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Home > 医学教育 > 科教新闻 > 中国最早青霉素菌种为何藏身南农大

中国最早青霉素菌种为何藏身南农大

来源:现代快报 作者: 2009-3-3
336*280 ads

摘要: 据说,这里馆藏着中国第一支青霉素。这支青霉素究竟是怎么来的。■青霉素菌种如何穿越战火来到中国■这种“黄色的魔物”原主人是谁■中国最早自产的青霉素为何没有留下一份样品试管里的沙土不同寻常在负责人卢夏老师的带领下,记者走进了这个奇妙的博物馆。难道这就是中国最早的青霉素吗。...


        南京农业大学一隅,有一幢极为普通的砖瓦楼,这便是中华农业文明博物馆的所在地。据说,这里馆藏着中国第一支青霉素。这支青霉素究竟是怎么来的?是谁研制出来的?它的背后有着怎样一段故事?



  ■青霉素菌种如何穿越战火来到中国



  ■这种“黄色的魔物”原主人是谁



  ■中国最早自产的青霉素为何没有留下一份样品



  试管里的沙土不同寻常



  在负责人卢夏老师的带领下,记者走进了这个奇妙的博物馆。博物馆有两层,里面如同迷宫一般七拐八绕,卢夏老师带着记者一路过来,记者看到了很多与农业有关的东西,有木犁、石磨、秤杆等器具,还有水稻、小麦等作物标本,最后卢夏老师在一面展柜前停下。“看,这就是了。”卢夏老师介绍道。弯下腰,记者仔细端详,一个密封的试管安静地躺在偌大的展柜内。因为年代久远,试管上的标签已经破损,完全看不出字迹,试管里的粉末也是黑乎乎的。难道这就是中国最早的青霉素吗?平常我们在医院看到的青霉素可不是这样的,这管青霉素的粉末发黑,会不会是因为时间久了氧化的结果?



  卢夏老师的解释令人大跌眼镜,他说里面保管的不是青霉素,青霉素氧化后确实会变色,但这个试管里的确实不是青霉素,那些黑色的粉末其实是沙土,而在沙土里面,才掩藏着我们肉眼看不到的青霉素的菌种。看似肮脏的沙土,其实是保存菌种最好的“棉被”。人们把一些干净的沙土全面杀毒,土里没了营养也没了其他菌,然后再把青霉素的菌种接种在土里,这样可以保存很多年。要用到菌种时,再把它接种出来,然后繁殖复制。确切地说,这应该是一支保存着国内最早青霉素菌种的玻璃沙土管。



  卢夏老师还告诉记者,这支青霉素菌种的主人是南农大老校长、微生物学家樊庆笙。樊庆笙故去后,他的子女将青霉素菌种捐给了学校的博物馆。可是,老校长是从哪里得到这支青霉素菌种的?



  老校长历经艰险带回青霉素菌种



  记者找到了樊庆笙的小女儿樊真宁女士,樊真宁也是南农大的老师,现已退休在家。小时候,樊真宁就常常缠着父亲说这段故事,对这支青霉素十分了解。



  “这支青霉素是我父亲冒着危险从国外带回的。”樊真宁告诉记者,



  樊庆笙出身贫寒,凭着聪慧和努力考取了金陵大学,并顺利留校任教。1940年,樊庆笙被选派到美国威斯康辛大学进修一年。1941年,正当樊庆笙学习期满准备回国时,发生了珍珠港事件,太平洋航路全部被封锁,樊庆笙回乡无路。没办法,樊庆笙只好向赞助他留学的洛氏基金会申请延期,但只申请到半年。半年后,战火依然激烈,此时樊庆笙生活已无着落,幸好他的细菌系导师给了他帮助,每个月给他60美元生活补助。三年后,樊庆笙取得了博士学位。



  1943年,美国组建了一个援华机构——美国医药助华会,并决定在中国援建一个血库,用来帮助中国抗战。当时应聘的都是血科专业的医生护士,共有六人,语言大师林语堂的女儿也在内。获悉此事后,樊庆笙决定以细菌学检验专家的身份加入这个小组。



  回国的机会终于来了。1944年1月20日,樊庆笙登上了美军的运输船。“父亲说过,这一路可真是艰难险阻。太平洋上,日机围追堵截,炸弹就在轮船周围爆炸,激起数丈浪花。”樊真宁回忆道。她说,载着父亲的这艘船走走停停,在巴拿马,当地华侨听说有中国军医到来,非常欢迎,停留了数日,但在进入太平洋时,轮船故障,只好又折回巴拿马修理。运输船在太平洋好不容易突破了日军的层层封锁,他们才到了印度。接着,他们又乘上美军的运输机,沿着危险的驼峰航线飞越崇山峻岭,冒着生命危险才到达昆明,而这时已经是1944年7月了。



