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患病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患病男童被父母放弃治疗 祖父母卖花7年筹药费

小杰常陪着奶奶洗衣服。
每天,奶奶(中)都推着三轮车带着小杰穿行在大街小巷里辛苦地卖花。本报记者 王苡萱 摄

  “父母知道他有先天性心脏病后放弃他,但我要让他活下去。”六旬老太陈广秀和老伴在海淀区清河小营一带卖花7年,靠此为孙子小杰积攒手术费。近日,阜外心血管医院的医生称,小杰病情已非常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目前,老两口只攒了1万元,离小杰10多万元的手术费还差很远。

  男童患病多处乌紫

  海淀区西小口村的一间平房内,住着来自湖北的老两口、他们8岁的孙子小杰和小杰的妹妹,这13平米的小屋里摆满了小盆栽。陈广秀说,这些小玩意是小杰的救命稻草。记者看到小杰的嘴唇、手指、脚趾都呈乌紫色,“这是心脏供血不足造成的”。陈广秀说,小杰没上过学,却能通过电视字幕识字,“是个特别聪明的娃娃”。

  陈广秀称,小杰出生后不久被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确诊为单心室单心房,属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要做手术,需要10多万元”。小杰母亲得知此事后,多次表示不愿救治当时只有8个月大的小杰。

  父母相继放弃治疗

  记者辗转联系上小杰的父亲,他表示,当时听到医生的诊断后,认为给小杰治病是个“无底洞”,夫妻俩对此犹豫不决。

  2009年,小杰的母亲离开了家,再也没和他们联系。小杰父亲说,他目前在北京,但因妻子离开,他对小杰也不愿多过问,“我很烦躁很痛苦,没有心情去管孩子,我也没有钱”。

  “根本舍不得,我抱着这个娃娃,和老伴商量,拼了命,也要挣钱给他治病。”陈广秀从此和老伴开始7年的卖花历程。

  祖父母靠卖花筹钱

  老两口为给小杰筹钱治病,买了两辆三轮车,起早贪黑地卖花挣钱。陈广秀说,他们每天卖花能收入二三十元,但小杰平均每星期发烧一次,看一次病就要花几百元,“根本攒不下钱,7年了,我们只攒了一万元,离手术费差太多”。

  周围小区的居民得知老两口的情况后,买花时总会多给他们几块钱。

  近日,小杰在阜外心血管医院做检查。小儿科的闫医生称,小杰情况非常危险,随时有生命危险,“如果不尽快手术,他可能活不到10岁”。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老两口身体越来越差,卖花时已感到力不从心,“我们快骑不动三轮车了,快来不及了,来不及了……”老两口一提起小杰的手术费遥遥无期,就不住地抹眼泪。

  ■对话小杰

  “我宁愿不治病,也不想他们为了我拼命”

  记者:你现在想念妈妈吗?

  小杰:不想,我恨她。

  记者:你知道什么是恨吗?

  小杰:不知道。我只是不想看她的照片,不想听奶奶谈她的事情,不喜欢电视中听到有孩子叫“妈妈”,我会难过,难过得哭起来。

  记者:是不是想尽快手术?

  小杰:我想,但我更心疼爷爷奶奶,我宁愿不治病,也不想他们为了我拼命。

  记者:你长大了想做什么?

  小杰:我没有理想,如果我能长大,只想留在奶奶身边,帮她搬花,帮她洗衣服,帮她拖地……

  本报记者 王 奕

  实习记者 周凡帆

日期:2011年6月22日 - 来自[健康快讯]栏目
循环ads

女儿卖房搬家照顾患病母亲

  【新民网·独家报道】自从老母亲因脑溢血倒下,54岁的蔡娅荣早出晚归照顾82岁的老母亲已经4年了。在外人眼中,蔡女士是个孝女。在自己眼中,她是为了弥补父亲脑溢血弥留之际自己未陪伴左右的遗憾。母亲节之际,当蔡女士接受新民网记者采访时,她连连自谦不值得采访,“我自己也是个母亲,这些都是应该做的。”

  4年前,蔡女士的母亲徐阿婆因突发脑溢血病倒,自那之后的2年,蔡女士往返于黄浦区和长宁区。“妈别人不认,虽然请了保姆,但还是只认我。我不来,她饭也不吃。为了照顾母亲,我几乎2年没回家。”2年前,蔡女士为了照顾方便,将黄浦区制造局路的房子卖掉,置换到了长宁区。蔡女士说,如今她只要花10分钟就可以往返其母亲家,每天则要在母亲家待上12个小时左右。

  蔡女士是家中长女,父亲在20年前因脑溢血过世,在那之前,蔡女士家的新生命诞生。蔡女士自述,因生养小孩,没在父亲床前多照顾,至今视为遗憾。4年前,当母亲徐阿婆也因脑溢血倒下,弟弟工作繁忙,蔡女士就挑起了照顾母亲的重任。徐阿婆因脑溢血而导致行动不便,根据医生说法,脑溢血病人很容易生褥疮,但徐阿婆却没有,可见照顾周到。

