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源资料库 > 医源图书馆 > 中医古籍 > 景岳全书 > 卷之三十四天集杂证谟 > 癫狂痴呆

癫狂痴呆

来源:医源世界 作者:佚名 2008-5-14
336*280 ads

摘要: 通天篇曰: 太阳之人, 多阳而少阴, 必谨调之, 无脱其阴, 而泻其阳。脉解篇曰: 太阳所谓甚则狂癫疾者, 阳尽在上而阴气从下, 下虚上实, 故狂癫疾也。 阳明所谓病至则欲乘高而歌, 弃衣而走者, 阴阳复争, 而外并于阳, 故弃衣而走也。阳明脉解篇帝曰: 足阳明之脉, 病甚则弃衣而走, 登高而歌, 或至不食数日, 踰垣上屋, 所上之处......


经义
宣明五气篇曰: 邪入于阳则狂, 邪入于阴则痹。 搏阳则癫疾, 搏阴则为瘖。

生气通天论曰: 阴不胜其阳, 则脉流薄疾, 并乃狂。 阳不胜其阴, 则五脏气争, 九窍不通。

调经论曰: 血并于阴, 气并于阳, 故为惊狂。

通天篇曰: 太阳之人, 多阳而少阴, 必谨调之, 无脱其阴, 而泻其阳。 阳重脱者易狂, 阴阳皆脱者, 暴死不知人也。

本神篇曰: 肝悲哀动中则伤魂, 魂伤则狂忘不精。 肺喜乐无极则伤魄, 魄伤则狂, 狂者意不存人。

脉解篇曰: 太阳所谓甚则狂癫疾者, 阳尽在上而阴气从下, 下虚上实, 故狂癫疾也。 阳明所谓病至则欲乘高而歌, 弃衣而走者, 阴阳复争, 而外并于阳, 故弃衣而走也。

阳明脉解篇帝曰: 足阳明之脉, 病甚则弃衣而走, 登高而歌, 或至不食数日, 踰垣上屋, 所上之处, 皆非其素所能也, 病反能者何也? 岐伯曰: 四肢者, 诸阳之本也。 阳盛则四肢实, 实则能登高也。 热盛于身, 故弃衣欲走也。 阳盛则使人妄言骂詈, 不避亲疏而不欲食, 故妄走也。

病能论帝曰: 有病怒狂者, 此病安生? 岐伯曰: 生于阳也。 阳气者, 因暴折而难决, 故善怒也, 病名曰阳厥。 帝曰: 何以知之? 岐伯曰: 阳明者常动, 巨阳少阳不动, 不动而动大疾, 此其候也。 帝曰: 治之奈何? 曰: 夺其食即已。 夫食入于阴, 长气于阳, 故夺其食即已。 使之服以生铁洛为饮, 夫生铁洛者, 下气疾也。

通评虚实论帝曰: 癫疾何如? 岐伯曰: 脉搏大滑, 久自已; 脉小坚急, 死不治。 帝曰: 癫疾之脉, 虚实何如? 岐伯曰: 虚则可治; 实则死。

大奇论曰: 心脉满大, 痫瘛筋挛。 肝脉小急, 癫瘛筋挛。 二阴急为痫厥。

邪气藏府病形篇曰: 心脉缓甚为狂笑, 微涩为癫疾。 肺脉急甚为癫疾。 肾脉急甚为骨癫疾。

奇病论曰: 帝曰: 人生而有病癫疾者, 病名曰何? 安所得之? 岐伯曰: 病名为胎病。 此得之在母腹中时, 其母有所大惊, 气上而不下, 精气并居, 故令子发为癫疾也。

