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源资料库 > 医源图书馆 > 中医古籍 > 景岳全书 > 卷之四十四烈集痘疹诠 > 痘疮中

痘疮中

来源:医源世界 作者:佚名 2008-5-14
336*280 ads

摘要: 总论治法二十二共十九条 痘疮一证, 顺者不必治, 逆者不能治, 所当治者, 惟险证耳。解毒当知表里。 所谓解毒者, 求其所在而逐之也。 盖痘疮之发, 内则本于淫火, 外则成于风邪, 内外相触, 其毒乃发。...


总论治法二十二
共十九条
痘疮一证, 顺者不必治, 逆者不能治, 所当治者, 惟险证耳。 何为险证? 如根窠顺而部位险, 部位顺而日期险, 日期顺而多寡险, 多寡顺而颜色险, 颜色顺而饮食险, 饮食顺而杂证险, 杂证顺而治疗险, 治疗顺而触秽险。 然犹有最险者, 则在元气与邪气, 邪气虽强, 元气亦强者无害, 只恐元气一馁, 邪气虽微者亦危。 设或犯之而不为速治, 则顺者不顺, 而吉变为凶矣。 凡此数者, 皆痘中之要领, 所当详察详辨也。 故凡欲治痘, 必须先识死生, 辨虚实, 审寒热, 明此六者, 则尽之矣。

治痘之要, 惟邪气正气二者而已。 凡邪气盛而制者杀人, 正气虚而不支者杀人, 及其危也, 总归元气之败耳, 使元气不尽, 则未必至死。 凡治此者, 但知补泻二字, 而用之无差, 则尽善矣。 故补泻难容苟且, 毫厘皆有权衡, 必不可使药过于病, 亦不可使药不及病。 是以善用攻者, 必不致伐元气, 善用补者, 必不致助人邪气, 务使正气无损, 而邪气得释, 能执中和, 斯为高手。 然执中之妙, 当识因人因证之辨。 盖人者, 本也; 证者, 标也。 证随人见, 成败所由, 故当以因人为先, 因证次之。 若形气本质, 则始终皆可治标; 若形质原虚, 则开手便当顾本。 若谓用补太早, 则补住邪气, 此愚陋之见也。 不知补中即能托毒, 灌根即能发苗, 万无补住之理。 是以发源之初, 最当着力, 若不有初, 鲜克有终矣。 此可与智者言, 不可与庸人道也。

治痘不宜迟。 凡痘疹之有不同者, 无过寒热虚实四证, 大都寒则虚, 热则实, 虚寒则宜温补, 实热则宜清解。 然其挽回之力, 当于三五日前治之, 过此则恐无及。 若七日之后, 毒发于外, 外不足则外剥而死, 若毒发不尽, 则又内传, 内不足则内攻而死。 故治痘有时, 时之不可失也, 有如此。 倘初时不慎, 则后来之祸, 从此伏矣。

解毒当知表里。 所谓毒者, 火毒也。 所谓解毒者, 求其所在而逐之也。 盖痘疮之发, 内则本于淫火, 外则成于风邪, 内外相触, 其毒乃发。 故其发也, 不甚于内则甚于外, 甚于内者, 以火邪内盛而炽焰于外也; 甚于外者, 以寒邪外闭而郁火于内也。 故但察其无汗外热而邪在表者, 则当疏之散之, 使热邪从外而去, 则毒亦从外而解矣。 若察其多汗内热而邪在里者, 则当清之利之, 使热邪从内而泄, 则毒亦从内而解矣。 其有内热既甚而表邪仍在者, 则当表里相参, 酌轻重而兼解之, 则邪必皆散矣。 若邪不在表, 则必不可妄兼发散, 以致表气愈虚, 而痘必终败, 其证则身有汗而外不甚热者是也。 若毒不在里, 则必不可兼用寒凉, 以致中寒脾败, 而毒必反陷, 其证则口不渴而二便不秘者是也。 知斯五者, 则解毒治实之法, 无余蕴矣。 此外有虚邪虚火等证, 则当先酌元气, 次察邪气, 无使失楫中流, 顾本不及, 则尤为切戒。 凡云痘毒者, 痘必自内而达外, 但得出尽, 则内无毒, 但得化尽, 则外无毒, 既出既化, 而不使复陷, 则毒尽去矣。 故或宜散表, 或宜托送, 或宜清解, 或宜固中, 而治法尽之矣。

补虚当辨阴阳。 凡痘疮血气各有所属, 已见前气血条中。 然痘之所主, 尤惟阴分为重, 何也? 盖痘从形化, 本乎精血, 凡其见点起胀, 灌浆结痂, 无非精血所为, 此虽曰气为之帅, 而实血为之主。 且痘以阳邪, 阳盛必伤阴, 所以凡治痘者, 最当重在阴分, 宜滋润不宜刚燥。 故曰: 补脾不若补肾, 养阴所以济阳, 此秘法也。 然血气本自互根, 原不可分为两, 如参, 耆, 白朮之类, 虽云气分之药, 若用从血药, 则何尝不补血? 归, 芎, 地黄之类, 虽云血分之药, 若用从气药, 则何尝不补气。 故凡见气虚者, 以保元汤为主, 而佐以归, 地。 血虚者, 以四物汤为主, 而佐以参, 耆。 盖气血本不相离, 但主辅轻重, 各有所宜, 而用之当不, 则明拙自有差耳。

治痘有要方, 兹表而出之, 以便择用。 其有未尽, 当于各条求之。 凡解表诸方, 乃初热时所必用者, 诸家皆以升麻葛根汤为道, 程氏则用苏葛汤, 似为更妥, 余则常用柴归饮以兼营卫, 似为尤妥, 此当随宜择用。 营虚表不解者, 五柴胡饮。 阳气虚寒表不解者, 柴葛桂枝汤。 元气本壮而表不解者, 疏邪饮, 或加减参苏饮。 寒气胜而表不解者, 五积散, 或麻黄甘草汤。

凡清火解毒诸方, 所以解实热也。 如欲解毒清火而兼养气者, 惟四味消毒饮为妙。 鼠粘子汤亦佳。 热毒两盛而不化者, 宜搜毒煎。 烦热作渴, 小水不利者, 导赤散, 六一散。 血热赤斑, 烦躁多渴者, 犀角散。 热在阴分而失血者, 玄参地黄汤。 内热不清者, 东垣凉膈散。 二便俱不利而火甚于内者, 通关散。 热毒内蓄, 小水不利, 而为丹为痈者, 大连翘饮。 烦热多惊而神不安者, 七味安神丸。 热毒内甚而狂妄者, 退火丹。

凡表里兼解诸方。 如内外俱有热邪者, 宜柴葛煎, 或柴胡麦门冬散。 里邪甚而表邪微者, 解毒防风汤。 表里俱有邪而元气兼虚者, 实表解毒汤。 表里俱实热者, 双解散。

凡托里诸方, 有宜专补元气者, 有宜兼解毒者。 如气血俱虚不起者, 六物煎, 或托里散。 虚寒不达, 兼托兼表者, 参耆内托散, 或十宣散。 气分虚寒不透者, 六气煎。 气血俱虚, 微热不起者, 紫草快斑汤。

凡诸补剂, 皆痘中元气根本, 祛邪托毒者之所必赖, 但见虚邪, 必当以此诸方为主。 气分不足者, 调元汤。 气虚宜温者, 保元汤, 六气煎。 气虚微热宜兼凉解者, 参耆四圣散。 血虚者, 四物汤, 芎归汤。 血分虚寒宜温者, 五物煎。 血虚血滞者, 养血化斑汤。 血虚血热宜兼解毒者, 凉血养营煎。 气血俱虚者, 六物煎, 八珍汤, 十全大补汤。 气血虚寒, 大宜温补者, 无如九味异功煎, 六味回阳饮。 即陈氏十一味木香散, 十二味异功散, 但虚寒而兼气滞者宜用之, 欲赖补虚, 大有不及。

凡攻下诸方, 亦痘中所不可无, 惟必不得已然后用之, 勿得视以为常也。 血虚秘结, 大便不通者, 四顺清凉饮。 里实多滞秘结者, 前胡枳壳汤。 表里俱实, 大便不通者, 柴胡饮子。 血热便结毒盛者, 当归丸。

凡痘已出尽, 内无不虚, 盖随痘而为托送者, 皆元气也。 使于此时, 不知培补化源, 则何以灌浆? 何以结痂? 何以收靥? 倘内虚无主, 将恐毒气复陷, 无不危矣。 若痘之稀疏者, 气血之耗, 犹为有限, 若痘之多而甚者, 其气血内亏, 必更甚矣。 此不可不预为之防也。

平顺之痘, 毒原不甚, 既出之后, 内本无邪, 此辈原不必治。 无奈父母爱子之切, 且不识病之轻重, 故必延医诊视。 既延医至, 无不用药。 既已用药, 无匪寒凉。 在彼立意不过, 曰: 但解其毒, 自亦何妨? 不知无热遭寒, 何从消受? 生阳一拔, 胃气必伤, 多致中寒泄泻, 犹云?热下利, 更益芩, 连, 最可恨也。 又如痘疮初见发热, 每多不审虚实, 止云速当解毒, 凡于十日之外, 多有泄泻而致毙者, 皆此辈之杀之也。 冤哉, 冤哉! 余见者多矣, 故笔诸此以为孟浪者戒。

痘在肌肉, 阳明主之, 故自出齐以后, 最不宜吐泻, 与其救治于倒陷之后, 孰若保脾土于未坏之先? 故凡生果茶水之类, 皆宜慎用, 而寒凉之药, 尤不可不慎也。

治痘须辨其证, 大都湿多则泡, 血热则斑, 气不足则顶陷, 血不足则浆毒不附, 里实大补则生痈毒, 表实大补则不结痂。 里虚不补则内攻而陷, 表虚不补则外剥而枯。 但使周身气血活泼无碍, 则虽密亦不难治。 故惟贵得中, 勿使偏胜, 则寒热虚实, 自无太过不及之患, 斯足云尽善矣。

秘传治痘之法, 首尾当以四物汤为主, 随证加减用之。 惟肚腹不实者须远当归, 但将全剂通炒微焦, 则用自无碍, 且复有温中暖脾之妙。

首尾皆忌汗下, 此先哲治痘之心法。 盖妄汗者, 必伤阳气, 阳气伤则凡起发, 灌浆, 收靥之力, 皆失所赖, 此表虚之为害也。 然表虚者, 犹赖里气完足可以充之, 里虚则根本内溃, 卫气亦从而陷, 无策可施矣。 故古人深以汗下为戒, 诚至要之旨也。 然此以常道为言, 非所以应变者设。 遇外感寒邪, 腠理闭密, 其出不快, 其发不透者, 若不用辛甘发散之剂以通达肌表, 则痘有壅遏之患矣。

