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Home > 医源资料库 > 在线期刊 > 中华现代皮肤科学杂志 > 2005年第2卷第5期 > 中医药治疗银屑病的研究近况

中医药治疗银屑病的研究近况

来源:中华现代皮肤科学杂志 作者:王蕾,廖列辉,邓家侵 2006-12-19

摘要: 中医药治疗银屑病的研究近况 (pdf) 银屑病俗称“牛皮癣”,相当于中医学的“白疕”,是一种原因不明的慢性红斑、鳞屑性皮肤病,属于“顽癣”范畴。银屑病是一种常见并易复发的慢性炎症性皮肤病。与银屑病相关的内容首见于隋代的《诸病源候论》:“干癣,但有匡郭,枯索,痒,搔之白屑出是也”。现将中医药治疗本病的研究......


    中医药治疗银屑病的研究近况 (pdf)

    银屑病俗称“牛皮癣”,相当于中医学的“白疕”,是一种原因不明的慢性红斑、鳞屑性皮肤病,属于“顽癣”范畴。银屑病是一种常见并易复发的慢性炎症性皮肤病。祖国医学记载的“干癣”、“顽癣”、“松皮癣”、“白疕”、“白疕风”、“蛇风”、“白壳疮”等病与该病有一定的相关性。与银屑病相关的内容首见于隋代的《诸病源候论》:“干癣,但有匡郭,枯索,痒,搔之白屑出是也”。这是祖国医学关于本病的最早记载。需要说明的是,书中著者将这类皮肤病界定为“癣”,应明确书中的“癣”与现代医学的由真菌侵犯皮肤、毛发和指(趾)甲所引起的“癣”应当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山海经·中山经》中可见到关于“癣”的较早记载:“(渠貉之山)其中多豪鱼,状如鲔,赤喙尾赤羽,可以已白癣”。现代医学认为本病病因尚未完全清楚,但与多种因素有关,尤其与机体免疫功能紊乱关系密切。本病是国内外皮肤领域重点研究防治的疾病之一。现将中医药治疗本病的研究进展综述如下。

    1  中医病因病机

    周歧鸣[1]认为顽固性银屑病必有脏腑受损,血气失和,营卫不畅,久病入络等诸多病理因素,终致邪毒遏伏肌表,新血无以充养,瘀毒难以宣泄,药力不达病所,致内外之邪留滞肌表,内不得疏泄,外不得透达,论其病机乃久病入络而致。

    禤国维[2]认为本病发病多由内外合邪所致,血燥为本,瘀毒为标。因燥、寒为秋冬时令之邪,素体血燥之人外受时令邪气,内外合邪,血燥化风,邪助风势,使病情加重,而血瘀则贯穿银屑病发病全过程。在银屑病进行期,大部分患者表现为血燥化热,热毒炽盛证。热毒炽盛,迫血妄行,血溢脉外而成瘀;在稳定期,患者病情大都顽固难愈,主要是由各种毒邪侵害人体,毒邪积聚皮肤腠理,而致气血凝滞,营卫失和,经络阻塞,毒邪久蕴,毒气深沉,积久难化而成;在消退期,多数留有色素沉着,此为气滞血瘀表现。

    钟以泽[3]认为,银屑病多在正气不足之时,由外邪侵袭引起,好发于春季风温之邪盛行之际,多发于青壮年阳刚之躯,两者相搏于体内,必然化热生毒,热入血分,迫血妄行,则皮损可见红斑,热盛生风,风盛则燥,或病情日久不愈,耗伤气血,肌肤失养,则白屑层起。

    郝平生[4]认为银屑病按病情的发展,可分为进行期、稳定期和退行期三期。中医辨证,强调以发展、动态的观点去辨病。进行期,因湿热毒邪入血,邪盛正未衰,正邪相争于血分,而表现为血热之象;稳定期,因邪气渐化,营血渐耗,气血循行受阻,而表现为血虚之象;退行期,因邪气已衰,营血耗伤,阴血不足,运行不畅,而表现血虚、血瘀之象。

    韩永群等[5]认为银屑病系肾阴不足,脾气亏虚,外邪热毒侵袭人体所致。热毒郁久不解,则易耗伤阴血,阴血不足,则血行不畅,瘀血内阻,致肌肤失养,形成以阴虚瘀热为本,以燥、热、瘀、毒为标的虚实夹杂之证。

