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生活 > 心理健康 > 婚恋家庭专题 > 两性人口述:和妈共守的秘密

两性人口述:和妈共守的秘密

来源:health.china.com 作者: 2005-12-29

摘要: 口述 三三 年龄 20岁 职业 宾馆前台关键句:⒈散场后国兵问我:“今年的国庆我可以跟你回家吗。过去的20年,我和妈妈辛苦地守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太难堪,让我不能面对自己的初恋,让我的爱情道路几乎拐进了死胡同。相关文章:偷窥丰满女房东我欲火中烧保守秘密很辛苦。...


  
  口述 三三 年龄 20岁 职业 宾馆前台
  关键句:⒈散场后国兵问我:“今年的国庆我可以跟你回家吗?”我没有回答。两个人默默走了好一会,国兵站住了,他对我说:“我们分手吧!”
  ⒉我想,我的眼神太哀伤,太绝望,志明可能被吓住了。他紧紧抱住我,不住拍我的后背。那一次求婚,就在我的眼泪和他不明所以的安慰中潦草收场。
  过去的20年,我和妈妈辛苦地守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太难堪,让我不能面对自己的初恋,让我的爱情道路几乎拐进了死胡同。有时候看到做那种“生意”的女孩子,有时候在媒体上看到吸毒的女子,她们有了这样的经历后,很多都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但我想,她们即使是这样,只要想换一种人生,都可以回头是岸,但我呢?
  我和别的孩子不一样
  在福建乡下,重男轻女的风俗很浓厚。因为是女孩,我出生后就被送到更偏僻的外婆家,以至于我快2岁了才会说话。但是妈妈经常来看我,她每次来都给我买很多好吃的零食和很多漂亮的图书。
  记得5岁时的一天,姨妈带表哥和表妹来外婆家。突然多了两个小玩伴,我非常开心。我们三个按照书上的故事,玩起了医生看病的游戏。假扮医生的表妹给假装病人的我打针,忽然她指着我说:“你是姐姐,还是哥哥啊?”那是第一次,我发现我的下身和表妹长得不一样……
  7岁的时候,妈妈接我回家上学,我看见了自己的哥哥和弟弟。但妈妈最宠爱的却是我,她看我的眼神,总是很复杂,有慈爱,有悲伤,似乎还有一点歉疚。我以为她是因为从小把我一个人丢在外婆家而后悔。
  开学的那天,妈妈抓住我的手,对我说:“三三,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她的表情很认真很郑重,好像面对的是一个大人一样。她对我说的是,我的身体跟别的小孩子不太一样,但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她叫我不要赶在人多的时候上厕所,也不要和女生们一起去镇上洗澡……我虽然觉得委屈,但不想看她眼泪汪汪的样子,就都同意了。
  我渐渐长大了,那个小“东西”也像黄豆发芽一样慢慢大了起来。上体育课时,女伴中动不动就有人请假。中学的《生理卫生》课本,老师不在课堂上讲,我拿回家偷偷看,模模糊糊知道了自己大概是怎么回事。说实话,那时心里非常害怕、茫然,又特别觉得没脸见人。
  相关文章:偷窥丰满女房东我欲火中烧
  保守秘密很辛苦。这个秘密妈妈背负了9年,后来我和妈妈又一起扛起了这个秘密。
  初恋甜蜜又忧伤
  中考前我的“老朋友”也来了,其实每月那一两天用几个护垫就对付过去了。妈妈一脸忧虑,我自己倒觉得很省事,因为从外表、身材上看,我都和其他女孩子没什么两样。我下决心,等攒够了钱,一定到上海的大医院去看看。
  17岁那年我初中毕业,虚报了一岁,托人办了身份证。堂姐帮我联系,来到福州的一家海鲜城做服务员。大家都说我长得好看,手脚勤快,又不乱花钱,所以追我的男孩子还是满多的。餐馆里一半以上的厨师、跑菜生,或明或暗地向我表达过爱意。但我喜欢上了负责采购的林国兵。
  国兵高中毕业,是海鲜城老板的干儿子,说是做采购,但好像什么事都可以管。我们熟悉之后,他告诉我他干爸早年很穷,等生意上了规模年纪却又大了。他四个女儿,没有儿子。老板的女儿我见过,黑黑瘦瘦的,长得都像老板娘。那个三女儿经常来找国兵,服务员们都说她看上国兵了。
  但国兵说他喜欢的是我。我们偷偷去看电影,在幽暗的电影院里,国兵拉住了我的手,我的心里又甜蜜又忧伤。
  我们好了半年。国庆节到了,林国兵提出来要跟我回家见我爸妈。我打电话给我妈,我妈半天不说话。因为我们家没有装电话,她是在隔壁我伯伯家接的电话。我忽然想到,我和妈妈是没有办法在电话里讨论国兵跟不跟我回家的问题的。我也知道,妈妈担心害怕的是什么。我第一次感到前路茫茫,对着电话哭了。而妈妈,也在电话那头抽泣。
  林国兵是我的初恋。不管生理情况如何,心理上我是个正常的女孩子,有着所有豆蔻女孩的温柔心事和绮丽幻想。每次约会,和国兵手拉手在马路上奔跑的时候;或他骑着自行车带我穿过梧桐树影的时候,我都想让时间就这样停止吧,就这样停止。我害怕有一天我们要分开,那对我太残酷了!
  妈妈来信了。她千叮万嘱,告诉我不能把真相告诉国兵。那年国庆节,我没有带国兵回家,春节没有,第二年的“五一”也没有。每次看着他疑惑的眼神,我的心里就充满难以解释的凄凉。
  后来,我跳槽到了一家宾馆工作。国兵最后一次找我,我们去看了一部老片子《卡萨布兰卡》。散场后,国兵问我:“今年的国庆节,我可以跟你回家吗?”我没有回答。我们两个人默默走了好一会,国兵最后站住了,他对我说:“我们分手吧!”
  那年国庆节,国兵结婚了。新娘是他干爸的三女儿。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两性人口述:和妈共守的秘密》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