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Home > 医源资料库 > 在线期刊 > 中国学校卫生 > 2006年第26卷第3期 > 儿童脂肪重积聚对肥胖和青春期发育的影响

儿童脂肪重积聚对肥胖和青春期发育的影响

来源:中国学校卫生 作者:阙敏,张梅,陶芳标 2006-12-20
336*280 ads

摘要: 肥胖症。儿童儿童出生后9~12个月以内体质量指数(body mass index, BMI)迅速增加,然后逐渐降低,在3~8岁期间出现最低值,接下来BMI发生第2次增长,这种BMI 2次增长的现象称为脂肪重积聚(adiposity rebound,AR)。近年来,AR发生时的平均年龄减小, AR出现较早(5岁之前)与儿童后期以及成人期较高的BMI相关,对后期......


  【关键词】脂肪类;肥胖症;生长和发育;相互影响分析;儿童

  儿童出生后9~12个月以内体质量指数(body mass index, BMI)迅速增加,然后逐渐降低,在3~8岁期间出现最低值,接下来BMI发生第2次增长,这种BMI 2次增长的现象称为脂肪重积聚(adiposity rebound,AR)。近年来,AR发生时的平均年龄减小, AR出现较早(5岁之前)与儿童后期以及成人期较高的BMI相关,对后期肥胖、青春期发育和慢性疾病的发生有一定的影响,是成人期肥胖潜在危险的预测指标之一[1-4]。AR较早发生容易引发健康问题[5],并且随着体质量指数(body mass index,BMI)和体脂含量的增加,这些健康问题的聚集现象也不断增加[6]。近10 a来,儿童肥胖的发生在世界范围内呈现迅猛上升的趋势,预示着巨大健康隐患[7]。因此,研究者对于AR也越来越关注,希望能利用AR早期识别肥胖倾向,以尽早采取措施控制或缓解肥胖流行的严峻趋势。目前对于AR提前发生的相关机制及其对肥胖和青春期发育异常等健康危险的预测作用的认识,还十分有限。

  1 AR发生时间

  BMI是目前应用最广泛的衡量体重的年龄相关性变化的指标。RollandCachera等[1]早在1984年就发现,儿童期BMI是动态变化的,正常生长会伴随着体成分的变化。BMI曲线发生变形或者转折时的年龄也就是AR发生的时间,反映了当时BMI水平的变化,通过AR发生时间以及相应的BMI变化形式,可以更好地理解AR对肥胖的预测作用。

  1.1 AR发生时间提早的趋势      

  多数儿童BMI是按照正常百分位数曲线的线性模式发育的,BMI在逐渐降低出现AR之后又逐步增加,这与脂肪细胞大小在早期继先增后减的变化趋势后发生数量增加相符合,与年龄相关的脂肪组织的变化与脂肪细胞大小或数量的变化是同步的[1]。1岁以内脂肪组织的增加可以归因于脂肪细胞大小的增长,在以后身高持续增长的几年里,脂肪组织增长速度相对减缓并在几年内保持稳定,青春期脂肪细胞数量会发生更进一步的增加[8]。然而AR在发生时间上有相当大的差别,可能在不同人群以不同方式发生,处于不同BMI百分位值者AR发生时的年龄不同,BMI百分位值越高,AR发生也就越早[9]。例如,20世纪90年代英国女孩AR发生时的平均年龄是5.5岁,但BMI第99.6百分位值者AR发生在3.3岁,而BMI第0.4百分位值者AR发生在6.7岁,个体差异很大。目前研究发现,AR发生时的平均年龄比以前有所提前,Cole等[3]的研究结果提示了AR发生提前的长期趋势,AR的发生时间较典型AR发生时的平均年龄(5~7岁)提早近2 a,而且AR发生较早(5岁之前)儿童的比例也在增加。

