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衄血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论吐血衄血之原因及治法

论吐血衄血之原因及治法
《内经》厥论篇谓阳明厥逆衄呕血,此阳明指胃腑而言也。盖胃腑以熟腐水谷,传送饮食为职,其中气化,原以息息下行为顺。乃有时不下行而上逆,胃中之血亦恒随之上逆。其上逆之极,可将胃壁之膜排挤破裂,而成呕血之证;或循阳明之经络上行,而成衄血之证。是以《内经》谓阳明厥逆衄呕血也。由此知︰无论其证之或虚或实,或凉或热,治之者,皆当以降胃之品为主。而降胃之最有力者,莫赭石若也,故愚治吐衄之证,方中皆重用赭石,再细审其胃气不降之所以然,而各以相当之药品辅之。兹爰将所用之方,详列于下。
【平胃寒降汤】治吐衄证脉象洪滑重按甚实者,此因热而胃气不降也。
生赭石(一两轧细)栝蒌仁(一两炒捣)生杭芍(八钱)嫩竹茹(三钱细末)牛蒡子(三钱捣碎)甘草(钱半)
此拙拟寒降汤,而略有加减也。服后血仍不止者,可加生地黄一两,三七细末三钱(分两次用头煎二煎之汤送服)。吐衄之证,忌重用凉药及药炭强止其血。因吐衄之时,血不归经,遽止以凉药及药炭,则经络瘀塞,血止之后,转成血痹虚劳之证。是以方中加生地黄一两,即加三七之善止血兼善化瘀血者以辅之也。
【健胃温降汤】治吐衄证脉象虚濡迟弱,饮食停滞胃口,不能下行,此因凉而胃气不降也。
生赭石(八钱轧细)生怀山药(六钱)白术(四钱炒)干姜(三钱)清半夏(三钱温水淘净矾味)生杭芍(二钱)浓朴(钱半)
此方原名温降汤,兹则于其分量略有加减也。方中犹用芍药者,防肝中所寄之相火不受干姜之温热也。吐衄之证因凉者极少,愚临证四十余年,仅遇两童子,一因凉致胃气不降吐血,一因凉致胃气不降衄血,皆用温降汤治愈,其详案皆载原方之后,可参观。
【泻肝降胃汤】治吐衄证左脉弦长有力,或肋下胀满作疼,或频作呃逆,此肝胆之气火上冲胃腑,致胃气不降而吐衄也。
生赭石(八钱捣细)生杭芍(一两)生石决明(六钱捣细)栝蒌仁(四钱炒捣)甘草(四钱)龙胆草(二钱)净青黛(二钱)
此方因病之原因在胆火肝气上冲,故重用芍药、石决明及龙胆、青黛诸药,以凉之、镇之。至甘草多用至四钱者,取其能缓肝之急,兼以防诸寒凉之药伤脾胃也。
【镇冲降胃汤】治吐衄证右脉弦长有力,时觉有气起在下焦,上冲胃腑,饮食停滞不下,或频作呃逆,此冲气上冲,以致胃不降而吐衄也。
生赭石(一两轧细)生怀山药(一两)生龙骨(八钱捣细)生牡蛎(八钱捣细)生杭芍(三钱)甘草(二钱)广三七(细末二钱分两次用头煎二煎之汤送服)方中龙骨、牡蛎,不但取其能敛冲,且又能镇肝,因冲气上冲之由,恒与肝气有关系也。
【滋阴清降汤】治吐衄证失血过多,阴分亏损,不能潜阳而作热,不能纳气而作喘,甚或冲气因虚上干,为呃逆、眩晕、咳嗽,心血因不能内荣,为怔忡、惊悸、不寐,脉象浮数重按无力者。
生赭石(八钱轧细)生怀山药(一两)生地黄(八钱)生龙骨(六钱捣细)生牡蛎(六钱捣细)生杭芍(四钱)甘草(二钱)广三七(细末二钱分两次用头煎二煎之汤送服)此方即清降汤,加龙骨、牡蛎、地黄、三七也。原方所主之病,原与此方无异,而加此数味治此病尤有把握。此因临证既多,屡次用之皆验,故于原方有所增加也。
