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第二节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第二节 视路

视路是视觉传导的通路。从视神经开始,经视交叉、视束、外侧膝状体、视放射至皮质视中枢。

一、视神经

视神经是由视网膜神经节细胞发生的神经纤维汇集而成。起于视乳头,止于视交叉,全长约50毫米,分为眼内段、眶内段、管内段和颅内段。

眼内段:位于眼球内的部分,即自视乳头开始至视神经纤维成束穿过巩膜筛板部分。长约1毫米,此段神经无髓鞘,自此起即有髓鞘包绕。

眶内段:长约30毫米,呈S形弯曲,有利于眼球的自由转动。

管内段:位于骨性视神经管内,长约6一10毫米,该段视神经与骨膜紧密结合,故骨管外伤

时最易挫伤视神经。

颅内段:白骨性视神经管出口处至视交叉前角止,长约10毫米。

包绕视神经的髓鞘可分为3层,由外至内为硬膜、蛛网膜及软膜。硬膜与蛛网膜之间的空隙,称硬膜下腔;蛛网膜与软膜之间的空隙,称蛛网膜下腔。均与脑之同名腔相通,向前终止于眼球而形成盲管,腔内充满着脑脊液,所以当颅内压增高时,常见视乳头水肿。眼眶深部组织的感染,也能沿视神经周围的脑膜间隙扩散至颅内。

视神经髓鞘上富有感觉神经纤维,故当炎症寸球后常有疼痛感。

二、视交叉、视束、外侧膝状体、视放射与视中枢

视交叉位于颅内蝶鞍处,双眼视神经纤维在此处进行部分性交叉,即双眼视网膜鼻侧的纤维交叉至对侧。当邻近组织病变影响视交叉部位时,可出现视野缺损,最常见的是颞侧偏盲。

视束即自视交叉至大脑外侧膝状体节细胞止。因视神经纤维已进行了部分交叉,故每一视束包括同侧的颞侧纤维与对侧的鼻侧纤维。因此,当一侧视束有病变时,可出现同侧偏盲。

外侧膝状体位于大脑脚外侧,它收容大部分由视束而来的纤维,发出视放射纤维,为视分析器的低级视中枢。

视放射为外侧膝状体发出的视觉纤维向上下作扇形散开所形成。

视中枢位于大脑枕叶皮质纹状区,全部视放射均终止于纹状区,为人类视觉的最高中枢。

由于视觉纤维在视路各段排列不同,所以在神经系统某部分发生病变或损害时对视觉纤维损害各异,表现为特殊的视野异常。对中枢神经系统病变的定位诊断具有重要的意义。

日期:2009年1月24日 - 来自[第二章 眼的解剖与生理]栏目
循环ads

第二节 眼与气血津液的关系

《灵枢,本脏》说:“五脏者,所以藏精神血气魂魄者也;六腑者,所以化水谷而行津液者也。”眼具有视觉功能,有赖脏腑所受藏与化生之气、血、津液的滋养和濡养。

一、眼与气的关系

气是维持眼的生理活动的基本物质。《太平圣惠方·眼内障论》说:“眼通五脏,气贯五轮”。如果眼的组织缺乏气的贯注,或气失和调,则会导致眼病发生。气对眼的主要作用,可归纳为三个方面:

(一)温养作用眼受五脏六腑上输之精气温煦和濡养,才能维持眼内外各种组织的正常功能。其中瞳神“乃先天之气所生,后天之气所成”(《证治准绳·杂病·七窍门》),所受精气尤其充足,故独能视物辨色。

(二)推动作用由于气的升降出入运动不息,才能推动精、血、津液等源源不断地运行上头,人目养窍。王肯堂谓之“目之经络中往来生用之气”为真气。真气冲和流畅,则目视精明;若有亏滞,则能引起眼病。不过,目中真气的运动又与肾气的盛衰、脾气的升降、心气的推动、肝气的疏泄、肺气的敷布密切相关,不可孤立地看待。

(三)固摄作用真气充足,固摄有力,则血行脉中,不得外溢;目内所含津液,亦不致干枯。此外,气的固摄作用还关系到瞳神的聚散。古人认为瞳神为水火之精华,由肾精胆汁升腾于中,元阳真气聚敛于外而成,故倪维德《原机启微》说:“神水(指瞳神)亦气聚也。”顾锡《银海指南》也说:“气不裹精”则“瞳神散大”。

总而言之,气之于眼,作用甚大,一有亏滞,则会影响其功能,甚至发生病变。如《灵枢·决气》谓:“气脱者,目不明”,即指气虚所致视力模糊。

二、眼与血的关系

血富营养,亦是眼部赖以维持生理活动的主要物质。刘河间《素问宣明论方。眼目门,眼科总论》说:“目得血而能视”。流注于眼中之血液,古代医家称之为“真血”。《审视瑶函》说:“真血者,即肝中升运于目,轻清之血,乃滋目经络之血也。”而且还说:“夫目之有血,为养目之源,充和则有发生长养之功,而目不病;少有亏滞,目病生矣。”指出了眼部供血不足或血行瘀滞均可致病。

三、眼与津液的关系

津液包括体内各种正常水液。它布散于全身,主要起到滋润、濡养作用,并对维持人体水火、阴阳平衡具有重要意义。眼之所以能够明视万物,也离不开五脏六腑源源不断地上渗津液滋润、濡养,以及维持阴阳平衡。所以,《灵枢·口问》说:“液者,所以灌精濡空窍者也,……液竭则精不灌,精不灌则目无所见。”又因为目内组织富含滓液,目珠才得以维持圆润,因而〈外台秘要》说:“其眼根寻无他物,直是水耳。轻膜裹水,圆满精微,皎洁明净,状如宝珠”。津液上渗于目,就其所化来讲,在外为泪液,为目外润泽之水;在内则主要为神膏、神水。因神膏涵养瞳神,故神膏一衰,瞳神有损。至于神水,《审视瑶函》指出:“在目之内,……即目上润泽之水。水衰则有火盛燥暴之患,水竭则有目轮大小之疾,耗涩则有昏眇之危。”由此可见,津液对目有着重要作用。

日期:2009年1月24日 - 来自[第三章 眼与脏腑经络的关系]栏目

第二节 病机

病机是指疾病发生、发展的机理。人体是一个有机整体,眼是机体不可分割的一个部分。《内经》说:“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一般而言,人体正气亏虚时,致病因素就可引起机体阴阳失去平衡,脏腑经络、气血津液功能紊乱,从而导致眼部发病,并影响其发展和变化。眼部直接受邪或遭外伤者,局部病变可以导致经络气血运行失常,并进一步影响脏腑功能,而脏腑功能紊乱,又能反过来影响眼病的发展。由于眼病的致病因素多种多样,而患者的体质又各不相同,因而病机也很复杂。下面分别把脏腑、经络、气血、津液失调与眼病有关的病机论述如下::

一、脏腑功能失调

(一)心与小肠心主血脉,又主神明,目得血而能视,且内外两眦属心。临床上常见由心阴亏虚、心火亢盛等所致之眼部病症。如失血过多或心神过耗,以致心阴亏虚,虚火上炎者,每见两眦淡红,血络不充或血行滞缓,视力缓缓下降,甚至失明等。由于恣嗜厚味炙缚之品,或七情内郁化火,皆可致心火内盛,上炎于目,常表现为两眦红赤,胬肉壅肿,或睑眦生疮,痛痒并作,或热邪人络,迫血妄行而致眼内外出血诸症。

