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术语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关于中医术语“症”、“症状“及“体征”的界定

  目前在中医相关书籍、文章中,对于“症”、“症状”、“体征”3个术语的运用存在不规范、甚至混肴不清的现象。本文拟在对西医和中医关于“症”、“症状”、“体征”定义辨析的基础上,初步提出对其定义进一步界定的思路,还望同道予以斧正。
  西医学中关于“症状”和“体征”的定义
  《诊断学大辞典》…指出:症状又称为自觉症状,是指在疾病状态下机体生理功能异常时病人的主观感受。体征是通过体格检查所发现的异常征象,因而是客观的,故亦称为客观症状。《物理诊断学》指出:症状是指病人能够感知的,是病人对病情的描述,比如气短、胸痛、呕吐等,这些描述帮助医生做出判断。体征是由医生检查所发现的,并能被观察与测量。有些症状也是体征,比如喘息,病人自己描述为一阵一阵的喘息,这是一个症状;医生在查体时也能听到喘息声,因此也是体征。《道兰氏图解医学辞典》指出:症状是指任何关于疾病或者病人情况的主观证据,这种证据医生能够感知,提示病人身体或精神疾病的显著改变。体征是关于疾病存在的客观证据的指征,这种证据是检查医生所能感知的,与病人的主观感觉相对。《临床诊断学》和《诊断学》指出:症状是指患者主观感受到不适或痛苦的异常感觉或病变改变。体征是指医师或其他人能客观检查到的改变。这些改变有多种形式,有些只有主观才能感觉到,如疼痛、眩晕等;有些既有主观感觉,也可通过客观检查发现,如黏膜出血、黄疸、肝脾肿大等;还有些生命现象发生了质量变化(不足或过度),如肥胖、消瘦、多尿、少尿等,需通过客观评定才能确定。凡此种种,广义上均可视为症状,即广义的症状,也包括了某些体征。《实用医学词典》指出:症状是指病人主观上对疾病或病症的感觉,如发热、咳嗽、头痛、呼吸困难等。这是通过病人的主诉和对病人的问诊得来的。而医生对病人体格检查所得到的客观表现则称为体征。
    由上可看出,在西医学相关书籍中无“症”这一术语。对“症状(symptom)”和“体征(sign)”的定义虽然存在一定差别,但其观点可基本概括为:对“症状”定义时强调的是病人的主观感受,对“体征”强调的是能被医生观察到或检测到。由于有些疾病现象(如发热、浮肿、皮肤黏膜出血、黄疸等)既可以被病人感受到,也能被医生检测或观察到,所以才有“广义的症状,也包括了某些体征”的说法。这一点也可通过西医《诊断学》中“常见症状”下的内容说明。同时,西医《诊断学》对“主诉”定义为:患者感受最主要的痛苦或最明显的症状或(和)体征及其持续时间。指出“体征”也可被病人主诉,分析这里的“体征”就是指能被病人和医生都感知到的那些疾病现象(如发热、浮肿、皮肤黏膜出血、黄疸等)。在主诉的定义中,“症状”应该是不包括某些体征的。
    以上现象说明在西医学中,有些学者提出了包括了某些体征(注意不是所有体征)在内的“广义的症状”的说法,对那些既能被病人感受到,也能被医生客观检测到者,有时称“症状”(如《诊断学》中的“常见症状”),有时称“体征”(如“主诉”定义中的“体征”),在这一点上没有非常严格的界定,虽然临床上也不会引起误会,但似乎在“主诉”的定义中还是只用术语主观感受的“症状”比较恰当。如:当病人主诉“皮肤发黄l周”时,“皮肤发黄”应该被称为症状;当医生通过体格检查确定是“黄疸”时,“黄疸”应该被称为体征。
    中医现代文献中关于“症”、“症状”及“体征”的定义
  在中医古籍中,“症”、“征”、“证”字,均本于“言登”字,其术语存在混用的现象。随着术语规范化研究的深入,中医学已经从概念上将代表疾病现象的“症”、“征”与代表疾病本质的“证”(诊断性概念)区分开来。受汉字简化及西医术语翻译成中文的影响,在现代中医文献中将“症”称作“症状”,“征”称作“体征”的现象比较普遍。那么在现代中医词典、教材及国家标准中又是如何定义这几个术语的呢?《中医大辞典》指出:症状是指机体因发生疾病而表现来的异常状态,包括患者自身的各种异常感觉与医生的感觉器官所直接感知的各种异常机体外部表现。《中医药学名词2004》指出:症状是机体因发生疾病而表现出来的异常状态,包括患者自身的各种异常感觉与医者的感觉器官所感知的各种异常表现。
    建国以来,不少研究文献与中医诊断学教材受西医对疾病临床表现分类方法的影响,将患病后的异常表现分为“症状”与“体征”,其定义基本一致:症状是指病人主观感到的痛苦或不适,如头痛、耳鸣、胸闷、腹胀等;体征是指客观能检测出来的异常征象,如面色白、喉中哮鸣、舌红、脉浮紧等。而症状和体征又统称症状,或简称“症”。其中也有在定义体征时包括“病人自己发现的客观病理征象”和定义症状时将其称为“自觉症状”者。孙广仁主编的《中医基础理论》指出:症即症状和体征的总称,是疾病过程中表现出的个别、孤立的现象,可以是病人异常的主观感觉或行为表现,如恶寒发热、恶心呕吐、烦躁易怒等(称症状),也可以是医生检查病人时发现的异常征象,如舌苔、脉象等(称体征)。在2006年颁布的国家标准《中医基础理论术语》关于“证候”的定义中指出:“证候,是证的外候。疾病过程中机体综合反映出的症状和体征”,也认为患病后的异常现象可分为症状和体征。
