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合作平台 > 医学论文 > 内科学论文 > 感染与传染病学 > 阿司匹林哮喘

阿司匹林哮喘

来源:论文汇编 作者:自动采集 2005-1-1
336*280 ads

摘要: Gilbert于1911年首次报道阿司匹林可诱发哮喘样发作。1922年Widal等首次描述了阿司匹林不耐受、哮喘与鼻息肉之间的关系,上述三者后来被称为阿司匹林三联症(aspirin triad)[1]。1928年van Leeuwen通过阿司匹林内服激发试验发现约16%的哮喘患者可因服用阿司匹林而诱发哮喘。随后的许多研究表明存在一种特殊类型的哮喘,......



  Gilbert于1911年首次报道阿司匹林可诱发哮喘样发作。1922年Widal等首次描述了阿司匹林不耐受、哮喘与鼻息肉之间的关系,上述三者后来被称为阿司匹林三联症(aspirin triad)[1]。1928年van Leeuwen通过阿司匹林内服激发试验发现约16%的哮喘患者可因服用阿司匹林而诱发哮喘。随后的许多研究表明存在一种特殊类型的哮喘,即阿司匹林哮喘(AIA)。在AIA患者,除阿司匹林外,其它多种非皮质激素类解热镇痛药物(NSAIDs)亦可诱发哮喘发作。AIA引起人们注意的原因除具有特殊的诱发因素外,还因其多为重症、糖皮质激素依赖性难治病例,所以病死率较高。我们结合自己诊治AIA的经验就该病作一综述。

  一、流行病学资料

  根据美国心肺血液病研究院及世界卫生组织(NHLBI/WHO)的工作报告,全球范围内AIA占哮喘患者总数的4%~28%。日本AIA研究会的资料表明,日本AIA约为哮喘患者总数的9.8%。国内目前尚无系统流行病学资料。1985年张茸和张宏誉[2]报道,AIA患者约占同期哮喘患者的1.9%~2.7%。我们通过对85例连续哮喘患者行激发试验发现AIA患者6例,检出率为7%。有关AIA患病率的报道因调查对象及所用方法的不同而存在很大差异。国外资料表明,如仅根据病史或采用问卷调查,哮喘患者中AIA的检出率在0.2%~4.5%之间;而采用病史结合激发试验则检出率显著提高。特别需要指出的是Spector等[3]工作表明,在无阿司匹林类药物不耐受病史的171患者中通过激发试验检出15例(9%)AIA患者,而在有阿司匹林类药物不耐受病史的41例中激发试验阴性者14例(34%)。显然,仅根据病史诊断AIA存在明显不足。儿童哮喘患者中AIA病例亦并不少见,通过激发试验调查,其儿童AIA在儿童哮喘患者中至少占10%。

  二、临床表现

  根据日本藤田保健卫生大学的资料,AIA的临床特征包括:(1)女性患者稍多;(2)发病年龄多在20~50岁左右;(3)一般无儿童哮喘史,哮喘家族史与特应性哮喘患者接近;(4)初诊(明确AIA诊断前)时重症患者占60%左右,确诊为AIA后通过自我管理的加强,重症患者例数可减少;(5)糖皮质激素依赖者近50%;(6)多合并有鼻部疾病,包括慢性鼻炎、鼻息肉、副鼻窦炎及嗅觉异常。其中鼻息肉与嗅觉异常在其它类型哮喘中较少见,因而较具特征性;(7)末梢血中嗜酸细胞比例与另两型哮喘无差异;约2%的AIA患者合并有特应性特征,血IgE水平增高。

  三、发病机制

  1977年Szczeklik等[4]提出环氧化酶(COX)假说,认为NSAIDs导致AIA的机制与这些药物对呼吸道COX的抑制作用有关。支持该理论的证据可归纳为以下4点:

  1.对COX有抑制作用的NSAIDs无一例外均可诱发AIA患者哮喘发作。

  2.对COX无抑制作用的NSAIDs亦无诱发AIA患者哮喘发作的作用。

  3.NSAIDs在体外对COX抑制作用的强度与其诱发AIA患者哮喘发作的强度呈正相关。

  4.经阿司匹林脱敏治疗后,可出现对其它可抑制COX的NSAIDs的交叉脱敏现象。

  NSAIDs对COX的抑制作用似乎仅为诱发哮喘的第一步。问题在于COX被抑制后又通过什么途径导致哮喘发作?目前尚无确切的答案,但存在以下几种可能[5,6]:

  1.前列腺素(PG)生成不均衡?亦即具有气管收缩作用的前列腺素F2α(PGF2α)及血栓素(TXA2)生成增多,而具有气道扩张作用的前列腺素E2(PGE2)及前列腺素I2(PGI2)等生成减少,导致气道痉挛。

  2.PGH2合成减少可刺激血小板或其它炎症细胞产生毒性介质。

  3.大量证据表明,在AIA患者花生四烯酸代谢中的脂氧化酶(5-LO)活动增强。最可能的机制为COX被抑制后,花生四烯酸的代谢由COX途径转到5-LO途径,导致具有气道收缩作用的白三烯(LTs)生成增多。COX途径的主要产物之一为PGE2。体外试验发现,在包括人类嗜酸细胞、中性粒细胞及巨噬细胞在内的多种炎症细胞,PGE2均可抑制白三烯(LT)的合成[7]。预先吸入PGE2可完全阻断阿司匹林导致的气道收缩及伴随的尿白三烯E4(LTE4)分泌增加[8,9]。因此,NSAIDs可能通过减弱肺内PGE2对LT合成的抑制作用而产生不良作用。但是,另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在非AIA哮喘患者,NSAIDs不引起LT的增加及哮喘发作?有作者表明,AIA患者LTC4合成表达亢进[10]。现在的观点认为,无论在AIA或是非AIA患者,NSAIDs均可导致相同程度的PGE2合成减少,但在AIA患者,上述反应可导致较多可生成LTC4的细胞的活化,因此仅在AIA患者上述反应可引起LT释放增加及支气管收缩。

  4.因为花生四烯酸的代谢存在分室效应,即COX途径与5-LO途径的代谢分别在不同代谢池中进行,所以抑制COX途径似不太可能直接导致脂氧化酶途径代谢增加;因此,除上述通过PGE2的作用途径外,NSAIDs还可能对5-LO代谢途径有直接刺激作用。

  5.AIA患者对气道收缩性PG/LT的敏感性增高?现尚无证据表明AIA患者对PGF2α、白三烯C4(LTC4)及白三烯D4(LTD4)敏感性增大。有作者报道,AIA患者对LTE4气道收缩作用的敏感性增强[11],但亦有作者得出相反的结论[12]。LT在AIA发病中的作用正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许多证据表明,与非AIA哮喘患者比较,AIA患者的LT基础生成水平较高。应用阿司匹林进行激发试验可导致AIA患者尿、鼻分泌物及肺泡灌洗液中LTE4水平一过性增高。应用抗LT药物进行的研究亦提示LT在AIA发病中起重要作用。抗LT药物包括两大类,一类为LT合成抑制剂(通过阻断5-LO或5-LO激活蛋白);另一类为各种特异性LT受体阻断剂。有文献表明,抗LT药物可显著减轻阿司匹林引起的鼻部及气道症状。还有作者发现,抗LT制剂具有支气管舒张效应,提示在AIA患者LT具有维持气道平滑肌紧张性收缩的功能。

  6.有作者认为[13],呼吸道病毒感染可诱导机体产生细胞毒性淋巴细胞。正常情况下该过程受到肺泡巨噬细胞产生的PGE2的抑制。由于NSAIDs的作用,PGE2生成减少,上述抑制作用减弱,呼吸道病毒感染时,细胞毒性淋巴细胞活化,通过氧自由基及毒性细胞介质的作用导致哮喘发作。