    陈贵华[6]认为银屑病病因为禀赋不足,情志不畅,外邪入侵肌肤或过食荤腥辛辣、膏粱厚味,或肝肾不足、冲任失调等,导致脏腑内热、热伏营血、瘀血内生、邪与热瘀蕴结而发病,热、瘀、燥为其主要病机。

    2  治疗

    2.1  辨证论治  根据名老中医经验总结,寻常型银屑病一般分为四型,即血热型、血虚型、血燥型、血瘀型;特殊型银屑病中,脓疱型一般辨证为脓毒型,红皮病型为毒热型,关节型为寒湿型或风湿痹阻型。

    赵炳南老中医[7]将银屑病分为血热型(进行期)和血燥型(静止期),分别给予清热凉血活血的白疕1号方(生槐花30g,紫草根15g,赤芍15g,白茅根30g,生地30g,丹参15g,鸡血藤30g)和养血润肤活血散风的白疕2号方(鸡血藤30g,土茯苓30g,当归15g,生地15g,威灵仙15g,山药15g,露蜂房15g)加减治疗。

    朱仁康老中医[8]在临证中根据皮损特点及舌象脉症,分为血热风燥证和血虚风燥证,分别给以清热凉血解毒的克银1号(土茯苓30g,忍冬藤15g,草河车15g,白鲜皮15g,北豆根10g,板蓝根15g,威灵仙10g,生甘草6g)和养血润燥解毒的克银2号方(生地30g,丹参15g,玄参15g,火麻仁10g,大青叶15g,山豆根10g,白鲜皮15g,草河车15g,连翘10g)。

    孙步云老中医[9]根据银屑病冬病夏愈或冬重夏轻的特点,认为本病与先天肾精亏损,阴寒毒邪侵袭肌肤有密切关系。根据前人“气血得寒则凝,得温则行”之说,选用民间验方“天地虫方”(白僵蚕15g,地蟞虫10g,乌梢蛇10g,鸡血藤10g,枸杞子15g,凌霄花10g,细生地15g,狼毒1.5g,生乌梅20g,黄精15g)内服,外用“天地龙方”(守宫15g,地龙15g,黄升丹10g,轻粉5g,白及10g,蟾酥2g,冰片3g,鸡蛋6~8只),取得良效。

    陈凯等[10]将该病分三型论治,血热型者治宜清热解毒,凉血活血。方用凉血活血汤加减(白茅根、紫草、生地黄、板蓝根、生石膏、赤芍等)。血瘀型者治宜活血化瘀,行气软坚。方用活血散瘀汤加减(丹参、当归、川芎、桃仁、红花、三棱、莪术、枳壳、陈皮、黄芪等)。血燥型者治宜滋阴养血,活血润燥。方用养血解毒汤加减(当归、何首乌、黄精、丹参、鸡血藤、生地黄、熟地黄、天门冬、麦冬等)。而临床上尚可常见到偏于渗出的寻常型银屑病,分为湿盛型:可伴有胸腹胀满,食欲不振,大便溏,小便清长。舌质淡,舌体胖,脉缓。治宜健脾除湿,清热凉血。方用除湿胃苓汤加减(白术、茵陈、枳壳、芡实、黄柏、猪苓、生薏米、车前草、陈皮、泽泻等)。湿热型:可伴口苦咽干,胸腹胀满,食少纳呆,便于溲赤,舌红苔腻,脉滑数。治宜清热利湿,凉血解毒。方用龙胆泻肝汤加减(龙胆草、黄芩、苦参、泽泻、生薏米、土茯苓、草河车、六一散、黄柏、苍术等)。

