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股骨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年轻女子长期吃激素骨头如豆腐

近日,广州一家医院接诊了一名因摔倒而骨折的年轻女子小潘,而医生诊断下来竟发现她全身骨头宛如百岁的老人,随便磕碰就会碎。医生诊断为左侧髋臼骨折并股骨头中心性脱位。但年纪轻轻为什么随便一摔就骨折?全身的骨...即将发布

日期:2017年9月1日 - 来自[用药指南]栏目
循环ads

男子治眼病却患上股骨头坏死 长期使用激素致腿病

  30岁男子牛某因视力模糊到眼科医院就诊。出院后总觉双腿无力,经诊断患上激素型双腿股骨头坏死,牛某因此起诉医院滥用激素。昨天上午,石景山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因涉及专业问题,法院邀请某医院肿瘤科主任担任人民陪审员。

 

  >>原告

 

  长期使用激素导致腿病

 

  昨天上午,牛某坐在轮椅上被妻子推进法庭。牛某诉称,2012年5月1日,他因左眼突然视物模糊到中国中医科学院眼科医院就诊。医院在并未告知其治疗风险的情况下,采用注射、输液等方式使用了大量吗啡,在治疗期间,医院还长期使用多种激素药物治疗。

 

  同月20日,牛某病愈出院。之后,他总觉得双腿酸疼,走路无力。医生诊断后告知他双腿股骨头坏死,且为激素型股骨头坏死,是其长期大剂量使用激素的结果。牛某认为,腿病与医院使用激素有关,医院侵犯了他的知情权,故诉至法院索赔27万余元。

 

  法庭出具的鉴定报告中,牛某的伤残等级被鉴定为9级,医院所使用的激素剂量没有超过标准。医院对治疗过失承担20%至40%的责任。对于这份鉴定报告,双方均不认可。

 

  >>被告

 

  激素治疗是首选治疗方式

 

  医院辩称,激素治疗是牛某患病首选的治疗方式,而且是唯一排他的治疗方式,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更有效的治疗方案。而且,医院治疗过程符合治疗方案,不存在超剂量使用问题,医院的激素使用符合卫生部相关的医疗规范,牛某的病情与激素使用没有必然联系。医院表示,之前在治疗同类病患时都采用了一样的治疗方案,病人并没有出现股骨头坏死。

 

  牛某律师称,报告虽称剂量没有超标,但并没有指出正常标准,且医院口头和书面都没有向牛某告知使用激素可能产生的副作用。医院认为,报告没有对股骨头坏死的原因进行分析,医院在治疗过程中,对牛某同时使用了抵抗激素副作用的药物。医院不存在失职行为。

 

  因本案涉及专业医疗技术难题,法院邀请某医院肿瘤科主任李亦军担任人民陪审员,同时组织法院聘请的政协专家技术咨询委员会中的医疗专家到庭进行旁听。

 

  由于双方未达成调解意向,此案未当庭宣判。

 

  >>法院

 

  专业案件“问诊”专家

 

  庭后,主审法官向专家们提问称,“激素治疗是否是唯一的治疗方案?医疗行业中如何履行告知形式?”

 

  李亦军说:“2011年,卫生部就出台了使用激素的规范,本案中激素用量及用药时间的确超出了规范。治疗过程中及治疗结束后,医院都没有对股骨头进行检查。且没有书面或口头告知患者,所以说,医院的确存在过失。”

 

  外科专家吕长胜认为,临床上使用激素的确存在不可控因素,法庭出示的鉴定还是比较客观的。对此法官表示,此次咨询会上讨论的内容,合议庭进行评议时会进行考量。

 

  据了解,除了昨天到场的医疗专家外,石景山法院还与区政协建立了专业技术咨询制度,设立了专业技术咨询委员会,聘请了21名政协委员担任专业技术咨询员,这些咨询员来自医学、教育、金融、建筑规划等十多个领域,以此破解审判中的各方面专业技术难题。