又若有大小便秘结, 而毒有留伏不达者, 不与苦寒泄利之药以疏通脏腑, 则有胀满烦躁, 焦紫黑陷等患矣。 故当察其虚实, 审其常变, 当汗则汗, 当下则下, 中病则已, 无过其制。 若无汗下之证, 则必不可妄用汗下, 以贼人之命也。 务得其宜, 然后谓之明医, 而福自有归矣。

万氏曰: 解其火毒, 恐郁遏而干枯, 养其血气, 欲流行而舒畅。 按此说诚善。 然所谓火毒者, 以实热为言, 若火有虚实真假, 则不得概认为火毒。

程氏曰: 痘疮出自六腑, 先动阳分, 而后归阴经, 其本属阳, 故多发热而阴血虚耗者多也。 首尾当滋阴补血为主, 不可一毫动气, 贵从缓治, 所以白朮, 半夏之燥悍, 升麻之提气上冲, 皆不可轻用也。 且痘疮多有血热者, 故宜用四物汤加芩, 连之属, 以养其阴而退其阳也。

程氏曰: 痘毒根于淫火, 必因岁气传流而发, 故多兼表证, 则内外交攻。 此时若不用轻扬之剂, 袪风散邪, 淡渗解毒之药, 利便退热, 则外邪内火何由得解? 邪既不解, 则痘何由得善? 此治之不容已也。 然治之之法, 必须审儿形色, 察儿虚实, 因证用药, 庶几神效。 世之医者多宗钱氏清凉解毒之论, 或按陈氏辛温发散之方, 主见不同, 致误多矣。 殊不知痘疹色灰白, 不起发, 根窠不红活, 此皆虚寒, 必宜陈氏方救之。 苟非理明于心, 无不眩惑。 故必热则凉之, 寒则温之, 虚则补之, 实则泻之, 何患乎疾之愈耶。

程氏曰: 治痘之要, 始出之前, 宜开和解之门; 既出之后, 当塞走泄之路; 落痂之后, 清凉渐进; 毒去已尽, 补益宜疏。 程氏曰: 凡治痘, 前后须加木通, 以泻热邪自小便中出, 不使攻胃, 令无变黑之证。 七日之后, 热退者, 少用之。 凡痘疮前后总有危证, 万勿用天尽盖, 脑, 麝之属攻之。 盖毒出一步, 则内虚一步, 血气运一日, 则内耗一日, 岂可复用辛香耗气之剂, 虽侥幸偶中, 后必有余害也。 是可见王霸之殊, 相去远矣。

程氏曰: 凡妇人有孕而出痘者, 以安胎为主。 气虚者, 保元汤。 血虚者, 四物汤, 或加白朮, 黄芩, 砂仁, 陈皮, 必使胎气无损为主。

程氏曰: 桂岩郑先生云: 痘者象其形而名之也。 愚谓不独象形而名, 而治之之法, 亦犹农家之种豆也。 豆之为物, 土实则难出, 土瘠则难长, 故实者锄耰之, 瘠者灌沃之, 不实不瘠, 惟顺其性, 不使物害之而已, 知此则可以语医矣。 今人于痘初起, 不察虚实寒热, 或过用木香散, 异功散之类, 则以火济火, 致变紫黑倒陷, 痈毒吐?者有之; 或妄用芩, 连, 栀, 檗寒凉之药, 则大伤脾胃, 为吐为泻, 为寒战内陷者有之。 故凡治痘之法, 六日之前, 不宜温补, 亦不宜妄用寒凉。 师云: 凡解毒之内, 略加温补, 温补之中, 略加解毒, 此不传不刻之秘诀也。 若六日已后, 毒已尽出于表, 当温补而不温补者, 脓不得壮而痒?寒战之患, 必所不能免矣。

热证论治二十三
共十一条古云: 痘疹之病, 皆由父母胎毒伏于命门相火之中, 故每遇二火之令, 或主客温热之气, 即触发而动, 此痘疹属阳, 固无疑矣。 然阳毒阳邪, 无热不成, 亦无热不散, 所以非热不能出现, 非热不能起发, 非热不能化浆, 非热不能干浆, 此痘疮之终始, 不能无热, 亦不可无热也。 但热贵其微, 不宜其甚。 盖热甚者毒必甚, 而痘亦必重; 热微者毒亦微, 而痘出必轻; 无热则不成不化, 此热固痘之常也。 所以凡治痘疮, 不可尽除其热, 若必欲尽去之, 则未有不成阴证而败者矣。

痘有三火, 盖痘, 疹二证, 皆言为火者是矣。 然轩岐之火义有三, 曰太过, 曰平气, 曰不及也。 太过之火, 是谓赫曦, 炎烈之气也, 其毒盛, 治宜清解。 平气之火, 是谓升明, 蕃茂之气也, 其毒平, 不必治之。 不及之火, 是谓伏明, 屈伏之气也, 其毒陷, 治宜培补。 此阴中有阳, 阳中有阴之大义, 而亦痘疹万病之法旨, 使不知此, 尚敢云医。

治热当知微甚, 及有毒无毒, 斯无谬误。 盖痘疹属阳, 无不发热。 若外虽发热, 而内则不渴, 或饮食二便如常, 此蒸痘之热耳, 热虽在表而内则无病, 万万不可妄治。 其有热之甚者, 痘毒必甚, 此不得不为调理, 若甚于发热之初, 必为之表散; 若甚于见点之后, 必为之清解。 钱氏曰: 热甚而大小便闭则利之。 如果有热毒实邪, 则不得骤用补阳之剂, 致令毒气壅盛, 则热终不退, 反为害矣。

假热非热, 假寒非寒, 见有不真, 误治则死。 如文中主温补, 仲阳主凉泻, 虽若各有所主, 然无非因病而药, 各有所宜, 是以二者皆不可偏用。 但得中和, 斯为贵耳。 余见近日幼科, 多不知陈氏之心法, 但见痘疮, 则无论是虚是实, 开口止知解毒, 动手口是寒凉, 百证千家, 若同一辙, 岂必尽皆实热乎? 如实热果真, 自非凉泻不可, 然必内外俱热, 方是热证, 内外俱实, 方是实证。 但其中有似实非实, 似热非热者最多, 此不可不察之真而审之确也。 故凡见外证虽若实热, 而内察则无, 如口不甚渴, 二便通利, 或见微溏, 或禀赋素弱, 或脉息不强, 或声色不振, 或脏气多阴, 或饮食不化, 或胀满呕恶, 或吐蚘, 或倦睡, 或畏寒, 或作痒, 或多惊恐, 或筋惕肉?之辈, 虽见有热, 此皆热在表而不在里, 总属无根之火, 非真热证也。 最忌寒凉。 若执而妄用, 则必致败脾, 无一免矣。

痘疮热甚者, 毒之盛也, 其痘必多, 热微者毒亦微, 其痘必少。 痘既出而热不减者, 痘必日增, 见点后而热渐退者, 痘必疏矣。 或有微热而痘反密, 其内热必甚, 而或见烦躁, 或二便热燥, 此毒深热亦深也, 宜清其内而兼解其表。 或有热甚而痘反稀者, 以外虽热而内则不热, 此毒浅热亦浅也。

痘疮初热之治法, 详发热三朝治法条中。

治阳邪实热之法。 表里挟邪俱热者, 柴葛煎, 连翘升麻汤。 表热不解而里无热者, 疏邪饮, 苏葛汤, 柴归饮。 表里俱热而邪实者, 双解散。 内热毒盛者, 东垣凉膈散, 或解毒防风汤。 热毒炽盛, 痘疮紫赤, 烦躁者, 搜毒煎, 或大连翘饮, 或犀角地黄汤。 阴虚血少, 燥热神昏者, 四物汤或二阴煎。 阴虚血热而大便不通者, 四顺清凉饮。 大便不通, 实热内壅而胸膈胀闷者, 前胡枳壳汤, 或三黄丸。 二便俱不利而实热内滞者, 通关散。 小水赤涩而邪热内蓄者, 导赤散, 六一散。 心火盛而惊搐多痰者, 万氏牛黄清心丸, 或七味安神丸。 痘疮稠密, 身热毒盛, 养营退热解毒者, 鼠粘之汤, 柴胡麦门冬散。

纯阳无阴之证, 凡发热谵语, 狂妄躁乱, 大渴大烦, 如见鬼祟, 大便秘结, 小便赤涩, 六脉滑数急疾, 是皆火毒内炽之证, 当用前法, 酌而治之。

陈氏曰: 凡痘疹壮热, 经日不除, 如无他证, 只用六味柴胡麦门冬散治之。 如不愈, 服七味白朮散。 凡身壮热, 大便坚实, 或口舌生疮, 咽喉肿痛, 皆疮毒未尽也, 用射干鼠粘子汤。 如不应, 用七味人参白朮散。

程氏曰: 痘疮前后, 凡有烧热不退, 并属血虚血热, 只宜四物汤按证加减。 渴加麦门冬, 犀角汁, 嗽加瓜蒌霜, 有痰加贝母, 橘红。 切忌人参, 白朮, 半夏之属, 倘误用之, 为害不小。 盖痘疮属阳, 血多虚耗, 今但滋阴补血, 其热自退, 此即养阴退阳之义也。

痘后余热发热证治, 俱详痘后余毒条中。

发热三朝治款二十四
痘疹一证, 虽原于有生之初, 然必因时气相触, 内外挟邪而后作。 凡痘之轻重, 已兆于发热之微甚, 而吉凶于此亦可判矣。 毒轻者易出易靥, 固不必治; 毒甚者险证百出, 故不得不治。 凡治此者, 于初热时, 急宜用轻扬之剂, 汗以散之, 但使外感之邪, 脏腑之毒, 皆作秽汗, 尽从毛窍中出, 则毒气已减其半, 而重者可轻, 危者可活矣。 即如痘中一切变证, 亦无非毒气欲出不能之所为, 一经表散, 则毒从汗去, 而诸证亦必自退。 然又当察表里之轻重, 或宜解表, 或宜清里, 或宜托助元气, 孰者宜急, 孰者宜缓, 有不可执一也。 故胡氏曰: 表热壅盛, 非微汗则热不解, 里热壅盛, 非微利则里不解。 失此不治, 则毒气渐盛, 而逆证随见矣。

散表之法, 当知邪之浅深, 毒之微甚。 表邪甚者微散之, 则表不能解, 无益于事; 表邪微者妄汗之, 则表气必虚, 痘不起发, 而反为大害。 故惟以得中为贵, 亦以微汗为贵, 不可过伤卫气也。 其有大热不退, 肌肤秘密, 或气令寒凝之时, 则不得不大为表散, 一散未应, 或至于再, 必令身热由汗而退, 则毒气自解, 可无患矣。 此散之微甚, 有权宜也。 故凡是痘证, 最畏内外之寒气, 务使表里温暖, 但得毛窍中常见津津润泽, 亦犹庖人炊笼之法, 但欲其松, 则皮肤通畅, 气无不达, 痘必易出易收, 无不善矣。