    上述教材和标准中,对于“症”、“症状”和“体征”的定义可归纳以下几个方面。
    1.症状“一统”说从《中医大辞典》和《中医药学名词2004)的定义可以看出,对患病后出现的异常现象未参照西医学的定义分别命名,不论是患者自身还是医者所感知,均被称为症状。分析其原因,也许是因为:中医通过望诊、闻诊和切诊获取的疾病信息和西医通过望、触、叩、听获取的疾病信息毕竟不完全一致,如果将西医“能被客观检测到的”或
  “医生检测时发现”的“体征“等同于“医者的感觉器官所感知的各种异常表现”不太合适;或者是想突出中医特色,避免与西医的“体征”术语混同。
    2.症状、体征“分离”说从《中医诊断学》和《中医基础理论》等教材的定义看,与西医的定义相似:将病人患病后的表现分为病人自身主观感受到的“症状”和被医生能客观感受到或检测出的“体征”;由于有些异常改变(如咳嗽、发热、水肿等),既是症状,又是体征,故有包括“体征”在内的广义“症状”之说;中医诊断学教材及中医病历书写格式中关于“主诉”的定义也是照搬西医诊断学中有关“主诉”的定义。
    但要注意的是,西医的“广义症状”只包括“某些体征”(也就是不能将“湿罗音”之类的包括进去),而中医的“广义症状”包括所有体征(也就是将舌象、脉象等也包括进去了),同时将广义的症状简称为“症”。如果按照逻辑关系就是“症状(简称“症”)”是“症状”和“体征”的总称。
    关于“症状”与“体征”可统称为“症状”的另一理由,有专家认为:“征”有证验、证明,象征、特征之义,其义与“症”通,所以现代中医学所说的“症”字,可以包括症状和体征。
    根据上述症状和体征的定义,当行文中出现“症”时应该是包括“症状”和“体征”的广义“症状”;当“症状”与“体征”并用时,此时的“症状”只代表病人主观感受到的异常表现和痛苦(即狭义的“症状”);当“症状”单独使用时,仅凭术语本身难以分辨其代表的是广义的、包括体征在内的“症状”,还是狭义的、不包括“体征”在内的“症状”,需要仔细研究上下文的内容方能确定。这种逻辑分层的不清晰及一词多义的问题,很容易导致使用上的混乱,不利于中医术语的规范化和学术的发展。
  完善中医“症”、“症状”及“体征”定义的思路
  针对现代中医教材和文献中关于“症”、“症状”及“体征”等术语的描述,初步提出完善中医“症”、 “症状”及“体征”定义的思路如下。
    1.区分“症状”与“体征”  中、西医虽然具有不同的医学理论体系,诊察疾病的方法及对疾病现象的描述存在差异,但由于研究对象都是人,对于其患病后的异常表现的分类思路也应该是相似的。更何况在现代中医临床诊病时和政府部门制订的中医病历书写格式中,中西医结合已经非常普遍。
    具体来说,应按照上述中医教材所表述的那样,从中医学角度,将机体患病后出现的异常表现分为症状(symptom)与体征(sign)。这种分类方法与西医对接,有利于中医的国际化。
    2.用不同术语命名现行所谓广义的“症状”和狭义的“症状”  目前造成中医“症”、“症状”、“体征”术语混乱的原因之一是“症状”这一术语既代表包括一切“体征”在内的广义的“症状(简称症)”,又代表不包括“体征”在内的纯自觉的狭义的“症状”。
    鉴于中医古籍中“症”的含义,现代中医文献中对“症”的运用(症即症状和体征的总称),以及保持中医命名的一些特色,建议用“症(svmptom and sign)”这一术语指代包括“症状(symptoIll)”与“体征(sign)”在内的各种异常表现,以示“统称”与“分称”术语的区别。
    3.中医“症”、“症状”及“体征”的定义应该体现中医特色在对上述“症”、“症状”及“体征”进行定义时,应体现中医的特色,而不一定照搬西医的定义。如:症状是指通过医生问诊所获取的、病人主观感受到的各种痛苦和不适的疾病现象;体征是指医生通过望诊、闻诊、切诊等诊察方法获取的病人的各种异常征象。而避免用“能被客观检测出来”等给体征下定义。当然,随着四诊客观化的深入研究,当脉诊仪、舌诊仪等被作为诊断仪器广泛用于临床诊察日寸,再用“检测”等术语来定义体征也无可厚非。
    总之,症状和体征(统称为症)是中医临床辨病与辨证的前提和依据,对症的规范化应以其术语的规范化为前提。在给“症”、“症状”和“体征”等术语(或概念)下定义时,既要体现中医特色,也要考虑发展趋势,以更加有利于临床、教学、科研中的方便运用及中、西医的交流。
日期:2012年3月19日 - 来自[中医诊断]栏目
循环ads

