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源资料库 > 医源图书馆 > 中医古籍 > 血证论 > 卷二 > 吐血

吐血

来源:医源世界 作者:唐宗海 2008-5-22
336*280 ads

摘要: 平人之血, 畅行脉络, 充达肌肤, 流通无滞, 是谓循经, 谓循其经常之道也, 一旦不循其常, 溢出于肠胃之间, 随气上逆, 于是吐出, 盖人身之气游于血中, 而出于血外, 故上则出为呼吸, 下则出为二便, 外则出于皮毛而为汗, 其气冲和则气为血之帅, 血随之而运行, 血为气之守, 气得之而静谧, 气结则血凝, 气虚则血脱, 气迫则血走,......


平人之血, 畅行脉络, 充达肌肤, 流通无滞, 是谓循经, 谓循其经常之道也, 一旦不循其常, 溢出于肠胃之间, 随气上逆, 于是吐出, 盖人身之气游于血中, 而出于血外, 故上则出为呼吸, 下则出为二便, 外则出于皮毛而为汗, 其气冲和则气为血之帅, 血随之而运行, 血为气之守, 气得之而静谧, 气结则血凝, 气虚则血脱, 气迫则血走, 气不止而血欲止, 不可得矣, 方其未吐之先, 血失其经常之道, 或由背脊走入膈间, 由膈溢入胃中, 病重者其血之来, 辟辟弹指, 漉漉有声, 病之轻者, 则无声响, 故凡吐血, 胸背必痛, 是血由背脊而来, 气迫之行, 不得其和, 故见背痛之证也, 又或由两胁肋, 走油膜, 入小肠, 重则潮鸣有声, 逆入于胃, 以致吐出, 故凡失血, 复多腰?疼痛之证, 此二者, 来路不同, 治法亦异, 由背上来者, 以治肺为主, 由胁下来者, 以治肝为主, 盖肺为华盖, 位在背与胸膈, 血之来路, 既由其界分溢出, 自当治肺为是, 肝为统血之脏, 位在胁下, 血从其地而来, 则又以治肝为是, 然肝肺虽系血之来路, 而其吐出, 实则胃主之也, 凡人吐痰吐食, 皆胃之咎, 血虽非胃所主, 然同是吐证, 安得不责之于胃, 况血之归宿, 在于血海, 冲为血海, 其脉丽于阳明, 未有冲气不逆上, 而血逆上者也,

仲景治血以治冲为要, 冲脉丽于阳明, 治阳明即治冲也, 阳明之气, 下行为顺, 今乃逆吐, 失其下行之令, 急调其胃, 使气顺吐止, 则血不致奔脱矣, 此时血之原委, 不暇究治, 惟以止血为第一要法, 血止之后, 其离经而未吐出者, 是为瘀血, 既与好血不相合, 反与好血不相能, 或壅而成热, 或变而为痨, 或结瘕, 或刺痛, 日久变证, 未可预料, 必亟为消除, 以免后来诸患, 故以消瘀为第二法, 止吐消瘀之后, 又恐血再潮动, 则须用药安之, 故以宁血为第三法, 邪之所辏, 其正必虚, 去血既多, 阴无有不虚者矣, 阴者阳之寸, 阴虚则阳无所附, 久且阳随而亡, 故又以补虚为收功之法, 四者乃通治血证之大纲, 而纲领之中, 又有条目, 今并详于下方云。

一止血其法独取阳明, 阳明之气, 下行为顺, 所以逆上者, 以其气实故也, 吐血虽属虚证, 然系血虚非气虚, 且初吐时, 邪气最盛, 正虽虚而邪则实, 试思人身之血, 本自潜藏, 今乃大反其常, 有翻天覆地之象, 非实邪与之战?, 血何从而吐出哉, 故不去其邪, 愈伤其正, 虚者益虚, 实者愈实矣, 况血人胃中, 则胃家实, 虽不似伤寒证, 以胃有燥屎, 为胃家实, 然其血积在胃, 亦实象也, 故必亟夺其实, 釜底抽薪, 