【保元清降汤】治吐衄证血脱气亦随脱,言语若不接续,动则作喘,脉象浮弦,重按无力者。
生赭石(一两轧细)野台参(五钱)生地黄(一两)生怀山药(八钱)净萸肉(八钱)生龙骨(六钱捣细)生杭芍(四钱)广三七(细末三钱分两次用头煎二煎之汤送服)此方曾载吐衄门,而兹则略有加减也。
【保元寒降汤】治吐衄证血脱气亦随脱,喘促咳逆,心中烦热,其脉上盛下虚者。
生赭石(一两轧细)野台参(五钱)生地黄(一两)知母(八钱)净萸肉(八钱)生龙骨(六钱捣细)生牡蛎(六钱捣细)生杭芍(四钱)广三七(细末三钱捣分两次用头煎二煎药汤送服)此方亦载于吐衄门中,而兹则略有变更也。至于医方所载此二方之原方,非不可用,宜彼宜此之间,细为斟酌可也。
上所列诸方,用之与病因相当,大抵皆能奏效。然病机之呈露多端,病因即随之各异,临证既久,所治愈吐衄之验案,间有不用上列诸方者,如拙拟秘红丹及补络补管汤等方后各案,可互相参观。吐衄证最忌黄、升、柴、桔梗诸药,恐其能助气上升血亦随之上升也。若确知病系宗气下陷,可以放胆用之,然必佐以龙骨、牡蛎,以固血之本源,始无血随气升之虞也。然吐衄证之因宗气下陷者极少,愚临证四十余年,仅遇赵姓一人,再四斟酌,投以升陷东加龙骨、牡蛎治愈,然此方实不可轻试也。近津沽有张姓,年过三旬,患吐血证,医者方中有柴胡二钱,服后遂大吐不止。仓猝迎愚诊视,其脉弦长有力,心中发热,知系胃气因热不降也。所携药囊中,有生赭石细末约两余,俾急用水送服强半。候约十二分钟,觉心中和平,又送服其余,其吐顿止。继用平胃寒降汤调之,全愈。是知同一吐血证也,有时用柴胡而愈,有时用柴胡几至误人性命,审证时岂可不细心哉。
至于妇女倒经之证,每至行经之期,其血不下行而上逆作吐衄者,宜治以四物汤去川芎,加怀牛膝、生赭石细末,先期连服数剂可愈。然其证亦间有因气陷者,临证时又宜细察。曾治一室女吐血,及一少妇衄血,皆系倒行经证,其脉皆微弱无力,气短不足以息,少腹时有气下坠,皆治以他止血之药不效,后再三斟酌,皆投以升陷汤,先期连服,数日全愈。总之,吐衄之证,大抵皆因热而气逆,其因凉气逆者极少,即兼冲气肝气冲逆,亦皆挟热,若至因气下陷致吐衄者,不过千中之一二耳。
天津赵××,年近三旬,病吐血,经医治愈,而饮食之间若稍食硬物,或所食过饱,病即反复。诊其六脉和平,重按似有不足,知其脾胃消化弱,其胃中出血之处,所生肌肉犹未复原,是以被食物撑挤,因伤其处而复出血也。斯当健其脾胃,补其伤处,吐血之病庶可除根。为疏方用生山药、赤石脂各八钱,龙骨、牡蛎、净萸肉各五钱,白术、生明没药各三钱,天花粉、甘草各二钱。按此方加减,服之旬余,病遂除根。此方中重用石脂者,因治吐衄病凡其大便不实者,可用之以代赭石降胃。盖赭石能降胃而兼能通大便,赤石脂亦能降胃而转能固大便,且其性善保护肠胃之膜,而有生肌之效,使胃膜因出血而伤者可速愈也。或问︰方书治吐衄之方甚多,今详论吐衄治法,皆系自拟,岂治吐衄成方皆无可取乎?答曰︰非也。