谱描叙基本术语

  1.色谱图(chromatogram):色谱柱流出物通过检测系统时所产生的响应信号对时间或流动相流出体积的曲线图

  2.色谱峰(chromatographicpeak):色谱柱流出组分通过检器系统时产生的响应信号的微分曲线。

  3.峰底(peakbase):从峰的起点与终点之间的连接直线

  4.峰高(h)(peakheight):从峰高最大值到峰底的距离。

  5.峰宽(W)(peakwidth):在峰两侧拐点处所作切线与峰底相交两点间的距离。

  6.半高峰宽(Wh/2)(peakwidthathalfheight):通过峰高中点作平行与峰底的直线,此直线与峰两侧相交两点间的距离

  7.峰面积(A)(peakarea):峰与峰底之间的面积。

  8.拖尾峰(tailingpeak):后沿较前沿平缓的不对称峰。

  9.前伸峰(leadingpeak):前沿较后沿平缓的不对称峰。

  10.假峰(ghostpeak):并非由试样所产生的峰。

  11.畸峰(distortedpeak):形状不对称的峰,如前伸峰、拖尾峰。

  12.基线(baseline):在正常操作条件下仅有流动相通过检测器系统时产生的响应信号的曲线。

  13.基线漂移(baselinedrift):基线随时间定向的缓慢变化。

  14.基线噪声(N)(baselinenoise):由于各种因素所引起的基线波动。

  15出峰时间:峰出现的时间

日期:2010年7月30日 - 来自[色谱入门]栏目

刘保延:浅谈中医临床术语标准化工作现状及其深化推进

  近30年来,我国中医药领域相继实施了大量的标准化研究工作,以术语为核心,推出了包括行标乃至国标的众多标准,对中医药事业的发展起到了基础性的支撑作用。伴随信息化时代的到来,中、西医电子化病历(健康记录)与电子化CRF表格正在全国范围内以极高的速度推进、普及,纸质记录由于在书写、保存、检索以及后期数据挖掘等方面的先天不足,已逐步退向辅助位置。新的载体形式对已有术语标准从标准的体例、标准的应用模式等方面均提出了新的要求。为更好地支撑信息化时代中医药工作的开展,中医临床术语的标准化工作也应当逐步深化推进,不仅应与国际通行的方法学接轨以全面提升标准的系统性,还应力争提高标准的实用性,使中医临床术语标准真正在信息化临床科研工作中发挥作用。

