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合作平台 > 医学论文 > 中西医结合论文 > 中医中药 > 浅谈风药在内伤杂病中的运用

浅谈风药在内伤杂病中的运用

来源:摘自《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文/王敏,冯红岩 作者:浅谈风药在内伤杂病中的运用 2006-9-19
336*280 ads

摘要: 笔者现就风药在内伤杂病中的运用浅谈个人的理解。因此,在治疗以脾虚为主的久泄时,即可在运用参苓白术散、香砂六君子汤、痛泻要方、四神丸等方时,加用羌活、防风、藁本、川芎等风药升清除湿,以提高疗效。但若运用不合理,配伍不适当,或久用过用,亦可出现明显的不良反应。...


    风药,即一类具有祛风作用的药物,藉此可解表达邪,多用于感受风邪所引发的一系列病证。而内伤杂病多由于脏腑功能失调、气血津液失和或经络失畅所致,一般不会出现风药的适应证,但由于风药大多味薄气厚,其性辛散走窜、轻清升浮,佐用之可治疗多种内伤杂病,并常有拨转之效。笔者现就风药在内伤杂病中的运用浅谈个人的理解。

    1 宣畅肺气
    肺主气,司呼吸,外合皮毛,开窍于鼻,因而风邪最易入中,致肺失宣肃。此时用风药当属正治,往往为君以开宣肺气。内伤过程中,如肝气不畅可致肺气郁痹,痰浊阻塞可致肺气壅遏,出现咳喘痰哮诸疾。此时也常借风药宣达之性以治之,临床常用麻黄、桂枝、细辛等,方如定喘汤、苓甘五味姜辛汤等。治疗哮病时可加蝉蜕,取其轻开肺闭之意。肺可通调水道,为水之上源,影响着水液的代谢。若肺气郁闭,不得宣降,即可致水行不畅,小便不利,发为癃闭。治当宣散肺气,畅达水源,此即所谓“提壶揭盖”之法。《普济方》中治疗大小便闭的验方倒换散(大黄、荆芥穗)即寓此意。

    2 疏肝解郁
    肝为风木之脏,性喜条达而恶抑郁,功主疏泄。风药与其相类,可入肝经而助升发疏泄,逍遥散、柴胡疏肝散中柴胡即为例证。痛泻要方用于治疗脾虚肝郁之痛泻,在补气健脾、柔肝理气的配伍中,加入一味防风,也蕴有此义。《医方集解》云:“防风辛能散肝,香能舒脾,风能胜湿,为理脾引经要药。“方中配白芍能疏解肝郁、柔调肝体,配白术能舒脾升清,配陈皮能理脾胜湿。或曰:柴胡疏肝解郁之力胜于防风,为何弃此而用彼?盖因柴胡入肝而不走脾,其虽能升发少阳之气,而无舒脾胜湿之功。文献中也有许多调肝方剂,《千金》补肝汤、补肝散、补肝防风散,《济生方》中柏子仁汤等,均是在不同适应证的基础上伍以少量风药而成,皆取其疏散肝气之用。《血证论》中引用的治疗肝肾气血亏损诸证的滑(伯仁)氏补肝散(山茱萸、当归、五味子、山药、黄芪、川芎、木瓜、熟地黄、白术、独活、酸枣仁),在大队养血补肝药中配伍一味独活,乍看毫不相干,实则寓有深意。唐容川解释说:“加独活者,假风药以张其气也。欲其气之鼓荡者,则用独活。“步玉如老中医对此深有感悟,他以本方加减治疗“肝虚痛“的慢性活动性肝炎,未用独活前,疗效平平,加用独活,则疗效顿增。由是感言:“《内经》云‘风气通于肝’,此方妙在独活一味。“《医学衷中参西录》载有“胁下疼兼胃口疼”一案,张锡纯辨为肝气郁结、横恣犯胃证,遂遵《内经》“厥阴不治,求之阳明“之旨,从“健补脾胃”入手,“少佐理肝之品“。但张氏疏肝却不选柴胡而用桂枝,他认为“柴胡能疏气之郁,而不能平肝木之横恣,桂枝其气温升,能舒肝气之实又为降胃要药”。