因心与小肠相表里,心经实火可移热于小肠;小肠有热亦可上熏于心,故心火上炎于目,常兼治小肠。如《银海精微》治心经实热之大眦赤脉传睛,从小肠导赤,以降心火。

(二)肝和胆肝主藏血,又主疏泄,为风木之脏,肝开窍于目,且黑睛属肝,足厥阴肝经连目系。临床上常见由肝阴亏虚、肝郁气滞、肝胆火炽、阴虚火旺、肝风内动等所致之眼部病症。如肝阴不足,阴血亏损,不能上荣于目,可出现两目干涩不舒、视物昏花、视力减退等多种内障眼病,小儿还可见肝虚雀目等。肝气郁结,疏泄失职或久郁化火,气火上逆,则可发生目赤肿痛、目珠胀硬、视物昏花、视力缓降或骤降,甚至失明等症。肝火炽盛,灼伤黑睛、黄仁,每易引起黑睛生翳,瞳神紧小等症。若暴怒伤肝,肝火上冲,或素体阴虚,不能制约肝阳,以致虚火上炎,均可损伤目络,迫血妄行,或阻滞血络引起暴盲。至于阳亢动风,肝风上扰,则可引起绿风、青风、目偏视、口眼喎斜等病症。其后二者往往还与全身性疾病有关。

因肝胆互为表里,在生理上肝的余气聚于胆,胆的精汁涵养瞳神,故发病时每每相互影响。如肝胆湿热上攻,可致黑睛生翳、瞳神紧小;肝阴不足,胆乏所养,则目亦失养,故可出现视远怯近或视物昏花等。

(三)脾和胃脾胃为后天之本,饮食有节,胃纳脾输,则目得其养,且胞睑属脾。临床上常见由胃火炽盛、脾胃湿热、脾虚气弱等所致之眼部病症。如饮食不节过食辛热炙赙之品,致阳明胃火炽盛,火毒上攻,可致头痛目赤、胞睑肿硬生疮、黄液上冲等。恣食肥甘厚味,以致脾胃郁遏湿热,上壅胞睑,可发生针眼、睑弦赤烂等症。若脾胃运化失司,津液不得敷布,聚而成痰,痰湿壅聚胞睑,则胞生痰核;滞于眼内,可引起神膏混浊及眼底渗出、增殖等病变。若痰火上逆,还可导致目珠胀痛。若劳倦思虑过度、久病失养,或饮食不节等,损伤脾胃,脾虚气弱,目失所养;可引起疳积上目、晶珠混浊、眼前黑花飘移、视物昏朦等;若脾气虚弱,失于统摄,可致目中血不循经而溢于络外,引起眼前黑花飘移,视物不清,甚至暴盲等眼病。

(四)肺和大肠肺主气,具有宣发和肃降的功能,且白睛属肺。若肺失宣降,则易影响白睛而发病。临床上常见由风热袭肺、肺火壅盛、肺阴虚、肺气虚等所致之眼部病症。如外邪袭肺,肺失宣降,可发白睛赤肿、涩痛羞明、流泪生眵等症。肺火壅盛,气血瘀滞,可致白睛呈紫红色结节样隆起。肺燥阴伤,虚火上炎,或久病气阴亏虚等,正不胜邪,又可致白睛涩痛,或生玉粒样小泡,反复发作,白睛伤口,久不愈合等。

由于肺与大肠互为表里,大肠实热而便秘,可致肺气不得肃降,引起白睛红赤。故治疗白睛疾患时应考虑肺与大肠的关系。

(五)肾和膀胱肾为藏精之所,且瞳神属肾。眼之所以能视万物,与肾精不断上承有密切关系。临床上常见由肾阴虚、肾阳虚、肾精虚和阴虚火旺等所致之眼部病症。如年老、病久或热病伤阴,致肾阴不足,目失所养,可发生眼干涩不爽、晶珠与神膏混浊、视瞻昏渺、老视等。禀赋不足,素体阳虚,或年老病久,肾阳亏虚,阳不胜阴,可引起雀目、青盲等;阳虚不能温化水液,水邪上泛,可致云雾移睛、视瞻昏渺、视直如曲、视大为小等症;或可见眼底水肿、渗出等。过劳或年老久病,肾精亏耗,不能充足上注于目,瞳神、目系失养,可致晶珠与神膏变混、视瞻昏渺、青盲等。若阴阳俱虚,瞳神、目系失养,则更易发生上述内障。由于肾精虚可致肾阴、肾阳化生不足,所以又可以引起肾阴虚、肾阳虚,甚至阴阳俱虚的种种眼病。若肾阴亏虚,水不制火,阴虚火旺,上灼瞳神,可致瞳神紧小、干缺以及圆翳内障、青风、绿风、视瞻昏渺等,或可见眼内出血之症。

肾与膀胱互为表里,膀胱排泄水液的功能失常,体内水液潴留,可致眼内外组织发生水肿等。

以上逐一讨论了眼病的脏腑病机。在临床上,眼病的发生、发展、变化,虽可由单一的脏腑功能失调引起,但以脏病及腑、脏病及脏或者若干个脏与腑同时发病比较多见,如肝胆火炽、脾胃湿热、肝肾阴虚、脾肾阳虚、心脾两虚、肝火犯肺等引起的眼病。又如白膜侵睛、疳积上目则是病变在肺肝、脾肝之间传变而引起的。

二、气血津液失调

气、血和津液是脏腑功能活动的产物,又是人体生命活动的物质基础,因而气血津液的正常与否,可以反映脏腑功能的情况。同时,人体病理变化无不影响到气血津液,而气血津液失调又与眼部病变的发生、发展至为密切。因此,应该了解气血津液失调引起眼病的病机。

(一)气失调气与跟的关系密切。正如《太平圣惠方·跟内障论》谓:“跟通五脏,气贯五轮”。气的正常与否,常常直接或间接地由眼部表现出来。一般可按虚实归纳为气虚气陷、气滞气逆两大类。

1.气虚气陷多因劳伤过度或久病失养致元气耗伤,气机衰惫,不能敷布精微,充泽五脏,上荣于目,以致卫外不固,统摄、温养失职等而引起眼病。如眼睑下垂、无力抬举,冷泪常流,黑睛陷翳久不平复,视力疲劳不耐久视,眼内水肿、出血,晶珠混浊,视衣脱落,以及各种眼病日久不愈等。全身常伴有少气、懒言、肢寒、怕冷、语言低微、自汗、心悸、怔忡、头晕、耳鸣、倦怠乏力、食少、小便清或频,舌淡而胖,脉弱无力等。

2.气滞气逆多因痰湿停聚,食滞不化,情志丕舒,或感受外邪等,引起脏腑经络气机阻滞,运行不畅,升降失常等而导致眼病。如外邪犯肺,肺气郁遏,可致白睛红赤疼痛,或形成小泡或结节隆起;情志不舒,肝郁气滞或气火上逆,可致头眼胀痛、眼珠抠痛,或发为绿风、青风等;气滞不行,血脉瘀滞,或气逆于上,血随气逆,常可引起眼内血络阻塞,以致眼底缺血或瘀血,表现为云雾移睛或暴盲等症。

(二)血失调《内经》谓:“肝受血而能视”。《审视瑶函》又谓:“夫目之有血,为养目之源,充和则有生发长养之功,而目不病,少有亏滞,目病生矣。”这都说明了目得血的濡养才能明视万物,一旦失调,则可引起眼病。眼部血证一般可分为血热、血虚、血瘀三种。