    张志礼[11]认为血热证多见于进行期银屑病患者,辨证:血分蕴热,发于肌肤。治法:清热凉血,活血解毒。方药:凉血活血汤(白疕一号)加减。燥证多见于静止期银屑病。病情相对稳定,病程较长,舌质淡舌尖红,苔少,脉缓或沉细。辨证:阴血不足,肌肤失养。治法:养血滋阴,润肤解毒。方药:养血解毒汤(白疕二号)加减。瘀证多见于静止期银屑病。患者年龄偏大,病史较长,辨证:气血瘀滞,肌肤失养。治法:活血化瘀行气。方药:活血散瘀汤(白疕三号)加减。湿热证多见于渗出型银屑病,毒证多见于发病与患急性扁桃体炎或上呼吸道感染患者,特别多见于儿童和青年。寒湿证多见于关节病性银屑病。主要侵犯手足小关节,严重者膝、踝、脊椎等大关节亦可受累。伴有银屑病皮损,甚至呈红皮病表现。关节症状与皮肤表现常同时加重或减轻,指趾末端关节受累最为常见。辨证:风寒湿邪,痹阻经络。治法:温经通络,除湿解毒。药物:秦艽、乌蛇、鸡血藤、青风藤、海风藤、桂枝、羌活、独活、木瓜、桑枝、草河车、土茯苓。毒证相当于脓疱性银屑病。辨证:湿热蕴结,兼感毒邪。治法:清热凉血,解毒除湿。

    卢晓[12]分四型治疗银屑病,血热型以凉血解毒汤加减、血瘀型以桃红四物汤加减、血虚型以八珍汤加减、血燥型以当归饮子加减。对照组以青黛丸,结果治疗组总有效率达95.0%,对照组为76.4%。

    王得军[13]利用血府逐瘀汤为基本方辨证论治,血热型:方选犀角地黄汤和上方;血燥型治宜活血养血,滋阴润燥,血府逐瘀汤合一贯煎;血瘀型,治宜活血袪瘀,血府逐瘀汤加味。治疗病人15例,有效率达66.6%,取得满意的疗效。

    鲍东海、梁紫岩[14]用中医中药治疗73例银屑病并进行疗效观察,分三型论治:(1)血热型:丹参20g,生黄芪20g,黄芩15g,鸡血藤15g,生槐花、紫草根、白茅根、生地、赤芍、白鲜皮、生甘草各10g。(2)血燥型:丹参20g,生黄芪20g,黄芩15g,鸡血藤15g,生地、天冬、麦冬、土茯苓、露蜂房、生甘草各10g。(3)情志不舒、肝阳上亢型:丹参20g,黄芩15g,三棱、乌梅、柴胡、郁金、红花、生甘草各10g,生牡蛎、珍珠母、磁石各30g。3个月为1个疗程,平均治疗1~2个疗程。结果总有效率达89.1%。

    2.2  单方治疗  鲍旭等[15]运用具有清热毒、补阴血、通经络、祛风邪功用的加味清解汤(金银花、白花蛇舌草、威灵仙、刺蒺藜各12g,地肤子、生熟二地、麦门冬、乌梢蛇各15g,当归、红花、赤芍、甘草各10g,生地、丹皮、防风、荆芥、牛蒡子、白鲜皮、土茯苓、鸡血藤各25g)治疗寻常型银屑病100例,治疗13个疗程,治愈72例,达到较好疗效。

    徐荣华[16]认为本病治疗初起当以祛风、润燥,清热解毒之法为先;至中后期应用攻补兼施,故应用荆防地蚤汤(荆芥、防风、生地黄、蚤休、白藓皮、鸡血藤)治疗小儿银屑病20例,总有效率达85%。

    马学伟等[17]观察克银Ⅰ号胶囊(紫草、水牛角粉、红藤、蜈蚣、全蝎、赤芍药、牡丹皮、当归等)对进行期寻常型银屑病患者临床症状、外周血T淋巴细胞亚群、表皮长生因子(DGF)含量的影响,以及免疫球蛋白、淋巴细胞转化率的变化,对照组采用复方青黛丸每次6g,每日3次口服。结果两组临床疗效比较,治疗组明显高于对照组(P<0.01);治疗后治疗组DGF含量下降明显,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显著性。

    张凤娥等[18]应用竹黄颗粒剂Ⅱ号(由柴胡、玄参、生地、郁金、三七、赤芍、水牛角、淡竹叶、龟胶、红花、丹皮组成)内服治疗寻常型银屑病,观察PASI积分,并对血液流变学指标进行检测观察疗效,对照组口服青黛丸。结果竹黄颗粒剂Ⅱ号能明显降低PASI积分和改善银屑病患者的血液流变学指标,且优于复方青黛胶囊(P<0.01)。

