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源资料库 > 在线期刊 > 中华现代临床医学杂志 > 2012年第10卷第10期 > 男性强制戒毒者高复吸行为特征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男性强制戒毒者高复吸行为特征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来源:中华现代临床医学杂志 作者:张雯1*,郭丽1△,杜莹映1,曾庆浪2,李春强2,黄凯2 2013-2-27
336*280 ads

摘要: 【摘要】 目的调查男性强制隔离戒毒人员人口学基本情况。探索强制戒毒者不同发展阶段高复吸行为的生活习惯、社会家庭功能和滥用药物基本特征及相关影响因素。334)岁,具有复吸行为的人数比例为92。结论强制戒毒者高复吸行为与初吸毒年龄呈负相关,不同年龄段其高复吸行为的显著相关因素分别是家人暴力冲突、日均吸毒......


【摘要】  目的调查男性强制隔离戒毒人员人口学基本情况;探索强制戒毒者不同发展阶段高复吸行为的生活习惯、社会家庭功能和滥用药物基本特征及相关影响因素。方法对702名男性吸毒强戒者进行自填式自编问卷调查。结果(1)男性吸毒强戒者平均年龄(34.19±6.334)岁,具有复吸行为的人数比例为92.36%,初吸毒年龄为(24.71±6.539)岁。(2)Logistic回归分析中,不同年龄组最终方程入组变量不同,20~29岁年龄组为初吸毒年龄(OR=0.790)、与家人暴力冲突(OR=2.264);30~39岁年龄组为初吸毒年龄(OR=0.836)、日均吸毒量(OR=2.695);40~49岁年龄组为初吸毒年龄(OR=0.821)、吸烟(OR=2.822)。结论强制戒毒者高复吸行为与初吸毒年龄呈负相关,不同年龄段其高复吸行为的显著相关因素分别是家人暴力冲突、日均吸毒量和吸烟程度,呈现出与年龄相应的依恋心理和毒品替代关系需求。因此,预防高复吸行为的心理干预工作应关注不同年龄段社会关系依恋需求的心理特点。

【关键词】  吸毒强戒者;复吸;Logistic回归

  ObjectiveTo analyze demographic features of male drug addicts, to explore the dependability between factors such as habits & customs, drug related behavior, social and family functions and multiple relapse behavior of the population.MethodsUsed cluster sampling method to investigate 702 male drug addicts in Foshan labor camp with self-made questionnaire.Results(1)Mean age of drug users is(34.19±6.334)a, mean age of primary drug use is(24.71±6.539)a, relapse rate is 92.36%.(2)The results of Logistic regression: For 20~29a group, dispute with families and age of primary drug use enter Logistic regression formula. For 30~39a group, age of primary drug use, drug use amount per day enter Logistic regression formula. Whereas, for 40~49a group, age of primary drug use as well as smoking enter the final formula.ConclusionAccording to their features of respective age group, psychological guidance should be applied accordingly particularly.

  [Key words]Male drug addicts; Relapse; Logistic regression

  近年来,吸毒及其预后问题在中国再度浮现[1]。有研究结果提示,海洛因依赖者一年内复吸率高达97.89%,自愿戒毒、强制戒毒与劳教戒毒出所后之间复吸率比较差异无显著性[2]。Davstad I[3]等对美沙酮维持治疗的戒毒人员追踪2.5年,发现即使在结构化社会心理干预下,几乎所有追踪的吸毒人员均复吸。复吸的定义尚未有定论,蔡亚平[4]等在对脱毒治疗者的随访观察中,将复吸定义为药物治疗脱毒后并停用毒品3天以上又复用成瘾的行为。本研究将沿用其定义。国内外对复吸行为影响因素的研究较多[4~9],普遍得出毒品心理依赖、家庭冷落、毒品易获得是复吸的主要危险因素,而有正当职业、交结新朋友可降低复吸的危险。但是国内对具有高复吸行为的人群的研究相对较少,其生活方式、社会家庭功能、滥用药物等特征,与低复吸人群的异同,国内外尚未见相关研究。

