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源资料库 > 在线期刊 > 中国学校卫生 > 2008年第28卷第11期 > 听力视力障碍大学生和普通大学生应对方式对比分析

听力视力障碍大学生和普通大学生应对方式对比分析

来源:《中国学校卫生》 作者:张海丛,边丽 2008-12-27
336*280 ads

摘要: 也有研究者认为,压力是有机体在某种环境刺激作用下,由于客观要求和应对能力的不平衡,产生的一种适应性紧张反应状态。Folkman等[2]曾给压力应对定义为个体在处理来自内部或外部超过自身资源负担的生活事件时,作出的认知和行为努力。Coyne[3]则特别强调应对方式对心理健康的重要性,指出在应激过程中,一个人做什么......


【关键词】  适应,心理学;听力障碍;视力,低;学生

  加拿大生理学家Selye[1]于1936年提出了压力这一概念,认为压力是“由许多有害因素产生的一种综合征”。也有研究者认为,压力是有机体在某种环境刺激作用下,由于客观要求和应对能力的不平衡,产生的一种适应性紧张反应状态。Folkman等[2]曾给压力应对定义为“个体在处理来自内部或外部超过自身资源负担的生活事件时,作出的认知和行为努力。无论这种努力是健康的还是不健康的,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它希望得到的结果都是改变自我和环境的关系,或者减少情感上的痛苦和紧张”。Coyne[3]则特别强调应对方式对心理健康的重要性,指出在应激过程中,一个人做什么(如何应对)比他是什么(具有的人格特征)和他有什么(能获得的社会支持)更为重要。

    不同人群的应对方式不尽相同,由于我国开展高等特殊教育的历史较短,特殊教育的研究对象几乎不包括大学阶段的特殊学生。为了解听力障碍(以下简称“听障”)和视力障碍(以下简称“视障”)大学生的应对方式特点,以便与普通大学生进行比较,并为有效开展高等特殊教育提供参考,笔者进行了本次调查。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通过整群分层抽样,从某特殊教育学院大一至大四年级的大学生中抽取360名学生进行测试,年龄均在17~22岁之间。其中听障大学生、视障大学生、普通大学生各120名,共收回有效问卷333份,有效率为92.5%。有效问卷中听障大学生120名,视障大学生100名,普通大学生113名。

  1.2  调查工具 

  采用肖计划编制的应对方式问卷(CSQ),共62个条目,以解决问题、自责、求助、幻想、退避、合理化6个因子为指标。各因子重测信度在0.62~0.72之间。采用匿名问卷调查方式,由班主任按统一指导语为学生讲解填写要求,完成后当场收回。

  1.3  统计分析 

  所得数据应用SPSS 11.5进行统计处理,所涉及的统计方法主要是方差分析和平均数的多重比较。

  2  结果

  2.1  3类大学生CSQ各应对因子得分比较 

  解决问题因子的平均分在所有应对因子中得分最高;自责因子的平均分在所有应对因子中得分最低。3类大学生在解决问题、求助、退避与合理化4个因子的平均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见表1。表1  CSQ各应对因子得分在3类大学生中比较(略)

  2.2  3类大学生解决问题、求助、退避、合理化因子平均分的多重比较 
  从表2可以看出, 普通大学生和听障大学生在解决问题因子、求助因子、退避因子与合理化4个因子上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听障大学生得分普遍高于普通大学生。普通大学生和视障大学生各应对因子平均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视障大学生和听障大学生在解决问题因子上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表2  3类大学生各应对因子平均分的多重比较(略)注:**P<0.01。

