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合作平台 > 医学论文 > 内科学论文 > 呼吸病学 > 肺栓塞的鉴别诊断与治疗

肺栓塞的鉴别诊断与治疗

来源:论文汇编 作者:自动采集 2005-1-1

摘要: 一. 肺栓塞的鉴别诊断:1.呼吸困难、咳嗽、咯血、呼吸频率增快等呼吸系统表现为主的患者多被诊断为其它的胸肺疾病如肺炎、胸膜炎、支气管哮喘、支气管扩张、肺不张、肺间质病等。2.以胸痛、心悸、心脏杂音、肺动脉高压等循环系统表现为主的患者易被诊断为其它的心脏疾病如冠心病(心肌缺血、心肌梗死)、风湿性心脏病......



  一. 肺栓塞的鉴别诊断:

  1.呼吸困难、咳嗽、咯血、呼吸频率增快等呼吸系统表现为主的患者多被诊断为其它的胸肺疾病如肺炎、胸膜炎、支气管哮喘、支气管扩张、肺不张、肺间质病等。

  2.以胸痛、心悸、心脏杂音、肺动脉高压等循环系统表现为主的患者易被诊断为其它的心脏疾病如冠心病(心肌缺血、心肌梗死)、风湿性心脏病、先天性心脏病、高血压病、肺源性心脏病、心肌炎、主动脉夹层等和内分泌疾病如甲状腺机能亢进。

  3.以晕厥、惊恐等表现为主的患者有时被诊断为其它心脏或神经及精神系统疾病如心律失常、脑血管病、癫痫等。

  二.误诊分析

  1.主要误诊疾病类型为心脏疾病(冠心病、风心病、先心病、肺心病、扩张型心肌病、心肌炎、感染性心内膜炎等),呼吸系统疾病(支气管炎、肺炎、原发性肺动脉高压、支气管扩张、肺结核、哮喘等),高血压病,脑血管病,右房黏液瘤,肿瘤,癫痫等。其中以冠心病为各种误诊疾病首位。

  肺栓塞时除在肺血管处形成第一个恶性环路外,由于在冠状动脉局部转化为内皮素量也明显增多,导致冠状动脉痉挛,造成冠脉灌流不足,心肌缺血,在心脏冠脉处形成第二个恶性环路。因此一些肺栓塞患者心电图可表现出V1-4导联,Ⅱ、Ⅲ、aVF导联T波倒置等心肌缺血的表现。

  心电图是肺栓塞诊断的双刃剑,恰当应用可以辅助肺栓塞的诊断,相反则造成误诊,其中最容易误诊为冠心病和心肌梗塞, Lefebrvre等认为胸前导联心电图出现T波倒置是肺栓塞的"诊断陷阱"。对这种心电图变化,临床医生应该加强认识,鉴别诊断时必须考虑肺栓塞,而不能一概而论诊断为"冠心病"或"心内膜下心肌梗死"。

  2.肺栓塞约有10%的患者出现晕厥,远低于肺栓塞主要症状-呼吸困难的发生率(约85%-90%),因而极易被忽视,鉴别诊断时也不易考虑到肺栓塞,正如Varon所指出的那样:晕厥是被人遗忘的肺栓塞征象。可能被误诊为冠心病、癫痫、右房粘液瘤、心肌炎、扩张性心肌病、甲状腺机能亢进等。

  肺栓塞为何会发生晕厥呢?主要原因如下:①急性右心室衰竭,影响左心室充盈,使心输出量下降,导致脑动脉供血减少。②肺栓塞加重心脏负荷,导致一些引起血流动力学不稳定的快速或缓慢心律失常,继而出现晕厥。③肺栓塞可以引起血管迷走性反射,导致晕厥。这一被人忽略的症状往往是大的栓子阻塞了肺动脉所致,也是致命性肺栓塞的一种征兆。