  中园临床术语体系复杂性高.标准化工作难度大的成因探析
  与现代西医学大量采用“死语言”建立术语体系以描记医学信息不同,中医临床术语的主体——汉语语言文字伴随中华民族的发展始终处于动态演变之中。在中医学数千年发展历史中,与其他传统学科相似,有些术语凭借古籍保持了其原始含义在当前工作中仍被普遍使用;有些术语则己在内涵上发生了本质转变;有些术语则已完全被弃用。时代变迁对汉语的影响,不仅造成中医术语在概念理解上的古今差异,不同时代度量衡的标准还造成了同一种度量单位术语在实质意义上的改变。此外,我国幅员辽阔、方言众多,促成了各地区所习用中医术语的地域性差别,内容涉及中医学理、法、方、药、术各个层面。另外,由于学术流派与传承的分歧以及出于对学术保密的需要,人为编制形成的近似密语,只被少数人理解掌握,如孟氏,文中所提到的“鬼把子”。更为重要的是,伴随近一百余年来现代西医学在我国扎根、壮大乃至逐渐成为占据主流地位的医疗卫生体系,大量西医学术语被翻译引进,其中既包括对西方语言的本土化汉译,也包括日文汉字的翻译回流,造成大量医学术语字面相同而含义迥异,严重冲击了原本相对自成体系的中医学术语;而中西医结合医疗模式又同时提出了对中医术语与西医术语两方面的需求。上述列举原因可能尚不够全面,但其综合结果使中医临床术语体系远较现代医学术语体系更为复杂,也决定了中医临床术语标准化工作是一项艰巨的系统工程。