1.血热有虚实之分。实证多由外感邪热或脏腑郁热侵入血分所致。血得热则涌流,在眼部可为掀赤肿痛,或赤脉增多而色红粗大;若血受热迫而妄行,溢于眼络之外,则为眼部出血。一般实火所致出血较急,量多色鲜红。全身症可伴见心烦恶热,口渴喜冷饮,大便秘结,小便短赤,舌红苔黄,脉数有力等。虚证由肝肾阴亏,虚火上炎所致。虚火人于血分,亦可致目中血络红赤、充盈或血热妄行而溢于络外,但赤脉不如实证多而粗大,一般出血较缓,血量不如实火多。全身症可伴见颧红潮热,心烦失眠,口燥咽干等。

2.血虚主要是失血过多或化生不足,目失濡养所致。在眼部可表现为目痒时作、目睛干涩、眉骨酸痛、不耐久视或视物不清、胞睑苍白、眦部与白睛以至眼底的血络淡红,或可见眼内出血,以致视力障碍等。全身症可伴见面色苍白、唇舌色淡、爪甲无华、头目眩晕、心悸怔忡、倦怠无力、脉细弱等。

3.血瘀凡邪毒人营、气滞或气虚无力行血、外伤血络等,均可引起血行阻滞,甚至阻塞不通的血瘀病变。在眼部常表现为痛有定处,疼痛剧烈,持续不解;或见血脉紫赤,迂曲充盈,或胬肉红赤肥厚,鹘眼凝睛,或生瘤积包块,以及眼内外的瘀血等。瘀血是病理产物,但可阻滞气血流行,所以它又是重要的致病因素。若大量瘀血积聚眼内,则见视力障碍;瘀血积于眶内,还可引起眼珠外突。若瘀血阻塞神水排泄通道,神水瘀滞,可致眼珠胀硬,头眼剧痛,视力骤降;瘀血堵塞眼底血管,就能引起眼底缺血或出血的病变,致使视力严重障碍。全身症可伴见舌质紫暗或有瘀斑,脉涩等。

(三)津液失调

津液滋润、濡养眼部,并维持眼珠圆润明澈。津液有所不调,则可引起眼部发病。津液失调,主要为如下三种:

1.津液亏虚津液亏虚,则目窍失养。在眼外,可致泪液减少,目中干涩不爽,白睛表面不莹润,黑睛暗淡失泽,甚至灰白混浊,眼珠转动涩滞不灵。在眼内,多致神水、神膏耗涩,不能涵养瞳神,导致视物昏朦,或目无所见。若津液亏耗太甚,还可引起目珠向眶内退陷。

2.水液停滞津液运行障碍,则停聚为水。在眼外,如脾失健运,或肾阳不足,水湿上泛于目,则胞睑浮肿;肺失宣降,水液滞留白睛,则白睛浮肿,甚至胀起如鱼瞟。在眼内,肺、脾、肾三脏所致水液停滞,俱能引起眼底水肿。黄斑水肿常与脾湿有关,视乳头及其附近视网膜水肿往往与肾水有关。若大量水液积聚于视网膜之下,还可导致视网膜脱离。

3.痰湿积聚痰由湿聚。水液停滞体内,遇寒邪凝聚或火热煎熬,则可变生为痰。和瘀血一样,痰既是病理产物,又为致病因素。痰壅胞睑,则胞生痰核。若痰郁生热、化火、动风,上壅目窍,则可暴发绿风内障。痰浊停滞眼内,可见黄斑或视网膜出现渗出。顽痰与瘀血搏结,可为跟底增殖性病变,亦可致眼珠突起,或发为眼部肿瘤。风痰攻冲眼带,还可见眼珠偏斜,转动受限,视一为二等。

三、经络功能失调

经络联系着眼与脏腑。十二经脉和奇经八脉是运行气血上注于目的主要通道。其功能失调在眼的病机中占有不可忽视的地位。体内外各种致病因素往往直接或间接地作用于经络,而导致眼病的发生和发展。前人对此论述不少,今结合临床择要叙述如下。

(一)经络失调经脉气血的盛衰及流行是否通利等,关系到眼病的发生与发展。外邪客于经脉,循经上犯于目,不仅可以引起眼部发病,而且还可随受邪经脉之不同,在眼部引起不同的病症。如《医宗金鉴·眼科心法要诀》指出:“外邪乘虚而人,入项属太阳,人面属阳明,入颊属少阳,各随其经之系,上头人脑中,而为患于目焉。”

(二)经筋失调经筋为病,主要引起胞睑开合与眼珠转动的障碍。如《灵枢·经筋》说:“经筋之病,寒则反折筋急,热则筋弛纵不收。”并具体指出:足阳明之筋,因寒而拘急,则胞睑不能闭合;因热而弛纵,则胞睑不能张开;足阳明与手太阳两筋拘急,则会引起口眼喎斜,眦部拘急,不能猝然视物等症。

[文献摘要]

《审视瑶函,内外二障论》:“跟乃五脏六腑之精华,上注于目而为明。如屋之有天窗也,皆从肝胆发源,内有脉道孔窍,上通于目,而为光明。如地中泉脉流通,一有瘀塞,则水不通矣。夫目属肝,肝主怒,怒则火动痰生,痰火阻隔肝胆脉道,则通光之窍遂蔽,是以二目昏朦,如烟如雾。目一昏花,愈生郁闷,故云久病生郁,久郁生病。今之治者,不达此理,俱执一偏之论,惟言肝肾之虚,止以补肝补肾之剂投之,其肝胆脉道之邪气,一得其补,愈盛愈蔽,至目日昏,药之无效,良由通光脉道之瘀塞耳。”

日期:2009年1月24日 - 来自[第四章 病因病机]栏目
循环ads

第二节 外治法

眼科外治法是运用具有祛风、清热、除湿、活血通络、祛瘀散结及退翳明目等各种不同作用的药物或手法,从外部直接施治于眼部的方法。在临床应用甚为广泛。常与内治法密切配合,外障眼病尤其如此。

外治法种类很多,除冷敷、热敷等纯物理疗法外,还有药物配合的外治法,如用眼药水、眼药粉点眼,眼药膏涂眼,药物熏洗、外敷等,还有用器械配合的外治法,如钩割、针拨、剧、熨烙等。现代中医眼科积极改进传统的外治法。

现将常用的外治法介绍如下:

一、点眼药法

本法是将药物直接点于眼部,多用以消红肿、去眵泪、止痛痒、除翳膜。适用于外障眼病及部分内障眼病。常用的有眼药水、眼药粉与眼药膏三种。

(一)滴眼药水将药物配成水剂应用。如患者为坐位,令头部稍微仰起,先在其下眼睑下方放置一块棉球;如患者为卧位,则令头微偏向患眼侧,先置棉球于小眦侧。令患者双目上视,医生用左手轻轻向下拉开下睑,右手持滴管或滴瓶,将药水滴人大眦角或白睛下方1—2滴。然后轻轻将上睑提起,并同时放松下睑,使药物充分均匀地分布于眼内,轻轻闭目数分钟即可。一般每日3—4次。遇急重眼病,次数可增加。

注意滴眼前要细心查对眼药瓶上的药名标签与所滴的眼别,滴管头部勿触及胞睑的皮肤与睫毛,以免污染滴管与药液;如滴人毒性药物,则滴后需用手指压迫睛明穴下方l一2分钟,以防药液通过泪窍流人鼻腔,引起中毒。

