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药品天地 > 专业药学 > 中药大全 > 中药材生产技术及质量管理 > 中药资源开发与保护 > 保护和抢救药用植物和动物资源是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突出紧迫任务

保护和抢救药用植物和动物资源是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突出紧迫任务

来源:www.tcmgap.com 作者:陈昌笃 2005-4-8
336*280 ads

摘要: 当前全世界正面临一场声势浩大的生物多样性保护运动我们居住的世界是一个充满了生物的世界。科学家们估计,生活于地球上的生物,包括植物、动物、真菌、微生物和原生生物(Protoctista),有1000万-2000万种。其中只有170万种左右已被定名和描记,也就是只有10-20%为我们所知,新的种类在不断发现之中,就是每个人生活的......


 

  当前全世界正面临一场声势浩大的生物多样性保护运动
  我们居住的世界是一个充满了生物的世界。科学家们估计,生活于地球上的生物,包括植物、动物、真菌微生物和原生生物(Protoctista),有1000万-2000万种。其中只有170万种左右已被定名和描记,也就是只有10-20%为我们所知,新的种类在不断发现之中,就是每个人生活的周围也总有上万种生物存在,虽然它们绝大多数是小型的。它们为我们提供各种生活资料,为我们分解废物,为我们调节土壤肥力和大气组成,为我们的农业、园艺和林业提供害虫控制,为我们提供多种多样的,赏心悦目的观赏对象。总之,人类的生存少不了它们。可是直到现在,我们对它们仍然知道的很少。它们的名字叫什么?它们有多少?它们在做什么?它们之间以及它们与人类的关系怎样?它们对我们都需要吗?…… 许多目前似乎没有意义的物种,可能在将来成为对医药,对农业以及对人类各种各样的需求极有价值。总之,所有这些活动构成了人类文明的基础。一项新崛起的科学研究 ?? 生物多样性研究,正在对这些问题进行探讨。生物多样性研究正在揭示以前未曾想象的地球上生命形式的多样,它为我们打开了科学知识的一个新视野,使我们深入认识生态系统运行的自然机制,从而为解决人类所面临的许多问题提供借鉴。
  我们所依赖的许多物种是百万年进化的产物。它们所包含的遗传信息是不可替代的。如果我们善于利用这些遗传信息,我们就有可能创造更为巨大多样的新的资源,产品和服务,同时却不造成对资源和环境的破坏,达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
  可是,由于人类的无知,以及自大和傲慢,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正在被无情破坏之中,使我们这个时代成为生物多样性急剧丧失的时代,地球上存在生活有机体已有35亿年,化石记录表明,地质史上曾经出现过5次大规模的生物种灭绝,现在这是第6次大灭绝。可是这次灭绝与以前5次不同。前5次灭绝的原因尚不清楚。这次的灭绝是由于人口的爆炸,对自然资源大量掠夺开发利用,以及对环境的破坏而造成,即人类自己的活动造成的。此外,这次生物灭绝的速度超过地质史上的前5次。据国外科学家统计,自从1600年以来,已有484种动物和654种植物消失,数万个更多的种由于生境的丧失或退化,处于不可改变地走向灭绝之中。在1992年,E. O. Wilson估计,所有物种约20%将会在30年之内(即2022年)丧失,在那以后50%也将会丧失。
  自1950年以来,人口的迅猛增加,对环境影响前所未有地加大。70年代,光热带雨林平均每年就有27000个物种消失,从1961-2000年,地球物种如按1000万种计,大致有30万,即总数的3%灭绝。
  由于物种的总数尚不清楚,采用的估计模型也都是借用新热带的。温带的情况可能不同,不能做确切的估计,但科学家们公认,当前灭绝速度,比背景值超过100-1000倍,则是普遍的现象。
  因此,保护生物多样性,特别是抢救那些受胁(threatened)和濒危(endangered)的种类,已成为当前全世界全人类包括各行各业的人士在内的历史上前所未有规模浩大的运动。
  中国生物多样性丰富和独特及药用植物和动物在中国生物多样性中的特殊地位
  中国是北半球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也是全球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组织(IUCN)生物多样性负责人J. A. McNeely等(1990)根据一个国家的脊椎动物、昆虫中的凤蝶科(Papillionidae)和高等植物种的数目评定出12个"巨大生物多样性国家"(Megadiversity countries)。中国被排在第8位。但后来,McNeely在看了《中国生物多样性国情研究报告》的英文稿以后,认为中国的位置不应那么后,应该排在前列。至于排第几,因为统计资料不够,目前还不能排定,但大家的意见,排在前三名之内是可能的。中国是地球上种子植物区系起源中心之一,有高等植物30000余种,居世界第三位,其中裸子植物250种,居世界第一;中国有鸟类1244种,鱼类3862种,都居世界前列。不仅如此,特有类型之多,更是中国生物区系的特点。已知脊椎动物有667个特有种,种子植物有5个特有科,747个特有属,17300以上的特有种。中国拥有众多的有"活化石"之称的珍稀动植物,如广为人知的大熊猫(Ailuropoda melanoleuca)、金丝猴(Rhinopithecus spp.)、白暨豚(Zipotes vexillifer)、文昌鱼(Branchiostoma belcheri)、水杉(Metasequoia glyptostroboides)、银杏(Ginkgo biloba)、银杉(Cathaya argyrophylla)等。中国的栽培植物和家养动物,其丰富多采的程度在全世界更是独一无二。在全世界10个瓦维洛夫作物多样性中心中,被排在第一个[1]。
