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源资料库 > 医学文档库 > 中医幻灯库 > 中药用量与作用之关系

中药用量与作用之关系

中药用量与作用之关系
南通市中医医院首任院长
中华中医药学会终身理事 朱良春
中国中医科学院学术委员
 

  中药的用量,主要根据患者的体质、症状、居住的地域、气候和选用的方剂、药物等进行考虑。由于使用目的的不同,用量也就有所不同。同一药物,因用量不同,就会出现不同的效果或产生新的功能,从而发挥更大的作用。

所以中药用量与作用的关系值得我们注意,日人渡边熙氏曾说:“汉药之秘不告人者,即在药量。”兹就近人及笔者实践所及举例说明。

一、益母草
  本品辛苦微寒,主要作用是活血调经,多用于月经不调,产后血胀及打扑内损瘀血等症。虽然《本经》曾提及“除水气”的效用,但后世应用者甚少。

事实上,《本经》所言,是确切可信的,至于以之用治高血压、白喉等疾患,则前贤并未论及,其所以能产生这些新的作用,都与增加用量有关。

1.水肿
“调经活血”时,其用量一般为9~15g,倘作“利水消肿”之用,则需大量,始能奏效,益母草之利尿作用,我在临床观察,每日用30~45g尚不见效,嗣加至60~90g,始奏明显之效。尝用治急性肾炎之尿少、浮肿之候,奏效甚速,处方:益母草60g,泽兰叶20g、白槿花12g,甘草3g。


随证加味:风水型者加麻黄2g~4.5g;实热型者加大黄4.5g,生黄柏9g:气血虚弱者加当归10g,黄芪皮15g。此外,对于单腹胀或其它水肿,均可用本品90g加入辨证论治方中,以增强“利水消肿”之作用。

  2.高血压
对于高血压症,特别是产后高血压症,有显著清肝降逆作用。因其辛苦微寒,入心、肝二经,《别录》曾谓其“子疗血逆,大热,头痛,心烦。”引申之以治高血压症是可以理解的。


其有效成分,茺蔚素在1:50000~100000的浓度,对动物血管有显著的扩张而使血压下降,并有镇静中枢神经系统及拮抗肾上腺素的作用,但用量也必须增至60g以上,始获显效。


处方:益母草60g,杜仲、桑寄生各15g,甘草3g。随证加减:肝旺头痛者加夏枯草15g,嫩钩藤20g,生白芍9g,阴虚者加女贞子、川石斛、大生地各9g。连服二剂后,血压即见下降,续服5~7剂,可获稳定。
3.白喉
有报导用单方益母草汁外涂治疗白喉,效果显著。其用治50余例,除一例并发肺炎外(住院一小时即死),其余均获痊愈。轻症只涂抹二三次即愈,重症住院40多例,只有两例结合注射白喉抗毒素,其余全部都单用本品涂抹咽喉,其粘液和伪膜甚易唾出,一般在2~5天内,即行痊愈。


  益母草液制法:用鲜益母草叶捣汁,纱布滤过,挤出液汁,再加20%的食醋,调和备用。用时以棉签蘸涂患部,1~2小时一次,若见呼吸困难,呈阻塞状者,应深入喉部涂抹,使沾液容易唾出。推其所以奏效,因为用鲜汁而加强了破血、消痈、解毒等作用。

二、荠菜
甘温无毒,诸家本草均谓其能利肝明目,益胃和中,调补五脏。共主要作用有二:一为止血,用于咯血、崩漏;二为止痢。荠菜煎剂与流浸膏均有直接兴奋子宫等平滑肌及缩短动物凝血时间,降低血压等作用。子、花入药,其用量一般均在10~15g。但民间单方用大剂量治尿滞留及乳糜尿颇有著效。

