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源资料库 > 医源图书馆 > 中医古籍 > 景岳全书 > 卷之三十一贯集杂证谟 > 痰饮

痰饮

来源:医源世界 作者:佚名 2008-5-14
336*280 ads

摘要: 痰饮一证, 其在<内经>, 止有积饮之说, 本无痰证之名, 此<内经>之不重痰证, 概可知矣。 不知痰之为病, 必有所以致之者, 如因风因火而生痰者, 但治其风火, 风火息而痰自清也。 因虚因实而生痰者, 但治其虚实, 虚实愈而痰自平也。 未闻治其痰而风火可自散, 虚实可自调者, 此所以痰必因病而生, 非病之因痰而致也。...


经义
气交变大论曰: 岁土太过, 饮发中满, 食减。

五常政大论曰: 太阳司天, 湿气变物, 水饮内蓄, 中满不食。

六元正纪大论曰: 少阴司天, 四之气, 民病饮发。 太阴所至为积饮, 痞隔。 土郁之发, 为饮发注下。

至真要大论曰: 岁太阴在泉, 民病饮积。 岁阳明在泉, 民病喜呕, 呕有苦。 太阴之胜, 饮发于中。 太阴之复, 饮发于中, 唾吐清液。 太阳之复, 唾出清水, 及为哕噫。 诸病水液, 澄澈清冷, 皆属于寒。