然后能降气止逆, 仲景泻心汤主之, 血多者, 加童便茅根, 喘满者, 加杏仁厚朴, 血虚者, 加生地当归, 气随血脱不归根者, 加人参当归五味附片, 有寒热者, 加柴胡生姜, 或加干姜艾叶, 以反佐之, 随证加减, 而总不失其泻心之本意, 则深得圣师之旨, 而功效亦大, 盖气之原在肾水, 虚则气热, 火之原在心, 血虚则火盛, 火热相搏则气实, 气实则逼血妄行, 此时补肾水以平气, 迂阔之谈也, 补心血以配火, 不及之治也, 故惟有泻火一法, 除暴安良, 去其邪以存其正, 方名泻心, 实则泻胃, 胃气下泄, 则心火有所消导, 而胃中之热气, 亦不上壅, 斯气顺而血不逆矣, 且大黄一昧, 能推陈致新, 以损阳和阴, 非徒下胃中之气也, 即外而经脉肌肤躯壳, 凡属气逆于血分之中, 致血有不和处, 大黄之性, 亦无不达, 盖其药气最盛, 故能克而制之, 使气之逆者, 不敢不顺, 既速下降之势, 又无遗留之邪, 今人多不敢用, 惜哉, 然亦有病之轻者, 割鸡焉用牛刀, 葛可久十灰散, 亦可得效, 义取红见黑即止之意, 其妙全在大黄降气即以降血, 吐血之证, 属实证者十居六七, 以上二方, 投之立效, 然亦有属虚属寒者, 在吐血家, 十中一二, 为之医者不可不知也, 虚证去血太多, 其证喘促昏溃, 神气不续, 六脉细微虚浮散数, 此如刀伤出血, 血尽而气亦尽, 危脱之证也, 独参汤救护其气, 使气不脱, 则血不奔矣, 寒证者, 阳不摄阴, 阴血因而走溢, 其证必见手足清冷, 便溏遗溺, 脉细微迟涩, 面色渗白, 辱口淡和, 或内寒外热, 必实见有虚寒假热之真情, 甘草干姜汤主之, 以阳和运阴血, 虚热退而阴血自守矣, 然血系阴汁, 刚燥之剂, 乃其所忌, 然亦有阳不摄阴者, 亦当用姜附也, 上寒下热, 芩连姜附同用亦有焉, 以上数法, 用之得宜, 无不立愈, 其有被庸医治坏, 而血不止者, 延日己久, 证多杂见, 但用已上诸方, 未能尽止血之法, 审系瘀血不行, 而血不止者, 血府逐瘀汤主之, 火重者, 加黄芩黄连, 痰多者, 加云苓瓜霜, 欬逆, 加杏仁五昧寸冬, 盗汗身热, 加青蒿冬桑叶黄柏牡蛎, 喘者, 加杏介苏子, 身痛, 胸腹满, 大便闭, 为瘀结, 加大黄, 如欲求详, 参看痰瘀痨热等门, 乃尽其治, 又有审病之因, 而分别以止其血者, 治法尤不厌详, 因于酒及煎炒厚味之物者, 其证脉数滑, 口干燥, 胸中烦热, 大小便不利, 宜用白虎汤, 加茵陈炒槴大黄藕节治之, 因于外感者, 先见头痛恶寒发热, 脉浮而紧者, 为寒犯血分, 外束闭而内逆壅, 是以吐血, 麻黄人参芍药汤治之, 若脉浮而数者, 为伤风, 风为阳邪, 宜小柴胡汤, 加荆芥防风当归白芍丹皮蒲黄知母石膏杏介治之, 若因瘟疫, 外证颇似伤寒, 而内有伏热攻发, 口舌胎白, 恶热羞明, 小便短赤, 大便浊垢, 心中躁烦, 脉见滑数, 宜升降散, 加桃仁丹皮花粉生地蒌仁石膏杏仁甘草治之, 犀角地黄汤亦治之, 若因于暑, 则发热心烦, 暑者, 湿热二气合化之名也, 以清热利湿为主, 升降清化汤, 加防己木通蒌仁治之, 病轻者去大黄, 因于怒气逆上, 血沸而吐者, 宜丹栀逍遥散, 加青皮牡蛎蒲黄胆草治之, 气火太甚者, 则用当归芦荟丸, 以平其横决, 因于劳倦困苦饥饱不匀, 以及忧思抑郁, 心神怔忡, 食少气短, 吐血虚烦者, 宜用归脾汤主之, 中土虚寒者加煨姜, 虚热者加柴胡山栀, 因于跌打损伤, 以及用力努挣, 而得失血之证者, 法宜补气以续其绝, 消瘀以治其伤, 四物汤, 加黄?