    2.3  中西医疗法  周利平等[19]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寻常性银屑病,治疗方法为:治疗组:>16岁患者每日早晨口服迪银片6片,<16岁者根据年龄口服2~4片,每日晚口服中药煎剂1次;对照组1:每日早晚各口服迪银片5片;对照组2:每日早晚口服中药煎剂1次。疗程共12周,结果治疗组有效率显著高于对照组。中西医疗法弥补了单服一种药物时难以达到的治疗效果。使2种药物取长补短,明显地提高了治疗效果,为银屑病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提供了新的思路。

    沈鹏[20]采用中西医结合分期治疗。进行期以活血滋阴解毒中药治疗为主,基本方:生地30g,当归20g,玄参10g,土茯苓30~60g,苦参10~20g,半支莲30g,白英30g,儿童酌减,每日1剂,分2次服。静止期和消退期以内服氨肽素片及复方丹参片为主,氨肽素片5片/次,3次/d,复方丹参片2片/次,3次/d,儿童酌减。连服2~3个月,临床治愈后宜再服3~6个月。各期均可交替应用蒽林、去炎松尿素霜。结果临床治愈率达60%,总有效率达93%。临床治愈后继续服药3~6个月者,1年内复发率仅为16%。

    马今朝等[21]采用普鲁卡因0.3g、维生素3g入生理盐水300ml中静滴,每天1次,同时口服脑益嗪、鱼肝油、氨肽素等,每日外涂维甲酸霜2次。同时并按血热型、血燥型及血瘀型分别给予克银Ⅰ方、克银Ⅱ方、肝活血方,治疗30天,150例中基本痊愈53例,总有效率91.3%。

    2.4  其他疗法  王建湘等[22]用中药药浴疗法治疗寻常型银屑病取得较好疗效。将治疗组112例根据中医辨证分为血热和血虚两型,血热型(相当于进展期):皮疹颜色鲜红,逐渐增多,范围不断扩大,甚则红斑相互融合成片,鳞屑增多,瘙痒明显,伴口苦、口干,小便黄,舌质红,苔黄,脉弦数。治以清热凉血、祛风止痒为法,拟药浴1号方药浴:生大黄100g,黄柏100g,苦参100g,虎杖100g,野菊花60g,蛇床子60g,蒲公英60g,白芷60g,千里光60g,石菖蒲30g,红花30g,薄荷30g,皮硝30g,枯矾30g。使用方法:将前12味药物入蒸气锅中,加水180~200L,以蒸气冲沸20min,滤渣后倒入浴缸中,再入皮硝、枯矾,溶化后待温,做全身药浴,每次20min,2次/d,连续4周为1个疗程。血虚型(相当于静止期或退行期):病情稳定,既无皮疹扩大,又无新发皮疹,或皮疹颜色淡红,逐渐缩小变平,周围出现浅色晕,或有色素沉着斑。可伴有头晕、乏力,面色白,舌质淡,苔薄白,脉细。治以养血祛风、解毒收敛为法,拟药浴2号方药浴:生地100g,全当归100g,鸡血藤100g,刺五加皮60g,地骨皮60g,七叶一枝花60g,徐长卿60g,刺蒺藜60g,杭白菊60g,威灵仙60g,楮桃叶60g,侧柏叶60g、丹参60g,花椒30g。使用方法:将全部药物入蒸气锅中,加水180~200L,以蒸气冲沸20min,滤渣后倒入浴缸中,待温后,做全身药浴,每次20min,2次/d,连续4周为1个疗程。对照组56例,全部外涂0.1%蒽林软膏,每日早、晚各1次,连续4周为1个疗程。治疗组和对照组均观察2个疗程。结果显示:治疗组治愈34例,好转56例,未愈22例,总有效率80.4%;对照组治愈12例,好转23例,未愈21例,总有效率62.5%,两组相比,P<0.05。

    田元生等[23]认为银屑病系内有血虚燥热、外感风湿燥邪、经脉气血不畅、肌肤气血失养而发病,运用经络联合全息疗法(穴位埋线、耳部割治压穴、神阙敷药)治疗银屑病,取得一定疗效。这一方法值得进一步研究。

    随着社会心理医学模式的发展,有学者认为银屑病是一种身心疾病,心理治疗已成为银屑病治疗的一个重要方面。田氏等[24]以心理疗法治疗寻常型银屑病,两组在常规治疗的同时,试验组加专门的心理治疗,包括建立友好的医患关系、教育患者与个别心理治疗、集体治疗及行为治疗等手段,结果试验组与对照组的总有效率及复发率之间差异有显著性,提示心理咨询是控制银屑病的重要手段。

