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寄生虫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5类食物暗藏寄生虫

在生活中的某些饮食中,并不乏因疏忽而感染寄生虫的情况,有一些食物,大家在烹饪和食用的时候要特别注意:

小龙虾——肺吸虫

小龙虾生活在水质较差的地方,其体内多寄生着肺吸虫。人如果生食或者半生不熟地吃了小龙虾,就极有可能感染上肺吸虫病。肺吸虫主要寄生于人的肺部,轻者表现为咳嗽、胸痛、咯血,严重的甚至会引起肺部大出血,致使器官阻塞,导致死亡。

因此建议大家,食用小龙虾的时候要把龙虾背部的筋去除,烹饪时一定确保熟透,最好不要吃小龙虾头部。

牛蛙——曼氏裂头蚴

不正确的食用蛙类、蛇类,如喝蛇血、吞蛇胆、凉拌蛇皮,把蛙肉敷在伤口上给伤口“消毒”等行为,都会造成裂头蚴的感染。曼氏裂头蚴进入我们身体,甚至会寄居在大脑和眼部,造成失明、瘫痪等。

裂头蚴多寄居在蛇类蛙类体内,爆炒无法将他们杀死,只有放在沸水;里滚煮5分钟,才能彻底杀死这类寄生虫。

螺——管圆线虫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前几年闹得沸沸扬扬的“福寿螺”事件,福寿螺致病的“罪魁祸首”就是管圆线虫。生食或者使用了不熟的螺肉,就可能感染管圆线虫。管圆线虫会在体内游走,最终钻入脑部或者脊髓神经。人体被感染后轻者头痛、恶心、呕吐,严重者会发生休克、狂躁甚至死亡。

宵夜摊或者小摊贩的螺肉来源没有保障,又无法确保其是否真的熟透,容易加大感染管圆线虫的几率,因此大家吃螺肉时务必确保螺肉熟透再食用。

海鱼——尖线异虫

被尖线异虫感染的海鱼种类繁多,常见的有三文鱼、金枪鱼、大马哈鱼、带鱼、鳕鱼等。

人体感染尖线异虫后,轻者仅有胃肠不适,重者表现为进食后数小时上腹部突发剧痛伴恶心、呕吐、腹泻等症状,严重感染者可致胃穿孔。

虽说高温是杀死尖线异虫最有效的方式,但是为了保持鱼肉的食用价值,目前仍以冷冻法为主。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规定:鱼肉必须在-35℃冷冻15个小时,或是-20℃冷冻7天后才能食用。

日期:2020年1月5日 - 来自[健康快讯]栏目

山魈也会“提防”感染寄生虫同伴

即使是再亲密的朋友,当他感冒后留着鼻涕还想要给你一个大大的熊抱,或者要求喝一口你的汽水时,你也可能会拒绝,这是你在启动免受病毒感染的自我保护机制。最近,科学家在生活于非洲中西部国家加蓬的一种大型猕猴山...即将发布

日期:2017年4月21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动物园动物寄生虫调查鉴定及综合防治项目获鉴定

 

本报讯 日前,由河南农业大学教授张龙现团队完成的“动物园动物寄生虫调查、鉴定及综合防治”项目通过鉴定。该成果整体达到国内领先水平,其中隐孢子虫和毕氏肠微孢子虫种类和基因型鉴定研究居国际先进。

据悉,该成果应用多位点序列分型等方法对来自河南、广西、云南等8省区动物园、野生动物保护中心的66种鸟类、22种灵长类、22种草食动物、40种野生动物共6825份粪便或血液样品进行了检测和基因分型,发现4纲29种寄生虫,感染率为11.9%~100%。

张龙现介绍说,他们在国际上发现8个寄生虫新种:水貂单孢子囊球虫,南非长颈鹿嗜吞噬无浆体、泰勒虫,灵长类等孢球虫,蛇住肉孢子虫和3个艾美尔球虫新种。发现毕氏肠微孢子虫17个新基因型,包括非人灵长类7个、蛇4个,羊驼、虎、狮、袋鼠、牦牛、黑熊、孔雀等多种动物的6个新基因型。

同时该研究在国内首次发现宠物丝毛鼠存在4种人兽共患寄生虫,仓鼠中含6种人兽共患寄生虫,太行猕猴则含5种。

该成果还研制了不同动物肠道寄生虫综合防治方案,有效地减少了园养动物、宠物人兽共患寄生虫病发生,在控制人畜共患寄生虫感染、减少动物园经济损失等方面,取得了显著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史俊庭)

