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生活 > 女性 > 人物 > 职业经理人 > Marc Jacobs集团CEO卷入丑闻

Marc Jacobs集团CEO卷入丑闻

来源:www.51fashion.com.cn 作者: 2011-5-5

摘要: 图注:Robert Duffy出席Marc Jacobs品牌在和平饭店举办的2011春夏展示,与熊黛林、张静初等明星一起坐在前排 摄影/Evan Sung话题制造者这已经不是Robert Duffy第一次受负面新闻之扰。今年3月25日,一名不堪工作压力的实习生在Marc Jacobs公司的官方Twitter上公然指责Duffy为“暴君”,让11万个粉丝看了一场好戏。当时,微......


  图注:Robert Duffy出席Marc Jacobs品牌在和平饭店举办的2011春夏展示,与熊黛林、张静初等明星一起坐在前排 摄影/Evan Sung

  话题制造者

  这已经不是Robert Duffy第一次受负面新闻之扰。今年3月25日,一名不堪工作压力的实习生在Marc Jacobs公司的官方Twitter上公然指责Duffy为“暴君”,让11万个粉丝看了一场好戏。当时,微博账号“MarcJacobsIntl”正由其管理。“你们不知道Robert有多难搞。我只是个实习生,明天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天,不然我不会说这些。”此人写道,这条言论4小时后才被删除。“MJ这里一切都好。Twitter是个危险的地方,请保护好你的密码。”一条新的微博澄清道。

  当被问及是否认为自己是个好上司,Duffy举手指向几个在周围跟拍他的年轻助理,说:“你应该去问他们。”停顿了一会,他又说:“我觉得我是个好老板。”如今,为Marc Jacobs微博发帖的已经另有其人。在Duffy接受本报采访之时,这位继任者也在现场,忙着为Duffy拍照和上传。

  也许你有所不知,直到今年2月,“MarcJacobsIntl”上的消息还都是Duffy本人发的。热爱互动的他不仅常常不知疲绝地答读者问,还不时地分享一些堪称私密的照片。和Jacobs一样,Duffy好像从不害怕触及禁忌,他的直白、“敢说”与人们印象中CEO们冠冕堂皇的形象相去甚远。曾有一条他的微博让人大跌眼镜:“我们连一件完工的衣服都没有,所有要出现在秀上的衣服、包、鞋,一件都还没完成。”说这话时,距离Marc Jacobs新装发布的日期只有短短12天。

  在采访中,Duffy也偶然透露出不修边幅的随意感,好像没有什么是不可以问的。有时,你甚至忘了,面前坐着的是一个年销售达3.5亿美元的大公司的总裁。

  回到27年前,当Duffy决心和初出茅庐的Jacobs联手打造品牌时,其实两人并不被看好。“别人说我们一个年少贪玩,一个半路出家,这样的合作注定不会长久。”Duffy回忆道。然而,Jacobs和他用成就粉碎了外界的猜疑。财政危机和利益分配,流言和丑闻,都没让这段伙伴关系走向终结。

  在时尚界,每个成功的设计师背后都有一位类似Duffy的人物。Yves Saint Laurent的每次精神崩溃之后都有伴侣Pierre Berge为他收拾残局;Giancarlo Giammetti则让Valentino远离销售数字,确保其永远“生活在云彩里”。Duffy的不同之处则在于,他和他的搭档一样“疯”。

  你何时见过你的老板在公司年会上插着翅膀穿着羽毛?这两个人就会。Marc Jacobs的化装舞会向来是纽约派对季的高潮:2006年,Duffy将自己扮成了米开朗基罗,Jacobs则变身成一只肥硕的信鸽;更早的一年,Jacobs以猪的造型亮相,在他身边,Duffy身穿黑色绸缎服装,像牛仔枪手一样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去,真是好一对活宝。

