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源资料库 > 在线期刊 > 中国民康医学 > 2007年第19卷第24期 > 从精神医学的角度看图书馆开展阅读治疗存在的问题

从精神医学的角度看图书馆开展阅读治疗存在的问题

来源:《中国民康医学》 作者:朱志启,李映素 2008-5-29
336*280 ads

摘要: 【摘要】 目的:从精神医学的专业角度探讨我国阅读治疗存在的问题,如专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缺乏理论研究和疗效实践研究等。方法:通过检索中英文数据库,查找阅读治疗的相关文献,分析目前阅读治疗的开展情况与存在问题。结果:分析显示从事阅读治疗的指导者缺乏相应的素质与资质,而且在开展阅读治疗实践过程中缺......


【摘要】  目的:从精神医学的专业角度探讨我国阅读治疗存在的问题,如专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缺乏理论研究和疗效实践研究等。方法:通过检索中英文数据库,查找阅读治疗的相关文献,分析目前阅读治疗的开展情况与存在问题。结果:分析显示从事阅读治疗的指导者缺乏相应的素质与资质,而且在开展阅读治疗实践过程中缺乏标准操作规范、缺乏系统性和专业性的书目;对阅读治疗的理解与实践存在错误认识和操作。结论:提出开展阅读治疗服务的标准化操作规程、阅读治疗指导者资格认定及其他相应对策。

【关键词】  阅读治疗;精神医学;图书馆;读者服务


    Problems on Bibliotherapy from viewpoint of Psychiatry in China

    ZHU Zhi-qi, LI Ying-su

    (Mental Health Center of Shantou University, Guangdong, 515063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This paper discusses some problems on Bibliotherapy from viewpoint of psychiatry in China, such as inadequate professional, absence of theory and practice effect. Methods:By searching foreign and domestic database, retrieve and analyse informations on Bibliotherapy.Results: There are not adequate qualified counsellors, standard processing criterions and systematic professional bibliography in Bibliotherapy.Conclusions: For further development of Bibliotherapy, standard of process, counsellors qualification registration, standard book catalogue should be established.

    【Key words】Bibliotherapy; Psychiatry; Library; Reader service

    阅读治疗(Bibliotherapy)最早是由美国人克罗色尔斯(S. M. Crothers)于1916年在《大西洋月刊》(Atlantic Monthly)著文,首次创造并使用了这个词。阅读治疗被西方的医学界、图书馆学界用作治疗精神病的工具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了[1]。在《韦氏新国标词典》第3版中,阅读治疗被解释为:用有选择的读物辅助医学和精神病学的治疗,通过有指导的阅读帮助解决个人问题[2]。

    阅读治疗在国外具有悠久的历史,近几年有不断加强这方面理论研究和实践的趋势。然而一直以来,我国精神医学界并未重视阅读治疗,其主要原因可能是我国医学界长期以来一直比较重视病人的药物治疗,忽视对病人的心理治疗;同时,图书馆也一直仅仅局限于提供文献服务,从未把治疗病人列入过自己的服务范围[3]。本文拟参考国外阅读治疗的理论与实践研究,澄清在阅读治疗实施过程中的误区,从精神医学的角度探讨图书馆开展阅读治疗存在的问题以及需要采取的对策。

    1  我国开展阅读治疗的现状

    20世纪90年代初,我国关于阅读治疗的研究、引进工作才刚刚启动。阅读治疗的对象不再限于精神疾病患者,它跨出了医院,扩大到一切需要帮助的人[4]。从检索的国内文献分析,研究和实施阅读治疗的人员大部分出自学校、综合性医院和公共图书馆,认为阅读治疗确有疗效的主要来自图书馆学界,缺乏医学界的认同,学术界仍然存在着阅读治疗是否是一门“伪科学”的疑问。

    不仅从事阅读治疗的指导者缺乏相应的素质与资质,而且在开展阅读治疗实践过程中缺乏标准操作规范、系统性和专业性的书目。

    2  对阅读治疗的理解与实践存在错误认识和操作

    2.1  指导者的素质与资格  加拿大的亚当斯(Admas, S. J.)将指导者分为职业治疗师(professional therapists)和治疗技师(artisan therapists)[5]。职业治疗师指的是具有硕士以上学位的精神科医师、心理医师;治疗技师则是具有学士学位的精神科医师与心理医师、注册护士及其他注册医师。按照这一划分标准,目前我国从事阅读治疗的指导者中,医院机构人员一般由护理人员、图书馆员担任阅读指导,部分人员属于治疗技师一类;其他机构人员大部分都不属于这两类人员,不具有阅读指导的能力。

    2.2  缺乏阅读对象的科学分类标准和指导方法  检索有关阅读治疗的相关文献发现,虽然提到了根据阅读对象的年龄、文化程度提供相应的书籍,但忽视了阅读者的心理和精神状况。我国阅读治疗的指导者大多根据本人对书籍内容的理解(可能本人并未全部阅读),以自己并不专业的心理学和精神医学知识肤浅地观察和评价阅读者的心理反应和精神状况。阅读者由于个体差异对同一书籍内容理解成不同的含义,从而可能造成阅读的副反应,心理状态、精神状况方面的问题会更趋严重。

    2.3  缺乏系统的阅读书目  国外在阅读治疗的实践和理论研究方面已较为深入,方法各有特点。如俄国编制出版了阅读辅助疗法理论研究方面的书目索引;加拿大则是心理医生或精神科医生根据自己的临床实践经验为阅读者开列书目,但也与我国一样缺乏系统的阅读书目。在我国,指导者(通常为图书馆员或护理人员)一般是根据书籍的大概内容和经验为不同的阅读治疗对象提供相应的书籍。书籍是否合适?读后是否会产生副作用?这些问题需要经过长期的服务实践和科学的论证才能给出答案。

