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素问》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郭霭春对王冰次注《素问》的研究--辨真别假 不泥古注

  王冰编注《素问》常用四种方法:一是原文凡加字误简,皆朱书其文,凡“篇目坠缺,指事不明者,量其意趣,加字以昭其义”。二是移补原文。凡“简脱文断,义不相接者,搜求经论所有,迁移以补其处。”三是分合篇目。凡“篇论吞并,义不相涉,阙漏名目者,区分事类,别目以冠篇首。”四是注释条例绵密,义蕴宏深。

  王冰次注的主要功绩有两个方面:其一,通过整理,使《素问》得以流传。其二,通过次注,阐发中医学基础理论。但王氏也有欠慎重处,对有些经文做了不适当的改动,这些都影响了《素问》的原始面貌。

  郭霭春(1912-2001),男,天津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我国著名医史文献学家、中医学家、目录学家、校勘学家。他博学多识,治儒通医,深研基础理论,精医史、善临证,尤以文献研究和中医内科见长。笔者简要总结其对王冰次注《素问》的研究理论,以飧读者。

  古法注书给研读带来不便

  郭霭春认为对古书、古注作出公允评价并非易事,这项工作不仅需要评价者独具慧眼,更要有冲破传统束缚的勇气。就王冰注《素问》而言,其贡献自不可没,而后人对《素问》王注也是溢美之词多于中肯分析。所以在《素问》王注研究方面,留下来并有价值的言论并不很多。

  古书经文和注文连在一起是汉儒在训诂学上的一大发明。早期传注虽然当句为释,但传注和经文还是分开的,并没有合成一书,把传注附在经文各句后面是从汉代才开始的。经注相连在方便阅读的同时,也极易使经注杂糅,两者相混。因此,历代注家为加以区别,一般采取以下几种办法:

  一是注用双行小字,或者义与注之间,或段与段之间用圆圈相隔。二是将几家注解一起拆散,附列于正文的各句之下,如司马迁的《史记》,就有裴骃的《集解》、司马贞的《索隐》、张守节的《正义》等都被拆散附在各句之下。三是采用“凡所加字,皆朱书其文,使今古必分,字不杂糅。”(《黄帝内经素问注》序)

  这些做法均优于前代,是训诂学史上的一大进步,但经过流传,原貌渐失。郭霭春面对王冰《素问》在其流传过程中出现的作伪现象,感触颇深:“王冰所说:‘凡所加字,皆朱书其文,使古今必分,字不杂糅。’(郭按:王之朱书,不仅限于加字一项,即错简等亦朱书。见《六节藏象论》王注)假如现在仍有朱书墨字的本子流传,那么问题就不大了。致憾是,不仅这种朱书墨字的本子失传,并且后人还利用王注‘朱书’之例,又在王冰注里作了朱书的伪语,混淆其中,分析辨别,真是困难极了。”

  研究力图全面求实

  郭霭春在整理《素问》时不是盲目地因循古人之注,而是扎扎实实地进行了辨真别假,裨补其疏的工作,并重点研究了王冰次注《素问》的以下问题。

  时代背景

  王冰次注《素问》的年代,其序曰“时大唐宝应元年岁次壬寅”。考宝应元年,即公元762年。序中并称:“历十二年,方臻理要,询谋得失,深遂夙心。”从宝应元年上溯12年,可知其注释《素问》为公元750年~762年。公元618年,李渊、李世民父子夺取了农民起义的胜利果实,建立了大唐帝国。李氏王朝崇奉道教,致使道家成为当时的正统派。

  为了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唐帝国于武德七年(624),在太医署设立医学教育机构,分科教授医学。遂使唐代医学在魏晋的基础上,又有了较大的发展。如孙思邈的《备急千金要方》、孟诜的《食疗本草》、王焘的《外台秘要》及唐朝组织编修的《新修本草》等,均是这一时期的著作。故王氏次注《素问》既是时代的产物,也是医学发展的必然结果。

  次注方法

  历史上对王冰次注《素问》曾有不同评价,褒贬兼有。赞誉者称其:“依经注解,理入化机,发明奥理,羽翼圣经。”批评者谓其:“随句解释,逢疑则默,章节不分,前后混淆。”如此泛泛之词,很难说清王注之功过所在。

  郭霭春认为,王冰为编注《素问》曾“精勤博访”,确实下了一番工夫。并把王氏《素问》次注的方法归纳为4个主要方面:

  一是原文凡加字误简,皆朱书其文,凡“篇目坠缺,指事不明者,量其意趣,加字以昭其义”。如:卷二《阴阳应象大论》:“阳之气,以天地之疾风名之。”王注云:“旧经无‘名之’二字,寻前类例故加之。”为“使今古必分,字不杂糅”,凡加字处皆朱书之。这从王序、王注中可以得到证实,致憾的是,这种朱书墨字的本子早已失传。

  二是移补原文。王序曰:凡“简脱文断,义不相接者,搜求经论所有,迁移以补其处。”如:卷十一《腹中论》:“帝曰,人有身体髀股胻皆肿,环脐而痛,是为何病?岐伯曰:病名伏梁。”王注云:“此二十六字错简在《奇病论》中,若不有此二十六字,则下文无据也。”

  三是分合篇目。王序曰:凡“篇论吞并,义不相涉,阙漏名目者,区分事类,别目以冠篇首。”如:《刺齐论》与《刺要论》原为一目(据《新校正》云,为《刺齐论》),经王氏编次,分为两篇。王序又曰:凡“错简碎文,前后重迭者,详其指趣,削其繁杂,以存其要。”如:卷八《离合真邪论》在全元起本别立《经合论》与《真邪论》两篇,而文字相同(据《新校正》语)。经王氏重新编次,削去《经合论》,都为一目。

  四是注释条例绵密,义蕴宏深,不但称善于医籍注解之中,而且对我国古代通用的训诂书籍之影响也很大,如《通雅》、《说文解字注》、《尔雅义疏》、《广雅疏证》等,也时常引用《素问》王注的例证疏证辞义。

  学术特点

  王注的学术特点,据郭霭春考证,大致体现在3个方面:

  其一,重视养生防病。王冰重视养生防病的思想,除其自称“夙好养生”外,从他编次《素问》中亦可看出。《素问》最早的注本是全元起的《素问训解》。王氏次注《素问》,也是以此本为依据的。宋·高保衡、林亿等的重广补注《素问》亦参考此本,在《新校正》中注明了全本分卷分篇的次第。全本的前5篇是:《平人气象论》、《决死生》(即《三部九候论》)、《脏气法时论》、《经合论》(即《离合真邪论》)、《宣明五气》、(包括《宣明五气》、《血气形志》两篇),主要论述诊法内容。

  经王冰整理,将主要反映养生防病的几篇移至卷首,即《上古天真论》、《四气调神大论》、《生气通天论》、《金匮真言论》、《阴阳应象大论》。这些篇章着重指出了保精、调神、养气,应四时阴阳的重要性,反映了“不治已病,治未病”的思想。

  其二,宣扬道家思想。“弱龄慕道”的王冰受道家思想的影响颇深,故自号“启玄子”。在次注《素向》时也反映出这一特点。在篇目数字上,他将《素问》析为81篇,以应《道德经》之数。在篇目次序上,把可以发挥道家思想的《上古天真论》列为篇首。

  在援引资料上,大量引用了道家著作,如《老子》、《庄子》、《真诰》等,并用来解释《素问》的具体内容。在注文中,宣扬道家所提倡的“清静无为”、“清心寡欲”等。如对“恬惔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注为:“道法清净,精气内持,故其气从,邪不能为害”。

  其三,倡导运气之学。从全元起《素问训解》篇目、杨上善《太素》及《备急千金要方》、《外台秘要》等引用的《素问》内容来看,均无《天元纪大论》、《五运行大论》、《六微旨大论》、《气交变大论》、《五常政大论》、《六元正纪大论》、《至真要大论》7篇大论,即后人称的“运气七篇”。

  据《新校正》考证,疑此7篇为王冰所补入。显然,这与王氏倡导运气之学是分不开的。他除了把有关运气之内容补入《素问》一书外,又“别撰《玄珠》,以陈其道”,专门对运气学说进行了发挥。可以认为,运气学说能够得以流传至今,毫无疑问是同王氏补入“七篇大论”分不开的。

  次注《素问》有得失

  对王冰重新整理次注《素问》的功绩,历史上已有学者和医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郭霭春将王冰次注的主要功绩归纳为两个方面:

  其一,通过整理,使《素问》得以流传。由于历史上种种原因,王氏整理前的《素问》已是脱落遗佚,错乱不堪,濒于失传。王序云:“世本纰缪,篇目重迭,前后不伦,文义悬隔,施行不易,披会亦难,岁月既淹,袭以成弊。或一篇重出,而别立二名;或两论并吞,而都为一目;或问答未已,别树篇题;或脱简不书,而云世阙……节《皮部》为《经络》,退《至教》以先针,诸如此流,不可胜数。”

