽有无道之人,恶有不听者乎?”就是说劝说要针对不同人的精神状态和个性特征,做到有的放矢,生动活泼。另外,《内经》认为“怒胜思”,《素问·举痛论》云:“怒则气上……思则气结。”人的情绪出现郁怒之后,气血上行,易于调节思虑引起的气结之象,所以说人发怒之后,思虑过度可以得到缓解。

  大惊大恐  惊恐也是对人体有害的一种不良情绪,惊、恐是两种不同的情绪异常表现,惊是受外界侵袭所引发的,恐是自身心理滋生的。惊可以转化为恐。《内经》认为除“恐伤肾”外,还可以波及多个脏腑,如《素问·经脉别论》云:“有所堕恐,喘出于肝,淫气害脾。有所惊恐,喘出于肺,淫气伤心。”《素问·血气形志》亦云:“形数惊恐,经络不通,病生于不仁,治之以按摩醪药。”可见惊恐对于人体损害还是多方面的。对于惊恐的治疗法则,《素问·至真要大论》云:“惊者平之。”用镇静安神之法,或使人对其习惯以之为平常后,而不觉惊恐。类似于现代心理学中的“系统脱敏疗法”,如果一个刺激引起的惊恐在人体所能忍受的范围之内,可以经过多次有意的反复呈现,习以为常后不会再对该刺激感到惊恐了。另外,《内经》认为“思胜恐”,可以通过对其他事情的思考、思虑来摆脱惊恐的感受,所以正确的思维引导对于惊恐患者是非常重要的治疗方式。

  由此可见,《内经》以调摄精神情志为养生第一要义,从调节精神活动,避免情志过激和保持精神守持于内等方面,在方法上进行了概括,并为后世所遵循。

日期:2013年4月22日 - 来自[经典研习]栏目

《内经》论术数养生

  运动保健一向是《内经》重要的养生理法,包含于其所提倡的“术数”养生之中。术数养生见于《素问·上古天真论》,其云:“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此处的“术数”专指养生方法和技术,张介宾注云:“术数,修身养性之法也。”具体指导引、按跷、吐纳、咽津等。“和”,为适中、恰到好处之义,说明术数养生的关键即为调和运用,不宜太过与不及。如张仲景《金匮要略》中云:“四肢才觉重滞,即导引吐纳……勿令九窍闭塞。”华佗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模仿虎、鹰、熊、狼、鸟五种动物动作,创制出了称之为“五禽戏”的导引健身术。

  由此可以看出,《内经》术数养生比运动保健的范围更广,除了如跑步、爬山、游泳、体操、太极拳等之外的传统有氧运动保健方法,还包括一些特殊的养生保健之术。正如《素问·血气形志篇》所云“形数惊恐,经络不通,病生于不仁,治之以按摩醪药”,以疏通经络、行气活血。以下笔者将对特殊的、又便于实施的养生保健之术具体阐述。

  梳发与擦面

  《诸病源候论》曾云:“千过梳头,头不白。”头是诸阳之会,梳头能疏通气血、散风明目、荣发固发。梳发时间,一般可在清晨、午休、晚睡前。具体做法可结合手指按摩,即双手十指自然分开,用指腹或指端从额前发际向后发际,做环状揉动,然后再由两侧向头顶梳理、按摩,用力均匀一致,如此反复做36次,至头皮微热为度。

  擦面,又称干洗脸。可疏通面部皮肤气血,增加肌肉的弹力、减皱及美容的作用。正如《灵枢·邪气脏腑病形》所云:“十二经脉,三百六十五络,其血气皆上于面而走空窍。”具体做法先将两手掌互相擦热,然后两手由前额顺着两侧往下擦,擦至下巴时,两手再向上至前额如此一上一下擦面,共20次。除此之外,还可以专按鼻翼两侧迎香穴,促进鼻粘膜血循环,增强正常分泌,湿润鼻腔,并预防感冒和防治鼻炎。具体方法用两手大拇指基部的背侧,互相擦热,轻轻地沿着鼻梁两侧各擦20次,而后用两手食指尖端,点揉左右侧迎香穴各10次。

  熨目与摩耳

  《灵枢·官能》曰:“明目者,可使视色”;《灵枢·大惑论》亦云:“五脏六腑之精气,皆上注于目而为之精。”可见目与脏腑关系密切,常熨目可以养睛明目,使双眼明亮有神,气血健旺。具体做法在黎明时分,用两手相互摩擦,搓热后,将手掌放于两眼之上,这就是熨目,如此反复熨目三次。