(二)点眼药粉将药物制成极为细腻的粉末后应用。用时以小玻璃棒头部沾湿生理盐水,再蘸药粉约半粒到一粒芝麻大小,医生用手指轻轻分开胞睑,一般将药物轻轻放置于大眦角处,令患者闭目,以有凉爽感为度。点毕,患者以手按鱼尾穴数次,以助气血流行,闭目数分钟后,渐渐放开。每日3次。注意一次用药不可太多,否则容易引起刺激而带来不适,甚至可致红肿刺痛等反应。同时注意玻璃棒头部要光滑,点时不能触及黑睛,尤其是黑睛生翳者,更应慎重。

(三)涂眼药膏将药物配成膏剂应用。现一般皆用软管药膏,用时将药膏挤出少许,置于胞睑皮肤患处或眼内白睛下方,轻轻拉提下睑后,令患者闭眼,用棉球轻轻按揉胞睑2—3分钟即可。如用玻璃棒取药,则当患者闭眼时,将玻璃棒横向徐徐自眦角方向抽出。每日3次或临睡前用一次。当抽出玻璃棒时,切勿于黑睛表面擦过,以防擦伤黑睛。

二、熏洗法

熏法是利用药液煮沸后的热气蒸腾上熏眼部;洗法是将煎剂滤清后淋洗患眼。一般多是先熏后洗,合称熏洗法。这种方法除由于药物的温热作用,使眼部气血流畅,能疏邪导滞外,尚可通过不同的药物,直接作用于眼部,达到疏通经络、退红消肿、收泪止痒等效果。

适用于胞睑红肿、羞明涩痛、眵泪较多的外障眼病。

临床上可根据不同病情选择适当的药物煎成药汁,也可将内服药渣再度水煎成熏洗剂。使用前,在煎药锅或盛药的器皿上放一盖板(硬纸板或薄木板均可)。盖上开一个洞,洞口大小与眼眶范围大小一样,双眼熏时可开两个相同的洞。药物煎成,用盖板覆盖在药锅或盛药的器皿口上,将患眼置于洞口熏之。如属胞睑疾患,闭目即可;如属眼珠上的疾患,则要频频瞬目,使药力达于病所。

洗眼时,可用消毒纱布或棉球渍水,不断淋洗眼部;亦可用消毒眼杯盛药液半杯,先俯首,使眼杯与眼窝缘紧紧相贴。然后仰首,并频频瞬目,进行眼浴。每日2—3次,每次1—2分钟。

熏眼煎剂蒸气温度不宜过高,以免烫伤,但也不宜过冷而失却治疗作用。洗剂必须过滤,以免药渣人眼。同时,一切器皿、纱布、棉球及手指必须消毒,尤其是黑睛有陷翳者,用洗法时更需慎重。

眼部有新鲜出血或患有恶疮者,忌用本法。

三、敷法

敷法分热敷、冷敷、药物敷三种。

(一)热敷热敷能疏通经络,宣通气血,有散瘀消肿止痛之功。适用于外障眼病伴有目赤肿痛者,亦可用于眼外伤24小时后的胞睑赤紫肿痛及较陈旧的白睛溢血、血灌瞳神者。

一般分湿热敷和干热敷两种。

湿热敷法:先用凡士林或抗生素眼膏涂于胞睑皮肤面上,呈薄薄一层,然后用消毒毛巾或纱布数层,放于沸水内浸湿,取出后拧干,候温度适中时,即置于胞睑上,时时更换以保持温热。每次20分钟,每日3次。注意不可太热,以免烫伤皮肤。

干热敷法:用热水袋或玻璃瓶装以热水,外裹薄毛巾,置于胞睑上即可。

脓成已局限的病灶和新出血的眼病,忌用此法。

(二)冷敷冷敷具有散热凉血、止血定痛之功。适用于胞睑外伤后24小时内的皮下出血肿胀,亦可用于眼部之赤肿痛甚者。一般用冷水毛巾或冰块橡皮袋敷之。

(三)药物敷法药物敷法是选用具有清热凉血、舒经活络、散瘀定痛、化痰软坚、收敛除湿、祛风止痒等各种作用不同的药物,直接敷于胞睑及其附近皮肤上的方法。适用于各种外障眼病。胞睑疾患与外伤用之为多。

敷药时先将药物研成细末,根据需要,选用水或茶水、蜜、人乳、姜汁、醋、胆汁、麻油、鸡蛋清、鸡蛋油等,将药末调成糊状,敷于胞睑之上,或敷于太阳穴、额部等处。如为新鲜带汁的药物,则洗净后捣烂,用纱布包后敷之,亦有用药物煎剂或盐水作湿热敷者。

如用干药粉调成糊状敷眼,则干了就再涂,以保持局部湿润为度。如为新鲜药物,则以做到清洁无变质、无刺激性、无毒性为要。药物敷眼还必须注意防止药物进入眼内,以免损伤眼珠。

四、冲洗法

(一)结膜囊冲洗法是用水或药液直接冲洗眼部的方法。冲洗的目的是除去结膜囊内的眼眵、异物或化学物质等,适用于眵泪较多的白睛疾患、结膜囊异物、手术前准备及眼化学伤的急救措施等。

方法:一般是用盛以生理盐水或药液的洗眼壶或吊瓶的胶管来冲洗。冲洗时,如患者取坐位,则令头稍向后仰,将受水器紧贴颊部;如患者取卧位,则令头稍偏向患眼侧,将受水器紧贴耳前皮肤,然后轻轻拉开胞睑,冲洗液渐渐由下睑皮肤移到眼内,并令患者睁眼及转动眼珠,以扩大冲洗范围。眼眵较多或结膜囊异物多者,应翻转上下胞睑,暴露上胞内面及上穹窿部结膜,彻底冲洗之。冲洗毕,用消毒纱布揩干眼外部,然后除去受水器。

冲洗时应注意,如为卧位冲洗,受水器一定要紧贴耳前皮肤,以免水液流入耳内,或预先于耳内塞一小棉球亦可。如一眼为传染性眼病,应先冲洗健眼,后冲洗患眼,并注意防止污染之冲洗液溅人健眼。

(二)泪道冲洗法是用水液冲洗泪道的方法。它多用来探测泪道是否畅通及清除结膜囊中积存的分泌物,适用于冷泪症及漏睛症患者,或作为眼内手术前的常规准备。

方法:用0.5%一1%地卡因溶液点眼2次,或用蘸有地卡因溶液的短棉签,夹在大眦头上下泪点之间。约2—3分钟后,令患者头向后仰,冲洗者以左手食指将下睑往下拉,固定于眼眶缘部,暴露下泪点。若泪点过小,可先用泪点扩张器扩张之。继而右手持装有5—10毫升生理盐水的注射器,将磨成钝头并弯成近直角的6号针头垂直插入下泪点约17—2毫米,然后向内转90。,呈水平位,沿泪小管缓慢向鼻侧推进,待进针3—5毫米时,缓缓注入冲洗液。若遇阻力,不可用力强行通过。

如泪道通畅者,冲洗液可从泪道流人鼻内,水从同侧鼻孔流出;如鼻汨管狭窄,冲洗时有一定的阻力,大部分冲洗液从上泪点返流,仅少量冲洗液通过,鼻孔流出水液呈滴状(图6—l②);如鼻泪管阻塞,则冲洗时阻力很大,鼻咽部无水,冲洗液主要从上泪点返流;若从泪小点返流出粘液脓性分泌物,则为漏睛症;如鼻咽部无水,冲洗液自原泪点或上泪点射出,或觉有坚韧的抵抗感,进水阻力很大,则可能为泪小管阻塞。