  若无王冰及时的整理编次,恐今时已不得复见。经其拾遗补缺,不但使其得以保存,并使其系统,“犹是三皇遗文,烂然可观”。王氏对《素问》的注解,广征博引,深入浅出,确能做到通过“究尾明首,寻注会经”而达到“开发童蒙,宣扬至理”的作用。

  其二,通过次注,阐发中医学基础理论。王氏对中医学基础理论的研究颇深,故在注释条文中多有发挥。如:《四气调神大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注云:“阳气根于阴,阴气根于阳,无阴则阳无以生,无阳则阴无以化。全阴则阳气不极,全阳则阴气不穷。”对阴阳互根之理作了精辟的阐发。《至真要大论》:“诸寒之而热者取之阴,热之而寒者取之阳。”注云:“益火之源,以消阴翳,壮水之主,以制阳光。”此论,实开“补元阳治虚寒,益真阴治虚热”治则之先河。

  遍检王注,他对《素问》的发挥之处颇多,为医学理论的完善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次注并非尽善尽美,后世医家亦曾有过不少责难。明·马莳云:“王冰有注,随句解释,逢疑则默,章节不分,前后混淆。”(《黄帝内经素问注证发微·自序》)清·姚止庵亦云:“如所言赘词重出者,太仆存之而未去;残缺赝作者,太仆仍之而不删;又如脱误讹舛,以至颠倒错杂之类,太仆或聊且顺文而无所发明,或旁引滥收而安于浅陋。”(《素问经注节解·自序》)尽管某些批评有言之过甚之处,但通过考究确有不同程度的存在。王氏之删繁也有欠慎重处,并对有些经文做了不适当的改动。这些都影响了《素问》的原始面貌。现举两例以见一斑。

  《素问·四气调神大论》:“此冬气之应,养藏之道也。”王注:“……小寒之节,初五日,雁北乡。次五日,鹜鸟厉疾。”郭霭春注云:王注在“雁北乡”下脱三候,据明?熊宗立种德堂仿元重刻本。在“雁北乡”下有“次五日,鹊始巢,后五日,野鸡始雊。次大寒气,初五日,鸡始乳”二十三字。这样才与王注所称“六气一十八候”相合。明万历甲申(1584)周对峰刊本也有与此大致相同的一节文字。

  至于现存较早的刻本,如元至元五年(1268)古林书堂刻本,元读书堂刻本及明周曰校刻本,朝鲜内医院刻本等均与现在的通行本,即影印明顾从德翻宋本一样,都没有这段注文,甚至连莫友芝校本也没校出来。顾观光《素问校勘记》以《释音》出,“雊”字,认为宋本有此一段文字。实际顾老并未看到宋本,可能是从《月令》中补出的。日人度会常珍《素问校讹》引古抄本有《新校正》云等34字,恐是后人传抄假证林亿妄加。由此看来,前人所谓“书非校不可读”是有一定道理的。

  总之,王冰次注《素问》可以说功过兼而有之,如果历史地全面地评价他,则其功绩应是主要的,这也正是至今被人们所称颂的原因。

日期:2013年8月12日 - 来自[经典研习]栏目
循环ads

《黄帝内经·素问》流变小史

【关键词】  《黄帝内经·素问》;流传演变

  《黄帝内经》之名始见于西汉(公元前206—公元23年)成帝·刘骜(公元前32—前7年在位)时代,由光禄大夫刘向及其子侍中俸车都尉刘歆共同编撰完成的《七略》中,这是我国第一部图书分类目录,虽然《七略》早已散佚,但其内容保存在东汉(公元25~220年)班固的《汉书·艺文志》中。《黄帝内经》其权威性犹如孔孟之书于儒家,老子《道德经》于道家,堪称中医学基础理论的奠基之作,历代均被奉为圭臬。《素问》之名首见于东汉末年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他在自序中说:“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并平脉辨证,为《伤寒杂病论》合十六卷。”

  1《黄帝内经·素问》的作者黄帝

  “传说中中原各族的共同祖先。姬姓,号轩辕氏、有熊氏,少典之子。”(《辞海》)另一说黄帝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伟大的氏族-黄帝族,至春秋时代又称之为“华族”,也就是汉朝以后的“汉族”,是中华民族的始祖。因此有的学者为了体现学有根本,将著作冠以“黄帝”之名以取重,正如《淮南子·修务训》所云:“世俗人,多尊古而贱今,故为道者,必托之于神农、黄帝而后能入说。”由此可见,《内经》冠以黄帝仅是托名而已,非为“黄帝”所著,他是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许多医家的论著汇编。

