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源资料库 > 在线期刊 > 中华实用医药杂志 > 2009年第9卷第7期 > 医源性脾损伤的防范及处理

医源性脾损伤的防范及处理

来源:中华实用医药杂志 作者:柳运海 2010-1-13
336*280 ads

摘要: 【摘要】 目的 探讨医源性脾损伤的发生原因和防治措施。方法 回顾性分析1996—2007年金州区第一人民医院13例与手术操作相关的脾损伤病例资料。结果 全组病例均经手术证实,医源性脾损伤发生于结肠手术中占31%(4/13),胃手术中占23%(3/13),胰腺手术15%(2/13),其他手术占23%(3/13)。本组均经手术治愈,其中单纯脾切......


【摘要】  目的 探讨医源性脾损伤的发生原因和防治措施。方法 回顾性分析1996—2007年金州区第一人民医院13例与手术操作相关的脾损伤病例资料。结果 全组病例均经手术证实,医源性脾损伤发生于结肠手术中占31%(4/13),胃手术中占23%(3/13),胰腺手术15%(2/13),其他手术占23%(3/13)。本组均经手术治愈,其中单纯脾切除5例,脾切除加自体脾组织移植3例,脾修补加生物蛋白胶止血5例。结论 良好的麻醉和细致的手术操作可以有效预防医源性脾损伤的发生,而根据伤情合理选择术式是治疗医源性脾损伤的关键。

【关键词】  医源性脾损伤;脾切除;自体脾移植

因各种原因导致的医源性脾损伤在临床上并不罕见,严重时甚至导致脾脏切除,现就本院救治的13例医源性脾损伤病例的损伤原因、类型和诊治情况予以分析探讨。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1996—2007年,本院普外科共发生医源性脾损伤13例,其中男9例,女4例;年龄16~78岁。发生于结肠手术中4例,胃手术3例,胰腺手术2例,粘连性肠梗阻手术2例,腹部外伤剖腹探查术1例。按照Call-Scheel脾损伤分级,Ⅰ级6 例,Ⅱ级4例,Ⅲ级3例。13例患者中,12例手术中即时发现,1例手术结束时发现腹腔内有积血,再次探查得以确诊。全部病例均治愈,无死亡。

  1.2 治疗结果 13例患者均接受手术治疗。5例行单纯脾切除,3例脾切除加自体脾组织移植,5例行脾修补加生物蛋白胶喷涂,止血纱布覆盖,止血效果又快又确切,取得良好效果。13例患者接受手术后,顺利痊愈无并发症,随诊1年,未发生术后凶险性感染(OPSI)。

  2 讨论

近年来,对于脾脏损伤的外科治疗已达成共识,即在确保生命的基础上,尽一切努 力保留脾脏,最大限度的保留脾组织,以期保留脾脏的功能,从而避免或减少因无脾而招致的不良后果。有鉴于此,外科医生在处理脾脏损伤过程中,应尽可能保留脾脏[1]。

  2.1 医源性脾损伤的主要原因 综合分析本组13例医源性脾损伤病例的资料发现,医源性脾损伤的主要原因有:(1)对脾脏这一器官重视不够,长期以 来,对保留脾脏存在“留之无用,去之无害”的错误观念,手术中不注意保护脾脏,造成术中的误伤率明显增加。(2)在胃手术过程中,胃大弯侧解剖不清,暴露不够,尤其是近胃底部肿瘤切除或全胃切除手术中,为了求得胃大弯及胃底部的充分暴露游离,过度盲目地牵拉脾胃韧带,导致脾脏上下及包膜撕脱。(3)结肠手术,尤其在低位直肠癌手术中,未松解结肠脾曲,过度牵拉远端结肠使脾结肠韧带处于强张力状态,引起该韧带与脾脏下级附近处的包膜撕脱。(4)行胰腺体尾部手术时,为求根治而片面扩大切除范围,脾脏就成了手术一并切除的牺牲品,另外,手术中为了清楚暴露而过度牵拉胰尾和脾门,导致脾门区撕裂的情况并不少见。(5)针对左侧胸腔积液行胸腔穿刺及闭式引流操作时,对于穿刺插管的穿刺点、方向、深度等情况缺乏科学的判断,操作时穿刺点偏后、偏下,用力过度,由此穿破胸膜和膈肌而直接损伤脾脏。(6)由于麻醉不满意、切口选择不理想等原因,手术中为求良好暴露而不合理运用金属拉钩,过度强力直接牵拉脾脏或脾脏后部未用纱垫做保护,致使脾脏撕裂。(7)在腹腔其他任何手术过程中,腹腔探查动作粗暴,对脾脏缺乏重视和相应的保护,尤其在脾脏有原发疾病或腹腔内有严重粘连时,极易造成脾脏上下极或脾门包膜的撕裂。