  《灵枢·官能》云:“聪耳者,可使听音”;《灵枢·口问》曰:“耳者,宗脉之所聚也。”耳朵及其周围是众多经脉汇集之地,所以摩耳有助于增强听力,疏通多条经络,清脑醒神。具体做法先按摩耳根,用两手食指按摩两耳根前后各15次;再按抑耳廓,以两手按抑耳轮,一上一下按摩15次,再摇拉两耳,以两手拇食二指摇拉两耳廓各15次,但拉时不要太用力;最后弹击两耳,以两手中指弹击两耳15次。古人还有“鸣天鼓”法,以两手掌捂住两耳孔,五指置于脑后,用两手中间的三指轻轻叩击后脑部24次,然后两手掌连续开合10次。此法使耳道鼓气,以使耳膜震动,故称之为“鸣天鼓”。

  叩齿与咽津

  《灵枢·五味论》云:“齿者,骨之所终也。”经常叩齿可增强牙齿的坚固,不易松动和脱落,使咀嚼力加强,促进消化。自古以来,很多长寿者,都重视叩齿的保健作用,尤其清晨叩齿意义更大。具体方法是先排除杂念、思想放松,口唇轻闭,然后上下牙齿相互轻轻叩击,先叩臼齿50下,次叩门牙50下,再错牙叩犬齿50下,需注意的是所有的牙都要接触,用力不可过大,防止咬舌。每日早晚各作一次,亦可增加叩齿次数。

  另外,叩齿可以与咽津配合进行,先叩齿36次,后漱津咽下,每次三度九咽,时间以早晚为好,若有时间,亦可多作几次。

  捏颈与捶背

  《素问·脉要精微论》云:“头者,精明之府,头倾视深,精神将夺矣。”此语虽只言头,但颈椎上连头颅,下接躯体,支配着颈部、躯干及四肢的许多活动,在人体生命活动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对颈椎的保健尤为意义重大。具体做法是先选腕骨、外关、肩中、风池等穴位进行按摩,同时缓缓转动颈部,每次10~15分钟,每日2次,然后将手掌握在后颈部,以四指和掌根用力捏起后颈6~9次,每日3次。

  《素问·脉要精微论》云:“背者,胸中之府,背曲肩随,府将坏矣。”背部为督脉和足太阳膀胱经循行之处,按摩、捶打背部,可促进气血运行、舒筋通络、益肾强腰、调和脏腑。自己捶打时,两腿开立,全身放松,双手半握拳,自然下垂。捶打时,先转腰,两拳随腰部的转动,前后交替叩击背部、小腹。左右转腰一次,可连续做30~50次。叩击部位,先下后上,再自上而下。他人捶打时,坐位时,身体稍前倾;卧位时,取俯卧位,两臂相抱,枕于头下。捶打者用双拳沿脊背上下轻轻锤打,用力大小以捶击身体而不痛为度。从上而下为一次,可连续打5~10次。注意用力不宜过大、过猛,速度不宜过快,动作需协调。

  摩腹与提肛

  孙思邈《千金翼方》记载:“平日点心饭讫,即自以热手摩腹。”说明饭后摩腹不仅对于食物消化有益,对全身健康也有促进作用。具体方法是自左而右,可连续作二、三十次不等。也可以临睡前摩腹,具体做法是取卧位,用手按在腹上,先以顺时针方向,再以逆时针方向,各摩腹36次。

  肛门,又称谷道, 俗语有云“谷道宜常提”,说的即为提肛养生法。《素问·五脏别论》云:“魄门亦为五脏使”,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含义就是通过调理魄门,即肛门,可以影响五脏气机的升降,是调和五脏整体的重要枢纽。因此,魄门健康与否,对人体养生保健意义重大。提肛具体方法为:在吸气的时候将意念集中于会阴;然后用力上提肛门,连同会阴一起向上提;此时,肛门会紧缩,逐渐随呼气放松肛门。经常提肛有助于防治便秘、脱肛、痔疮等疾病,可以调和脏腑,调畅气血。

  转腰与甩腿

  《素问·脉要精微论》云:“腰者,肾之府,转摇不能,肾将惫矣”;《灵枢·刺节针邪论》亦云:“腰脊者,身之大关节也。”腰部活动大,负重多,为人体运动转侧的枢纽,也可以反映出肾气的强弱,所以很多传统健身术都非常强调腰部活动,如五禽戏、易筋经、八段锦、太极拳等,皆以活动腰部为主。腰部按摩具有温补肾阳,强腰壮肾,润肠通便等作用,可以舒筋通络,促进腰部气血循环,消除腰肌疲劳,缓解腰肌痉挛与腰部疼痛,使腰部活动灵活、健壮有力。具体做法是先转胯运腰,取站立姿势,双手叉腰,拇指在前其余四指在后,可连续做8~32次。再俯仰健腰,取站立姿势,吸气时,两手从体前上举,手心向下,一直举到头上方,手指尖朝上,呼气时,弯腰两手触地或脚,如此连续做8~32次。除此之外,还可以叩击腰骶,用两手四指握大拇指成拳,以拳背部有节奏地叩击腰部脊柱两侧到骶部,左右皆叩击36次。意守腰骶部,并意想腰骶部放松。每天叩击腰骶,具有活血通络、强筋健骨之功。