  2《黄帝内经·素问》的成书年代

  虽然《黄帝内经》见于西汉时代,实际上西汉以前的医学著作并无整部保存下来的例子,后世所见者均是东汉之书。前人对于《黄帝内经·素问》成书时代的辨析,首在指出其非三坟旧典,成书当在战国诸子峰起之时。其后因见书中有“黔首”、“正月太阳寅”等秦(公元前221—前207年)、西汉时期方才出现的事物,以及“中正之官”这种东汉末年、三国曹魏(公元220—265年)始出的官职名称,及“上角、大角、左角、釱角、判角”这种汉朝时出现的音律名称,由此判定其成书年代下限当为东汉。北宋(公元960—1127年)林亿又云:“是则《素问》之名著于《隋志》,上见于汉代也。自仲景已前,无文可见,莫得而知。据今世所存之书,则《素问》之名起汉世也。

  ”3《黄帝内经·素问》的释义“经”的含义

  据陆德明《经典释文》所云为“常也、法也、径也”,就是常道、规范、门径的意思。《黄帝内经》的“内”,是于“外”相对而言的,如《汉书·艺文志》著录的“医经”七家中就有《黄帝外经》、《扁鹊内经》、《扁鹊外经》等。“素问”的含义,历代医家大致有以下几种解释。其一,南北朝(又称六朝,公元420—581年)齐·梁间人·全元起说:“素者,本也;问者,黄帝问岐伯也。方陈性情之源,五行之本,故曰<素问>。”其二,北宋林亿云:“按<乾凿度>云:'夫有形者生于无形,故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太易者,未见气也;太初者,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质之始也。气、形、质、具,而疴瘵由是萌生。故黄帝问此太素,质之始也。<素问>之名,义或由此”。其三,明(公元1368—1644年)·马莳《内经素问注证发微》说:“<素问>者,黄帝与岐伯、鬼臾区、伯高、少师、少俞、雷公平素问答之书”。同朝代人张介宾亦持此说,他在《类经》中云:“平素所讲问,是谓<素问>。”近现代医家中比较中肯的解释有二,其一,许半农《内经研究之历程考略》说:“余以为<素问>者,为秦汉方士伪托黄帝与岐伯等平素问答医学之书也。”其二,范登脉《黄帝内经·素问校补》云:“<素问>就是‘问道’,犹<天问>即<问天>;<太素>就是‘大道’,别无深义。

  ”4《黄帝内经·素问》的版本演变

  《素问》原为九卷八十一篇,但大约在魏、二晋(公元265—420年)之际亡佚了一卷,阙失第七卷,至隋(公元581—618年)唐(公元618—907年)时期并阙《刺法论》和《本病论》两篇。齐·梁间人·全元起是已知最早完整注解《素问》的医家,全氏《素问》注本即缺第七卷,该注本北宋时尚存,后亦亡佚。全氏注本的祖本是《素问》九卷本,至唐·代宗李豫(公元762—779年在位)宝应元年(公元762年),道号启玄子的王冰,鉴于《素问》“世本纰缪,篇目重叠,前后不伦,文义悬隔”而“施行不易,披会亦难”,历时十二年,在全氏注本基础上,连同其“旧藏之卷,先师秘本”,对《黄帝内经·素问》篇卷结构进行了重新调整编排,对内容进行全面注释,将《素问》九卷八十一篇改编为二十四卷八十一篇,其中《刺法论》和《本病论》仅存篇目,无内容,而《天元纪大论》、《五运行大论》、《六微旨大论》、《气交变大论》、《五常政大论》、《六元正纪大论》、《至真要大论》,这七篇“大论”系王冰据其“旧藏之卷,先师秘本”增入充作《素问》原属亡佚的第七卷,宋人考证疑系古医籍《阴阳大论》被王冰增入《素问》并全文作注。至北宋·仁宗赵祯(公元1023—1063年在位)嘉佑二年(公元1057年),国家设立校正医书局,朝奉郎守国子博士同校正医书上骑都尉赐绯鱼袋高保衡、朝散大夫守光禄卿直秘阁判登闻检院上护军林亿等在王冰注本的基础上,又对《素问》进行了全面校正,其篇卷结构仍沿王氏之旧,改题书名为《重广补注黄帝内经·素问》,此本乃后世各种《素问》传本的根据。内容大致可概括为,第一、第二卷为养生和阴阳五行学说,第三卷为脉象,第四卷为治法,第五、第六卷为诊法,第七、第八卷为病机,第九至第十三卷为疾病,第十四至第十八卷为腧穴和针道,第十九至第二十二卷为七篇“大论”,主要涉及运气学说,第二十三、第二十四卷为治则和医德。现行流通的《黄帝内经·素问》即是由唐·王冰分合增删,大为次注,并经北宋·高保衡、林亿等承乏典校,正其缪讹而流传至今的。