  2  中医临床术语标准化的重大意义与相关标准的推出。
  标准化中医临床术语是中医药标准规范体系中最为基础也是最为重要的组成成分:文以载道,中医临床术语是相对抽象的中医文化、中医诊疗与中医养生保健预防理念的主要载体,依赖中医术语才实现了中医学理、法、方、药、术的记载、描述和表达。因此,中医临床术语标准化是更好继承传统中医事业,使其得到不断发展与创新的基础;语言是信息交流的主要手段,标准化的中医临床术语则是中医药生产、教学、临床与科研在领域内部以及领域间、学科间、产业间进行正确信息交流、保障业务顺利进行的基础;标准化是信息化的基础,中医临床术语标准化则是中医药领域信息化的基础,基于标准化的中医临床术语能够提升信息处理的能力,实现中医药信息高质、高速地采集、储存、管理与利用;中医临床术语的标准化是实现中医临床辨证论治过程标准化,进而建立中医临床评价体系的基础,而中医临床评价体系是实现科学、客观、综合地评价中医临床,实现中医药在新时代健康发展与推动中医药现代化事业进程的重要保障力量;尤为重要的是,中医临床术语标准还是建立中医药领域其他标准与规范的基础。术语被作为最细小、最基本的元件参与中医药标准的制定,完成概念定义描述。标准化中医临床术语的采用不仅能够提高概念定义的精细度和准确度,还便于建立起概念间基于语义的逻辑性关联,使制订的标准规范在质量与学术水平上得以整体提升。
  基于标准化对中医药行业的重要意义,更为解决实际工作对标准化中医临床术语的迫切需求,近30年来,我国中医药领域开展了大量基础性的标准化研究,涵盖了中医、中药、针灸等内容,目前已推出了包括行业标准乃至国家标准的系列标准。纵观已有标准,绝大部分面向特定的应用环境与应用目的,以中医学知识体系中特定范围的术语种类(如中医疾病与证候诊断类、中医基础理论类、针灸腧穴定位类等)为中心,实施了术语的再分类与编码研究,并主要以文字描述的模式进行了术语的标准化定义,部分标准还完成了术语与其同义术语的链接。
  3  已有标准在临床科研工作中规范化应用的瓶颈问题分析
  电子化病历、健康记录在我国医疗卫生行业的深入、高速推进,对标准化临床术语提出了新的需求,将已有标准成功地应用到临床科研工作中,既是各项标准制定的初衷,也是中医信息化发展的必经过程。但前期研究发现,已有标准的实际应用情况与预期水平存在较大差距。在中国知网(CNKI)以“标准”、“中医”、“应用”及已有中医标准的全名等作为检索词进行全库查询,除国标《中医病证分类与代码》有数篇文献外。论述其他已有标准应用情况的文献几乎为零。已有标准的应用性文献数量之少,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其在中医临床科研应用中的实际情况。通过与中医院临床医师的访谈,还发现临床工作者对现有标准的认知度普遍偏低,大多数人既不熟悉与中医临床科研工作相关的标准究竟有哪些,也不了解应该如何使用标准。    
  笔者认为,现有标准未能得到理想施行主要存在如下原因:①中医标准大多采用纸质形式发布,书籍是规范化术语的载体,虽然标准中具有对术语的明确定义,但仅凭人脑记忆来使用标准化术语或在使用中通过翻书查询都是不现实的,对标准内容的学习掌握与使用的不便阻碍了标准在实际中的应用;②已有标准大多各自围绕中医知识体系的局部分支建立,术语覆盖范围与描述能力相对有限,标准之间缺乏系统性关联。部分种类术语在不同标准间交错重叠,同时还有术语种类被遗漏,未纳入到标准化研究中,造成使用者难以甄别或无词可用。③当前大多数电子病历采用了非结构化模式,在病历主体内容的书写上并无特殊监控手段,使其与纸质病历书写过程一样具有了高度的随意性,标准难以有效实施。总之,缺乏有效的工具与方法成为已有标准规范化应用的主要瓶颈,建立起一套工具与方法,将已有标准有机整合并借助信息化手段将其与结构化电子病历系统绑定,为使用者提供最大程度的便利,是突破已有标准应用瓶颈、使其得到充分发挥与利用的关键。
  4系统化是深化推进中医临床术语标准化工作的必由之路
  与国际先进的临床医学术语集如《系统化临床医学术语集》(SNOMED CT)相比,系统化是当前中医临床术语标准亟待提升的特质。主要体现在:①已有中医标准大多仍停留在对术语进行标准化而尚未提升到对“概念”实施标准化的层次,致使概念、术语的关系松散,缺乏系统化。术语是抽象化概念的实体性指代符号,概念的地位高于术语,术语紧密围绕概念存在并为概念服务;概念具有唯一性,受语言、民族、时代变更的影响甚微。SNOMED CT核心内容的设定即充分体现了其以概念为核心的系统化观念。中医临床术语标准化研究的深化推进,同样应建立起以概念为核心的目标,首先要完成中医临床概念层次的标准化,再逐步建立概念与术语(包括首选术语与同义术语)的关联体系,以及概念与概念之间的语义关联体系,形成系统化的概念网络结构。这样不仅能够提升术语集本身的学术地位,从概念唯一性的角度实现中医临床术语标准与国际临床医学术语标准的接轨,同时能够真正有效解决当前临床术语使用中普遍存在的“一词多义”与“多词一义”的情况。②已有标准在术语分类框架的构建上大多缺乏系统性,单一标准难以全面涵盖当前临床科研工作所需内容;同时,大多标准采用了“学科分类”模式进行术语集框架构建,与临床科研工作的实际需求脱节。SNOMED CT在概念分类框架上的系统化主要体现在其依据现代医学理论,建立起了相互关系明确、符合现代医学诊疗思路并适用于临床科研应用的10余个项级概念分类轴,并依据应用方的反馈进行框架的动态维护,从而将临床科研所需的近40万条医学以及非医学专有概念纳入其中,实现了单一标准对临床科研工作的全面支持。伴随中医学在世界上被广泛接受,SNOMED CT在其分类框架中还逐步纳入中医、针灸学的概念。中医临床术语标准化研究从分类框架角度的深化推进,应当确立全集的理念,力争通过一部分类框架实现对全部中医临床科研所需概念的汇总,并在具体顶级分类的设定上摆脱传统学科分类的影响,依据中医辨证论治临床诊疗流程的几大关键环节对全部概念进行合理切割。③已有标准的发布形式大多停留在纸质版本阶段,缺乏系统化展示、检索与使用的工具。 SNOMED CT则主要通过电子化的TXT数据文件形式发布其核心内容,用户可以将数据便捷地导入诸如Sq1 Server、Oracle等大型数据库,或直接导入其电子病历等应用系统;同时,还开发了多种术语集浏览器,基于SNOMED所建立起的关联关系,可以从任何角度检索与浏览SNOMED的概念、同义术语。上述是中医临床术语标准化研究深化推进中值得借鉴学习的。
  5结语
  2006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全面启动了中医药标准化工作,计划到2010年制定出500项中医药标准,这不仅为中医标准化研究提出了新的任务,也为深化中医临床术语标准化研究提供了有利时机。通过引入国际通行的临床医学术语标准化工作理念,借鉴其方法学体系,在提升术语集自身水平与临床实用性方面下功夫,依据中医学自身的规律形成系统化中医临床术语集,是深化推进中医临床术语标准化工作的必经之路。