  药用植物和动物在中国生物多样性中,尤其占有独特的地位。中国药用植物和动物的种类之多,开发应用历史的悠久,在医疗界的作用之大,在全世界也是无与伦比的。
  根据新近的全国调查,中国有中药资源12807种,其中药用植物11146种(9933种和1213种下单位),占全世界25000种药用植物的40%以上。其中藻类、菌类、地衣类低等植物459种(隶属188属91科),苔藓、蕨类、种子植物等高等植物10687种(2121属292科);动物药1581种;矿物药80种。常用大宗植物药320种,总蕴藏量8503吨。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少数民族都有使用民族药的宝贵传统。仅云南25个民族就有3781种民族药。藏药也有约2000种,其中动物药160种,矿物药80余种,植物药近1500种,80%以上产于青藏高原。
  与此同时,由于药用植、动物有很高的经济价值,受破坏也最为严重,超过其它生物多样性种类。破坏的方式对野生药用植物来说,主要是滥采滥挖,对野生药用动物来说是滥捕乱猎,对水生药用动物则是竭泽而渔,不留后根。因此,对药用植、动物的保护在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尤其具有紧迫性,应该放在生物资源保护的优先地位,有些不仅要求进行一般的保护,还应采取适当措施进行抢救。
  中国药用植、动物目前的破坏情况
  中国境内威胁中国生物多样性的许多因素,如毁林开荒、草地过牧、滥采乱挖、滥捕乱猎、环境污染,外来物种入侵以及大型工程建设(特别是水工建筑、道路修筑等)都对药用植、动物产生破坏,但滥采乱挖、滥捕乱猎而影响,尤为严重。
  目前,中国境内野生药材无论产量和蕴藏量都普遍下降,其中大幅度下降的有甘草(Glycyrrhiza spp.)、天麻(Gastrodia elata)、麻黄(Ephedra spp.)、刺五加(Acanthopanax senticosus)、黄苓(Scutellaria spp.)、银柴胡(Bupleurum yinchowense)、苍术(Atractylodes spp.)、知母(Anemarrhena asphodeloides)、防风(Saposhnikovia divaricata)、半夏(Pinellia ternata)、七叶一枝花(Paris polyphylla var. chinensis)、大黄(Rheum officinale)、羌活(Notopterygium incisum)、紫草(Lithospermum erythrorrhiza)、秦艽(Gentiana macrophylla)、细辛(Asarum sieboldii)、钩藤(Uncaria rhynchophylloides)、肉苁蓉(Cistanche deserticola)、锁阳(Cynomorium songaricum)、雪莲(Saussurea involucrata)、日本常山(Orixa japonica)、雷公藤(Tripterygium wilfordii)、黄柏(Phellodendron amurense)、龙胆(Geniana scabra)、蔓荆子(Vitex trifolia)、酸枣仁(Ziziphus jujuba var. spinosa)等。
  例如,内蒙古原是甘草的主要产地,其中伊克昭盟在解放初期,分布面积有1800万亩,到1981年减少到500万亩。目前,所剩已无几。主产区已由内蒙古转移到新疆。目前全国甘草蕴藏量比50年代大约减少了40%,江苏道地药材茅苍术(Atractylodes lancea),历史最高年收购量为6.6万公斤,1983年全年收购量仅1200公斤,近几年收购量只剩几百公斤了。
  栽培药材占商品药材总量的40%左右。目前由于大多数栽培药材的野生种质受到很大的破坏,有些种类的野生植株已很难找到,如人参(Panax ginseng)、三七(Panax pseudo-ginseng var. notoginseng)、当归(Angelica spp.)、川芎(Ligusticum wallichii)、厚朴(Magnolia officinalis)、杜仲(Eucommia ulmoides)、川贝母(Fritillaria cirrhosa)、白芷(Angelica dahurica, A. anomala)等。
  中国目前还没有关于濒危和灭绝种类的确切数字。科学家们估计,中国高等植物估计有4000-5000种处于濒危,即占高等植物总数的15-20%左右。
  1992年公布的《中国植物红皮书》收载濒危植物398种,包括药用植物168种(其中濒危种46种。如人参、姜状人参(Panax zingiberensis)、假人参(P. pseudo-ginseng)、肉苁蓉、皱叶鸟头(Aconitum sp.)、海南粗榧(Cepholotaxas hainanensis),等。
  经国务院批准于1998年出版的《中国生物多样性国情研究报告》收录了濒危及稀有植物851种。前面提到与50年代相比,甘草资源减少了40%,而麝香资源则减少了70%。又如肉苁蓉(Cistanebe deserticola),由于有很好的补肾功能,它寄生在干旱荒漠中的红砂(Reaumuria passerina),盐爪爪(Kalidium spp.)或珍珠猪毛菜(Salsola passerina)等的根上,在我国新疆准噶尔盆地荒漠中原来分布很多,但被强烈偷采,目前已残留很少,2001年5月我在从精河到甘家湖的考察途中,三个小时之内就遇见了4起偷挖肉苁蓉的小组。