日期:2014年1月14日 - 来自[合理用药]栏目

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手术治疗的合理选择

【关键词】  股骨粗隆间骨折;手术;老年患者

 股骨粗隆间骨折是65岁以上人群常见的髋部损伤,该人群常伴有多种内科疾病,脏器储备功能不足。牵引等非手术治疗需长期卧床,易发生压疮、坠积性肺炎等并发症,导致死亡率增高,且骨折畸形愈合多,故公认应早期内固定[1]。由于粗隆间局部以松质骨为主,老年人均有不同程度的骨质疏松,伤后容易发生不稳定的粉碎性骨折,粗隆区内侧与后内侧骨的连续性中断,致使骨折复位困难而且复位后不稳定,造成骨折畸形愈合、髋内翻、内固定松动、断裂等,手术治疗也存在手术创伤大、手术方法繁多选择、困难等问题。本文根据笔者临床经验,结合国内外文献,阐述老年人股骨粗隆间骨折的手术方式的合理选择。

  1 常规内固定手术

  1.1 多针固定

  此法简单方便,经皮多根斯氏针固定属微创手术,适合老年、体弱、局部软组织条件差等患者,且具有简便易行再次手术方便等优点。但要求大粗隆外侧皮质完整,只能起到简单固定,容易松动,抗内翻应力能力差。针尾埋于皮下,病人感觉不适,加之退针或患肢相对废用萎缩可使不适更加明显。

  1.2 动力髋螺钉

  动力髋螺钉(dynamic hip screw,DHS)是最常用的粗隆间骨折内植物,对稳定型骨折的疗效是肯定的,甚至一度被作为治疗的“金标准”。但对于不稳定性骨折伴骨质疏松的患者,DHS治疗失败率高,对反粗隆间骨折加压作用可导致骨折段的分离,效果更差,失败率高达24%~56%[2]。究其原因,主要由于内侧皮质骨多有缺损,压应力不能通过股骨距传导,导致内固定物上内翻应力增大,导致螺钉切割股骨头、钢板疲劳断裂或钢板远端螺钉拔出,远端骨干向内移位导致髋内翻、肢体短缩畸形。同时患者多有骨质疏松,DHS不能有效控制骨折端的旋转应力。

  1.3 髓内钉

  髓内钉包括股骨近端带锁髓内钉(proximal femoral nail,PFN)和Gamma钉等多种,具有较好的抗旋转、稳定功能,用于治疗不稳定的股骨粗隆间骨折,术中、术后并发症发生率较高,约为4.6%,包括1.8%的术中骨折,7.1%术后螺钉穿出,股骨干骨折占3.1%。

  2 微创钉板系统手术

  重建粗隆间骨折的稳定性有赖于内植物稳定,尤其在粉碎骨折无法恢复稳定的解剖复位时。比较好的内固定方式应该在提供良好的稳定性、降低失败率的同时,能够通过微创的手术方式减少失血、感染和其他的伤口问题[3]。髋部骨折微创治疗技术的发展,使改善病人术后生理状态,降低围术期并发症和死亡率成为可能。

  2.1 经皮加压钢板手术

  经皮加压钢板(percutaneous compression plating,PCCP)手术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由以色列骨科医师Gotfried推广应用,是一个双轴线、小侵入的内植物,有两个平行股骨颈螺钉,可以承受较高的旋转暴力,提供旋转稳定性,由于螺钉直径较小使外侧皮质得到保护,可有效防止骨折移位并能允许立即完全负重[4]。PCCP可以微创植入,减少出血和伤口问题,能够有效保护骨折端血运,防止骨折断端血肿丢失。自2008年1月以来本中心采用经皮加压钢板治疗股骨粗隆间骨折42例,按照EvansJensen分型,ⅠB型5例,ⅡA型11例,ⅡB型19例,Ⅲ型7例;按照AO分型均为31A1和31A2型。术中出血约100~150 mL,平均手术时间是45.5 min。例如1例72岁女性患者,左股骨粗隆间骨折,AO分型31A2.2型,Evans分型Ⅲ型,取股外侧上段2个2 cm长切口,置入PCCP钢板,术后髋部正位片示骨折近解剖复位,PCCP位置良好,1周后在助行器保护下行走,术后关节功能恢复优(图1a、b)。我们治疗过程中的体会是,该法明显减少出血、减轻软组织损伤、降低术后疼痛,且操作简单,学习时间短,尤其适用于在各级医院中推广应用。