痘疮发热之候, 宜乍热乍凉者为常。 若遍身如火, 昼夜不休, 为失常也。 此当察其表里, 酌宜施治。

痘疮初见发热, 若无虚寒等证, 固不得骤用温补, 以助火邪, 恐致鼓扇痘毒, 则反资大害。 若无实火大热等证, 初不可因其发热, 妄用寒凉, 必致败脾泄泻, 则为害尤甚。 此时医之通弊也, 大宜戒之。

既经表散之后, 须谨避风寒, 若使外邪再感, 则皮闭塞, 热毒必将复炽, 汗而再汗, 必不能堪。 又须切戒生冷水果, 若误犯之, 恐寒湿伤脾而为泄泻不食, 则无不致害。

表散之剂, 凡初见发热, 状类伤寒, 未知是痘非痘, 即当先用汗散。 此时欲散表邪, 即当兼调营气, 宜以柴归饮为第一, 惟大便不实者勿用之, 以其性多润也, 其次则苏葛汤, 再次则升麻葛根汤, 或只用加减参苏饮亦佳。 若冬月寒胜之时, 或气体壮实, 表不宜解者, 须加麻黄, 必要表出一身臭汗为佳, 但使热退身凉, 苗则轻矣。 若初发热, 有恶寒身振如疟之状者, 阳气虚也, 宜柴葛桂枝汤加黄耆主之, 痘出即愈。

清解之剂, 用治里而兼清兼散也。 凡热之甚者毒必甚, 若身常有汗而大热不退, 或兼烦躁热渴者, 此其内火熏蒸而表里俱热也, 须两解之, 宜连翘升麻汤, 或如圣汤。 若身热烙手而目赤口干, 二便热秘, 烦闷不安者, 此表里俱实也, 宜柴胡饮子, 甚者大连翘饮, 双解散, 或调益元散以利之。

表汗已透者, 不得再汗, 恐外亡阳而内伤气也。

发热之时, 有腹痛胀满者, 必外邪与毒气相并, 未得外达而然, 宜参苏饮加砂仁, 温而散之。

初热时, 有惊搐谵语者, 是为痘搐。 微见而随止者不必治。 若元气强壮而搐之甚者, 宜羌活散调制过朱砂以表之。 若痰涎壅盛, 喉内作声者, 宜煎生姜汤, 调化痰丸服之, 或抱龙丸亦可。

此时渴欲茶水, 只宜少与?白汤, 既可止渴, 亦可疏表。

痘疮首尾畏泄泻, 宜检本条速为治之, 否则内溃脱陷之祸, 不可胜言也。

徐氏曰: 凡解表之药, 必在红点未见之前, 如热之甚者, 邪毒必甚, 宜败毒散或参苏饮, 调三酥饼。

张翼之曰: 凡痘疮一见红点, 便不可用升麻葛根汤, 恐发得表虚也。 程晨峰曰: 治痘者不可轻用升麻, 恐提气上冲, 引动肺气也。 按此二家之说, 是皆治痘之大要, 甚属有理, 但其中亦有宜否之辨。 如阳气下陷, 不能透达肌表者, 则暂用升麻, 固其所宜。 又或虽见红点而表有热邪未解者, 则仍宜解散, 亦不可缓。 此二说者, 虽不可坚执, 实不可不知也。

吴东园曰: 初热时, 只有二事, 惟去邪扶正而已。 邪热盛则去邪而正气自旺, 正气衰则扶正而邪热自退。 正气盛而痘自发, 热为痘用, 则不为害矣。 邪气退而正气不受烁, 血脉充裕, 则痘自泰矣。 须于此时看明, 下手迟则无济于事矣。

报痘三朝治款二十五
痘之形色初见, 吉凶攸分, 而寒热虚实亦已可辨, 凡调摄挽之力, 惟在此时尤为紧要。 且痘出三日内, 毒在半表半里之间, 关系最重, 故妄汗则成斑烂, 妄下则成陷伏, 寒凉过用必伤正气, 燥热过用则助邪气, 虚寒不补则陷伏痒?, 实热不解则变黑归肾, 倘有一差, 死生立判, 医者于此, 不可不为之慎。

痘疮见点后, 身热稍退, 别无内热等证, 或色不甚红, 顶不甚突者, 便有虚象, 虽在三五日内, 亦切不可用寒凉之药, 恐伤脾胃, 为害不小, 须以保元汤, 或六物煎之类为主, 因证加减, 以培养之。

痘疮必因热而出, 因热而起, 若热甚则血躁血枯, 其出反难。 故于未见点之先, 必须察其寒热, 预为调理, 若有热证, 勿得过用辛热气分等药, 恐助火邪, 致滋多变。

此时最畏泄泻, 宜按本条急治之。

见点太早者, 有吉凶虚实之辨。 凡发热一日, 或纔热便见, 必血热毒盛之所致, 其证多凶, 但得痘稀而饮食如常, 别无他证, 则亦无害。 若其形气本弱而痘现速者, 此营热卫虚, 不能约束于外, 故出现太骤, 须兼实表, 庶可免痒?溃烂之患, 宜实表解毒汤主之。 如发热一日便出而密者, 其证最凶, 其毒必甚, 此证最忌温补, 宜搜毒煎加柴胡主之, 或羌活散加牛蒡子, 紫草, 蝉退, 或调保婴丹; 热甚者, 调退火丹或双解散急治之, 可保一二。 其有痘虽出早而色不红紫, 热不甚者, 此全属表虚之证, 如保元汤, 六物煎之类, 亦所当用。

痘出不快者有数证, 须审其有无外感内伤, 而辨治其所病。 如冬月严寒, 或非时阴邪, 外闭寒胜而出迟者, 宜五物煎加生姜, 麻黄, 细辛之类主之, 或五积散亦佳。 如夏月火热熏蒸, 以致血热气虚, 烦渴发躁而出迟者, 宜人参白虎汤加木通, 干葛主之。 有因时气不正, 为风寒外邪所袭, 以致皮腠闭密, 发热无汗而出迟者, 其证必头痛鼻塞, 四体拘急酸痛, 宜疏邪饮, 参苏饮, 惺惺散之类主之。 若本无诸邪而出不快者, 此气血内虚, 不能驱毒托送, 而留连于内, 宜十宣散, 或托里消毒散。 若气分大虚而出不快者, 宜保元汤, 六气煎。 血分大虚者, 宜五物煎, 或六物煎加减主之。 若内有所伤, 气滞而出不快者, 宜匀气散, 橘皮汤加减主之。 头面出不快, 当用川芎, 荆芥, 羌活, 防风, 天麻之类为引使。 胸腹出不快, 当用蒿本, 升麻, 紫苏, 及紫草木通汤。 四肢出不快, 当用桂枝, 干葛, 甘草, 连须, 紫草, ?白, 各加生姜为佐, 连进二服, 出自快矣。

痘不起发者, 虽证有不同, 然率由血气内虚, 不能托送者居多。 此中或宜兼解散, 或专补元气, 当辨而治之。 凡出齐之后, 或被风寒所闭, 而发热头痛, 陷伏不起者, 宜羌活散, 参苏饮, 加内托等药治之。 若红点初出, 暗昧干燥不起发者凶, 宜四物汤加紫草, 红花, 丁香, 蝉退, 官桂, 或调无价散, 量儿大小与之。 若便实内热, 隐隐肌肉间不起发者, 宜紫草饮子。 若血分微热而毒不能达者, 宜托里消毒散。 若气虚气陷不起者, 保元汤, 或蝉退膏加黄耆。 若血虚不起者, 芎归汤, 四物汤。 若血分虚寒不起者, 五物煎。 若气分虚寒不起者, 保元汤, 六气煎。 若气血俱虚不起者, 六物煎, 托里散。 凡以上补助气血等剂, 须加好酒, 人乳, 糯米更妙。 凡发痘之药, 用本不同, 有以毒攻毒而发痘者, 如用山甲, 人牙, 蟾酥, 蝉退之属是也; 有解毒清毒而发痘者, 如紫草, 红花, 牛蒡子, 犀角, 木通, 连翘, 金银花之属是也; 有升提气血而发痘者, 如川芎, 白芷, 荆芥, 升麻, 蔓荆子之属是也; 有解散寒邪而发痘者, 如麻黄, 桂枝, 柴胡, 干葛, 防风, 紫苏, ?白之属是也; 有行气行滞以通壅塞而发痘者, 如丁香, 木香, 陈皮, 厚朴, 山查, 大黄之属是也; 有益火回阳, 健脾止泻而发痘者, 如附子, 肉桂, 干姜, 肉豆蔻之属是也。 凡此者孰非托里起痘之法, 然但可以此为佐, 而必以血气为主, 则在乎四君, 四物, 十全大补之类, 庶乎随手而应, 无不善矣。

虚证见于报痘之时, 即当速为培补, 失此不治, 必不能灌浆结痂, 十日后必致不救。 盖痘疮实热者毒盛可畏, 虚寒者内败可畏, 但实热证显, 虚寒证隐, 人多误认, 故为害反甚。 且痘疮之所赖者, 惟饮食血气。 饮食之本在脾胃, 血气之本在肝肾, 但使脾胃气强, 则滋灌有力, 而无内虚陷伏之忧, 气血充畅则毒皆生化, 而无表虚痒?之患。 此其在气在血, 或微或甚, 所当早辨而治也。 凡痘出灰白不红绽, 或灰黑顶陷, 或身无大热, 皮嫩色光, 溶溶如淫湿之状, 或口不渴, 饮食少, 腹膨溏泄, 二便清凉, 皆表里虚寒证也。 若气虚者, 宜调元汤, 四君子汤。 气虚微滞者, 五味异功散。

气虚宜温者, 保元汤, 六气煎。 脾气虚寒者, 养中煎, 温胃饮, 或理中汤。 血虚者, 四物汤, 血虚宜温者, 五物煎。 气血俱虚者, 六物煎, 五福饮, 或八珍汤。 气血俱虚而寒者, 十全大补汤。 脾肾血气大虚大寒者, 九味异功煎, 六味回阳饮。 脾胃虚寒气滞者, 陈氏十二味异功散。 凡痘疮色灰白不起发者, 气虚也, 候出齐, 以保元汤和木通, 川芎最稳。