    2.4  缺乏阅读治疗研究团队的深入研究  虽然图书馆学界认为阅读治疗是一种有效的心理治疗,但医学界仍对阅读治疗的效果存有疑问。如2006年出版的临床技术操作规范精神病学分册中,心理治疗的章节并未包括阅读治疗,而仅是将阅读治疗列入工娱治疗中的娱疗[6];同时,操作方法及程序也缺乏相关的细节,显示阅读治疗并未得到足够的重视。虽然图书馆学界呼吁图书馆学界应该与医学界进行阅读治疗的合作研究,但至今尚无这方面的报道。

    2.5  缺乏专业的疗效评定量表  美国的Rosen在1977年发表了“自我治疗阅读与家庭医师”一文,介绍了“自我阅读”量表这一心理治疗师评定阅读治疗疗效的有力工具[7]。Rosen认为,没有专业治疗师经验性地评估,对阅读治疗效果的评价仅代表评价者个人的意见,对评估阅读的效果没有任何意义[7]。检索已出版的国内文献发现,专业精神卫生机构开展阅读治疗的较少,仅见深圳市康宁医院和河南新乡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的相关报道[8,9],他们以图书馆员和护理人员为主体开展的阅读治疗临床实践,虽然尝试使用专业的心理评定量表,取得了一定的效果评价数据,但仍需要医学界更充足的实践数据和疗效论证。由于国内外的教育水平、阅读材料的差异,Rosen量表并不一定完全适合我国的阅读治疗效果评定,因此,需要引入Rosen量表进行深入研究,设计出中国人最适合的阅读治疗评价量。

    3  对策与展望

    3.1  加强对阅读治疗的多学科系统性理论研究  阅读治疗对象的分类方法、指导者的资格层次、标准书目研究以及疗效评定方法等均需要医学界、图书馆学界合作进行系统的理论研究。参照精神医学的专业评定量表,确定科学的分类方法;探索为阅读治疗提供服务的指导者应具备何种专业素质和培训方法;阅读治疗指导者的资格确认和适用的读者类别;不同类别读者的标准化阅读书目与更新方法;采用专业评定量表,设计和开展阅读治疗后长期跟踪评定疗效研究。

    3.2  扩大阅读治疗的实践研究  确定开展阅读治疗的标准化操作规程:心理评估-阅读治疗对象分类-标准书目-疗效评估-调整阅读内容-反复评估疗效。通过标准化的操作规程,取得大量不同阅读治疗对象的疗效数据,与理论研究相结合,论证阅读治疗是否具有科学性和临床意义。医学界正是由于缺乏大量的临床实验数据和研究而对阅读治疗心存疑虑的,因此,加强阅读治疗的实践研究,不但能规范阅读治疗行为,同时也能从科学的角度阐释阅读治疗。

    3.3  提高从事阅读治疗的指导者素质  阅读治疗指导者素质参差不齐,不仅大大降低治疗效果,更有可能产生阅读副反应[2]。作为阅读治疗的指导者,面对不同类别的读者,需要相应程度的专业素质,如读者心理学、沟通技能、图书馆学、医学心理学、精神医学等。可采用多种途径和手段提高指导者的专业素质,聘请专业心理医生、精神科医生授课;请专家共同参与阅读治疗过程;结合阅读治疗实践,自主学习提高;开设阅读治疗专业课程。建议设置阅读治疗师资格认证,推动阅读治疗的发展和规范管理

    3.4  图书馆人才的多样化建设  为适应信息专业服务不断增长的需要,图书馆越来越需要专业化的信息服务,传统的图书馆员已不能满足专题信息、定题信息等非常专业化的服务。根据图书馆的服务定位,吸纳相应的专业人才乃大势所趋。要从事阅读治疗服务,尤其是涉及多种层次类别的阅读治疗对象,需要有如心理学、精神医学专业背景的人员。绝不能再如已往,图书馆员只会编目、分类和书籍借还。

    3.5  图书馆服务对象的定位  开展阅读治疗服务活动应组织一个包括多学科人员的团队,根据专业的评定量表划分出阅读治疗对象的类别,从而提供相应的差别服务。一般图书馆只宜在专业人员的指导下,为有轻度心理、精神症状的读者提供阅读治疗服务;而对于中度、重度症状的读者应由心理医师、精神科医师等专业人员来主导阅读治疗,图书馆员承担辅助作用。

 

【参考文献】
  [1] 高文凤. 50名大学生阅读治疗前后SCL-90评定初步分析[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004, 18(6): 418-420.

[2] 罗素磬. 阅读治疗是医学图书馆服务工作的一个新亮点[J].中华医学图书情报杂志, 2004, 13(4):43-45.

[3] 赵伯兴. 阅读辅助疗法研究面面观[J].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2, 9(1):109-112.

[4] 阅读治疗在中国[J].中国图书评论, 2005(1):12-15.

[5] Adams, Susan J. and Pitre, Nancy L. Who uses bibliotherapy and why? A survey from an underserviced[J].Canadi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2000, 45(7):645-649.

[6] 中华医学会. 临床技术操作规范:精神病学分册[M].北京:人民军医出版社, 2006: 48.

[7] Rosen GM, Fox HP. Do-it-yourself treatment books and the family physician[J].The journal of family practice, 1977, 4(3):598.

[8] 李英霞. 阅读治疗的新探讨[J].中华医学图书情报杂志, 2006,15(2):20-22.

[9] 薛殿凯,李爱平. 阅读治疗在精神科健康教育中的应用[J].中华护理杂志, 2004,39(1):20-22.


作者单位:汕头大学精神卫生中心,广东 汕头 515063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从精神医学的角度看图书馆开展阅读治疗存在的问题》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