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合作平台 > 医学论文 > 中西医结合论文 > 论著及其他 > 立足临床 促进中医外科学术创新

立足临床 促进中医外科学术创新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阙华发 2013-12-16

摘要: 中医外科学手术源流中医外科学手术起源于原始社会,形成于春秋战国时期,发展于秦汉隋唐时期,宋代以后则更加成熟。但至宋以后,中医外科手术一直停留在切开疗法、烙法、砭镰、挂线、结扎等浅表手术的层次。1840年鸦片战争后,西医外科手术随着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进入了崭新的时代,中医外科手术水平与之形成了巨大的差距......


 中医外科学手术源流

  中医外科学手术起源于原始社会,形成于春秋战国时期,发展于秦汉隋唐时期,宋代以后则更加成熟。但至宋以后,中医外科手术一直停留在切开疗法、烙法、砭镰、挂线、结扎等浅表手术的层次。1840年鸦片战争后,西医外科手术随着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进入了崭新的时代,中医外科手术水平与之形成了巨大的差距  

  中医学某种程度上可谓起源于中医外科。早期人类生存环境恶劣,易遭受动物咬伤、冻伤等不测,且当时战事纷争,创伤、流血现象普遍,人们在自救的过程中逐渐产生了原始的外科疗法,如伤口包扎、压迫止血、清除异物等。

  根据殷墟出土的甲骨文考证,约在公元前1324年我国就已有外科病名的记载。至周代,外科成为独立专科,外科医生被称为“疡医”(《周礼·天官》)。先秦时期的《山海经》则记载了我国最早的外科手术器械,即用于排脓的砭针。1973年出土于马王堆的《五十二病方》,是目前发现最早的一部医学文献,其不仅记载有30余种中医外科疾病以及痔结扎切除、肛漏手术、腹股沟斜疝手术等外科治疗方法,而且还有作为探针用于检查、治疗漏管的外科器械“铤”的记载。春秋战国时期出现的我国第一部医学巨著《黄帝内经》,则奠定了中医外科学的理论基础,并最早提出用截趾术治疗脱疽。

  中医外科学发展至汉代已初具规模,当时著名的外科学家华佗被后世尊为“外科鼻祖”。其以“麻沸散”作为麻醉剂进行开颅术、死骨剔除术、剖腹术、肠切除吻合术,开创了应用全身麻醉进行外科手术的先河,而“麻沸散”也成为世界医学史上最早的麻醉剂。东晋《肘后备急方》论述了对开放创口进行早期处理的重要性,并记载有烧灼止血法。《晋书》载有兔唇修补术及目瘤摘除术。隋代巢元方的《诸病源候论》载有短肠吻合术、大网膜结扎切除术、大网膜坏死切除术、结扎血管止血术等手术方法和步骤。唐代孙思邈的《千金方》载有食管异物剔除术,同时其中的葱管导尿法是世界上最早应用导尿术的记载,比1860年法国发明橡皮管导尿早了1200年。宋代《医说》有采用烧灼法消毒医疗器械的记载;《小儿卫生总微方论》记载了小儿先天性并指的截指术;《卫济宝书》中记载了炙板、消息子、炼刀、竹刀、小勾等多种医疗器械;《夷坚志》记录了用同种异体骨移植于颌骨骨缺损取得成功的病例,而700年后西方才有骨移植手术的记录。元代《世医得效方》为创伤外科专著,记载了利用夹板、铁钳、凿、剪刀、桑白皮线等器材进行的各种创伤手术,介绍了以乌头、曼陀罗为主要成分的全麻药的适应症、剂量及注意事项,并详细记录了全麻下实行骨外科手术的全过程。

  至明清时代,中医外科学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治疗水平也有很大的提高。如《外科正宗》载有痈疽的切开引流、脓胸的穿刺排脓、肛漏的挂线、鼻息肉摘除、体表肿物的切除、自刎急救和气管及食管吻合术、断指再续等手术疗法,并载有外伤综合止血术。由此可以看出当时的外科学已发展至新的高度,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无菌观念已见萌芽,如要求换药室应“净几明窗”、对患者冲洗疮口应注意卫生等。另外,《外科证治准绳》也认识到了预防感染在外科手术中的重要性,并载有耳落再植术、分层缝合自刎者气管和食管等外伤手术方法,同时还介绍了以“川乌、草乌、南星、半夏、川椒为末调擦”镇痛用于局部手术的经验,这也是世界上局麻的首次报道。清代的《疡医大全》载有阴道闭锁手术、唇裂修补术以及耳再植、鼻再植、断指再植手术等。《医门补要》载有包茎炎与包皮切开术。《外科图说》则以图文并茂的形式介绍了30余种手术器械的构造和使用方法。