火证热毒在见点之后, 宜速为清解, 若不早治, 则日甚一日, 必致不救。 凡见点太赤, 根下皮色通红, 此血热气有不能管束也, 后必起发太骤, 皮嫩易破, 或痒?不可救, 宜急清血分之热, 用凉血养营煎, 或鼠粘子汤, 或用六味消毒饮加芍药治之; 或四味消毒饮, 益元散俱佳。 凡痘疮已现, 毒泄则热当自解, 若疮已出而壮热不减, 此毒蕴于内, 其势方张, 其疮必密, 宜解其毒, 用柴葛煎, 或鼠粘子汤。 凡见点之后, 壮热不退, 或三四点相连, 色红带紫, 或根窠焦色, 红紫成片, 或口唇热燥, 烦渴喜冷, 舌上有胎, 或二便燥涩, 此表里皆热, 毒盛之重候, 急须清热解毒。 如表热甚者, 宜柴葛煎, 里热甚者, 宜搜毒煎加柴胡, 或用六味消毒饮加酒芩, 木通, 栀子, 黄连, 山楂, 蝉退, 归, 芍, 红花之类, 或调退火丹加减用之。 如热毒内甚而发惊狂谵语者, 宜用紫草煎汤磨犀角汁, 调朱砂益元散, 或退火丹解之。 以上凡解毒之后, 红紫退, 二便调, 能食不渴, 此表里皆清也, 切勿再为解毒, 须急以保元汤, 四物汤, 六物煎之类, 高调补气血以助灌浆收靥, 否则恐变痒?而不能善其后矣。 如痘疮内热之甚, 大便?结不通, 大渴烦躁, 腹胀满, 脉见洪数而痘出不快者, 此热毒壅伏于内, 须通利之以祛其热毒, 宜柴胡饮子, 或三黄丸; 甚则承气汤, 或用猪胆导之。 然此惟热毒在里, 痘形未见, 不得已而微下之可也。 若斑点隐隐见于皮肤中者, 此已发越在表, 乃痘疮正发之时, 切不可妄用下药。 凡痘疮初出, 但见红点稠密, 急用缠豆藤烧存性, 加制过朱砂, 连进二三服, 或用薄荷, 牛蒡子煎汤, 调退火丹服之, 另用吴茱萸为末, 以水调摊足心, 引下热毒, 亦可解散其势。

痘出变黑, 乃危证也。 盖痘疮乃血气滋灌, 血足气充, 则痘自红活; 若热毒熏烁, 则成焦黑; 若阳气不充, 则成灰黑。 且黑为水色, 其亏在肾, 以阴犯阳; 最为恶候, 当辨而治之。 若热毒凝聚, 大便秘结, 或烦躁热渴而为焦紫黑陷者, 须通其便, 先以解里之急, 宜柴胡饮子, 或当归丸。 得利后, 宜即以紫草饮, 或加味四圣散以化表之毒, 仍用胭脂汁以涂之。 若大便不结, 别无大热等证, 而痘色黯黑者, 总由脾虚不能制水, 故见黑色, 宜速用五物煎, 或保元汤加紫草, 红花服之, 外点以四圣丹, 胭脂汁。 若渐见红活则吉, 若更干黑则凶。 <心鉴>云: 凡治黑痘, 常用保元汤加芎, 桂补提其气, 气旺则诸毒自散, 黑者转黄, 屡试屡验。

夹疹夹斑证, 本非痘中吉兆, 然亦有轻重之辨, 宜酌而治之, 外有本条, 仍宜参阅。 凡发热二三日之间, 痘形未见, 忽然偏身出红点一层, 密如蚊蚤所咬者, 决非痘也, 此乃斑疹之属, 多为风寒所遏, 不能发越而斑先见也, 宜疏邪饮, 柴葛煎, 或败毒散之属, 微散而解之。 但得身凉, 斑必自退, 再越一日, 痘出必轻矣。 凡痘夹斑疹齐出者, 亦宜辨其寒热, 若表里俱热而邪不解者, 宜柴葛煎加减主之。 若热邪不甚而表邪甚者, 宜疏邪饮, 或柴归饮加羌活, 防风, 干葛之类主之, 或败毒散亦可用。 若痘夹红斑如锦纹者, 宜凉血化毒汤加柴胡, 黄芩, 玄参, 犀角之属主之。 若痘出夹斑夹疹而眼红唇裂者, 表热也; 烦躁大渴, 妄言妄见者, 里热也。 表里俱热, 最为凶证, 若不表里兼治, 何由得解? 宜双解散主之。 若加闷乱气喘者必不治。

贼痘者, 于出齐之后, 其中有独红独赤独大, 摸之皮软而不碍手者, 此贼痘也。 过三日之外, 必变成水泡, 甚至紫黑泡, 皆危证也, 急用保元汤, 或六气煎加紫草, 红花, 蝉退解之, 或用灯草, 木通煎汤, 调下益元散, 利去心经之热, 而红自退。 如已成水泡, 宜用保元汤, 倍加四苓散利之, 此秘法也, 不然则遍身擦破, 臭烂而死。

病于未出之先, 倘有湿疮脓水流注者, 用滑石末敷之, 以防其漏气, 或真正绿豆粉亦可。

起发三朝治款二十六
痘疮放标之后, 渐渐起胀, 但肥胖一分, 是胎毒发出一分, 胖尽而毒出尽也。 有不起者, 或因元气之弱, 不能送毒, 或有杂证阻滞, 不能升发, 皆痘前之失调理也。 此时当速治之, 否则后难为矣。

痘宜渐发者吉, 若一齐涌出, 皮肉虚肿者, 此表虚不能收摄, 故奔溃而出, 后必痒?或成溃烂, 急宜人参固肌汤, 或芎归汤。 若血热者, 宜凉血养营煎。 虚甚者, 宜六物煎。 毒盛者, 宜六味消毒饮, 或四味消毒饮出入用之。

痘不起发, 或起而不透者, 多由元气内虚, 不能托送, 故毒气留伏不出也。 毒不尽出, 则变证莫测。 凡见此者, 速当救里以托其毒, 然当察其气分血分, 辨而治之。 盖痘之壮突由乎气, 肥泽由乎血, 气主呴之, 血主濡之也。 若形虽壮而色见枯者, 此气至而血不荣也, 宜四物汤加人参, 麦门冬之类主之。 若痘色红润而形平陷者, 此血至而气不充也, 宜保元汤, 或六气煎加川芎主之。 若形色俱弱而不起发者, 此气血俱不足也, 宜六物煎加减主之, 或保元汤, 十全大补汤, 调无价散或独圣散与之。 若冬春之间, 为寒气所抑不能起发者, 宜麻黄甘草汤加归, 耆, 或十宣散主之。 若夏秋火盛不起而烦渴秘结内热者, 宜人参白虎汤。 若痘疮起胀迟延不红活者, 宜保元汤, 或六物煎加丁香, 山查, 糯米, 人乳, 好酒主之, 或用无价散, 量儿大小以好酒调服。 凡痘疮起发, 通身皆欲其透, 惟四肢稍远难齐。 若脾胃素强能食者勿虑, 惟脾胃素弱食少者, 四肢多有不透, 以脾主四肢, 津液不能灌溉故也, 宜以补脾为主, 用快斑越婢汤加当归, 或黄耆建中汤加人参, 防风。 若因误服凉药而致白?不起者, 宜理中汤, 或胃爱散。

痘虽起发, 若灰白色或顶陷者, 气虚也, 切不可用寒凉之药, 须六气煎加丁香, 川芎, 人乳, 好酒主之, 或保元汤倍加酒炒黄耆, 当归亦佳。

痘虽起发红活, 若顶平色嫩, 皮薄不能坚厚者, 此气虚也, 必恐变为痒?, 宜六气煎, 或六物煎加减主之, 或十全大补汤, 十宣散俱可择用。

地红血散不附者, 保元汤加芍药, 当归稍以收敛, 归附气位。

根窠淡红, 线晕枯燥者, 血虚也, 宜保元汤加当归, 川芎, 酒洗红花, 再加山查以行参, 耆之滞, 少加木香以行气而血自活也。

痘虽起发而干枯无水, 或青紫黯色, 不久必变黑陷, 乃血虚之甚也, 宜四物汤加人参, 麦门冬, 紫草, 红花或调服无价散, 外用水杨汤浴之, 兼用胭脂涂法。

痘疮红甚而引饮渴不止者, 名曰燥痘, 宜犀角地黄汤之属。 一, 痘色红紫满顶或焮肿者, 血热毒盛也, 宜凉血养营煎加丹皮, 木通, 牛蒡子之属主之。 然痘出六日以后, 有此证者多死。

痘已出齐而热尚不退, 或烦躁发渴引饮, 或二火司气之令, 可少与冷水数口无妨。 盖水性下流, 不滞上膈, 亦能使毒从小便而出。 但不可用生果之类, 恐伤脾气也。 痘疮贵颗粒分明, 如彼此相串, 皮肿肉浮, 或于本痘四旁旋出小痘攒聚, 胖长渐成一块, 此候最险, 宜用快斑汤合六味消毒饮以解其毒。

出齐后, 痘有小孔, 自顶直下至脚, 不白不黑, 与痘色相同者, 名为蛀痘。 此因表虚腠理不密而为此证, 失之不治, 则大泄元气, 不起不发, 速人之祸也, 宜保元汤, 或六气煎, 大加糯米, 川芎, 丁香, 提气灌脓, 内补其孔, 甚为快捷方式。 连进二, 三服, 必孔满而痘自起, 若至黑色, 则为疔矣。

口唇为脾之外候, 人以脾胃为本, 不宜受伤, 如初发热即见口唇焦裂, 此毒气攻脾, 乃恶候也, 宜用泻黄散之类以速解之。 若不早治, 则毒聚于唇, 及众痘起发, 而唇疮必已先熟, 内带黄浆, 及诸痘成浆, 而此疮已靥, 唇皮揭脱, 渐变呕恶呛水昏沉, 不可为矣。

灌脓三朝治款二十七
脓者, 血之变也。 痘疮初出, 一点血耳, 渐起渐长, 则由血成浆, 由浆成脓, 始成实矣。 故有血则有脓, 无血则无脓也。 痘至灌脓, 大势已成, 此时必以有脓为主, 有脓则生, 无脓则死, 乃必然之理也。 故六日以前, 有热则宜解毒, 无热则宜调养血气, 至此自然灌脓。 若痘至七日以后, 顶陷不能灌脓者, 必由先失调治故也, 所以治不可缓, 必俟浆足, 斯可回生。 若顶陷灰白, 浆脓不至, 此气血俱离, 无生意矣。

痘疮灌脓, 专以脾胃为主, 脾胃强则气血充实, 脓浆成而饱满坚厚, 不须服药; 脾胃弱则血气衰少, 所以不能周灌, 故虽见浆而浆亦不满, 或清淡灰白不能作脓, 即所蓄微浆, 仍是初时之血水。 而浆薄无以化脓者, 总属血气大虚之候, 若不速治, 必成内攻外剥之证, 宜急用六物煎, 或六气煎加减治之, 或保元汤, 或十全大补汤加人乳, 好酒与服亦妙。 欲辨脾胃强弱, 当于饮食二便察之。 饮食虽少而大便坚者, 脾胃之气犹可也, 但微加调补, 以能食为贵。 若大便不实, 或见溏泻, 则最为可畏。 盖一泻则浆停, 泻止则灌满矣。 速宜用温胃饮, 甚者用陈氏十二味异功散主之。 如痘当作脓之时, 犹是空壳, 此血不附气也。 血既不至, 则毒何由化? 宜五物煎, 或四物汤, 或紫草散加蝉退主之。 如顶陷脓少, 或服内托药而暂起复陷者, 血气大虚故也, 宜十全大补汤倍加参, 耆, 当归, 糯米, 煎成和人乳, 好酒服之, 此助灌之妙法也。