  1.2 AR发生时间的影响因素      

  目前关于生物学和行为方面的因素对AR发生时间影响的研究较少。由于样本含量不同以及研究设计和实施过程中存在的差异,AR发生提前的可能机制还存在一定的争论,AR较早发生的预测因素还不清楚。AR发生较早的儿童其父母的BMI水平相对较高[4],父母双方或之一存在肥胖儿童的AR提前发生的可能性较大,可见遗传因素对AR发生时间的影响是非常重要的。另一方面,就AR在遗传环境相对稳定的人群中提前发生的长期趋势而言,社会及环境因素可能对AR发生时间产生较强的影响。儿童活动量和看电视时间与肥胖是关联的,尽管没有充分证据显示AR发生较早儿童比发生较晚儿童更习惯于久坐,但是活动水平较低和看电视时间较长都与儿童期脂肪重积聚阶段的体脂含量相关联[10]。RollandCachera等[1]发现,AR发生提前与较高的蛋白质摄入量有关,AR发生提前的儿童从蛋白质中获得的能量百分比较对照组高,并且提出早期高蛋白质摄入量诱导AR提前发生的假设。2个小规模研究也提示生命早期高蛋白摄入预示着AR发生时的BMI或者肩胛下皮褶厚度增加[1],2~8岁时的平均蛋白质和脂肪的摄入量与8岁时的BMI呈正相关,碳水化合物的摄入量与8岁时的BMI呈负相关,生命早期的饮食因素与8岁时的BMI是相关联的[12]。但是,目前还没有充分证据显示蛋白质摄入或其他饮食因素与AR发生时间有关联,特别是缺乏早期高蛋白摄入与AR发生时间关联的证据。另外,还有研究提示生命早期蛋白质、脂肪或者碳水化合物的摄入量与AR发生时间均无关联[3]。

  2 AR与肥胖的关联

  AR已成为儿童期肥胖病因学研究的热点之一。关于AR发生时间和AR发生时的BMI对成人期肥胖的影响仍存在很多疑问。

  2.1 AR发生时的年龄与成人期肥胖的关联      

  已有大量研究发现,AR发生时的年龄与青春期末期的BMI呈负相关,AR发生时的年龄对青春期和成人期BMI有显著的影响。AR发生越早,青春发育期最终的BMI越大,日后发生肥胖的比率越高,AR发生较早与成年期高的BMI水平相关,是增加成年期肥胖的潜在危险因素[1-3]。Whitaker等人[13]研究发现,AR发生较早对肥胖危险的预测作用不依赖于AR发生时的体脂百分比以及父母是否肥胖,提示AR发生时间是肥胖发生危险的独立预测指标。从这个意义上讲,AR较早发生是肥胖的危险因素,对于这种AR在儿童期预测后期肥胖发生的能力,研究者建议将脂肪重积聚阶段作为发育的关键期,即对于后期的肥胖发生而言,脂肪重积聚阶段是独立的关键期。

  有研究显示,尽管较早的AR与成人期较高的体重相关联,而这种关联并不是独立于儿童期BMI和身高水平的。Dorosty等[3]认为:在AR发生较早(小于5岁)的儿童,AR发生前他们的BMI标准差分值就比对照要高;而AR发生后,他们的BMI标准差分值和BMI绝对值也都明显高些。Skinner等[12]发现,AR发生年龄对8岁时BMI预测作用不强,而2岁时的BMI对8岁时BMI的预测作用较强。Williams等[4]的研究发现,脂肪重积聚时的BMI与3岁时的BMI有着较强的关联,而且脂肪重积聚年龄与3岁时身高呈负相关,3岁时更高而不是更胖的儿童容易较早发生AR。儿童期身高与成人期BMI的关联还需要进一步研究证实,但儿童期的身高可能对于识别那些将在成人期发生肥胖的儿童有帮助。

  2.2 AR发生时的BMI与成人期肥胖的关联      

  生命早期高BMI百分位数(尤其是AR发生时的BMI值)预示青少年相对较高的BMI水平[8,14]。AR较早发生的儿童,他们脂肪重积聚时的BMI值较大,而且BMI增速也最快;AR发生时的BMI值较大是成人期BMI较强的预测因素,而且在女性中还是体脂百分比较强的预测因素;2~25岁的BMI变化模式对后来超重的预测作用比出生体重和成人期生活方式变量的作用更强[15]。在AR发生前后,某些儿童BMI轨迹呈现向上或向下的偏移,百分位数较高和相对于人群的BMI百分位数上移都与较早的AR相关联,同时百分位数较低和百分位数曲线下移又都与较晚的AR相关联[16],而BMI百分位数较高和/或BMI百分位数上移的儿童以后发生肥胖的危险较高。也有研究指出,AR发生时的BMI对成人期BMI的影响似乎独立于AR发生时的年龄,而7岁时的BMI和成人期BMI的关联以及AR发生时的年龄和成人期BMI的关联是很相似的,7岁时的BMI可能是决定危险的更实际的判断标准[17]。