寒热病篇曰: 暴挛痫眩, 足不任身, 取天柱。

癫狂篇曰: 癫疾始生, 先不乐, 头重痛, 视举目赤, 甚作极已而烦心, 候之于颜。 取手太阳, 阳明, 太阴, 血变而止。 癫疾始作, 先反僵, 因而脊痛, 候之足太阳, 阳明, 太阴, 手太阳, 血变而止。 癫疾始作, 而引口啼呼喘悸者, 候之手阳明, 太阳, 左强者攻其右, 右强者攻其左, 血变而止。 治癫疾者, 常与之居, 察其所当取之处。 病至, 视之有过者泻之。 置其血于瓠壶之中, 至其发时, 血独动矣。 不动, 灸穷骨二十壮。 穷骨者, ?骨也。 骨癫疾者, 顑齿诸腧分肉皆满, 而骨居, 汗出烦悗, 呕多沃沫, 气下泄, 不治。 筋癫疾者, 身倦挛急大, 刺项大经之大杼脉。 呕多沃沫, 气下泄者, 不治。 脉癫疾者, 暴仆, 四肢之脉皆胀而纵。 脉满, 尽刺之出血; 不满, 灸之挟项太阳, 灸带脉于腰相去三寸, 诸分肉本输。 呕多沃沫, 气下泄者, 不治。 癫疾者, 疾发如狂者, 死不治。 以上俱言癫疾。 狂始生, 先自悲也, 喜忘苦怒善恐者, 得之忧饥, 治之取手太阴, 阳明, 血变而止, 及取足太阴, 阳明。 狂如生, 少卧不饥, 自高贤也, 自辩智也, 自尊贵也, 善骂詈, 日夜不休, 治之取手阳明, 太阳, 太阴, 舌下少阴, 视之盛者, 皆取之, 不盛, 释之也。 狂言, 惊, 善笑, 好歌乐, 妄行不休者, 得之大恐, 治之取手阳明, 太阳, 太阴。 狂, 目妄见, 耳妄闻, 善呼者, 少气之所生也, 治之取手太阳, 太阴, 阳明, 足太阴, 头两顑。 狂者多食, 善见鬼神, 善笑而不发于外者, 得之有所大害, 治之取足太阴, 太阳, 阳明, 后取手太阴, 太阳, 阳明。 狂而新发, 未应如此者, 先取曲泉左右动脉, 及盛者见血, 有顷已; 不已, 以法取之, 灸骨?二十壮。 以上俱言狂证。

长刺节论曰: 病在诸阳脉, 且寒且热, 诸分且寒且热, 名曰狂, 刺之虚脉, 视分尽热病已止。 病初发岁一发, 不治, 月一发, 不治, 月四五发, 名曰癫病, 刺诸分诸脉, 其无寒者以针调之, 病已止。

二十难曰: 重阳者狂, 重阴者癫。 脱阳者见鬼, 脱阴者目盲。

五十九难曰: 狂癫之病, 何以别之? 然: 狂疾之始发, 少卧而不饥, 自高贤也, 自辩智也, 自倨贵也, 妄笑, 好歌乐, 妄行不休是也。 癫疾始发, 意不乐, 僵仆直视, 其脉三部俱盛是也。