  综上所述,中医外科学手术起源于原始社会,形成于春秋战国时期,发展于秦汉隋唐时期,宋代以后则更加成熟。但需要特别提及的是,至宋以后,中医外科手术没能得到系统的发展完善。当时的医家更倡导“取类比象”、“有诸内必形诸于外”、“外病内治”,对于外科疾病越来越强调整体治疗,内治特征明显,汤药以及针灸等非手术的外治疗法成为主流,较少涉及颅脑及胸腹腔等内脏的外科大手术,致使外科手术技术的发展受到空前的制约,中医外科学也逐步形成了以整体观等中医药理论为指导、以中医药内外结合为主要治疗方法(不以手术方法为主)、以人体体表症状为主的外科疾病为主要诊治范围的一门临床主干学科。

  自1840年鸦片战争后,西方医学作为经济文化扩张的重要内容进入中国,西医外科自此在中国出现。科学技术的落后,加上传统道德观(如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有所损伤)反对手术、解剖,中医理论体系自身限制(如整体观)以及古代医界技术保密风气等,诸多因素限制了中医外科学的发展,加之外科手术的重要基础学科如麻醉学、解剖学等没有发展成为中医学的一个独立的学科,致使中医外科手术一直停留在切开疗法、烙法、砭镰、挂线、结扎等浅表手术的层次。而主要以手术方法治疗疾病的西医外科学在16世纪后由于欧洲的文艺复兴,先后解决了解剖、麻醉、止血、感染、疼痛等难题,其学科发展步入了快速发展的时代。当代,由于计算机技术以及生物技术等学科的飞跃发展,内镜、腹腔镜、机器人手术、克隆技术等新的技术手段不断问世,西医外科学进入了崭新的时代,中医外科手术水平与之形成了巨大的差距。  

  影响中医外科学发展因素

  受到疾病谱改变、分科细化、传统外治药物及外治技术应用减少的影响,中医外科的生存空间明显缩小,一些医院没有将“中医外科”作为常规科室设置,加之外科医师工作强度大,经济效益不显著,导致专业队伍分散,从事中医外科学的人员流失严重,学术思维淡化,学术理论发展缓慢  

  中医外科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曾经以其先进的医学理论体系和技术手段而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但时至今日,其发展却步履维艰。主要原因如下。

  疾病谱变化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人们的生活方式及影响健康的因素也较以往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如饮食结构的改变、人口老龄化的加剧、自然生态环境的恶化等,使得外科的疾病谱发生了结构性变化。传统的疮疡病发病率有所减少,但周围血管疾病、乳腺疾病、甲状腺疾病、糖尿病、痛风、肿瘤、各种创伤以及各种手术后窦道、瘘管的发病率却有增无减。由于对许多疾病的病因病机、诊治规律等系统认识相对不足,在中医理论研究方面尚未取得突破性进展,治疗疾病的新方法及新技术不够丰富,影响疗效进一步提高。

  分科细化

  由于有突出优势特色的肛肠科、皮肤科、乳腺科、周围血管科、泌尿科等相继从传统的“中医外科”中分化独立,中医外科的临床生存空间逐渐缩小,加上疾病谱的改变,中医外科成了一个“大而空”的骨架。在许多医疗机构中,以普通外科代替中医外科,以三级学科代替中医外科,导致“中医外科”名存实亡或仅只有教研室意义上的“中医外科”。同时,在医院临床科室的设置中,单独的“中医外科”不多,在三级医院更是凤毛麟角,在二级医院及基层医院则基本消失。越来越多的患者认为外科和手术就是西医的专利,而不知道中医还有外科、中医还能做手术,更不知道中医外科的治疗手段和方法。

  医院“西化”

  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化,加之价格、机制及体制等原因,各家医院都面临着生存和发展的重大问题。有关的政策和法规也限制了自制制剂、升丹制剂、动物类药物的使用,导致中医外科执业范围的局限,加上医疗纠纷鉴定的“西医化”等,致使中医医师在工作中多以西医的模式和思维诊治疾病,中医特色优势却不断淡化。同时,由于中医外科外用制剂及外治特色技术的收费低廉,加之劳动强度大,对医院、科室的经济贡献度小,其生存和发展的压力更显沉重。效益压倒特色,当然严重影响中医外科特有的外治治疗手段和药物使用。