《中国科学报》 (2016-11-16 第4版 综合)

日期:2016年11月17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非洲昏睡病藏在皮肤内


图片来源:Wellcome Images/Wikimedia Commons

一种名为非洲昏睡病的致命疾病困扰了医生几十年。它会从村庄无影无踪地消失,却又在数周或几个月后不明原因地重新出现。受到挫败的卫生官员想知道,当并未有村民或者动物(该疾病的唯一携带者)在引发昏睡病的虫媒寄生虫测试中呈阳性时,这种疾病是如何存活下来的。如今,科学家或许最终找到了答案:他们发现,该疾病一直躲藏在人们的视线之中,即生活在人类的皮肤中,甚至通过皮肤传播。

非洲昏睡病由一种类似蠕虫且仅通过采采蝇传播的微小寄生虫引发。这种寄生虫会闯入大脑,导致感染者出现头痛、颤抖、意识混乱和瘫痪。同时,感染者的睡眠周期被扰乱,导致其有时清醒,有时处于睡眠状态。该疾病的名称也由此得来。

几年前,当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寄生虫学家Annette MacLeod研究这种寄生虫在小鼠体内的表现时,她注意到在显微镜下能看见其往小鼠皮肤中“挖洞”。和直接接触血流的蚊子不同,采采蝇会咬破肉,从而为“穴居”在皮肤上的寄生虫提供感染这种蝇类的机会。

MacLeod分析了昏睡病寄生虫的样本,并在为数不多的人群中发现了它们,尽管这些人当时并未表现出任何症状。进一步的试验表明,皮肤中拥有这种寄生虫但寄生虫在血液中的水平检测不到的小鼠,能轻而易举地将该疾病传染给采采蝇。这些结果表明,人类皮肤可能是这种感染的一个“未被赏识”的宿主。MacLeod和同事在日前出版的eLife杂志上报告了这一发现。

MacLeod介绍说,未表现出症状且血液中几乎没有这种寄生虫的人,仍可能携带该疾病并将其传染给其他人,如果他们被采采蝇叮咬过的话。她同时表示,这种疾病在人类之间通过皮肤传播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但可能比较罕见,因为它不得不进入破损的皮肤。(宗华)

研究发现,致命的非洲昏睡病生活在人类皮肤内。

更多阅读

《科学》相关报道(英文)

日期:2016年9月26日 - 来自[待分类信息]栏目

Science:寄生虫不一定有害!可调控细菌平衡,有望治疗炎症性肠炎

近期,潜伏于动物肠道的寄生虫被证实有望治疗包括克罗恩病(CD)在内的炎症性肠病(IBD)。来自于纽约大学的Ken Cadwell团队以老鼠为模型,解析了寄生虫如何刺激有益肠道细菌战胜引发炎症的细菌,从而间接性治疗炎症性肠病的过程。最新研究有望通过模拟寄生虫功能,为肠道疾病的治疗提供新见解。

寄生虫“转弊为利”,有望成为肠道疾病治疗的“盟友”

炎症性肠病是一种累及回肠、直肠、结肠的特发性肠道炎症性疾病,包括溃疡性结肠炎(UC)和克罗恩病。一般起病缓慢,少数急骤。病情轻重不一,易反复发作。患有炎症性肠病的病者消化道会出现炎症,导致腹泻、出血等症状,甚至于更严重的肠道并发症。对其病因和发病机理一直未完全弄清楚。

那么,寄生虫如何成为治疗肠道疾病的盟友呢?

纽约大学免疫学家Ken Cadwell带领团队构建了患有与多数人克罗恩氏病相同遗传缺陷的老鼠模型。这一突变使得老鼠肠道内分泌粘液的细胞活性降低,从而造成肠道粘膜防御有害细菌侵袭的能力减弱。此外,老鼠肠道微生物群落组成结构发生变化:引发炎症的拟杆菌数量爆发。

神奇的是,当以含有肠道寄生虫的食物喂养缺陷老鼠后,发现可以重塑老鼠的粘液屏障,而且两个肠道炎症指标值下降。同时,肠道菌落中,原本规模较多的拟杆菌数量下降,而梭菌属数量明显上升。相关研究成果于4月14日发表在《Science》期刊。

寄生虫治疗炎症性肠病,是否可以临床转化?