  1对象与方法

  1.1研究对象采取整群抽样方法,选取佛山市劳动管教所2010年9月—2011年4月在所的全体男性吸毒强戒者共计702人为调查研究对象。入组标准:符合DSM-Ⅳ毒品依赖诊断标准;排除严重身体疾病及精神疾病患者;年龄>18周岁;排除初吸毒者。

  1.2研究方法

  1.2.1研究工具自编基本情况调查问卷:(1)人口学情况(年龄、受教育程度、职业、经济来源);(2)滥用药物行为(初吸毒年龄、复吸次数、日均吸毒量、日均吸毒消费、吸毒方式);(3)生活方式(饮酒情况、吸烟情况、性行为对象、性伴侣吸毒情况等);(4)社会家庭功能(家人关系、冲突方式、朋友吸毒情况、每周与毒友交往频率等)。

  1.2.2调查方法自填问卷调查法,以班组为单位进行施测,统一主试和指导语,共发出问卷702份,回收有效问卷674份,其中初吸毒人员,即复吸次数为0者,共38例,最终入组的复吸人群样本共计636例。

  1.3统计学分析所有数据运用Excel软件输入计算机,统计分析使用SPSS 13.0软件进行,统计方法包括描述性分析、秩和检验、t检验以及二分类Logistic回归分析

  2结果

  2.1男性吸毒强戒者人口学基本现状被试人群入所时长(9.80±3.649)个月,年龄(34.19±6.334)岁,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初中及初中以下文化水平者占总人数89.7%。职业以无业/待业人员和农民为主,两者共占总人数的68.3%。其中31.6%的吸毒强戒者在经济上需要家庭、朋友、社会福利等资助。见表1。

  2.2男性吸毒强戒者各年龄组高低复吸组间比较被试者复吸次数(3.15±2.458)次,故定义复吸1~2次者为低复吸组=0(n0=273),定义复吸3次及以上者为高复吸组=1(n1=363),两组年龄t检验组间差异有显著性,P<0.001,进行年龄分层处理后,高低复吸组间年龄具有同质性,由于1组(18岁~)及5组(50岁~)例数过少,故仅对中间3组进行进一步分析。各年龄组均表现为高复吸组初吸毒年龄较小,日均吸毒量较大,差异有显著性。同时各年龄组之间有其各自特点,20~29岁年龄组,高复吸者与家人暴力冲突较频繁;30~39岁年龄组,高复吸者周围朋友中吸毒者较多;40~49岁年龄组,高复吸者饮酒、吸烟等成瘾行为较普遍。见表2。表1男性吸毒强戒者人口学特征构成情况

  2.3高复吸行为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对三个年龄组,所有变量纳入多因素二分类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不同年龄组,其进入最终方程的变量有一定差异。对于三个年龄组,初吸毒年龄均进入最终方程,OR值均小于1,P<0.001,说明初吸毒年龄小,吸毒者具有高复吸倾向。而与家人暴力冲突、日均吸毒量、吸烟则分别进入了20~29岁、30~39岁、40~49岁年龄组的最终方程,均为高复吸倾向的危险因素,见表3~5。表2男性吸毒强戒者各年龄组高低复吸组间比较表320~29岁年龄组多因素二分类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表430~39岁年龄组多因素二分类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表540~49岁年龄组多因素二分类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