  2.2 小切口DHS手术

  DHS常需将股外侧肌切开约10 cm,切口大,出血多,组织损伤重,增加术后并发症发生率。小切口入路可降低对骨折端血供影响,减轻组织损伤和降低术后疼痛。本中心自2008年6月以来采用4 cm的小切口DHS治疗股骨粗隆间骨折91例,手术中通过小切口旋转插入钢板,手术时间平均为60 min,术中出血约150~300 mL,术后X线片评估均达到或接近解剖复位,髋关节功能优良。例如1例77岁女性患者,左股骨粗隆间骨折,AO分型31A2.2型,Evans分型Ⅲ型,双膝关节重度骨性关节炎,重度骨质疏松症,高血压病Ⅲ级(极高危)。局部神经阻滞麻醉下行小切口DHS内固定术,术后髋部正位片骨折复位良好(图1c、d)。

  a:取股外侧置入PCCP钢板(72岁女性患者);b:术后髋部正位片示PCCP位置良好(72岁女性患者);c:小切口DHS内固定术(77岁女性患者并重度骨质疏松症);d:术后髋部正位片骨折复位良好(77岁女性患者并重度骨质疏松症)图1 左股骨粗隆间骨折病例

  3 关节置换手术

  对于稳定的粗隆间骨折,采用切开复位内固定可以较快地恢复肢体功能,减少全身并发症,但对于不稳定的粉碎性骨折,则仍存在固定不牢、髋内翻畸形愈合率高、卧床时间较长等问题。人工关节置换术是此类骨折的一种积极有效、最直接的治疗手段,能提供早期的关节活动,患者术后下地时间在1周以内(内固定患者多需4~6周),减少了卧床时间,降低了因长期卧床导致的坠积性肺炎等并发症的发生率。手术时间、术中出血量与其他内固定手术相接近[5]。本中心自2000年以来采用人工髋关节置换治疗老年不稳定性、粉碎性股骨粗隆间骨折64例。术后随访3个月至5.5年(平均18.5个月),术后开始负重行走时间为3~27 d,平均14.2 d。85.7%的患者髋关节功能接近或恢复到受伤前水平,未发现髋内翻,未见感染、松动、脱位者。由于关节置换术费用高,一旦发生松动或感染,则补救极为困难,应严格掌握病例选择标准。因非骨水泥假体难以达到早期的稳定性,松动率较高,不宜采用。我们常规应用骨水泥填充骨与假体之间的空隙,增加了骨水泥、假体、骨之间的接触面积,假体柄承受的应力可均匀地传送到骨皮质,各个界面均较稳定,允许术后早期负重,因此骨水泥假体能减少术后疼痛,降低假体下沉和松动的发生率。老年患者髋臼关节软骨已经退变,半髋置换术后将很快发生软骨的严重磨损,导致翻修率和死亡率增加,因此,半髋置换仅适用于患者年龄较大、伤前活动量少、预期寿命短、合并症多,一般状况和生理代偿能力差、术中见髋臼关节软骨良好者。若患者相对年轻,年龄在75岁以下,伤前活动量大,对生活质量要求较高,合并症少,预期置换后的关节使用年限较长者,应选择全髋关节置换。

  近年来,PCCP和DHS等内固定手术的比较研究也表明,应用PCCP出血明显减少[4],术后疼痛较小,康复锻炼时间较早,适用于并存内科疾病的老年患者。虽然还不能完全否定DHS的传统治疗地位,在无法实施PCCP治疗时,小切口置入DHS是可选择的术式。而髓内固定使组织损伤较重(扩髓),出血较多,输血率相对较高,不是“真正的微创”,其与PCCP的优劣仍需要更多的循证研究。关节置换术适用于70岁以上;有心肺功能不全、脑血栓后遗症等不宜长期卧床者,有明显骨质疏松;属于不稳定、粉碎性的粗隆间骨折,估计内固定不牢固者。临床工作中可以结合医疗条件、患者全身情况等综合考虑,不必一味追求新颖的、高精尖的内固定器械或手术方法。

  老年患者各脏器的生理机能减退,而骨折和手术造成的创伤大,对患者生理储备能力和代偿能力要求高。除合理选择手术方式外,通过良好的围手术期处理,可以稳定合并症,避免并发症,提高患者生存率,包括术前纠正脏器功能障碍和内环境紊乱,缩短手术时间,加强术后监护和脏器功能维护,早期(麻醉苏醒后)肢体主动活动及按摩、使用低分子肝素钠预防深静脉血栓。术后第2天开始坐起,酌情进行功能锻炼,尽早下床在监护下负重行走,使肢体功能尽可能早的恢复到伤前水平。

【参考文献】
    [1] 樊仕才,金大地,苏训同,等.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术后再发对侧粗隆间骨折的原因分析及治疗策略[J].中华关节外科杂志(电子版),2010,4(4):477-481.