日期:2010年3月24日 - 来自[论著及其他]栏目
循环ads

中医药术语 :通经活络

     通经活络:治法。用活血化瘀疏通经络的药物治疗经络痹阻等证的治法。适用于风寒湿邪,瘀血阻滞经络病症。临床可见肢体筋脉挛急,关节屈伸不利,手足麻木不仁,或肢体沉重疼痛。常用药物有乌头、地龙、乳香、没药、天南星、白花蛇、威灵仙、当归等。代表方剂如大活络丹、小活络丹。
日期:2010年3月20日 - 来自[中医基础]栏目

中医药术语:通调水道

      通调水道:出《素问•经脉别论》。肺的生理功能。肺能疏通调节津液运行之通道。津液的运行、敷布依靠气的推动。肺主气,通过肺气宣发肃降运动,对体内津液的输布、运行、排泄起疏通和调节、排泄作用。
日期:2010年3月20日 - 来自[中医基础]栏目
循环ads

中医药术语 :通络止痛

       通络止痛:治法。通过疏通经络而消除疼痛,适用于脉络阻痹不通所致之疼痛。常用药物如桃仁、红花、穿山甲。代表方剂如复元活血汤等。
日期:2010年3月20日 - 来自[中医基础]栏目

中医药术语翻译标准化对策的探讨

  随着高龄化社会的的来临,以及疾病谱的改变,化学药物的毒副作用愈益明显,而以天然药物、针灸、推拿、气功及其非药物疗法为主要养生、预防、治疗的中医药学,越来越受到重视,正以较快的速度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然而,在中医药对外传播中,中医药用术语的翻译出现许多急需解决的问题。本文就中医药术语翻译标准化进行探讨。

  1  中医药术语翻译标准化存在的问题

  在中医药术语翻译中,有异化法(foreignizing translation)和归化法(domesticating translation)两种方法。中医药翻译应当用异化法还是归化法,是以牺牲中医的准确概念为代价用目标语词汇,使标语读者接受起来更容易,还是尽量直译,保留中医概念的准确与独立值得探讨。国内译者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争论很激烈,一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所以在不同翻译理念下,中医药术语翻译自然会出现同一术语多种翻译、术语翻译后文化失真等问题。

  2中医药术语翻译标准化的必要性

  中医药术语亟需标准化已在学术界达成基本共识。中医药术语翻译在一定程度上是科技信息翻译,信息要在人群中得到广泛传播,首要条件是信息传播的媒介一“语言”必须得到社会各界的公认和准确理解,即必须“规范”。中医药要走向世界,统一规范的术语是国际交流的前提。

  李经蕴和李永安(2007)认为,中医药术语标准化成果推广,主要有4个途径:①政府宣传;②学会审定和规定;⑧专家学者宣传;④编撰词典、编写教材。其中,词典是标准化成果的结晶;教材是推广标准化成果的载体。因此,需要努力编撰反映中医药术语英译标准化方案的词典,并以此标准化译名为标准,编写全面反映中医精髓的英语教材。