Marc Jacobs与Robert Duffy在2006年与2005年的Marc Jacobs圣诞舞会上

  疯狂二人组

  乍看之下,56岁的Duffy和48岁的Jacobs是对奇怪的组合,别的不说,光是他俩的身高就有着天壤之别。Duffy 来自宾夕法尼亚的一个小镇,其父是位铸钢厂经理。他高中毕业后来到纽约,成为Bergdorf Goodman百货公司的第一位男性店员。在不同楼层工作过一段时间之后,Duffy发现自己什么都能卖。Jacobs在纽约长大,他的父母曾是William Morris经纪公司的经纪人。他7岁丧父,母亲先后改嫁3次。早熟的Jacobs从青少年时期就开始频频光顾夜店,在Studio 54彻夜狂欢后直接去帕森设计学院上课,对他来说是常有的事。1984年,两人相识于Jacobs的毕业作品发表会。彼时刚满30岁的Duffy在第七大道上一家名为Reuben Thomas的服装品牌任销售经理。“自创品牌是我的目标,我一直在寻找机会。”Duffy说。作为帕森毕业班的风云人物,Jacobs对Duffy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的合作人选,一见如故的两人决定自立门户。在获得了Reuben Thomas的投资后,同年他们首次以Marc Jacobs的名义发布作品。

  1987年,Jacobs荣获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FDA颁发的“Perry Ellis设计新人奖”,并于两年后和Duffy一同入主正值转型期的Perry Ellis品牌。可惜好景不长,在推出了著名的“Grunge”垃圾系列后(试想一条售价1000美元的丝绸连衣裙被处理得好像一件法兰绒衬衫),他们双双被炒了鱿鱼。恢复独立,Jacobs的设计每一季都好评如潮,但扭亏为盈却是天方夜谭。回首往事,Duffy用“浪漫”一词形容那段艰难岁月。“我记得那时我想,我以后恐怕再也不会拥有这种程度的自由了。”

  自由终究是不够的。经过长达8个月的谈判,Jacobs和Duffy于1997年加盟Louis Vuitton,分别担任艺术总监和工作室总监。在此之前,Vuitton从未染指时装领域。之所以积极游说Jacobs接下这份工作,Duffy其实打了个生意人的小算盘,他心里清楚,LVMH既然同意投资Marc Jacobs(这是修订合约时Duffy最坚持的一点),就不会让他们收购的第一个美国品牌轻易失败。

  今天,Jacobs在Vuitton取得的成绩已无须赘述,但在合作初期,双方的摩擦可谓不少。玩性不改的Jacobs常常缺席例会,矛盾激化时,更曾透过《华尔街日报》抱怨“LVMH对我不如Gucci对Tom Ford好”。作为某种停战协议,LVMH答应对Marc Jacobs扩大投资,让其逐渐从纽约苏荷区的唯一一间店铺发展到如今全球超过300家的规模。“我们和LVMH的关系越来越好。一旦你开始为集团赚钱,人人就都很爱你。”Duffy笑说,“现在,我们已经是这个集团最老的一批员工了。”

  Duffy和Jacobs的关系则好比一对生活多年的老夫妻。“如果说公司是个大家庭,那么我就是老爸,Marc是怪脾气的老妈。我们每天见到他前就会想,‘她今天好吗’,‘心情不错吧?’”Duffy说。他的话也不全是玩笑。虽然Jacobs臭名昭著的派对史已成过去,但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仍日日与可卡因做伴,更曾因闹事被赶下飞机。情况最严重的时候,Jacobs连续几日不出现,等到意志消沉的他姗姗来迟,全体人员只得陪他周末加班加点——最后,Duffy不得不亲自向工作室成员赔罪。“Marc的私生活出了问题,但我并不能确定他又重新染上了毒瘾。”Duffy回忆说。

  转机发生在2007年2月,Duffy和Jacobs刚刚完成了纽约的发布会,正在伦敦着手准备新店开张及副线Marc by Marc Jacobs的秀。在克莱瑞奇酒店大堂里苦等对方3小时无果后,忍无可忍的Duffy冲进Jacobs的房间向他摊牌。“我对他说,Marc,我知道你是怎么回事。Louis Vuitton的秀一完,你就去戒毒所。”Jacobs试图软磨硬泡,争取多一点时间,但Duffy不愿让步,甚至威胁退出。Jacobs这才妥协。“要是没有Robert,我想我早就死了。”他后来说。