灌脓三朝之内, 若身凉而痘色灰白, 或不进饮食, 或寒气逆上而为呕吐, 或腹胀, 或泄泻而手足逆冷, 此皆纯阴无阳之证也, 急宜用保元汤加二仙散, 连进数服; 甚者必须九味异功煎, 或陈氏十二味异功散, 皆可择用。 若寒战咬牙泄泻等证, 俱同此治。

手足灌脓饱满者, 方见脾胃之强, 气血之足也。 若色见灰白, 浆水清薄, 或瘪?不起者, 此必脾胃之弱也。 或灌浆已完, 而四肢犹有不灌者, 恐终变痒?之证, 宜快斑越婢汤, 或六气煎加防风, 白芷以达之, 庶无陷伏之患。 若毒有未透, 亦恐关节之处, 靥后致生痈毒。

痒?不止者, 虽曰气血俱虚, 然亦由火力不足, 故不作痛而作痒也, 宜六气煎, 或五物煎加防风, 白芷, 木香, 蝉退主之。 <心鉴>曰: 气愈虚则愈痒, 当用保元汤倍黄耆以助表, 少加芍药以制血, 其痒自止。 若将靥发痒, 此毒退血活, 新肉和畅, 自然之理也, 不必治之。

灌脓痛楚不止者, 气滞也, 少下保元汤加山查, 木香以行滞气。 如脓色盛满, 大下四苓散利之而痛自止。

痘疮起发之后, 不作脓有四证: 有内虚而不灌者, 专宜托补气血, 治法如前。 有感风寒, 邪居肤腠而不灌者, 宜温散之, 以柴葛桂枝汤加黄耆, 白芷。 有热毒炽盛身壮热, 津液干涸, 小便赤热而不灌者, 宜托里解毒利小便, 以紫草饮子, 或用辰砂六一散解之, 俟热退后, 方可用保元汤。 热甚者, 大连翘饮。 若大便坚热, 数日不通而不灌者, 宜猪胆导之, 使气得疏通, 则营卫和畅, 不然恐成黑陷也。 有触秽气而不灌者, 外宜熏解, 用胡荽酒, 或辟邪丹, 内服紫草木香汤, 或紫草快斑汤。

程氏曰: 凡顶陷无脓者为逆, 但得根窠红润, 血犹不散, 急用保元汤和芎, 归, 白芍, 丁香, 糯米煎熟, 加人乳, 好酒温服。 若色白如水晶, 内无脓者, 治亦同。 但得脓痘相间者犹可治, 若纯是水晶色者决死。 若地红血散有热者, 去丁香, 加白芍, 地骨皮以敛血退热。 若寒战咬牙, 宜以木香散, 异功散选用。

程氏曰: 凡正壮之时, 有痘虽起壮而皮肤无力, 按之水浆就出, 虽肉色不暗, 此乃名为假壮, 至十一, 二日决不能回浆结靥, 内攻而死, 可急用保元汤加丁香, 川芎, 糯米, 提气灌脓自愈。 此即名内托也。 凡内托之法, 即保元汤加川芎, 丁香便是, 不必<千金>内托也, 但按本方佐使用之。

痘将灌脓之时, 忽面上有干靥者, 即倒陷证也, 宜速用八珍汤或六物煎加金银花, 牛蒡子, 连翘, 麻黄之属, 水煎熟, 调独圣散服之。 服药后, 若干者复起作脓, 未干者即壮而饱满, 或空地处再出补空小痘者上也。 若痘不作脓, 空处或发痈毒者次也。 若连进三服而干者不肿, 未干者不饱满, 补痘不多, 则最险证也, 宜以十全大补汤加金银花调治之。

灌脓时发白泡如弹子者, 用枣针刺去其水, 外以滑石末敷之, 内服保元汤加石榴皮, 茯苓以利皮肤之水。 如发紫泡, 乃毒溢皮肤之上也, 此证必危。

疮烂成片, 脓水不干者, 用滑石末敷之, 或败草散敷之, 加珍珠尤妙。

痘疮有重出者, 凡痘疮破损溃烂处, 但得复肿复灌, 不致干枯, 或于原无痘处复出一层, 如初出之状, 亦以渐起发灌脓者, 此皆余毒未尽, 赖里气充实, 毒不得入, 故犹出于表而不成倒陷, 是皆逆中之顺证也。 但痘疮重出一番, 必其人能食而大便坚, 乃足以胜其再作之毒, 自无足虑也。 如食少而大便润者, 宜用十全大补汤之类, 补而调之。 若自利者, 宜陈氏十二味异功散, 肉豆蔻丸主之。 盖病久气虚, 惟利温补, 不可再解毒也。

结靥三朝治款二十八
痘疮灌脓之后, 肥泽坚实, 以手摸之, 疮头硬而微焦, 此欲靥也。 靥时干净, 无突陷淫湿破绽, 色苍蜡, 皮坚厚, 外明内暗, 尖利碍指者, 此为正靥。 若痘虽似干而痂薄如纸, 或有内证未除, 此痘之极险时也, 急宜调补, 庶不致害。

痘疮自出起至十日, 十一, 二日, 当从口唇头面以渐收靥。 但自上而下者为顺, 自下而上者为逆, 察有他证, 速宜治之。

将收靥时, 而一向身温忽然发热者, 名为干浆, 是亦常候。 此时不可轻用汗下, 若有风寒外感, 及饮食所伤, 乃当随证治之。

痘疮收靥太迟, 或当靥不靥者, 证有数种, 当详辨治之。 大都当靥不靥之证, 惟脾胃弱, 中气虚者居多。 盖中气虚则不能营养肌肉, 使之成实, 亦或致溃烂也。 但察其别无他证而形色气血俱虚者, 宜内用十全大补汤, 外用败草散衬之。 若当靥不靥, 微热脉大而别无他证者, 此阴分之不足也, 宜四物汤倍加芍药, 何首乌。 若血虚热毒未清者, 宜四物汤加牛蒡子, 木通, 山查。 若因食少脾胃气虚而不收者, 宜六气煎, 或六物煎加减主之。 若频见泄泻, 脾胃弱, 肌肉虚, 或腹胀烦渴而不收者, 宜陈氏十二味异功散, 或木香散, 外用败草散敷之。 若当靥不靥之际, 忽见头面温, 足指冷, 身不热, 或泄泻腹胀, 气促烦渴, 急与陈氏十二味异功散, 或九味异功煎, 迟则不救。 凡痘疮将靥之时, 而见泄泻烦渴, 腹胀咬牙等证, 多有难救。 若与蜜水生冷等物, 必烦躁转加而死。 有因饮水过多, 或触于湿气, 以致脾胃肌肉湿淫, 不收难靥者, 宜五苓散, 或四苓散加山查利之。 有因饮水过多, 或触于湿气, 以致脾胃肌肉湿淫, 不收难靥者, 宜五苓散, 或四苓散加山查利之。 有因热毒未退, 肤腠郁蒸, 阴不能敛而当靥不靥者, 若不速解, 则毒必内攻, 为害不浅, 宜犀角散加芍药, 牛蒡子。 有内外俱热, 阳毒散漫, 以致大便秘结, 阴气不行而当靥不靥者, 宜内用四顺清凉饮, 或三黄丸以通其便, 外用败草散, 猪胆导法。 有天寒失于盖覆, 疮受寒凝而不收者, 宜服五积散, 外用乳香, 或芸香于被内熏之。 有天热过暖, 痘被热蒸不收者, 宜内服人参白虎汤, 或五苓散, 四苓散以利湿热, 外用天水散扑之。 有为邪秽阴寒所触, 致伤元气而不靥者, 宜保元汤, 或十二味异功散, 外以辟邪丹熏之, 猪髓膏涂之即愈。

痘疮内热, 毒邪未尽化而干靥太疾者, 后必为目疾, 或为痈毒, 及诸怪证, 宜凉血养营煎少清其火; 若大便过于干结者, 宜微利之以解其毒, 当归丸主之。

痘疮有脓结靥则为善, 无脓结靥则为凶, 此治之不可缓也。 若痘已脓成, 不能结靥, 而反致溃烂, 或和皮脱去者, 此名倒靥, 乃毒气入内也, 急须大补中气以托其里, 宜六气煎倍加芍药, 及紫草, 防风, 白芷主之; 若兼湿热者, 宜六气煎加芍药合四苓散主之。 如头面疮破, 服补药后, 但得复肿复灌, 或遍身无疮处, 又出一层, 谓之补空, 虽过期延日日而饮食不减, 不为大害。 若服药后不起不补, 此毒已入深, 最凶候也。

痘疮无论已溃未溃, 于十二日之后, 但得结靥, 便为佳兆。 若痂皮不结, 则必成倒靥。 其有回之未尽, 或遍身俱靥而但有数颗不靥者, 终致作痒抓破, 亦难必其生也, 速宜治之。

靥时色白如梅花片者, 此为假回, 十二日后当死, 此不治之证也。 如不泄泻, 可速用六气煎, 或六物煎, 合二仙散大进救之。

痘疮成脓不靥, 以致溃烂, 脓汁淋漓, 粘着疼痛, 不可着席者, 用败草散, 或荞麦散, 以绢袋盛扑之, 更多布席上衬卧尤佳, 或用秘传茶叶方亦佳。 若欲面上不成瘢者, 用救苦减瘢散, 以密水调敷之。

痘疮溃烂先伤于面者, 凶兆也。 如饮食无阻, 二便如常, 更无他证者, 宜内用十全大补汤。 如毒盛内热者, 宜以解毒防风汤加当归, 蝉退, 相间服之, 外以救苦减瘢散敷之。

痘疮于未灌之先, 或会伤犯破烂成疮, 及诸痘收靥, 此独不靥, 脓汁不干, 更多痛楚, 若不急治, 渐成疳蚀, 损伤筋骨, 以致横夭, 宜服十全大补汤, 外敷救苦减瘢散, 或白龙散。

痘疮抓破去皮而犹有血水者, 急用六气煎, 或六物煎主之, 外以白龙散敷之。

痘有臭气。 凡当收靥之时, 臭而带腥者, 此痘疮成熟之气, 邪气自内而出也, 为吉。 若臭如烂肉浊恶不可近者, 此虽似结痂, 未可为真, 急须清热滋血, 宜凉血养营煎, 或解毒防风汤。 若于养浆之时便见臭者, 此毒火熏蒸之气, 积于中而见于外也, 大凶, 速宜清热以解其毒。 若痘疮溃烂不靥而臭不可闻者, 名为烂痘, 间亦有收靥无事者。 只要胃气不衰, 饮食如故, 不作烦躁, 则为可治, 宜用八珍汤, 或四味消毒饮, 外用败草散敷之。