五、剧洗法

剧法是以锋针或表面粗糙之器物轻刺或轻刮患处的治法。剧后用水洗去毒血瘀血,故合称剧洗法。本法具有直接对病变处祛瘀消滞、散邪泄毒、疏通局部气血的作用。如器物经药物浸泡后用之(如乌贼骨浸泡于黄连水后),则药物能直接深达病变组织内部,起协同治疗作用。本法适用于胞睑内面有瘀积或有粗糙颗粒的疾患。如胞睑肿硬、椒疮、粟疮、胞肉胶凝、睑停瘀血等。

操作方法:先滴1%地卡因溶液作表面麻醉后,翻转胞睑,以消毒后之锋针(或注射针头)或特制的海螵蛸棒之类粗糙器物,于粗大颗粒或瘀积处,轻刺或轻轻来回刮之,以微微出血为度·。剧毕用生理盐水或消炎眼药水点眼冲洗瘀血。某些眼病可结合现代医学的自血疗法作用,用针刺两眦微有出血后不予冲洗,即以纱布盖眼。此法可2—3天施行一次。但要注意,如为白睛暴赤,眵多稠结,黑睛新翳者,不用此法。

六、钩割法

本法是以钩针挽起病变组织,用刀或铍针割除的治法。主要用于切除胬肉及其他眼部赘生物。钩割时必须避免损伤正常组织,尤其不能损伤黑睛。清晨空腹及过劳时不宜手术,以防晕倒。此法已被现代有关翼状胬肉单纯切除或切除后结膜办转移修补术等术式取代。

七、熨烙法

本法是以特制之烙器或火针熨烙患部的治法。常于钩割后继用火烙,其目的在于预防病变复发,且有止血作用。此法类似目前临床习用的热灼止血法。

八、其他外治法

(一)球结膜下注射

本法是将药物注射人结膜下的方法。它多用来治疗黑睛深层病变及其他眼内病变,起到滴剂较难达到目的的治疗作用。此外,还常用于手术前的麻醉。

方法:用0.5%一1%地卡因溶液作表面麻醉。注射时,患者的头应固定不动,注射者用一手的拇指或食指牵开下睑,另一手持盛有药液的注射器,嘱患者向上注视,充分暴露下方球结膜,

然后将注射针头(常用皮内针头)针孔向上,在角膜缘与穹窿部之间,使针头与角膜缘平行,避开血管,约呈45℃角,刺人球结膜下,勿刺伤巩膜(若为散大瞳孔药物,应尽量靠近角膜缘进针)。缓缓注人药液,一般用量为0.2—0.5毫升。如需在上方球结膜下注射者,则嘱患者向下注视,并牵拉上睑,方法同上。注射后闭目2—3分钟,再涂人抗生素眼膏,加眼垫包眼。

结膜下注射可多次反复进行,但注射部位需经常更换,以免造成粘连。对患眼有较多眼眵者,不可用此法。

(二)球后注射

本法是将药物注入眼球后部的方法。多用来治疗眼底病变,或用于内眼手术的麻醉。

方法:常规消毒患眼下睑及近下睑的眶缘皮肤。嘱患者眼球尽量向内上方注视,在眶下缘外、中l乃交界处,将盛有药液的注射器,用齿科5号针头(长约35—40毫米)垂直刺入皮肤(亦可从外下方穹窿部进针)约10—15毫米,然后将针尖倾斜向鼻上方,指向眶尖部,缓缓推进,深达25—30毫米,针尖恰好在肌椎内睫状神经节与球壁之间(当针进入肌椎时,有轻微抵触感),抽吸无回血后,即可缓缓注入药液,一般注射量为1.5—2.5毫升。出针后稍压针孔,并轻轻按摩眼球,促进药液迅速扩散。若出现眼球突出,转动受限,则为球后出血现象,应迅速以绷带加压包扎1—2天,并给用止血药。

日期:2009年1月24日 - 来自[第六章 治法概要]栏目

第二节 眼病的预防

预防即防患于未然,祖国医学早在《内经》中就提出了“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的预防思想。《千金要方·七窍病》列举了“生食五辛,接热饮食,热冶面食,饮酒不已,房室无节,……”等多项损目原因,告诫人们必须避免之。该书还有用小黑豆、胡麻等,有服以明目药物的预防方法。《太平圣惠方》有“食治眼痛诸方”的食疗防治方法,如用猪肝、葱白、鸡子煮服,以防治肝虚目暗等。《圣济总录·眼目门》强调养生之士,必须注意以下诸般:“或多热食、或嗜五辛,或喜怒不时,或房室不节,以至凌寒冒暑,外湿当风,哭泣不寐,凡过用目力,皆致疾病。”还有用掌心擦热温熨眼部以防治目暗的方法。《葆光道人眼科龙木集》在饮食、七情、视力卫生等诸方面,有简要论述:“凡人多食热物,或食五辛,喜怒无时,淫欲不节,冲寒冒暑,坐湿当风,恣意谊呼,狂情啼叫,长夜不寐,天日无闲或久处烟火,或博戏经时,拈掇多年,雕镌画绣,灯下细书,月中读书,皆能耗散精华,大能损目。

更有驰骋田猎,冒涉霜雪,向日延风,昼夜不息,。皆是损目之因。恣一时之快意,为目病之根源,所以疾生眼目,凡有养性之事,必须慎之,终身保息,自然无忧。”《审视瑶函·识病辨症详明金玉赋》进一步提出了“目之害者起于微,睛之损者由于渐,欲无其患,防制其微”的早期治疗思想。这些至理哲言,千百年来仍然指导着临床实践。现根据前人经验和当代实践,眼病的预防着重注意以下几方面。

一、饮食起居有常

饮食有规律,起居有常度,可以增强体质,提高机体抵抗力。饮食不可暴饮暴食,亦不可偏嗜,以免损伤脾胃。平素少食炙赙及膏粱厚味,以免蕴成脾胃湿热。若“饥饱伤胃,劳役伤脾,戊己既病,则生生自然之体,不能为生生自然之用,故致其病”(《原机启微·七情五贼劳役饥饱之病》)。已病后饮食之宜忌,须根据病情而定,不可乱开忌口谱。

起居有常,即指生活起居,工作学习,文体活动都要适当安排而有规律。不正常的活动,不适当的用眼,可使身心视觉受到损害。如久视则伤血,久卧则伤气,久坐则伤肉,久立则伤筋,起居失常,房室不节,可致耗血伤精,甚至造成内障,务当慎之。

二、避免时邪,调和情志

时邪即指四时不正之气。若侵犯机体,可致多种眼病,尤以外障眼病为多。避免时邪,须顺应四时,适其寒温,锻炼身体,或结合气功,以增强体质。如疠气广泛流行,一家之内,邻里之中,男女老幼迅速相染者,隔离病人、避免接触是预防的有效措施。对于工矿、机关、学校、幼儿园、托儿所等集体单位,可采用相应的预防性药物,如用千里光眼药水滴眼,薄荷、板蓝根、桑叶、银花等煎水内服,做到及早预防,以免广泛流行。