  3.我们看到在肺栓塞的误诊率并没有随着诊断意识的提高和新技术的出现而呈现十分显著的下降,这提示我们虽然肺栓塞的确诊主要是依靠高科技的检查手段如核医学、放射学及超声学检查等,但病史中的高危因素、临床症状和体征的采集和分析也是至关重要的,两者必须相互结合。

  部分患者下肢静脉检查虽未提示血栓形成,即没有找到明确的血栓栓子来源,但如果患者有肺动脉栓塞的征象而且具备静脉血栓形成的多个高危因素,仍应高度怀疑肺栓塞。

  4.有报道在肺栓塞的栓子中,血栓栓塞占82.2%,脂肪栓塞占3.3%,羊水栓塞占1.1%,而肿瘤栓塞位居第二占13.3%,故对没有明确血栓形成危险因素的肺栓塞患者,应警惕肿瘤的可能性。肿瘤与肺栓塞的关系已逐渐引起人们的重视。肿瘤患者存在深静脉血栓、肺栓塞的危险因素,对于已确诊的肿瘤患者,我们已注意预防肺栓塞,而且患者发生肺栓塞,也会考虑到肿瘤栓子的可能。北京安贞医院有1例手术证实是原发性肺动脉低分化肉瘤。

  这一罕见病例给我们的临床工作一些提示:

  对以深静脉血栓、肺栓塞为首发征象而最终确诊为肿瘤患者,必须保持足够的警惕。应仔细询问有无血栓形成的危险因素,若经仔细检查仍未发现明确栓子来源的患者,应作肿瘤的筛查,密切随访有无肿瘤迹象,有条件者作进一步相关检查。

  临床检查中UCG、ECT、MRA、CPA均符合肺栓塞的诊断标准,但这些检查并不能完全确定栓子的性质,阳性征象并不意味就是血栓,必须结合病史、临床症状和体征进行综合判断。我们在进行肺栓塞的鉴别诊断时,除了与其它易混淆的心肺疾病、与大动脉炎肺动脉型和先天性肺动脉狭窄等进行鉴别外,对肺栓塞的栓子性质也应进行鉴别,从而有的放矢的进行治疗。

  三、肺栓塞的治疗

  肺栓塞的病死率为20%~30%,如能得到及时诊断、正确治疗,病死率可以下降至8%以下。肺栓塞的治疗方法包括溶栓、抗凝、介入和手术治疗等。

  (一)溶栓治疗:

  1.脑卒中和急性心肌梗塞两者溶栓的目的不仅是溶解血栓,更重要的是挽救濒临坏死的脑组织和心肌组织。急性肺栓塞的溶栓的主要目的在于溶解血栓,开通血管。溶栓时间窗为发病两周内,但溶栓时间越早,疗效越佳。部分研究提示:对两周以上的溶栓也有一定疗效。

  2. 溶栓治疗的禁忌证:对有相对禁忌证的患者要考虑何种疾病是危及患者生命的主要因素以及溶栓以后对患者的这些相对禁忌证会产生多大的影响,而且必须把握好溶栓的剂量和时机,这方面的工作仍需要大量的实践来完善。

  3.溶栓治疗的适应证:

  (1)栓塞面积超过2个肺叶血管者

  (2)合并休克或低血压(收缩压<90mmHg或血压下降≥40mmHg且持续15分钟以上)者

  (3)合并右心功能不全者

  4.溶栓治疗的方案:

  目前较为公认的急性肺栓塞的溶栓方案是:

  UK20,000U/Kg加入250ml液体中两小时静脉滴注

  rt-PA10mg加入10ml液体中10分钟内静脉推注,然后rt-PA40~90mg加入90ml液体中110分钟内静脉滴注。

  (二)抗凝治疗:

  1.溶栓后序贯抗凝:

  肺栓塞UK或SK溶栓同时不用抗凝治疗,rt-PA溶栓同时可用抗凝治疗。不论应用何种溶栓药物,溶栓后常规应用抗凝治疗,多采用肝素和华法林。溶栓后即刻测定APTT,当APTT小于正常对照基础值的2.0倍时开始应用抗凝治疗。