论证共六条
1.痰饮一证, 其在<内经>, 止有积饮之说, 本无痰证之名, 此<内经>之不重痰证, 概可知矣。 及考痰之为名, 虽起自仲景, 今后世相传, 无论是痰非痰, 开口便言痰火, 有云怪病之为痰者, 有云痰为百病母者, 似乎痰之关系, 不为不重, 而何<内经>之忽之也。 不知痰之为病, 必有所以致之者, 如因风因火而生痰者, 但治其风火, 风火息而痰自清也; 因虚因实而生痰者, 但治其虚实, 虚实愈而痰自平也; 未闻治其痰而风火可自散, 虚实可自调者, 此所以痰必因病而生, 非病之因痰而致也。 故<内经>之不言痰者, 正以痰非病之本, 而痰惟病之标耳。 今举世医流, 但知百计攻痰, 便是治病, 竟不知所以为痰, 而痰因何而起, 是何异引指以使臂, 灌叶以救根者乎? 标本误认, 而主见失真, 欲求愈病, 难矣难矣。
2.痰之与饮, 虽曰同类, 而实有不同也。 盖饮为水液之属, 凡呕吐清水, 及胸腹膨满, 吞酸嗳腐, 渥渥有声等证, 此皆水谷之余, 停积不行, 是即所谓饮也。 若痰有不同于饮者, 饮清澈而痰稠浊, 饮惟停积肠胃, 而痰则无虚不到。 水谷不化而停为饮者, 其病全由脾胃; 无处不到而化为痰者, 凡五脏之伤皆能致之。 故治此者, 当知所辨, 而不可不察其本也。
3.痰即人之津液, 无非水谷之所化, 此痰亦既化之物, 而非不化之属也, 但化得其正, 则形体强, 营卫充, 而痰涎本皆血气; 若化失其正, 则脏腑病, 津液败, 而血气即成痰涎。 此亦犹乱世之盗贼, , 何孰非治世之良民, 但盗贼之兴, 必由国运之病, 而痰涎之作, 必由元气之病。 尝闻之立斋先生曰: 使血气俱盛, 何痰之有? 余于初年, 颇疑此言, 而谓岂无实痰乎? 及今见定识多, 始信其然也。 何以见之? 盖痰涎之化, 本由水谷, 使果脾强胃健, 如少壮者流, 则随食随化, 皆成血气, 焉得留而为痰? 惟其不能尽化, 而十留一二, 则一二为痰矣, 十留三四, 则三四为痰矣, 甚至留其七八, 则但见血气日削, 而痰涎日多矣, 此其故正以元气不能运化, 愈虚则痰愈盛也。 然则立斋之言, 岂非出常之见乎。 今见治痰者, 必曰痰之为患, 不攻如何得去? 不知正气不行, 而虚痰结聚, 则虽竭力攻之, 非惟痰不可去, 而且益增其虚。 故或有因攻而遽绝者, 或偶尔暂苏而更甚于他日者, 皆攻之之误也, 又孰知痰之可攻者少, 而不可攻者多也。 故凡将治痰者, 不可不先察虚实。
4.痰有虚实, 不可不辨。 夫痰则痰矣, 皆若有余, 又何有虚实之异? 盖虚实二字, 全以元气为言, 凡可攻者, 便是实痰, 不可攻者, 便是虚痰。 何为可攻? 以其年力犹盛, 血气未伤, 或以肥甘过度, 或以湿热盛行, 或风寒外闭皮毛, 或逆气内连肝膈, 皆能骤至痰饮, 但察其形气病气俱属有余者, 即实痰也。 实痰者何? 谓其元气犹实也。 此则宜行消伐, 但去其痰, 无不可也。 何为不可攻? 则或以形羸气弱, 年及中衰者, 即虚痰也。 或以多病, 或以劳倦, 或以忧思酒色, 致成劳损, 非风, 卒厥者, 亦虚痰也。 或脉见细数, 脏无阳邪, 时为呕恶泄泻, 气短声喑等证, 但察其形气病气本无有余者, 皆虚痰也。 虚痰者何? 谓其元气已虚也。 此则但宜调补, 若或攻之, 无不危矣。 且凡实痰本不多, 其来也骤, 其去亦速, 其病亦易治, 何也? 以病本不深也。 虚痰反多甚, 其来则渐, 其去则迟, 其病亦难治, 何也? 以病非一日也。 是以实痰无足虑, 而最可畏者, 惟虚痰耳。 总之, 治痰之法无他, 但能使元气日强, 则痰必日少, 即有微痰, 亦自不能为害, 而且亦充助胃气。 若元气日衰, 则水谷津液, 无非痰耳, 随去随生, 有能攻之使尽, 而且保元气无恙者, 吾不信也。 故善治痰者, 惟能使之不生, 方是补天之手。 然则, 治此者可不辨其虚实, 而欲一概攻之, 如王隐君所论, 内外百病皆生于痰, 悉用滚痰丸之类, 其亦但知目前, 而不知日后之害哉。
5.五脏之病, 虽俱能生痰, 然无不由乎脾肾。 盖脾主湿, 湿动则为痰, 肾主水, 水泛亦为痰, 故痰之化无不在脾, 而痰之本无不在肾, 所以凡是痰证, 非此则彼, 必与二脏有涉。 但脾家之痰, 则有虚有实, 如湿滞太过者, 脾之实也; 土衰不能制水者, 脾之虚也。 若肾家之痰, 则无非虚耳。 盖火不生土者, 即火不制水, 阳不胜阴者, 必水反侵脾, 是皆阴中之火虚也; 若火盛烁金, 则精不守舍, 津枯液涸, 则金水相残, 是皆阴中之水虚也。 此脾肾虚实之有不同者, 所当辨也。 又若古人所云湿痰, 郁痰, 寒痰, 热痰之类, 虽其在上在下, 或寒或热, 各有不同, 然其化生之原, 又安外此二脏? 如寒痰湿痰, 本脾家之病, 而寒湿之生, 果无干于肾乎? 木郁生风, 本肝家之痰, 而木强制土, 能无濊于脾乎? 火盛克金, 其痰在肺, 而火邪炎上, 有不从中下二焦者乎? 故凡欲治痰, 而不知所源者, 总惟猜摸而已耳。