七情即喜、怒、忧、思、悲、恐、惊七种情志活动。(《银海精微·七情》)谓“喜伤心其气散,怒伤肝其气紧,忧伤肺其气聚,思伤脾其气结,悲伤心胞其气急,恐伤肾其气怯,惊伤胆其气乱”。七情过激,脏腑受伤,气机郁滞能引起眼疾。必须七情和畅,愉快乐观,方能百脉和畅,脏腑安和,眼疾少生或不生。已病之后,也不能因病而郁,加重病情。

三、讲究卫生,保护视力

加强卫生宣传教育,开展爱国卫生运动,是预防疾病、减少疾病的有效措施。个人要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如勤剪指甲,勤洗手,不用脏手帕擦眼,也不用别人的手帕、毛巾擦眼。与传染性眼病患者接触后,用肥皂水将手洗净。公共场所(理发店、浴池、旅馆等)要有严格的卫生管理制度,所用的脸盆、面巾、浴巾等要经常消毒。传染性眼病流行时,公共浴室、游泳场所要严加管理,甚至停止开放。医护用的检查器械、药品、敷料等要注意消毒,以免相互传染。

保护视力是眼科保健的主要方面,从小要养成良好的用眼习惯。如读书姿势要端正,距离读物保持30厘米远,乘车、卧床勿看书,照明亮度要适宜(过强则刺目,过暗则劳目),读1小时许,可闭目或远眺片刻,并每日配合按摩眼周穴位,以疏通经络气血,消除疲劳。

如有眼疲劳症状,应及时去医院诊治,切勿乱戴别人眼镜。

四、注意安全,防止外伤

眼外伤可以造成视力严重障碍,甚至完全失明,因此注意安全,防止外伤,是保护视力的关键性措施。平时要做好预防眼外伤的宣传教育工作,使广大群众了解眼外伤的基本预防知识。基层单位的医务人员要掌握眼外伤的防治知识,以便及时正确初步处理眼外伤病人。

各厂矿和农村,要根据不同工种,建立和健全各种规章制度,制订安全措施,定期检查落实情况,并要改进生产设备和增加防护措施。农民也要注意预防农业性眼外伤,学校的教师和家长要对小孩进行安全教育。一旦发生眼外伤,须及时去医院诊治。

日期:2009年1月24日 - 来自[第七章 眼病的护理与预防]栏目
循环ads

第二节 胞生痰核

本病是指胞睑内生核状硬结,逐渐长大,而又不红不痛的眼病,称为胞生痰核(《眼科易知》)。由于睑内核状硬结主要因痰湿阻结胞睑脉络而起,故得此名。本病又名疣病(《原机启微·血气不分混而遂结之病》)、睥生痰核(《证治准绳·杂病·七窍门》)、眼胞痰核(《医宗金鉴·外科心法要诀》)等。相当于西医学之霰粒肿。

[病因病机]

恣食炙赙,脾胃蕴热生痰,痰热相结,阻滞经络,致气血受阻。?昆结于睑内,逐渐隐起而发为本病。

[临床表现]

该病在临床上常见两种情况。

一、胞睑内隐起硬结,扪之很小,外观不显。渐长大后,可见睑内有局限性隆起,但皮色不变。此硬结扪之可活动而不与睑皮肤粘连,生长缓慢,有的长到一定程度则静止,也不溃破。一般为单发,也有多发者。好发于上胞,个别也可生于下睑较小型者,一般在睑内无显著改变,也无自觉症状。较大者,可见在睑内相对应之处呈青灰色或紫红色,眼睑可有重坠感。

二、睑内硬结生长迅速者,长到一定程度可在睑内自溃。溃后不易收口,且在溃口处生肉芽,长期不愈。患者有磨擦感或有隐痛。也有少数可从皮肤面穿破。

[诊断依据]

一、胞睑内长硬核较小,存在日久或渐长不消。

二、胞睑皮肤颜色正常,无压痛。

三、肿核与皮肤不粘连,推之移动。

四、睑内呈局限性紫红色或灰蓝色。

[鉴别诊断]

表8-1胞生痰核与针眼的鉴别

┌────┬────┬──────────────────┬──┬─────

│ 病名 │发病部位│主症                │病程│对白睛影响

├────┼────┼──────────────────┼──┼─────

│    │    │睑皮肤正常,可扪到核状硬结,与皮肤不│  │

│胞生痰核│ 睑深部│粘连,存在日久或渐长,若无感染者不化│缓 │无影响

│    │    │脓,睑里呈局限性紫红色或灰蓝色   │  │

├────┼────┼──────────────────┼──┼─────

│ 针眼 │ 靠睑弦│局限性红肿,掀痛,疖肿中心硬,与睑皮│  │发病近眦部者可

│    │    │肤粘连,化脓后头小,溃破后自愈   │急 │致眦部白睛水肿

└────┴────┴──────────────────┴──┴─────

表8—2胞生痰核与内针眼的鉴别

┌────┬────┬─────────┬───────┬──┬───

│ 病名 │睑皮肤 │睑内       │硬结     │病程│转归 

├────┼────┼─────────┼───────┼──┼───

│内针眼 │红肿较重│色红赤有黄色脓头 │较大而们之稍动│较短│脓溃肿消

├────┼────┼─────────┼───────┼──┼───

│胞生痰核│ 正常 │局限性青灰或紫红色│推之可移动  │缓慢│复受外邪,亦显红肿,但较内针眼轻

└────┴────┴─────────┴───────┴──┴────

此外,若发于老年人,且术后在原病灶区复发并迅速长大者,又须注意排除癌症。

[辨证论治]

肿核小型且静止者,可不作治疗,有的可以自消,不能自消者也无碍。若形态较大,影响外观,或有眼睑重坠感,或有溃破趋势者,当作治疗。自古以来多以手术为主,但也有不少单用药物治疗之记载。若用药物治疗可以消散者,则不必强求手术。这柙趋势,目前不论中医、西医,都有探讨。

一、内治

按中医辨证,该病可分二种证型,即无火症之痰湿阻结与有火症之火重于痰型。前者为常见证型,后者则为变证。

(一)痰湿阻结

[主证]较小型者无任何自觉症状,较大者可有眼睑重坠感。查局部,小型者望诊无异常,触诊可于胞睑中扪到坚硬而可推动、与皮肤不粘连的硬结。若渐长而较大者,除扪到圆形硬结外,相对应处睑皮肤可见隆起,或可见相对应的睑内呈青灰或紫红色,舌淡苔薄白,脉缓。

[证候分析]痰湿阻滞胞睑脉络,气血不能循常道畅行而瘀阻于胞睑内,气血凝结,逐渐隐起而成硬结。日久阻滞越重,硬结渐长大,有碍胞睑开合而感重坠。舌脉亦皆痰湿内蕴之征。

[治法]化痰散结。

[方药]化坚二陈丸加减。方中陈皮、半夏、白茯苓、生甘草为二陈汤,有燥湿化痰之功,白僵蚕软坚散结,黄连、荷叶清热兼祛湿,共奏化痰散结之功,现常改用汤剂。

(二)痰热阻结

[主证]胞睑胀痛而痒,眼有沙涩感或睑肿难睁。查局部,轻者胞睑皮色微红,重者红肿;睑内红赤或紫红,甚则溃脓,舌红苔黄白,脉滑数。

[证候分析]痰热相结,阻滞脉络,热邪偏重,郁久化火,或复受外邪,客于受阻脉络,致病情较重而显火热之象,胞睑红赤,重者红肿,睑内红赤,重则紫红。火灼津液也可酿脓。舌脉亦属痰热之征。