《金匮》治吐衄有泻心汤,其方以大黄为主,直入阳明,以降胃气,佐以黄芩,以清肺金之热,俾其清肃之气下行,以助阳明之降力,黄连以清心火之热,俾其亢阳默化潜伏,以保少阴之真液,是泻之适所以补之也。凡因热气逆吐衄者,至极危险之时用之,皆可立止。血止以后,然后细审其病因,徐为调补未晚也。然因方中重用大黄,吐衄者皆不敢轻服,则良方竟见埋没矣。不知大黄与黄连并用,但能降胃,不能通肠,虽吐衄至身形极虚,服后断无泄泻下脱之弊。乃素遇吐衄证,曾开此方两次,病家皆不敢服,遂不得已另拟平胃寒降汤代之,此所以委曲以行其救人之术也。
《金匮》有柏叶汤方,为治因寒气逆以致吐血者之良方也。故其方中用干姜、艾叶以暖胃,用马通汁以降胃,然又虑姜、艾之辛热,宜于脾胃,不宜于肝胆,恐服药之后,肝胆所寄之相火妄动,故又用柏叶之善于镇肝且善于凉肝者以辅之。此所谓有节制之师,先自立于不败之地,而后能克敌致胜也。至后世薛立斋谓,因寒吐血者,宜治以理中东加当归,但知暖胃,不知降胃,并不知镇肝凉肝,其方远逊于柏叶汤矣。然此时有喜服西药,恒讥中药为不洁,若杂以马通汁,将益嫌其不洁矣,是以愚另拟健胃温降汤以代之也。近时医者治吐衄,喜用济生犀角地黄汤。然其方原治伤寒胃火热盛以致吐血、衄血之方,无外感而吐衄者用之,未免失于寒凉,其血若因寒凉而骤止,转成血痹虚劳之病。至愚治寒温吐衄者,亦偶用其方,然必以其方煎汤送服三七细末二钱,始不至血瘀为恙。若其脉左右皆洪实者,又宜加羚羊角二钱,以泻肝胆之热,则血始能止。
至葛可久之十灰散,经陈修园为之疏解,治吐衄者亦多用之。夫以药炭止血,原为吐衄者所甚忌,犹幸其杂有大黄炭(方下注灰存性即是炭),其降胃开瘀之力犹存,为差强人意耳。其方遇吐衄之轻者,或亦能奏效,而愚于其方,实未尝一用也。至于治吐衄便方,有用其吐衄之血作炭服者,有用发(即剃下之短发)作炭服者,此二种炭皆有化瘀生新之力,而善止血,胜于诸药之炭但能止血而不能化瘀血以生新血者远矣。方书有谓血脱者,当先益其气,宜治以独参汤。然血脱须有分别,若其血自二便下脱,其脉且微弱无力者,独参汤原可用。若血因吐衄而脱者,纵脉象微弱,亦不宜用。夫人身之阴阳原相维系,即人身之气血相维系也。吐衄血者因阴血亏损,维系无力,原有孤阳浮越之虞,而复用独参汤以助其浮越,不但其气易上奔(喻嘉言谓气虚欲脱者但服人参转令气高不返),血亦将随之上奔而复吐衄矣。是拙拟治吐衄方中,凡用参者,必重用赭石辅之,使其力下达也。
寻常服食之物,亦有善止血者,鲜藕汁、鲜莱菔汁是也。曾见有吐衄不止者,用鲜藕自然汁一大盅温饮之(勿令熟),或鲜莱菔自然汁一大盅温饮之,或二汁并饮之,皆可奏效。有堂兄××,年五旬,得吐血证,延医治不效,脉象滑动,按之不实。时愚年少,不敢轻于疏方,遂用鲜藕、鲜白茅根各四两,切碎,煎汤两大碗,徐徐当茶饮之,数日全愈。自言未饮此汤时,心若虚悬无着,既饮之后,若以手按心还其本位,何其神妙如是哉﹗隔数日,又有邻村刘姓少年患吐血证,其脉象有力,心中发热,遂用前方,又加鲜小蓟根四两,如前煮汤饮之,亦愈。因名前方为二鲜饮,后方为三鲜饮。至于咳血之证,上所录医案中间或连带论及,实非专为咳血发也。因咳血原出于肺,其详细治法皆载于治肺病方中,兹不赘。
『来源』盐山·张锡纯著《医学衷中参西录》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循环ads