  

日期:2013年2月27日 - 来自[2012年第10卷第10期]栏目

内当作心、道解

  当今时代对《黄帝内经》名义之解释总体倾向于内外之说,认为其名字没有深意,并举《庄子》内外篇来例证。其实《庄子》内、外、杂三篇,在庄子整个学问体系之中,地位各有不同,所以内、外、杂三字,各有其义,并不是简单的三个符号而已。笔者认为,在那个惜墨如金的时代,著书立说皆是字斟句酌,更何况书名,《黄帝内经》亦不例外。汉语中有内教、内学之说。内教,指佛教;内学,一指佛学,一指道教所习神仙导养之学。两家学问皆为明心见性,参禅悟道之学。《黄帝内经》作为中医学奠基之作,吸取百家精华,与佛道内学应该不无联系。

  笔者认为,《孟子·告子上》曰:“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陆九渊也认为“圣人之学,心学也”。“内”作“心”、“道”解,则可以贯穿、统一《素问》、《灵枢》两部分。也就是说,“素问”即问道、训道,无论“问道”还是“训道”,皆由心而证,而“灵枢”就是心之关键、机要。

  素问就是问道、训道

  素问者,问素也,缘于宾语前置。丹波元简《素问识》:“林亿等以为问太素之义,是也。《史记·殷本纪》,伊尹从汤言素王及九主之事。”《索隐》曰:“素王者太素上皇,其道质素,故称素王。”《列子》、《乾凿度》并云:“太素者,质之始也。”刘向《别录》云:“言阴阳五行,以为黄帝之道,故曰太素。《素问》乃太素之问答,义可证焉。而其不言‘问素’,而名‘素问’者,犹屈原《天问》之类也,倒其语焉尔。”全元起云:“素,本也。问者,黄帝问岐伯也。方陈性情之原,五行之本,故曰素问。义未太明。”吴崑、马莳、张介宾、王九达皆以为平素讲求问答之义。赵希弁《读书后志》云:“昔人谓《素问》以素书黄帝之问,犹言素书也,俱臆度之见而已。至《云笈七签》真仙通鉴云,天降素女,以治人疾,帝问之作《素问》,则荒诞极矣。”

  丹波元简之说,几近包括当今关于素问之注解,评说甚当,但未尽也。王洪图先生主编《中医药学高级丛书》之《内经》中提到:“本与质似接近‘素’之原意。《素问》之名义,仍须继续探讨。”“素,本也(全元起《素问训解》)”,再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德经》第四十二章)。素问者,问素也,问本也。道为万物之本,问素则可以理解为问道。“问,训也”(《说文解字》)。所以素问者,问素,问道,训道也。无论“问道”还是“训道”,皆由心而证。

  “内”作“心”、“道”解,在《素问》文中亦有多处论证。开篇《上古天真论》:“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是以志闲而少欲,心安而不惧,形劳而不倦,气从以顺,各从其欲,皆得所愿……是以嗜欲不能劳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愚智贤不肖于物,故合于道。”王冰也有“百端之起,皆自心生”之说。

  灵枢就是心之关键、机要

  张介宾《类经》:“神灵之枢要,是谓灵枢。”王九达《黄帝内经素问灵枢合类》:“灵乃至神至玄之称,枢为门户阖辟所系。《生气通天论》:‘欲若运枢’。枢,天枢也。天运于上,枢机无一息之停,人身若天之运枢,所谓守神守机是也。其初意在于舍药而用针,故揭空中之机以示人。空者灵,枢者机也。既得其枢,则经度营卫,变化在我,何灵如之。”

  现代的科学思想关于“灵”的解释:人类,具有一种超越常规的潜意识逻辑思维状态。中国先贤也有论及:“不可内于灵台,不可入于灵府。”(《庄子·德充府》)注:“皆谓心也。”?指人的精神状态。又如:心灵(指内心、精神、思想等)、灵明(指“心”,即主观精神)、灵机、灵感、灵性等。无论何种解释,皆与心智神有关。经文中也有论及:“粗守形,上守神。”“一者,持心也。”(《九针十二原》)“凡刺之法,先必本于神。”“必一其神,令志在针。”(《本神》)