6.非风门有痰论三篇, 所当互阅。
论治共七条
1.脾胃之痰, 有虚有实, 凡脾土湿胜, 或饮食过度, 别无虚证而生痰者, 此乃脾家本病, 但去其湿滞而痰自清, 宜二陈汤为主治, 或六安煎, 橘皮半夏汤, 平胃散, 润下丸, 滚痰丸之类, 皆可择而用之。 若胃寒生痰而兼胀满者, 宜和胃二陈煎, 或兼呕吐而痛者, 宜神香散。 或为饮食所致, 宜加麦芽, 神?, 山楂, 枳实之类。 然脾胃不虚, 则虽生痰饮, 不过微有留滞, 亦必不多, 且无大害, 惟脾虚饮食不能消化而作痰者, 其变最多, 但当调理脾胃, 使其气强, 则自无食积之患, 而痰饮即皆血气矣。 若脾气微虚, 不能制湿, 或不能运化而为痰者, 其证必食减神倦, 或兼痞闷等证, 宜六君子汤, 或五味异功散之类主之, 金水六君煎亦妙。 若微虚兼寒者, 宜苓朮二陈煎主之。 若脾气大虚, 或兼胃寒呕恶而多痰者, 宜六味异功煎, 温胃饮, 理中汤, 圣朮煎之类主之。 又有劳倦本以伤脾, 而疲极又伤肝肾, 脾气伤则饮食减少, 或见恶心; 肝肾伤则水液妄行, 或痰饮起自脐下, 直冲而上, 此脾肾俱伤, 命门土母之病也。 虽八味地黄丸乃其正治, 然无如理阴煎, 其效更如神也, 或加白朮, 陈皮亦可。
2.肾经之痰, 水泛为痰者也, 无非虚证。 有以肿胀而生痰者, 此水入脾经, 谓之反克, 脏平者, 宜六味地黄丸, 左归饮之类主之; 脏寒者, 宜理阴煎, 加减<金匮>肾气丸, 八味地黄丸之类主之。 其或但宜温燥者, 则单助脾经, 亦能化湿, 惟六味异功煎及理中汤, 圣朮煎俱可酌用。 有以虚损而生痰者, 此水亏金涸, 精不化气, 气不化精而然, 使不养阴以济阳, 则水气不充, 痰终不化, 水不归源, 痰必不宁, 宜以左归, 右归, 六味, 八味等丸, 酌其寒热而用之。 若阴火乘肺, 津液干枯, 或喉痛, 或烦热, 或喜冷, 或便实, , 必察其真有火邪, 而痰嗽不已者, 宜四阴煎, 一阴煎之类加减主之; 若火本非真, 则但宜纯补, 庶保万全也。
3.风寒之痰, 以邪自皮毛内袭于肺, 肺气不清, 乃致生痰, 是即伤寒之类, 但从辛散, 其痰自愈, 宜六安煎, 二陈汤, 甚者小青龙汤之类主之。 其有风寒外袭, 内兼火邪者, 亦可兼用黄芩。 若血气兼虚者, 不得单用消耗, 宜金水六君煎主之。 若伤寒见风而兼发热嗽痰者, 宜柴陈煎主之, 或金水六君煎君柴胡亦妙。
4.中风之痰, 本非外感, 悉由脾肾虚败所致, 治痰之法, 详载非风门, 当与此互察之。
5.治痰当分缓急。 凡非风等证, 其有痰涎壅盛, 闭塞上焦, 而药食不能进者, 此不得不先治其痰, 以开清道, 若痰之甚者, 惟用吐法为最妙。 若痰气不甚, 食饮可进, 便当从缓, 求其本而治之, 不宜妄行攻击, 或但以六安煎, 二陈汤, 润下丸, 橘皮半夏汤之类, 调之为宜。 若火盛生痰者, 宜清膈煎, 抽薪饮之类主之。 若类风等证, 但察其上焦无滞, 或见其神昏困倦, 而胸喉之间, 气清息平, 本不见痰者, 切不可疑其为痰, 而妄用克伐消痰等剂, 则无有不败者矣。 若杂证势已至剧, 而喉中痰声漉漉, 随息潮甚者, 此垂危之候, 不可治也。 诸吐痰治痰之法, 俱详载非风门痰治条中。
6.治痰当知求本, 则痰无不清, 若但知治痰, 其谬甚矣。 故凡痰因火动者, 宜治火为先。 痰因寒生者, 宜温中为主。 风痰宜散之, 非辛温不可也。 湿痰宜燥之, 非渗利不除也。 郁痰有虚实; 郁兼怒者, 宜抑肝邪; 郁兼忧者, 宜培肝肺。 饮食之痰, 亦自不同, 有因寒者, 有因热者, 有因肥甘过度者, 有因酒湿伤脾者, 此皆能生痰, 而其中各有虚实, 辨之不可不真也。 又如脾虚不能制湿, 肾虚不能约水, 皆能为痰, 此即寒痰之属也; 或以脾阴干烁, 而液化为胶, 或以金水偏枯, 而痰本乎血, 此即热痰之属也。 凡此二者, 于痰证中十居八九, 是皆虚痰之不可攻者也。 又或有过用峻利, 以致痰反日甚者, 亦皆脾肾受伤之候, 治不求本, 济者鲜矣。