《类证治裁》血症论治的特色

   清代林珮琴编著的《类证治裁》,对多种出血的病因、部位、症状、颜色、性质、脉象论述较祥,其以脏腑辨证为主,分别对吐血、衄血、蓄血、溺血、便血一一列举了治则方药。
  辨出血的主因
  林氏首先在血症总论中提出:“血也,生化于脾,宣布于肺,统于心,藏于肝,化精于肾,灌输百脉……原不至上溢而下脱也。”明确指出:“一有偏伤,或怒劳迫而上升,或阴阳而失守,则为吐、为衄、为呕、为咯、为欬、为唾血。” “阴虚阳搏,或阳衰阴脱,或湿热下陷,则为崩中、漏下、溺血、便血、肠风血痢。”吐血“外因系火风暑燥,内因系肝肾心脾之损。”“凡跌扑伤损,及努力负重,忿怒气逆,皆使瘀血停蓄。” 
  从出血部位症状辨属何脏腑
  林氏认为:吐血出于胃。衄血、欬血出于肺。呕血出于肝。咯血出于心。痰涎之血出于脾。唾血出于肾,下注之血,血淋多因房劳伤肾。便后血为远血由肠胃来,便前血为近血由肛门出。脐间出胃血。上出如泉涌为血溢。由膀胱出不痛为溺血。凡血症见咳嗽喘满,及膈左右胀痛者,病在肺也。如膻中一丝牵痛,或懊恼嘈杂者,病在心胞也。如腹膨不饥,食不知味,吐涎沫者,病在脾也。如胁肋牵痛,躁扰不安,往来寒热者,病在肝也。如气短似喘,咽痛声哑,骨蒸盗汗者,病在肾也。如呕吐烦渴,大热不得卧者,病在胃也。鲜血随唾而出,或涎中有血,缠如丝、散如点者,多源于肾。血从脘胁呕吐,良由暴怒火逆,胸满胁痛,伤肝动血。血从口鼻,属肺脾二经,积劳伤脾。血出耳窍,属肝肾二经。血出目窍,属肝火迫络损系。血出齿缝牙龈,属胃肾二经。血出舌上如线,多属心包火。
  从颜色脉象辨出血性质及属何脏腑
  林氏指出:便血色稠红为结阴便血,其血色鲜稠为热迫注,色稀淡为脾胃虚寒,清而色鲜,四射如溅为肠风,浊而色暗为脏毒,脓血杂痢为肠澼,射血如线为痔血。咳血粉红者肺血,鲜稠脓紫者脾肝血,痰唾杂红点红丝者肾血。晦淡无光者,阳衰不能摄阴。阳证吐衄,血色鲜红。阴证血色紫暗如猪肝。阳证脉洪滑,阴证脉虚数。失血脉数大为阳盛,涩细红为血少,细数为阴火郁于血中。尺滑而疾为血虚有热,右脉虚大为脾胃火,左脉数盛为肝胆火。
  论治
  林氏治血症从整体观念出发,调理脏腑为主辨证精当,务求实用,着重临床,组方选药精良。用清火泻实、补脾益气、补血、补肾、疏肝、清肝火、降气、活血化瘀等治则。
  清火泻实  若火灼风温之呛血,宜甘凉肃降,如沙参、冬麦、贝母、花粉、玉竹、石斛。对吐血后胸满痛脉洪大有力的,用当归。丹皮、酒大黄、玄明粉从大便导之。并告诫:“不可骤用止涩,不可耑行腻补……”火迫血逆致衄者,治宜清降,方选生地黄饮子、茜根散。火邪亢极而衄者,宜苦寒咸寒如黄连、黄芩、山栀、玄参等。暴衄治须凉泻,如用犀角地黄汤。蓄血血结胸膈,烦渴谵语者用桃仁承气汤。