人参续断桃仁红花陈酒童便治之, 因于色欲过度, 阴虚火旺, 其证夜则发热, 盗汗梦交, 耳鸣不寐, 六脉细数芤革, 宜地黄汤, 加蒲黄藕节阿胶五昧治之, 止血之法, 此其大略, 如欲变化而尽善, 非参透全书, 不能丝丝入彀, 总而论之, 血之为物, 热则行, 冷则凝, 见黑则止, 遇寒亦止, 故有用热药止血者, 以行血为止血, 姜艾等是也, 有用凉水止血者, 或用急流水, 或用井华水, 取冷则凝之义, 芩连诸药, 亦即冷止之义, 有用百草霜京墨十灰散等, 以止血者, 取见黑则止之义, 黑为水之色, 红为火之色, 水治火故止也, 此第取水火之色, 犹能相克而奏功, 则能知水火之性, 以消息用药, 何血证难治之有, 又有用咸以止血者, 童便马通扬尘水之类, 此内经咸走血之义, 童便尤能自还神化, 服制火邪以滋肾水, 大有功用, 故世医云, 服童便者, 百无不生, 不服童便者, 百无不死, 本人小便, 清晨每服一碗, 名回龙汤, 各种随笔, 赞回龙汤之妙者, 甚伙, 病家皆所当服也, 顾止血之法虽多, 而总莫先于降气, 故沉香降香苏子杏仁旋覆枳壳半夏尖贝厚朴香附之类, 皆须随宜取用, 而大黄一味, 既是气药, 即是血药, 止血而不留瘀, 尤为妙药, 识得诸法, 其于止血之用, 思过半矣, 夫所谓止血者, 非徒止其溢入胃中之血, 使不吐出而己也, 盖大吐之时, 经脉之血, 辐辏而至, 其溢入胃中者, 听其吐可也, 下可也, 即停留胃中, 亦与糟粕无异, 固无大害也, 独动于经脉之中, 而尚未溢出者, 若令溢出, 则不可复返矣, 惟急止之, 使犹可复还经脉, 仍循故道, 复返而为冲和之血, 所谓止血者, 即谓此未曾溢出, 仍可复还之血, 止之使不溢出, 则存得一分血, 便保得一分命, 非徒止已人胃中之死血已耳, 今医动言止血, 先要化瘀, 不知血初吐时, 尚未停蓄, 何处有瘀, 若先逐瘀, 必将经脉中已动之血, 尽被消逐, 则血愈枯而病愈甚, 安能免于虚损乎, 惟第用止血, 庶血复其道, 不至奔脱尔, 故以止血为第一法。

二消瘀血, 既止后, 其经脉中己动之血, 有不能复还故道者, 上则着于背脊胸膈之间, 下则着于?肋少腹之际, 着而不和, 必见疼痛之证, 或流注四肢, 则为肿痛, 或滞于肌腠, 则生寒热, 凡有所瘀, 莫不壅寒气道, 沮滞生机, 久则变为骨蒸干血痨瘵, 不可不急去之也, 且经隧之中, 既有瘀血踞住, 则新血不能安行血恙, 终必妄走而吐溢矣, 故以去瘀为治血要法, 用花蕊石散, 令瘀血化水而下, 且不动五脏真气, 为去瘀妙药, 如无花蕊石, 用三七郁金桃仁牛膝醋炒大黄, 亦有迅扫之功, 顾旧血不去, 则新血断然不生, 而新血不生, 则旧血亦不能自去也, 譬诸君子之道不长, 则小人之道亦不消, 须知瘀血之去, 乃新血日生, 瘀血无处可留, 迫之不得不去, 故或化而走小便, 或传而入大肠, 花蕊石, 化血从小便去, 醋黄散, 下血从大便去, 但能去瘀血, 而不能生新血, 不知克敌者存乎将, 袪邪者赖乎正, 不补血而去瘀, 瘀又安能尽去哉, 治法宜用圣愈汤以补血, 加桃仁丹皮红花枳壳香附云苓甘草, 补泻兼行, 瘀既去而正不伤, 治瘀之法, 大指如是, 然亦有宜用温药者, 内经曰, 血者喜阴而恶寒, 寒则涩而不流, 