  2.2 医源性脾损伤的处理原则 医源性脾损伤大多发生于手术中,因而多能得到及时的发现和处理。在处理中应把握好“救命”与“保脾”两者间的关系,根据损伤程度和病情及技术水平,选择最合理的手术方式,在确保生命的前提下,尽最大努力保脾。针对医源性脾损伤的处理,我们的经验是:(1)在保证生命的基础上,应尽一切努力保脾。(2)年龄越小越优先选择保留性脾手术[2],因为小儿的网状内皮系统发育尚不健全,切脾后的代偿功能不完善,更易产生术后凶险性感染。(3)多种术式与方法联合应用[3]。保留性脾手术的种类较多,一般是根据脾脏损伤的程度加以选择。笔者认为对于Ⅰ级脾损伤应用电凝加医用生物蛋白胶及止血纱布的方法,效果确切有效,且操作方便。对于Ⅱ级脾损伤应用脾修补或脾切除加自体脾组织移植,方法安全可靠,但疗效需进一步随访。对于Ⅲ级以上脾损伤,应当机立断地进行脾切除,条件允许者行自体脾移植[4]或脾组织移植。

  2.3 医源性脾损伤的防范措施 笔者认为预防医源性脾损伤的措施为:(1)术中必须有良好的麻醉,选择最合理的位置和大小的手术切口,特别是对于肥胖及二次手术病人,必要时选择全身麻醉,对于暴露不满意或脾曲粘连、脾结肠韧带缩短者,可在直切口的基础上向左做一延长横切口,以便在直视下分离粘连,处理脾结肠韧带。(2)消化道手术,特别是全胃切除术时,要注意保护脾胃韧带,力求在无张力情况断离此韧带;行直肠癌根治会阴原位肛门重建术,Dixon根治术和右半结肠切除术时,要常规松解结肠脾曲,以获得足够的肠段,减小吻合口张力,同时减轻脾结肠韧带的张力[5,6]。(3)切除胰腺体尾部可以断离脾蒂,在保留脾脏的基础上切除胰腺组织。通过对脾脏解剖的研究发现[1]:脾脏除了脾蒂血管之外,尚有胃短血管连接着脾门及胃网膜左血管,形成了侧支循环。因此,结扎或切除一段脾动脉不至于影响脾脏血运。(4)左侧胸腔穿刺插管时,应在B超定位或引导下,避免使用蛮力做突破性穿刺及置管。(5)腹腔手术常规探查,必须谨慎操作、动作轻柔;术中使用拉钩,必须用力均匀、位置适宜;手术医师必须有良好的解剖学知识和娴熟的手术操作技术。 综上所述,医源性脾脏损伤是脾脏切除及术后凶险性感染的重要原因[7],应防范在前,治疗得当,把握好“救命”与“保脾”的关系,真正做到有益于病人康复,同时又符合现代脾外科的发展趋势。

【参考文献】
    1 姜洪池,乔海泉. 脾脏损伤外科治疗的现代观. 腹部外科,1998,11(2):55-56.

  2 郑训淮,刘翔,黄河. 保脾治疗小儿脾损伤21年回顾. 华中医学杂志,2001,25(5):241-242.

  3 黄韬. 保脾手术的适应证与术式选择. 中国实用外科杂志,1999,19(12):712-714.

  4 马宏敏,蔡志民,杨华. 脾损伤采用保脾技术的基础和临床应用研究. 中华肝胆外科杂志,1998,4(3):142-144.

  5 关晓峰,高春芳,魏东,等. 大肠癌根治术中脾脏误伤的防范及处理. 中国普通外科杂志,2000,9(5):477-478.

  6 贾宗良,孙学军. 胃手术中脾脏损伤12例分析. 西安医科大学学报,1997,18(2):261-261.

  7 姜洪池,乔海泉. 脾脏功能与保留性脾手术. 中国实用外科杂志,1999,19(12):709-710.

  


作者单位:116100 辽宁大连,大连市金州区第一人民医院普外科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医源性脾损伤的防范及处理》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