  《素问·脉要精微论》云:“膝者,筋之府,屈伸不能,行则偻附,筋将惫矣。”练腿时必须注意膝部的保健,具体方法是:先站立甩腿,一手扶墙或扶树,一脚站立,一脚甩动先向前甩动右腿,脚尖向上翘起,然后向后甩,脚面绷直,腿亦伸直,如此前后甩动,左右腿各甩动20次。再平坐,上身保持正直,先提起左脚向前上方缓伸,脚尖向上,当要伸直时,脚跟稍用力向前下方蹬出,再换右脚做,双腿各做20次。最后站立两脚平行靠拢,屈膝做向下蹲,双手掌置于膝上,膝部向前后左右做圆周运动,先左转,后右转,各20次。

  揉足底

  《灵枢·逆顺肥瘦》云:“足之三阳,从头走足;足之三阴,从足走腹。”人之双足为足三阴经和足三阳经相交接之处,是运行气血、联络脏腑、沟通内外、贯穿上下的重要部位,因此,足部保健关对人的健康至关重要。对足部进行按摩,可用手指头、指关节,也可使用按摩棒、按摩球等按摩工具。根据身体情况用揉搓或按压等方法按摩。作为日常保健,可在每个部位按摩2~3分钟,先左脚后右脚,每次按摩半小时左右。按摩的力度以自己能忍受为限。按摩中如发现有异常的酸、胀、刺、麻、痛的感觉,或皮肤有结节状、条索状、沙粒状等印迹出现时,说明其对应部位可能有功能性疾病,需要重点按摩。另外,还有按摩涌泉穴法。涌泉穴,足少阴肾经首穴,历来是人体养生要穴,运用得法可益肾补精、强身健骨。如《灵枢·本输》云:“肾出于涌泉,涌泉者足心也。”说明肾经之气源于足下涌泉穴,自足下出输至全身。具体方法是每天临睡前或醒后,用左手拇指按摩右足涌泉穴,用右手按摩左足,反复摩搓3O~50次,以足心感觉发热为度。此法具有滋肾、健脾、安眠、强身的作用。

  《内经》认为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内外相应。人体的各个部位,如头面皮肤、五官九窍、四肢百骸、五脏六腑等,都是这个整体的一部分。整体功能正常,机体各部分的功能才能正常,若局部功能障碍亦必然会影响到整体功能。所以,《内经》才会提倡以上这些术数养生中最常用、最易用的保健方法。值得注意的是,任何一种养生方法均应以适度为宜,以防过度损伤身体,如华佗曰:“人体欲得劳动,但不当使极尔。”此观点与《内经》“生病起于过用”的意义相同,说明吐纳、导引、按摩等保健长寿之法,亦不能过度运用,否则对身体也是有害无益。

日期:2013年4月16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循环ads

《内经》论四时养生

  《素问·四气调神大论》是《内经》论述四时养生的重要篇章,意指要顺应四时阴阳气候变化而调神,此处的“神”是指广义之神,既是一切生理活动、心理活动的主宰,又包括了生命活动现象。具体表现人们的日常活动、各种行为和精神情志等各方面。《素问·四气调神大论》云:“夫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所以圣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以从其根。”指出四时阴阳是万物之根本,是自然界万物生长变化的规律,同时也是养生的根本,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法于阴阳”是《内经》养生的重要原则。同时也指出四时养生的基本原则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那么我们应该如何顺应规律而调“神”呢?本文从以下4个方面进行论述。

  睡眠起居

  《素问·四气调神大论》指出人应根据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四季不同特点,适当调节个人生活起居。春季应“夜卧早起”,顺从生的特点,使体内阳气不断的生发。夏季宜应“夜卧早起”,但应较春季更早起床,顺从长的特点,使体内阳气不断地旺盛。而秋季应“早卧早起,与鸡俱兴”,顺从收的特点,回避肃杀的气候,避免使体内的阳气发散,但需防止收散太过。冬季应“早卧晚起,必待日光”,顺从的藏特点,因为冬令夜愈深则寒气愈重,早睡可以使人体阳气免受阴寒的侵扰;待日出再起床,就能避开夜里的寒气,以自然界的阳气助长机体的阳气,是人们防寒保温的基本措施,即便是取暖,也应注意不要让腠理过分开泄,以免潜藏的阳气外散。