  [2] aidukewych GL,Israel TA,Berry DJ. Reverse obliquity fractures of the intertrochanteric region of the femur[J]. Bone Joint Surg Am,2001,83(5):643-50.

  [3] Docquier PL,Manche E,Autrique JC,et al.Complications associated with gamma nailing. A review of 439 cases[J]. Acta Orthop Belg,2002,68(3):251-257.

  [4] Janzing HM,Houben BJ,Brandt SE,et al. The Gotfried PerCutaneous Compression Plate versus the Dynamic Hip Screw in the treatment of pertrochanteric hip fractures: minimal invasive treatment reduces operative time and postoperative pain[J]. J Trauma,2002,52(2):293-298.

  [5] Rodop O,Kiral A,Kaplan H,et al. Primary bipolar hemiprosthesis for unstable intertrochanteric fractures[J]. Int Orthop,2002,26(4): 233-237.

  

日期:2013年9月26日 - 来自[2010年第19卷第6期]栏目
循环ads

股骨重建钉治疗股骨不稳定粗隆间骨折39例分析

【关键词】  粗隆间不稳定骨折;重建髓内钉;内固定

  股骨粗隆间骨折是髋部最常见的骨折,尤以老年患者多见,多种股骨髓内钉用于临床治疗股骨粗隆间骨折,我院2005年3月至2010年1月应用股骨重建钉治疗39例股骨粗隆间不稳定型骨折,取得了较好的临床疗效,现回顾分析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临床资料

  本组患者39例,其中男18例,女21例;年龄24~83岁,平均71岁。骨折类型(按AO分型):A22型7例,A23型9例,A31型6例,A32型5例,A33型12例;骨折均为闭合性,1例合并同侧股骨节段性骨折。致伤原因:跌伤23例,车祸伤8例,高空坠落伤5例,重物压砸伤3例。

  1.2 手术方法

  患者全麻或硬膜外麻醉后在C型臂X线机监视下手术。闭合牵引复位,于股骨大粗隆顶端向近端6~8 cm处做纵形切口,选择大粗隆顶点内壁偏内与梨状窝中后1/3交界处为进钉点,X线监视下扩髓,近端扩髓至13 mm,远端扩髓至股骨髓腔峡部比所选髓内钉直径小1 mm。在X线监视下上下调整主钉长度,远端至髌骨上极与股骨远端骺线之间,近端与大粗隆平齐或位于其下方1 cm以内,保持主钉15°前倾角。近端2枚直径6.5 mm近端拉力螺钉均指向股骨颈内,利用瞄准器或在X线透视引导下固定2枚远端锁定螺钉。C型臂X线机监测骨折及内固定位置满意后冲洗并关闭切口,常规放置引流。

  1.3 术后处理

  术后常规使用抗生素3~7 d、抗凝治疗3 d,术后第2天开始主动活动足踝关节,股四头肌等长收缩及CPM被动髋膝关节活动,2周后拆线,根据患者具体骨折情况于术后10~28 d扶双拐下地部分负重,每4周摄X线片了解骨折愈合情况并逐渐增加负重量至完全负重。

  2 结果

  39例患者伤口均一期愈合。有36例获得随访,随访时间6个月~3.5年,平均随访时间17个月;骨折均愈合良好,平均骨折愈合时间3.5个月。1例复位不良颈干角减小,髋内翻发生;1例近端拉力螺钉切割股骨头;1例近端拉力螺钉切割股骨头合并远端拉力螺钉退出;余病例髋关节活动良好;无远端骨折及远端锁钉断裂发生。

  3 讨论

  近年来治疗股骨粗隆间骨折的内固定材料不断发展更新,主要有两类:髓外髋滑动加压钉加侧方钢板和髓内固定系统,前者常用的有动力髋螺钉(Dynamic hip scrw DHS)和动力髁螺钉(Dynamic condylar screw DCS)。对于稳定的粗隆间骨折(A1、A21),髋滑动加压螺钉加侧方钢板固定是治疗股骨粗隆间稳定骨折的常用标准固定,但对于A23 、A3型不稳定骨折却有较高失败率[1]。