  补脾益气  唾血脾虚不摄用加味归脾汤。衄血思伤心脾,惊悸不眠用归脾汤。劳伤元气,咳嗽发热用补中益气汤。便血久而气陷血脱,用补中益气汤。衄血气衰血脱,神疲昏愦用独参汤。嗽血成劳,肌削神疲,五心烦热,咽干颊赤,盗汗减食,用人参饮子或四君子汤加黄芪、鳖甲、麦冬、五味子。吐血血色鲜紫,吐后神疲懒言,以补气药摄之,宜独参汤。
  补血  治血虚甘温为主,宜人乳、鹿胶、阿胶、熟地、枸杞子、炙甘草、龙眼肉、红枣。吐血夺精亡血者,宜用人参、海参、熟地、河车、五味子、枸杞子等急固真元大填精血。吐血血虚发热,用当归补血汤。
  补肾  吐后房劳伤肾,阴血失纳者,宜用青铅六味饮壮水镇阳。咳血因肾水亏,火炎烁金,肺燥络损,治宜壮水清金,宜六味加麦冬、五味子。咯血由房劳伤肾,火载血升,咯血成块,系由肾虚痰泛,初用白芍、丹皮、茯苓、枣仁、山药等,后必滋补肾阴,以安其血,六味饮加牛膝、麦冬、五味子。衄血欲伤肾精,阳虚失纳,上喘下逆,都气丸加枸杞子、菟丝饼。溺血肺肾阴虚,口干腰酸用六味丸。溺血日久,肾虚液涸,宜六味阿胶饮。
  疏肝清肝火降气  吐血郁损肝阳宜用六郁汤。郁损肝阴宜用阿胶、蛋黄、白芍、生地等。怒动肝火宜用苏子、郁金、降香,丹皮、山栀等苦辛降气。衄血怒伤肝阴,火冒头晕,用生地、丹皮、白芍、山栀、阿胶、桑叶。血从脘胁呕出,暴怒火逆,胸满胁痛,伤肝动血,宜柴胡疏肝散。
  活血  蓄血从高坠下,恶血停留,腹胁痛不可忍,用复元活血汤。少腹硬满,大便黑,用抵当汤。血瘀而结,宜苦泻之,酸泄之,用大黄、桃仁、三棱、苏木、红花、茜根、山楂、琥珀等。
  其他如血虚热当凉润,血虚寒宜辛热,气逆血升宜苦降。血虚而滞,宜辛甘以和之,血滞而痛,宜辛温以行之。血陷下,宜辛苦香以举之。血滑脱,宜酸涩以收之。血积而坚,宜咸寒以软之。血燥,宜甘润以滑之。其风淫袭血,散之。以上丰富多彩的治则,均可充分体现出林氏对血症论治的独特见解及实用价值。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来自[经典研习]栏目

温病兼衄血便血

【病人基本资料】

天津陈姓童子,年十五岁,于仲秋得温病,兼衄血便血。

【病因】

初因周身发热出有斑点,有似麻疹。医用凉药清之,斑点即回,连服凉药数剂,周身热已退,而心中时觉烦躁。逾旬日因薄受外感,其热陡然反复。

【证候】

表里壮热,衄血两次,小便时或带血。呕吐不受饮食,服药亦多吐出。心中自觉为热所灼,怔忡莫支。其脉摇摇而动,数逾五至,左右皆有力,而重按不实。舌苔白而欲黄,大便三日未行。本拟投以白虎加人参汤,恐其服后作呕。

