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源资料库 > 在线期刊 > 齐鲁医学杂志 > 2010年第25卷第6期 > 胃肠道恶性肿瘤病人焦虑抑郁状况及其影响因素

胃肠道恶性肿瘤病人焦虑抑郁状况及其影响因素

来源:齐鲁医学杂志 作者:官丰菊,周岩冰,牛兆建,王冠军,张桂铭 2011-6-30

摘要: 【摘要】 目的了解胃肠道恶性肿瘤病人抑郁焦虑发病情况,并探讨其影响因素。方法2008年12月—2009年11月,对我院普外科收治的86例胃肠道恶性肿瘤病人采用问卷调查方式进行焦虑自评量表和抑郁自评量表的评定。结果本组病人抑郁焦虑总发生率为44。2%,与其发生密切相关的因素有病人疼痛情况、既往身体状况、睡眠状况、......


【摘要】  目的了解胃肠道恶性肿瘤病人抑郁焦虑发病情况,并探讨其影响因素。方法2008年12月—2009年11月,对我院普外科收治的86例胃肠道恶性肿瘤病人采用问卷调查方式进行焦虑自评量表和抑郁自评量表的评定。结果本组病人抑郁焦虑总发生率为44.2%,与其发生密切相关的因素有病人疼痛情况、既往身体状况、睡眠状况、对病情了解程度、对疾病的恐惧感以及担心术后效果等。结论既往身体状况差、睡眠状况差、伴疼痛、对病情不了解、对疾病有恐惧感以及担心术后效果的胃肠道恶性肿瘤病人更容易并发焦虑及抑郁症状。

【关键词】  胃肠道肿瘤;抑郁症;焦虑症;心理学

  ObjectiveTo investigate the incidence of depression and anxiety in patients with malignant tumor of gastrointestinal tract (MTGIT) and explore its influencing factors.MethodsThe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tatus of 86 patients with  MTGIT treated at the department of general surgery of our hospital in December 2008— November 2009 were assessed according to self-rating anxiety scale and 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using a questionnaire.ResultsThe total incidence of depression and an-  xiety in this group was 44.2%, its related factors were pain, previous physical status, sleep, awareness of the disease, fear, and concern about postoperative result, and so on.ConclusionPrevious poor health, dyssomnia, pain, unaware and fear of disease, as well as worry about postoperative outcome in patients with MTGIT are more likely to suffer from anxiety disorders.

  [KEY WORDS]gastroentinal neoplasms; depression; anxiety; psychology

  随着对心理医学社会模式认识的不断深入,社会心理因素在癌症发生、发展及预后中的作用日益受到重视。有研究表明,恶性肿瘤的发生、发展、转归与癌症病人精神心理因素密切相关[1]。而抑郁焦虑情绪是最常见的精神心理损害之一。抑郁与焦虑对恶性肿瘤病人的治疗与康复产生负面影响,而恶性肿瘤又能引起和加重病人抑郁和焦虑情绪。二者相互影响,最终对病人的身心健康造成极大的损害,严重影响病人生活质量及预后。许多不同种类的恶性肿瘤病人都存在发生焦虑抑郁情绪的倾向。临床上至少约30%的住院病人伴有抑郁[2]。因此,本研究通过分析胃肠道肿瘤病人抑郁及焦虑发生的相关因素,从而对易感人群进行早期筛检,在病人患病早期进行必要的心理干预,以消除或改善病人的焦虑及抑郁情绪,改善病人的心理状况,从而影响病人的预后,同时也为心理干预对肿瘤的治疗提供理论依据。

  1对象与方法

  1.1研究对象

  胃肠道恶性肿瘤病人86例,男40例,女46例;年龄31~83岁,平均(58.44±11.57)岁;胃癌42例,结肠癌27例,直肠癌17例。纳入标准:①病人诊断均经影像学及病理学检查证实;②年龄18周岁以上;③自愿合作者;④既往无精神病史者;⑤无其他严重躯体疾病者。

  1.2研究方法

  采用问卷调查的方式,问卷包括以下两部分。①个人一般信息以及有关疾病影响因素,包括病人的年龄、性别、职业、文化程度、个人经济收入、婚姻状况、疼痛情况、睡眠质量、患病时间、住院时间、每周锻炼的时间等26项相关因素。②采用目前得到国际公认的焦虑自评量表(SAS)和抑郁自评量表(SDS)评定病人的焦虑及抑郁状况[3]。SAS和SDS各20道测试题,先由受试者自评,然后将20道题的各个得分相加得到粗分,将粗分乘以1.25 即为标准分。以我国常模的上限计算,SDS标准分>53为有抑郁症状;SAS标准分>50为有焦虑症状。

  1.3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0.0及PPMS 1.5[4]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处理。

  2结果

  86例病人收回有效问卷86份。病人抑郁焦虑的总发生率为44.2%,SAS阳性者为23.3%(20/86),SDS阳性者为31.4%(27/86),SAS与SDS同时阳性者为10.5% (9/86)。本组病人SAS、SDS评分分别为(43.30±8.76)、(46.69±9.65)分,而国内常模的SAS、SDS评分则分别为(37.23±12.58)、(41.88±10.57)分。本组病人SAS总分均值明显高于国内常模,差异有显著性(u=4.47,P<0.01);SDS总分均值明显高于国内常模,差异有显著意义(u=4.22,P<0.01)。对26项相关因素进行单因素分析显示,性别、职业、文化程度、收入水平、婚姻状况、担心受歧视、担心影响事业、医疗费用来源等20项因素与胃肠道恶性肿瘤病人抑郁焦虑状况的发生无相关性(P>0.05)。疼痛情况、既往身体状况、睡眠状况、对病情了解程度、对疾病的恐惧感以及担心术后效果共6项因素与胃肠道恶性肿瘤病人抑郁焦虑状况的发生有关(χ2=7.28~22.77,P<0.01)。见表1。表1胃肠道恶性肿瘤病人抑郁、焦虑状况相关因素分析