  3  中医药术语翻译标准化的对策

  3.1  中医药术语翻译的一致性:中医药术语翻译要坚持一致性原则,做到每个术语尽量选择同一个术语表达。如对“厥”的翻译,著名的英国中医翻译学者魏遁杰译为:食厥foodreversal、四肢厥逆reverse.flow of the limbs、厥逆reverse-flow、厥逆头痛reverse.flow headache、厥阴化风reverting yintransforming into wind、热厥heat reversal、寒厥cold reversal、薄厥sudden reversal。对此,我们可以比较一下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传统医学名词术语国际标准》中有关“厥”的翻译,如,厥阴寒厥证reverting yin cold reversal pattern/syndrome;气厥reversal ofqi:厥、厥证syncope;食厥crapulent syncope;热厥、煎厥heat syncope;寒厥cold syncope。各词条中的“厥”均为同一个中医概念,所以应当用同一个对应词,以保持术语翻译的一致性。理由如下:《内经厥论》对“厥”的解释:“阳气衰于下为寒厥,阴气衰于下为热厥。厥者,逆也。下气逆上,卒乍眩仆,轻者渐苏,重者不起,阴阳之气衰于内,故二厥由之生。”在伤寒论辨厥阴病脉证治中第337条提出:“凡厥者,阴阳气不相顺接,便为厥。厥者,手足厥冷者是也。”说明“厥”有寒热虚实之分,《景岳全书·厥逆》总结明代以前对厥证的认识,提出以虚实论治厥证。此后医家对厥证的理论不断充实、完善和系统化,提出了气、血、痰、食、暑、尸、酒、蛔等厥,并以此作为辨证的依据,指导临床治疗。由此可见,各词条中的“厥”实属中医的同一个概念,按照一致性原则,理应用同一个对应词。根据英汉大辞典的解释,“syncope意为昏厥,reversal意为逆转、颠倒”。依据上文对“厥”含义的解释,应把“厥”译为reversal。鉴于此,厥的各个证型如食厥、气厥可分别叠为food reversal、qi revefSal。在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传统医学名词术语国际标准》中,“厥”的译法有syncope、reversal两种,按照上文对“厥”的分析,既然各词条中的“厥”属同一念,那么为何“厥阴寒厥证”和“厥证”中的“厥”要分别译成reverting和svncope呢?这样翻译,中医药术语翻译的一致性就难以体现出来。

  3.2  中医药术语翻译的简洁性:中医药术语翻译要坚持简洁性的原则。由于汉语中一字多义现象较多,为每个汉字都找到英语对应词不太可能。如果一个汉字或术语不能用单一的英文对应词来表达的话,我们应该把这个汉字或术语的英语对应词数量尽量减到最少。如:“缓”:Hu6n缓slack adj.slacken vb,筋缓iin huSn,slack sinews:舌缓sh6 huOn,slacktongue;喜则气缓xi z6 qi hu6n,joy causes qi to slacken·Moderate aOj.;缓脉huSn m6i,moderate pulse.Mild ad;缓下huSn xi6,mild precipitation;缓补hu6n bfi,mild supplementation.Relax vb.缓急HuSn jl,relax tension。再如“滑”的翻译:Hud滑glossy adj.;舌苔滑sh6 tOi hud,glossy tongue fur.Slippery adj.;滑脉hud mai,slippery pulse.Effiux n.uncontrolled flow from the body:滑精hud jin9,seminal efflux.1ubricate vb.:滑肠hud chdn9,lubricate the intestines.

  3.3中医药术语应结合上下文内容翻译:中医药术语的翻译应经得住上下文语境的考验。例如:很多中医翻译学者采用“deficiency/sufficiency,emptiness/fullness”来翻译“虚实”,这种译法没问题吗?在中文里,经常看到这样的解释:如“心血虚是心血不足的表现”[heart blood(虚)Xn is themanifestation ofthe(不足)bd zd ofthe blood],意思是:心血虚是整个身体心血不足的一种病理状态。如果用deficiency来译虚xQ,这里就会译成“heart blood deficiency is themanifesmtion of insufficiency of heart blood.”由于deficiency和insufficiency是非常相近的近义词,逻辑上,我们翻译的这个英语句子意思是:X is the manifesmtion of itself.”,实际上汉语里却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尽管句中包含了同义复用,这种形势却加深读者的理解“(the general condition of)lack of(orweakness in)heart blood is a manifestation of insufficiency ofheart blood.”。对于懂中医整体观念的人来说,心血虚是整个身体的一种状态,而心血不足是其原因。再如,对于“虚满”这一概念,如果用‘emptiness’来翻译“虚”,则英语翻译就是“empty fullness”或“emptiness fullness”,这很容易令人迷惑。相比之下,“vacuity fullness”就容易接受,这样就把汉语中抽象的概念“虚”和生理上的感觉“满”区分开来,同汉语表达的效果一样。因此,中医药术语不能孤立的去翻译,术语应该是一个描述概念体系的一套系统词汇…,术语翻译必须经得住上下文语境的考验。