  普通肝素以750~1000IU/h或15~20IU/kg/h连续静脉点滴维持,维持APTT在正常对照值的1.5~2.0倍或应用低分子量肝素制剂每隔12h皮下注射一次。

  低分子肝素应用2~3天后或普通肝素应用后APTT稳定在正常对照的1.5~2.0倍后加用华法林,一般华法林的起始剂量为3mg,主要根据INR调整剂量,两者重叠使用至INR稳定在2.0~3.0之间时停用肝素。一般肝素应用7~10天,其中与华法林重叠3~7天,华法林至少应用3~6个月,部分患者可能需要终身服用抗凝治疗疗程的长短主要取决于患者的危险因素是否可以改变和消除、首次发作还是复发、合并疾病等,如首次发作且危险因素可以改变的患者,疗程可以3个月;没有明确危险因素的首次发作患者,疗程至少6个月;危险因素不可改变者、合并肺心病者尤其是易栓症者等疗程需要延长,甚至终生抗凝。

  2.肺栓塞的单纯抗凝治疗:

  适应证:在没有抗凝禁忌证的情况下对于有溶栓禁忌证、失去溶栓机会或没有溶栓适应证的肺栓塞患者进行单纯抗凝治疗;非大块肺栓塞且没有血压下降者; 慢性栓塞性肺动脉高压者;肺动脉血栓内膜剥脱术后。临床高度怀疑PE时但又没有条件和时机进行确诊检查时,可以进行单纯的抗凝治疗。

  国内常用的负荷剂量为2,000~3,000U/h,然后普通肝素以750~1,000IU/h或15~20IU/kg/h连续静脉点滴维持,维持APTT在正常对照值的1.5~2.0倍或应用低分子量肝素制剂。

  低分子肝素应用2~3天后或普通肝素应用后APTT稳定在正常对照的1.5~2.0倍后加用华法林。

  (三)介入治疗

  1998年Sors提出导管介入治疗肺栓塞的适应证:急性大面积PE、血流动力学不稳定者、溶栓疗效不佳或有禁忌者、经皮心肺支持(PCPS)禁忌或不能实施者并需要有经验丰富的导管操作组。我国国内在肺栓塞的治疗方面也作了许多工作,几家大医院已开展了急性肺栓塞的介入治疗,我们认为肺栓塞介入治疗的适应证包括:急性大面积肺栓塞伴进展性低血压、严重呼吸困难、休克、晕厥、心脏骤停;溶栓禁忌证者;开胸禁忌证者和/或伴有极易脱落的下腔静脉及下肢静脉血栓者。肺栓塞介入治疗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导管内溶栓:肺动脉内局部用药特别是小剂量时可减少出血并发症,但局部治疗的不利方面是需要通过肺动脉导管,故现已多采用外周静脉给药方法。

  2.导丝引导下导管血栓捣碎术:Thomas SR报告可用旋转猪尾导管进行碎栓。Zwaan M进行了一组体外实验包括4种装置:猪尾导管、clot buster、Hydrolyser导管以及改良的hydrolyser导管,结果发现在肺栓塞的治疗中,这4种装置均有效。猪尾导管虽然较简便,但同其它三种装置比较而言,它相对费时、粉碎栓子的效果弱而且Miller积分也下降的不多。该作者认为在4种装置中hydrolyser导管是最有希望的。

  3.局部机械消散术:Amplatz Thrombectomy Device(ATD)是一种机械性的血栓切除装置,利用再循环式装置可以将血栓块溶解成13微米的微粒。应用ATD进行的肺动脉血栓切除术适用于致命性PE、循环低血压者、不伴低血压的急性右心扩张者、有溶栓禁忌证者,其最适于中心型栓子,对新鲜血栓有较好疗效且无需完全溶解血栓。北京安贞医院已成功进行数例,疗效佳,该方法是很有前景的。