  “枢,户枢也”(《说文》)。“枢机之发”(《易·系辞》),枢机,制动之主,指主制动的机关。“其枢在水”(《管子·水地》),枢:“主运转者也。”“琴氏乃横弓着臂,施机设枢”(汉·赵晔《吴越春秋》),枢:“中心;枢纽;关键。”“今夫韩魏,中国之处,而天下之枢也”(《战国策·秦策》),枢作枢纽讲。“谓之道枢”(《庄子·齐物论》),枢:“要也。”总的来说,枢可以作机要、关键、枢纽讲。“灵枢”合起来讲就是心灵、神智的关键、机要。经文中也有论及:“上守机者,知守气也”(《九针十二原》)。

  《内经》讲的是形而上之大道

  《内经》流传至今,而《外经》散失,原因何在?内道心,而外物器也。举《庄子》为证:“内篇七篇,是《庄子》有题目之文,外篇则标取篇首两字,而次第编之,以羽翼内篇,尽其未尽之蕴。”(陆西星《南华经副墨》)内篇七篇之《逍遥游》、《齐物论》等表达了庄子逍遥者无待,齐物者一生死等道家重道心等核心思想,地位最重要;外篇十五补充内篇而已,次之;及杂篇十一多是后人所撰,地位更次之。由此内外之义显矣。“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易·系辞》)。中国自古轻器而重道,《内经》讲形而上之大道,颇受推崇,故而流传,《外经》散失,无从考证,疑言形而下之器,少人问津,故而散失。

日期:2012年2月16日 - 来自[中医基础]栏目
循环ads

美出版德学者《素问》英译注释系列著作

本报讯 (记者陈斐然)日前,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出版社出版了《黄帝内经素问译注》,该书是德国学者文树德主持的《黄帝内经素问》英译注释系列著作的最后一本。这套《素问》译注本既全面地反映了《素问》的原貌,又展示了西方学者解读《素问》的许多独特视角。

据了解,《黄帝内经素问》译注系列著作是文树德主持的《黄帝内经素问》研究与译注课题的成果,分为三书(共4册),陆续由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出版社出版。该系列著作第一部是《黄帝内经素问——古代中国医经中的自然、知识与意象》,2003年出版,该系列著作第二部《黄帝内经素问词典》于2009年出版。

今年出版的两册本《黄帝内经素问译注》是该系列著作的主体。此书全文翻译了《素问》(王冰注本,计79篇)。此译本严格按照西方语言学标准,考究语源与语境,以最大限度反映《素问》的原义与风貌。鉴于《素问》文辞古奥,历代注家与研究文著甚多,因此译者充分利用脚注,尽可能详尽地列举《素问》相关的历代研究成果与不同见解。文树德在中国学者郑金生、张同君的协助下,收集了中国学者20世纪所写的3000余篇论文,整理了中、日等国在以往1600年间的600多种注释专书的相关资料。这些资料的利用,不仅能帮助读者解读《素问》原文,也尽可能多地提供了有关《素问》历代研究及阐释的丰富信息。

曾参与《素问》研究与翻译课题的中国中医科学院医史文献研究所研究员郑金生说,该译注本在翻译方法、解读视角以及关注热点等方面与众不同。这套著作不仅可以帮助世界读者更好地领略中国古代医经的风采、扩大《黄帝内经》在西方世界的影响,同时也可为东西方古代文化精髓的探讨与比较提供更多、更可靠的文献基础。

文树德是德国柏林洪堡大学Charité医科大学中国生命科学理论·历史·伦理研究所所长、汉学家,40余年专攻中医历史文献。

日期:2011年8月26日 - 来自[科教新闻]栏目

《素问》“六腑咳”临证心悟:感冒后咳嗽

经文:肾咳不已,则膀胱受之,膀胱咳状,咳而遗溺。

病例:闪某,女,46岁,感冒后咳嗽3个月。胸片示:肺纹理略粗,余无异常。来诊时出示前医病历,知其遍服止嗽散、三拗汤、定喘汤、二陈汤之类,罔效。刻下症见:咳嗽频作,咳痰少,咽喉微痒,乏力懒言,咳嗽白天较重,夜间反轻。舌质淡胖嫩,边有齿痕,苔薄白微腻,脉弦细。诊毕,患者嗫嚅告诉笔者,白天一咳嗽就要小便,稍不及时则会失禁。遂辨病为膀胱咳,证属膀胱失于温煦,气化不利。处方:党参12克,白术12克,茯苓15克,猪苓15克,桂枝12克,泽泻30克,车前子30克,款冬花15克。3剂,水煎服。