  运动

  《内经》主张生命在于运动,但“动”应有度,应顺应四时变化规律,春季应“广步于庭,披发缓形,以使志生”,告诫我们要披散头发、松缓衣带、舒展形体,在庭院或公园中信步慢行,以利于春阳的生发,不可久坐不动,久视不移,久睡不起,但不宜运动过度,过多劳累,以免阳气生发太过而产生病理变化。夏季为阳气旺盛之季,虽然赤日炎炎,也应顺应夏季之势,“无厌于日”,尽可能多进行户外运动,使机体气机宣畅,通泄自如,阳气更加旺盛,但不可太过。由于暑热可使人汗泄太过,令人头昏胸闷、心悸口渴、恶心,甚至昏迷,故安排劳动或体育锻炼时,要避开烈日炽热之时,并注意加强防护。秋冬之季为大自然万物收敛封藏之季,人亦应之,应适当运动,且不可过量,以防出汗过多,阳气耗损;且运动宜选择轻松平缓、活动量不大的项目。此外,由于人的肌肉和韧带在秋冬季气温开始下降的环境中弹性有所收缩,因而易造成肌肉、韧带及关节的损伤,也是运动时需要注意的。

  行为与精神情志

  精神情志属于狭义之神,《素问·四气调神大论》中不仅详细讲述了广义之神的养生之道,对于狭义之神的论述也是很多的。春季则顺应阳气升发,万物俱生的特征,故春季养生,既要力戒暴怒,更忌情怀忧郁,要做到心胸开阔,乐观愉快,对于自然万物要“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不罚”,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同时,培养热爱大自然的良好情怀和高尚品德。

  而在赤日炎炎的夏季,要重视心神的调养。夏季要“使志无怒,使华英成秀。使气得泄,若所爱在外”,神清气和,快乐欢畅,胸怀宽阔,如同含苞待放的花朵需要阳光那样,对外界事物要有浓厚兴趣,把自己的意念想法毫无保留向外界宣泄,达到精神充沛与饱满,培养乐观外向的性格,以利于气机的通泄。与此相反,举凡懈怠厌倦,恼怒忧郁,则有碍气机,皆非所宜。

  秋季养生首先要培养乐观情绪,保持神志安宁,以避肃杀之气;收敛神气,以适应秋天容平之气,我国古代有重阳节登高赏景的习俗,也是养收之一法。登高远眺,可使人心旷神怡,一切忧郁、惆怅等不良情绪顿然消散,是调解精神的良剂。总体来说,秋季的精神情绪应当模仿秋气的特性,保持宁而不躁,敛而不泄,清而不浊,神气内敛,不使志意外露,做到清静养神,尽量排除杂念,达到心境宁静状态。

  为了保证冬令阳气伏藏的正常生理不受干扰,首先要求精神安静,必须控制情志活动,做到如同对待隐私那样秘而不宣,如同获得了宝贝那样感到满足,这样一来“无扰乎阳”,养精蓄锐,有利于来春的阳气萌生。

  饮食药物

  “民以食为天”,饮食药物对于四时的养生也是非常重要的。

  春季阳气初生,宜食辛甘发散之品,而不宜食酸收之味,所以《素问·脏气法时论》云:“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辛补之,酸泄之。”酸味入肝,且具收敛之性,不利于阳气的生发和肝气的疏泄,且易于影响脾胃的运化功能,故为了适应春季阳气升发的特点,为扶助阳气,此时在饮食上可以酌情适当食用辛温升散的食品,如麦、枣、豉、花生、葱、香菜等,其他颜色青绿新鲜果菜,也是春季应时的食物,可以适量食用,而生冷油腻之物,则应少食,以免伤害脾胃。

  夏季出汗多,则盐分损失亦多,若心肌缺盐,搏动就会失常。宜多食酸味以固表,多食咸味以补心,如《素问·脏气法时论》云:“心苦缓,急食酸以收之……心欲耎,急食咸以耎之,用咸补之,甘泻之。”此外夏季炎热,容易过食寒凉,导致外热内寒,损伤脾胃脾胃,令人吐泻,西瓜、绿豆汤、乌梅小豆汤,为解渴消暑之佳品,但不宜冰镇。此外应多食粥类,既可生津止渴,清热解暑,又可补养身体,如绿豆粥、蚕豆粥、荷叶粥、莲子粥、百合粥、冬瓜粥、银耳粥、黄芪粥等。还可自制一些生津解暑的饮料,主要原料多采用鲜竹叶、鲜荷叶、鲜薄荷、香薷、金银花、土茯苓、生甘草、野菊花、荷花、茉莉花等,选择一至数种,煎水或用开水冲泡,当茶饮用。也可于夏令之前,食用一些补肺健脾益气之品,并少吃油腻厚味,减轻脾胃负担。