  Taylor等[18]的研究提示,AR发生时BMI的差别主要是由于体脂变化而不是瘦体重或者身高的变化引起的,AR发生较早儿童体脂增加的速度比发生较晚儿童的快些。但是,目前AR发生时的BMI归因于体脂变化的证据仍然缺乏,而且对AR较早发生和AR发生时较高的BMI单独预测成人期肥胖作用机制的了解有限,还需要进一步深入地研究。值得注意的是,AR较早发生和AR发生时较高的BMI与肥胖的关联并不是生理学概念,而是属于统计学范畴。预防肥胖的关键在于发现可以改变的危险因素,对儿童早期BMI及AR的发生时间进行监测,为识别肥胖高危儿童以及儿童期肥胖危险因素提供了另外一条途径。

  3 AR与青春期发育

  目前关于AR与青春期发育关联的研究较少,且大多以肥胖作为中介机制。William等[4]的研究也提示,AR发生时的年龄与初潮的年龄相关,并提出AR发生时的年龄是生理成熟的预测因素,较早发生初潮的女孩在成人期发生肥胖的更多些。AR较早发生使超重(BMI高于第85百分位数)危险增加近1倍,各个种族较早发生初潮少女超重的发生率明显较高[19]。儿童期BMI增加较多与青春期开始较早是相互关联的,儿童期体重过度增加可能会使易感个体发生较早的性成熟(sexual maturation, SM)[20]。关于较早的AR或肥胖与SM相互影响的机制尚不明确。

  肥胖儿童可伴随青春期发育提前倾向或相当一部分性发育低下的儿童伴肥胖[21]。肥胖儿童青春期开始较早[22],体脂水平可能是引起青春期发育的神经内分泌变化的启动机制。女孩肥胖发生和青春期开始时间重叠,增加了脂肪增长可以驱使青春期较早开始的可能,而青春期开始较早女孩倾向于矮胖型,早熟女孩的体重、皮褶厚度、BMI均大于晚熟者,早熟女孩从青春发育期至成人期具有较高的BMI[23],较早初潮者在成人期肥胖增加有较大程度归因于儿童期肥胖在成人期的持续[24]。青春期前肥胖引起的性腺发育异常,对骨龄和青春期性发育都有影响,但由于对能量代谢和青春期发育机制的了解有限,对于肥胖和青春期发育因果关联的方向还不清楚,还存在争议。有研究反驳了肥胖发生是引发女孩青春期较早开始的关键这种假设,Demerath等[25]认为,体重相对增加是结果,而不是初潮年龄决定因素,BMI变化的长期趋势和初潮年龄可能是相互独立的现象;Bray等人提出女性肥胖与早熟存在双向的因果关联;Lenthe和Guo等人认为青春期开始时间对肥胖的影响要比肥胖对青春期开始时间的影响要大。尽管青春期开始较早的遗传性易感体质有着重要作用,但是还需要解决用加速生长、瘦素、性腺轴和促生长素轴来解释整个儿童期的体脂变化及其与青春期性发育异常的关联。

  肥胖与青春期性发育异常(早熟或者性发育低下)的关联已有很多研究予以证实,而直接将AR与青春期发育状况的关联进行分析的研究还很少;但根据AR与肥胖显著的相关以及肥胖与青春期发育的相互关联,可以推测AR对于青春期发育异常也有早期的预测作用,从而为探讨体成分与青春期发育的关系提供了新的思路。

  目前,AR发生提前和儿童期BMI变化,对迟后肥胖以及青春期发育的独立预测作用的研究仍在进一步深入中;但诸如AR发生时间的影响因素和相关机制、AR对青春期发育的预测作用等还存在很多疑问,这些也为我们提供了广阔的探索空间。同时,由于AR是一种能够较早识别肥胖倾向的统计学指标,在健康服务工作中可以充分利用,结合目前已知的肥胖相关危险因素,尽早采取适宜措施,控制儿童肥胖,增进儿童健康。

  参考文献

  [1] ROLLANDCACHERA MF,DEHEEGER M,BELLISLE F.The adiposity rebound:its contribution to obesity in children and adults.In:Chen C,Dietz WH,editors. Obesity in childhood and adolescence.Philadelphia:Lippincott Williams and Wilkins.2002:99-113.

  [2]FREEDMAN DS,KHAN LK,SERDULA MK,et al.The relation of childhood BMI to adult adiposity:the Bogalusa Heart Study.Pediatrics,2005,115(1):22-27.

  [3]DOROSTY AR,EMMETT PM,COWIN IS,et al.Factors associated with early adiposity rebound.Pediatrics,2000,105(5):1 115-1 118.

