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名著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读名著 品中医——《镜花缘》之祛暑良方

 《镜花缘》是继《红楼梦》之后出现的一部比较优秀的古典小说,作者李汝珍花费了将近30年的心血创作出来,经过多次披删,三易其稿始成,成书于1820年稍前,正是清朝康乾盛世的末期,清王朝正由盛而衰的阶段。和其他清代的创作者相似,李汝珍也喜欢在自己的书中应用中医中药的描写来衬托人物,毕竟,生老病死人所难免,也由于古代儒生一般都是熟读医书,所谓“是为大儒乃大医也”,所以,作者对于中医药的应用都是得心应手。《镜花缘》一书论及中医内容较为全面,内外妇儿诸科内容无一不有,所以在书中多次提到各种方剂,涉及的病症包括:中暑、痢疾、跌打损伤、胎漏(先兆流产)、饱胀、痘疹、小儿惊风、便血等。最精彩的是第77回“斗百草全除旧套 对群花别出心裁”,群芳以中药名相对,对答如流,对仗工整,同时又遍数百草,让人受益匪浅。
  多九公,姓多,排行第九,因为年长,人称“多九公”,倒把真名字忘了。“幼年也曾入学,因不得中,弃了书本,做些海船生意……为人老诚,满腹才学。”在古代,一般的儒生都读医书,因此,儒生多多少少都懂医术,加上多九公常年在海上航行,岐黄之术对于他来说更加重要,因此,九公不仅懂医而且经常有药物随身携带,遇到有人在海上发病就可以“排忧解难”了。书中第27回“观奇行路过翼民郡  谈异相道出豕喙乡”一节中,唐敖见多九公一味街心土救了中暑的水手,不禁心中佩服,同时由于出门日久,感受暑气,身体稍有不适,以为自己也是中暑,就向九公求药,九公说“唐兄不过偶尔受些暑气,只消嗅些‘平安散’就好了。”取出药瓶,唐敖闻过药末,打了几个喷嚏,果然神清气爽。九公说这药的组成是“西牛黄四分、冰片六分、麝香六分、蟾酥一钱,火硝三钱、滑石四钱、煅石膏二两、大赤金箔四十张”,这些药物都是辛凉走散的药物,著名的“温病三宝”中的安宫牛黄丸中的配方中也有很多类似的药物,对于热性病都有重要作用。与《三国演义》中提到的诸葛亮为治军中暑痧而配制的“武侯行军散”的药物组成更是基本上一样,只是后者多了朱砂和珍珠,按照九公的说法是“恐它污衣,改为白色”,基本上可以看出“平安散”就是“武侯行军散”,“专治夏月受暑,头目昏晕,或不省人事,或患痧腹痛,吹入鼻中,立时起死回生。”这个“吹入鼻中”也是一种特殊的给药方法,在现在临床比较少用,因为可以使用胃管进行灌药等,但是在一些危急重证的抢救中有时仍会使用到,像用烙铁淬醋来催醒,还有通关散吹鼻开下焦等,都是吹药法的重要运用。对于吹药应该是有一定的原理的,因为鼻黏膜中,血管较为丰富,药物通过黏膜吸收,迅速入血,要比通过消化道吸收快,尤其是对于由于中暑而牙关紧闭不能进食服药的病人,可以运用吹药法。这个行军散一直到现在仍然是平常人家必备的重要药物,在暑湿较盛的地区,甚至连小孩都知道不舒服的时候吃些行军散,可见此方对后世的影响。
  长途旅行不仅容易伤风感冒,中暑伤湿,吃错了东西拉肚子也是很常见的。拉肚子就是腹泻,在西医来讲一般有两种原因,一是消化不良还有就是细菌、原虫或者病毒感染。从中医来讲,多见于泄泻,但是也有外感内伤的区别,亦可见于痢疾。书中第27回中讲到唐敖在巫咸国患痢疾,多九公给了他几服药就痊愈了。唐敖惊讶于九公医术的高明,极力劝说他将药方献出“使天下人皆免此患”。多九公也就将药方说出:“苍术(米泔水浸陈土炒焦)三两、杏仁(去皮尖、去油)、羌活(炒)二两、川乌(去皮,面包煨透)一两五钱、生大黄(炒)一两、熟大黄(炒)一两、生甘草一两五钱……赤痢用灯心三十寸,煎浓汤调服;白痢,生姜三片,煎浓汤调服;赤白痢,灯心三十寸,生姜三片,煎浓汤调服;水泻,米汤调服。”从他的方子看倒是一服寒温并用,解表燥湿的方子,同时考虑了引起泄泻的不同原因采用了不同的加减。这也是中医汤药的好处,汤药不仅药效峻猛,所谓“汤者,荡也。”而且可以随证加减,也就是根据不同的病人,不同的发病原因,甚至是同一病人的不同阶段所出现的不同证候或症状进行加减药味和剂量,从而使药物达到最佳配伍,药效达到最好的发挥。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来自[中医文化]栏目
循环ads