  学术思维淡化

  目前,中医教育、医事管理、临床医疗、科学研究工作中的中医特色日益不足,存在重“西”轻“中”的现象。中医临床诊疗工作的总体趋势是以辨病论治代替辨证论治,有是病用是方已成为固定模式;医者大都以西医的思维诊治疾病,中医理论、医技、医术、理念、思维日见淡化、弱化。例如,但遇外科感染性疾病即以清热解毒法治疗,此种思维直接动摇了中医外科学术的根基。

  学术理论发展缓慢

  学术的发展与创新是中医学长盛不衰的生命线。当前社会经济尤其是现代科学技术在不断地迅猛发展,而中医学由于其方法论本身存在缺陷,导致过分强调继承,忽视创新,不能及时吸收所处时代的科技成果;或继承挖掘不足,学术观点未能升华为学术思想,未形成学术流派,导致中医学术理论发展缓慢。每一项高新技术或新药问世,就意味着中医学原有的临床优势可能被取代,原有的优势变成相对的劣势,诊疗范围逐渐缩小。例如,活血化瘀法治疗周围血管疾病被介入和微创技术取代,清热通淋排石被碎石技术取代等。另外,中医外科治疗手段比较单一,内治是当今临床最常用的方法,但在给药途径和口感上都不容易被患者接受,在危急重症的治疗中更是缺乏有力的措施。

  外治药物和技术弱化

  “外科之法,最重外治”。外治法是中医外科最大的优势及特色所在,但外治法的现状不容乐观。例如,外治法的诊疗范围日益萎缩,特色技术及特色制剂传承乏人乏术,其优势、专长正趋于淡化和消亡。

  中医外科传统的丸、散、膏、丹等外用药物不仅疗效好,而且价格低廉,但多为院内制剂,使用范围局限、用量小,很难形成规模经济,基本上是负利润,导致很多传统的院内制剂逐步退出临床,甚至停产。同时,有关的规范按管理西药的办法管理中药及院内制剂,未充分考虑中医临床用药的特点及院内制剂的实际应用等情况。审批一个院内中药制剂几乎与审批一个西医新药过程相同,致使院内中药制剂的研发周期长、难度大、成本高,许多医院不得不放弃院内制剂的开发与申报。从目前的发展现状看,中药特色制剂及特色方药正趋向萎缩,部分已濒于失传状态,严重制约了中医外科学的发展。

  中药制剂的制作技艺一直以口传心授的方式传承,缺乏有关详细的计数资料。随着传统制剂的停产或使用减少,一些药物的制作方法及老药工的技术无人继承,濒临失传。同时,在强调中医药“简、便、廉、验”特色的同时,其中所蕴含的技术价值被忽略,不能有效调动有关技术人员的积极性,导致中医外科学中颇具中医特色、疗效显著的外治技术在许多医院中正逐渐消失。

  人才队伍不稳定

  受到上述疾病谱改变、分科细化、传统外治药物及外治技术应用减少的影响,中医外科的生存空间明显缩小,一些医院没有将“中医外科”作为常规科室设置,从而影响了人才梯队的建设。加之外科医师工作强度大,经济效益不显著,导致专业队伍分散,很多中医人才对外科信心不足,从事中医外科学的人员流失严重,严重影响中医外科学的发展。  

  振兴中医外科的思考

  临床实践表明,中医外科技术不仅能治疗常见病、多发病,而且能治疗慢性难愈性溃疡、糖尿病性足病、手术后窦道等疑难复杂疾病,以及毒蛇咬伤、坏死性筋膜炎等危急重症。我们应秉承传统,立足临床,直面疾病谱变化,扩大临床诊疗范围,积极开展外科手术等技术,同时融合现代科学技术成果,创新理论及技术,发展学术,提高疗效  

  正确定位,与时俱进,扩大诊疗范围,把握主阵地

  中医外科学发展的重点在临床。要充分考虑中医外科的优势及劣势所在,融合中西医之长,扬长避短。同时根据医院实际情况,在保持传统优势的学科主攻方向基础上,顺应疾病谱的变化,与时俱进,培育和发展新的技术增长点,扩大中医外科阵地。凡临床疗效显著、中医优势特色明显的疾病或疾病所处的阶段,就必须重点研究及积极发扬,不断扩大中医外科的临床诊疗范围,以利于学术的深化及医疗技术的提升。如解决手术后窦道形成、血管介入治疗后血管再狭窄、腹部手术后肠梗阻等西医目前难以解决的治疗难点。又如外科疾病围手术期的中医药治疗能减少手术创伤,提高手术治疗效果,降低手术风险。肿瘤围化疗期、围放疗期的中医药治疗能减毒增效,提高生活质量。又如丹毒、有头疽、乳痈等外科感染性疾病,西医常规抗感染治疗易形成慢性迁延性炎症,而中医治疗有疗程短、后遗症少、医疗负担轻等独特的优势。再如慢性难愈性溃疡,包括手术后的窦道,中医治疗有促进创面愈合、防治瘢痕形成的优势。糖尿病性足病,中医治疗有加速创面愈合、降低截肢率和致残率、提高患者生活质量的优势。

