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Home > 医源资料库 > 在线期刊 > 中国学校卫生 > 2006年第26卷第1期 > 四川阿坝州藏羌汉族儿童青少年体成分分析

四川阿坝州藏羌汉族儿童青少年体成分分析

来源:中国学校卫生 作者:胡小琪,张必科,张倩,张琚,崔宝荣,罗尔基,王志文,唐志 2006-12-20
336*280 ads

摘要: 【摘要】 目的 了解四川藏、羌、汉族儿童青少年体成分状况,分析其在生长发育过程中的变化特点。方法 利用生物电流阻抗法(BIA)测定四川省阿坝藏羌自治州7~18岁藏、汉、羌族1 822名男女儿童青少年的体成分。结果 男、女生瘦体重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且有显著的相关性(r=0。男生的瘦体重年增加值随年龄增长呈增加趋......


  【摘要】  目的  了解四川藏、羌、汉族儿童青少年体成分状况,分析其在生长发育过程中的变化特点。方法  利用生物电流阻抗法(BIA)测定四川省阿坝藏羌自治州7~18岁藏、汉、羌族1 822名男女儿童青少年的体成分。结果  男、女生瘦体重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且有显著的相关性(r=0.75)。男生的瘦体重年增加值随年龄增长呈增加趋势,女生则随年龄的增长而减少。男生体脂百分比在13.1%~22.3%之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少;女生的体脂百分比在23.8%~29.8%之间,随年龄的增加而增加。羌族儿童少年的体脂百分比有高于汉族、藏族的趋势,但男生只在12,15岁时显著高于汉族,女生在12岁时显著高于藏族。结论  藏、羌、汉族儿童青少年体成分随着青春发育表现出性别和民族差异,提示性别、民族可能也是造成儿童青少年体成分差异的影响因素。

  【关键词】  身体成分;少数民族;青少年

  Body Composition Among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of Tibetan, Qiang and Han Nationalities in Aba County in Sichuan

  HU Xiaoqi, ZHANG Bike, ZHANG Qian, et al.

  Institute for Nutrition and Food Safety,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005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describe the adolescents' body composition of Tibetan, Qiang and Han nationalities, and to analyze its change with puberty development. Methods   A total of 1 822 adolescents of Tibetan, Qiang and Han nationality were chosen, their body composition was determined by the bioelectrical impedance analysis (BIA).  Results   Lean body mass (LBM) was increasing with ages, and it was significantly positively correlated with age (r=0.75). The annual growth of LBM increased in boys and decreases in girls.  Percentage of body fat (PBF) decreased with ages among boys(ranged 13.1%-22.3%) and increased with ages among girls(ranged 23.8%-29.8%).The PBF of Qiang adolescents tended to be higher than that of Han and Tibetan adolescents, with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Qiang and Han boys aged 12 and 15 years, or between Qiang and Tibetan girls aged 12 years. Conclusion   There is significance of body composition in different genders and nationalities among adolescents of Tibetan, Qiang and Han nationalities. It suggests that gender and nationality may be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to adolescents' body composition.

  【Key words】  Body composition;Minority Groups;Adolescence

  人体体成分分为体脂(BF)和去脂体质(瘦体重,FFM)[1],不同的体成分反映了人体的健康水平和营养状况。目前,国内对儿童青少年体成分的研究有一些报道[2-3]。本研究采用生物电阻抗法(Bioelectrical Impedance Analysis,BIA)测量了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藏、汉、羌族儿童少年的体成分,并分析其年龄、民族差异,找出其变化规律,为研究我国儿童少年生长规律、了解不同民族体成分的变化特点,以合理指导不同民族儿童少年的膳食营养摄入,促进其健康成长提供科学的评价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采用随机整群抽样的方法,选取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茂县和黑水县8所中小学一年级至高三年级学生(7~18岁)共1 822人,各民族、各年龄组男女生各约30人,要求父母均为同一民族,本人无影响骨代谢的肝、肾、内分泌和骨骼疾病者。其中男生898人,女生924人。男生平均年龄为12.5岁,女生平均年龄为12.4岁。汉族男生239人,女生249人;羌族男生331人,女生335人;藏族男生328人,女生340人。

  1.2  方法

  1.2.1  身高测量 

  采用国产金属立柱式身高坐高计进行测定,精确度为0.1 cm。

  1.2.2  体重测量 

  采用经过校对的体重计测定,精确度为0.1 kg。测量时要求调查对象穿贴身衣裤。身高、体重测量均由经过培训的调查员按照标准测量程序进行。

  1.2.3  体脂测量 

  采用生物电阻抗仪(RJLSystem 101 USA,频率为50 kHz,激发电流为800 μA的交流电,4个电极)进行容抗和阻抗的测量。要求受试者空腹或餐后2 h进行,电极的位置分别位于手背面第三指关节下方和腕关节处尺-桡粗隆连线上,以及脚背面第三趾关节下方和踝关节处胫-腓粗隆连线上。然后按文献[4]的方法计算体脂。