二诊:咳嗽减轻,小便失禁减少,咽痒如前。继以上方桂枝增至15克,加荆芥12克,防风10克。7剂,水煎服。

三诊:遗尿不作,咽痒愈,偶有咳嗽。以止嗽散原方5剂,药后病愈。

按:本案特点:一、中年妇女,二、咳嗽无痰,三、咳嗽伴遗尿。笔者临证所见,一般中老年妇女长期咳嗽多伴见遗尿,不过由于患者羞于启齿,医家若不追问,则易疏忽。对于此种咳嗽,可按《内经》膀胱咳治疗,方用五苓散加减。五苓散出自《伤寒论》,《伤寒论》中有关五苓散的条文共8条,主要是针对太阳蓄水证而设,其主要症状为:口渴,小便不利,有或无表证。其病机在于“气不化水”。气化失司,水津不布,故见口渴;水液潴滞,则见小便不利;气化失司,水不化气,也可表现为尿多或遗尿等小便异常之证。江西中医学院陈瑞春老中医擅用五苓散治疗遗尿、多尿、少尿、尿崩症等。吾师李发枝教授治疗小儿外感腹泻,以五苓散加减,每获奇效。笔者临证治疗膀胱咳,喜用五苓散,若患者确系肾虚不固,则用肾气丸加五味子等,疗效亦十分满意。

日期:2010年9月15日 - 来自[临床验案]栏目
循环ads

胃咳案《素问》“六腑咳”临证心悟

 

 

编者按:“六腑咳”之名,首见于《黄帝内经》。《黄帝内经·素问·咳论篇第三十八》云:“黄帝问曰:肺之令人咳,何也?岐伯对曰:五脏六腑皆令人咳,非独肺也。……帝曰:六腑之咳奈何?安所受病?岐伯曰:五脏之久咳,乃移于六腑。”指出咳嗽的证治当辨“五脏六腑”,不可仅仅见肺治肺。河南省中医药研究院张明利师从河南中医学院李发枝教授,跟师数年,深受启发,将其临床在老师启发下所治“六腑咳”验案总结成文,今起本版将陆续刊出。

经文:“脾咳不已,则胃受之,胃咳之状,咳而呕,咳甚则长虫出。”

案例:李某,男,42岁,素体较瘦。自诉咳嗽二月余,遍服西药抗生素,并服中药清热解毒,宣肺止咳之剂30余剂,效不显著。症见:咳嗽痰少,胃脘痞闷,恶心欲呕,面色萎黄,食欲尚可,但食后腹胀,大便略溏。舌质淡红,苔白腻,脉沉。问及易患口腔溃疡否,答曰“几乎每月均患”。辨病为胃咳,证属寒热错杂,胃失和降,肺气不利。处方:半夏30克,黄芩10克,黄连3克,党参10克,生甘草15克,款冬花15克,杏仁10克。3剂,水煎服。服后咳嗽明显减轻,口腔溃疡已愈。上方再服4剂,咳嗽痊愈。

按:患者初为外感咳嗽,前医过用寒凉,失于宣达,伤及脾胃,寒湿内生,湿久蕴热,影响脾胃气机升降,故出现胃脘痞闷、恶心欲呕、腹胀、便溏之症。吾师总结此类寒热错杂之证有一个典型的临床特征:易患口腔溃疡。故方选张仲景之甘草泻心汤加减。关于甘草泻心汤,《伤寒论》云:“伤寒中风,医反下之,其人下利日数十行,谷不化,腹中雷鸣,心下痞硬而满,干呕心烦不得安。医见心下痞,谓病不尽,复下之,其痞益甚。此非结热,但以胃中虚,客气上逆,故使硬也。甘草泻心汤主之。”《金匮要略》云:“狐惑之为病,状如伤寒,默默欲眠,目不得闭,卧起不安,蚀于喉为惑,蚀于阴为狐,不欲饮食,恶闻食臭,其面目乍赤、乍黑、乍白。蚀于上部则声喝,甘草泻心汤主之。”从上可以看出,外感病误下或过用寒凉所产生的脾胃系统的变证,尤其是寒热错杂证,当首选甘草泻心汤,还须加入利肺气之品如款冬花、杏仁等,疗效更为显著。笔者临证凡见“咳而呕”即可诊为胃咳,不必有“咳甚则长虫出”之症。

