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合作平台 > 在线期刊 > 中华现代中西医杂志 > 2004年第2卷第8期 > 综述 > 肝气虚与肝阳虚的研究进展

肝气虚与肝阳虚的研究进展

来源:中华实用医药杂志 作者:陈 丹 魏 嵋吴雄志 2005-9-21
336*280 ads

摘要: 肝主 疏泄而藏血,体阴而用阳,自《内经》起即不乏有关肝气虚与肝阳虚的论述。即肝血虚、肝气虚、肝阴虚、肝阳虚四种”。为进一步阐明肝气虚与肝阳虚证的本质,本文总结了近年肝气虚与肝阳虚证的实验与临床研究进展。1 肝气(阳)虚证的临床研究1。...


五脏皆有气、血、阴、阳,肝亦有其气、血、阴、阳。肝主 疏泄而藏血,体阴而用阳,自《内经》起即不乏有关肝气虚与肝阳虚的论述。近代秦伯未则明确指出:“肝虚证有属于血亏而体不充者,也有属于气衰而用不强者,应包括气、血、阴、阳在内。即肝血虚、肝气虚、肝阴虚、肝阳虚四种”。然世人多偏于肝阴血之不足,略于肝阳气之衰微,以致影响脏象学说与阴阳学说的完整性。为进一步阐明肝气虚与肝阳虚证的本质,本文总结了近年肝气虚与肝阳虚证的实验与临床研究进展。

1 肝气(阳)虚证的临床研究

1.1 肝气虚与肝阳虚证的临床表现与治疗原则 陈家旭提出肝气虚的诊断标准:(1)具备气虚证的表现;(2)情志改变;(3)肝经所过部位不适;(4)女性月经不调或痛经。具备(1)(2)(3)(4)伴或不伴脾气虚即可诊断肝气虚 [1] 。麦氏指出肝气虚与脾气虚、肝阳虚与肾阳虚的临床表现皆同中有异,不可混淆 [2] 。一般认为肝气虚以懈怠乏力,不耐劳作,悒悒不乐,易恐善惊,胁肋隐痛,喜按喜击,视物不清,耳鸣耳聋,爪甲干枯,脉弦细为特点;脾气虚则以四肢乏力,脘腹胀满,便溏纳呆,脉微细为特点。由于木不疏土,肝气虚证患者也可见到脘腹胀满,便溏纳呆。肝阳虚则在肝气虚的基础上症见畏寒肢厥,筋脉拘急,巅顶冷痛,寒疝腹痛,脉沉弦;而肾阳虚则以腰酸背凉,足跟麻木,夜尿阳萎,周身浮肿,脉迟无力为特点。由于乙癸同源,肝阳虚症也可见到腰膝酸软等症。陈氏对520名气虚证的研究指出:肝气虚占气虚证的18.85%,女性、中年、情绪不稳定者与肝气虚正相关,28.57%的肝气虚患者无明确的现代医学诊断,可能处于亚健康状态 [3,4] 。麦氏指出肝气虚与脾气虚、肝阳虚与肾阳虚的治疗也有不同 [2] 。一般而言,补气之药既能补脾,也能补肝,但补脾以人参为长,补肝以黄芪为优;温阳之药既能温肾,也能温肝,但温肾之药以附子、杜仲、菟丝子等为优,而温肝之药则以桂枝、肉桂、小茴香、高良姜、台乌、吴茱萸等为佳。若阳虚欲脱,则山茱萸尤长于补肝固脱。

1.2 从肝气虚与肝阳虚辨治神经内分泌系统疾病 陈家旭通过对70例肝气虚患者的观察发现有44例为与植物神经功能紊乱有关的疾病(更年期综合征、神经衰弱高血压、消化性溃疡等) [3,4] 。陈氏对30例肝气虚患者进行医院焦虑抑制情绪表和艾森克人格问卷(成人)的测定,发现人格特征不稳定、倾向内向或内向者占53.33%,情绪异常以焦虑抑郁的混合状态为主者占46.67%,从心理角度提高对肝气虚证的认识 [5] 。顾文忠用复方壮阳合剂(由黄芪、白术、当归、红花、仙灵脾、鹿角片、菟丝子、蛇床子、熟地、蜈蚣等20味中药组成)治疗阳虚证阴茎勃起功能障碍。结果发现:治疗组中肝阳虚证与对照组(用古方右归丸治疗)同证相比较差异有显著性,提示阴茎勃起功能障碍属于肝阳虚证者,用暖肝益气法能取得较好疗效 [6] 。不少学者通过对慢性疲劳综合征的临床表现、发病机制、治疗方法的研究,发现慢性疲劳综合征与肝气虚证在临床表现和发病机制阐述上有异曲同工之处,遂借鉴中医辨证治疗肝气虚的方法:疏肝益气、养血柔肝来治疗慢性疲劳综合征 [7,8] 。高玉芳等自拟消糖灵(黄芪、党参、枸杞各100g,苍术、山茱萸肉、何首乌、决明子、当归各80g,肉苁蓉、淫羊霍、葛根各60g,共为细末,水泛为丸)治疗肝阳虚证糖尿病黎明现象60例,结果显效率51.7%,有效率91.7%,治疗后7:00血糖浓度平均值较治疗前下降39.3%,同时胰岛素含量增高,糖化血红蛋白含量降低 [9] 。