  图注:Marc Jacobs 2011秋冬发布会负责人之一Julie Mannion正在现场向Robert Duffy汇报工作进度 摄影/Evan Sung

  零售奇才

  说到如何管理那些极富创造力却又个性鲜明的人才,在这方面Duffy可谓出类拔萃。许多高档时装店里的店员都态度傲慢,而Marc Jacobs的店员却以友好亲切出名。这主要归功于Duffy,他凭直觉雇佣员工,并且总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发掘人才,甚至是高级销售。举例来说,他曾把一个酒店门僮和Adidas鞋子销售员培养成Marc Jacobs欧洲区销售经理。“你的资历根本不符合这份工作的要求,但你却是最适合的,”他对曾是运动鞋推销员的Reed Purlitz说。

  当然,Duffy从来就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企业管理者,这从Marc Jacobs店铺的选址上就可见一斑。“我们在Mercer街开的第一家店铺根本没花多少钱,因为Mercer街上几乎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个车库外,我们的店是两个街区里唯一的商店。人们都以为我疯了。当我几年后在西村Bleecker街开店时,他们的反应又是如此。”Duffy说。他表示Marc Jacobs进军西村的初衷不过是因为他住在附近,觉得这样比较方便罢了。此后,Marc Jacobs一连在西村开设了6家店铺(包括一家名为Book Marc的书店),彻底把这个原本安静的居民区改造成了游人如织的时尚王国。

  店铺对Duffy来说就如同设计对Jacobs来说一样重要:它是整个流程的核心。“零售业总是不断在变化,你需要了解你的顾客。” 他说,“除非你很乐意待在店里,否则你永远无法体会这一点。”当观察到顾客在用手感觉衬衫的面料或者忽略了衣架上的裙装,这些现象所传达的信息远远比销售报表更有用。“我每天回家都会经过Bleecker街Marc by Marc Jacobs的门店。”《Vogue》主编Anna Wintour说,“有很多次我都透过橱窗看见Robert在那里叠裤子,或将衣物摆上货架。”

  无论你有多少预算,你都能找到属于你的Marc Jacobs:主线,副线,还有被称为“第三条线”的Special Items系列,专卖90美元的包和5美元的心形项链。“我的想法是创造一个真正多元化的品牌。可能我真的是太爱零售业了,我总觉得一家店不能只有昂贵的商品。”Duffy说。可想而知,LVMH否决了他的提议,生怕售价20美元的T恤会毁掉主线的高端形象。但你以为Duffy会乖乖听话吗?

  “和我们推出家居用品时的情况一模一样:他们不让我做,但我还是去捷克定制了一批水晶和瓷器,直接堂而皇之地放在店里。”等到LVMH的人听够了Duffy的意见,终于决定放手一试时,Duffy再告诉他们,其实这些产品早就在店里卖了。

  不过,这都是上个阶段的事了。眼下Duffy决定将精力放回主线,因为“我认为我们依然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这也就是为什么今次Marc Jacobs会斥资在上海举办主线系列的发布会。那么,在Duffy看来,未来的Marc Jacobs公司会成为一家怎样的品牌?接近退休年龄的他会继续工作多久?Jacobs会一直留在Louis Vuitton吗?对此,Duffy的回答是:“我可没有五年计划,我能有个两周计划就不错了。

Selma Blair和Robert Duffy在Marc Jacobs 2008秋冬女装发布会上

  B=《外滩画报》RD=Robert Duffy

  B:你和Marc Jacobs共事多年,当中有没有一刻让你们对彼此感到厌倦?