  3.4中医药术语翻译应保留中医概念原貌:中医是独立于西医之外的医学体系,翻译起来不能一切以西医名词为标准。中医根植于独特的中国文化土壤中,严格说来是一门经验科学。如果把医学“科学”界定为建立在西方近代以来实证方法基础上的医学理论体系,中医当然是不“科学”的,但这个结论是非常荒谬的。中医对很多疾病,如妇科疾病有独特疗效。不能因为西医是现在的主流医学,就在中医向西方的传播过程中,用西医术语来替代中医概念,这样往往会抹煞中医概念,破坏中医学系统的整体性和独立性。

  举例说明,例1:最新公布的世界卫生组织传统医学术语标准中将“热疮”翻译成herpes simplex,但笔者认为应该直译为heat sore。理由如下:世界卫生组织对有关疮的术语翻译是:Sore:疮:hairline sore:发际疮;seat sore:坐板疮;shanksore:臁疮;Bedsore:褥疮;fat SOre:肥疮:herpes simplex:热疮。这些术语中的“疮”译为SOre,其他各种“疮”也分别采用直译,唯独“热疮”没用heat SOre,而使用西医名词herpessimplex。这样一来,“热疮”这个中医概念在外国学习者的认知中就会很模糊。外国学习者也不容易把“herpes simplex”这个所谓的“热疮”与中医热疮的辨证施治和遣方用药联系起来。宋代《圣济总录》中记载:“热疮本于热盛,风气因而乘之,故特谓之热疮。”热疮分为肺胃热盛、肝胆湿热、阴虚内热等不同证型,治疗方法各异。肺胃热盛证,治宜疏风清热解毒,方用辛夷清肺饮加减;肝胆湿热证,治宜清热利湿解毒,方用龙胆泻肝汤加减;、阴虚内热证,治宜养阴清热解毒,方用增液汤加板蓝根、紫草、生薏苡仁。热疮译成heat SOre,中医的概念“热”和“疮”得到保留。因此在解释热疮治法时,外国读者就很容易理解各种不同证型的遣方用药。热疮相当于西医的单纯疱疹,翻译时可在注释中给出对应的西医名词,但不应该直接译为herpes simplex。由此可见,翻译中如果不保留中医概念的原貌而直接用西医名词,就会破坏中医概念的整体性和独立性。

  例2:“遗精”被译为Spermatorrhea。此翻译遗漏和曲解了中医的知识信息。笔者认为,中医中“遗精”按病情严重程度不同分为梦遗、无梦而遗、精滑等。其病因有肾虚精关不固,或君相火旺,湿热下注等。病证不同,治则当然有别。然而,“由于翻译过于简化,国外学习者没意识到遗精的不同程度,对不自觉精液流出都当作肾气不固来治疗”,那么对于其他证型的患者来说肯定就不会有效,甚或使病情恶化。如此看来,中医概念的简化翻译,使中医师的实际临床技能低下,甚至会危及患者的生命安全。

  由此可见,翻译中保留中医的原有概念不仅有助于西方学习者准确学习中医知识,还有助于提高其临床技能,所以我们在翻译中应该保持中医概念的完整性和独立性,尽量反映中医概念原貌。

  4结语

  中医药术语翻译需要标准化,但中医术语翻译究竟用异化法还是归化法还是其他方法,当前有许多争论。语言既是传达信息的工具,同时也是传承文化的载体。由于不同的历史、地理、宗教等方面的差异,两种语言之间不可能对等。而中医药学蕴涵了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因此我们中医翻译者需要深层次上克服汉英文化差异,科学探求最接近源语言所蕴含的意义和文化价值,为继承、弘扬和传播中医药做出有意义的贡献。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来自[论著及其他]栏目
循环ads

中医药术语:五脏所藏

      五脏所藏:五脏功能。出《素问•宣明五气》。神、魂、魄、意、志五种精神活动分别与五脏相联系。由于人的精神意识活动是以五脏精气为物质基础的,所以精神意识思维活动的异常与五脏功能失调有关。其联系为: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来源于《中医药常用名词术语词典》,主编:李振吉;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5年出版。)
日期:2009年9月3日 - 来自[临床讨论]栏目
共 51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