温则消而去之, 且有热伏阴分, 凉药不效, 而宜用从治之法, 以引阳出阴者, 方用仲景柏叶汤, 为寒凝血滞之止治, 亦瘀血伏于阴分之从治法也, 然三药纯温, 设遇火烈之证, 非其所宜, 或略加柔药调之, 则合四物汤用, 又有合泻心汤用者, 则直以此反佐之也, 以上通论治瘀之法, 而瘀血着留在身, 上下内外, 又各有部分不同, 分别部居, 直探巢穴, 治法尤百不失一, 审系血瘀上蕉, 则见胸背肩膊疼痛麻木逆满等证, 宜用血府逐瘀汤, 或人参泻肺汤, 加三七郁金荆芥, 使上焦之瘀, 一并廓清, 血瘀中焦, 则复中胀满, 腰?着痛, 带脉绕脐一周, 下连血室, 女子以系胎, 男子以束体, 乃血之管领也, 凡血证, 未有带脉不病者, 今瘀血滞于其分, 则宜去之以安带脉, 带脉在中僬脾之部分, 即从脾治之, 观仲景肾者汤, 可知治脾即是治带, 带有瘀血, 宜用甲己化土汤, 加桃仁当归姜黄主之, 腰痛甚者, 加鹿角尖, 胁腹痛甚者, 加蒲黄灵脂, 血瘀下焦, 腰以下痛, 小腹季?等处胀满, 是血瘀肝之部分, 或积胞中血海为痛, 宜归芎失笑散主之, 大便闭结者, 均加大黄, 仲景逐瘀大剂, 则有抵当汤, 桃仁承气汤数方, 皆若寒大破下, 为治瘀能事, 亦有当用温药下之者, 生化汤及牛夕散主之, 本女科治产后恶露, 及胞衣不下之方, 余谓男女虽异, 其血则同, 同是下焦瘀血, 故借用其方, 往往有验, 且下焦原系阴分, 上焦之瘀多属阳热, 每以温药为忌, 下焦之瘀多属阴凝, 故产妇喜温而忌寒, 以其血在下焦也, 知此, 则知以温药, 治下焦瘀血, 尤为合宜, 然亦须审系寒凝乃用温药, 若血室热, 则仍是桃仁承气之证, 又有瘀血流注, 四肢疼痛肿胀者, 宜化去瘀血, 消利肿胀, 小调经汤, 加知母云苓桑皮牛膝治之, 又有瘀血客于肌腠, 阻滞荣卫, 发寒发热, 似疟非疟, 骨蒸盗汗, 欬逆交作, 用小柴胡汤, 加当归桃仁丹皮白芍主之, 寒甚者, 再加芥穗细辛, 热甚者, 再加花粉粉葛青蒿知母, 欬有痰火, 加瓜霜杏仁寸冬五昧云苓知母, 水饮上冲, 加葶苈子, 益小柴胡, 原是从巾上?达肝气之药, 使肝气不郁, 则畅行肌腠, 而荣卫调和, 今加去瘀之品, 则偏于去瘀, 凡瘀血阻滞荣卫者, 用之立验, 总而论之, 血瘀于脏腑之间者, 久则变为干血, 化为痨虫, 血瘀于躯壳之间者, 或病偏枯, 或化?脓, 血瘀于肌腠之间者, 则变骨蒸, 毛发焦折, 肢体瘦削, 一切不治之证, 总由不善去瘀之故, 凡治血者, 必先以去瘀为要, 另详瘀血门。

三宁血, 吐既止, 瘀既消, 或数日间, 或数十日间, 其血复潮动而吐者, 乃血不安其经常故也, 必用宁之之法, 使血得安乃愈, 其法于止吐消瘀中, 已寓厥治, 然前药多猛峻以取效, 乃削平冠盗之术, 尚非抚绥之政, 故持将宁血旨意, 重加发明, 以尽其用, 有外感风寒, 以致吐血, 止后荣卫未和, 必有身痛寒热等证, 香苏引, 加柴胡黄苓当归白芍丹皮阿胶治之, 有胃经遗热, 气燥血伤, 而血不得安者, 其证口渴哕气, 恶闻人声, 多躁怒, 闻木音则惊, 卧寐烦而不安, 犀角地黄汤主之, 重则合白虎汤, 大清大凉, 以清胃热, 轻则止用甘露饮, 以生胃津, 而血自愈, 有因肺经燥气, 气不清和, 失其津润之制节, 而见喘逆欬嗽等证, 以致其血牵动, 清燥救肺汤主之, 火甚, 加犀角, 血虚加生地, 痰多加尖贝, 润燥宁血, 为肺痿等证之良方, 葛可久十药神书, 专医虚损失血, 用保和汤亦佳, 润肺利气, 平燥解郁, 前方清纯, 此方活动, 随宜取用, 血自安静而不动矣, 有因肝经风火, 鼓动煽炽, 而血不能静者, 则见口苦咽干, 目眩耳鸣, ?