  业已发现存在两种不同的COX的同功酶:基质型COX-1及诱导型COX-2,分别编码于不同的基因[14]。COX-1在体内大多数组织均有表达,具有在生理状态下生成PG的功能。COX-2可在炎性刺激作用下,包括肺泡上皮细胞、纤维母细胞、肺泡巨噬细胞及血单核细胞在内的多种细胞内生成。阿司匹林及消炎痛等可以低浓度导致AIA患者哮喘发作的NSAIDs对COX-1的抑制作用远远强于其对COX-2的抑制作用。现已合成出选择性COX-2抑制剂,这些药物对COX-2的抑制作用较其对COX-1的抑制作用强近1 000倍。动物实验表明,这类药物具有强大的抗炎作用。引入临床后可为AIA的治疗及AIA发病机制的研究提供新的手段。

  四、诊断与治疗

  如前所述,若仅根据病史来诊断AIA,则可能出现一定程度的假阳性及假阴性。激发试验为不可缺少的诊断手段。激发试验包括口服、吸入、经鼻、经静脉及肺段激发等方法。口服一定剂量的阿司匹林为一种经典的激发方法。其优点为方便易行、可观察到气道以外的全身反应。但该方法亦存在显著缺点:因是全身用药,剂量往往较大,在某些病例可导致喉头水肿、休克等严重的全身反应。另外,服药后至出现呼吸道症状的时间较长且长短不一,不便于观察。我们认为气道吸入激发试验安全可靠,值得特别推荐。下面主要介绍我们所采用的气道吸入激发试验[15]。

  1. 阿司匹林吸入激发试验:与其它许多NSAIDs一样,阿司匹林的水溶性差,25℃状态下最大溶解率为3.3 g/L,因此最大吸入剂量受到限制,导致一定假阴性结果,敏感性不足。但特异性佳,一旦出现阳性反应即可诊断为AIA。另外,与sylprine吸入激发相比,出现阳性反应后,患者肺功能恢复较慢。

  2.sylprine吸入激发试验:sylprine为水溶性,因此可配制成较高浓度,同时可以细小差别配制成不同浓度梯度,以便进行反应阈值的测定。sylprine吸入后的阳性反应多于20~40分钟时达峰值,一般于60分钟以内回复正常。浓度达10%时AIA患者几乎均出现阳性反应。其缺点为部分患者对该药过敏,另外高浓度时可因非特异性刺激导致气道反应,因此有一定的假阳性率。

  3.Tolumetin吸入激发试验:Tolumetin为极少数的水溶性NSAIDs之一。经气道吸入时非特异性刺激作用极少,特异性佳;敏感性稍逊于sylprine。吸入后20~40分钟反应达峰值,再吸入支气管扩张剂症状可迅速改善。

  临床上可先根据病史对可疑病例作sylprine激发试验检查,出现阳性结果后再进行Tolumetin激发试验以进一步证实。

  从治疗角度上看,需注意以下几个问题:(1)避免使用NSAIDs。如因病情需要而使用NSAIDs时,可选用对PG合成无抑制作用的制剂,或先行脱敏治疗。(2)认真处理鼻部疾病为AIA治疗的重要环节之一:可选用局部糖皮质激素及手术治疗。值得指出的是,手术治疗后因并未解决鼻部的慢性炎症,故术后仍需使用局部糖皮质激素治疗。(3)常规治疗支气管哮喘。AIA的基础治疗可参照NHLBI/WHO的治疗指南进行。需指出的一点为,AIA患者应避免使用琥柏酸盐制剂的糖皮质激素[16]。有作者报道[17],使用琥柏酸氢化考的松100 mg静脉滴注治疗时,20例AIA患者中有2例出现鼻部症状及咳嗽,喘息及呼吸困难;当剂量增至500 mg时出现上述症状的例数增至15例。(4)脱敏治疗:在大多数AIA患者可通过脱敏治疗诱导产生并维持对NSAIDs的耐受状态。从口服小剂量阿司匹林开始,在2~3天内将剂量增至600 mg。如能良好耐受,则维持每日600~1 000 mg的治疗[4]。脱敏状态能够维持的机制为一次服用阿司匹林后可产生2~5天的不应期,在此期间服用阿司匹林或其它COX抑制剂不会引起AIA发作。有作者总结了10项关于脱敏治疗的研究报告,发现经脱敏治疗后,31%的患者哮喘症状改善;68%的患者鼻部症状改善[18]。因此,脱敏治疗对治疗哮喘的价值并不大,其主要价值可能在于为那些必须使用阿司匹林的AIA患者(如同时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或缺血性心脏病的患者)提供一种安全服用阿司匹林的方法。另有作者报道,经鼻局部使用阿司匹林亦可达到脱敏作用。每周1次连续24个月经鼻局部使用阿司匹林脱敏可显著减少鼻息肉的复发。有趣的是,患鼻息肉的非AIA患者经局部脱敏治疗后亦可获得类似疗效,提示阿司匹林可能同时具有减轻鼻息肉内细胞浸润的作用。(5)LT受体拮抗剂及合成阻断剂:如前所述,这类药物具有减轻AIA患者支气管收缩及肺外症状的作用,可能尤其适合于AIA患者。

