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源资料库 > 在线期刊 > 中医儿科杂志 > 2007年第3卷第1期 > 延胡索与川楝子配伍中总生物碱含量变化的研究

延胡索与川楝子配伍中总生物碱含量变化的研究

来源:《中医儿科杂志》 作者:刘生肸,刘喜平,董钰明 2008-5-29
336*280 ads

摘要: 【摘要】 目的:测定延胡索及其与川楝子配伍中总生物碱的含量,研究中药配伍的合理性。方法:采用有机溶剂提取法对样品中生物碱进行提取,酸碱滴定法分别测定延胡索及延胡索与川楝子配伍水煎液中总生物碱的含量。结果:延胡索和延胡索与川楝子配伍中总生物碱含量分别为2.219 mg/g和3.422 mg/g,配......


【摘要】  目的:测定延胡索及其与川楝子配伍中总生物碱的含量,研究中药配伍的合理性。方法:采用有机溶剂提取法对样品中生物碱进行提取,酸碱滴定法分别测定延胡索及延胡索与川楝子配伍水煎液中总生物碱的含量。结果:延胡索和延胡索与川楝子配伍中总生物碱含量分别为2.219 mg/g和3.422 mg/g,配伍后较延胡索单品中生物碱含量高1.203 mg/g,经统计学处理,P < 0.01。结论:川楝子与延胡索配伍,对其生物碱的含量有显著的影响。

【关键词】  延胡索;川楝子;延胡索乙素;生物碱

     配伍是中医用药的特色与优势,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由于经验积累逐步形成了配伍理论,并把配伍理论视为中医组方用药的基础。开展配伍规律研究是中医药现代化的关键科学问题和难点,对于继承、发展和揭示方剂配伍理论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也为有效指导临床用药和中药新产品的研发提供依据,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延胡索(Rhizoma Corydalis)为罂粟(Papavera  ceae)紫堇属(Corydalis)植物延胡索Corydalis yan  husuo W.T.Wang的干燥块茎,又名元胡、玄胡,为理气止痛、活血化瘀的常用药,常用于血瘀气滞所致机体各部位的疼痛[1]。其含有多种生物碱,如d-紫堇碱(d Corydaline,即延胡索甲素)、d1-四氢巴马亭d1 Tetrahydro palmatine, 即延胡索乙素、原鸦片碱(Protopine, 即延胡索丙素)、1-四氢黄连碱(I Tetrahydro coptisine, 即延胡索丁素)、d1-四黄连碱(即延胡索戊素)、l-四氢非洲防己碱(l Tetrahydro columbamine,即延胡索己素)、d-紫堇鳞茎碱(d Corybulbine,即延胡索庚素)、d-海罂粟碱(d Glaucine,即延胡索壬素及延胡索葵素)、a-别隐品碱(a Allo oryptopine, 即去氢延胡索甲素)等?眼2?演。主产于浙江。性味辛温、苦,归肝、脾经,能行血中气滞、气中血滞。所以古有延胡索主一身上下诸痛之说。延胡索止痛作用显著,作用部位广泛,且持久而不具有毒性,是一味比较优良的止痛药。现代药理研究证明,延胡索中含有多种生物碱,对中枢神经有较强的镇痛、解痉等作用。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延胡索乙素,其镇痛作用较强,对轻度痉挛性疼痛的有效率大致与杜冷丁相当[2]。川楝子Fructus Toosendan为楝科植物川楝Melia tosendan sieb.et Zucc的果实,其主要化学成分为川楝素、生物碱、树脂、鞣质。川楝广泛分布于中国的四川、湖北、湖南、河南、贵州及甘肃南部,全株有毒,果实毒性较大,可作为杀蛔虫药,民间也作为土农药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中已有收载[3]。中国化学工作者对楝树皮的化学成分作了详细的研究,认为其树皮的主要成分为三萜类化合物苦楝素和异苦楝素[4]。近几年,还有不少人从根、皮中不断分离出新的物质如类固酮、萜类。从果实中分离出三萜类化合物如苦楝酮、苦楝醇、苦楝二醇、苦楝三醇和川楝素;苯环化合物如香草酸、香草醛;新木脂类如苦楝新醇[5]。国外从20世纪60年代起对楝树果实中化学成分的研究已经相当活跃,已报道的化合物有几十种,其中主要为三萜类化合物。昌军等?眼6?演从川楝子的水溶性成分中分离出两个新的苯丙三醇苷,同时首次分离出苏式—愈创木甘油。延胡索与川楝子的配伍在中医上称为金铃子散,是疏肝泄热、理气止痛的基本方剂,具有理气、活血、止痛的作用,为临床常用药,广泛用于胃痛、胁痛、腹痛等疼痛症的治疗。现代研究表明,延胡索镇痛的主要物质基础为延胡索乙素,复方金铃子散亦有显著的镇痛作用。川楝子与延胡索配伍时,川楝子对延胡索中主要的有效成分延胡索乙素的影响,目前未见报道。