[治法]清热散结。

[方药]清胃汤加减。方中炒栀子、生石膏、黄连、连翘、黄芩、生甘草清热;炒枳壳、炒苏子、陈皮行气散结;归尾活血消滞散结;荆芥穗、防风助散郁火。诸药组方,具有清热祛痰、消滞散结的作用。

二、外治

(一)初起可局部按摩或作湿热敷,促其气血畅行,以利散结。

(二)生南星末加冰片少许,调糊频涂患处,以行气通络,化痰散结。

(三)痰核大者,宜手术治疗,现代多作霰粒肿切开刮除术。

手术方法:术眼按常规消毒,作表面麻醉及局部浸润麻醉后,用霰粒肿夹夹住肿核部位,翻转眼睑,暴露睑结膜。取与睑缘垂直方向,用尖刀在肿核中央切开,再用小刮匙将肿核囊内容物刮净。如囊壁较厚,则可剪除部分已软化的囊壁。术毕除去霰粒肿夹,压迫止血后,涂消炎眼膏,加眼垫包扎术眼,翌日换药即可除去眼垫。

注意事项:

1.若有红肿现象,须待红肿消除后再手术。

2.若已在睑结膜自溃而生肉芽者,先剪除肉芽后,按上法手术。

3.若肿核部位过于靠近眦部,不便翻转眼睑,或已在眼睑皮肤面自溃者,可从睑皮肤面作切口按上法手术,但切口宜稍大且必须与睑缘平行。术毕用“0”号丝线缝合两针。

4.切开时避免切断睑缘动脉弓,以免去除夹子后出血不止。若出现出血不止,压迫无效时,当作缝合止血加压包扎。

[转归预后]

较小者有的可以自消。较大者除影响外观及有轻度不适感外,一般无甚妨碍。经手术治疗后,预后亦良好。

[文献摘要]

一、《审视瑶函·睥生痰核症》:“此症乃睥外皮内,生颗如豆,坚而不咚。火重于痰者,其色红紫,乃痰因火滞而结。此生于上睥者多,屡有不治自愈。有恣辛辣热毒酒色断丧之人,久而变为瘿漏重疾者,治亦不同。若初起知劫治之法,则顷刻而平复矣”。

二、《原机启微·血气不分混而遂结之病》:“大抵血气如此,不欲相混,混则为阻。阻则成结。结则无所去还,故隐起于皮肤之中,遂为疣病。然各随经络而见。疣病自上眼睫而起者,乃手少阴心脉,足厥阴肝脉,血气混结而成也。初起时,但如豆许。血气衰者,遂止不复长。有久止而复长者。盛者则渐长,长而不已,如杯如盏,如碗如斗,皆自豆许致也。”

日期:2009年1月24日 - 来自[第八章 胞睑疾病]栏目

第二节 漏睛

本病是指大眦部常有涎水或脓汁自泪窍外漏为特征的眼病。又名目脓漏(《诸病源候论·目病诸候》)、漏睛脓出外障(《秘传眼科龙木论》)。相当于西医学之慢性泪囊炎现代医家认为,本病是一种常见病,成人或老年人最多,青年及儿童则较少,女性多于男性。有一眼独病者,也有两眼俱病者,但以一眼独病为多。多为椒疮的常见合并症之一,并有可能演变为漏佣疮。另外,邪毒长期伏于内眦,脓汁不尽,若行眼部手术或目珠外伤,尤其黑睛破损,皿邪毒乘隙而人,可继发凝脂翳、黄液上冲等严重变症。

[病因病机]

一、游风客热,停留泪窍,泪道不畅,泪液受灼,使变稠浊,满溢而出。

二、心经伏火,脾蕴湿热,流注经络,上攻泪窍,热伏日久,积聚成脓,浸渍于大眦之间。

三、心脾积热,复感风邪,内外合邪,壅塞络脉,搏结于大眦而成。

[临床表现]

大眦头皮色如常,或微红赤,或见睛明穴下方微有隆起,自觉隐涩不舒,但无痛感,不时泪下,眦头常湿,拭之又生,按之则粘浊脓汁自泪窍沁沁而出,病情缓慢,难以消除,冲洗泪道多有阻塞现象。

[诊断依据]

一、除流泪外,大眦角常有粘液或脓液积聚。

二、按压睛明穴下方部位,可见粘液或脓汁自泪窍溢出。

三、冲洗泪道,有粘液或脓液返流。

[鉴别诊断]

本病常表现为流泪,故应与冷泪症相鉴别。冷泪症按压内眦部无粘液或脓液流出,而本病在按压或冲冼泪道时有粘液或脓液自泪窍流出。

[辨证论治]

本病为邪深久伏所致的顽固眼病,辨证主要是以局部症状为主,结合参考全身情况。发病初期,脓汁量少清稀者,多为风热停留泪窍,以祛风清热为主;眦部红赤,脓稠粘浊者,多为心脾湿热上攻泪窍,以清热除湿为主;风热引动内火者,可参照二者施治。缠绵日久,常有清稀脓汁流出者,多正虚邪留,则应攻补兼施。同时要重视外治法,如用点眼剂、泪道,冲洗等方法。对日久不愈者,可考虑手术治疗。

一、内治

(一)风热停留

[主证]大眦头皮色如常,或睛明穴下方稍显隆起,按之不痛,但见有少量浊粘泪液自)泪窍溢出,或按之而出。自觉隐涩不舒,时而泪出,或时觉有涎水粘睛。

[证候分析]脏腑津液上注于目而为泪,现游风客热伏于大眦,泪液受灼,渐变稠浊,积久则满,故见睛明穴下方稍显隆起,浊液自泪窍沁沁而出。泪窍闭塞,故常自泪流。稠浊粘液外溢,泪自常流,目窍不洁,故时觉涎水粘睛,隐涩不舒。内热不盛,故大眦皮色如常,按之不痛。

[治法]疏风清热。

[方药]白薇丸加蒲公英。方中防风、羌活、白蒺藜祛风散邪;白薇、蒲公英清热解毒;石榴皮收敛止泪。全方祛风清热,但清热之力较弱。若热势偏盛,可加入银花、连翘。如眦部稍有隆起,压之不痛,头昏眼花,腰膝酸软者,为肝肾不足之象,可加人菊花、枸杞子、补骨脂等。

(二)心脾湿热

[主证]大眦头微红,稠粘脓液常自泪窍溢出,浸渍睑眦,拭之又生,尿赤,苔黄腻。

[证候分析]大眦属心,胞睑属脾。今心有伏火,脾有湿热,流注经络,上攻睑眦,故大眦头微红,闭塞泪窍,积聚成脓,满溢而出,故稠粘脓液常白泪窍流出,浸渍睑眦,拭之又生。心火移热于小肠,脾经湿热上蒸,故尿赤,苔黄腻。

[治法]清心利湿。

[方药]竹叶泻经汤加减。方中竹叶、黄连清心火;大黄、栀子、黄芩、升麻清脾泻热;泽泻、车前子助竹叶清热利湿。茯苓、甘草配升麻理脾渗湿,用柴胡、决明子以加强清火之力,羌活能除膀胱经之风湿,赤芍祛瘀滞,全方总以泻积热、祛湿滞为主。如脓多稠粘,则可去羌活,选加天花粉、漏芦、乳香、没药,以加强清热排脓、祛瘀消滞的作用。大便不硬,实热不盛者,亦可用蜜剂解毒丸缓调之。