痛逆气, 躁怒决裂, 骨蒸妄梦, 以逍遥散平剂和之, 审系肝经风气鼓动, 而血不宁者, 再加桑寄生殭蚕玉竹枣仁牡蛎青蒿, 此从仲景白头翁汤得来, 仲景治产后血痢, 取白头翁平木息风, 盖肝为藏血之脏, 风气散而不藏, 则必平之使安, 而从血乃得安也, 又或肝火偏胜, 横决而不可遏, 致令血不能藏者, 则宜加阿胶山栀胆草胡黄连蒌仁牛膝青皮牡蛎, 当归芦荟丸, 尤破泻肝火之重剂, 但不如逍遥散加减之稳, 又有冲气上逆, 其证颈赤头晕, 火逆上气, 咽喉不利, 乳下动脉, 辟辟弹指, 颈上动脉, 现出皮肤, 冲脉原不上头项, 咽干者, 以冲为血海属肝, 因肝脉而达于咽也, 颈脉动面赤色者, 以冲脉丽于阳明, 冲气逆, 则阳明之气, 随逆故也, 内经谓冲为气街, 又谓冲为血海, 气逆血升, 此血证之一大关键也, 故仲景治血以治冲为要, 麦门冬汤主之, 陈修园谓去粳米, 加白蜜, 尤能滋补其阴, 予谓治冲脉独取阳明, 仲景既引其端, 后人亦即当扩而充之, 审其冲阳太旺者, 知母枳壳白芍煅石膏, 均可加入, 以清折之, 栀子黄芩木通蒌仁牛膝, 利阳明之水者, 尤可加入, 以分消之, 此冲脉之气, 上合阳明之治法也, 然冲为气街, 气根于肾, 血海即丹田, 肾气之所藏也, 若冲脉挟肾中虚阳, 上逆喘急者, 宜用四磨汤, 调纳逆气, 是仲景桂苓甘草五味汤意, 但仲景用桂枝化膀胱之寒水, 谓气从少腹, 上冲咽喉, 面热如醉, 或热流于两股, 或小便难而昏冒, 忽上忽下, 如电光之闪灼无定, 乃阴盛格阳, 而阳气飞越, 故以辛温化之, 今系失血, 阴气既伤, 再用桂枝, 岂不犯阳盛则毙之戒, 故用沉香代桂, 以纳浮阳, 而即用人参以滋阴, 沉香直走下焦, 乌药治膀胱肾间之气, 冲为血海, 居膀胱肾间之地, 治阳明者, 治其末, 治膀胱肾间者, 是治其本也, 若肾中阴气大虚, 而冲阳不能安宅, 则用四磨汤, 加熟地枣皮山药五味枸杞子, 滋阴配阳以安之, 若其人素有水饮, 格阳于上, 因而动血者, 仲景桂苓甘草五味汤, 又为对证, 第其方, 其血证本不相关, 可加当归白芍丹皮阿胶, 或用苏子降气汤, 利痰降气, 以靖冲逆, 或用小柴胡汤, 加龙骨牡蛎, 以导冲逆, 桂苓苏子汤, 是治痰饮以治冲之法, 小柴胡, 又是清火以治冲之法, 本方治热入血室, 血室者, 肝之所司也, 冲脉起于血室, 故又属肝, 治肝即是治冲, 血室, 在男子为丹田, 在女子为子宫, 其根系于右肾, 肾中真阳寄于胞中, 为生气之根, 乃阴中之阳, 肝本得之, 发育条达, 是为相火, 其火如不归根, 即为雷龙之火, 龙骨牡蛎, 乃阳物而能蛰藏, 取其同气, 以潜伏阳气, 此尤治冲脉, 更进一层之法, 合小柴胡, 大有清敛相火之功, 若肾经阴虚, 阳无所附, 雷龙之火上腾者, 用二加龙骨汤, 加阿胶麦冬五味, 以引归其宅亦妙, 肾气丸, 麦味地黄汤, 皆可酌用, 二, 方一以温药化气, 一以阴药滋降, 肾居滋脉之下, 又为冲脉之根, 安肾气, 即是安冲气, 冲气安而血海宁, 自不至于潮上矣, 总而论之, 血之所以不安者, 皆由气之不安故也, 宁气即是宁血, 以上所论各气治, 法亦云详备, 在临证者细审处之。