  3讨论

  抑郁是一种负性情绪,病人被确诊为癌症以后,会产生一些心理反应,这些心理反应过于消极或时间过长则易产生抑郁症状,随着疾病的发展,若不进行干预措施,一部分病人最终发展为抑郁症[5]。抑郁症已经普遍出现在癌症病人中,被认为是一种精神危害[6]。肿瘤病人抑郁的发生与许多因素有关,有躯体的、心理的、社会的因素等[7]。本研究以SDS与SAS评分为主要评估依据,对术前胃肠道恶性肿瘤病人进行调查,结果显示,6项因素与胃肠道恶性肿瘤病人的焦虑抑郁状况的产生密切相关。且本组病人SAS总分均值及SDS总分均值均明显高于国内常模,显示病人具有一定的焦虑抑郁状况。

  3.1疼痛情况

  本研究结果显示,疼痛可使肿瘤病人焦虑、恐惧增加,使其过度考虑身体的疼痛而失去生活兴趣,并且引起严重的心理生理反应。病人因疼痛所出现的身体外观和行为改变,将会导致家属精神上的压力和痛苦,继而又加重病人的痛苦和疼痛,有些病人会因严重且难以处理的疼痛而丧失生活信心。

  3.2既往身体状况

  本研究结果显示,既往身体状况差者,抑郁焦虑发生率较高。恶性肿瘤病人往往在肿瘤发现以前即有躯体不适的异常表现,如食欲不振、恶心、呕吐、腹痛腹胀等,容易加重病人的心理负担。在此基础上,癌症的确诊大大增加病人抑郁的发生率。

  3.3睡眠状况

  本研究结果显示,睡眠状况差者,抑郁焦虑发生率较高。睡眠状况会对病人身心造成双重影响。一方面,睡眠差者会引起乏力,精神不振,厌恶工作。另一方面,病人对周围事物失去兴趣,甚至拒绝与他人接触,并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担忧。身体的不适与心理上的压抑互相影响,最终导致病人抑郁焦虑情绪形成。

  3.4病情了解程度

  本研究结果显示,对病情不了解者抑郁发生率明显增高。鉴于此,应选择合适的时机和方式,让病人逐渐了解病情,并告知明确、具体的治疗方案,让病人对战胜疾病充满信心,从而减少负性情绪影响。

  3.5对疾病的恐惧感

  本研究结果显示,对疾病有恐惧感的病人抑郁焦虑发生率较高,远远高于对疾病没有恐惧感的病人。恐惧作为一种负性情绪直接影响病人的心理状况。有恐惧情绪的病人往往视恶性肿瘤为不治之症,对治疗失去信心,抑郁的发生率也明显升高[8]。

  3.6担心手术效果

  本研究显示,对术后效果明显担心的病人抑郁焦虑发生率明显升高。对手术效果担心的病人表现为对术后出现的常见症状过度关心,甚至对手术效果产生怀疑。因此,术前应当向病人解释清楚手术的具体效果和可能出现的常见症状,以及术后恢复的时间,让病人做好心理准备。

  总之,胃肠道恶性肿瘤病人因病程长、病情反复,病人具有负面情绪[9],再加上疾病发展和转归以及自身生理功能改变,极易出现抑郁和焦虑情绪,临床工作者应引起重视并采取措施进行心理干预。

【参考文献】
   \[1\]DALTON S O, BOESEN E H, ROSS L, et al. Mind and cancer. do psychological factors cause cancer\[J\]? Eur J Can-

  cer, 2002,38(10):1313-1323.

  \[2\]TAVOLI A, MOHAGHEGHI M A, MONTAZERI A, et 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n patients with gastrointestinal can-

  cer: does knowledge of cancer diagnosis matter\[J\]? BMC Gastroenterol, 2007,14:28.

  \[3\]陈良珠,文若兰,廖少玲. 胃癌病人围手术期抑郁焦虑影响因素分析\[J\]. 国外医学:护理学分册, 2005,24(4):182-185.

  \[4\]周晓彬,纪新强,徐莉. PPSM 1.5统计软件的功能及其应用\[J\]. 青岛大学医学院学报, 2009,45(1):91-93.

  \[5\]季建林. 癌症康复病人的心理社会治疗干预\[J\].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1999,13(2):83.

  \[6\]SURMAN O S. Possible immunological effects of psychotropic medication\[J\]. Psychosomatics, 1993,34(2):139-143.

  \[7\]虞汉梅. 癌症病人治疗期的抑郁情绪评定\[J\]. 中国行为医学科学, 1997,6(4):305.

  \[8\]蓝珍,方丽华. 癌症病人心理分析与疏导\[J\]. 华夏医学, 2007,20(5):1018-1019.

  \[9\]WILSON K G, CHOCHINOV H M, SKIRKO M G, et al. Depression and anxiety disorders in palliative cancer care\[J\]. J Pain Symptom Manage, 2007,33(2):118-129.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胃肠道恶性肿瘤病人焦虑抑郁状况及其影响因素》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67730号-1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