1.尿滞留
本品服后能于6~24小时内恢复自动排尿,迅速痊愈。唐《药性本草》:“补五脏不足,……治腹胀”。《大明诸家本草》:“利五脏”。因此对热性病后排尿障碍有调整恢复的作用。药理研究证明它有直接兴奋子宫等平滑肌的作用,属于平滑肌组织的膀胱,必然也同时会得到兴奋、收缩而排尿的效果。每日约取新鲜荠菜250g,轻者减半,煎汤,每三四小时服一次,连续服之,直至奏效为度。
2.乳糜尿
相当于“膏淋”之候,其病因约之有二:一属湿热下注,一为“中气不足,溲便为之变”,清气不升,下元亏损,精微不能固摄。前者易治,后者较为顽固。我尝用景岳举元煎加味或张锡纯氏膏淋汤,收效尚属满意,但部分疗效不显时,一经加用荠菜花45g~90g后,即能提高疗效,逐步向愈。


处方:潞党参9g,生黄芪18g,炙升麻8g,怀山药24g,生白芍、菟丝子各9g,芡实15g,荠菜花45g。水煎,分二次服,每日一剂。连服四五剂后,即见效机,持续服15~20剂,可以向愈。由丝虫病引起者,应加炮山甲3g,制昆布9g,萆薢12g。
三、半夏
因生半夏辛温而燥有毒,所以一般多以姜制,并减小其用量,用于和胃降逆、燥湿化痰,有显著的效果,关于生半夏的有毒、无毒的问题,生者固然有毒,但一经煎煮,则生者已熟,毒性大减,余迭用生半夏9~18g治疗妊娠恶阻,恒一剂即平,历试不爽,从未见中毒及堕胎之事例。而治疗痰核及支气管扩张、疟疾等症,非生用较大量不为功。

1.妊娠恶阻
张仲景《金匮要略》里就用干姜人参半夏丸治疗妊娠恶阻,并不碍胎;但后人因《别录》载有“堕胎”之说,遂畏而不用,余用半夏为主药治疗恶阻,无一例失败。从前均逕用生半夏,嗣以部分患者有所疑惧,乃改用制半夏,效亦差强人意,但顽固者则非生者不愈。

处方:半夏9~18g ,决明子12g(炒打),生赭石15g,旋复花9g(包),陈皮3g。水煎取一碗,缓缓服下;如系生半夏,则每次仅饮一口,缓缓咽下,每隔15分钟,再服一口,约半日服完,不宜一欲而尽。恒一剂即平,剧者续服之。

2.痰核
李时珍《纲目》:痰涎之为物,随气升降,无处不到,倘入于筋膜或皮里膜外者,则将遍身起筋块,如瘤如栗,皮色不变,不疼不痛;或微觉酸麻。我除部分用控涎丹治疗外,部分体质较虚者,则以生半夏为主药,辨证施治,随证加味,奏效甚速,一般2~4周左右,可以逐步消失。


处方:生半夏9g,白芥子9g(炒研包),生牡蛎24g,制海藻、制昆布、大贝母各9g,炙姜蚕12g,生姜二片,每日或间日一剂,水煎分二次服。痰多者加陈京胆8g,海浮石12g。

3.支气管扩张症
凡经确诊为支气管扩张症,而咳呛痰多者,用姜春华教授拟方加味,连续服之, 有较佳的效果。


生半夏、炙款冬、前胡各9g,南天竺6g,川贝母6g,生姜三片。余增加黄荆子15g,金荞麦20g,红枣三枚。奏效更著,有降逆定咳、温肺化痰之功。咯血时加大小蓟各18g、血余炭12g、煅花蕊石15g。

4.疟疾
“无痰不作疟”,而生半夏有燥湿化痰之功,所以对疟疾亦有佳效。余曩以生半夏为主药的“绝疟丸”(验方)治各种疟疾,不论久暂,均奏效显著。


处方:生半夏、炮干姜各150g,绿矾、五谷虫各60g。共研细末,水泛为丸,每服2g,儿童按减,需于疟发前四五小时以开水送下。每日疟及间日疟均一服即愈,其重者需再服始止。曾应用多年,除恶性疟需多服数次外,不论轻重新久,1~2服,无不愈者。
四、槟榔
本品是破滞杀虫的名药,一般多配合其它杀虫或消积之品同用,如单味作为驱除钩虫或绦虫用者,必需用生者大量始效。曾观察其治钩虫病之剂量,每次30g,固属无效,45g也是无效,直增至75~90g,大便中虫卵始阴转。嗣逕用大量,一次即瘥。