四补血, 邪之所辏, 其正必虚, 不独补法是顾虚, 即止血消瘀, 用攻治法, 亦恐其久而致虚, 故亟攻之, 使邪速去, 以免其致虚耳, 但彼时虽恐其虚, 而犹未大虚, 故以去邪为急, 若延日已久, 未有不虚怯者, 即血既循经, 一如平人, 而前次所吐之血, 已属有去无回, 其经脉脏腑, 又系血所走泄之路, 非用封补滋养之法, 乌能完全, 补法不一, 先以补肺胃为要, 肺为华盖, 外主皮毛, 内主制节, 肺虚则津液枯竭, 喘嗽痿燥诸证作焉, 因其制节不得下行, 故气上而血亦上, 未有吐血, 而不伤肺气者也, 故初吐必治肺, 已止, 尤先要补肺, 用辛字润肺膏, 滋补肺中阴液, 肺既津润, 则其叶下垂, 气泽因之得以下降, 利膀胱, 傅大肠, 诸窍通调, 五脏受益, 如肺叶枯焦, 不能覆下, 则翘举而气亦上逆, 不得卧息, 外应皮毛不荣, 下则二便不调, 足痿肠燥, 百病俱生, 惟此膏润津, 为痿燥良剂, 近人黄坤载, 所立地魄汤, 补土生金, 补金生水, 于补肺之法颇得, 平时代茶可用, 生脉散, 黄?糯米汤, 加阿胶麦冬, 尤能充补肺脏, 凡此皆滋补肺阴, 为失血必有之证治也, 而陈修园谓血虽阴类, 运以阳和, 心肺之阳一宣, 如日月一出, 爝火无光, 诸般邪热俱除, 血自不扰, 而循经矣, 故又有温补肺阳之法, 用保元汤, 甘温除大热, 使肺阳布濩, 阴翳自消, 设有痰饮欬嗽者, 加五味杏仁, 或用六君汤, 加炮姜五味, 内经云, 形寒饮冷则伤肺, 上二方, 为形寒者, 主补肺之法, 凡阳虚生外寒, 及浊阴干上焦者, 用以扶肺之阳, 洵属良剂, 然失血之人, 多是阴虚, 若执甘温除大热之说, 妄投此等药料, 鲜不致误, 故年来从修园法者, 能医杂证, 而不能医虚痨, 以其偏于补阳故也, 第以理论之, 原有气不摄血之义, 故什伯之中, 亦有一二宜补阳者, 因并列其方, 使人参观, 以尽其变, 心为君火, 主生血, 血虚火旺, 虚烦不眠, 怔忡健忘, 淋遗秘结, 神气不安, 用天王补心丹, 启肾之水, 上交心火, 火不上炎, 则心得所养, 心经水火不相济者, 以此补水宁心, 若不关水虚, 但由本脏之血虚火旺者, 则佣养血清心之药而已, 朱砂安神丸, 泻心火, 补心血, 并安心神, 凡怔忡昏烦不寐之证, 皆可治之, 若心阳不收, 汗出惊悸, 以及心火不下交于肾, 而为梦遗溺赤等证者, 随用上二方, 再加龙骨牡蛎枣仁莲心浮麦等, 以敛戢之, 此为心经血虚火旺之大法, 其有心经火虚, 不能生血, 瘦削悸怯, 六脉细弱, 宜用人参养荣汤, 补脾胃以补心, 内经云, 中焦受气取汁, 变化而赤是为血, 是汤补心化血, 以奉周身, 名养荣者, 专主以阳生阴, 和畅荣血, 凡气血两虚, 变见诸证, 皆可服也, 然女人血崩, 及产后亡血过多, 均以温补为主, 因其血下泻, 属于脱证故也, 至于吐血, 乃血脉奋兴, 上干阳分, 是为逆证, 宜温补者最少, 然亦有阳不统阴, 暴脱大吐, 阴亡而阳亦随亡者, 温补又为要法, 甚矣医者, 辨证不可不详, 而用药不可执一也, 故近日从丹溪者, 专用苦寒, 从修园者, 专用温药, 皆是一弊, 脾主统血, 运行上下, 充周四体, 且是后天, 五脏皆受气于脾, 故凡补剂, 无不以脾为主, 思虑伤脾, 不能摄血, 健忘怔忡, 惊悸盗汗, 嗜卧少食, 大便不调等证, 