    张氏[25]以圆利针刺督脉为主,取得较好疗效。方法是取穴主取神道、灵台;Ⅰ配取血海、三阴交、曲池、合谷。Ⅱ配局部病灶鳞屑厚成片者配合围针疗法。主穴用不锈钢丝制成直径1.0mm、长0.5cm之圆利针,针尖不宜太锐。针前穴位常规消毒。患者取端坐姿势,两前臂交叉放于胸前,头低下,两肩下垂,使背部皮肤拉紧。医者左手指固定进针点,右手指持针,进时针尖向下呈30°,由神道穴快速进人皮下,针尖沿皮下平刺达灵台穴,大约进针3.33cm时,患者有局部或双臂沉、酸、麻、胀感为度,留针40min,留针期间针体不捻转。配穴选用30号6.66cm毫针,配穴Ⅰ,取端坐位,穴位常规消毒,针刺手法平补、平泻、得气后留针20min;配穴Ⅱ,在癣块四周大约2~3cm进针,针尖向癣区中心,呈15°斜刺,视病灶大小取4~8针,用泻法,留针30~40min。通过临床观察总有效率为95%。其中痊愈60%,好转20%,有效15%,无效5%。

    李氏等[26]用克银膏治疗寻常型银屑病258例,取得了一定疗效;王氏[27]用紫色膏封包治疗寻常型银屑病,采用自体对照的方法观察紫色膏封包疗效。经统计学处理,表明紫色膏封包治疗银屑病,软化皮损疗效明显优于单纯用药治疗。闵氏等[28]用中药汽疗治疗寻常型银屑病71例,方剂用“艾柏熏剂”,中药汽疗治疗寻常型银屑病有效率为56.34%。具有消除红斑浸润、祛屑止痒的功效,无明显副作用。姜氏等[29]用硫化氢矿水加甘草全身浴治疗银屑病,王氏等[30]用复方牛蒡子油外擦治疗寻常型银屑病,褚氏[31]用井穴刺血加灸疗治疗银屑病30例,刘氏[32]等耳背割治合针刺治疗银屑病,姜氏[33]等用复方丹参静滴加曲池穴封闭治疗银屑病,栾氏[34]以中药合针罐治疗银屑病,王氏等[35]电针刺络拔罐并穴位埋线治疗牛皮癣296例等均收到了不同程度的效果。

    3  实验研究

    刘晓明等[36]对银屑病患者分别用综合治疗(对照组)和在此基础上加用黄芪注射液,对比观察临床疗效;同时研究黄芪煎剂和黄芪注射液对小鼠阴道上皮细胞增殖、增殖细胞核抗原(PCNA)表达、鼠尾鳞片表皮分化内皮素-1水平的影响。结果显示,治疗组皮疹开始消退时间明显提前,停药后10例皮疹全部消退;对照组停止治疗后仅2例皮疹全部消退。实验显示,黄芪煎剂、黄芪注射液和甲氨蝶呤均显著抑制小鼠阴道上皮细胞有丝分裂和PCNA的表达,与生理盐水比较差异均有显著性。黄芪注射液此作用比黄芪煎剂更明显,但均较甲氨蝶呤弱;黄芪注射液和甲氨蝶呤均可促进鼠尾鳞片表皮颗粒层的形成,但黄芪煎剂无此作用;黄芪煎剂、黄芪注射液和甲氨蝶呤均显著降低小鼠血浆内皮素-1水平,其中以黄芪注射液作用最强。

    雷永生等[37]用川芎嗪注射液治疗寻常型银屑病70例,有效率为91%,并检测了30例治疗前后的血液黏度、血浆黏度、血小板黏附率及体外血小板形成试验,结果显示银屑病患者的血液黏度、血浆黏度、血小板黏附率治疗前均显著高于正常对照组,治疗后均明显下降,提示川芎嗪注射液能明显降低银屑病血液高黏状态,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