【处方】

生石膏(三两细末)生怀山药(二两)共煎汤一大碗,俾徐徐温饮下。为防其呕吐,一次只饮一大口,限定四小时将药服完。

【方解】

凡呕吐之证,饮汤则吐,服粥恒可不吐。生山药二两煎取浓汁与粥无异,且无药味,服后其粘滞之力自能留恋于胃中。且其温补之性,又能固摄下焦以止便血,培养心气以治怔忡也。而以治此温而兼虚之证,与石膏相伍为方,以石膏清其温,以山药补其虚,虽非白虎加人参汤,而亦不啻白虎加人参汤矣。

【复诊】

翌日复诊,热退十之七八,心中亦不怔忡,少进饮食亦不呕吐,衄血便血皆愈。脉象力减,至数仍数。

【处方】

玄参(二两)潞参(五钱)连翘(五钱)

【方解】

盖其大热已退而脉仍数者,以其有阴虚之热也。玄参、潞参并用,原善退阴虚作热,而犹恐其伏有疹毒,故又加连翘以托之外出也。

【效果】

仍煎汤一大碗,徐徐温饮下,尽剂而愈,大便亦即通下。

【说明】

此证若能服药不吐,投以大剂白虎加人参汤,大热退后其脉即可不数。乃因其服药呕吐,遂变通其方,重用生山药二两与生石膏同煎服。因山药能健脾滋肾,其补益之力虽不如人参,实有近于人参处也。至大热退后,脉象犹数,遂重用玄参二两以代石膏,取其能滋真阴兼能清外感余热,而又伍以潞参、连翘各五钱。潞参即古之人参。此由白虎加人参之义化裁而出,故虚热易退,而连翘又能助玄参凉润之力外透肌肤,则余热亦易清也。

日期:2009年5月5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循环ads

第十四节 经行吐衄

每值经前或经期出现有规律的吐血或衄血者,称“经行吐衄”,又称“倒经”、“逆经”。

本病相当于西医学代偿性月经。

[病因病机]

发病机理主要为火热上炎,值月经期冲脉气盛上逆,损伤阳络而发生吐血、衄血。经血上行由口鼻而出,必致下注冲任者少,甚或全无,故经行吐衄时,月经量减少,甚或无月经。

一、阴虚肺燥

素体阴虚,或大病久病,耗损精血,阴虚内热,或忧思不解,积念在心,心火偏亢,经期冲脉气盛,气火上逆,灼肺伤津,损伤肺络,发为经行吐衄。

二、肝经郁火

素性抑郁,忿怒伤肝,肝郁化火,经期冲脉气盛,气火上逆,肝脉人颃,气火循经上犯,损伤阳络,发为经行吐衄。

[辨证论治]

本病有虚证与实证之不同,治疗以清降逆火、引血下行为大法,或滋阴降火,或清泄肝火。

一、阴虚肺燥型

主要证候:经前或经期吐血、衄血,量少,色鲜红,头晕耳鸣,手足心热,潮热干咳,咽干口渴,月经量少,或无月经,颧赤唇红,舌红或绛,苔花剥或无苔,脉细数。

证候分析:素体阴虚,忧思积念,心火偏亢,经期冲脉气盛,冲气挟心火上逆,灼肺伤津,损伤肺络,以致经前期吐血、衄血,量少,色鲜红;阴虚精血耗伤,髓海失养,故头晕耳鸣;阴虚内热,故手足心热;虚热上浮,故颧赤唇红;虚热灼肺伤津,肃降失职,故咽干口渴,潮热干咳;阴虚精血亏少,冲任空虚,故月经量少或五月经。舌红或绛,苔花剥或无苔,脉细数,也为阴虚肺燥之征。