  秋季收敛,《素问·脏气法时论》云:“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用酸补之,辛泻之。”酸味收敛补肺,辛味发散泻肺,秋天宜收不宜散,所以要尽可能少食葱、姜、辣椒等辛味之品,适当多食一点酸味果蔬。另外,秋燥易伤津液,使人体皮肤肌肉失去柔润之性,出现一系列以干燥为主的症状,如口干、唇干、鼻干、咽干、舌干少津、小便短少黄赤、大便干结、皮肤干燥等。润燥养阴的食物较多,通常富含油脂的种仁类食品,或者乳脂类食品,都具有润燥特性,所以古人主张入秋宜食生地粥,以滋阴润燥。总之,秋季时节,可适当食用如芝麻、糯米、粳米、蜂蜜、枇杷、菠萝、乳品等柔润食物,以益胃生津,有益于健康。还可服用宣肺化痰、滋阴益气的中药,如人参、沙参、西洋参、百合、杏仁、川贝等,对缓解秋燥多有良效。

  冬季应多食色黑的食物,色黑的食物能入肾而补虚,如黑豆、黑芝麻、黑米等。味咸的食物能补肾敛精,也能引药入肾,如《灵枢·五味》云:“谷味咸,先走肾。”同时还应与其他食味调配,如《素问·脏气法时论》云:“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用苦补之,咸泻之。”指出冬季应适量食咸,多吃苦味的食物以防止肾水过盛,相火妄动,达到水火互济。此外冬季寒胜,基于《内经》中的重阳思想,宜多食用滋阴潜阳、热量较高的膳食以护阳,宜食谷类、羊肉、鳖、龟、木耳等食品。有条件应摄取新鲜蔬菜,且应注意与补肾的食物搭配。冬季是进补强身的最佳时机,所以应适当注意辛甘温热食品的搭配。属于温热性的食物主要有狗肉、羊肉、牛肉、鸡肉,及干姜、辣椒、砂仁、草果、胡椒、核桃、怀山药、枸杞、红薯等。

  值得一提的是,“冬吃萝卜夏吃姜”的养生法有一定道理,萝卜有顺气消食、止咳化痰、除燥生津、散瘀解毒、利大便等功效。在冬季人们活动减少,体内垃圾积聚的情况下,用白萝卜以清肠理气,调理脾胃,非常有益于健康。另外,热粥在冬天用于补阳,会有特别的效果,大部分温热类的食物都可以煮粥,在粥品养胃的前提下,加上温补阳气之品,可起到脾肾双调、先天后天同时调理的作用。

  综上所述,“春夏养阳,秋冬养阴”的养生防病思想告诫我们,在春夏顺应阳气之用而养生、养长,调养肝心二脏;在秋冬顺应阴气之用而养收、养藏,调养肺肾二脏,从而达到阴阳协调,延年益寿的目的,对预防疾病、保持健康,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日期:2013年4月8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内经》论饮食养生

  “法于阴阳”是《黄帝内经》养生的重要原则,认为养生应该遵循自然界阴阳消长变化的规律,如此才能长寿。古人常说:“爱吃三分补。”也就是现在大家所认为的想吃什么就是机体需要什么,其原因在于人体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是一个自组织系统,当人体缺乏某些东西时,就会自动向外界索取,但无论是运动、起居都应该无太过、无不及,饮食也是如此。所谓饮食养生,就是按照中医药理论调整饮食,注意饮食宜忌,合理地摄取食物,以增进健康、益寿延年的养生方法。饮食养生的目的在于通过合理而适度地补充营养,以补益精气,并通过饮食调配,纠正脏腑阴阳之偏颇,从而增进机体健康、抗衰延寿。《黄帝内经》有多个篇章涉及饮食养生的内容,有关饮食养生方面的基本原则可以概括为“谨和五味”和“食饮有节”两个方面。

  谨和五味

  五味,是指饮食物的五种滋味,即酸、苦、甘、辛、咸。五味可以补益脏腑,是人体生命活动的物质基础。因其味不同,对脏腑的作用也有所侧重,如《素问·至真要大论》所云:“五味入胃,各归所喜,故酸先入肝,苦先入心,甘先入脾,辛先入肺,咸先入肾,久而增气,物化之常也。”提出了在生理情况下五味对五脏的影响有主次之分。