1.3 从肝气虚与肝阳虚辨治消化系统疾病 刘氏确立舒肝补肝、调整脾胃的治疗原则,以肝脾双理丸加减为基础方(白术15g,黄芪9g,白芍12g,桂枝3g,厚朴9g,防风6g,陈皮6g,当归9g,干姜6g,甘草6g)治疗80例肝气虚证肠易激综合征患者,与对照组疏肝健脾益气法相比,疗效及症状改变有显著差异,提示肠易激综合征多属以肝气虚为特征的脾胃功能紊乱 [10] 。

陈家旭通过对70例肝气虚患者的观察发现有26例为慢性肝炎患者,认为肝气虚有肝病与非肝病不同,应重视肝气虚在慢性肝炎发病中的作用 [2,3] 。陈氏亦用疏肝益气法(基础方:柴胡、黄芩、陈皮、半夏、香附、郁金各10g,白术、云苓、苏梗各12g,党参、生薏苡仁各15g,生芪、怀牛膝各20g,炙甘草6g)治疗肝气虚证慢性活动性肝炎50例,总有效率88% [11] 。此外有学者尚探讨了肝气虚与肝阳虚在原发性高血压、动脉粥样硬化与慢性前列腺炎中的表现与治疗 [12~14] 。

2 肝气虚与肝阳虚证的实验研究

2.1 神经-内分泌-免疫轴

2.1.1 植物神经系统 肝气虚证患者外周交感———肾上腺髓质功能降低。去甲肾上腺素(NE)、肾上腺素(E)、多巴胺β羟化酶(DβH)的血浆含量是反映外周交感———肾上腺髓质功能状态的可靠指标。现代研究发现肝气虚证患者NE、E、DβH水平显著低于健康人,提示其交感神经处于抑制状态,原因可能与肝病患者情志异常有关 [15~17] 。石林阶等的研究表明肝血虚证患者与肝气虚证患者血浆NE、E含量均降低,但肝血虚证患者E降低较肝气虚证患者明显 [18] ,因而肾上腺素在肝病不同证型中的改变值得进一步研究证实。

2.1.2 内分泌系统 甲状腺激素的主要生理作用是调节机体的能量代谢,增加组织的消耗率和产热率。研究结果显示:肝气虚与肝阳虚证患者血清甲状腺素T 3 、T 4 显著降低,甲状腺素rT 3 、促甲状腺素TSH显著增高,提示机体处于低T 3 综合征状态,机体代谢降低,组织器官供能不足 [19] ,可能与肝气虚与肝阳虚证患者乏力有关。肝气虚与肝阳虚证患者血浆皮质醇(Cor)较健康人显著降低,血浆醛固酮(ALD)较肝胆湿热患者为低 [19] 。

2.1.3 免疫系统 肝气虚证患者存在明显的免疫功能失调。郑洪新发现:老年肝气虚血滞证肝脏标本100%有肝内淋巴细胞浸润,83.44%为CD +3 的T淋巴细胞,按T淋巴细胞亚群分类,CD +8 的T淋巴细胞有所增高,CD 4+ /CD 8+ 降低,且非肝胆系疾病与肝胆系疾病比较差异无显著性,75%的标本有肝内自然杀伤细胞(NK)浸润,提示老年气虚血滞者免疫功能失调,这可能与老年气虚血滞者易于发生自身免疫病有关;老年肝气虚血滞证患者白细胞介素2(IL-2)受体淋巴细胞阳性率明显低下,仅占总体的16.3%,提示细胞免疫功能低下 [20,21] 。肝气虚与肝阳虚证患者肿瘤坏死因子(TNF)与正常人相比差异无显著性,但较肝胆湿热患者显著降低 [19] 。肝气虚与肝阳虚证患者炎症介质释放增加,组织呈炎症反应。P物质(SP)是重要的炎症介质,血浆β-内啡呔(β-EP)是应激反应的一项指标。肝气虚与肝阳虚证患者SP及β-EP均有不同程度增高 [19] 。“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肝气虚与肝阳虚证患者免疫功能低下,组织炎症反应增加,正好反映了其正虚邪实的基本病机。

