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Home > 行业资讯 > 临床快报 > 遗传与基因组 > 美国科学家提智商在基因中决定 引爆炸性争议

美国科学家提智商在基因中决定 引爆炸性争议

来源:新闻晚报 作者: 2009-5-11
336*280 ads

摘要: 美国科学家格雷戈里#12539。科克伦一直对各种难解之谜颇有兴趣,而这一个更是困扰了他很多年:为什么欧洲裔犹太人更容易患上多种致命的遗传疾病。科克伦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那些所谓的“缺陷”基因其实是为了让犹太人更聪明。引发激烈争论的假设一天凌晨的3点17分,科克伦坐在他位于阿尔布开克(美国新墨西哥州中部一城市......


  美国科学家格雷戈里・科克伦一直对各种难解之谜颇有兴趣,而这一个更是困扰了他很多年:为什么欧洲裔犹太人更容易患上多种致命的遗传疾病?比如家族黑蒙性白痴症、海绵状脑白质营养不良症,类似的疾病还有十多种。



  科克伦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那些所谓的“缺陷”基因其实是为了让犹太人更聪明。



  当然,这个结论引起了爆炸性的争议。



  引发激烈争论的假设



  一天凌晨的3点17分,科克伦坐在他位于阿尔布开克(美国新墨西哥州中部一城市)的凌乱的家庭办公室里,经过一整夜的科学期刊数据库搜索以后,他发了一封邮件给他的合作伙伴亨利・哈本丁。哈本丁是盐湖城犹他州大学的著名人类学家,同时也是美国国家科学院成员。科克伦在邮件中写道:“我想我已经知道原因了,请原谅我的狂喜。”



  科克伦得出的结论是,那些所谓的“缺陷”基因其实是为了让犹太人更聪明。



  这是个具有爆炸性的假设,有人甚至说它具有煽动性。它引发了一场关于智商和基因之间联系的激烈讨论,而科克伦和哈本丁正处于风暴中心。他们被同僚们嘲笑,在网络论坛上受到批判。不过,他们也被邀请去一个犹太教堂和一个犹太医学协会演讲。他们获邀写一本书,这本名为《一万年之大爆发》的书已经在今年出版了。



  被认为对其他族裔有侮辱



  科学家们现在越来越多地发现人类行为的一些倾向性是由基因决定的,比如上瘾、攻击性、喜好冒险以及其它。但是某些民族天生就聪明这个观点让很多人不安。有些科学家说这个想法根本不值一提,因为它强烈地暗示着种族主义。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人类遗传学研究所所长尼尔・里施提出强烈质疑:“那么他们的理论是怎么解释那些被认为不聪明的民族的?他们有没有什么遗传学理论能够解释为什么拉美裔和非裔美国人在学术方面的表现要差一些?”里施认为这个理论对人的侮辱极大,以至于每次谈及都无法不情绪激愤。



  患致命疾病比例大大异常



  科克伦是一名物理学博士,20世纪80年代,他最初在埃尔塞贡多(美国加州城市)为休斯飞机公司研发卫星成像系统以及其他光学硬件。



  冷战结束后,美国国防预算大幅下降,科克伦就将全家搬到了新墨西哥州的阿尔布开克做一名光学顾问,在那个时期他充分发展了对于生物学的兴趣。



  科克伦阅读了超过15本的遗传学教科书,其中提及的德系犹太人罹患某些致命性疾病的比例远高于正常比例,这激起了他很大的兴趣。



  家族黑蒙性白痴症是一种神经紊乱性疾病,它通常使儿童在4岁之前因逐渐虚弱而死亡。海绵状脑白质营养不良症令儿童的大脑逐渐变为海绵状,在学龄前就夺去他们的生命。A型神经鞘磷脂积累病在婴儿的各个器官中积聚大量有害的脂肪,并使其大脑受到毁灭性破坏,患者一般于2岁前死亡。



  令他震惊的是,这些疾病很多都与神经鞘脂的代谢出现问题有关。神经鞘脂是一些用来传递神经信号的脂肪分子。



  这并不像是一种巧合,血统较纯的民族得某些病的概率通常会高一些。但是在人类的2万多种基因中,目前只知道有108种是与神经鞘脂代谢有关的。



  科克伦通过计算得出,德系犹太人出现四种神经鞘脂代谢紊乱的随机概率低于十万分之一。



  基因优劣两面性的互补?