7.诸家治痰之法, 多有治其标者, 虽不可执, 亦不可废也, 详列如左。 痰因表者汗之, 因里者下之, 挟湿者分利之。 痰在膈上, 必用吐法, 泻亦不去。 胶固稠浊之痰, 必用吐。 痰在经络中, 非吐不可, 吐中就有发散之义。 痰在肠胃间, 可下而愈, 痰在四肢, 非竹沥不能达。 痰在?下, 非白芥子不能除。 痰在皮里膜外, 非姜汁, 竹沥不能达。 热痰火痰, 宜青黛, 黄芩, 天花粉, 连翘, 石膏, 火炎上者, 用流金膏。 老痰, 宜海石, 瓜蒌, 贝母, 兼火盛胶固者, 节斋化痰丸。 实痰火痰, 滚痰丸最效, 但不宜多用。 风痰, 用南星, 白附子。 湿痰, 用苍朮, 白朮, 半夏, 茯苓, 泽泻。 食积痰, 用神?, 山楂, 麦芽。 酒痰, 用天花粉, 黄连, 白朮, 神?或五苓散, 四苓散分利之。 痰结核在咽喉, 咯唾不出, 化痰药中加咸药以软其坚, 瓜蒌仁, 杏仁, 海石, 朴硝, 海藻, 佐以姜汁。 竹沥导痰, 非姜汁不能行经络。 荆沥治痰速效, 能食者用之。 二沥佐以姜汁, 治经络之痰最效。 痰中带血者, 宜加韭汁。 海粉, 热痰能清, 湿痰能燥, 坚痰能软, 顽痰能消, 可入丸药, 亦可入煎药。 南星, 半夏, 治风痰, 湿痰。 石膏坠痰火极效。 黄芩治热痰, 假其下行也。 枳实治痰, 有冲墙倒壁之功。 五倍子能治老痰, 佐以他药, 大治顽痰, 人鲜知也。 天花粉治热痰, 酒痰最效。 又云: 大治膈上热痰。 玄明粉治热痰, 老痰速效, 能降火软坚故也。 硝石, 礞石, 大能消痰结, 降痰火。 研细末, 和白糖, 置手心中, 以舌餂服, 甚效。 苍朮治痰饮成窠囊, 行痰极效; 又治痰挟瘀血成窠囊者, 即神朮丸之类。 润下丸降痰最妙, 可常服。 小胃丹, 治实痰积饮必用之药, 不过二三服而已, 虚者不可用之。 中气不足之痰, 须用参, 朮; 内伤挟痰, 必用参, 耆, 白朮之属, 多用姜汁传送, 或加半夏, 茯苓。 中焦有痰, 胃气亦赖所养, 卒不可用峻攻, 攻尽则大虚矣。
先君吐法记
先君寿峰公, 少壮时, 素称善饮, 后年及四旬而酒病起, 遂得痰饮之疾, 多见呕酸胀满, 饮食日减, 眩晕不支, 惊惕恍惚, 疾疟等证, 相继迭出, 百方治痰, 弗获寸效。 因慕张子和吐法之妙, 遂遵而用之。 初用独圣散, 茶调散及虀汁之类, 一吐而稍效, 再吐而再效, 自此屡用不止, 虽诸痰渐退, 而元气弗复也。 如此年余, 渐觉纯熟, 忽悟其理, 遂全不用药, 但于五鼓食消之后, 徐徐咽气, 因气而提, 提不数口而清涎先至, 再提之, 则胶浊后随。 自后凡遇诸疾, 无论表里虚实, 虽变出百端, 绝不服药, 但一行吐法, 无不即日尽却。 后至六旬之外, 则一月或半月必行一次, 全不惮烦, 而鹤发童颜, 日增矍铄。 斯时也, 宾将弱冠, 渐已有知, 恐其吐伤, 因微谏曰: 吐本除痰, 岂诸病皆可吐耶? 且吐伤元气, 人所共知, 矧以衰年, 能无虑乎? 先君曰: 吐以治痰, 尔所知也, 吐治百病, 尔知之乎? 吐能伤气, 尔所知也, 吐能生气, 尔亦知乎? 余当为尔细谈之。 夫先哲中之善治痰积者, 无如子和之三法, 及丹溪之倒仓, 在倒仓之法不易行, 亦未敢有用之者, 惟子和之法, 则为人所常用, 而取效不为不速, 亦不为不多也。 今以余法言之, 则有不同者矣。 盖子和之吐, 用药而吐也, 药必苦劣, 吐必勇猛, 势不我由, 不能无伤也; 余之吐, 不用药而吐者也, 痰降气行, 气因痰至, 徐疾自如, 有益无损也。 子和之法, 其用在急, 故但攻有余之实痰; 余之法, 其用在缓, 故可兼不足之百病。 夫百病所因, 本自不一, 何以皆宜于吐? 如痰涎壅盛, 格塞胃脘, 而清道不通者, 不得不吐也; 积聚痛急, 不易行散者, 不得不吐也; 胶固稠浊, 非药所能消者, 不得不吐也; 痰在经络膜窍, 及隐伏难状等痰, 其藏深, 其蓄远, 药所难及者, 不得不吐也, 此皆人所易知者也。
又若风寒外感者, 吐能散之; 食饮内伤者, 吐能清之; 火郁者, 吐能发越热邪; 寒盛者, 吐能鼓动阳气; 诸邪下陷者, 吐有升举之功; 诸邪结聚者, 吐有解散之力。 且人之百病, 无非治节不行, 吐能达气, 气从则无所不从, 而何有于病。 故凡有奇怪难治之病, 医家竭尽其技而不能取效者, 必用吐法, 方见神功, 此又人所罕知者也。 再如生气之说, 则不惟人不知, 而且必不信, 兹余力行身受, 始悟其微。 盖天地不息之机, 总惟升降二气, 升本乎阳, 生长之道也; 降本乎阴, 消亡之道也。 余之用气, 惜此升权, 可疾可徐, 吐纳自然之生意, 无残无暴, 全收弗药之神功。 故凡吐之后, 神气必倍王, 尔之所见也; 阳道必勃然, 我之常验也, 使非吐能生气, 而有能如是乎。 盖道家用督, 余则用任, 所用不同, 所归一也, 不惟却病, 而且延年, 余言非谬, 尔切识焉。 宾奉此教, 常习用之, 无不效如响应, 第不及先君之神妙耳。 忆自轩岐之后, 善用吐法者, 惟子和一人, 若以先君法较之, 则其难易优劣, 奚啻霄壤? 而所谓亘古一人者, 当不在子和矣。 倘智者见同, 则必有踵而行之, 而蒙惠将来者, 自应不少。 第恐百世之下, 泯此心传妙道, 故详录语训, 以为之记, 并列其详法于左:

先君行吐之法, 每于五鼓睡醒之时, 仰卧用嗳提气, 气有不充, 则咽气为嗳, 随咽随提, 痰涎必随气而至, 虽以最深之痰, 无不可取, 但最后出者, 其形色臭味, 甚有紫黑酸恶不堪言者, 所以每吐之后, 或至唇肿咽痛, 但以凉水一二口漱咽解之。 吐毕早膳, 悉屏五味, 但用淡粥一二碗, 以养胃中清气。 自四旬之后, 绝不用酒, 行吐法者, 四十余年, 所以愈老愈健, 寿至八旬之外, 犹能登山, 及灯下抄录古书。 后以无病, 忽一旦含笑而辟谷, 时年八旬二矣。

述古论共八条
仲景<金匮>曰: 夫饮有四, 何谓也? 师曰: 有痰饮, 有悬饮, 有溢饮, 有支饮。 其人素盛今瘦, 水在肠间, 沥沥有声, 谓之痰饮。 饮后水流在?下, 欬唾引痛, 谓之悬饮。 饮水流行, 归于四肢, 当汗出而不汗出, 身体疼痛, 谓之溢饮, 欬逆倚息, 气短不得卧, 其形如肿, 谓之支饮。 水在心, 心下坚筑, 短气, 恶水不欲饮。 水在肺, 吐涎沫, 欲饮水。 水在脾, 少气身重。 水在肝, ?下支满, 嚏而痛。 水在肾, 心下悸。 夫心有留饮, 其人背恶寒如掌大。 留饮者, ?下痛引缺盆, 欬嗽则转甚。 胸中有留饮, 其人短气而渴, 四肢历节痛, 脉沉者, 有留饮。 膈上病痰, 满喘欬吐, 发则寒热, 背痛腰疼, 目泣自出, 其人振振身?剧, 必有伏饮。 病人饮水多, 必暴喘满。 凡食少饮多, 水停心下, 甚者则悸, 微者短气。 脉双弦者寒也, 皆大下后善虚。 脉偏弦者, 饮也。 肺饮不弦, 但苦喘气短。 支饮亦喘而不能卧, 加短气, 其脉平也。 病痰饮者, 当以温药和之。 陈无择曰: 病人百药不效, 关上脉伏而大者, 痰也。 眼皮及眼下如灰烟黑者, 痰也。