  [4]WILLIAMS S,DICKSON N.Early growth,menarche and adiposity rebound.Lancet, 2002,359(9 306):580-581.

  [5]ERIKSSON JG,FORSEN T,TUOMILEHTO J,et al.Early adiposity rebound in childhood and risk of Type 2 diabetes in adult life.Diabetologia,2003,46(2):190-194.

  [6]REILLY JJ,METHVEN E,MCDOWELL ZC,et al.Health consequences of obesity.Arch Dis Child,2003,88(9):748-752.

  [7]WILLIAMS J,WAKE M,HESKETH K,et al.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of overweight and obese children.JAMA,2005,293(1):70-76.

  [8]WABITSCH M.Molecular and biological factors with emphasis on adipose tissue development.In:Burniat W,Cole T,Lissau I,Poskitt EME,editors.Child and adolescent obesity:causes and consequences,prevention and management.New York.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2:50-68.

  [9]KARLBERG J,KWAN CW.AlbertssonWikland K.Reference values for change in body mass index from birth to 18 years of age.Acta Paediatrica,2003,92(6):648-652.

  [10]JANZ KF,LEVY SM,BURNS TL,et al.Fatness, physical activity,and televisi on viewing in children during the adiposity rebound period: the Iowa Bone Development Study.Prev Med,2002,35(6):563-571.

  [11]SCAGLIONI S,AGOSTINI C,DE NOTARUS R,et al.Early macronutrient intake and overweight at five years of age.Int J Obesity,2000,24(6):777-781.

  [12]SKINNER JD,BOUNDS W,CARRUTH BR,et al.Predictors of children's body mass index:a longitudinal study of diet and growth in children aged 28 y.Int J Obes Relat Metab Disord,2004,28(4):476-482.

  [13]CAMERON N,DEMERATH EW.Critical periods in human growth and their relationship to diseases of aging.Yearbook of Physical Anthropology,2002,35(Suppl):159-184.

  [14]COLE TJ.Children grow and horses race:is the adiposity rebound a critical period for later obesity? BMC Pediatrics,2004,4(1):6-12.

  [15]GUO SS,Huang C,Maynard LM,et al.Body mass index during childhood,adolescence and young adulthood in relation to adult overweight and adiposity:the Fels Longitudinal Study.Int J Obes Relat Metab Disord,2000,24(12):1 628-1 635.

  [16]COLE TJ,BELLIZZI MC,FLEGAL KM,et al.Establishing a standard definition for child overweight and obesity worldwide:international survey.BMJ,2000,320(7 224):1 240-1 243.

  [17]DIETZ WH.“Adiposity rebound”:reality or epiphenomenon? Lancet,2000,356(9 247):2 027-2 028.

  [18]TAYLOR RW,GOULDING A,LEWISBARNED NJ,et al.Rate of fat gain is faster in girls undergoing early adiposity rebound.Obes Res,2004,12(8):1 228-1 230.

  [19]ADAIR LS,GORDONnLARSEN P.Maturational timing and overweight prevalencein US adolescent girls.Am J Public Health,2001,91(4):642-644.

  [20]NNVILLE KA,WALKER JL.Precocious pubarche is associated with SGA,prematurity,weight gain,and obesity.Arch Dis Child,2005,90(3):258-261.

  [21]WANG Y,MONTEIRO C,POPKIN BM.Trends of obesity and underweight in older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in the United States,Brazil,China and Russia.Am J Clin Nutr,2002,75(6):971-977.

  [22]SHALITIN S,PHILLIP M.Role of obesity and leptin in the pubertal process and pubertal growth a review.Int J Obes Relat Metab Disord,2003,27(8):869-874.

  [23]HIMES JH,OBARZANEK E,BARANOWSKI T,et al.Early sexual maturation,body composition,and obesity in AfricanAmerican girls.Obes Res,2004,12(Suppl):64-72.

  [24]FREEDMAN DS,KHAN LK,SERDULA MK,et al.The relation of menarcheal age to obesity in childhood and adulthood:the Bogalusa heart study.BMC Pediatr,2003,3(1):3-12.

  [25]DEMERATH EW,LI J,SUN SS,et al.Fiftyyear trends in serial body mass index during adolescence in girls:the Fels Longitudinal Study.Am J Clin Nutr,2004,80(2):441-446.

  【作者单位】1  安徽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合肥230032;

        2 中国人民解放军医学图书馆。

  【通讯作者】陶芳标,安徽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合肥 230032。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儿童脂肪重积聚对肥胖和青春期发育的影响》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