2.2微量元素与第二信使

2.2.1 微量元素 肝气虚证无论肝病组、非肝病组,其锌(Zn)值较健康人组显著降低,非肝病组铜(Cu)较健康人与肝病组为低 [16] 。

2.2.2 第二信使 肝气虚与肝阳虚证患者血浆环鸟苷酸(cGMP)含量升高,环腺苷酸(cAMP)含量降低,cAMP/cGMP降低 [19] 。第二信使广泛参与了机体的生理活动,一般认为cAMP通常对组织器官的功能起促进作用,而cGMP则相反,cAMP/cGMP与中医的阴阳有一定的联系。微量元素也广泛参与机体的生命活动,并与酶的活性以及能量代谢有关。因而cAMP/cGMP降低与微量元素的缺乏反映了肝气虚与肝阳虚证患者机体组织器官的功能低下。

2.3 血液与循环系统

2.3.1 血液系统 肝气虚证患者有轻度贫血现象,表现为红细胞(RBC)计数、血红蛋白(Hb)、红细胞比积(HT)显著降低,凝血酶原时间(PT)、部分凝血酶时间(PTT)延长,纤维蛋白原(Fbg)及纤维蛋白原降解产物(FDP)增加 [20] 。石林阶等的研究未发现肝气虚证患者Hb低于健康人,但发现肝血虚证患者Hb低于健康人及肝气虚证患者 [18] 。

2.3.2 循环系统 肝气虚与肝阳虚证患者血管活性物质的测定表明:血浆中调节血管平滑肌舒缩功能的活性物质含量显著变化,具有收缩血管作用的血浆血栓素B 2 (TXB 2 )、环鸟苷酸(cGMP)含量升高,具有扩张血管作用的6-酮-前列腺素F 1α (6-KETO-PGF 1α )、环腺苷酸(cAMP)含量降低,cAMP/cGMP、6-KETO-PGF 1α /TXB 2 下降,提示肝气虚与肝阳虚证患者微循环灌流量减少,发生微循环障碍 [19] 。黄河清等的研究发现温肝活血方药能降低血清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提高血清超氧化物歧化酶,降低血脂优质氧化物含量,调整血栓素与前列环素平衡,减少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内膜厚度 [22] 。肝藏血,且气能生血,气虚日久,血也化生不足;气为血之帅,气行则血行,气虚鼓动无力,血也凝滞。故血液的化生行藏均与肝气相关,若肝阳气虚微,或血失所藏致出血,或气不行血致凝血,或化生不足而血虚。

2.4 肝脏 肝气虚非肝病组乳酸脱氢酶总酶活性较健康人与肝气虚肝病组显著降低,乳酸脱氢酶同工酶LDH 3 活性较健康人显著降低,LDH 5 活性较健康人肝气虚肝病组显著降低,提示肝气虚肝病组与非肝病组的病理生理改变有所不同,临床及科研中宜加以区分。血浆白蛋白在肝脏合成,肝气虚与肝阳虚证肝病组合成蛋白质的功能降低。肝气虚与肝阳虚证肝病组患者血清总蛋白(TP)、白蛋白(Alb)、A/G比值较健康人、非肝病组显著降低,提示肝脏有实质性病理损害,合成蛋白质的功能降低 [16] 。肝气虚患者肝重减轻 [21] ,可能与肝气虚证患者肝细胞再生能力下降,肝细胞数减少有关。《灵枢·天年》指出:“五十岁肝气始衰,肝叶始薄”,现代医学认为成年男女随年龄的增加,肝重、肝血供、肝细胞数、肝蛋白合成功能均减退,提示肝气虚与肝脏的功能减退有直接的关系。

3 小结与展望

目前的研究表明:肝气虚和肝阳虚与肝脏的功能减退有直接的关系,微量元素的缺乏与第二信使水平的改变可能参与了肝气虚和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肝气虚与肝阳虚的研究进展》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