  重建钉治疗股骨粗隆间A22、A23和A3型不稳定骨折,具有以下优点:①中心位髓内固定,内固定所承受弯曲应力小,内固定物断裂发生率低;②闭合复位,恢复肢体长度及正常颈干角,无需解剖复位小粗隆,骨折端干扰减小,提高骨折愈合率;③有固定角度的近端锁钉可使股骨颈干角恢复,防止髋内翻畸形的发生;④近端两枚拉力螺钉控制头部旋转,远端两枚锁钉静力固定,能有效的均匀传递负荷,对维持肢体的长度,抗旋转,具有坚强的生物学效应;⑤主钉远端位于股骨髁平面,延长了髓内钉的工作长度,避免了股骨干远端应力骨折的发生。所以股骨重建钉是治疗股骨粗隆间不稳定骨折的有效方法,能够获得很好的治疗效果[2]。但相比股骨近端髓内钉(PFN、PFNA),股骨重建钉操作相对困难,而对严重骨质疏松骨折粉碎的A33型高龄患者,股骨重建钉存在头颈切割、“Z”效应、髋内翻等并发症,使用应慎重,对此类患者有文献报道行人工股骨头置换也获得了满意的疗效。

  相比髓外系统带锁髓内钉系统更适用于严重粉碎的不稳定骨折(A23和A3型),采用髓内钉系统治疗股骨粗隆间不稳定骨折有学者推荐远端静力锁定,静力锁定可使旋转和长度均得到很好的控制,动力化对骨折愈合没有作用[1,3]。髓内、髓外固定系统应根据具体情况酌情选择应用。

【参考文献】
   [1] 李 凡, 陆海明,王建东,等.髓内钉固定治疗股骨转子下骨折的手术要点[J].中华创伤骨科杂志,2010,12(3):204-207.

  [2] 王嘉明. 股骨远端骨折的逆行髓内钉治疗[J].局解手术学杂志,2009,18(6):387-388.

  [3] 赵天云, 刘新成.老年股骨转子部骨折三种不同手术方法的比较[J].中国骨与关节损伤杂志,2005,20(6):417-418.

  

日期:2013年9月26日 - 来自[2010年第19卷第6期]栏目

破骨细胞“啃塌”了骨头

   股骨头坏死素有“不死的癌症”之说,对其发病机理和防治研究是医学界的研究难点之一。

  记者近日从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浙江省中医院)了解到,在浙江省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下,由该院骨伤科主任童培建教授领衔的团队,在股骨头坏死预防和治疗领域获得了重大突破。应用该成果能有效预防股骨头坏死塌陷。其研究在国际上领先。

  据介绍,股骨头坏死的患者开始是骨细胞缺血、坏死,之后就是股骨头塌陷,致残。

  原来的救治办法,都没有治到根本上,原因是对疾病的成因不太了解。

  由童培建领衔的课题组潜心研究近20年,终于发现了该病的发病机制,找到了骨坏死而导致塌陷的原因。

  “每个人体内都有破骨细胞,但它活动频繁就会导致该病发生。”童培建说,我们通过使基因沉默的手段,抑制患者的破骨细胞活性,从而减轻了骨坏死塌陷情况。

  据悉,课题组已经从这个思路出发,成功研制了新的破骨细胞抑制剂。

  由于疾病的发生是由很多原因所致,所以除了抑制剂,该课题组又申请了浙江省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研究中药补肾、干细胞治疗等多种股骨头坏死治疗方法。

  童培建告诉记者:“我们研制的补肾中药,能对股骨头坏死起到早期预防和辅助治疗的作用,已经获得一项发明专利。”

日期:2013年5月30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循环ads

股骨头坏死研究新成果登上国际舞台

3月18日,在美国芝加哥文化中心举行的第十七届国际骨循环学会(ARCO)会议上,本院骨科阎作勤主任医师带领的研究团队关于股骨头坏死预防机理研究的新成果在大会上进行了发言交流,引起国际同行的关注和好评。