  坚定信念,继承弘扬中医特色

  中医外科学的理论体系和诊疗技术,即使在今天,仍然具有明显的先进性。如煨脓湿润法与湿性疗法、拔火罐与负压引流、局部辨证论治体系与创面床准备理论等,无不闪烁着中医学的智慧,体现了世界医学最先进的治疗理念。同时,中医外科学是保留中医传统特色优势最多的学科,因此其发展首先要立足保持特色,发挥优势,并应力争使特色更鲜明,优势更突出。

  多年的临床实践表明,中医外科技术不仅能治疗常见病、多发病,而且能治疗慢性难愈性溃疡、糖尿病性足病、手术后窦道等疑难复杂疾病,以及毒蛇咬伤、坏死性筋膜炎等危急重症。因此,我们在临床工作中应坚定信念、树立信心,充分发扬中医的特色和优势。

  创新基本理论,提升学术水平

  中医理论发展相对缓慢已成为外科学发展的瓶颈。我们一定要秉承传统,在继承、发掘传统精华的同时,立足临床,不断总结中医药在治疗外科常见病、多发病、疑难复杂病及急危重症的临证经验及其临床疗效,梳理其学术渊源和发展脉络,凝练学术观点,再上升为学术思想,进而建立新的理论体系、形成学术流派,以进一步促进外科学术的繁荣和可持续发展。

  近年来,诸多学者在创新基本理论、提升学术水平方面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探索。例如,从清热解毒到清热解毒、活血化瘀、通腑攻下、扶正法治疗外科感染性疾病,从祛腐生肌到祛腐、祛瘀、补虚、活血生肌治疗慢性皮肤溃疡,从提脓祛腐到煨脓湿润法、煨脓祛腐、祛瘀化腐治疗皮肤溃疡(腐肉未脱),从多种治则到活血化瘀法治疗周围血管病,从药捻疗法到灌注、拖线、垫棉法治疗难愈性窦瘘类疾病,从疏肝理气到调摄冲任治疗乳腺病,从以毒攻毒到扶正祛邪防治肿瘤复发转移,等等,这些研究成果不仅丰富、发展、完善了中医外科基本理论,而且提升了学术水平,进而推动了外科学的发展。

  创新外治药物与技术,进一步提高临床疗效

  外治法是中医外科治疗疾病的主要疗法,是中医外科有别于西医外科最主要的特点,也是提高临床疗效的关键所在。传统的丸、散、膏、丹等外用药有不同程度的疗效,并有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是中医外科外治疗法中最具有特色的部分。但多数传统制剂的剂型、色泽、味道、给药方式等较难适应现代临床的需求,必须结合现代制药技术,包括纳米技术和分子生物学技术,开展对传统有效膏剂、散剂的制作工艺、药物筛选和药物配伍的研究工作,建立新的中药外用剂型及给药方式,如硬膏剂、膜剂、气雾剂、缓释剂、控释剂、经皮给药系统及促渗药物等,同时开展外用制剂的安全性研究,从而提升中医外科外治法的技术含量,进一步提高临床疗效。

  升丹制剂是外科提脓去腐的“圣药”,有不可替代作用,因含砷、汞,药厂或院内制剂室都不愿生产,多数医师不敢用,在临床濒于灭亡状态。但是国内自20世纪60年代开始吴翰香用雄黄(含砷)治疗白血病,20世纪70年代张亭栋研究砒霜、轻粉、蟾蜍等治疗白血病,20世纪90年代后王振义院士、陈竺院士将三氧化二砷(俗称砒霜)与西药结合起来用于治疗白血病,使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的“五年无病生存率”从约25%跃升至约95%,并通过分子生物学研究阐明其机制,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代表了该领域的世界最高研究水平,这种联合疗法目前是全世界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标准疗法,2012年荣获第七届圣捷尔吉癌症研究创新成就奖,是迄今为止世界在癌症研究方面的最高嘉奖,也是美国以外的科学家首度获奖。国内并以研制三氧化二砷注射液,被评为“中国发明专利优秀奖”,“国家重点新产品”,治疗各种肿瘤,取得良好疗效。国外已研制银离子抗菌敷料,其机制主要是基于重金属离子对细菌蛋白质的变性作用,因而具有广谱杀菌及很少产生耐药菌的特点。我们不仅没有理由反对、质疑升丹制剂的使用,还应该融合现代科学技术成果,开发出安全、高效的升丹制剂。