读名著品中医——从刘姥姥腹泻说起

    一代文学大师曹雪芹不仅精通文学,他在其文学名著《红楼梦》中塑造了一个个形象鲜明生动的人物,而且还精通医学,书中描写刘姥姥暴饮暴食后腹泻就颇为生动。
  刘姥姥曾多次进大观园。由于她朴实、开朗、幽默,很受贾府上下的欢迎。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遇上贾府摆酒,两宴大观园,她也应请参加了。宴会后,去逛大观园。鸳鸯带着刘姥姥逛至省亲别墅的牌坊底下,姥姥认为是大庙便趴下磕头。使众人笑弯了腰,众人问她这是什么庙,她说是“玉皇宝殿”。众人笑得拍手打掌,还要拿她取笑时,刘姥姥只觉得肚里一阵乱响,忙拉着一个丫头,要了两张草纸就解裙子。众人又是笑,又忙喝住她,说这里使不得!忙命一个婆子带了东北角上去了。那婆子指给她地方,便乐得走开去歇息。那刘姥姥因多喝了些酒,吃了许多油腻饮食发渴,又多喝了几碗茶,不免腹泻起来,蹲了半日方完。出得厕来,被冷风一吹,且加上蹲了半天,忽一起身,只觉眼花头晕,定了定神,却已辨不出路径,信步走去,竟然走到怡红院,见到里面有床,便身不由己地躺到床上鼾睡去了。
  刘姥姥的腹泻主要是由于饮食不当引起。腹泻的原因很多,有由致病微生物引起的,病情较重,多有发热,不能自愈;有由于肠变反应引起的,如吃了虾、菠萝等出现腹泻,这种腹泻多无腹痛;有的由于结肠功能紊乱所引起,病程较长,伴有阵发性肠绞痛。这些腹泻与刘姥姥病情和病史不符,刘姥姥的腹泻显然是暴饮暴食而引起的,禁食后可自行停止。
  刘姥姥生活在农村,平时多吃粗茶淡饭。她参加大观园宴会,一下子吃了不少油腻、不易消化的菜肴,还吃了藕粉桂花蛋糕,松瓤鹅蛋卷及螃蟹馅的饺子。这些食物不但含高蛋白、油腻、不易消化,如果不新鲜,还有污染致病菌的可能,都可引起腹泻。刘姥姥的腹泻不那么严重,只要禁食一二天,便可恢复健康。如果是现在,只要用些抗感染药,如黄连素、磺胺类药、氟呱酸等抗生素,加上帮助消化制剂就能很快治愈。如果腹泻频繁,量多,应予注射补液。刘姥姥的腹泻告诉人们,为了身体的健康,切勿暴饮暴食,否则不但无益而且有害。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来自[中医文化]栏目