治疗法则:滋阴润肺,降火止血。

方药举例:顺经汤(《傅青主女科》)加知母、麦冬、旱莲草。

当归、熟地、沙参、白芍、茯苓、黑芥穗、丹皮

方中沙参、麦冬养阴润肺;熟地、白芍、当归养血调经;知母、丹皮、旱莲草、黑芥穗滋阴降火,凉血止血;茯苓健脾益肺。全方使阴液足而虚火清,肺燥除则吐衄自止。

二、肝经郁火型

主要证候:经前或经期吐血、衄血,量较多,色深红,头晕目眩,烦躁易怒,两胁胀痛,口苦咽干,小便短赤,大便秘结,经量减少,甚或无月经,舌红,苔黄,脉弦数。

证候分析:肝经郁火,伏于冲任,经前或经期冲气偏盛,冲气挟肝火循经上逆,肝脉过颃,损伤阳络,故经行吐血、衄血,色深红,量较多;经不下行而由口鼻溢出,冲任气血因而不足,血海满溢不多甚或无血可下,故经量减少或无月经;肝气郁结,故烦躁易怒,两胁胀痛;郁火上扰清窍,故头晕目眩;肝与胆相表里,肝火盛则胆也热盛,胆热液泄,故口苦咽干;火热伤津,则小便短赤,大便秘结。舌红,苔黄,脉弦数,也为郁火之征。

治疗法则:疏肝泻火,降逆止血。

方药举例:丹栀逍遥散加牛膝、代赭石、黑芥穗。

日期:2009年1月24日 - 来自[第八章 月经病]栏目

鼻中出血

鼻中衄血涌如泉,乱发烧灰有甚难,

竹管吹将鼻内去,时间恰似遇神仙。


日期:2008年6月13日 - 来自[孙真人海上方]栏目
循环ads

鼻衄

赖佩瑜函询:“敝邑有孔某者,年二十许,自十四岁以来,得一鼻衄奇症,每逢月之上旬,七句钟时,其鼻血源源而来,投之截血诸药,终不能禁止其流,迨至次日,呼吸始通:衄血亦时来时止,三日后,其衄血自然而愈。测量其血,多至五磅有奇。察其病时病后,神识俱清,兼无别病。但此症自发生以宋,月累一月,毫无过期.诚世界最新发明之一大奇症也。所延医治,已阅百人.投诸药石,俱无效验。延至今春,邀余诊视,切其脉.大而且沉,察其面色,非象失血之人,兼无寒热烦咳,惟不得安眠。检前所服之方,不外泻心、地黄、柏艾等汤,均归无效。仆采择古今医书,研究斯症.皆系真阳不足之弊,故先拟服独参汤加附子五钱.连服数剂,至后月复作如前,再拟早服加减归脾汤,晚服黄土汤,至三阅月,衄复如是。其或药不对症欤?即或四五剂不能中病欤?究意是何理由,敢以质之高明家。”余答之曰:“《素问》谓邪客于足阳明之经,令人鼽衄。”《灵枢》谓胃足阳明之脉,起于鼻之交额中,下循鼻外,所生病者鼽衄。是衄病有厉胃者,胃为多气多血之乡,故宋多而无害。

考虫证,必月初其头上向,安知此衄之来,非即胃中忧虫为患,大约病者体必壮实.嗜浓厚,多湿热,郁蒸生虫,攻动其赢余之血,激而上冲,其不得安卧,亦胃不和之故,经所谓“胃不和则卧不安”也,观其积久,而面色如常。决非虚症,拟用生牛膝、姜炒竹茹、刺猬皮、山栀子、川楝子、法半夏、芜荑、琥珀等,稍加以大黄末、干漆末,逐月于病发时服之,或能渐减而愈。古本有胃蛊一症,用使君子、五谷虫、雷丸、厚朴以杀虫,但不见其变病为衄耳。