但一次服用75g以上时,在半至一小时左右时,有头眩怔忡、中气下陷、面色少华、脉细弱等心力衰竭的反应现象,约经二小时许始解,处方:槟榔(整者效打碎,其饮片因水浸关系,效力大减)75~90g,水浸一宿,翌晨煎汤,空腹温服。如贫血严重,体质虚弱者,需先服培补气血之品调理,然后再服此方,不可孟浪。

五、金樱子
性味酸涩而平,酸则能敛,涩可固脱,一般多用治遗精、久泻、带下、尿频等证,移治“阴脱”之子宫脱垂症,理固能通,但非一般常用量所能奏效,而必需增至一日120g始行。


内服1~2疗程后,近期追访有效率为76%,我们观察了部分病例,其效亦同。但以患者年在35岁以下,脱垂程度较轻而白带较少者,疗效为著。部分服后有二便欠利,少腹胀痛等反应,停药即行消失。


处方及其制作:
金樱子10斤,加水20斤,冷浸1日,次日放锅内用武火煎煮半小时取头汁,再以原药渣加水10斤,煎煮一小时后取二汁,去渣,混合头二汁,入锅内以文火浓缩成5000ml,过滤后收贮待用。每日服125ml,相当于生药125g。早晚二次用温开水冲服,连服三天为一疗程,间隔三天,再连服三天为第二个疗程。

六、夏枯草
性味辛苦而寒,善清肝火、散郁结。临床配合养阴柔肝药治阴虚肝旺之高血压症,配软坚消瘿之品治瘰疬,但以大剂量治疗痢疾及肝炎,则是在前人实践基础上有所发展了。

1.痢疾
用夏枯草每日30~60g治疗菌痢共30余例,全部痊愈。其中以退热为最快,平均3.1天;住院日数最长为8天,最短为3天,平均为5.2天;大便培养均阴转。夏枯草有利尿作用,可使血压下降;井有抑制霍乱、伤寒,痢疾、大肠杆菌等细菌的生长作用,宜其见效敏捷。


处方:每日用夏枯草60g水浸1小时,文火煎2小时左右,分四次口服,每7天为一疗程。或取夏枯草制成100%流浸膏,成人每次服20~30ml,小儿每次每岁1~2ml,一日三次,或隔六小时一次。

2.肝炎
以夏枯草煎成流浸膏(可酌加糖),每次服约含生药30g,一日三次,开水冲服,对于肝炎而转胺酶升高者,有顿挫调整之效;一般服5~7日,即能见效。多属肝热郁结、湿热壅滞之咎。夏枯草苦辛而性寒无毒,专入肝胆二经,能补厥阴肝家之血,又辛能散结,苦寒则能下泄以除湿热,所以能收到满意之效果。

七、刘寄奴
味苦性温,功擅活血行瘀,通经止痛,一般用量为9~15g。全草均入药,但用其鲜根每日120g,水煎(需煎熬二三小时)早晚分二次服,连用15日为一疗程,对于丝虫病、橡皮肿,具有捷效,药后腿围缩小者占93.3%,患腿组织软化、皮肤松弛者占73.3%。


服药时间最长者15天,最短者10天。在服药期间除有个别病例在服药三天时,出现上腹部胀痛,水样便日4~5次,或中途喉头潮红肿胀,或呈感冒样,但经对症处理而消失,并未停药,其所以见效之理,个人认为有三点:一是因本品苦能降泄,温能通行,善于破血除胀;二是专用生根,长于消肿:三是加大剂量,增强效能,但也要注意患者体质,不能孟浪滥用。
八、紫草
甘咸气寒,专入血分,功擅凉血解毒,对于血热毒盛的痧痘斑疹、丹毒风疹等症,有清泄解毒之作用,并能预防麻疹:通常用量为3~9g。《别录》虽载有“通水道,疗肿胀满痛”之说,但用大量治疗绒毛膜上皮癌,则是近几年的事。