  时值今日,蔡女士仍在每天行使照料之职,而徐阿婆情况时好时坏,认不出人时,会叫蔡女士“姐姐”。接受采访时,蔡女士一直笑谈自己没什么特别,不值得采访。但这个普通的上海女人,却用平凡的力量,赢得了周围人的赞誉。(新民网记者 萧君玮)

日期:2011年5月10日 - 来自[健康快讯]栏目

3岁患病女童遭父母遗弃 志愿者寄药看望

病中的小楠楠(志愿者供图)

  她是我省临泉人,却躺在浙江杭州一家医院的病床上;她才3岁,已经有9个月没有见到自己的父母。父母遗弃了她不知所踪,可全国各地许多志愿者一直在关爱着她。她叫楠楠,一个渴望能再见到父母的“漂亮的天使”。

  患病女童遭父母遗弃

  今年才3岁的楠楠来自临泉县,被遗弃在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已经有9个月了。据负责照料楠楠的医生介绍,她的病情很不稳定,有可能会离开人世,“不过父母应该过来看她一眼”。

  2010年7月28日,咳嗽不止的楠楠被父母送到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治疗。据重症监护室的徐医生介绍,经诊断楠楠身患结核性脑膜炎,并有脑积水,肝脏功能也很差。父母起初对楠楠还比较关心,“过了几天就不辞而别了,丢下了18000元钱,再也没有出现过。”

  楠楠被遗弃后,医院工作人员检查入院登记信息,发现楠楠的父亲自称范校宇,是临泉县陈集镇人。

  志愿者爱心涌向病童

  楠楠被遗弃的日子里,有一群人一直在关爱着她。他们来自全国各地,有的人还从外地赶到杭州,尽力为楠楠寻医问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志愿者”。据了解,楠楠遭遗弃的消息经杭州媒体披露后,一群志愿者建立了QQ群。在群里,他们称楠楠为“甜甜”。

  加入该群后,记者发现里面的人几乎都是虚拟的网名。记者致电“墨墨妈”,她说自己姓沈,在杭州工作,“我去看过甜甜,一直都比较关注她。做这件事的时候,我们都不想说出自己的真名,我们都是志愿者。”沈女士告诉记者,她见到甜甜的第一眼,就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小女孩,“她就像漂亮的小天使”,全国各地都有志愿者过来看甜甜,“广州的志愿者还找到了老中医,寄来了煎服药”。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很多志愿者不仅了解楠楠的病情,也掌握很多楠楠父母的信息。沈女士说,范校宇遗弃楠楠是怕治疗费用高昂,也担心楠楠以后会有后遗症,“而且,他妻子当时有孕在身,想再生一个健康的孩子。”但是,志愿者们没有放弃他们眼中的“甜甜”。沈女士说,“我们爱甜甜,可甜甜也需要父母的爱”。

  楠楠暂被福利院收养

  5月2日,记者联系临泉县公安局陈集派出所。民警戴昂说,范校宇确实是该镇人,有遗弃女儿的行为,“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也过来找过他,我们让医院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随后,陈集镇副镇长崔世辉协助记者联系到了范校宇所在的联建村村干部葛泽亮。

  据葛泽亮透露,范校宇长年在外地打工,“我们听说他在杭州打工时,遗弃了女儿。”目前,范校宇已经把户口迁至新疆,“他的父亲早就去世了,母亲也改嫁了。我们现在没有办法找到他,也没有能力接回楠楠。”葛泽亮还说,“我也知道他老婆有身孕,他怕楠楠连累了自己。”

  据了解,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的工作人员曾多次联系范校宇,始终没有多大进展。工作人员说,楠楠暂时被当地的福利院收养,“我们也在给她治疗,但她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本报记者  李嘉树

日期:2011年5月3日 - 来自[健康快讯]栏目
循环ads

父亲误以为患病女儿死亡抛入水库致其溺亡

  信息时报讯 (记者 闫晓光 周舒婷 通讯员 林劲标 中法宣) 误认为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的5岁女儿死亡,父亲朱友志将其投入中山一水库。后经法医鉴定,女儿系溺亡。昨天上午,中山市第一法院对此案进行公开宣判,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朱友志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

  误当女儿死亡抛入水库

  经法院审理查明,今年32岁在中山市打工的贵州籍男子朱友志,2010年8月初,其女朱某(2005年11月出生)患再生障碍性贫血等疾病,先后到中山多家医院救治,后因病重及家庭无力承担医疗费用,于同年8月底出院并回到中山市三乡镇平南村其出租屋。同年9月12日,因女儿病情严重,朱友志不想让女儿死在出租屋,遂驾驶电动自行车背着女儿离开出租屋。当朱友志行至南朗镇翠山公路逸仙水库桥时,发现女儿没有了呼吸、心跳、胸口冰凉,误认为女儿已死亡,遂将女儿抛进水库后离开,有群众发现后随即报警,民警将朱某打捞上来后,确认其已死亡。后经法医鉴定,朱某是溺水死亡。同年9月28日,朱友志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将女儿抛进水库的事实。