  以上例子说明中国药用资源目前受破坏的严重,加强保护和抢救已刻不容缓。
  建议保护和抢救中国药用植、动物资源的几项措施
  1)加强自然保护区和风景名胜区中植、动物资源的保护
  到目前为止,我国已建立自然保护1276个,总面积1.23亿公顷,占国土面积12.44%;已有风景名胜区677处,总面积占国土面积的1%以上。这些自然保护区和风景名胜区中都有丰富的植物和动物资源,虽然药用资源只占其中的一部分,但许多在现在尚未发现它们的医药用途的,将来有可能发现。例如现代生活方式所带来的许多疾病传统药物往往无效,而新从自然界的植物和动物中却找到有效的治疗手段。例如,在马达加斯加找到的长春花(Catharanthus roseus)(夹竹桃科)能制成强有力的抗癌药物。澳大利亚热带发现的Moreton湾栗树不仅生产用于制造英国议会发言者坐椅的优质木材,而且含有一种有魅力的化学物,栗精胺(Castanospermine),已被研制成对抗艾滋病的药物。阿斯匹林是一种水杨酸的简单衍生物,原来得之于柳树;新近在我国发现的抗癌药物紫杉醇(taxel),来自红豆杉(Taxus chinensis)树,紫杉醇是从其内皮中提取,是居住在它的组织中的真菌产生的,这些例子说明,许多对抗现代疾病的药物尚待发现,自然界的生物是人类至为宝贵的财富,我们不能毁坏其中任何一种。
  2)必须严格立法,加强对野生植、动物药材的法律保护
  1994年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在第二十六条规定:"禁止在自然保护区进行砍伐、放牧、狩猎、捕捞、采药、开垦、烧荒、开矿、采石、挖沙等活动";第三十四条又规定:"在自然保护区进行砍伐、放牧、狩猎、捕捞、采药…等活动的单位和个人,除没收违法所得,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对自然保护区造成破坏的,可以处以3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的罚款"。除了按照国家法律,严格执行外,地方部门也应该根据本地情况制定适合本地特点的管理条例,并严格执行。
  3)建立专门以药用植物、动物为对象的保护区或保护点。例如黑龙江已建立了五味子(Schisandra spp.)、防风(Saposhnikovia divaricata)、龙胆(Gentiana scabra)、桔梗(Platycodon grandiflorum)、黄檗(Phellodendron chinense)、黄芩(Scutellaria baicalensis)、马兜铃(Aristolochia debilis)等16个专用保护区。南方许多省也应该建立这种性质的保护区,如广西的罗汉果(Siraitia grosvenorii)有必要为它建立单独的保护区,否则很快就会消失。
  4)加强药材种植基地(植物园、药用植物园和药材种质基因库)等的建设,以及对野生药材的垦复管理。
  5)政府在制定药物的发展规划时,要充分考虑有关药用资源在自然界的储量
  例如,新疆的天山和阿尔泰山是高山高原药用植物雪莲(Saussurea involucrata)的主要产地,五六十年代,天山一带高山上随处可见。近几年来,所有交通便利的地方已很难找到了,只在险峻陡峭的雪山上偶而见到。根据市场部门资料,1986年全疆雪莲宜采量是5吨/年左右,而目前,仅新疆各大制药厂每年对雪莲的需要量就达100余吨。现新疆市场每扎雪莲卖到10-15元,这势必造成对雪莲的极大破坏。雪莲生长于高寒地区,生活期较长,5年左右才能长成成熟植株,破坏之后恢复起来是极其缓慢的。我们在开设制药工厂时要充分根据现有的天然储量,否则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总之,严格保护中医药资源是我们责无旁贷的保护祖国自然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而又紧迫的任务!
  参考文献
  中国生物多样性国情研究报告编写组《中国生物多样性国情研究报告》. 1998. 北京: 中国环境科学出版
  肖培根等. 中国药用植物多样性的保护. 1994. 北京农业大学图书馆印刷
  袁昌齐等. 2000.中国濒危药用植物资源的保护. 张恩迪等编: 中国濒危野生药用动、植物资源的保护. 第二军医大学出版社
  雷菊芳等. 2002. 青藏高原药用植物生长特性及藏药资源保护初探. 世界科学, 9: ( 2)
  A. Beathie, P. 2001.Ehrich wild solutions - How Biodiversity Is Money In The BAnk. Yale University Press
  U. H. HeyWood (eds.) 1995.Global Biodiversity Assessment (UNEP)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J. A. McNeely et al. 1990.Conserving the World's Biological Diversity. IUCN, WRI. CI. WWF. and World Bank, Washington D. C.
  E. O. Wilson. 1992. The Diversity of Life. W. W. Norton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保护和抢救药用植物和动物资源是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突出紧迫任务》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