读名著 品中医——《儒林外史》之鲁编修痰郁互结

    鲁编修,一个贫困潦倒的“穷翰林”。明清时代,进士尤以能进入翰林院为荣,这是因为进入翰林院也许就是飞黄腾达的开始,自明英宗时起就有“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的说法,所以读书人无不以中进士,进翰林院为奋斗目标。但是,翰林虽然令人羡慕,也似乎是前程无量,但在飞黄腾达之前却也只是个冷寂的京官,是个没有油水可捞的清水衙门,翰林们也只是每日编编书,写写文章,所以,鲁编修自称是“穷翰林”也不是偶然的。正如他自己所说:“做穷翰林的人,只望着几回差事。现今肥美的差,都被别人钻谋去了。白白坐在京里,赔钱度日。”虽然很想出去捞一把,但是因为没有后台没有门路,美差已经被人钻谋去了,他也就只能干等,终日里结交些文人墨客发发牢骚。
  鲁编修是通过科举进入仕途的,所以他希望自己后继有人,但是,可惜的是他只有一个女儿,所以从小就把女儿当儿子教,希望可以寄托一点自己的希望。但是女儿家终究是不能参加科举不能入世的,虽然鲁小姐学问了得,只可惜不是男儿身,不然“几十个进士、状元都中来了”。既然女儿不能去考试,就希望能招个好女婿,替自己了了这份心愿。于是找了个所谓的“名人之后”的蘧公孙,“料想公孙举业已成,不日就是个少年进士”,没想到这蘧少爷却是个“雅人”,对于科举这等“俗事”并不为意,不仅小姐伤心,连鲁编修也深感后继无人。“编修公因女婿不肯做举业,心里着气,商量要娶一个如君,早养出一个儿子来叫他读书,接进士的书香。”夫人因他年纪大了,劝他不要,他就更生气,结果“跌了一跤,半身麻木,口眼有些歪斜。”这是中医所说的中风,西医学名叫脑血管意外,但是一般也称为中风。陈和甫给鲁编修切了脉道:“老先生这脉息,右寸略见弦滑,肺为气之主,滑为痰之征。总是老先生身在江湖,心悬魏阙,故尔忧愁抑郁,现出此症。”陈和甫对脉象的分析是正确的,但是对病因的分析只是看到了皮毛,只知道鲁编修是“忧愁抑郁”,却不知他所忧之事并非庙堂之事,而是自己后继无人,导致的痰郁互结。原以为自己选了个好女婿,谁知这女婿竟然不做举业,不免伤心气愤。本身编修老爷已经年老体弱,怎禁得这般恼怒着急,于是生出病来。更有陈和甫所说的“近日医家嫌半夏燥,一遇痰证,就改用贝母;不知用贝母疗湿痰,反为不美。”这是因为贝母是用治燥痰的药物,燥痰要润,所以贝母本身偏于和缓柔润,对于黏腻的湿痰是火上浇油,所以说“反为不美”。对于老编修陈和甫自有妙方,老先生此症,当用四君子,加入二陈,饭前温服。……这病就退了。”肾是人的根本,所谓“肾为先天之本”,如果肾出了问题,必然影响全身,再加上老先生这个问题就是由于年老体弱,肾虚气不化津而成痰,再加上忧愁抑郁,耗劫真阴,导致痰郁互结。陈和甫辨证对了,当然就是药到病除了。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来自[中医文化]栏目
循环ads