  检察机关建议酌情轻判

  事后,中山市检察院认为该案属于家庭内部犯罪,社会危害性不大;朱某当时身患绝症、奄奄一息,家中确实拿不出钱治疗;朱友志的妻子已离家出走,家中剩下62岁老母亲和一个3岁患病幼女需要照顾,生活极为困难;朱友志是初犯、偶犯,犯罪的主观恶性不大,且有悔罪表现和自首情节,遂依法作出不予批准逮捕朱友志的决定,但依法对其提出指控。

  在公诉中,公诉人称,朱友志是在女儿重病抢救无果后,出于无奈才将她丢进水里。朱友志的行为事出有因,犯罪情节较轻,又有自首情节,属于情节较轻的故意杀人行为,因此建议法庭在处理时酌情考虑。

  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缓刑

  法院认为,朱友志因疏忽大意误认为女儿朱某已死亡而抛进水库,导致朱某溺水死亡,其行为已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应依法惩处。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朱友志的行为是构成故意杀人罪还是过失致人死亡罪?

  法院认为,根据本案的证据,朱友志一直供述其将女儿朱某抛入水库前认为朱某已经死亡,基于确有某些病人在病重之时的生命体征极其微弱较难辨别的情况,本案证据尚不能充分证明朱友志具有故意杀人的主观故意。但朱友志疏忽大意的行为导致了女儿死亡后果的发生,其行为应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罪,但属于刑法规定的“过失致人死亡犯罪情节较轻”情形,应当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幅度内量刑。考虑到朱友志有自首情节和悔罪表现,人身危险性不大,及其家庭状况等因素,法院最终判处被告人朱友志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

  宣判后,朱友志认罪,对法院判决表示“无意见”。

  朱友志:事后很后悔想哭哭不出

  朱友志庭后接受采访时说,当时为了给女儿治病,家庭只剩下400元,去医院不够用,一家人还要生活费。去年9月12日早上5点多,他发现女儿快不行了,就给女儿换了套干净的衣服,由于女儿病重后大小便失禁,房东曾多次说不要让孩子死在屋里,于是他就想把孩子带出去。“当时根本没想到要把女儿丢到水库,只想女儿在哪里不行了就找个地方把她放下,走到水库时,发现女儿不行了,当时她已经没有脉搏,全身冰凉,自己判断她已经死了,就把她放下去了”。

  “当时,我抱着她很舍不得丢,丢完后不敢回头看,大脑一片空白,心里很难受,很想哭但哭不出来,非常后悔。小女儿也有病,以后一定会及时把她送到医院,检察院的同志带小女儿去医院检查发现是地中海贫血,暂时没什么大事。”

(编辑:SN021)
日期:2011年4月21日 - 来自[天下奇闻]栏目

儿子病逝母亲转捐善款给患病体育教师

  广州十七中受助体育老师微博留言:我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感动,眼泪也无法抚平我心中的伤痛!一个可爱的生命逝去,一位伟大的母亲站起。我还有什么不努力活下去的理由,我还有什么不坚强面对的借口!

  南方日报讯(记者/赵新星 实习生/胡佳轶) 3月23日,在顺德举行的“好人温暖城市之心”主题论坛上,网友“厦门浪”带来患红斑狼疮的12岁男孩韩展豪的求助信。当现场捐款被送抵医院不过5分钟,人们听到的却是展豪突然离世的噩耗。韩母亲钟惠红决定将送到的捐款如数转赠,帮助那些同样需要帮助的孩子。几天前,这笔捐款终于找到了归宿。

  儿子离开之后,钟惠红一直在寻找需要帮助的人。4月9日,她通过儿子学校的一名老师得知,广州市第十七中学的体育老师朱江身患肝癌,急需治疗费约50万元。

  得此消息,钟惠红立刻联系了十七中的校长,第二天就把这些剩余捐款拿到学校,通过学校领导转交给这位体育老师,同时转交的还有钟惠红的儿子所在学校募集的3000元捐款。

  “把钱捐出去之后总算松了一口气,钱放在我这里总感觉有压力。这是别人捐给我儿子的钱,我一分钱都不会要的。”这位善良的母亲说。

  收到钟惠红的捐款之后,受助的体育老师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表达了对这位善良母亲的感谢:“我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感动,眼泪也无法抚平我心中的伤痛!一个可爱的生命逝去,一位伟大的母亲站起。我还有什么不努力活下去的理由,我还有什么不坚强面对的借口!韩展豪小朋友,一路走好。伟大的母亲,我们永远爱戴您!”

  时至今日,钟惠红对于那些曾经捐款给儿子的师生、家长及社会上更多不知名的人仍心怀感激。就在前不久,还有一些来自贵州等地的好心人给其儿子寄来中药和200块钱,她打电话告诉对方儿子已经走了,希望把钱退回去。“那人说钱不用退了,那我会把它交给其他有需要的人。”

(编辑:SN026)
日期:2011年4月15日 - 来自[健康快讯]栏目
共 69 页,当前第 11 页 9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