    疏泄肝木之药多为辛燥走窜之品,如青皮、川楝子、香附等,久用或过用不仅可耗气而且可伤阴血。而风药禀轻灵之性,彰显木气升发之象,能畅达肝气以顺其性;且因其在方剂中味少量轻,故不会致弊,此为行气疏肝之品所不及者。对于肝血虚者,佐用1~2味风药,既可引药入肝,直达病所,又能顺应肝性,振奋气机,促病向愈。由是可知,风药之解郁仅为顺性之举,并非理气所为,因而多于肝气郁遏不升时佐用。

     3 发越散火
     五志过极可生郁化火。火郁于内,不得泄越,临证可见急躁易怒或烦闷不安、头痛眩晕或头目不清、寐少梦多等。“热者寒之“虽为常理,但于此却每致寒遏而使郁火更甚。此时当遵“火郁发之”之旨,畅达气机,解其郁遏,散热于上、于外,此正是风药之所长。如泻青丸中的防风和羌活、龙胆泻肝丸中的柴胡等。

    李东垣所言之阴火,由饮食劳倦、情志过极所生。他在治疗时尤其重视风药升阳散火的作用,如补中益气汤、升阳散火汤、火郁汤、补脾胃泻阴火升阳汤等,皆以风药为必用,或用升麻、柴胡,或用防风、羌活、独活等。此如《脾胃论》所言:“泻阴火以诸风药,升发阳气以滋养肝胆之用,是令阳气生,上出于阴分,末用辛甘温药,接其升药,使火发散于阳分,而令走九窍也。“《小儿药证直诀》中泻黄散于清胃热药中佐用防风,其意也在升散脾胃伏火。

    4 升发中阳
    脾胃气虚,日久可由虚致陷,临证可见脘腹坠胀或脏器脱垂,如胃、肾下垂及直肠、子宫脱垂等。治疗当在益气健脾的基础上配用升举之品,即《内经》之所谓“陷者举之”。因风药升浮,故举陷多择用之,如补中益气汤、调中益气汤等,常用防风、升麻、柴胡、羌活、独活等风药以升阳举陷。

    脾主运化,虚则生湿,湿停胃肠可致泄泻、腹满等。对此,李东垣创立了“升阳除湿”一法。此法突出的特点即是应用风药与健脾药相配,既能藉其生发清阳,畅达郁遏之气使浊阴白化,又能直接胜湿,即所谓“地上淖泽,风之即干”。李中梓治泄九法和万密斋治泄要诀中均将升提作为其中之一法。因此,在治疗以脾虚为主的久泄时,即可在运用参苓白术散、香砂六君子汤、痛泻要方、四神丸等方时,加用羌活、防风、藁本、川芎等风药升清除湿,以提高疗效。老中医丁光迪对此深有体会并予高度评价,他在治疗五更泄时,发现使用温肾固涩之剂时有不效,受东垣启发,“对部分疗效不佳的病情,改用升阳法,无论病情久暂,凡属脾虚湿盛、清阳下陷的病情,近期远期疗效均佳”。

    5 引药上行
    头面居人体至高位,在治疗头面清窍诸疾中,风药是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李东垣强调“头痛皆以风药治之”、“升者,充塞头顶,则九窍利也“。《丹溪心法》也提出:“头痛须用川芎。如不愈各加引经药,太阳川芎、阳明白芷、少阳柴胡、太阴苍术、少阴细辛、厥阴吴茱萸。“川芎味薄气厚,上达巅顶,下达血海,善于祛风,自朱丹溪倡用之后,成为倍受推崇的治疗头痛要药,而白芷、细辛、羌活、蔓荆子、防风、藁本等风药也是善于引经上达之品。李中梓认为:“高巅之上,惟风可到。阴中之阳,自地升天也,在风寒湿固为正用,即虚与热亦假引经。“因此,治疗内伤头痛时佐用风药,实寓引经之意。这种用药方法在治疗清窍不利诸疾时体现更为充分,如用苍耳、辛夷、细辛、荆芥穗治疗鼻塞、鼻渊,用细辛、白芷组对治疗牙疼、口疮等。

    6 结语
    风药在治疗内伤杂病时有着广泛的应用,合理使用常有不凡疗效。但若运用不合理,配伍不适当,或久用过用,亦可出现明显的不良反应。如风药发散走窜之性很强,易耗散阳气;其性多温燥,易耗津伤阴;善于升动助火,阴虚阳亢者不宜使用。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浅谈风药在内伤杂病中的运用》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