归脾汤统治之, 脾虚发热, 加丹皮炒栀, 兼肺气燥者, 加麦冬五味, 胀满而水谷不健运者, 加陈皮煨姜, 或加阿胶以滋血, 或加柴胡贝母以解郁, 或加鱼胶以固血, 独于熟地不可加入, 以碍其统摄运行之用, 盖此乃以阳生阴, 以气统血之总方, 不似四物六味, 以阴益阴也, 且脾与肝肾, 滋阴之法, 亦各不同, 若脾阴虚, 脉数身热, 咽痛声哑, 慎柔五书, 用养真汤, 煎去头煎, 止服二三煎, 取无味之功, 以补脾, 为得滋养脾阴之秘法, 杨西山专主甲己化土汤, 亦颇简当, 而人参花粉, 尤滋生津液之要药, 世但知砂半姜蔻, 为扶脾进食之要药, 不知脾阳不足, 不能熏化水谷者, 砂半姜蔻, 自系要药, 若脾阴不足, 津液不能融化水谷者, 则人参花粉, 又为要药, 试观回食病, 水谷不下, 由于胃津干枯, 则知津液, 尤是融化水谷之本, 近日西洋医法书, 传中国与内经之旨, 多有抵牾, 实则内经多言其神化, 西洋多滞于形迹, 以内经之旨通观之, 神化可以该形迹, 然西人逐?细求, 未尝无一二通于神化者也, 内经之旨, 谓脾主消磨水谷, 肝胆之气, 寄在胃中, 以?泄水谷, 西医则云, 谷入于胃, 有甜肉汁, 来注以化之, 又苦胆汁注于小肠以化之, 与胃津合并, 化其谷食, 内经所言, 化谷以气, 西医所言, 化谷以汁, 有此气, 自有此汁, 今人读内经, 不知经文举精以该粗, 竟至得用而遗体, 反不若西医逐?以求, 尚知谷食之化, 在于汁液也, 但西医有此论, 而用药不经, 不足为训, 吾于滋胃汁, 每用甘露饮, 清燥养荣汤, 叶氏养胃汤, 滋脾汁, 用人参固本汤, 炙甘草汤, 去桂枝, 加白芍, 滋胆汁, 用小柴胡汤, 去半夏加花粉, 生津化谷, 以拆衷中西之医法, 而为补养脾阴要义, 知此, 庶可补李东垣脾胃论之所不足, 若果脾阳不旺, 不能磨化水谷者, 则用六君子, 加香砂以燥之, 如欲专意填补, 则仲景小建中汤, 尤胜, 补阳致阴, 为虚痨圣方, 今即不能恪遵, 但得其意, 则于归脾六君补中益气诸方, 可以变化神奇, 用收广效, 归脾汤, 从建中汤重浊处用意, 补中汤, 从建中汤轻清处用意, 第此方, 桂枝阳燥, 于血证有宜不宜, 用者审之, 如命门真火, 不能生土, 吐利厥冷, 阴火上冲, 头面赤色, 恶心逆满, 用正元丹温补少火, 而又无壮火食气之虞, 是能得小建中之遗意者也, 葛可久白凤膏, 化平胃散之燥, 变为柔和, 又用酒送, 取五谷之精, 合诸药以养脾胃, 治饮食不进, 发热劳倦, 和血顺气, 功效最大, 肝为藏血之脏, 血所以运行周身者, 赖冲任带三?以管领之, 而血海胞中, 又血所转输归宿之所, 肝则司主血海, 冲任带三脉, 又肝所属, 故补血者, 总以补肝为要, 李时珍谓肝无补法, 盖恐木盛侮土, 故为此论, 不知木之所以克土者, 肝血虚, 则火扰胃中, 肝气虚, 则水泛脾经, 其侮土也如是, 非真肝经之气血有余也, 且世上虚痨, 多是肝虚, 此理自东垣脾胃论后, 少有知者, 肝血虚, 则虚烦不眠, 骨蒸梦遗, 宜四物汤, 加枣仁知母云苓柴胡阿胶牡蛎甘草, 敛戢肝魂, 滋养肝血, 清热除烦, 为肝经阴虚滋补之法, 又有肝经气虚, 脏寒魂怯, 精神耗散, 桂甘龙牡汤, 以敛助肝阳, 阳虚遗精, 惊悸等证宜之, 独与失血未尽合宜, 以其纯用气分药故也, 仁熟散, 用血分药较多, 温润养肝血, 功与炙甘草汤相近, 若肝之血不畅和, 亦可用滑氏补肝散, 以酸味补肝体, 以辛味补肝用, 妙独活一味, 借风药以张其气, 若去独活, 加桑寄生, 则又有宁息风气之妙, 方意实从逍遥散套出, 但此方气味厚, 俱纯于补肝, 逍遥散气味较薄, 故纯于和肝, 凡肝有郁火, 胸?