  3  讨论

  3.1  3类大学生采取的积极应对方式较多 

  应对方式问卷主要包括6个因子,分为成熟型、不成熟型和混合型3种应对方式,其中解决问题、求助属于成熟应付方式,又称为积极应对方式;退避、自责和幻想属于不成熟应付方式,又称为消极应对方式;合理化为混合型应付方式[4]。研究结果显示,听障大学生、视障大学生与普通大学生相同,最常用的压力应对方式是解决问题和求助,说明他们在遇到压力时,首先考虑的都是积极的应对方式,而较少采用消极的应对方式。这个结果与肖计划[5]对587名青少年学生进行的应付行为相同,与对普通大学生进行的应对方式研究的结果[6]相同。可能是由大学生自身的认识水平所决定的,由于文化水平较高,思维方式倾向于积极合理,考虑问题的层面较广,所以当面临会给心理带来冲击的生活事件时,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应该能妥善地解决问题。若感到自己能力不够时,也能看到事情积极的一面,进一步寻求社会的支持和帮助。再者就是和教育模式有关,不管是普通学校,还是盲、聋学校,在教育学生时都是鼓励学生自己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也使得学生们在面对压力时更多的采用解决和求助的方式。

  3.2  个性特点对学生应对方式的影响 

  在解决问题因子上,笔者一直认为普通大学生的得分应该是最高的,但研究结果却相反。听障大学生平均分为0.74,普通大学生平均分为0.67,视障大学生平均分为0.65, 听障大学生得分远高于普通大学生和视障大学生。可能与他们的个性特点有直接关系。应对方式的人格功能理论指出,个体在应对困境时都有其人格所决定的特征性风格。在对健听大学生和听障大学生人格特征的对比研究中发现,听障大学生的兴奋性、敢为性与健听大学生存在显著差异[7],与健听大学生相比,更加直率、冲动、敢为,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喜欢刨根问底,迎刃而上,所以遇到问题时第一反应是解决,而不是逃避。在求助因子上,普通大学生和听障大学生差异显著,听障大学生平均分最高,普通大学生平均分最低。这与听障大学生在独立性上与健听大学生存在显著差异[7]有关,听障大学生独立性较差,喜欢依赖他人,这使得他们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时,会很自然想到请求帮助。

  3.3  社会经验欠缺对应对方式的影响 

  在退避因子上,听障大学生得分最高,视障大学生次之, 普通大学生最低, 听障大学生和普通大学生存在显著差异。笔者认为这和残疾大学生社会经验缺乏有关系。大桥正夫[8]认为,听觉障碍儿童在思想交流上有困难,社会经验狭窄,因此在社会的、情绪的各个侧面的行为特征均落后于正常儿童,主要表现为畏首畏尾,有的学生也经常表现出退缩的行为。张宁生[9]认为,盲童由于受到行动能力与经验的限制,以及无法看到行为的后果,多显得被动与脆弱。

  3.4  对听障大学生群体的心理健康要给予高度重视 

  在对3类大学生的多重比较中发现,大多数差异存在于普通大学生和听障大学生之间,且有统计学意义。相关研究也说明,普通大学生和听障大学生差异显著。也就是说,听障学生确实存在一定的特异性,提示教育工作者对听障人群应给予高度重视。

【参考文献】
    [1]杨凤池.主编.医学心理学.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0:97-99.

  [2]FOLKMAN S, LAZARUS RS. Coping as a mediator of emotion. J Personalit Soc Psychol, 1988,54(3): 466-475.

  [3]NEUFELD RWJ.Advances in the investigation of psychological stress.New York:Willey Inc,1989:376.

  [4]汪向东,王希林,马弘,编著.心理卫生评定量表手册: 增订版.北京:中国心理卫生杂志社,1999:111-113.

  [5]肖计划.587名青少年学生应付行为研究.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95,9(3):100-102.

  [6]郭楠.大学生心理压力和应对方式研究述评.医学教育探索,2006,4:383-385.

  [7]张海丛.听障大学生与健听人格特征对比研究.中国特殊教育,2004,4:22-25.

  [8]陈云英,编著.中国特殊教育学基础.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4:164-166.

  [9]马玉贵,张宁生,孙淑君,主编.特殊教育的教学理论与实践.沈阳:沈阳出版社,1996:15-17.


作者单位: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北京 100075。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听力视力障碍大学生和普通大学生应对方式对比分析》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