    宋茹等[38]采用小鼠阴道上皮细胞有丝分裂模型及小鼠尾部鳞片表皮模型,以甲氨蝶呤为阳性对照,观察复方苦参注射液抑制细胞有丝分裂和促进颗粒层形成的作用。结果显示,复方苦参注射液能抑制小鼠阴道上皮细胞有丝分裂,促进小鼠尾部鳞片表皮的颗粒层形成,且强于甲氨蝶呤,因此认为,其治疗银屑病的机理可能与抑制表皮细胞增殖过快和促进表皮形成颗粒层有关。

    宋茹等[38]采用鼠尾鳞片表皮-阴道实验模型,研究不同浓度的莪术油霜剂外用对表角化、细胞有丝分裂及增殖细胞核抗原(PCNA)的影响。结果显示,不同浓度的莪术油霜剂对小鼠阴道上皮细胞有丝分裂与阴性对照组相比有显著的抑制作用;与阴性对照组相比不同浓度的莪术油霜显著抑制小鼠阴道上皮PCNA的表达;不同浓度的莪术油霜对鼠尾鳞片表皮颗粒层的形成与阴性对照组相比有显著的促进作用。上述各项作用中,各浓度莪术油霜呈量-效关系,而阳性对照组0.02%丙酸氯倍他索的上述各项作用均明显优于各浓度的莪术油霜。因此认为,莪术油霜为中等疗效的治疗银屑病的外用药物,其作用机制可能为抑制角质形成细胞增殖、促进角质形成细胞正常分化。

    王雅娟等[39]应用紫草活血汤治疗92例寻常型银屑病,观察治疗前后皮损面积、红斑丘疹、鳞屑、瘙痒、PASI积分及血液流变学的变化。结果临床治疗有效率97.5%。银屑病各主证积分、PASI积分治疗后较治疗前显著下降(P<0.01)。高切血液黏度、低切血液黏度、血浆黏度、红细胞压积、血沉、红细胞聚集指数等血液流变学指标在治疗后与治疗前比较有显著性下降(P<0.05)。因此认为,紫草活血汤能降低寻常型银屑病患者的血液黏度,治疗寻常型银屑病有较好的临床疗效。

    4  总结与展望

    银屑病皮肤损害的表皮细胞过度增生十分突出,组织病理学改变有棘层肥厚、层状角化过度和角化不全。目前治疗银屑病的诸多药物中,西药仍然占有主要地位,近年来治疗银屑病的西药主要包括活性维生素骨化三醇和钙泊三醇,鱼油、辣椒辣素、维甲酸、环孢素A、抗生素等,它们的疗效快,广泛应用于临床中,但是越来越多的临床试验和研究表明西药在治疗银屑病同时产生了诸多毒副作用。

    由于银屑病的病因具体不明确,这使得该病的治疗不可能单纯用一种或两种方法就能解决。中医药治疗银屑病方法众多,方药丰富,给药途径灵活多样,疗效较好且毒副作用小,显示了中医辨证论治之特色和优势。

    从目前临床及实验研究看,治法多种多样,中医疗法没有相对稳定的治疗标准,故研究设计的严密性有待进一步加强。今后应从综合疗法着手才可能更好提高疗效。

    【参考文献】

    1  张振千,林茂初.从淤论治顽固性银屑病体会.实用中医药杂志,2002,18(4):49.

    2  钟金宝,殷新.禤国维教授治疗银屑病经验介绍.新中医,2004,36(9):11.

    3  赵艳霞,杨慎峭,成玉.钟以泽治疗银屑病的经验点滴.中国中西医结合皮肤性病学杂志,2004,3(3):167.

    4  郝平生,高子平.中医临床辨治银屑病几点体会.四川中医,2003,21(3):7.

    5  韩永群,袁广琪,祝连庆,等.从阴虚瘀热论治银屑病与血液流变学的相关性.山西临床医药杂志,2001,10(4):264.

    6  陈贵华.防风通圣汤治疗银屑病31例.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00,9(1):48.

    7  北京中医学院.赵炳南临床经验集.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75,221.

    8  朱仁康,邹铭西,李博鉴.克银方治疗银屑痛(牛皮癣)的临床研究.中医杂志,1981,22(4):22.

    9  孙步云.中医药治疗银屑病226例临床观察.中医杂志,1995,36(2):99.

    10  陈凯,孙丽蕴.银屑病的中医辨证分型及治验.中国医药学报,2003,18(9):540-543.