股骨头坏死是骨科常见病,致残率高。随着器官移植、骨髓移植等移植技术的发展,以及激素冲击疗法等治疗方法的应用,激素性股骨头坏死呈现越来越多的趋势,尤其是年轻病人,激素性股骨头坏死在股骨头坏死中占重要组成部分,但其发病机理尚不清楚,阎作勤主任医师带领的研究团队从调控P-糖蛋白的活性入手,发现平常治疗结核所用的利福平对于预防调控激素性股骨头坏死有重要作用,但是预防的机理不清,若全身应用,在起到预防作用的同时又降低了激素的治疗作用。研究团队通过多次体内、体外研究,改变应用途径,发现局部缓释应用不仅能够达到预防激素性股骨头坏死的目的,同时不会降低激素的治疗作用。

近年来,该研究团队对股骨头坏死进行系列基础和临床研究,在国内率先开展了自体骨髓干细胞移植治疗股骨头坏死。根据股骨头坏死的不同分期,分别开展微创操作下股骨头坏死死骨刮出后打压植骨治疗、自体带血管腓骨游离吻合血管移植治疗、关节表面置换治疗以及新型摩擦界面的人工关节置换治疗,这系列治疗措施为病人保留了关节,大大改善了关节功能,明显提高了生活质量;在基础研究方面,研究了自体干细胞移植后干细胞的转归、创伤性股骨头坏死发病机制、新型内固定材料对股骨头坏死的预防等,此系列成果将为股骨头坏死的治疗和预防起到积极作用。

日期:2013年4月17日 - 来自[骨科]栏目

SARS过后 我们破解骨坏死

2003年SARS来袭,十年间通过持续跟踪观察并治疗当初那批并发骨坏死的患者,中日友好医院李子荣教授等对股骨头坏死有了全新的解读。相关研究结果近日在国际骨坏死诊疗大会上发表后,不仅得到了国际同行的认可,其中分类标准的大部分内容还将被新修订的国际骨坏死诊疗纲要采纳。 

  骨坏死是骨科常见且难治性疾病,其中以股骨头坏死最常见且对患者危害最大。在非创伤性股骨头坏死中,皮质类固醇(简称激素)的使用是我国患者致病的主要原因。2003年在对SARS患者抢救和治疗期间,皮质激素的应用挽救了很多患者的生命。但部分患者并发了骨坏死,因而在SARS刚刚控制的6月份,在北京市卫生局的组织下,我们就着手普查应用过激素SARS患者的骨坏死情况,得到了一批最早期坏死的珍贵临床资料,并始终跟踪研究。 

  感知疼痛 已不是早期表现 

  既往的研究显示,激素性骨坏死发生的时间为用药后的1~1.5年,患者多以关节痛等主诉来诊,采用X线摄片才能作出诊断。而此次通过跟踪研究SARS患者,发现真实的发病时间要早得多,而不是人们普遍认为的疼痛是股骨头坏死的早期表现。 

  2003年SARS刚刚控制,我们着手普查SARS患者早期骨坏死情况,共追踪到200多位SARS后继发骨坏死患者,自用药开始至普查间隔时间为3~9个月。研究中对患者用药后3、6、12个月进行MRI普查,发现骨坏死均发生在用药后9个月以内,部分在3个月时已发现。372位用药后12个月内未发现骨坏死者,随访10年仍未发现新的骨坏死。因此可以认定,从应用激素开始12个月以内未发生骨坏死者,不会再发生,除非有两次激素冲击治疗。确诊时间明显提前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所有患者早期都接受了我们给予的非手术治疗,随后部分患者接受了保头手术治疗,最终超过70%的患者保住了自身的股骨头,明显好于通常的治疗效果。 

  有很多学者将坏死与疼痛画等号,认为坏死必然疼痛,因而在临床上将疼痛认为是股骨头坏死的早期表现。研究通过长期跟踪患者病情进展,并对照MRI等影像资料获取的大量事实表明,股骨头坏死在塌陷前绝大多数是不会发生疼痛的,一旦发生疼痛,提示股骨头已经发生了塌陷,或头内出现了断裂。因此,开始疼痛的时间并不是疾病早期,而是表明坏死进入塌陷期,虽然此时X线片仍显示不清,但MRI或CT却可清楚地显示。这也可以解释为“不塌不痛,一塌必痛”。 

  皮质激素 安全应用有“边界” 

  激素可引起骨坏死已被公认,同时它又是很重要的治疗药物。从器官移植、严重创伤、免疫系统疾病、皮肤病、肾脏病到血液病等,很多患者都需应用。与此同时,滥用激素的现象在我国基层也很普遍。因此,找到激素应用导致骨坏死的可能规律,找到剂量、使用时间等的阈值,对预防激素性骨坏死具有重要价值。 