论证共二条
1.癫狂之病, 病本不同。 狂病之来, 狂妄之渐而经久难已; 癫病之至, 忽然僵仆而时作时止。 狂病常醒, 多怒而暴, 癫病常昏, 多倦而静, 由此观之, 则其阴阳寒热, 自有冰炭之异, 故<难经>曰: 重阳者狂, 重阴者癫, 义可知也。 后世诸家, 有谓癫狂之病, 大概是热, 此则未必然也。 此其形气脉气自亦有据, 不可不辨察阴阳, 分而治之。
2.癫, 即痫也, 观<内经>所言癫证甚详, 而痫则无辨, 即此可知。 后世有癫痫, 风痫, 风癫等名, 所指不一, 则徒滋惑乱, 不必然也。 又如<别录>所载五痫, 曰马痫, 牛痫, 猪痫, 羊痫, 鸡痫者, 即今人之谓羊痫, 猪痫也, 此不过因其声之相似, 遂立此名, 可见癫痫无二, 而诸家于癫证之外, 又有痫证, 诚属牵强, 无足凭也。 又<千金方>有风痫, 惊痫, 食痫, 及阴痫, 阳痫之说, 皆所当辨, 并列后条。
论治共五条
1.凡狂病多因于火。 此或以谋为失志, 或以思虑郁结, 屈无所伸, 怒无所泄, 以致肝胆气逆, 木火合邪, 是诚东方实证也。 此其邪乘于心, 则为神魂不守; 邪乘于胃, 则为暴横刚强。 故治此者, 当以治火为先, 而或痰或气, 察其甚而兼治之。 若止因火邪, 而无胀闭热结者, 但当清火, 宜抽薪饮, 黄连解毒汤, 三补丸之类主之。 若水不制火, 而兼心肾微虚者, 宜朱砂安神丸, 或服蛮煎, 二阴煎主之。 若阳明火盛者, 宜白虎汤, 玉泉散之类主之。 若心脾受热, 叫骂失常, 而微嗛闭结者, 宜清心汤, 凉膈散, 三黄丸, 当归龙荟丸之类主之。
2.若因火致痰者, 宜清膈饮, 抱龙丸, 生铁落饮主之, 甚者宜滚痰丸。 若三焦邪实热甚者, 宜大承气汤下之。 若痰饮壅闭, 气道不通者, 必须先用吐法, 并当清其饮食。 此治狂之要也。
3.癫病多由痰气。 凡气有所逆, 痰有所滞, 皆能壅闭经络, 格塞心窍, 故发则旋晕僵仆, 口眼相引, 目睛上视, 手足搐搦, 腰脊强直, 食顷乃苏。 此其倏病倏已者, 正由气之倏逆倏顺也。 故治此者, 当察痰察气, 因其甚者而先之; 至若火之有无, 又当审其脉证而兼为之治也。 气滞者, 宜排气饮, 大和中饮, 四磨饮, 或牛黄丸, 苏合丸, <集成>润下丸之类主之。 痰盛者, 宜清膈饮, 六安煎, 二陈汤橘皮半夏汤, 或抱龙丸, 朱砂滚涎丸之类主之。 兼痰兼火者, 宜清膈饮, 朱砂安神丸, 丹溪润下丸之类主之。 痰逆气滞之甚者, 必用吐法, 吐后随证调理之。
4.癫痫证无火者多。 若无火邪, 不得妄用凉药, 恐伤脾气, 以致变生他证。 且复有阴盛阳衰及气血暴脱, 而绝无痰火气逆等病者, 则凡四君, 四物, 八珍, 十全大补等汤, 或干姜, 桂, 附之类, 皆所必用, 不得谓癫痫尽属实邪, 而概禁补剂也。 若真阴大损, 气不归根, 而时作时止, 昏沉难愈者, 必用紫河车丸, 方可奏效。 其有虚中挟实, 微兼痰火不清, 而病久不愈者, <集验>龙脑安神丸最得其宜, 随证增减, 可为法也。
5.痴呆证, 凡平素无痰, 而或以郁结, 或以不遂, 或以思虑, 或以疑贰, 或以惊恐, 而渐致痴呆, 言辞颠倒, 举动不经, 或多汗, 或善愁, 其证则千奇万怪, 无所不至, 脉必或弦或数, 或大或小, 变易不常, 此其逆气在心或肝胆二经, 气有不清而然。 但察其形体强壮, 饮食不减, 别无虚脱等证, 则悉宜服蛮煎治之, 最稳最妙。 然此证有可愈者, 有不可愈者, 亦在乎胃气元气之强弱, 待时而复, 非可急也。 凡此诸证, 若以大惊猝恐, 一时偶伤心胆, 而致失神昏乱者, 此当以速扶正气为主, 宜七福饮, 或大补元煎主之。