读名著品中医——《水浒传》中的蒙汗药

     中国的四大名著各有其特点,《红楼梦》的才子佳人,《三国演义》的文臣武将,《西游记》的妖魔鬼怪,《水浒传》的草莽英雄都让几百年来的读者着迷。才子佳人心嫩身娇,文臣武将忧国忧民,因此,在《红楼梦》和《三国演义》中描述的疾病大部分是内伤疾病或者是刀伤,而《水浒传》中的梁山好汉们也用中药,只是,他们并不是用来治病救人。
  在第十五回“杨志押送金银担,吴用智取生辰纲”中,吴用、晁盖等人将蒙汗药放入白胜的酒桶中。在黄泥岗上,又热又渴的押送生辰纲的官兵们实在是抵不住酒香的诱惑,就连小心谨慎的青面兽杨志也喝了半瓢,当看见他的小喽罗们一个个头重脚轻,呼呼大睡,杨志只得心中暗暗叫苦,可惜他的药力已经发作,软了身体,挣扎不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北京大名府梁中书送给他老丈人蔡太师价值十万贯的寿礼成了梁山好汉们的囊中之物,兵不血刃地结束战斗,开庆功宴去了。
  在第二十六回“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中,武松因为哥哥武大郎报仇,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被发配孟州充军,来到十字坡的一家酒馆打尖儿,老板娘正是母夜叉孙二娘。武松对这家酒店早有耳闻,知道这是一家黑店,于是格外谨慎,还故意找茬,戏弄孙二娘,气得这孙二娘也顾不得她家相公的千叮咛万嘱咐,一生气,在酒中下了药,一壶酒上来,两个衙役乖乖倒下,不省人事,幸亏武松机灵,乘孙二娘不注意,把酒泼了,要不然,这三人早已成为十字坡上过往行人盘中的人肉包子了。那么,到底是什么那么厉害,让这些身怀武艺的人那么快地昏迷不醒呢?当然《水浒传》中说得很清楚,就是蒙汗药。这个药,也和中医学大有关系。
  在古代医书中是没有“蒙汗药”这三个字的,但是确有一些单味药物或者复方方剂有麻醉作用。从一些古籍的记载中也可以知道,用于麻醉的药物主要成分是曼陀罗。曼陀罗又名洋金茄花、山茄子,为一年生草木植物,产于我国西南各省,夏秋间开花,花紫色或白色,有漏斗形三合瓣花冠,边缘五裂,果实为卵圆形,有不等长尖刺,熟时四瓣裂开。叶、花和种子含茛菪碱、东茛菪碱等成分,具有麻醉、镇痛作用。现用曼陀罗制成的洋金花制剂,多用于手术麻醉。用曼陀罗制成蒙汗药,是何人何时发明,并不知晓。但古书中有关此药的记载颇多。如宋代司马光在《涑水记闻》中载:“五溪蛮汉,杜杞诱出之,饮以曼陀罗酒,昏醉,尽杀之。”对其制法,明人魏滩在《岭南琐记》及清人吴其濬在《植物名实图考》中都有同样记载:“用风茄为末,投酒中,饮之,即睡去,须酒气尽以寤。”
  历代医书中也有不少关于用曼陀罗麻醉并进行治疗的记载。宋代窦材《扁鹊心书》记载了内服麻醉药方“睡圣散”,书中写道:“人难忍艾火灸痛,服此即昏睡,不知痛,亦不伤人。此方由山茄花(曼陀罗)、火麻花共研为末,每服三钱,一服后即昏睡。”元代外科医家危亦林的《世医得效方》记载用“草乌散”作整骨麻醉,书中写道:“服后若麻不得,可加曼陀罗花及草乌五钱,用好酒少些与服。”该书也记载了很多外科手术治疗的病案,其中提到在战场上送下来的伤员中,有人肚皮划破,肠子流出,经过救治,将肠子送回腹中并缝合对齐,病人痊愈康复,这在现在也应该是一个急诊大手术,可见当时的外科技术已达到相当的高度,而麻醉药在当时也已经有了相当的发展。
  从这些记载推测,本来医生使用的麻醉药,流入坊间,被拿去用作蒙汗药,就没什么奇怪了。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来自[中医文化]栏目

读名著品中医——《红楼梦》中的情志病(三)

 