痘疮靥后而有生疮溃烂成坑者, 须用托里消毒散, 或解毒内托散主之。 如气血俱虚而不敛者, 必用十全大补汤。 如遍身疮多溃烂, 深而无气血者必死。

靥后落痂治款二十九
痘疮结痂自当依期脱落, 其有应落不落, 及延绵日久者, 此亦不可不察而治之, 以防他变也。

结痂至半月, 一月, 粘肉不落或发痒者, 此必表散太过, 伤其津液, 以致腠理虚涩, 无力脱卸故也, 宜用人参固肌汤, 或以真酥油, 麻油润之。 如久而不脱, 宜六物煎加黄耆, 肉桂, 蝉退主之。 切不可勉强剥去, 恐伤皮肤, 一时难愈。

遍身结痂虽完, 若余热未退, 蕴蓄肌表, 或身热, 或烦渴而痂不落者, 宜凉血养营煎, 或解毒防风汤, 酌宜用之。 如热甚者, 宜大连翘饮加地骨皮主之。 外宜用滑石为末, 以蜂蜜调匀, 鸡翎扫润痂上即落。

痘瘢发痒, 剥去痂皮, 或血出, 或后成脓如疮疥者, 此血热气虚也, 宜四君子汤, 或四物汤加红花, 紫草, 牛蒡子治之。

收靥迟而痂不落, 昏昏欲睡, 此邪气已退, 正气未复, 脾胃虚弱也, 宜五福饮, 或调元汤, 缓缓调治之。 若余火未清者, 宜酸枣仁汤。

痘痂既落, 中气暴虚, 多有不能食者, 宜五味异功散, 或养中煎以调之。

收靥落痂之后, 若余热不退, 谵语昏沉者, 用辰砂六一散, 以小柴胡汤调服之。 若大便秘胀者, 宜当归丸利之。 热甚者, 用大连翘饮最妙。

原痘不灌脓, 干如豆壳, 虽痂落而疤白, 或有余热不退者, 虽过一日亦要死, 宜速用八珍, 十全之类调补之。 或毒盛者, 仍须先用消毒饮。

痘痂既落之后, 血气未复, 极当调护, 切不宜澡浴及食饮生冷, 伤饥过饱, 损伤脏气, 致生他病, 为终生之患也。 慎之, 慎之!

痘后余毒发热三十
疮痘无论疏密, 只要毒出得尽而无留伏, 其发以渐而透, 其收以期而净, 岂尚有余毒哉! 若出不能尽, 发不能透, 收不能齐, 其人自有余热, 或渴而腹痛吐泻, 或小便赤涩, 大便秘结, 精神昏愦, 四体倦怠, 饮食减少, 坐卧不安, 是皆余毒未净之证。 凡出之净者, 作三四次出, 大小不一, 至成浆收靥之时, 于疮空中犹有补出者, 此皆出之尽也。 若只始出一层, 后无补空之痘, 此必尚有伏也。 又发之透者, 必于手足候之, 盖手足部远, 气不易达, 若能充拓饱满, 浆气颇足, 可谓发之透也。 若只平?不能成脓, 此毒虽出而未能旁达四肢, 必有留而伏者。 又收之齐者, 自面而下, 痂皮洁净, 中无溃烂可谓之齐。 若收之太早, 或不成痂, 此必有内陷之毒也。 凡若此者, 皆有余毒, 须察部位经络, 寒热虚实, 或补或利, 或解或散, 以平为期。 若治之不应不已者, 此坏证也, 不必妄行攻击。

痘后发热不减者, 此有虚实二证, 如能食而烦渴, 小便赤, 大便秘者, 实也。 宜四顺清凉饮, 三黄丸之类主之。 若痘后余毒未净, 有诸热证者, 惟大连翘饮为最佳。 如大便不秘, 小便不赤, 坐卧振摇, 饮食少进者虚也, 宜调元汤, 或五福饮加芍药之类主之。

<心鉴>云: 痘后余热者, 虚热也。 虚热多发于午后, 脸赤唇红, 或妄言谵语, 切不可作实热治, 当用调元汤, 或保元汤加黄连, 热甚者, 宜大连翘饮。 若妄用攻下, 使胃气一虚, 则变生他患, 致成坏证, 不可治矣。

徐氏曰: 痘后余热不除者, 当量其轻重而治之, 大热则利小便, 小热则宜解毒。 盖利其小水, 使心火有所导引, 虽不用凉药, 而余热自无容留矣。 小热宜解毒者, 盖小热不解, 恐大热渐至矣。 利水者, 宜导赤散; 解毒者, 宜犀角地黄汤。 若但身表发热而别无他证者, 止宜柴胡麦门冬散。

禁忌三十一
痘疮起发之初, 全要避风寒, 远人物, 节饮食, 守禁忌。 若到养浆之时, 尤宜谨慎, 如天气大热则去衣被, 当令清凉但谨门窗惟怅, 勿使邪气透入; 如天寒则宜厚添盖护, 房中勿绝灯火; 如或作痒, 须为抚摩, 勿使搔破, 以致难灌, 最当慎也。

痘疮房中, 凡诸臭脏腥香之气, 及僧道师巫之人, 或骂詈呼怒, 震惊歌乐, 扫地, 对面梳头之类, 皆不可不避。

房中欲辟臭秽, 惟烧避邪丹, 或红干枣, 或黄熟香皆佳。 若苍朮之气则太峻也。

饮食最宜调和, 无使太过不及。 或好食何物有不宜者, 但少与之。 以顺其意, 若禁固太严, 使之忿怒, 恐反助火邪, 但不可纵耳。 至若助火生风, 及?蒜泄气等物, 皆所当慎。

痘疮前后, 大忌猪肉, 鱼酒之类, 恐惹终身痰欬。

痘疮平复之后, 勿与鸡鸭蛋, 食之则伤神。

痘疹退后, 须避风寒, 戒水湿, 如犯其邪, 则终身欬嗽, 患疮无有休日。

东垣曰: 痘疮宜避一切秽恶气及外人入房。 远行劳汗气, 腋下狐臭气, 房中淫液气, 麝香臊膻气, 妇人经候诸血腥臭气, 硫黄蚊烟气, 厕缸便桶气, 误烧头发气, 吹灭灯烛气, 鸡手鱼骨气, ?蒜韭薤气, 已上皆不可犯。 须要时常烧乳香之类甘香之气, 使之渐闻, 则营卫气畅, 可无倒靥陷伏等患。

陈氏曰: 凡痘疹热渴, 切不可与瓜柿蜜水等冷物, 及清凉饮, 消毒散等药, 恐损脾胃, 则腹胀喘闷, 寒战咬牙而难治。 轻变重者, 犯房室, 不忌口, 先曾泻, 饮冷水, 饵凉药也。 重变轻者, 避风寒, 常和暖, 大便调也。

薛氏曰: 前证若兼吐泻, 手足指冷, 属内虚寒而外假热也, 最忌寒凉。 若大便不通, 渴欲饮水, 则蜜水之类又当用也。 但当审其热之虚实可也。 今北方出痘, 多有用水, 无不愈者, 盖北方多睡热炕故也。

出不快三十二
陈氏曰: 凡痘疮出不快者, 多属于虚, 若误谓寒热壅盛, 妄用宣利之药, 致脏腑受冷, 营卫涩滞, 不能运达肌肤, 则不能起发充满, 亦不能结实成痂, 后必痒?, 烦躁喘渴而死。

薛氏曰: 前证亦有各经热盛, 壅遏而出不快者, 亦有毒盛痘疔而不能起发者, 亦有余毒而溃痒者, 当细审其因而药之。

景岳曰: 按此二子之说, 皆为有理, 但此出迟不起之证, 总是气血内虚不能速达者为最多, 若风寒外闭, 及痘疔留毒而不出不起者, 虽亦有之, 但不多耳。 再若各经热盛而壅遏不出者, 则尤为最少, 何也? 盖热盛者毒必盛, 毒盛者势必疾速, 而或密或早, 无能缓也。 故凡治此者, 必当察其热之微甚, 以辨虚实, 再察外邪之有无以辨表里。 如无外邪, 亦无痘疔而火邪不甚者, 则尽属虚证, 宜从温补, 不得杂乱以遗后患也。 诸治法详报痘三朝治款中。

陷伏三十三
凡看痘之法, 其出欲尽, 出不尽者伏也; 其发欲透, 发不透者倒陷也; 其收欲净, 收不净者倒靥也。 伏惟一证, 陷有数种。 凡毒之伏者, 患在未壮之先, 其人疮虽出而热不少减, 或烦渴, 或躁闷, 此必有伏毒未得全出也。 陷则患于既壮之后, 其血渐干而变黑者, 谓之黑陷; 浆脓未成而为痒?, 或破损者, 谓之倒陷; 浆脓既成而复湿烂, 皮破不肯结靥, 收不干净者, 谓之倒靥, 亦陷类也, 是皆恶候。 凡治此者, 使非猛峻之剂, 安能望其回生。 时医欲以寻常之药救此危病, 其犹放雀搏鹯, 驱羊敌虎耳。 故其轻者宜夺命丹, 重者宜神应夺命丹, 则其庶几耳。 倘服药后而反增黑色者, 为必不治之证。

痘之留伏毒不尽出者, 证有不同, 当辨治之。 有元气不足而托送无力者, 此必禀赋素弱, 饮食素少, 身无大热而出有不透, 即不足之证也, 宜十宣散, 蝉退膏之类, 加独圣散主之。 若虚而有热者, 宜人参透肌散。 有毒盛气滞, 留伏经络而出不透者, 必其人气体厚浊, 身有大热而汗不易出, 即皆有余之证, 宜荆防败毒散主之。 若表里俱实, 外有大热, 内有秘结烦满, 而留伏不透者, 宜双解散。