  科克伦和哈本丁讨论过这个问题,哈本丁是一位人口遗传学专家。他们最后认为这是异形结合基因优势的一个例证,含有一对突变的基因可能意味着灾难,但如果只有单个突变基因却是有利的。



  这其中最著名的例子是镰状细胞血症,它使非洲裔人在血色素B基因中带有一对有缺陷的突变基因,这对基因令红血球变形,从而难以向重要器官运输氧气。而那些只有单个有害基因的人,他们的红血球会变形到正好保护他们免受疟原虫的侵害的程度,因此他们不会得疟疾。



  对应非洲裔人的镰状细胞血症,德系犹太人需要与家族黑蒙性白痴症、神经鞘磷脂积累病和其他一些疾病进行斗争。



  科克伦和哈本丁得出的结论是,对应于非洲裔人因含单个有害基因而免受疟疾侵害,犹太人获得的是智力上的极大增进。其实,20世纪20年代以来,当学者们首次开始研究一些神经紊乱症时,就被犹太人的智力与其遗传疾病的关系这一问题所吸引。很多医生都论及他们病人的超常智力。



  类似研究近40年前就曾出现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遗传学家罗斯韦尔・埃尔德里奇博士是第一批对此进行系统研究的专家之一。扭转性肌张力障碍疾病是德系犹太人多发的一种病症,患者因肌肉痉挛而身体扭曲变形。他将14个患有扭转性肌张力障碍疾病的儿童的智力与其10个健康兄弟姐妹进行比较,并设立了两组与他们的年龄、性别和就读学校相同但无血缘关系的学生进行对照。



  这些病人的平均IQ值是121,对照组的平均值是111。病人兄弟姐妹的平均值是119,对照组的平均值是112。这个结论于1970年在《柳叶刀》期刊上发表。



  耶路撒冷沙亚雷・泽德克医学中心戈谢病(一种溶酶体贮积性疾病,属于常染色体隐性遗传)诊所主任阿里・兹姆兰博士认为,他的那些非常聪明的病人也能证实类似的结论。戈谢病是德系犹太人所患的另一种基因紊乱症,病人体内出现过多的脂肪物大量聚积在脾脏中,引发疼痛、疲劳和其他症状。



  兹姆兰在20世纪80年代进行的小型研究并没有发现这些病人和他们未患病亲属的IQ有什么差别。兹姆兰说如果把研究范围扩大些或许会有一些发现。但是他决定不这样做,因为这个研究太敏感了。



  1000年来积累的基因优势?



  科克伦和哈本丁率先对犹太人的各种遗传疾病与其智力之间的关系进行大范围研究。他们的理论涉及历史学、统计学、神经生物学和群体遗传学。



  科克伦和哈本丁说,犹太人最初在八九世纪来到欧洲,这距离他们因聪明而闻名于世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在金融业之前,他们从事的是贸易,因为教会禁止基督徒从事贸易。这为自然选择发生效用打下了基础,犹太人很少与外族通婚,他们的血统相对纯正,另外,他们的人口也始终维持在同一个规模。



  最聪明的人赚的钱最多,最富有家庭的小孩最容易存活下来。因此最聪明的祖先的基因传布最广,慢慢地就使得犹太人整体的智商水平上升。



  在超过40代也就是大约1000年的时间里,如果每一代的IQ值以0.3的水平增长,最终就可以积累到12。他们的一些样本所显示的结果甚至达到了16到20。



  特别的观点缺乏特别的证据



  科克伦和哈本丁将自己的理论写成论文并投给了一份学术期刊,结果被拒绝了。



  哈本丁说他将他们的理论给了他的一位人类学家朋友,他是另一本期刊的编辑,他要求将这个发表在他的期刊上。但哈本丁的这位朋友最后也取消了这个想法,他说这篇论文太具争议性,认为如此特别的观点需要特别的证据,但这种证据目前仍然缺乏。



  这篇论文于2005年在网络上公布之后,最终在剑桥大学出版的《生物社会学》期刊2006年的一期上发表了。



  这个理论迅速在人类学家和遗传学家之间传开,并且引发极大的争议。



  位于美国新泽西州纽瓦克市的罗格斯大学人类学家R・布莱恩・弗格逊说:“在几个月的时间里,我认识的所有学者都知道了这个理论”。很多人觉得这理论无法抗拒。一个年轻的同事告诉弗格逊,这篇论文使他相信了利用遗传学方法去研究民族间行为差异的优势。



  但弗格逊认为这是一种危险的看法。这些被研究者可能的确有独特的基因,但这并不能证明那些基因带来了高智商。他说:“这不是一个合法的研究领域。”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美国科学家提智商在基因中决定 引爆炸性争议》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