□ 李姝淳 广东省中医院名医工作室

  惜妙玉,青灯古殿负春光
  妙玉,大观园栊翠庵的尼姑,出身世家,“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因自幼多病,自入空门带发修行,虽身在佛门,终究正值妙龄,对于凡尘中的种种,也是“云空未必空”。
  心高气傲的妙玉带发修行,虽因命中注定“衣食起居不宜回乡”,只能暂时寄身于庵中,并非真的看破红尘,断绝俗念,一心向佛。情丝一缕一直暗系着她惟一能见到的男性———宝玉,这从她在宝玉面前矫情的做作和处处表白自己与众不同就可看出。而她心中这种对凡尘中事务的“云空未必空”的压抑也在一次与宝玉的偶遇中释放出来。当日,妙玉在潇湘馆外遇到宝玉,两人的谈话虽然是琴棋书画之类的高雅之物,而妙玉心中却未必能平静如斯。所以,晚上参禅时才会走火入魔。
  当她病发当天的白天见到宝玉时,两人的情态语言已见暧昧,晚上坐禅时又“听见房上两个猫儿一递一声厮叫”凡心已动,“忽想起日间宝玉之言,不觉一阵心跳耳热……仍到禅床上坐了,怎奈神不守舍,一时如万马奔腾……”“只见妙玉两手撒开,口中流沫。急叫醒时,只见眼睛直竖,两颧鲜红”,妙玉已走火入魔。这从中医的角度讲属神魂的病变,原因就在于妙玉久抑的凡心萌动致使相火妄动———从其耳热、两颧鲜红的外证可见。相火妄动则引动心火,心神被扰则难于统摄魂魄。《灵枢·本神》曰:“随神往来者谓之魂。”《类经》注曰:“魂之为言,如梦寐恍惚,变幻游行之境,皆是也。”终至神魂不藏、不安于舍而出现诸多幻觉:“觉得禅床便恍荡起来,身子已不在。便有许多王孙公子要求娶他……一回儿又有盗贼劫他去持刀执棍的逼勒,只得哭喊求救”,所以那大夫开出降伏心火的药,吃了一剂,心火降则神魂略定,故稍稍平复了些,但是,终究是凡心未灭,所以“病虽略好,神思未复,终有恍惚”。其实,佛门中人思凡,本已难解,更何况妙玉这般性灵乖巧的女儿家。只是妙玉父母双亡,又陷身尼庵,无人做主,平素只得将个人的情感欲望深藏着,但心中却有着“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的情感压抑,满心的积虑无处排遣,被压抑的情思一旦找到宣泄口,神魂难定而终至走火入魔。也许“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才是妙玉的真性情吧。
  叹凤姐,机关算尽太聪明
  王熙凤,贾琏之妻,贾府的主事人。虽然贾府还有邢、王两位夫人,王熙凤只是贾家的孙媳妇,但因为她是“脂粉队里的英雄”,办事能力强,“粉面含春威不露,朱唇未启笑先闻”,压得住那些刁奴泼妇,虽然是小辈,却也大权在握。金陵十二钗中有五位是青春夭亡的,凤姐是死得最凄凉的一个。宝玉的病是急出来的,凤姐的病则是气出来的,操劳出来的。凤姐生性要强,事无巨细,一定要自己经手,得罪了不少人。虽然大权在握,但是在这样一个大家族中,自己的辈份并不高,管得住奴才管不了主子,最后连自己的婆婆也得罪了,当然也受了不少气,结果也和秦可卿一样,肝郁气滞血瘀,连已经怀上的孩子也小产了,并由此落下病根,漏下不止,“谁知凤姐禀赋气血不足,兼年幼不知保养,平生争强斗智,心力更亏,故虽系小月,竞着实亏虚下来,一月之后,复添了下红之症”。
  凤姐逞强,又不知保养,加上经常受气生气,肝气必郁,肝气一郁,必然出现月经不调,或经闭,或漏下不止,结果从那时起,凤姐就落下了漏下的病根,也就是鸳鸯所说的“血山崩”。在中医属血证范畴,这血是由水谷精微化生而来,营养物质的流失是对身体最大的伤害,再强壮的人也经不住长期出血,更何况是一个劳心劳力的年轻女人呢?于是,日复一日地消瘦下去,加上贾府日渐败落,“忽啦啦似大厦倾”,树倒猕猴散,凤姐已经回天乏力,加上自己之前所做的那些仗势欺人的坏事被人告发,心力交瘁的凤姐终于撒手而去,“琏二奶奶没有住嘴说些胡话,要船要轿的,说到金陵归入册子去”,虽然有玄幻成分,但是我们还是可以看出,凤姐的病根依然是在肝郁气滞上。争强好胜的凤姐到最后也是“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来自[中医文化]栏目
循环ads