    本文通过对延胡索单品及延胡索与川楝子的配伍中生物碱含量的测定,研究中药配伍的合理性,揭示中药配伍后协同增效作用的物质基础。

    1 材料与试剂

    延胡索、川楝子由甘肃中医学院方剂教研室提供。氯仿(天津博迪化工有限公司)、氨水、0.45 mol/L硫酸、氢氧化钠试剂、甲基红—溴甲酚绿指示剂由兰州大学药物分析教研室提供。

    2 方法

    2.1  实验方法

    2.1.1  药品制备

    将延胡索及川楝子生药品进行粉碎至颗粒,备用。

    2.1.2  生物碱的提取

    由于生物碱盐类易溶于水,难溶于有机溶剂;而游离碱易溶于有机溶剂,难溶于水,所以对其水煎液用浓氨水进行碱化使之游离出生物碱,然后用有机溶剂氯仿进行提取。

    2.1.3  含量测定

    采用酸碱滴定法,加入过量的硫酸使之与生物碱充分反应,然后用氢氧化钠滴定未反应的硫酸,从而得出与生物碱反应的硫酸的量。每1 mol的延胡索乙素消耗2 mol的硫酸,以延胡索乙素衡量其所含总生物碱的量,每1 mL 0.01 mol/L的硫酸相当于7.1084 mg的延胡索乙素。

    2.1.4  指示剂的选取

    影响指示剂变色的因素主要有温度、用量及溶剂3方面。温度的改变能够引起电离常数的变化,从而影响到指示剂的变色范围;指示剂用量的多少直接影响到准确度,通常被滴定试液为20 ~ 30 mL时,指示剂的用量约为1 ~ 4滴;溶液的电离常数不同,变色范围也不同。当指示剂为弱酸性时,变色范围向pH较大的方向改变;若为碱性时,则向pH较小的方向改变。综上考虑,本实验选取甲基红—溴甲酚绿指示剂,因其具有变色范围窄(4.6 ~ 5.0)、变色较灵敏(红色→蓝绿色)的优点,在滴定过程中其用量统一确定为4滴,以排除其用量所造成的影响。本实验对样品的滴定选取在同一时间段,以避免温度对其造成的影响。

    2.1.5  影响因素

    除了上述对指示剂的影响外,酸碱滴定中本身还有很多可影响的因素。比如,滴定终点的确定、指示剂颜色变化的灵敏度及停止滴定时颜色的判断、滴定液及样品液的移取与读数等,直接影响着滴定的准确度,而这些操作误差影响是不可避免的;再者,药物中生物碱的含量较少,这些误差会使测定结果变化较大。在实验过程中,对不同样品的制备及滴定,尽量在平行条件下、在同一时间段内多次操作,以尽量避免其操作误差。

    2.1.6   计算公式

    VH2SO4=■  (1)

    M生物碱=■ × 7.1084    (2)

    (1)式为计算滴定中未与生物碱反应所剩余的硫酸的量。

    (2)式为计算生物碱的含量。

    2.2  延胡索总生物碱含量的测定

    2.2.1  样品液的制备

    精密称取延胡索颗粒各10 g,平行2份,置于1000 mL烧杯中加水第1次400 mL,第2次

    200 mL煎煮2次,每次微沸25 min,用脱脂棉过滤后合并滤液,加水调至一定体积(500 mL),移入分液漏斗中,以浓氨水调pH值至11 ~ 12,用氯仿萃取3次100 mL,80 mL,40 mL,合并萃取液,加无水硫酸钠3 g脱水后,回收氯仿至40 mL左右,转入50 mL容量瓶中,加氯仿至刻度,备用。

    2.2.2  总生物碱含量测定

    精密吸取样品液5 mL于烧杯中,精确加入0.01 mol/L硫酸溶液20 mL,置于水浴上除去氯仿,加甲基红—溴甲酚绿指示剂0.1 %甲基红醇液与0.2 %溴甲酚绿醇液以2 : 3比例混合)4滴,用0.02 mol/L氢氧化钠溶液滴定,终点由红色转为蓝绿色。滴定结果见表1。