 

日期:2010年9月10日 - 来自[经典研习]栏目

男女绅言 七

  《素问》①曰:“恬淡虚无,真气②从之,精神内存,病安从来?是以志闲而少欲,心安而不惧,嗜欲不能劳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所以能年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者,以其德全而不危也。”

【注释】
①《素问》:古代医书《黄帝内经》中有《素问》、《灵枢》两编,后分为两部书。
②真气,中医学名词,又叫元气,精气。由藏于肾的元气、吸入自然界的大气与饮食水谷之气结合而成,为维持全身组织器官生理功能的基本物质与活动能力。
  
【译文】
  古代医书《素问》上说:“一个人清静无为,不求名利,那么他的元气充沛,精神饱满,病从哪儿来呢?因此,他的意志闲适而没有什么欲望,心情安宁而无所恐惧,嗜好欲望不能劳累他的双目,淫思邪念不会迷惑他的心灵。所以他能活到一百岁而动作行为不见衰老,因为他的道德完美而无危难。”

  上蔡①曰:“色欲已断二十年来矣,盖欲有为,必须强盛,方胜任得,故断之也。”问:“用于势利②如何?”曰:“打透此关十余年矣。”

【注释】
①上蔡:宋人谢良佐,上蔡人。
②势利:形势便利。

【译文】
  谢良佐说:“我断绝色欲已经二十多年了。人要有所作为,必须身强体壮,才能够胜任,所以就断绝色欲了。”有人问他:“对于形势与便利如何?”他说:“我打透此关已有十余年了。”


 

日期:2008年6月16日 - 来自[食色绅言]栏目
循环ads

  古云:为人子者,不可以不知医。此言似乎专指孝友中之一端而言之者也。何也?夫人之禀体毋论,其它六淫戕其外,七情贼其中,苟不知节,鲜不病且殆也。为人子者,可以父母、伯叔、兄弟、妻子及诸眷属付之庸医之手乎?故不可不自知。然知之为知之则可,若强不知以为知,不如无知。从来偾事皆属一知半解之流,而不知奴隶之夫、乳臭之子,一朝而苟得权势,侥幸而世拥多资,便肆其骄慢之气。役医如吏,藐医如工。家有病患,遂促其调治,并以生死之权责成之。初不闻扁鹊有云“臣能使之起,不能使之复生”乎?在医者亦不思往古分医为十四科,使其各治一科为专科,志在济人。今则率皆相习成风,趋炎奔竞,其志不过啖名谋食而已,岂不卑哉﹗要知此道之源出自轩皇君臣,以羲皇一画之旨,终日详论世人疾病之所以然,垂教天下后世以治法之所当然。而药物则又出乎炎帝,躬行阅历,察四时山川水土之宜,考五金八石之性,尝水陆草木之味,以定其有毒无毒、寒热温平、攻补缓急之用,相传各有遗书,轩皇者曰《素问》、曰《灵枢》,炎帝者曰《本草》。《素问》自王冰注后,嗣出者不下数十余家。《本草》自陶氏《别录》外,历代以来何止汗牛充栋。无奈时师心喜置身于时路,茫茫然朝值衙门,退候缙绅,第应乡党。惟恐一人不悦,则谤端百出,飞祸无穷,所以无日不卑躬屈节,寝食俱废,岂有余力孳孳于诵读者哉﹗以故卷帙繁多,如李时珍、张介宾之所集,罔弗望涯而退,奚能念及此言似乎专指孝友中之一端而发者。扪心惝恍,务必旁通一贯,由亲亲而兼及于仁民耶,余久遭老懒,自丙子岁后,竟作退院老僧,绝口不谈此道矣。一日偶然忆及云间李念莪先生所辑诸书,惟《内经知要》比余向日所辑《医经原旨》,尤觉近人。以其仅得上下两卷,至简至要,方便时师之不及。用功于鸡声灯影者,亦可以稍有准则于其胸中也。叩之书贾,佥云其板已没久矣,遂嗾余为之重刊。惜乎书可补读,理可渐明,其如笼中药物,悉非古之地道所产及时采取者矣。医岂易知而易为者哉,然亦不可不知者也。

  乾隆甲申夏日,牧牛老朽薛雪书,时年八十又四。


 

日期:2008年5月15日 - 来自[内经知要]栏目
共 14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