  1.2.4  数据整理和分析 

  采用EPI 2002建立数据库,在EPI 2002和SAS 8.2下进行数据整理。每个数据库均采用双录入,用SAS程序进行一致性检验。采用SAS 8.2软件包进行统计分析,首先进行正态性检验,采用均数和标准差描述分布,采用t检验或组间两两比较的方差分析进行组间比较。

  2  结果

  2.1  瘦体重状况  男女生瘦体重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且有明显的相关性(r=0.75,t=74.18,P<0.001)。

  分析比较不同年龄组男女生瘦体重显示:男生在7~9岁时瘦体重显著高于女生,7,8,9岁时分别高于女生0.9,1.1和2.0 kg,但在10~13岁年龄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14岁以后男生瘦体重又显著高于女生,其中男生在14,15,16,17,18岁时瘦体重平均值分别高于女生0.9,5.8,12.5,13.4和12.3 kg。

  分别对同一民族不同性别间的儿童少年瘦体重的比较显示:14岁以前这种差异在不同民族之间不完全相同。汉族儿童在7,9岁时的瘦体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其中在7岁时男生瘦体重高于女生2.3 kg,在9岁时的男生的瘦体重高于女生2.0 kg;羌族男女儿童在11岁时的瘦体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其中女生高于男生2.9 kg;藏族男女儿童在9岁时的瘦体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其中男生高于女生2.8 kg。

  分别对同一性别不同民族间的儿童少年瘦体重比较显示:男生在11,17岁时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其中在11岁时男生瘦体重藏族最高,羌族最低,藏族男生高于羌族男生2.6 kg;而在17岁时男生瘦体重则是藏族最高,汉族最低,藏族男生高于汉族男生3.4 kg。女生在7,10岁时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其中在7岁时女生瘦体重藏族最高,汉族最低,藏族女生高于汉族女生2.6 kg;而在10岁时女生瘦体重则是藏族最高,羌族最低,藏族女生高于羌族女生2.7 kg。见表1。表1  四川阿坝州汉羌藏族不同年龄儿童青少年瘦体重(略)注:方差分析,a,b,c表示同一年龄组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2.2  瘦体重年增长值 

  不同民族儿童少年瘦体重增加达到峰值的年龄段不完全相同,汉族男生瘦体重在7~18岁的绝对增长量为31.1 kg,年平均增长量为2.83 kg,15~16岁达到最大值,为8.73 kg;7~18岁的绝对增长率为192.0%,年平均增长率为17.5%,13~14岁达到峰值,为24.5%;女生瘦体重在7~18岁的绝对增长量为22.8 kg,年平均增长量为2.07 kg,11~12岁达到最大值,为4.09 kg;7~18岁的绝对增长率为164.0%,年平均增长率为14.9%,11~12岁达到峰值,为16.9%。羌族男生瘦体重在7~18岁的绝对增长量为32.6 kg,年平均增长量为2.96 kg, 11~12岁达到最大值,为8.39 kg;7~18岁的绝对增长率为196.4%,年平均增长率为17.8%,11~12岁达到高峰,为35.5%;女生瘦体重在7~18岁的绝对增长量为20.4 kg,年平均增长量为1.85 kg,10~11岁达到最大值,为4.71 kg;7~18岁的绝对增长率为124.4%,年平均增长率为11.3%,10~11岁达到峰值,为21.6%。藏族男生瘦体重在7~18岁的绝对增长量为32.4 kg,年平均增长量为2.95 kg,15~16岁达到最大值,为5.85 kg;7~18岁的绝对增长率为189.5%,年平均增长率为17.2%,8~9岁达到高峰,为20.2%;女生瘦体重在7~18岁的绝对增长量为20.2 kg,年平均增长量为1.84 kg,9~10岁达到最大值,为4.34 kg;7~18岁的绝对增长率为122.4%,年平均增长率为11.1%,9~10岁达到峰值21.5%。见表2。表2  四川阿坝州汉羌藏族不同年龄儿童青少年瘦体重年增长情况(略)注:()内数字为增长率/%,a表示增长量为该组最大值,b表示增长率为该组最大值。

  2.3  体脂百分比状况 

  3个民族儿童少年7~18岁男生体脂百分比在13.1%~22.3%之间,女生体脂百分比则在23.8%~29.9%之间。其中,汉族男生体脂百分比在12.9%~22.9%之间,女生体脂百分比在24.1%~30.5%之间;羌族男生体脂百分比在12.9%~22.3%之间,女生体脂百分比在23.3%~30.3%之间;藏族男生体脂百分比在12.6%~22.5%之间,女生体脂百分比在23.6%~30.4%之间。