为了确定寄生虫是否会在人身上产生同样的治疗效果,Cadwell团队选取来自于马来西亚吉隆坡的城市居民、居住在偏远乡间的原始土著人作为研究样本,对他们的肠道菌群进行比较和分析。数据显示,促进炎症的促进炎症的拟杆菌属在吉隆坡居民的肠道菌落中较为常见,而一种罕见的梭菌属成员在土著人的肠道菌落中呈主流趋势。

当给土著人服用杀死肠道寄生虫的药物后,他们的肠道菌群组成结构同样发生了变化:增加拟杆菌的数量增加,而梭菌数量下降。

那么,对于其他不同区域的人群,肠道中梭菌和拟杆菌的数量比例是否也呈现相反的趋势?为了弄清楚这一问题,研究团队又分析了健康美国居民、患IBD的北美儿童的肠道菌群。数据显示,这两类人群的肠道菌落也存在相同的差异:当拟杆菌数量上升,梭菌则会下降。反之亦然。

这项研究表明,寄生虫可以通过影响肠道微生物平衡间接管理肠道健康。寄生虫能够清除炎症,促使细胞会分泌更多的粘液以供细菌享用,从而增加梭菌的数量。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虽然这篇文章证明了一些疾病与肠道微生物平衡有关联,但是仍然需要深入研究以直接证实拟杆菌是克罗恩病的致病因素之一。

而且,这一研究成果转化为治疗炎症性肠病的临床方法,还存在一定挑战。早前,已有科研团队开展过两项关于寄生虫治疗克罗恩病的临床试验。试验中,患者被要求食用含有寄生虫的鸡蛋,但是最终都因为早期结果不理想而终止。

但是,这些早期临床试验的失败,并不意味着寄生虫治疗肠炎划上了终止符。Cadwell表示,寄生虫治疗可能仅仅只对30%的克罗恩病患者有效果。但是如果我们确定寄生虫可以引发微生物组成结构发生变化,那么,我们可以绕开寄生虫本身,而是转向研发一种有着相同治疗效果的小分子药物。这同样能够实现治疗炎症性肠病的最终目标。 

日期:2016年4月21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犬类疫病传播使消灭寄生虫复杂化


非洲乍得大多数麦地那龙线虫病出现在沙里河流域。 图片来源:PHILIPPE DESMAZES

扫除麦地那龙线虫(或称几内亚龙线虫)的任务已经进行了数十年,并且即将宣告胜利,然而该寄生虫病在犬类间的暴发却阻挠了任务进程。

“如果我们要实现清除麦地那龙线虫的目标,就需要消除犬类间的传播。”英国利物浦热带医学院寄生虫病学家David Molyneux说。

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卡特中心是全球消灭麦地那龙线虫领导机构。该机构打算近日宣布一项消息:这种让人疼痛难忍的疾病目前感染率已降至最低点。2015年,乍得、埃塞俄比亚、马里、南苏丹等4国感染病例仅有25例。然而,犬类感染该寄生虫的数量却在乍得迅速上升,这个中非国家去年报告的犬类感染数量超过450例,达到历史最高。相关人员决定今年1月底在当地召开会议,谈论如何应对该寄生虫在犬类中的传播。

研究人员和官方人士推测,犬类会把疾病传播给人类,当务之急是了解这是如何发生的,犬类如何获得这种疾病。只有在犬类间消灭这种疾病,世卫组织才能够宣布该疾病彻底被扫除,Molyneux说。

卡特中心1986年开始加入麦地那龙线虫剿灭任务,当时该寄生虫年感染人数达到350万人左右,其发病原因大多是因为糟糕的环境卫生设施以及缺乏干净的水资源。

人们在饮用未经过滤的水时会喝掉水中微小的淡水甲壳类动物——桡足动物。几内亚龙线虫卵就寄生在这种动物体内,当桡足动物死后,龙线虫卵就会释放而出,并在人肠道内成熟、交配,随后雄虫死亡,但体长可达80厘米的成年雌虫会慢慢爬出肠道。大约感染后1年,它们会在寄主皮肤上挖洞而出,通常是在腿部和足部,有时要花费数周才会离开人体。为了缓解这一过程中的焦灼痛感,很多人会在河流和湖泊中洗澡,使河水再次被麦地那龙线虫卵污染。尽管这种寄生虫不会致命,但是却经常让人连续数月十分虚弱,让学龄儿童不能上学。

由于没有针对这种寄生虫的疫苗,也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因此清除工作一直聚焦在如何提供干净的饮水以及改变人们的行为习惯等方面,卡特中心领导扫除麦地那龙线虫工作的顾问专家Donald Hopkins说。因此,在麦地那龙线虫流行的地区,人们会学习利用布过滤水,并设法避免水源被二次污染。即便是距离遥远的山村,在遇到相关案例之后,也会报告给卫生官员。