  RD:这倒不会。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彼此很合得来。我们也很少吵架,过去会,现在不会了。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分享一间办公室,不管是Louis Vuitton还是在Marc Jacobs都是如此。现在他在纽约,我在上海,但我们还一直互发短信。不过,下班后我们就各干各的了。你知道,在和一个人工作整整一天后,晚上你就不太想见那个人了。

  B:设计师如今肩负巨大的创作压力,对一个像Marc这样身兼数职的设计师来说,每年有10几个系列要完成,如何应付得过来?RD:确实如此。品牌越是发展,设计师的压力就越大,再说外面还有很多人盯着你,等着看你难堪。就Marc而言,他的精力主要用于设计Marc Jacobs和Louis Vuitton的女装主线和配饰,也就是说那些你在秀上看到的东西。至于男装及副线,他就管得比较少,一般只需做最后的指导就行。但是,光是设计主线就已经占用了他的全部时间。很多人不知道,发布会上几乎每套衣服的图稿都是Marc亲手画的,从试装到造型,所有这些事他都亲力亲为。所以,基本上发布会前的两个礼拜,我们都没日没夜地工作,连续两天不睡觉也是常有的事。

  B:前不久John Galliano的遭遇为许多人敲响警钟。和他一样,不少设计师私下里借助酒精和毒品麻醉自己。Marc过去也有过他的问题??

  RD:是人都会犯错,他们应该被原谅。对我来说,我只想要Marc身心健康,这是最重要的。虽然时间永远不够用,Marc还是坚持每年圣诞节放一周的假,我也一样。经常出差,有时确实觉得很累,毕竟我已是个50多岁的人了。

  B:不知你是否愿意就近期被起诉一事发表你的看法?

  RD:这种官司在美国常有发生。我想说的是,此事发生以来,我们的合作伙伴LVMH集团给予了我极大的支持。他们让我不用担心。

  B:你怎样形容Marc、你和Louis Vuitton的合作关系?

  RD:我们在着手签订新的合同,过程并不艰难,因为LVMH和我们彼此都有继续合作的意愿。Louis Vuitton是个不可思议的品牌,我知道Marc很喜欢在那里工作,他现在把巴黎看作自己的家。我在Louis Vuitton的头衔是工作室总监,负责管理和录用Marc的设计团队,现在我大概每个月只要去一次巴黎Vuitton的办公室便行。

  B:过去十年中,Marc Jacobs公司发展迅猛。在全球大规模开店的同时,还发展出一系列丰富的产品线。除了主牌Marc Jacobs、副牌Marc by Marc Jacobs外,你们还在部分店铺内销售名为“Special Items”的平价产品。为什么会想到要推出这个系列?

  RD:我的想法是创造一个真正多元化的品牌。可能我真的是太爱零售业了,我总觉得一家店不能只有昂贵的商品,最好还能卖雨鞋、人字拖,这些简单那的东西。我知道Marc by Marc Jacobs的顾客很愿意为大衣和羊毛衫花钱,但我希望能吸引更多囊中羞涩的新顾客。

  B:你们每次进军新领域看似都很随意,好像没有太多顾虑。

  RD:没错。你知道我们怎么会推出内裤的吗?当时有人来我们店里,说要买男士内裤,可我们根本没有内裤。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就决定一试,现在我们的内裤生意很好。

  B:你可曾担心“第三条线”会有损主线在人们心目中的高端形象?

  RD:这一情况目前还未发生。我一直说我们很幸运,就算经济不景气,也没有影响我们的生意,最近几年我们一直在扩张。不过,在对公司定位进行重新评估,Special Items已经越来越少。现阶段,我们决定把精力放回主线。我认为我们依然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B:这就是为什么你们今天会为Marc Jacobs做一场秀。

  RD:是的。接下来,我们会在全球范围内推广主线,因为Marc by Marc Jacobs已经无处不在了。先前在巴黎Marc Jacobs的店里,我碰到一个来自中国的女顾客。我猜她在时尚界工作,因为她认识我。她说,我很喜欢你们的主线,为什么你们不在中国开店?我说,我们有店啊。她却不知道。

  B:在你看来,中国市场和其他市场有何不同之处?

  RD:没有什么不一样。不知为何,人们一直问我这个问题。在我看来,中国市场和其他市场没什么不同。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Marc Jacobs集团CEO卷入丑闻》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