  参考文献

  1 Samter M, Beers RF. Intolerance to aspirin. clinical studies and consideration of its pathogenesis. Ann Intern Med, 1968, 68:975-983.

  2 张茸,张宏誉.阿司匹林哮喘的发病率.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1985,8:187.

  3 Spector SL, Wangaard CH, Farr RS. Aspirin and concommittant idiosyncrasies in adult asthmatic patients. J Allergy Clin Immunol, 1979, 64:500-506.

  4 Szczeklik A. Mechanism of aspirin-induced asthma. Allergy, 1997, 52:613-619.

  5 Kowalski ML. Aspirin sensitive rhinosinusitis and asthma. Allergy Proc, 1995, 16:77-80.

  6 Kowalski ML. Aspirin-sensitive rhinosinusitis/ asthma syndrome-pathophysiology and management. ACI International, 1996, 8:49-56.

  7 Tenor H, Hatzelmann A, Church MK, et al. Effects of theophylline and rolipram on leukotriene C4 synthesis and chemotaxis of human eosinophils from normal and atopic subjects. Br J Pharmacol, 1996, 118:1727-1735.

  8 Szczeklik A, Mastalerz L, Nizankowska E, et al. Protective and bronchodilator effects of prostaglandin E and salbutamol in aspirin-induced asthma.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1996,153:567-571.

  9 Sestini P, Armetti L, Gambaro G, et al. Inhaled PGE2 prevents aspirin-induced bronchoconstriction and urinary LTE4 excretion in aspirin- sensitive asthma.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1996, 153:572-575.

  10 Sampson AP, Coburn AS, Sladek K, et al. Profound overexpression of leukotr iene C4 synthase in aspirin-intolerant asthmatic bronchial biopsies. Int Arch Allergy Immunol, 1997, 113:355-357.

  11 Arm JP, O′Hickey SP, Grimaud C, et al. Airway reponsiveness to inhaled prostaglandin F2 alpha in patients with common or aspirin-sensitive asthma. J Allergy Clin Immunol, 1989, 140:148-153.

  12 Togashi M, Suga T, Suetsugu S.アスピりン喘息のロ イコトリェンE4に する 道反 性について.藤田学医学会 ,1992,16:61-66.

  13 Szczeklik A. Aspirin-induced asthma as a virus disease. Clin Allergy, 1988, 18:15-20.

  14 Vane J. Towards a better aspirin. Nature, 1994, 367:215-216.

  15 Sakakibara H, Suetsugu S.アスピリン喘息. 呼吸,1993,12:990-1001.

  16 Judson MA, Sperl PL. Status asthmatics with acute decompensation with therapy in a 27-year-old woman. Chest, 1995, 107:563-565.

  17 Taniguchi M. アスピりン喘息患者にみられるステロイ ド について.アレルギ-,1988, 37:639.

  18 Kowalski ML. Management of aspirin-sensitive rhinosinusitis asthma syndrome: what role for aspirin desensitization? Allergy Proc, 1992,13:175-184.

 



页:[pagediv>




关闭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