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源资料库 > 在线期刊 > 中华现代眼耳鼻喉杂志 > 2008年第5卷第2期 > 免疫球蛋白E和白细胞介素5在鼻息肉中表达的临床意义

免疫球蛋白E和白细胞介素5在鼻息肉中表达的临床意义

来源:《中华现代眼耳鼻喉杂志》 作者:蒋双庆 2008-12-27
336*280 ads

摘要: 【摘要】 探讨鼻息肉组织中免疫球蛋白E(IgE)和白细胞介素5(IL-5)的表达对嗜酸粒细胞(EOS)浸润聚集的作用及IgE、IL-5和与鼻息肉形成的关系及其意义。方法 应用连续两步免疫酶法(Sandwich法)检测31例鼻息肉标本(鼻息肉组)和11例下鼻甲黏膜标本(对照组)组织匀浆中IgE水平。应用酶联免疫吸附测定法检测组织......


【摘要】  探讨鼻息肉组织中免疫球蛋白E(IgE)和白细胞介素5(IL-5)的表达对嗜酸粒细胞(EOS)浸润聚集的作用及IgE、IL-5和与鼻息肉形成的关系及其意义。方法 应用连续两步免疫酶法(Sandwich法)检测31例鼻息肉标本(鼻息肉组)和11例下鼻甲黏膜标本(对照组)组织匀浆中IgE水平;应用酶联免疫吸附测定法检测组织匀浆中IL-5水平,同时观测组织中EOS的浸润程度。结果 鼻息肉组IgE和IL-5水平均明显高于对照组(圴P<0.01),且IgE、IL-5水平分别与鼻息肉组织中EOS浸润数呈正相关(P<0.01)。结论 IgE水平的上调提示鼻息肉中存在局部变态反应,其对鼻息肉中IL-5的上调和EOS的浸润聚集具有重要作用。

【关键词】  鼻息肉 免疫球蛋白E 白细胞介素5 嗜酸粒细胞

    鼻息肉是耳鼻咽喉科的常见病,患病率约占成年人的1%~2%,术后复发率约为10%~20%[1],是一种由多种因素所致的鼻黏膜慢性炎性病变,发生机制尚未十分清楚。其最常见的组织学特点是以嗜酸粒细胞(EOS)为主的炎性细胞浸润和组织水肿。本研究通过检测鼻息肉组织中免疫球蛋白E(IgE)和白细胞介素5(IL-5)水平,同时观察EOS浸润的程度,探讨IgE和IL-5在鼻息肉中EOS浸润聚集机制的作用。

    1  资料与方法

    1.1  标本来源及制备  31例鼻息肉标本来自2006年1月~2007年12月在我院行鼻息肉手术的患者(鼻息肉组),男17例,女14例;年龄12.9~66.2岁,平均43.6岁。所有患者均无变应性疾病史及近期内未服用类固醇激素、抗组胺药及抗生素药物,无阿司匹林耐受不良。25例对照组标本来自因鼻中隔偏曲并下鼻甲肥大而行部分下鼻甲切除患者的下鼻甲黏膜(无全身疾病史,无变态反应史,无慢性鼻窦炎病史),年龄18.2~65.9岁,平均39.4岁。鼻息肉和下鼻甲黏膜标本分为两份,一份用4%多聚甲醛固定后石蜡包埋,行常规病理检查;另一份用生理盐水洗净血迹,置-20 ℃低温保存。

    1.2  检测方法  将标本室温融化,称重后剪碎,每100 mg组织加生理盐水1 ml,在冰浴中用BY89-1电动玻璃匀浆器(宁波新芝科技器材研究所)将组织细胞碾碎,用低温离心机(德国)于4 ℃、以5000 r/min,离心10 min,取上清液备用。

    1.2.1  IgE测定  使用美国Beckman公司Accessimmoassay system,应用连续两步免疫酶法(Sandwich法)检测标本组织中IgE水平。

    1.2.2  IL-5测定  应用酶联免疫吸附测定法(ELISA法)。试剂盒购自美国TPI Inc公司,按照试剂盒说明书进行操作,设零孔及阴性对照孔。用法国Pasteur LP400酶标仪测各孔450 nm吸光度(A)值。酶标仪根据标准品浓度及A值,自动得出标准曲线,由标本的A值分别在相应的标准曲线上推算出各个组织标本中IL-5水平(ng/L)。

    1.2.3  组织学观察  鼻息肉及下鼻甲黏膜的石蜡包埋标本,切片,苏木精-伊红常规染色。使用NIKONE600型显微镜(日本)行双盲法检测,每个标本随机选取2张切片,从中随机观察10个高倍视野(×400),手工计数鼻息肉组织和下鼻甲黏膜下、血管周围的EOS数,其平均值为该标本EOS浸润数。

    1.3  统计学方法  用SPSS 10.0 for Window软件包进行统计学处理。用t检验分析比较两组组织中IgE、IL-5水平和的EOS浸润程度;用相关分析比较IgE、IL-5水平与EOS浸润程度的相关性,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鼻息肉组黏膜下可见不同程度的EOS浸润,主要分布在黏膜上皮下或小血管周围,该细胞胞质丰富,色泽鲜艳,颗粒饱满,具有2~3个分叶核,水肿型息肉中EOS浸润较多;对照组黏膜下EOS浸润明显少于鼻息肉组。两组IgE、IL-5与EOS检测结果见表1。鼻息肉组IgE、IL-5水平分别与EOS浸润数呈正相关(P<0.01)。表1  鼻息肉组和对照组IgE、IL-5及EOS水平的比较 注:与对照组比较,*P<0.01