  和樊庆笙一起踏上中国大地的,还有他随身携带的三支青霉素菌种。要知道,当时的青霉素菌种在美国问世不久,被人们称为“黄色的魔物”,这些黄色的粉末比当时的黄金还贵重,樊庆笙又怎么会有这些异常珍贵的青霉素菌种呢?



  是谁给了他“黄色的魔物”



  1929年,英国微生物学家弗莱明发现了盘尼西林(青霉素)代谢物有噬菌现象,作为当时微生物界最辉煌的成就,这一伟大的发现影响了美国的科技界。1943年,威斯康辛大学的生化和细菌学院建立了研制盘尼西林的小组,同年秋天取得了决定性的进展。盘尼西林的发明拯救了千百万人的生命。



  当时,正在威斯康辛大学读博的樊庆笙一直密切地关注着盘尼西林的研制,他觉得,苦难中的中国更需要盘尼西林。



  “要带一些菌种回去研制,应该可以救助很多伤员。”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樊庆笙向美国医药助华会会长VanSlyke女士坦陈了自己的想法:回国后承担血库工作的同时,搞盘尼西林的研究。没料想,VanSlyke女士很尊重他的想法,对他表示理解和支持。于是,樊庆笙请求他们帮助采购有关研制盘尼西林用的仪器、设备、试剂和溶剂,还请他们再设法提供些苗种。



  后来,美国医药助华会也确实备齐了他所需要的东西,并且帮他搞到了两支菌种,加上威斯康辛大学细菌学系赠送的一支菌种,樊庆笙共拿到了三支菌种。



  虽然带回了菌种,可毕竟数量有限,在那个战乱年代,中国能不能生产自己的青霉素呢?



  中国首批青霉素怎样试制成功



  回国后,樊庆笙一直在血库工作。血库位于昆明的昆华医院内,南面隔湖就是当时的卫生署中央防疫处。处长汤飞凡先生是我国著名的细菌、病毒学家,当时他正领导一个小组,也准备进行盘尼西林的研制工作,可是他们只有从印度辗转弄来的两支菌种,同时缺少新技术及仪器设备。樊庆笙的到来恰似天意,二人一拍即合,决定把研制盘尼西林的工作放在防疫处做,因为那里已有些科研基础。



  这样,在血库尚未运转前的一个月,樊庆笙等人已经着手盘尼西林的研制。就在这一年——1944年年底,第一批5万单位/瓶的盘尼西林面世,当时他们还公开发表了论文。战乱中的中国成为世界上率先制造出盘尼西林的七个国家之一(这七个国家分别是英、美、法、荷兰、丹麦、瑞典和中国),这一令人瞩目的成就得到了世界的公认。



  “第一批试制的青霉素到底有多少支,现在已无法知道了。”樊真宁说,因为条件有限,生产的数量也不多,但在当时确实挽救了不少生命。既然青霉素已经试制成功,效果又这么显著,为什么没有大批量生产呢?



  当初自产的青霉素为何连一瓶都没留下



  “战乱时期,条件非常艰苦。”樊真宁说,当时国内的工业基础几乎为零,工业化生产盘尼西林需要的一些大型仪器,比方说,密封性能良好的发酵罐、过滤仪器等,国内都无法生产。而且那时物资非常匮乏,没有资金的投入,想要大量生产青霉素根本不可能。



  最终,工业化生产盘尼西林的梦想未能实现,只能说是试验性地生产了一些盘尼西林。也因为此,樊庆笙没有留下一支他们研制生产出来的第一批青霉素,因为这些青霉素太宝贵了,多用一支就意味着可以多挽救一个生命。



  “青霉素”的名字是他取的



  在中国,人们习惯性地称盘尼西林为青霉素,这个名字又是从何而来呢?从樊真宁的口中,记者了解到,青霉素这个名字也是她的父亲樊庆笙所起。



  抗战胜利后,樊庆笙和留学归国的细菌学家童村一起合作研究盘尼西林。也就在这个时期,樊庆笙考虑到盘尼西林生产出来以后应该有个中国名字。根据分类学的特征,他提议叫“青霉素”,依据有二:一是形态上,这种霉株泛青黄色,所以取其“青”;二是意义上,英文中的词尾“-in”在生物学上常翻译为“素”,如维生素(Vitamin)。盘尼西林的英文是Penicillin。两者合一,最终命名为“青霉素”。童村也表示赞成。于是,“青霉素”这个名字就这样一直使用到现在。