  食物对人体的滋养作用是身体健康的重要保证,合理地安排饮食,保证机体有充足的营养供给,可以使气血充足,五脏六腑功能旺盛。若五味偏嗜就会造成相应脏腑的功能失调,出现多种病理变化。《素问·生气通天论》详细论述了五味偏嗜给机体带来的影响:“是故味过于酸,肝气以津,脾气乃绝;味过于咸,大骨气劳,短肌,心气抑;味过于苦(原作‘甘’),心气喘满,色黑,肾气不衡;味过于甘(原作‘苦’),脾气不濡,胃气乃厚;味过于辛,筋脉沮弛,精神乃央。是故谨和五味,骨正筋柔,气血以流,腠理以密,如是则骨气以精,谨道如法,长有天命。”这里说明饮食五味太过,也是损伤五脏精气的重要原因。

  饮食所伤,除能直接伤害肠胃以影响五脏外,还可通过五味与五脏的关系,引起相关脏腑发生病理变化,又进一步影响到其他脏腑。如:酸味太过,致使肝气偏盛,导致脾气的运化作用受到阻滞。咸味虽然入肾补肾,但咸味太过则能伤肾。肾气受损则养骨之气不足,故曰“大骨气劳”。肾水反侮脾土,脾失健运,肌肉因脾所运化的水谷精减少而消瘦无力。苦味入心,然其太过则损伤心气,心主血脉、主神志的功能必受影响,故有心跳急促及烦闷之症。甘味入脾,既可补脾,太过则可伤脾,所以脾气因滞碍而不能运化水谷精微濡养于全身。脾与胃同居中焦,升降相因,纳运配合,如若脾气不能升运,必然对胃气之纳降产生负面影响,使胃气的纳降迟滞,浊气滞留而生胀满。辛味能散而入肺,辛味太过,一则可耗散肺气,二则可使肺气失常而偏盛,既能乘袭肝木,使肝之阴血受损,筋失濡养而败坏弛缓,又能反侮于心而殃及心神。

  《黄帝内经》不仅认为五味入五脏可养五脏,而且还有五味太过可伤五脏这一相辅相成的理论,可见饮食养生必须依照“谨和五味”的要求,使各种食物合理搭配,谷肉果菜五味调和,不能偏食过食,才能“谨道如法,长有天命”,所以《素问·脏气法时论》云:“毒药攻邪,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合而服之,以补精益气。此五者,有辛酸甘苦咸,各有所利,或散或收,或缓或急,或坚或耎,四时五脏,病随五味所宜也。”指出饮食物的种类多种多样,所含营养成分各不相同,只有做到合理搭配,才能使人得到各种不同的营养,以满足生命活动的需要。

  此外,我们现代人在日常饮食中多以肥甘厚味、油腻为多,这就引起与之相关的很多疾病,如糖尿病,也就是中医的消渴;中风、肥胖以及偏瘫、某些心血管疾病也与肥甘厚味的过用有密切的关系。《素问·生气通天论》也指明了过食肥甘厚味的不良结果,其云:“高粱之变,足生大丁,受如持虚。”长期进食高热量饮食,会使阳热内盛,久则可多发疔疮,而且得病就像手持空虚之器受物一样容易,从而强调了饮食宜清淡,不宜过多肥甘厚味,也就是我们今天提倡的“荤素搭配”,即进食饭菜时,应有荤有素,合理搭配。中医认为肉类食物多有滋养脏腑,补益人体,润泽肌肤的作用,若偏嗜膏粱厚味,反而有害无益,容易助湿、生痰、化热,导致某些疾病的发生。蔬菜水果多具有疏利、开胃消食、疏通胃肠等作用,但是单一素食难以提供人体所需要的全部营养素,不能满足身体生理的需要,所以应荤素搭配,优势互补。因此,全面的饮食,适量的营养,乃是保证生长发育和健康长寿的必要条件。

  食饮有节

  《素问·上古天真论》在论述养生法则时提出“食饮有节”,可见“食饮有节”对于养生的重要性。节,是指有节律、有节制。“食饮有节”的养生法则包括“饮食定时定量”和“寒热温凉适宜”两个方面。

  饮食定时定量

  《吕氏春秋·季春纪》云:“食能以时,身必无灾”,即饮食的摄取宜定时进行。《内经》中虽无饮食定时的明确记载,但我国传统的习惯是一日早、中、晚三餐,且一直有“早饭宜好,午饭宜饱,晚饭宜少”之说,即早餐的质量,营养价值要高一些,精一些,便于机体吸收,提供充足的能量;午饭要吃饱,所谓“饱”是指要保证一定的饮食量,当然,不宜过饱,过饱则胃肠负担过重,也影响机体的正常活动和健康;晚饭进食要少一些,不可食后即睡。若我们能经常按时进餐,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则消化功能健旺,于身体是大有好处的。《素问·痹论》云:“饮食自倍,肠胃乃伤。”即饮食定量、适度饮食,既不可过饥又不可过饱,尤其不要过饱。饮食过饱,则会导致“因而饱食,筋脉横解,肠澼为痔”(《素问·生气通天论》)。饮食过饥,则会出现“故谷不入,半日则气衰,一日则气少矣”(《灵枢·五味》)。