6.小儿无狂证, 惟病癫者常有之。 凡小儿之病, 有从胎气而得者, 有从生后受惊而得者, 盖小儿神气尚弱, 惊则肝胆夺气而神不守舍, 舍空则正气不能主, 而痰邪足以乱之。 故凡治小儿之惊痫, 必须先审正气, 然后察其病邪, 酌宜治之。 诸法俱载小儿门, 所当详究。
述古共四条
1.<千金方>云: 小儿之痫有三, 风痫, 惊痫, 食痫也。 风痫缘衣暖汗出, 风因入也。 初时先屈指如数, 乃作。 惊痫起于惊悸, 大啼乃作。 食痫其先不哺乳, 而变热后发, 或先寒后热者, 皆食痫也。 又云: 病先身热, 掣纵, 惊啼叫唤, 而后发痫, 脉浮者为阳痫, 病在六腑外, 在肌肉, 犹易治也。 病先身冷, 不惊掣, 不啼叫, 而病发频率沉者, 为阴痫, 病在五脏内, 在骨髓, 难治也。
2.陈无择云: 夫癫痫病, 皆由惊动, 使脏气不平, 郁而生涎, 闭塞诸经, 厥而乃成。 或在母胎中受惊, 或幼小感风寒暑湿, 或饮食不节, 逆于脏气而成。 盖忤气得之外, 惊恐得之内, 饮食属不内外, 三因不同, 忤气则一。愚谓此二家之说, 虽若切当, 然风寒外感, 自有表证, 饮食内伤, 是有里证, 俱未必乱神。 若此而癫痫为病, 则忽尔昏厥, 此其病则专在心经, 以及肝胆二脏, 又非风寒饮食所能顿病若此者。 且风痫之义, 本以木邪所属为言, 亦非外感之谓, 即有外感, 或有饮食, 亦无非因惊因恐相兼为病耳, 若以三因并列之, 则有未必然也。
3.张子和曰: 肝屡谋, 胆屡不决, 屈无所伸, 怒无所泄, 肝木胆火随火随炎入心, 心火炽亢, 神不守舍, 久逆而成癫狂, 一因也。 有思虑过多, 脾伤失职, 心之官亦主思, 甚则火炽, 心血日涸, 脾液不行, 痰迷心窍, 以致癫狂, 二因也。
4.丹溪曰: 大法行痰为主, 黄连, 南星, 瓜蒌, 半夏, 寻火寻痰, 分多少而治, 无不愈。 有热者, 以凉药清其心。 有痰者, 必用吐法, 吐后用东垣安神丸及平肝之药, 青黛, 柴胡, 川芎之类。
简易方
一方, 治狂邪触发无时, 披头大叫, 但欲杀人, 不避水火者, 用苦参为末, 蜜丸桐子大, 每服五, 七十丸, 白滚汤或清茶送下。
灸法
间使五壮, 人中用小炷灸之, 骨?二十壮。 两手足大拇指, 以二指并缚一处, 灸爪甲角七壮。 须于甲肉之半, 令其四处着火。
癫狂论列方
抽薪饮新寒三。 四君子汤补一。 清膈煎新寒九。 排气饮新和六。 大和中饮新和七。 白虎汤寒二。 清心汤寒三四。 大补元煎新补一。 六安煎新和二。 抱龙丸小八五。 滚痰丸攻七七。 二陈汤和一。 十全大补汤补二十。 牛黄丸和三六五。 八珍汤补十九。 朱砂安神丸寒一四二。 玉泉散新寒十五。 二阴煎新补十。 橘皮半夏汤和十三。 四磨饮和五二。 服蛮煎新寒十九。 <集成>润下丸和百十七。 大承气汤攻一。 <集验>龙脑安神丸和一四七。 紫河车丸小百七。 三黄丸攻六八。 苏合丸和三七一。 当归龙荟丸寒一六七。 四物汤补八。 七福饮新补七。 朱砂滚涎丸攻七八。 凉膈散攻十九。 三补丸寒一六二。 丹溪润下丸和百十六。 吐法新攻一。 生铁落饮寒七七。 黄连解毒汤寒一。
论外备用方
正心汤补八一心虚生热。 辰砂妙香散固十五。 宁志丸和三百六十心风养神。 归神丸和三五九神不守舍。 宁心丸补百十四养心神。 抱胆丸和三五七惊气结。 人参琥珀丸和三六一养心安神。 神应丹和三六三镇惊痰。 五痫神应丸和三四六风痰。 辰砂丸和三五八痰气结。 五生丸热九六寒痰。 牛黄清心丸攻三五实热。 <秘方>半夏丸和三六二风痰。 琥珀寿星丸和百十三痰痫。 犀角丸攻九一风痰。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癫狂痴呆》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