(三)正虚邪恋

[主证]漏睛日久,大眦头不红不肿,按之不痛,唯清稀浊液自泪窍沁沁而出,绵绵不已、头晕乏力,苔薄脉细弱。

[证候分析]邪热伏于大眦,闭塞泪窍,灼熬泪液而成漏睛。缠绵不愈则耗伤正气,不能托毒外出。热毒留恋不清,故大眦头不红不肿,按之不痛,唯清稀浊液自泪窍沁沁而出,绵绵不已,正气亏损,故头晕乏力,苔薄脉细弱。

[治法]扶正托毒。

[方药]治风黄芪汤加减。方中黄芪、人参补正气,托毒外出,地骨皮、知母、大黄清泻热毒,防风祛风邪,茯苓、远志祛湿化浊。全方扶正托毒,但偏于气弱于血,如兼面色无华,舌质淡,可加人当归养血活血。

二、外治

(一)外用八宝眼药点眼,每日3次。

(二)用黄连水或抗生素类药液冲洗泪道,每日一次,以清热排脓。经泪道冲洗和药物治疗,脓性分泌物已消失一段时间后,可试行泪道探通术,探通时必须小心,力戒粗暴,以防损伤泪窍,形成假道,若探通数次无效者,即不必继续。

(三)漏睛久不治者可考虑手术,根据情况选用泪囊摘除术、泪囊鼻腔吻合术或泪小管手术。

三、针灸疗法

针刺少泽、迎香、临泣、后溪、阳谷。

[预防调摄]

一、对椒疮重症、鼻鼽或流泪症患者,应及时治疗,防止并发漏睛,并注意检查是否已患本病,以便早期治疗。

二、凡施行眼部手术前,均应排除本病,以免威胁目珠安全。若患有本病者,必须适当治疗后,方可手术。

三、本病治疗时间较长,必须坚持经常用药。在点外用药前,先必须按压内眦部,将浊液排净后用药效果方好。

四、忌食辛辣炙赙等食物,以防脾胃积热,突发漏睛疮。

[文献摘要]

一、《太平圣惠方·治眼脓漏诸方》云:“夫目是肝之外候,上液之道,风热客于睑眦之间,热搏于血液,令眦内结聚,津液乘之下上,故成脓血,汁不尽谓脓漏,俗呼为漏睛是也。”

二、《世医得效方·眼科》“漏睛脓出”项下云:“眦头结聚生疮,流出脓汁,或如涎水,粘睛上下,不痛仍无翳膜,此因心气不宁,并风热停留在睑中,宜服白薇丸”。

三、《原机启微·热积必溃之病》:“积者、重叠不解之貌。热为阳,阳平为常,阳淫为邪。常邪则行,邪行则病易见,易见则易治。……深邪则不行,不行则伏,因伏而又伏日渐月聚,势不得不为积也。积也久,久积必溃,溃始病见,病见则难治。难治者,非不治也。为邪积久,比溃已深。何则溃犹败也。知败者,庶可以救。其病隐涩不自在,稍觉眨躁,视物微昏,内眦穴开窍如针目,按之则沁沁脓出,有两目俱病者,有一目独病者。目属肝,内眦属膀胱,此盖一经积邪之所致也,故曰热积必溃之病,又曰漏睛眼是也,竹叶泻经汤主之。大便不硬者,减大黄为用,蜜剂解毒丸主之。不然,药误病久,终为枯害。”

四、《秘传眼科龙木论·漏睛脓出外障》云:“此眼初患之时,微有头旋昏闷,四体如劳,五脏多积,风气壅毒,致今疮出于眼中,或流清涎,皆是脑无所作,虽然不痛,渐加昏暗,切宜补治,服治风黄芪汤即瘥。”

日期:2009年1月24日 - 来自[第九章 两眦疾病]栏目
循环ads

第二节 天行赤眼

本病白睛暴发红赤,眵多粘结,常累及双眼,能迅速传染并引起广泛流行。故称天行赤眼。又名天行赤热、天行暴赤。俗称红眼病。本病见于《银海精微》。该书对本病病因及其传染流行等均有描述。多于夏秋之季发病,患者常有传染病接触史。本病与西医学之急性传染性结膜炎相似。

[病因病机]

外感疫疠之气所致,或兼肺胃积热,内外合邪交攻于目而发。

[临床表现]

本病发病迅速,患眼白睛红赤,或见白睛溢血成点成片,涩痒交作,怕热羞明,眵多胶结,多双眼或先后发病。

[诊断依据]

一、白睛红赤,或见白睛溢血呈点、呈片,胞睑红肿,黑睛可见星翳。耳前或颌下可扪及肿核。

二、眼沙涩,灼痛,畏光流泪,甚者热泪如汤,或眵清稀。

三、起病迅速,邻里相传,易成流行。

[鉴别诊断]

本病应与天行赤眼、瞳神紧小、绿风内障相鉴别。

[辨证论治]

本病系感受疫疠之气所致,处在流行区内都看染病的可能。因为“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故对本病辨证应注意到病邪与正气的关系。如感邪轻而正气强,则发病轻而易愈,否则病情较重。若日久不愈,每易并发黑睛星翳。

一、内治

(一)初感疠气

[主证]病初起,眼局部症状俱悉,但不严重,全身症状多不明显。

[证候分析]因患者内热不重,外邪初感,故局部之病变较明显,而全身脉症尚无明显异常。

[治法]疏风散邪,兼以清热。

[方药]疏风散热饮子加减。方中用防风、羌活、牛蒡子、薄荷以疏风散邪;连翘、栀子、甘草以清热解毒;因疫毒壅滞脉络,故用大黄、赤芍、川芎以凉血活血。

(二)肺胃积热

[主证]患眼灼热疼痛,胞睑红肿,白睛赤丝鲜红满布,眵泪粘稠,兼有头痛烦躁,或便秘溲赤,苔黄脉数。

[证候分析]因患者肺胃素有积热,复感疫疠之气,内外合邪,故局部症状较重,胞睑红肿,白睛赤丝鲜红满布,眵泪粘稠等。头痛、烦躁、便秘溲赤、脉数苔黄等全身症,皆为里热实证的表现。

[治法]清热泻火,解毒散邪。

[方药]泻肺饮加减。方见暴风客热节。

(三)疫热伤络

[主证]眼部症状除同上述外,尚见白睛或睑内有点状或片状之溢血。

[治法]清热凉血,解毒散邪。

[方药]泻肺饮去羌活,加地黄、牡丹皮、紫草。

二、外治同暴风客热。

三、针刺疗法同暴风客热。

[预防调摄]

本病因具有较强的传染性,容易造成广泛流行。其传染方式多是由患眼眵泪直接或间接带人健康人眼内引起,故应强调预防。

一、流行季节,健康人可常用治疗本病的眼药水滴眼,保持眼部卫生。也可用菊花、夏枯草、桑叶等煎水代茶饮。

二、应注意隔离,避免患者到公共场所,尤应禁止到游泳池游泳,以免引起传播流行。

三、患者的手帕、洗脸用具、枕套以及儿童玩具等均需隔离与消毒。

四、医护人员接触过患眼的手和医疗器械,以及污物等均需严加消毒处理。

五、本病禁忌包眼。因包眼可使热毒更盛,从而加重病情。

日期:2009年1月24日 - 来自[第十章 白睛疾病]栏目
共 44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