    11  王萍,张芄,邓丙戌,等.张志礼中医辨证治疗银屑病方法及临床研究,中国中西医结合皮肤性病学杂志,2004,3(4):191.

    12  卢晓.辨证治疗寻常型银屑病60例.陕西中医,2004,25(9):812.

    13  王得军.血府逐瘀汤治疗银屑病15例.中华实用中西医杂志,2004,4(8):1132.

    14  鲍东海,梁紫岩.中医中药治疗73例银屑病疗效观察.中华实用医学,2004,6(15):84.

    15  鲍旭,许爽.加味清解汤治疗寻常型银屑病100例.沈阳医学,2004,24(2):88.

    16  徐荣华.荆防地蚤汤治疗小儿银屑病20例疗效观察.中医自然医学杂志,2003,5(3):271.

    17  马学伟,刘巧格,刘亚欣.克银Ⅰ号胶囊治疗进行期寻常型银屑病的临床研究.河北中医,2003,25(8):567.

    18  张凤娥,罗文辉,欧阳恒.竹黄颗粒剂Ⅱ号治疗寻常型银屑病疗效观察.医药学刊,2004,22(8):1432.

    19  周利平,张惠芳,袁劲松.中西医结合治疗寻常性银屑病疗效观察.中华皮肤科杂志,2003,36(9):527.

    20  沈鹏.中西医结合治疗寻常型银屑病60例疗效观察.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04,13(16):2182.

    21  马今朝,杨伟丽,汤玉玲.中西医结合治疗寻常型银屑病疗效观察.河南大学学报(医学版),2004,23(1):40.

    22  王建湘,朱明芳,向丽萍,等.中医药浴疗法治疗寻常型银屑病临床疗效观察.中国医师杂志,2002,4(1):96.

    23  田元生,范军铭,王素萍.经络全息联合疗法治疗银屑病36例疗效观察.中国针灸,2001,21(7):387.

    24  田洪青,路麒,王霞.心理治疗寻常型银屑病疗效观察.中国皮肤性病学杂志,2001,15(4):246.

    25  张竞民.圆利针为主治疗银屑病临床观察.天津中医药,2003,20(4):68.

    26  李宗明,孙晓莉.克银膏治疗寻常型银屑病258例.上海中医药杂志,2003,37(4):41-42.

    27  王淑惠.紫色膏封包治疗寻常型银屑病静止期56例.四川中医,2003,21(4):69-70.

    28  闵仲生,王子雄.中药汽疗治疗寻常型银屑病71例临床及实验研究.江苏中医药,2002,23(8):12-14.

    29  姜光萍,李奕.硫化氢矿水加甘草全身浴治疗银屑病61例体会.新疆中医药,2001,19(2):14-15.

    30  王旭龙,叶平.复方牛蒡子油外治寻常型银屑病效果观察.实用乡村医生杂志,2000,7(4):47.

    31  褚静.井穴刺血加灸疗治疗银屑病30例.黑龙江中医药,2002,(6):42.

    32  刘玉萍,任宇丁.耳背割治疗合针刺治疗银屑病18例临床分析.新疆中医药,2002,20(3):36-37.

    33  姜改学,李希玲.复方丹参静滴加曲池穴封闭治疗银屑病32例.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01,10(12):1166.

    34  栾天庆.中药合针罐治疗银屑病30例临床观察.中医药学报,2001,29(5):32.

    35  王二香,李艳梅.电针刺络拔罐并穴位埋线治疗牛皮癣296例疗效观察.内蒙古中医药,2000,19(1):31-32.

    36  刘晓明,齐欣,宋智琦,等.黄芪注射液治疗银屑病患者的临床观察和实验研究.中华皮肤科杂志,2001,34(2):113.

    37  雷永生,万克全,余昌华.川芎嗪治疗银屑病的临床及血液流变学研究.数理医药学杂志,2002,15(4):305.

    38  宋茹,袁继民,王媛媛.复方苦参注射液治疗银屑病的实验研究.中国现代应用药学杂志,2002,19(3):127.

    39  王雅娟,石景伟,董西林,等.紫草活血汤治疗银屑病的疗效及对血液流变学的影响,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医学版),2003,24(3):401.

     作者单位: 510120 广东广州,广东省中医院皮肤科

  (编辑:丁剑辉)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中医药治疗银屑病的研究近况》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67730号-1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