2009年前后,乍得的龙线虫清除工作胜利在望,十年间没有报告1例感染病例。但从2010年4月开始,突然间出现了大量人感染麦地那龙线虫案例,此后报告的数据陆续达到60例。

这些病例分布零散、相互孤立,且不定时发生,卡特中心扫除麦地那龙线虫顾问、寄生虫病学家Mark Eberhard说。而且,这些感染经常在群体之间发生,并在同一些山村年复一年地发生。“但是感染案例却并未像想象的那样有所增加或是大面积暴发。”他说。

随后,卫生官员听传言说,乍得的犬类中间存在龙线虫感染情况。研究人员在数十年前就知晓,犬类、猎豹和其他哺乳动物会出现类似感染麦地那龙线虫的症状,但是他们认为这些案例主要来源于另一种不同的龙线虫属,或是通过人类偶尔被感染。

现在,研究人员认为,该寄生虫病是由犬类向乍得一些地区的人类传播,而不是人类向犬类传播。从2015年1月到10月,官方统计了乍得150个村子报告的459例犬类感染案例,这一数字此前可谓绝无仅有。基因测序也证实了乍得犬类体内寄居的龙线虫与感染人的龙线虫是同一种。

为了更好地了解该病发展状况,由英国韦尔科姆基金会桑格研究所遗传学家James Cotton和Caroline Durrant带领的团队,正在对采集自犬类和人类的更多龙线虫进行基因测序。Eberhard表示,在此次疫情中,首先需要了解犬类如何感染该寄生虫。他表示,因为狗在喝水时通常会吓走水中的桡足动物,因此不可能在饮水过程中感染,乍得的感染案例大多数出现在靠近沙里河的渔业社区,Eberhard推测,可能是狗食用了肠道内含有桡足动物的鱼类内脏,从而导致感染。随后犬类又把麦地那龙线虫卵引入河流导致水源污染,从而再次传染给人类。

目前,Eberhard等人正在用动物模型验证这种推测,与此同时,乍得卫生官员也在积极采取预防及干预措施。从去年2月起,他们表示,将给报告犬类感染麦地那龙线虫的人提供20美元的奖励,从而可以及时进行管理,阻止水源感染。他们还鼓励村民埋葬鱼内脏,以防被犬类食用。此外,研究人员还在进行另一项实验,即研究犬恶丝虫(犬类中常见的一种寄生虫)药物是否可以对龙线虫产生作用。(红枫)

《中国科学报》 (2016-01-12 第3版 国际)
 

更多阅读
 

《自然》相关报道(英文)

日期:2016年1月12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Science惊人发现:寄生虫可帮助提高生育力

寄生虫会钻入我们的器官中,偷走我们的营养及吸食我们的血液——但它们的影响并不都是有害的。针对生活在亚马逊河热带雨林中的人们开展的一项新研究表明,某些肠道寄生虫可提高妇女生育孩子的数量。

爱丁堡大学寄生虫免疫学家Rick Maizels(未参与该研究)说:“这是一项非常新颖的研究。我认为将激发大量的研究去调查这些寄生虫对生殖的影响。”

全球有10亿多人感染肠道寄生虫,主要生活在卫生设施差的热带地区。其中最常见的是巨大的线虫动物蛔虫(Ascaris lumbricoides),它可以生长至36厘米(14英寸)长。蛔虫居住在小肠中,偷去宿主的部分食物。其他的寄生虫如十二指肠钩虫(Ancylostoma duodenale)和美洲钩虫(Necator americanus)是小吸血鬼。它们在肠壁上穿孔,吸食宿主的血液。

就有害和讨厌的习惯来说,寄生虫与子宫内的胎儿有许多共同之处。免疫系统将寄生虫和胎儿均视为入侵者,两者都需要一些策略来促进研究者所谓的免疫耐受。寄生虫可以引发在妊娠期间发生的一些相同的免疫改变——例如,刺激调节性T细胞来抑制免疫攻击。

由于这些相似性,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人类生物学家Aaron Blackwell和同事们想知道,寄生虫感染是否可以为妊娠铺平道路。研究人员试图通过分析生活在玻利维亚亚马逊热带雨林的提斯曼人(Tsimane)的数据来解答这一问题。