  寒热温凉适宜

  《灵枢·师传》云:“食饮者,热无灼灼,寒无沧沧,寒温中适,故气将持,乃不致邪僻也。”指出摄取饮食物时,应“寒温中适”。“寒温中适”一方面指食物属性的阴阳寒热应互相调和,另一方面指饮食入腹时的生熟情况或冷烫温度要适宜。因为过食温热之品,容易损伤脾胃之阴液;过食寒凉之物,容易损伤脾胃之阳气。从而使人体阴阳失调,出现形寒肢冷、腹痛腹泻,或口干口臭、便秘、痔疮等病症。现代医学认为,人体中各种消化酶要充分发挥作用,其中一个重要的条件就是温度。只有当消化道内食物的温度和人体的温度大致相同时,各种消化酶的作用才发挥得最充分。而温度过高或过低,均不利于食物营养成分的消化和吸收。

  总体来说,在《黄帝内经》饮食养生理论的基础上形成了丰富多彩的饮食文化,正确的饮食能够扶正补虚、泻实祛邪从而达到防病益寿的目的,而且饮食天天就在我们身边,可以给我们潜移默化的改变,所以古人云:“药补不如食补”,这是非常有道理的,因此,我们要重视饮食养生,为我们的身体保健护航。

附:

  几种常见长寿食品及药物

  依据《黄帝内经》中的饮食原则及长寿之人的饮食习惯,介绍几种常见的长寿食品及药物。

  米粥  清代医家王孟英在《随息居饮食谱》云:“粥为世间第一滋补食物”。小米历来就有“五谷杂粮,谷子为首”美称,中医学认为小米益五脏,厚肠胃,充津液,壮筋骨,长肌肉,适用于体弱有病的老人来滋补身体。

  牛奶  牛奶,古称牛乳,内含有丰富的赖氨酸,且胆固醇含量较低,碳水化合物全部为乳糖,在肠道中可以转化为乳酸,有抑制腐败菌生长的作用。百岁寿星贝宁,每天至少喝两杯奶,百岁之时仍没有骨质疏松迹象。

  红薯  红薯,气味甘,平,无毒,有“土人参”美誉。现代医学研究证实,红薯含有大量纤维素,因此对老年性便秘有很好的治疗作用,但有消化道溃疡以及腹胀、泛酸等症状的患者不可多食。

  豆腐  豆腐具有宽中益气,和脾胃,消胀满的功效,古人常说:“鱼生火,肉生痰,白菜豆腐保平安。”这说明老人们对豆腐的钟爱,现代研究也表明,老人常吃豆腐对于血管硬化、骨质疏松等症有良好的食疗作用。

  黄精  黄精,味甘性平,常与党参、白术等药配合治疗对脾胃虚弱,体倦乏力等症,有补中益气、润肺的功效。

  何首乌  何首乌,味苦、涩,性微温,制熟则味兼甘,生用润肠、解疮毒,制用补肝肾、益精血,有生发、乌发之功。

日期:2013年4月8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循环ads

内经中的中国文化元素

《黄帝内经》医学理论的最大特点就是充分融汇了中国文化的精髓。归纳《黄帝内经》医学理论,包括以下中国文化的元素。

返璞归真

璞,是未经雕琢的玉石,比喻人的天真状态。即《内经》认为人是自然之物,是适应自然环境而生存、繁衍的高级生物,所以《内经》构建了天、地、人的概念,并研究三者的关系,如《灵枢·本神》说:“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气也,德流气薄而生者也。”人的生存及生命需要天地之气来维系,人离开天地之气的维系就很难生存。

因此,《内经》认为人的各种疾病都与自然环境有关,如《素问·至真要大论》说:“夫百病之生也,皆生于风寒暑湿燥火,以之化之变也。”可见自然环境对人的生存很重要。所以《内经》提出了顺应自然的养生防病思想及方法,如《素问·上古天真论》:“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中古之时,有至人者,淳德全道,和于阴阳,调于四时,去世离俗,积精全神,游行天地之间,视听八达之外……其次,有圣人者,处天地之和,从八风之理,适嗜欲于世俗之间,无恚嗔之心,行不欲离于世,举不欲观于俗,外不劳形于事,内无思想之患,以恬愉为务,以自得为功,形体不敝,精神不散,亦可以百数。其次,有贤人者,法则天地,象似日月,辩列星辰,逆从阴阳,分别四时,将从上古,合同于道,亦可使益寿而有极时。”