干黑不起而倒陷者, 当分五证: 一则内虚而阳气不能外达, 故致出而复没, 或斑点白色, 或见灰黑倒陷者, 必其人不能乳食, 或腹胀内寒, 或手足冷, 或吐泻, 或寒战咬牙, 皆内虚也, 速宜温中, 轻则十宣散, 六气煎; 其则陈氏十二味异功散, 或九味异功煎; 外用胡荽酒喷之, 或更用十全大补汤。 但得冷者暖, 陷者起, 黑者红活, 便是佳兆。 若服药后而反加烦躁昏乱者死。 二则毒气太盛, 内外熏灼, 不能尽达于表, 因而复陷于里, 乃致热烦躁扰, 气喘妄言, 或大小便不利, 渴而腹胀, 是皆毒气之倒陷也, 轻者利小便, 宜大连翘饮, 通关散, 或四顺清凉饮; 甚者通大便, 宜承气汤, 并外用水杨汤浴之。 得利后疮出则佳, 更用加味四圣散调治之。 凡治此者, 但得阳气不败, 脾胃温暖, 身温欲饮水者生。 若加寒战身冷, 汗出耳尻反热者死。 三则外感风寒, 肌窍闭塞, 血脉不行, 必身痛, 或四肢微厥, 斑点不长, 或变紫黑如瘾疹者, 此倒伏也, 宜温肌散表, 用桂枝葛根汤加麻黄, 蝉退, 或紫草饮, 外用胡荽酒喷之, 但令温散寒邪, 使热气得行, 则痘自长矣。 四则或因误下, 毒气入里而黑陷者, 先宜六气煎, 或温胃饮以培养胃气。 如表有未解者, 后宜柴葛桂枝汤以疏散于外, 甚者再加麻黄。 五则以房室不洁, 或为秽恶所触而黑陷者, 宜内服紫草饮子, 外用胡荽酒喷之, 或用茵熏法, 并用辟邪丹。

将起发时, 虽有浆水, 但色见黑黯者, 最为可畏, 急宜六气煎君川芎以养血气, 血气旺则毒自散而色自活矣。 或以十全大补汤合无价散主之。

凡倒靥之证, 亦须看大便何如, 若大便秘结而内热者宜利之, 以四顺清凉饮, 或三黄丸主之。 若大便不实而内不热者宜补之, 以六气煎, 或十全大补汤加防风, 白芷, 甚而泄泻者, 宜陈氏十二味异功散。 有虽不泄泻而虚寒甚者, 宜九味异功煎, 并外用败草散。

治陷伏证有三验法, 凡服药之后, 但得陷者复肿, 渐以成脓, 乃一验也; 若原疮已干而别于空处另出一层, 起发成脓, 渐以收靥者, 二验也; 亦有不肿不出, 只变自利, 下去脓血而饮食精神如故者, 三验者, 有三验者吉, 无则凶。

痒?抓破三十四
诀云: 虚则痒, 实则痛。 又曰: 诸痒为虚。 此固其辨矣。 然实即兼热也, 虚即兼寒也。 盖如疮疡之痛, 必由乎热, 今不作痛而作痒, 此其无热可知, 无热由乎阳虚, 阳虚便是寒证, 诸有以初起作痒为火者, 皆谬也。 且凡痘疮发痒, 则多为不起不灌而?陷继之, 最可虑也。 故凡治痒之法, 虽云当补, 然尤不可不温, 惟温补则营卫和, 气血行而痘自起矣。 痘毒既起而透, 则多有作痛, 尚何痒哉? 故痘于起发之时, 则宜痛不宜痒也。 然痒有数证, 亦当辨治如左:

痘疮初见点便作痒者, 此邪在半表半里之间, 而进退迟疑总由元气无力, 欲达不能也, 速当温补阳气, 兼以疏散, 但使腠理通畅, 则痘自起而痒自止矣。 宜六气煎加川芎, 白芷, 防风, 荆芥之属。 若虚在血分而色白者, 宜六物煎, 或五物煎加减主之。

痘疮出齐之后, 但是作痒, 俱宜保元汤, 或六气煎加川芎, 当归, 防风, 荆芥治之, 或用十全大补汤, 或用蝉退膏。

血渗肌肤, 咸蜇皮肉而作痒者, 亦以气虚而然, 宜保元汤加芍药, 当归以制血, 或加丁香以治里, 官桂以治表, 表里俱实, 自不作痒。

程氏曰: 凡前后痒?, 宜保元汤加何首乌, 牛蒡子, 白芍药。 何首乌须赤白兼用。

痘疮干而作痒者, 宜养血润燥, 以五物煎加防风, 荆芥, 外用茵陈熏法。

痘疮湿而作痒者, 宜补气去湿, 以四君子汤加防风, 荆芥, 桂枝以解之, 外用茵陈熏法。

头面为诸阳之会, 若痒而抓破, 则泄气最甚, 速宜六气煎, 或十全大补汤加防风, 荆芥, 何首乌之属以培补之。 但得复肿复灌而饮食如常则无害, 若痒不止而满面抓破者必死。

遍身发痒抓破, 脓血淋漓者, 宜参耆内托散, 倍加当归及白芷, 荆芥, 木香, 使气和血行, 其痒自止, 外以败草散敷之。

疮痒溃烂, 粘衣连席难任者, 内服十全大补汤加防风, 荆芥, 外用败草散。

痘疮见形而皮肉红艳, 起发而皮嫩多水者, 其后多致痒?也, 急须先期调补之。

痘疮将收而痒者, 其脓已成, 其疮已回, 邪散而正复, 营卫和畅故痒也。 不须服药, 但谨护之, 勿令抓破, 以致损伤成疮。

浆脓初化, 脓未成而混身瘙痒不宁者, 此恶候也, 速当温补气血, 用六气煎, 六物煎之类, 加以防风, 白芷, 荆芥之属, 必令痒去方保无虑。 若痒甚不休, 疮坏皮脱, 其毒复陷, 谓之痒?, 必不能活矣。

<活幼心书>云: 凡作痒不止, 用荆芥穗以纸束之, 用刺痒处, 以散郁邪, 其痒自止, 此屡验之法。 内服消风化毒汤加参, 归以解之。

作痛三十五
痘疮作痛, 有实有虚, 虽曰诸痛为实, 然此言亦不可执。 若身有大热而大便秘结, 烦躁不宁, 喘胀作渴而为痛者, 此实痛也。 若无大热而二便清利, 脾气不健, 卫气不充, 营失所养而作痛者, 此虚痛也。 实者宜解毒清火, 当用解毒汤, 或四味消毒饮之类主之。 虚者宜补养血气, 当用保元汤, 或六物煎之类主之。

头面肿三十六
经曰: 热甚则肿。 大抵毒盛者必肿, 毒微者不肿, 故亦可以肿与不肿, 察毒之茎与不甚也。 然痘疮应期起发, 毒必以渐尽出, 故头面亦必以渐浮肿, 此毒火聚于三阳之分, 欲化脓浆, 其宜然也。 然止宜微肿, 而甚肿者, 大非所宜。 若当起发之时, 头面全然不肿, 必其痘稀磊落, 毒气轻浅者然, 此最吉兆也。

痘以渐起, 面以渐肿, 及灌脓收靥而肿以渐消, 此常候也。 如应肿不肿者, 必其元气不足; 应消不消者, 必其毒气有余, 须急治之。

有痘未起发而头面预肿, 皮光色嫩, 如瓠瓜之状, 此恶毒上冲之候也。 又有痘点已见, 但隐隐于皮肤之中, 肉目肿而痘不起者决死。 汪氏<理辨>曰: 痘起五六日之际, 有面目先肿而光亮者, 是阳乘阴分, 毒不能发也。 何也? 血乃气之本, 气乃血之标, 血有不足, 则根本之力已亏, 故致虚阳动作, 其气妄行肉分, 区区不足之血, 何能载毒而出? 七日之后, 传经已足, 则气退毒陷, 阴阳各失其正, 尚何可治之有? 凡值此者, 不可不预调气血, 若待临期, 无能为矣。

痘正起发头面肿胀时, 正面之疮切防瘙痒, 不可使之抓破, 少有损伤, 以致真气外泄, 邪气内蚀, 则肿消毒陷, 多致死矣。 但得破者复灌, 消者复肿, 饮食二便如常, 则变凶为吉矣, 宜十全大补汤, 或合苦参丸治之。

头面肿胀而眼目咽喉痛闭者, 急宜解毒, 眼与咽喉相兼治之, 宜消毒化斑汤去升麻, 或大连翘饮主之。

兼疫毒之气而头项腮颌预肿者, 此必大头风及虾蟆瘟之属, 宜以疫气治之, 如大连翘饮, 及兼济消毒饮之类主之。 但兼此者亦多凶少吉也。

痘疔黑陷三十七
痘有紫黑枯硬而独大, 针拨不动, 手捻有核者, 是为痘疔, 若不去之, 则一身之痘皆不能起发, 或皆变黑色, 必致死矣。 其有黑大而软者, 此名黑痘, 慎不可作痘疔治也。

痘疔者, 以热毒蓄积, 气血凝败而成也。 然其类亦有数种, 最为恶候, 宜谨察之。 有初出红点, 渐变黑色, 其硬如石者, 此肌肉已败, 气血中虚, 不能化毒, 反致陷伏也。 有肌肉微肿, 状如堆粟, 不分颗粒者, 此气滞血凝, 毒气结聚不散也。 有中心黑陷, 四畔突起戴浆者, 此血随毒走, 气不能充也。 有中心戴浆自破溃烂者, 此气血俱虚, 皮肤败坏也。 有为水泡溶溶易破者, 此脾虚不能制湿, 气虚不能约束也。 有为血泡色紫易破者, 此血热妄行, 而气虚不能完固也。 有疮头针孔浆水自出者, 此卫气已败, 其液外脱也。 以上数证, 虽与痘疔不同, 而危险无异, 但于五六日间候之, 若见一证, 多不可治。

凡痘疔及黑陷者, 宜内服六气煎加川芎, 紫草, 红花, 木通之类, 以补血凉血而疔自退。 疔退后, 宜大进六气煎, 或六物煎, 外用四圣丹, 以胭脂汁调点之。 疔若大者, 用银针挑破疮口, 吸出恶血, 入后药末, 即转红活。 大抵黑陷而疔多, 或余毒不起者多死。 若痘疔挑去黑血, 搽药不变, 仍是黑色者必死。

<心鉴>曰: 痘疔见于四肢, 不近脏腑者易治, 若穿筋骨者亦难治。 但有见于头面腹背, 逼近于内者, 其势必攻穿脏腑矣。 如未穿者, 急须治之, 用飞过雄黄, 以真蟾酥拌匀为丸, 如麻子大, 挑疔点入, 立效。 又或用巴豆一粒, 去皮膜, 合朱砂一分, 研烂点入, 一时突出即愈。 内服无价散, 汲井水加猪尾血三五点调下。

痘疮黑陷者, 必气不足, 血不活也, 急宜托里散, 或六物煎加川芎, 肉桂, 红花, 蝉退, 调无价散, 或独圣散, 甚者宜九味异功煎, 或十全大补汤, 调无价散, 仍外用四圣丹点之。 若见焦紫而黑, 混身皆是, 及身有大热, 或大便秘结, 内热烦渴者, 此亦有火毒之证, 宜四顺清凉饮, 或承气汤, 合万氏夺命丹以解其毒。 俟火邪略退, 即宜用六气煎, 调无价散以托其内, 亦可望其生也。

痘疮起发之时, 但干燥, 其根焦黑, 即当速治之。 如火邪不甚, 证无大热者, 惟五物煎, 或六物煎为最宜也。 如有火证火脉, 血热毒盛而焦黑者, 轻则凉血养营煎, 或鼠粘子汤, 甚则以万氏夺命丹合而服之。