姚津生氏报导的三例:一例葡萄胎后发现绒毛膜上皮癌,虽即行全子宫切除术,仍继续发现左肺上部转移性癌肿,遂用紫草每日60g,水煎分二次服,先后共服1800g,病变巳吸收,健康恢复,从事工作。一例病情与上相同,服药20天,即显著好转:余一例为卵巢绒毛膜上皮癌,因年龄较大、发病时间较长,虽服用近6000g,并无效机。

九、甘杞子
性味甘平,功专润肺养肝,滋肾益气,对于肝肾阴亏,虚劳不足最为适合,一般用量为9—15g,但用量增至每日60g,则有止血之作用,凡齿宣、鼻衄及皮下出血之久治不愈,症情顽缠者,服之均验;连服3~5日可以获效。

十、苍耳草
性味苦辛而温,能祛风化湿,一般多用于头风鼻渊、风湿痹痛及疮肿癣疥,常用量为6~15g,但增大其剂量,则能治疗麻疯及结核性脓胸,其治麻疯的剂量,曾有分为每日120g,—次煎服;每日360g,二次分服;每日960g,三次分服等三种,而其疗效亦随剂量之加大而提高。


至于治疗结核性脓胸,亦需每日用210g左右,奏效始著,服后能使脓液减少、变稀,血沉率降低,连服三月,疮口即逐步愈合。


以上仅是举例而己,类似者是不胜枚举,如用大剂量的防风解砒毒、桂枝治慢性肝炎与肝硬化、木鳖子治癌、青木香治高血压、鱼腥草治大叶性肺炎、合欢皮治肺脓疡、大蓟根治经闭、枳壳治脱肛等等,但就本文所列述者而言,己充分地说明中药用量与作用的关系是非常密切重要的。


中药用量的决定要它发挥新的作用或起到特定的疗效时,就必须突破常用剂量,正如孙台石在《简明医彀》所说:“凡治法用药有奇险骇俗者,只要见得病真,便可施用,不必顾忌”。中药用量与作用的关系是非常密切重要的,是使用中药值得注意的一个方面。


增大剂量能加强或产生新的作用是符合“量变质变”的法则的,从这一法则的推演,可能会发现更多的药理机制,发挥药物的更大作用。不过,加大剂量必须在一定条件下,在一定限度内确定,才能由合理的数量的变化,引起良性的质量的变化。


明·张景岳在其《全书》中曾说:“治病用药,本贵精专,尤宜勇敢;……但用一味为君,二三味为佐使,大剂进之,多多益善。夫用多之道何在?在乎必赖其力,而料无害者,即放胆用之”。是可以作为我们参考的。


增大剂量,是根据古今文献资料线索的引申,或是民间实践经验的事实,通过临床实践、系统观察才提出的。所以加大用量,不是凭空臆测,而是有线索依据,引伸演绎,经过实践观察,方始确定和推广的。戴复庵在《证治要诀》中提到:“药病须要适当,假使病大而汤小,则邪气少屈,而药力已乏,欲不复治,其可得乎?犹以一杯水,救一车薪,竟不得灭,是谓不及。”就是这个意思。


中药加重用量,产生新的功能,发挥它更大的作用,是值得我们重视的,但在具体应用时,还必须辨证论治,因证选方,随证加味,不能简单草率,以免偾事:这是使用中药的一个最重要的关键,如果忽视了这一点,将是最大的损失、原则性的错误。


增大药物用量,使之发挥更大作用,要有选择性、目的性的进行,不是所有药物加大了剂量,都会加强和产生新的作用;同时,也不能因为增大剂量,可以加强药效,就忽视了小剂量的作用,形成滥用大剂量的偏向,既浪费药材,增加病员的负担,更对机体有损,这是必须防止的一个方面。

因为疗效的高低与否,决定于药证是否切合,所谓“药贵中病”,合则奏效,小剂量亦能愈病。“轻可去实”,“四两拨千斤”,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戴复庵又说;“二者之论(指太过、不及),惟中而已;过与不及,皆为偏废”,是辨证的持平之论,值得深思。

报 告 到 此 结 束 谢谢大家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中药用量与作用之关系》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67730号-1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