当前大约有1.6万提斯曼人主要以打猎、渔业和种植水稻及车前草等作物为生。他们的祖国是主要的寄生虫国家。大约15-20%的提斯曼人感染蛔虫,56%的提斯曼人携带钩虫。Blackwell说,研究中受到感染的妇女并不知道她们是这些寄生虫的宿主。

研究人员在近1000名提斯曼妇女中检测到的唯一产生健康影响的是携带钩虫的个体。她们的身体质量指数略小且血液中载氧蛋白血红蛋白水平较低。钩虫也不利于生育。它们提高了提斯曼妇女第一次生育的年龄,延长了妊娠之间的时间。因此,研究小组算出感染钩虫的妇女相比没有感染这些寄生虫的妇女一生中会少怀3个孩子。但总体上对于提斯曼妇女而言,生育不是问题,她们平均会生育9个孩子。

相比之下,蛔虫有利于生育。它缩短了妊娠之间的时间,降低了妇女第一次生育的年龄。相比于未感染蛔虫者,感染蛔虫的妇女平均要多生两个孩子。研究人员将他们的研究发现发布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这有点反直觉,”Blackwell说。

研究小组推测,通过调整免疫系统,蛔虫减少了炎症,由此促进了受孕及胚胎植入子宫中。与之相反,钩虫不擅长抑制炎症,吸食血液和偷取营养战胜了它们提供的生殖利益。Blackwell和同事们现正在分析来自这些妇女的血液样本以确定寄生虫改变了哪些细胞和免疫分子。

耶鲁医学院生殖免疫学家Gil Mor说,其他一些研究表明,生活在我们体内的细菌对于妊娠至关重要。“但提出寄生虫可以影响生殖,甚至改善生殖,真是相当令人惊讶。”“这项研究给出了这样的事实:免疫系统的状态对于成功生殖至关重要,”洛克菲勒大学生殖免疫学家Norbert Gleicher说。

由于寄生虫引发的免疫改变会抑制过敏、哮喘和一些自身免疫性疾病,几项临床试验已在测试感染寄生虫的人是否可以减轻这些疾病症状。一些研究人员怀疑,蛔虫是否将会成为一种不孕疗法。Mor说:“我永远不会给我的患者提供这些寄生虫。”Gleicher说,但研究结果仍然可能促成一些新疗法。“如果这一研究发现是真实的,我们可以开发出一种免疫方法生成与蛔虫感染相同类型的免疫反应。”

日期:2015年11月28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儿童磨牙慎用驱虫药

  有些人在晚上睡觉时会从口中发出“咯嘶咯嘶”的咬牙声,但第二天问及本人时却全然无知,这种现象称为夜磨牙症。虽然它不是一种疾病,却影响了同居室其他人的睡眠,磨牙严重者还会对口腔及周边关节造成物理性损伤。

 

  磨牙的原因有多种,对于成年人来说,大多与工作疲劳、压力过大、精神焦虑或缺乏钙质有关。而小孩的磨牙,则常常与肠道寄生虫联系在一起。

 

  磨牙真是因为有寄生虫?

 

  目前认为,磨牙主要是由于基底神经节功能紊乱、中枢神经系统递质分泌异常等神经因素引起的。而儿童容易吃不干净的食物,免疫机能又不够完善,寄生虫很容易在其肠道内生存。寄生虫产生的毒素及代谢物刺激肠道,会使肠道蠕动加快,引起消化问题,影响睡眠;若毒素刺激神经则有可能使儿童磨牙。

 

   儿童磨牙可能与寄生虫有关

 

  肠道寄生虫引起儿童磨牙的观点早在上世纪就有人提出,但一直缺乏足够的临床研究。2010年,伊朗研究人员对幼儿园的100名儿童进行了一项对照研究。结果显示磨牙与不磨牙儿童的总体肠道寄生虫感染率无明显差异,只不过磨牙儿童的消化道致病性寄生虫感染率显著高于无磨牙症儿童,但并不能就此认为肠道寄生虫会导致磨牙。

 

  儿童磨牙别慌用驱虫药

 

  磨牙与肠道寄生虫的联系尚未得到证实,因此孩子一磨牙家长就给其驱虫药是不可取的。最好的办法是先让孩子精神放松,晚餐不要过量,睡前2小时不要有剧烈的活动,并检查有无缺钙等。若磨牙的现象仍没有得到缓解,则可以考虑到医院化验一下大便中是否有虫卵,待确定是寄生虫引起的磨牙后,再在医生的指导下用药。

日期:2015年11月24日 - 来自[用药指南]栏目
共 26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