窃谓天地之大,无奇不有,阴阳之对待,有时而胜负迭乘,故有五不女之奇形,即有五不男之异禀,安知此人非有生以来,虽具乾健之体,实赋坤顺之性者乎?月事之来,上应乎月,下应乎潮,月初月上钩而潮生,月望月正,圆而潮盛,月属阴象,潮为阴质。仲秋阴气最足,故月最明而潮最大,女亦阴类.月事应之,世既有不月之妇人,安必无有月之男子,犹世有无须之男子,间有有须之妇人,倘询其阳道不举,可证我说之不尽无稽,但血与经,二而一者也,血以下行为顺,仍当用生牛膝、大黄、槐角等以导之,使从大肠出耳,从大肠出则不必复冶之矣,奇想也,而实由理想,姑附载之,以博诸公一粲。


日期:2008年6月13日 - 来自[景景医话]栏目

衄血本乎肺经

衄血者,血出于鼻也。鼻为肺之窍,故曰本乎肺经。治用犀角地黄汤加枯芩、茅根、柏叶、藕节。或用荷叶蒂、藕节各七个捣碎,水煎服。


日期:2008年6月13日 - 来自[医学传心录]栏目
循环ads

人部

童便二九七
味咸, 气寒, 沉也, 阴也。 咸走血, 故善清诸血妄行, 止呕血欬血衄血, 血闷热狂, 退阴火, 定喘促, 降痰滞, 解烦热, 利大小两便, 疗阳暑中暍声瘖, 扑损瘀血晕绝, 难产胎衣不下, 及蛇犬诸虫毒伤。 若假热便溏, 胃虚作呕者, 俱不可妄用。

紫河车二九八
一名混沌衣。 味甘咸, 性温。 能补男妇一切精血虚损, 尤治癫痫失志, 精神短少, 怔忡惊悸, 肌肉羸瘦等证, 此旧说也。 但此物古人用少, 而始于陈氏[本草], 自后丹溪复称其功, 遂为时用。 予于初年, 亦惑于以人补人之说, 尝制用之, 及用之再三, 则无所奇效。 且制用之法, 若生捣之, 则补不宜生, 若炖熟烘熟, 则亦犹肉餔之类耳。 又尝见有以酒煮而食之者, 后必破腹泄泻, 总亦因其性滑也。 近复有以纯酒煮膏, 去柤收贮, 而日服其膏者, 较前诸法似为更善。 然其既离毛里, 已绝生气, 既无奇效, 又胡忍食之, 以残厥子之先天。 东方朔曰: 铜山西崩, 洛锺东应。 此母子自然之理, 不可不信, 故并述此以劝人少用可也。

血余二九九
味微苦, 性温气盛, 升也, 阴中阳也。 在古药性不过谓其治欬嗽, 消瘀血, 止五淋, 赤白痢疾, 疗大小便不通, 及小儿惊痫, 治哽噎, 痈疽疔肿, 烧灰吹鼻, 可止衄血等证。 然究其性味之理, 则自阴而生, 自下而长, 血盛则发盛, 最得阴阳之生气。 以火炮制, 其色甚黑, 大能壮肾, 其气甚雄, 大能补肺。 此其阴中有阳, 静中有动, 在阴可以培形体, 壮筋骨, 托痈痘; 在阳可以益神志, 辟寒邪, 温气海, 是诚精气中最要之药, 较之河车, 鹿角胶阴凝重着之辈, 相去远矣。 凡补药中, 自人参, 熟地之外, 首当以此为亚。

人中白三百
味咸, 性微凉。 能降火清痰, 消瘀血, 止吐血衄血, 退劳热, 清肺痈肺痿, 心膈烦热。 烧研为末, 大治诸湿溃烂, 下疳恶疮, 口齿疳蚀, 虫?肿痛, 汤火诸疮, 及诸窍出血, 生肌长肉, 善解热毒。 或生用为末亦可。

 

日期:2008年5月14日 - 来自[卷之四十九大集本草正下]栏目
共 3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