“返璞归真”是道家的思想,所以,也有人认为《内经》的以上医学思想是受了道家思想影响,这样的思想在《内经》里还有很多,《内经》并由此建立了顺应自然的系统医学理论体系,提出相应的防治疾病原则和方法。

和衷共济

和衷共济是儒家的思想,也是中国文化包容性的体现,《内经》同样汲取了其思想精髓。一方面提出,人与天地自然相应,天地人必须保持和谐统一,人才能健康地生存;另一方面提出,人体五脏以及五官九窍、肢体、经脉、气血是一个有机联系的系统,它们之间保持着协调统一的关系。

《内经》尤其强调五脏六腑的协调平衡,如《素问·灵兰秘典论》就将五脏六腑比喻成政府机构的职官,提出十二藏当“相使”,而“不可相失”,而《内经》奠定的中医藏象学说,也是秉承了协调平衡、和衷共济的思想。其次,《内经》的治则治法也渗透着协调平衡的思想,即任何治疗疾病的方法,其目的就是恢复人体自身的平衡,达到阴平阳秘的状态。

在养生方面,《内经》同样注重协调平衡,如调和精神情志、和合五味、方制相伍等,这些都是《内经》和衷共济思想的体现。

格物致知

格物致知也是儒家的重要思想,《礼记·大学》有八目,即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大学》说:“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格物致知大概包括两层含义,一是探求物质世界的本源,即实事求是;二是说知性、智慧,即通过对世界的认识而获得的智慧。

《内经》的理论就是对人体、自然认识的大智慧。它试图深入到人体生命现象的每一个层面,去充分认识和发现其中的规律,再结合实践经验,逐步提炼出人体健康的若干条件,总结出疾病发生、发展及防治的思路和方法。因此,它对中医两千多年的发展一直起到重要的指导作用。

正由于有格物致知思想的指导,中医认识疾病的脚步并没有因《内经》的成书而终止,而在《内经》成书以后,许多医家在这种精神的指导下,进一步丰富了中医对疾病及其防治方法的认识,使中医理论愈臻完善。

穷理悟道

穷理悟道是理学的重要思想,它既是儒家格物致知的体现,也受道家所推崇。格物和穷理也是朱熹推崇的思想,朱熹早年出入佛、道,31岁正式拜程颐的三传弟子李侗为师,专心儒学,成为程颢、程颐之后儒学的重要人物。所以穷理悟道融汇了儒、道、佛的思想,在《内经》里,主要体现在对人体生理、病理的认识。

由于古代科技水平的局限,《内经》难以完全用解剖、客观的生理等来解释人体的功能,因此,在认识比如藏象、病因病机、病证等问题时,就借用了理学的方法来归纳,或规范。因此,《内经》也将医学之理称为“道”,学医为业当悟其道,就是要把握其内在规律。

溯本求源

溯本求源与佛家因果论有关,即我们不知道将来怎样,但可以通过现在的果推曾经的因,这也正是中医审证求因,审因论治的理论基础。如《内经》所说“必伏其所主,而先其所因”,即辨别真伪,溯本求源。因此,中医治病不但重视结果,更重视过程,往往通过对疾病的全称的分析和认识,更能准确地把握疾病的内在规律。

《内经》认为治病必求于本,本于阴阳,即溯本求源的依据是阴阳,根据阴阳的表象去探寻疾病的内在规律。正因为有这样的认识方法,所以中医对疾病的把握是全面、准确的。也正因为这样,中医临床才能治得好各种疾病。

乐善好施

儒家常教导人们要仁爱,佛家要人们行善,因此,中国文化里还有一个重要的思想,就是“乐善好施”。这种思想在中国历代医家,在《内经》里都体现得很充分,如孙思邈的大医精诚,张仲景之仁心仁术,《内经》之“病为本,工为标”。因此,中医治病始终是把患者放在第一位的,即“治病治人”,中医治病治的是有病之人,而不是有人之病。明白这个道理,我们才能理解中医为什么治同样的病,会经常用不同的方药、方法。

其次,中医治病所追求的境界是不求回报,这样的例子在古代有很多,橘井、杏林的传说便是,现在临床也有一些医生在这样做。这既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体现,也是中医医术源自临床,回报于临床的需要,因为要认识一个病不容易,治好一个病更不容易,中医医术来自于无数医患经验的总结,所以,任何后学者都应该回报社会,回报使我们积累了丰富经验的患者。

 

日期:2013年4月8日 - 来自[中医文化]栏目
共 52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