原有疮疥未愈, 至痘出之时, 其破处痘有攒聚, 而形色黑溃者, 急以银针挑破, 吮去毒血, 吐于水中, 其血红者可治, 黑者难治, 须内服加味四圣散, 或万氏夺命丹, 外用万氏四圣散涂之。

靥后痘疔溃烂成坑, 内见筋骨者, 宜托里消毒散, 或荆防败毒散加川山甲, 蝉退, 僵蚕, 外用神效当归膏, 或太乙膏贴之, 或以白龙散敷之。

饮食三十八
痘疮终绐皆以脾胃为主, 但能饮食, 则气血充实, 而凡起发灌浆收靥, 无不赖之。 故能食者, 虽痘疮稠密, 亦自无害; 不能食者, 虽痘疮稀少, 亦为可虞, 此脾胃之调, 所当先也。 然证有不同, 最须详审施治。

痘有毒气正盛而不食者, 当痘疮正出之时, 虽不欲食, 但得痘色真正, 不为害也。 盖热毒未解, 于将出未出之际, 多有不欲食者, 待毒气尽出自能食矣。 其有痘已尽出而仍不欲食者, 当徐用四物汤加神曲, 砂仁, 陈皮, 一, 二剂必能食矣。

痘见灰白, 别无大热停滞等证, 而食少或不食者, 必脾胃虚也, 宜五味异功散, 或四君子汤。 若胃中阳气不足, 不能运化而食少者, 此虚而且寒也, 宜温胃饮, 养中煎, 或六气煎主之。

凡命门元阳不足, 则中焦胃气不暖, 故多痞满不食, 下焦肾气不化, 故多二阴不调, 此必用理阴煎加减治之, 自见神效, 勿谓小儿无阴虚证也。

凡泄泻, 或见恶心, 或呕吐而不食者, 尤属胃气虚寒也, 轻则理中汤, 六气煎; 甚则陈氏十二味异功散, 或用六气煎合二仙散主之。

凡脾气不虚, 但胃口寒滞, 或痛或呕而不食者, 宜益黄散。

凡停食多食而不食者, 宜大小和中饮以清宿滞, 或五味异功散加山查, 麦芽, 神曲, 砂仁, 或合匀气散治之。

凡口疮不能进食, 或咽喉疼痛而不能食者, 但清其咽, 痛止自食矣, 宜甘桔汤, 或加味甘桔汤。

凡外感风寒, 邪入胃口则不能食, 须表散寒邪, 邪散自能食矣, 宜加减参苏饮, 或柴陈煎, 或五味异功散加柴胡。

痘后别无他证而饮食不进者, 此惟脾气不足, 宜五味异功散, 或温胃饮, 养中煎之类主之。

程氏曰: 凡水谷不能运化而饮食不进者, 只用保元汤加陈皮, 麦芽, 神曲, 砂仁, 扁豆, 生姜, 呕者加真藿香。

徐氏曰: 痘疮不乳食者, 有虚实二证: 或吐或利, 面目青白或青色者为虚寒, 宜温之补之; 若大小二便干涩, 面赤而气壅, 或渴或热, 或目睛黄赤, 气粗中满者为实热, 宜清之利之。

咽喉口齿三十九
咽喉司呼吸之升降, 乃一身之橐钥也。 毒气不能舒散, 则壅聚于此, 肿痛闭塞, 水浆难入, 则死生系之, 深可畏也。 首尾俱宜甘桔汤加麦门冬, 牛蒡子, 玄参, 杏仁, 或加味甘桔汤, 及<拔萃>甘桔汤俱可用。 热甚痛甚者, 宜东垣凉膈散加牛蒡子, 或以甘桔汤合黄连解毒汤加石膏, 木通, 牛蒡子, 山豆根, 射干, 并外用玉钥匙点之。 咽痛便秘者, 宜四顺清凉饮下之。 以上证治, 必其能食肉热者, 方可用此寒凉之剂。 若上焦虽热而下焦不热, 或不喜饮食者, 只用加味甘桔汤, 徐徐咽服, 不必用牛蒡子, 恐其性凉伤脾也。

咽喉肿痛, 凡痘疮多有是证, 但七日前见者为逆, 七日后见者无虑。 盖起发灌脓之时, 内外之痘俱大, 以致气道壅肿而然, 此痘也, 非喉痹之毒也。 待外痘既靥, 则内证自除矣, 不必治之。

徐氏曰: 凡咽喉肿痛不能饮食者, 内服加味甘桔汤。 外看身上有痘之最大者, 此其毒气相连, 宜用香油灯草燃而焠之, 一焠即愈。 或用手捻破, 以痘疔散涂之。

陈氏曰: 凡身壮热, 大便坚实, 或口舌生疮, 咽喉肿痛, 皆疮毒未尽, 宜用四味射干鼠粘子汤。 如不应, 宜七味白朮散。

痘疮弄舌吐舌者, 脾之热也, 轻者导赤散, 甚者泻黄散。

唇口与五内相通, 故热毒内热, 口舌必先受伤, 毒甚则口舌或紫或白或黑, 舌或肿大, 此皆实热之证, 宜内服黄连解汤加石膏, 牛蒡子, 木通, 生地, 或东垣凉膈散。 若大便软结者, 宜<局方>凉膈散, 外用玉钥匙点之。 若口舌生疳者, 以吹口丹, 或阴阳散敷之。

牙龈肿烂成疳者, 此阳明热毒内攻也, 杀人甚速, 宜甘露饮主之, 外用老茶叶, 韭菜根煎浓汤洗之, 仍用翎毛刷去腐肉, 洗见鲜血, 乃以神授丹, 或搽牙散敷之, 日三次, 或绵茧散亦可。 若烂至喉中者, 用小竹管将绵茧散吹入, 虽遍口牙齿烂落, 口唇穿破者, 皆可敷药而愈。 然必有黄白脓水者方可治, 若色如干酱, 其肉臭烂, 日烂一分者俱不治。

牙疳臭烂, 气粗热甚, 舌白至唇, 口臭如烂肉, 大便泻脓血, 肚腹胀痛, 此胃虚毒气内攻, 胃烂之证。 若山根发红点者, 此疳毒内攻, 故见于山根, 亦胃烂之证, 俱不治。

痘疹退后, 若有牙龈腐烂, 鼻血横流者, 并为失血之证, 宜<局方>犀角地黄汤加山栀, 木通, 玄参, 黄芩之类以利小便, 使热毒下行, 外用神授丹治之, 不可缓也。 若疳疮色白者, 为胃烂, 此不治之证。

痘疮中论列方四十
保元汤痘一。 五味异功散补四。 五福饮新补六。 四物汤补八。 十二味异功散痘二二。
六物煎新因二十。 二仙散痘二十。 十全大补汤补二十。 八珍汤补十九。 调元汤痘二。
四君子汤补一。 九味异煎新因二二。 五物煎新因二。 二阴煎新补十。
十一味木香散痘二一。 六气煎痘二五八。 十宣散痘十四。 六味回阳饮新热二。
温胃饮新热五。 七味白朮散小七。 理阴煎新热三。 益黄散和十九。
黄耆建中汤补二七。 托里散痘四。 惺惺散小二三。 人参固肌汤痘十二。
柴葛煎新因十八。 柴归饮新因十五。 升麻葛根汤痘二六。 小柴胡汤散十九。
参苏饮散三四。 五柴胡饮新散五。 双解散痘四一。 麻黄甘草汤痘三五。
搜毒煎新因十九。 天水散寒百十二。 荆防败毒散痘三一。 理中汤热一。
养中煎新热四。 七味安神丸小七三。 胃爱散散痘十九。 芎归汤痘十五。
参耆内托散痘七。 酸枣仁汤补八四。 柴陈煎新散九。 人参透肌散痘十三。
苏葛汤痘二七。 疏邪饮新因十六。 柴葛桂枝汤痘三六。 柴胡饮子痘四二。
五积散散三九。 桂枝葛根汤痘三七。 羌活散痘三八。 益元散寒百一二。
柴胡麦门冬散痘二四。 败毒散痘三一又三二。 六一散寒百十二。 解毒散痘五一。
甘露饮寒十。 托里消毒散痘六。 泻黄散寒五七。 四苓散和一八七。
实表解毒汤痘五四。 苦参丸痘九九。 当归丸痘九五。 六味消毒饮痘四九。
小和中饮新和八。 承气汤攻一。 消风化毒汤痘五八。 橘皮汤痘九二。 独圣散痘七八。
普济消毒饮寒十三。 化痰丸小九九。 无价散痘七九。 养血化斑汤痘十八。
抱龙丸小八五。 黄连解毒汤寒一。 消毒散痘四七。 五苓散和一八二。
解毒内托散痘五。 退火丹痘八四。 导赤散寒一二二。 四味消毒饮痘四八。
大和中饮新和七。 三黄丸攻六八。 解毒防风汤痘五六。 肉豆蔻丸小五六。
通关散痘八五。 凉血化毒汤痘五九。 匀气散痘九三。 蝉退膏痘四六。
消毒化斑汤痘五十。 三酥饼痘八十。 败草散痘一二六。 凉血养营煎新因十七。
胡荽酒痘百十八。 玄参地黄汤痘八六。 大连翘饮寒七八。 胭脂汁痘一二五。
犀角地黄汤寒七九。 快斑汤痘七三。 荞麦散痘一二四。 射干鼠粘子汤痘七七。
紫草饮子痘六七。 白龙粉痘一二七。 紫草木香汤痘六九。 紫草散痘六五。
绵茧散痘一三四。 加味甘桔汤痘九十。 甘桔汤因一七五。 阴阳散外一三三。
参耆四圣散痘八。 玉钥匙因一九三。 搽牙散痘一三五。 万氏四圣散痘百十六。
保婴丹痘百五。 水杨汤痘百二十。 连翘升麻汤痘二八。 犀角散痘六三。
猪髓膏痘一二二。 快斑越婢汤痘七四。 鼠粘子汤痘七六。 茶叶方痘一二一。
紫草木通汤痘七十。 紫草饮痘六六。 神授丸因一五六。 紫草快斑汤痘六八。
如圣汤痘十一。 痘疔散痘百十四。 <拔萃>甘桔汤因一七六。 四圣丹痘百十五。
吹口丹痘一三六。 加味四圣散痘十。 辟邪丹痘百三十。 茵陈熏法痘百十九。
人参白虎汤寒三。 <局方>凉膈散痘十九。 前胡枳壳汤痘九四。 神应夺命丹痘八一。
万氏牛黄清心丸小九四。 太乙膏外三百八。 四顺清凉饮攻二五。 东垣凉膈散痘八三。
万氏夺命丹痘八二。 救苦灭瘢散痘一二八。 神效当归膏外三一四。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痘疮中》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