名医名著 灿然可观——徐春甫及其代表作《古今医统大全》

□ 余瀛鳌  杨盛名 中国中医科学院

  明代中后期,新安郡祁门医学大家徐春甫(1520—1596年),字汝元,号思鹤,又号东皋。其医学活动,主要在嘉靖、隆庆、万历年间。青少年时期,徐氏泛读儒学经典,后因多病,在京师(北京)拜新安名医、太医院吏目汪宦(字子良)为师。汪氏嘱其攻习《内经》,兼学历代名医著述,由是医术精进。徐氏长于临床各科,后亦受聘为太医院吏目。他在学医期间,有条件博览群书,编撰巨著。于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撰成《古今医统大全》(或名《古今医统》,简称《医统》),并于次年丁巳(1557年)由古吴陈长卿刊行于世。其后清代及现代刊本,则在陈长卿刊本的基础上,兼取明朝隆庆四年庚午(1570年)刊本之残卷互为辨析、补充,复参照东洋(即日本)明历三年(1657年)所翻刻我国金陵唐氏本,予以点校整理梓行。全书卷帙浩繁,共一百卷,近320万字。建国后,安徽科技出版社出版了一套《新安医籍丛刊》(余瀛鳌、王乐匋、李济仁等主编。其中《古今医统大全》整理、点校本,刊行于1995年)。该丛刊的“总序”称:“徐春甫《古今医统大全》,系辑录历代医著及经史百家有关医药文献编成。包括基础、临床医学、针灸、药物、验方、养生等多方面内容,为个人所编综合性医籍中之巨著。”近10年来,又先后编纂、刊行了《古今医统大全》“精华本”(见科学出版社1998年《历代中医名著精华丛书》,此“精华本”将《医统大全》全书精选,压缩一半以上篇幅)和《古今医统大全集要》本(见2007年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刊行的《中医古籍新点,新校、新参考系列》丛书,此《医统大全集要》本,只是收集整理该书中有关方药的临床应用,故此“集要”本的字数约50万字),这就说明在我国中医药古籍中,《古今医统大全》已为越来越多的读者所重视。
  徐春甫之所以起此书名,他在书前的“自序”中说:“余不自惭愚陋,以平素按《内经》治验、诸子折衷及搜求历世圣贤之书,合群书而不逸,析诸方而不紊。舍非取是,类聚条分,共厘百卷,目曰《古今医统》。”说明他编撰此书对自己提出了高标准、严要求。而该书许国书(国子监祭酒)序言称:徐氏此编除参阅古今各家医籍外,“旁及经史。国典、诸杂家言,凡二百七十余家,二百八十余部” 。赵志皋(翰林院编修)在该书序言还交待了徐氏编撰《医统大全》的思路与方法。他说:“……(徐氏)参异同之说,祛乖戾之见,参之实识,验乎经效。未尽厥理者,则衍之以会其通;隐僻不断者,则伸之以见其旨。使议论有源,治疗有法……。”说明此书不是一部以单纯手法纂辑的宏编,而是编与撰相结合的巨著。又《中国医籍考》引汪衢序言称,《古今医统大全》中“凡有关于医者,靡不博极赅洋,诚集诸医之大成者也”。徐春甫在《内经》学说指导下,十分重视临床方治的研究。故此书的编撰,在大量古籍、文献面前,须如徐氏本人所说,要“舍非求是,类聚条分”,更是在“取精用宏”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
  在此我想借助现代出版、整理、点校的《古今医统大全》本(指《新安医籍丛刊》本)介绍其编次、学术内涵和学术特色如下:
  《古今医统大全》的《新安医籍丛刊》本,是上世纪90年代由安徽科技出版社出版刊行的。全书分为三大册。上册为卷一至卷十四,中册为卷十五至卷七十九,下册为卷八十至卷一百。上册首列“纲目总录”,卷一为“后世圣贤名医姓氏”和“《古今医统大全》采摭诸书”;卷二《内经要旨》;卷三《翼医通考》;卷四《内经脉候》;卷五《运气易览》;卷六《经穴发明》;卷七《针灸直指》。上册卷八至下册卷九十三,分述临床各科病证证治,包括内科杂病,伤寒,皮肤病,骨伤病证,外科,眼、耳、口、鼻、舌、齿、咽喉病证,妇产科,幼科,老年保健,奇病,经验秘方等。各科病证分属于160余个“子目”,而实际包含的病证,则难以确切计数。下册卷九十四至卷一百,分述《本草集要》、《本草御荒》、“制法备录”、“通用诸方”和“养生余录”。
  须予说明的是,在《医统大全》所述的各科病证中,其中的外科,名《外科理例》,但其编次和内容均不同于明代另一新安籍名医汪机所撰之同名著作。又卷八十一《螽斯广育》,螽斯是虫名,生育力强。汪衢为该卷作序时明确指出:所谓《螽斯广育》,“以嗣续为重”。以“求嗣”作为专卷,是该书的学术特色之一。卷九十二《奇病续抄》中所指的奇病,也属于临床各科病证,但又难以分列确切之归属。徐氏特以此卷,列述百数十种奇病证治,加强学医者知常识变和处治疾病中的圆机活法。再予以说明的是,卷九十六《本草御荒》,此处“御荒”所指,系明初明太祖朱元璋之子朱橚所编撰之《救荒本草》。徐氏此卷主要是摘录《救荒本草》一书中有关内容予以选编而成。对于老年保健,徐氏也十分重视,所撰之《老老余编》(卷八十六至卷八十七),选摘古医籍以精要、实用著称。须予着重指出的是,《古今医统大全》在阐介诸科病证的治疗方剂方面,致意深远,选辑甚精。故明代隆庆本《占今医统大全·王家屏序》称:徐春甫对“古今六书,哀辑甚备” 。由此说明,徐春甫早年以《内经》学术奠基,兼及临床百家。可以说他毕生勤奋刻苦,业医著述,与医圣张仲景“勤求古训,博采众方”的治学要领如出一辙。
  书末附“一体堂宅仁医会(简称宅仁医会)录”。宅仁医会堪称是我国最早的医学学术团体。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在“新安医学发掘整理组”工作的项长生医师,他阅习了徐春甫所撰《医学入门捷径六书》时,发现该书详载由徐春甫等组织成立之“一体堂宅仁医会”的有关内容。从医学史的角度考析,这比西方有关医学学术团体的建立早得多。宅仁医会计有46人。会员遍及全国各个省区,说它是全国性的医学学术团体并不夸张。会员中既有徐春甫的学生、同行和医学爱好者,还有他的老师汪宦、伤寒名家巴应奎、儿科专家支秉中等,故宅仁医会的学术品位相当高。该会会员以“宅心仁慈”为宗旨,徐氏又强凋“医为仁术”,遂以“宅仁”作为医会名称。项长生教授先后发表了论文数篇,阐述宅仁医会的由起、宗旨、业绩和对外影响等,使读者对中华古文化、古代医学的社会活动、医学学术交流及发展等加深认识。这也是徐春甫先生在编撰医学巨著《医统大全》(这部名著也有徐氏门人及宅仁医会同仁等参与助编)的同时,提示了自己创办全国性医学学术团体的建树和功勋。D3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来自[中医文化]栏目
共 6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