刺痛, 头眩心悸, 颊赤口苦, 寒热盗汗, 少食嗜卧, 无不治之, 又有肝轻血脉大损, 虚悸脉代者, 法宜大生其血, 宜仲景炙甘草汤, 大补中焦, 受气取汁, 并借桂枝人心, 化赤为血, 使归于肝, 以充百脉, 为补血第一方, 世医补血, 而不得血之化源, 虽用归地千石无益, 果参透此旨, 则归脾汤之用远志枣仁, 是人心理血之源也, 逍遥散之用丹栀, 是人人清血之源也, 从此一隅三反, 自有许多妙用, 肾为水脏, 上济君火, 则水火既济, 上交肺金, 则水天一气, 水升火降, 不相射而相济, 安有不戢自焚之患, 设水阴之气虚, 而火热之气亢, 喘欬蒸灼, 痰血痨瘵均作矣, 凡人后天之病, 久则及于先天, 寇深矣, 若之何, 凡治虚者, 不可以不早也, 地黄汤主之, 补肾之阴, 而兼退热利水, 退热则阴益生, 利水则阴益畅, 盖膀胱化气, 有形之水气下泄, 则无形之水阴, 如露上腾而四布矣, 以济君火, 则加枸杞元参, 以输肺金, 则加生脉散, 火甚者再加黄柏知母, 如小便清和, 无痰气者, 只须专意滋肾, 左归饮多服为佳, 回龙汤滋阴降火, 同气相求, 视无情草木尤胜, 如阴虚火旺, 足痿筋焦, 骨蒸头晕, 用丹溪大补阴丸, 滋阴潜阳, 以苦寒培生气, 较地黄汤更优, 以上补肾阴法, 又有宜补肾阳者, 肾为水脏, 而内含阳气, 是为命火, 此火上泛, 则为雷龙之火, 下敛则为元阳之气, 引雷龙之火以归根, 则无上热下寒, 头晕腰痛, 肿喘癃闭之证, 用肾气丸, 从阴化阳, 补火济水以治之, 再加牛膝车前, 或黄柏知母, 更能利水折火, 如不须化水, 但须补阳者, 则用黄氏天魂汤, 是从仲景附子汤套出, 虽不及附子汤力量之厚, 较附子汤药尤纯和, 血家忌刚燥, 间有宜补元阳者, 亦以此等为佳, 夫肾中之阳, 达于肝, 则木温而血和, 达于脾, 则土敦而谷化, 筋骨强健, 手足不清冷, 卫气固, 不恶寒, 皆肾阳足故也, 然肾水赖阳以化, 而肾阳又赖水封之, 此理不可偏废, 补肾者所宜细求, 以上所论补法, 轻重进退, 各有法度, 非如张景岳辈, 多集补药而已也, 总而论之, 血证属虚痨门, 固宜滋补, 第恐瘀邪未清, 骤用补法, 则实以留邪为患, 而正气反不受益, 历见干血痨瘵等证, 皆系医人横用滋补, 以致旧血不去, 新血不生, 不知旧血, 客于经络脏腑之间, 如木之有蛀, 不急去之, 非木死, 其蛀不止也, 故仲景治干血, 用大黄?虫丸, 夫既成虚痨之证, 而内有干血, 犹须峻药去之, 则其虚未成者, 更不可留邪为患, 故实证断不可用补虚之方, 而虚证则不废实证诸方, 恐其留邪为患也, 或虚中实证, 则攻补兼用, 或十补一攻, 在医者之善治焉。 以上所论吐血, 始终治法略备, 惟于兼证变证不及详言, 另立门类, 缕分条析, 查证治者, 可以考放而得之。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吐血》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