  外治特色技术,如切开法、烙法、砭镰法、挂线法等是中医药防治疾病的有效手段和方法,但一直缺乏系统规范的深入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临床推广应用及临床疗效的提高,影响了中医药学体系的完整性与优势的发挥,影响了中医药学的发展与走向世界。有必要选择中医外科特色诊治技术,如敷贴疗法、拖线疗法、药捻疗法、熏洗疗法、灌注法等,建立特色外治疗法的规范化方案、技术操作标准以及疗效评价体系,形成临床诊疗指南,并进一步推广应用。同时引进新技术、新方法,使临床诊断、治疗有客观指标,并不断提高疗效。

  手术疗法是中医外科主要的外治法之一,在中医外科学中占有重要地位,曾在世界医学史上处于领先水平。但是自1840年以来,外科手术受到空前制约,与西医差距越来越大。国家医疗服务项目中无中医手术疗法的收费项目,甚至一些地方卫生局则明确表示,在综合医院中医不能进入外科,不能手术,否则属于超范围行医;综合医院出台规定,限制在综合医院工作的中医师开展外科手术,对于中医教育机构培养的外科手术人才不予录用或拒之门外。有必要在政策上进一步保证,打破“手术是西医的东西,中医不能做手术”的错误观点的束缚,纠正限制中医开展外科手术的行为,积极开展手术疗法;同时在相关收费项目中充分体现手术疗法等中医特色诊疗技术的劳务价值,或建立中医特色技术补偿机制。

  融合现代科学技术,促进学科发展

  任何一门学科的发展都要与时俱进,中医外科学的发展同样如此,必须依据自身的思维模式和理论体系,融合现代科学技术成果,丰富和发展自己。国医大师邓铁涛教授曾说:“中医利用现代化设备和技术越先进,中医药就越能得到发展。利用先进的诊断设备,可以有利于中医的辨证施治,也有利于观察中医治疗的疗效。”如难愈性窦瘘窦道走行复杂,隐匿性管道难以被发现,易致术后复发。而采用腔内超声检查、X线窦瘘造影、螺旋CT窦瘘造影三维重建等现代技术,可以明确病变范围、分布、主管道走向、支管数量及其与周围组织的关系,从而使手术操作更有针对性,进一步提高了临床疗效,减少了病情复发,同时也为诊断、疗效评判提供了客观依据。又如,引进血管微创介入技术、干细胞技术治疗周围血管病,能迅速改善局部血供,提高临床疗效。

  中医外科学的技术手段用于治疗疾病,其临床疗效显著,但临床研究规范化不够,有关的作用机制研究不够深入,成为学科可持续发展及走向世界的的瓶颈。因此,我们必须在中医药理论指导下,完善中医临床信息采集的标准化、客观化、规范化方法,遵循临床流行病学、循证医学的研究思路,建立能够反映中医药特色与优势的疗效评价体系,探讨中医药的治疗优势及中医药干预的优势环节、适宜时机、适宜人群,阐明其科学性、有效性、规范性、安全性、可操作性,形成具有中医特色的临床诊疗指南(临床诊疗路径)。同时,在中医药理论指导下,建立外科病证结合实验动物模型,通过多学科、跨领域、交叉、渗透性研究,从整体—细胞—基因等层次,多水平、多角度、多靶点研究中医证的本质和内涵;同时对临床有效方药和特色技术的作用机制进行研究,力求揭示疗效基础,阐明作用机制,发现药物的新靶标及药效的物质基础,进而丰富中医外科学的理论内涵,实现理论创新和技术创新。

  注重人才培养,造就名中医群体

  人才是学科发展的灵魂。外科要振兴,加强人才培养是关键,尤其是在目前中医外科发展存在诸多困难的情况下,更需要培养有志于从事中医外科事业的人才。优秀中医临床人才培养是一个系统工程,不仅需要有明确的政策导向,而且要为人才的成长提供适宜的“土壤”,确保在二级和三级医院中独立设置中医外科临床科室。在此基础上建立多层次、多学科的人才培养机制,通过“师徒授受(一师多徒、一徒多师,随师临诊、专题讲授、病案讨论、病房查房、学术经验交流会)+ 院校教育(研究生)+多学科融合”以及“挖掘临床经验—临床应用验证—机制研究—学术思想的升华与创新—理论指导临床—提高临床疗效”的模式,形成由“院士、国医大师—名医—中青年名医—学术骨干”组成的结构和分布合理的优秀中医外科团队。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立足临床 促进中医外科学术创新》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67730号-1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