  3讨论

  本研究在吸毒强戒者的社会人口学基本情况上与以往研究结果相似[10~12],吸毒人群均体现出低文化水平、无稳定职业的人群特点。结合各年龄组高低复吸组间比较以及分别的Logistic回归分析得到的结果,笔者认为其体现了各年龄组的发展阶段特点。根据Erikson的心理社会发展理论,成年早期为亲密与隔离阶段,即与家人的亲密关系逐渐形成隔阂,同时建立恋爱、婚姻的亲密关系的阶段,研究结果提示,20~29岁青年男性高复吸吸毒者与家人产生暴力冲突是高复吸行为的危险因素。青年男性吸毒者由于长期与家人的关系冲突,难以维持与人建立稳定的亲密关系和恋爱关系;另一方面吸毒者的家庭教养方式多为极端粗暴惩罚、干涉及否认[13],阻碍了儿童正常依恋关系的发展,易促成这类易感青少年采用毒品作为依恋关系替代品,继而在现实建立社会关系挫败下形成暂时需求替代性满足的行为模式,倾向于形成高复吸行为;而处于成年早期与中期交界的30~39岁年龄组,其心理社会发展的任务是获得职业成就感和适宜社会团体的认同,组间比较结果显示,30~39岁年龄组高复吸者周围的朋友中吸毒者较多,并且每周与毒友交往次数频繁,其日均吸毒量较大所带来的高复吸风险高于其余两个年龄组。该年龄组的大多吸毒者已有一定吸毒时长,已建立起较为固定的毒品支持网络,而心理社会发展的需要使其难以脱离原有的吸毒环境,不断增量的毒品对脑神经系统的渐进损害,造成认知功能缺失、自控力减弱,从而增加了吸毒者的高复吸风险;对于40~49岁年龄组,饮酒、吸烟等成瘾性行为影响较大。该年龄段处于能产性和停滞阶段,他们更多的将注意力集中于关注自身的生活品质,而这一年龄段的男性吸毒者多半家庭破裂、与子女关系疏离,经济条件受限,毒品长期对身体健康的损害,伴随着对自我否定无助的情绪和孤独感,其依恋关系需求和渴望只能以不断寻求酒精、香烟、毒品等生活替代物予以习惯性满足,促成吸毒行为,形成一种习惯性生活方式,更加剧了该年龄段的高复吸风险。吸毒强戒者在所期间借助药物等疗法能够做到生理上摆脱毒品的控制[14],但其心理依赖的脱离则需要更长的时间。根据不同年龄阶段的心理发展需要,有针对性地对吸毒人员进行心理矫治和辅导,对预防复吸,特别是高复吸行为的发生起着重要作用。

【参考文献】
    1Huang K, Zhang L, Liu J. Drug problems in contemporary China: a profile of Chinese drug users in a metropolitan area. Int J Drug Policy,2011, 22(2): 128-132.

  2孙步青,叶遇高,秦领军. 615例海洛因依赖者复吸原因调查与分析. 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001,(3): 214-216.

  3Davstad I, Stenbacka M, Leifman A, et al. Patterns of illicit drug use and retention in a methadone program: a longitudinal study. J Opioid Manag,2007, 3(1): 27-34.

  4蔡亚平,刘劫,陈新. 脱毒治疗后复吸危险因素的Cox回归分析. 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002,(3): 206-209.

  5刘彩谊,王冬梅,李勇辉,等. 条件性线索诱发复吸的心理神经机制. 中国行为医学科学,2004,(6).

  6章震宇. 海洛因成瘾者复吸倾向的研究. 心理科学,2004(3): 739-740.

  7麦以成,顾鸿,麦永辉,等. 珠三角地区吸毒者脱毒治疗后复吸原因相关因素分析. 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 2005,(1): 65-67.

  8曲如杰,林霖,王文忠. 吸毒者心理健康状况及与复吸原因的关系.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06,(1): 55-57.

  9邹连. 海洛因依赖者情绪影响复吸分析.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2009,(3): 125-129.

  10李峰,臧镭镭,黄焕光,等. 广西部分地区1030例药物滥用者人口学和药物滥用情况调查. 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006,(6): 464-471.

  11邱熠华,连智,刘志民. 云南丽江地区药物滥用情况调查. 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002,(3): 210-213.

  12罗健,李建华,施怀海,等. 云南省2207例吸毒者药物滥用状况调查.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2003,(6): 5-9.

  13缪丽珺,张继平. 吸毒男性家庭教养方式与心理健康状况研究. 教育学术月刊,2010,(5): 53-54.

  14Jupp B, Lawrence A J. New horizons for therapeutics in drug and alcohol abuse. Pharmacol Ther,2010, 125(1): 138-168.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男性强制戒毒者高复吸行为特征及其影响因素分析》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