  男生体脂百分比随年龄的增长而逐年减少,女生随着年龄的增加而逐年增加。男生在7~10岁保持相对稳定,14~16岁则逐年减少,特别是在15~16岁期间有显著性下降,体脂百分比下降了5.6%,但到了16岁以后又保持相对稳定;女生在7~10岁期间随年龄的增加而有所下降,但到了10~15岁期间又逐年增加,16岁以后保持相对稳定。
分别对相同民族相同年龄的男女生体脂百分比比较显示:相同民族间体脂百分比的性别差异在所有年龄段均有统计学意义。汉族儿童在8,11岁,羌族在10岁时男女生之间体脂百分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分别对相同年龄相同性别民族间的体脂百分比比较显示:男生体脂百分比在12,15岁时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其中在12岁时男生的体脂百分比羌族最高,汉族最低,羌族高于汉族4%;在15岁时男生的体脂百分比仍然是羌族最高,汉族最低,羌族高于汉族2.7%。女生则只在12岁时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其中羌族最高,藏族最低,羌族高于藏族3.4%。

  3  讨论

  儿童体成分是反映生长发育水平和营养状况的重要指标。目前,对体成分的分析有许多方法[5]。生物电流阻抗法是利用人体瘦体重和体脂的电流导电性差异估测体成分的一种方法[6]。它比现场常用的皮褶厚度、围度测量方法结果精确可靠,而比同位素稀释、总体40K计数、中子活化、光子吸收等实验室技术成本和技术难度低,安全无创伤,适用于大规模群体研究,对诊断肥胖或营养不良、监测慢性病人营养状况有重要价值。本研究采用生物电流阻抗法对四川省阿坝州藏族、羌族、汉族7~18岁的儿童少年的体成分进行了分析,对不同年龄组的儿童青少年的体成分与北京市西城区青春前期汉族相应年龄段的女生体成分[7]以及全国学生体质调研报告相应年龄段的学生体成分比较结果基本一致[8]。表明采用生物电流阻抗法对儿童少年的体成分进行大规模的人群流行病学调查的方法是可行的。

  进入青春期的儿童少年,在神经-内分泌系统调控下,生长发育明显加速。随着生殖系统发育和第二性征的出现,男女在身体形态方面的差别也日渐显著。在青春早期,随着性征发育的开始,体内各种身体成分即开始发生显著变化,男生的瘦体重增加明显,而女生的体脂增加较明显。另外,青春期男孩瘦体重年增加值随年龄的增加而增加,不但增加明显,而且增加的速度快、持续的时间长;女孩则相对较慢、持续的时间短。Forbes对儿童瘦体重早期的调查发现,在儿童期男孩的瘦体重仅比女孩稍高。而本调查发现,在7~9岁期间男女生这种差异已具有显著性。但在10~13岁期间这种差异不再显著,直到14岁以后男、女生瘦体重的差异显著性才重新出现。

  本研究结果表明,不同民族间儿童青少年体脂百分比在一些年龄段存在差异,但体成分随年龄变化的总趋势是基本相似的。不同民族体成分的差异说明即使在相同的地理环境下,不同的遗传背景、不同的风俗和饮食习惯、不同的锻炼水平、疾病以及不同的经济条件都可能对儿童少年的生长发育产生一定的影响,至于究竟是哪种原因的影响则有待进一步探讨和研究。

  (致谢:感谢四川省阿坝州卫生局,茂县、黑水县人民政府、卫生局、教育局、疾病控制中心领导对本课题的大力支持;感谢茂县、黑水县卫生局、疾控中心、妇幼保健所的所有调查员以及茂县、黑水县相关中小学校的领导、老师和同学对本课题的大力支持和配合;感谢中国营养学会营养科研基金给予的大力支持!)

  参考文献

  [1]ZIEGLER EE, FILER LJ. Present knowledge in nutrition. 7th ed, Washington DC: ILSI Press,1996:7-12.

  [2]刘泽军.北京市7-9岁儿童身体体成分分析.中国公共卫生,1999,5(3):203-204.

  [3]汤松林.儿童少年体脂和瘦体重调查.中国校医,1992,6(1):10.

  [4]HOUTKOOPER LB,LOHMAN TG,GOING SB,et al.Why bioelectrical impedance analysis should be used for estimating adiposity.Am J Clin Nutr,1996,64:436-448.

  [5]王京钟.现代体成分研究进展和方法.国外医学卫生学分册.2003,30(5):307-312.

  [6]LUKASKI HC.Assessment of fatfree mass using bioelectrical impendance measurement of human body.Am J Clin Nutr,1985,41:810.

  [7]张倩,胡小琪,马冠生,等.北京市西城区青春前期汉族女生体成分分析.营养学报,2003,25(4):235-238.

  [8]中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组.中国中小学生皮褶厚度与体成分研究.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00,34:212-214.

  【基金项目】  中国营养学会营养科研基金资助项目。

  【作者单位】  1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北京  100050;

         2  四川大学华西公共卫生学院;

         3  四川省阿坝州黑水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4  四川省阿坝州茂县卫生局

         5  四川省阿坝州卫生局。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四川阿坝州藏羌汉族儿童青少年体成分分析》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