  4.球囊血管成型术:通过球囊扩张挤压血栓使得血栓碎裂成细小血栓,利于吸栓或溶栓。若急性肺栓塞合并肺动脉狭窄,球囊扩张还可使管腔扩大,必要时行支架置入术。

  5.导管碎栓和局部溶栓的联合应用:Thomas SR报告用旋转猪尾导管破碎巨大血栓同时局部应用溶栓剂,48小时后肺动脉平均压明显下降,有效率为60%,死亡率为20%。

  此外还有一些介入治疗的方法如电解取栓术、负压吸引取栓术等。

  急性肺栓塞的介入治疗安全性较高、技术难度不大,是一种有效方法,有着广阔的研究前景,但仍有待于进一步的补充与完善,特别是碎栓、吸栓的导管装置还有待于改进和创新。

  6.深静脉血栓的介入治疗

  永久性腔静脉滤器置入术(IVC):

  主要适应证:虽经充分抗凝治疗仍再发静脉血栓者、下肢静脉近端反复血栓形成者和预防有绝对抗凝禁忌证者的PE的发生。

  此外大面积肺栓塞或近端深静脉血栓溶栓前、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外科手术前、高危患者骨科手术前等也可考虑应用滤器,但这种预防性的治疗方式的价值仍有待于进一步的评价,而且此类患者更适合应用临时性滤器。

  应严格掌握IVC的适应证和禁忌证,目前的研究表明IVC并未延长首次出现静脉血栓栓塞患者的生存率,而且虽然IVC可以减少肺栓塞的发生率,但并未降低DVT的复发率,因此安置滤器后应长期口服华法林,维持INR在2.0~3.0。

  随访并发症和远期疗效。安置滤器后可能出现下肢静脉淤滞、阻塞以及滤器移行、脱落和静脉穿孔等并发症。

  (四)外科治疗:

  1.急性肺栓塞的外科治疗:

  肺动脉血栓摘除术:早在1961年Cooley在体外循环下行肺动脉血栓摘除术就获得了成功。但直到现在,对于其适应证和手术时机的认识仍不统一。与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不同,一般术中仅去除血栓,而不剥脱内膜。

  主要用于伴有休克的大块PE、收缩压低于100mmHg,中心静脉压增高、肾功能衰竭、内科治疗失败或有溶栓禁忌证不宜内科治疗者。

  急性肺栓塞的手术死亡率较高,国外一些资料报道可高达80%。。

  2.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的外科治疗:

  到目前为止,全世界文献可查的肺动脉血栓内膜剥脱术不足1500例,大部分病例由美国圣地亚哥加州大学医院完成,手术死亡率降至6.6%。

  手术适应证:①HYHA心功能Ⅲ或Ⅳ级者②肺血管阻力>30kPa/L/S③肺动脉造影显示,病变起始于肺叶动脉起始处或近端;在支气管肺段也可以手术,但有肺血管阻塞解除不全的可能。

  术后处理:肺动脉血栓内膜剥脱术后主要生理变化是右心室后负荷减低和肺血重分布。

  手术危险因素:肺动脉血栓内膜剥脱术后主要死亡原因是肺再灌注损伤和肺动脉压力持续不降。

  远期疗效:肺动脉血栓内膜剥脱术通过减低右心后负荷,增加心排量,改善通气血流比例失调等方面改善患者的症状。

  (五)试验性治疗问题

  对临床高度怀疑PE,但当地当时不具备检查条件或因为病情不允许进行确诊检查,不能诊断PE;但是在尽可能排除其它的可能诊断,并没有溶栓或抗凝禁忌证、没有显著出血风险,可考虑试验性的抗凝或溶栓治疗。

2004.01.15

中华心血管医学网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肺栓塞的鉴别诊断与治疗》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67730号-1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