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生活 > 心理健康 > 婚恋家庭专题 > 自述:我那荒唐的少女初夜

自述:我那荒唐的少女初夜

来源:health.china.com 作者:自动采集 2005-11-4

摘要: ”刚去那天是峰来接的我,记得我们刚从亲戚家出来,他就似看非看地扫了我一眼,然后淡淡地对我说:“我这个人活得挺累的,不想再给自己惹任何麻烦。 刚到店里工作时,因为还没有完全从曾经的噩梦里醒过来,总是不自觉地心神恍惚,工作时常出错。开始是把一整套当时正紧俏的电视连续剧的光碟给丢了,紧接着一丢就是五六套......


  
  彤彤(化名)很漂亮,只是她眼神里的那抹忧郁,不太符合那张清纯明丽的娃娃脸。第一眼见到她,便觉得她很像《一米阳光》中的“阿夏丽”,大大的眼睛,白皙的面容,齐肩的长发,一个别致的小发卡别起上面的一绺,说不出的可人与清爽。我在想,像这样的一个女孩子,一颦一笑都会惹人由衷地怜爱和疼惜吧。但是彤彤的眼泪告诉我,在刚刚失去的这份感情中,她受到了很深的伤害,而且始终无法走出来……如果说爱情是一款香水的话,我今天闻到的这款香型实在很复杂,而且它的前味、中味和后味都完全不同……
  昨天晚上我又梦见他了,那个让我爱得要命又恨得要命的男孩子,他叫峰(化名)。离开他半年多,可感觉他从来都不曾离开过我,无论是睡着还是醒着,都是。而现在,不论梦中还是醒来,只有脸上冰冷的泪是真实的,以往的一切,都已被我一夜夜的梦魇,重复演绎得那么混乱,那么虚幻缥缈……
  认识峰是在一年半前。那时我刚经历了一次不同寻常的打击——急于求职的我被一个始终信赖的亲属拖入了传销行列,费尽了周折总算逃了出来。其间我曾找到机会,冒着很大的风险给男友发出了求救信息,但我最终没能等到他。不仅如此,逃出来后,我直接跑去找他,迎接我的却是一张已然陌生而冰冷的脸。我们分手了……
  一段时间后,一个亲戚介绍我到峰的音像店工作。没见到他人之前,亲戚曾打趣说:“你的老板还没结婚,人长得也挺帅的,你一定会喜欢这份工作的。”刚去那天是峰来接的我,记得我们刚从亲戚家出来,他就似看非看地扫了我一眼,然后淡淡地对我说:“我这个人活得挺累的,不想再给自己惹任何麻烦。我不想和你之间有任何乱七八糟的事,你最好不要给我添任何麻烦。”说完他自顾自地往前走。我觉得这个人实在太莫名其妙了,天下怎么会有这么自以为是的人?我瞪了他一眼,心里顿时生出一股恶感。
  刚到店里工作时,因为还没有完全从曾经的噩梦里醒过来,总是不自觉地心神恍惚,工作时常出错。开始是把一整套当时正紧俏的电视连续剧的光碟给丢了,紧接着一丢就是五六套,后来是他的手机在店里不知道让谁给顺手牵羊地拿走了,再后来,干脆就是收假钱……因为他和那位介绍我来的亲戚是朋友,所以根本不可能让我赔。他被气得哭笑不得,用两只手晃动着我的脑袋说:“以后啊,这个店里的东西你随便丢!只要你不把自己也给弄丢了就行!要是把你丢了,我可赔不起!”我偷眼看着他,心里内疚得要命,暗暗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做好。
  随后的日子,我对店里的环境和工作都慢慢熟悉起来,也几乎不再出什么错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我生命里一段难得踏实而安宁的日子。时光在静静地流淌着,我甚至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幸福。又过了些日子,他已经不单纯把我当做一个店员,而是当成那个“家”里的一分子。我们每天吃在店里,他总会一日三餐按时做饭。
  那时我身体不好,经常胃疼,吃得很少。他总是看着我吃,逼着我吃。每天早上,他会特意为我买来豆浆和鸡蛋,还开玩笑地大发感慨,“你现在日子过得多滋润哪,天天早上豆浆鸡蛋,还总是摆出一副难以下咽的样子。哪天咱俩换换,你能给我端碗粥喝就行了!”我故意假装不好意思地低着头说:“你说这话怎么不太像是一个老板呀?”他果然中招儿,愣了一下后,慢吞吞地问:“不像老板?那像谁呀?”我故意咬着筷子看了他好一会儿,直到看得他的脸慢慢地红了起来,才一字一顿地对他说:“像我爸!”
  中味——相恋,淡淡的甜
  他家刚买了房子,手续还没办完,老房子又卖掉了。他父母住在另一家店里,而他只能暂时住在店里我楼下的办公桌上。夜里静的时候,常常楼上楼下随便谁翻一个身的声音彼此都听得清清楚楚。那时候,不经意间心里开始有了某种不一样的感受。在我来之前,他同样刚刚经历了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再加上他家的经济状况一直不是很好,虽然他家另外还有两家店,却依旧只能维持生活。后来我才知道,他父亲精神不太好,不能受任何刺激,并且需要长期服药和休养治疗,家里微薄的收入根本就不够用。所有这一切,都需要他一个人来承担。说不上是关心还是同情,只知道自己越来越为他担心。
  有时我想,如果后来没有发生那一切,可能我们不会走到一起。那天晚上,我突然接到前男友的电话。他喝醉了,反复地说着他爱我。他说不过现在自己已经没有资格爱我了,他明白自己曾经多么残酷地伤害了我。“为什么跟我说这些?我不想听也不会原谅你!不过你说得对,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发疯般地吼完这句话,我关掉了手机。
  峰在楼下手足无措地看了我一会儿,见我蜷在角落里没有声音,他轻手轻脚小心翼翼地跑上楼来,将一根点燃的香烟递给我。我没有接烟,用被子蒙住了头,我不想让峰看到我泪流满面的狼狈样子。他在我旁边站了一会儿,叹了口气下楼去了。我在墙角坐了一整夜,为了不让峰听见我的哭泣,我拼命咬住自己的手指,直到舌尖尝到咸咸的味道。第二天早上,我闷着头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东西。他吃惊地拽住我,问我手怎么了,我把手抽回来藏到背后,“没事,不知什么时候刮到了。”他看了看我,没再说什么。


页:[1] [2] [下一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自述:我那荒唐的少女初夜》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