    2.2.3  计算方法

    总生物碱含量以延胡索乙素计算,每毫升0.02 mol/L硫酸溶液相当于7.1084 mg延胡索乙素,以延胡索乙素计算其总生物碱含量。结果  见表2。

    2.3  延胡索与川楝子配伍中生物碱含量的测定

    2.3.1  样品液的制备

    精密称取延胡索颗粒各10 g、川楝子颗粒各

    5 g(以延胡索:川楝子量为2 : 1配伍),平行2份,置于1000 mL烧杯中,加水第1次400 mL,第2次200 mL煎煮2次,每次微沸25  min,用脱脂棉过滤后合并滤液,加水调至一定体积(500 mL),移入分液漏斗中,以浓氨水调pH值至11 ~ 12,用氯仿萃取3次100 mL,80 mL,40 mL,合并萃取液,加无水硫酸钠3 g脱水后,回收氯仿至40 mL左右,转入50 mL容量瓶中,加氯仿至刻度,备用。

    2.3.2  总生物碱含量测定

    精密吸取样品液5 mL于烧杯中,精确加入0.01 mol/L硫酸溶液20 mL,置于水浴上除去氯仿,加甲基红—溴甲酚绿指示剂4滴,用0.02 mol/L氢氧化钠溶液滴定,终点由红色转为蓝绿色。滴定结果见表1。

    2.3.3  计算方法

    其生物碱含量以延胡索乙素为标准衡量计算,每毫升0.02 mol/L硫酸溶液相当于7.1084 mg延胡索乙素,以延胡索乙素计算其总生物碱含量。结果见表2。

    3  结果

    延胡索和延胡索与川楝子配伍中总生物碱含量分别为2.219 mg/g和3.422 mg/g,较延胡索单品中生物碱含量高1.203 mg/g。为了研究中药延胡索与川楝子配伍后,川楝子中化学成分对延胡索中生物碱含量的影响,比较单品与配伍后生物碱含量变化的大小,对所测得的延胡索单品以及延胡索与川楝子配伍后的生物碱含量的测定结果进行了t检验。结果表明:两者中生物碱的含量具有非常显著性差异P < 0.01。说明配伍后生物碱的含量明显提高,这不仅是由于川楝子中含有少量的生物碱,川楝子与延胡索配伍,对延胡索中生物碱的溶出率有一定的提高作用,而且中医方剂配伍后,具有药理上的协同作用,即化学成分的变化及其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影响其含量,使之表现出活性增大、疗效增强。

    4  结论

    川楝子与延胡索配伍后,其生物碱的含量显著提高,川楝子中所含的生物碱对其与延胡索配伍生物总碱的含量具有一定的影响。另外,中医方剂配伍后,其化学成分间相互影响,对其配伍后生物总碱的含量也具有一定影响。

    近年来对川楝子的研究多集中在对其毒性及川楝素方面的研究,主要研究方向为农业杀虫及化工农药。在所含生物碱方面,大量参考文献只提及到其含有生物碱,而对其结构、化学性质等方面没有具体报道。延胡索中含有的生物碱种类较多,达20余种,成分也较为复杂。川楝子与延胡索配伍后,川楝子中的某些化学成分对延胡索中生物碱的溶出率可能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延胡索与川楝子中的一些化学成分所发生的化学反应对延胡索中所含生物碱的成分及提取具有一定的影响。

    金铃子散为中医疏肝泄热、理气止痛的传统方剂,应用已有千年的历史。在大量的临床检验及观察中发现,金铃子散在理气止痛方面的药效较延胡索显著,这可能就是由于上述因素造成的,这在中医方剂配伍理论中解释为协同增效作用。对该实验具体增效的原理还有待于进一步的药理实 验加以证明。

【参考文献】
  [1]李小芳,罗庆洪,任文. 延胡索炮制前后生物碱含量测定及镇痛作用的对比研究[J]. 湖南中医药导报,2001,75 7.

[2]张贵军. 常用中药鉴定大全[M]. 第2版. 哈尔滨:黑龙江科技出版社,2002:56-57.

[3]国家药典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M]. 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2005:29.

[4]杨光忠,陈玉,张世琏,等. 苦楝树皮化学成分的研究[J]. 天然产物研究与开发,1998,104:45-47.

[5]汪文陆,赵善欢. 苦楝果实中化学成分进一步研究及生物活性测定[J]. 华南农业大学学报,1993,143:64-69.

[6]昌军,宣利江,徐亚明. 川楝子中两个新的苯丙三醇甙[J]. 植物学报,1999,4111:1245-1248.


作者单位:1.甘肃省医药职工中专学校,甘肃 兰州 730020;2.甘肃中医学院,甘肃 兰州 730000;3.兰州大学药学院,甘肃 兰州 730000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延胡索与川楝子配伍中总生物碱含量变化的研究》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