  通过持续跟踪患者,认真统计用药情况后,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应用皮质激素总量大于2000mg者(折合成甲基泼尼松龙)骨坏死的发生率明显升高;甲基泼尼松龙的冲击剂量大于320mg/天的一组发生率更是显著升高;用药时间大于30天者骨坏死发生率也明显升高;静脉注射的给药方式风险更大,但存在明显的个体差异。 

  为进一步了解激素性骨坏死的个体差异,我们也进行了初步的基因检测研究,结果显示基因变异通过影响脂肪代谢、凝血系统及血管内皮功能导致骨坏死发病。我们正在深入研究,可望在不久的将来,通过基因检测以鉴别激素性骨坏死的高危人群,从而采取干预措施,从源头上避免骨坏死的发生。 

  全新分型 制订个体化治疗方案 

  非创伤性股骨头坏死的特点是患者年轻,在未采取有效治疗的情况下,有60%~80%的坏死股骨头将在l~5年进展为股骨头塌陷,其中塌陷后多数髋关节将在2~3年进展到需行人工关节置换的程度。而年轻患者的人工关节置换长期疗效尚不明确,因此推迟或避免人工关节置换,使更多患者在尽可能长的时间内保持自身关节功能良好是非常值得研究的课题。 

  影响保留自身关节功能的最重要因素为股骨头塌陷,因此塌陷预测一直是国内外这一领域研究的热点和难点。预测塌陷的方法很多,但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和进一步改进的空间。根据对SARS患者自然进程的长期观察,我们发现股骨头外侧柱存留与否与塌陷密切相关。因此,结合影像学观察,我们提出了基于股骨头三柱结构为基础的中日友好医院(CJFH)股骨头坏死分型。 

  根据MRI作出早期诊断,对早中期股骨头坏死用我们提出的分型法进行分型,即分为内侧型、中央型和外侧型,外侧型又分为三个亚型。临床研究发现,内侧型不需要治疗,长期预后很好。外侧型中的一种亚型和中央型如早期行病灶清除,各种技术植骨也可获得优良的长期疗效;但外侧型中另两种亚型则无论保守治疗还是手术治疗,保头效果都不佳。应用此分型可使患者获得合理的个体化治疗,从而大大减轻患者及社会的经济负担,具有很可观的社会和经济效益。 

  我们的研究仍在深入。下一步的重点是如何用非侵入技术诊断超早期骨坏死,并在超早期诊断后,采用有效的中西医药干预,使超早期骨坏死逆转。任重而道远,我们应全力而为。

日期:2013年4月16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循环ads

比较X线、CT对早期股骨头缺血性坏死的诊断效果

【摘要】  目的探讨X线、CT对早期股骨头缺血性坏死的诊断效果。方法选取笔者所在单位经临床确诊为股骨头缺血性坏死的患者,比较分析经X线、CT检查后的影像学表现及诊断结果。结果X线平片、CT在发现早期股骨头缺血性坏死的阳性率分别为42.7%、74.8%。结论CT对早期股骨头缺血性坏死的检出率较高,是比较可行且有效的检查方法。

【关键词】  股骨头缺血性坏死;X线;CT

  股骨头缺血性坏死是骨关节系统常见病之一,发病机制尚未明确,但致残率较高[1]。近年来随着自然环境的变化、饮食的改变、酗酒的广泛、外伤的增加及激素类药物的滥用,其发病率日益增高,并呈现年轻化趋势。经研究证明,85%的Ⅰ、Ⅱ期有症状的坏死股骨头若不适当治疗将在2年内发生塌陷,甚至需行股骨头置换术,因而早期及时诊断与治疗是预防和减少股骨头坏死的重要手段。本文通过分析105例患者(单侧79例,双侧26例),病变共计131例,股骨头缺血性坏死的X线平片与CT影像学表现,以提高对早期股骨头缺血性坏死的诊断。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搜集本院2010年7月—2012年4月有完整X线平片、CT、临床资料的股骨头缺血性坏死105例,其中男79例,女26例;年龄22~76岁,平均年龄49岁。所有患者均经手术确诊,其中单侧病变79例,双侧病变26例。