  那支试管里的青霉素菌种还“活”着



  后来,樊庆笙因为要到南京农学院(南京农业大学前身)任教,不再从事青霉素的研制,而是重新回到农业菌种方面的研究,可这三支青霉素菌种,他却一直珍藏在身边。“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压根不知道他还保存着这些青霉素。”樊真宁告诉记者,父亲不愿在他们面前多提青霉素的事,即便追问起来也常说“没什么了不起”。



  1997年冬天,已经86岁的樊庆笙身体日渐衰弱。这天,他收到了北京的一封来信,信中说,中国农业博物馆即将创立,想征集部分文物。樊庆笙回房找了一会儿,出来时手中托着三支试管。那是沙土玻璃管,非常小,已经熔封了口。“算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再三想了想,低调的老人还是没把试管捐出去。樊真宁说,对研制青霉素这件事,父亲很淡然,从不主动说起。老人离世后,家人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了这三支青霉素,将其捐献给南京农业大学的中华农业文明博物馆,目前展览的就是其中一支。



  “每次实验时,只需要从中取一丁点样本就可以,青霉素菌接种出来后可以大量复制。”樊真宁说,每次用完后,父亲就会把试管密封起来。因为保存得比较好,试管中的青霉素菌种应该还“存活”着。



  过去注射青霉素人为什么会感到疼



  那么,青霉素发展到今天,经过了多少变化,今天的青霉素和最初的青霉素还有着多少相似的地方呢?



  江苏省人民医院医药科主任蒋宇利告诉记者,今天的青霉素和最初的青霉素已经有着天壤之别,首先就反映在提取技术上。蒋宇利介绍,早期提取青霉素的方式是纯天然的,也就是通过发酵育菌这种生物技术,而且主要从钾盐中提取,而现代生物技术可以用钠盐提取,另外除了生物技术,青霉素还可以用人工合成,不一定用到菌种。钾盐提取的青霉素只能通过肌肉注射,不能输液挂水,而且打针时病人还会产生疼痛感,所以以前的青霉素又被叫做痛霉素,这是因为人体含钾量低,集中注射含钾物质,会对人体产生刺激,就会感到疼痛,而人体含钠量要比含钾量高,所以注射从钠盐里提取的青霉素,相对就没什么疼痛感。钠盐提取在早期的技术中还无法应用,因为钠盐技术成本高,对生产环境也要求高,对温度、湿度等要求很严格,在当时的生产条件下还无法大规模投入生产。



  随着技术的提高,现在生产的青霉素从抗药性、广谱性和使用方法上已经有了明显提高,比如在使用方法上,以前只能通过肌肉注射,现在不仅能挂水,还能口服,比如阿莫西林。而在广谱性上,早期的青霉素只能对革兰阳性菌发挥作用,而对阴性菌无法作用,但现在有的青霉素也可以对其作用。



  早在最初发现青霉素之时,人们就发现它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对少部分人可能不适用,使用前必须做皮试,一直到今天在我国依然如此。其实,现在已经生产出不用做皮试的青霉素,并在有些国家已经得到使用。但因为其价格比普通的昂贵,所以没有广泛使用。



  青霉素的研究永无止境



  樊庆笙等人研制出的第一批青霉素,当时是5万单位/瓶的规格,而蒋宇利告诉记者,现在的青霉素已经可达80万单位/瓶了,这一变化一方面是因为提炼技术提高了,另外还有一个因素,是因为现在人要对付的细菌比以前的细菌厉害多了。蒋宇利说,越是低等的生物,其变异的速度就越快,因为它结构简单,不像人那样由多少亿细胞组成。早在青霉素刚发明时,引起人体感染的细菌一遇到青霉素就容易被杀死,但随着时间推移,有害细菌不断更新换代,抗药性越来越强,对付它们的青霉素也就要越来越厉害,培育青霉素的菌种也在发生变化。



  青霉素的研制经历了漫长的过程,蒋宇利说,“青霉素的研究之路,还将永远继续下去,因为我们不知道等在我们前面的又会是什么样的阻挠。”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中国最早青霉素菌种为何藏身南农大》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