    3  讨论

    鼻息肉是一种常见病,既往多认为鼻息肉的发生与慢性炎症和变态反应有关。近年来随着免疫学和分子生物学的进展,国内外学者认为鼻息肉的发病机制是多因素、多步骤的过程,并发现多种细胞因子在鼻息肉中存在并影响其发生及病理变化[2]。

    大多数鼻息肉中存在着明显的EOS浸润。这些浸润的EOS胞质颗粒中含有血管活性物质(vasoactive sutstances)、嗜酸粒细胞阳离子蛋白(eOS inophilcationic protein,ECP)、主要碱性蛋白(major basic protein,MBP)、趋化因子(chemotactic factors)和嗜酸粒细胞过氧化物酶(eosinophilperoxidase,EPO)等,它们的释放对鼻黏膜上皮损伤和鼻息肉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本研究在排除了变应性鼻炎和全身变应性疾病的条件下,发现鼻息肉组织中EOS浸润数明显高于对照组下鼻甲黏膜,鼻息肉组织中的IgE较对照组明显增加,且IgE水平与鼻息肉组织中EOS浸润数呈正相关,说明鼻息肉中存在局部变态反应,它对EOS的浸润聚集具有重要作用。EOS浸润聚集的机制可能与下列因素有关:(1)变态反应的作用:以IgE介导的Ⅰ型变态反应学说来解释鼻息肉中EOS的浸润聚集,但目前仍存在争议。Kramer等[3]发现变应性鼻炎和非变应性鼻息肉患者鼻分泌物中IgE水平上调,从而认为两种病有类似的病理过程。一方面,IgE与肥大细胞上的高亲和受体FcεRI结合,除引起效应细胞脱颗粒外,还激活肥大细胞产生细胞因子,共同引起EOS在组织的聚集;另一方面,当EOS接触IgE或抗原后,出现脱颗粒、释放化学递质并可传递抗原,也可引起EOS的趋化聚集等多种生物学效应。(2)细胞因子IL-5的作用:IL-5是近年来研究比较多的细胞因子之一,它主要由抗原活化的T-辅助细胞产生,具有多种生物学活性,它对鼻息肉组织中嗜酸粒细胞浸润有重要作用。近年的研究表明,鼻息肉中的多种细胞因子与EOS的浸润具有密切的关系。Hirschberg等[4]通过免疫组化方法研究IL-5在鼻息肉中表达状况及其与Eos浸润的关系,结果发现鼻息肉中IL-5的表达明显上升,IL-5的表达程度与鼻息肉组织中Eos的浸润程度密切相关。本研究结果显示,鼻息肉中IL-5表达水平明显高于下鼻甲组织,且与浸润的EOS数呈正相关,说明IL-5对鼻息肉中EOS的趋化浸润聚集也具有重要影响。IL-5通过细胞膜相关受体而实现其作用,而人类白细胞中EOS是唯一特异性表达IL-5受体者,因此,IL-5对鼻息肉组织中EOS的浸润发挥关键作用。IL-5可上调内皮细胞血管细胞黏附分子1(vascular cell adhesion molecule,VCAM)和EOS表面整合素(very late activation antigen 4,VLA4)的表达,而VLA4是VCAM1的配体,EOS通过VLA4与VCAM1结合,黏附于血管内皮进而向炎症部位移行和聚集。(3)IgE对IL-5的影响:本研究发现鼻息肉中IgE与IL-5表达水平呈正相关,说明IgE对IL-5表达水平上调具有重要作用,这可通过上述依赖IgE的肥大细胞和EOS激活、脱颗粒和传递抗原等效应,促进IL-5的合成和释放,或者说IgE的高表达对EOS自分泌IL-5有促进作用,从而使鼻息肉中EOS浸润聚集增加。在鼻息肉形成的初始阶段,T细胞是IL-5的主要来源,随着鼻息肉的生长、发展,EOS替代T细胞而成为IL-5的主要来源。

    综上所述,IgE在鼻息肉中高表达,表明局部变态反应存在于鼻息肉中,它对鼻息肉中IL-5的表达上调具有重要作用;IgE与鼻息肉中高表达的IL-5通过不同的方式对鼻息肉中EOS的浸润聚集具有重要作用。使EOS进一步增加聚集,以致损伤上皮细胞黏膜固有层,黏膜固有层疝出导致息肉再次形成。

【参考文献】
  1 Bachert C,Gevaert P,Holtappels G,et al.Nasal polyps:from cytokines growth.Am J Rhinol,2000,14:279-290.

2 向东,郭剑峰,张呼和,等.CD43、20及总IgE在鼻息肉组织中表达的研究.中华耳鼻咽喉科杂志,2001,15(11):486-488.

3 Kramer MF,Ostertag P,Pfrogner E,et al.Nasal interleukin5,immunoglobulinE,ESO in ophiliccationic protein,and soluble intercellular adhesion molecul in chronic sinusitis,allergic rhinitis,and nasal polyposis.Laryngoscope,2000,11:1056-1062.

4 Hirschberg A,Jokuti A,Darvas Z,et al.The pathogenesis of nasal polyposis by immunoglobin E and interleukin5 is completed by transforming growthfactor betal.Laryngoscope,2003,113:120-124.


作者单位:545006 广西柳州,柳州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第二附属医院耳鼻咽喉科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免疫球蛋白E和白细胞介素5在鼻息肉中表达的临床意义》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