  1.2临床表现主要症状和体征为髋部疼痛不适,表现为局部压痛、酸痛、刺痛或放射痛,活动后加重,常伴有不同程度跛行,“4”字征阳性,托马征阳性[2]。多数患侧髋关节活动明显受限,常伴有活动障碍,病程15天~8个月。就诊前,患者一般有较明确的病史,其中,髋关节或股骨颈外伤史23例,长期大量酗酒36例,长期应用激素类药物史39例,不明原因7例。

  1.3设备及检查方法(1)所有患者入院后均行标准骨盆正位X线平片检查。采用500mA X线机,摄取双髋关节正位片,CR成像。(2)CT采用飞利浦16 SCT平扫扫描,对所有患者行股骨头连续扫描,层厚及层间距均为5mm,通过骨窗及软组织窗进行观察分析。

  1.4分期标准

  1.4.1X线平片检查分期标准Ⅰ期:髋关节间隙增宽、股骨头骨骺轻度外移,关节囊轻度肿胀,股骨头密度均匀增高,边缘模糊[3];Ⅱ期:股骨头出现斑片状骨硬化区及囊状透亮影,其周边出现“新月征”;Ⅲ期:股骨头出现部分骨骺节裂,形成多个致密骨块,股骨头出现塌陷;Ⅳ:治疗及时的股骨头骨质可以恢复正常,若治疗延时或不当,将出现髋关节间隙狭窄或继发性退行性关节病[4]。

  1.4.2CT检查分期标准Ⅰ期:CT平扫示局部骨质疏松、斑片状高密度影、骨小梁扭曲变形;Ⅱ期:随病情进展,出现斑片状高密度骨硬化区及囊状透亮区,股骨头形态正常;Ⅲ期:股骨头囊变状况加重,股骨头形态变平且略塌陷,但关节间隙尚可;Ⅳ期:股骨头关节间隙及狭窄,股骨头塌陷[5]、变形明显,出现关节退行性改变。

  2结果

  对两种检查结果进行简单的统计处理,并加以对比分析,结果如表1。从表1中可以看出,CT对早期股骨头缺血性坏死的诊断效率略好于X线片。表1 两种检查方法结果对比

  3讨论

  3.1病因病理 一般认为,外伤、大量或长期应用激素、酒精中毒、糖尿病、血液病等病因为主,主要原因是缺血,正常股骨头血液供应主要来自旋股内动脉、旋股外动脉、闭孔动脉及股骨滋养动脉。外伤性因素:外伤后伤及供血血管,动脉供血减少,导致股骨头营养物质缺乏,引起坏死[6];非外伤性因素:激素的滥用、长期酗酒、病毒感染、代谢性疾病等。

  3.2 影像学对比分析X线检查简单易行,是最基本、最常见的影像学检查手段,最大的优点在于费用低廉,易于被广大基层接受,但X线平片密度分辨率低,且组织结构前后重叠,早期诊断不理想,容易耽误患者的病情。CT检查结果要好于X线平片检查,密度分辨率较高,采用横断扫描,图像清晰无重叠,能够观察骨小梁星芒结构的变化,并能准确确定骨吸收及骨硬化的确切位置、大小、范围[7],但同时费用也略高于X线平片检查。两种检查方法对早期股骨头缺血坏死的诊断以CT较为敏感,能发现Ⅰ期病变,而X线平片较差,仅能发现部分Ⅱ期病变。对临床怀疑股骨头缺血坏死的患者,应行CT检查,争取早发现、早治疗,降低致残率。

【参考文献】
    1陆煜州. X线和CT影像对股骨头缺血坏死的临床诊断比较分析.现代预防医学,2011,38(14):445.

  2施颖.早期股骨头缺血坏死的影像学诊断分析.医学信息,2011,7:349.

  3郭启勇.实用放射学,第3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1142.

  4汤嘉泉.股骨头缺血性坏死的影像学分析. 中外医学研究,2012,10(1):428.

  5税永平.股骨头坏死CT与MRI诊断的临床分析. 医学信息,2011,7(2):3163.

  6罗庆纲.股骨头坏死的X线类型分析.中国现代药物应用,2012,(6):4.

  7高春秀,麻桂霞.股骨头缺血性坏死的早期X线平片、CT、MRI诊断. 医学理论与实践,2012,25(2):189.

日期:2013年2月27日 - 来自[2012年第9卷第8期]栏目
共 125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