<活人书>云: 中脘有痰, 亦令人憎寒发热, 恶风自汗, 胸膈痞满, 有类伤寒者, 但头不痛, 项不强为异。

<原病式>曰: 积饮留饮, 积蓄而不散也。 水得燥则消散, 得湿则不消, 以为积饮, 土湿主病故也。 大略要分湿热, 寒湿之因。

张子和曰: 凡人病痰证有五: 一曰风痰, 二曰热痰, 三曰湿痰, 四曰酒痰, 五曰食痰。 如新暴风痰者, 形寒饮冷; 热痰者, 火盛制金; 湿痰者, 停饮不散; 酒痰食痰者, 饮食过度也。

王节斋曰: 津液者血之余, 行乎脉外, 流通一身, 如天之清露, 若血浊气浊, 则凝聚而为痰。 痰乃津液之变, 如天之露也。 故云痰遍身上下, 无处不到, 盖即津液之在周身者。 津液生于脾胃, 水谷所成, 浊则为痰, 故痰生于脾土也。

薛立斋曰: 凡痰火证, 有因脾气不足者, 有因脾气郁滞者, 有因脾肺之气亏损者, 有因肾阴虚不能摄水, 泛而为痰者, 有因脾气虚不能摄涎, 上溢而似痰者, 有因热而生痰者, 有因痰而生热者, 有因风寒暑湿而得者, 有因惊而得者, 有因气而得者, 有因酒而得者, 有因食积而得者, 有脾虚不能运化而生者, 有胸中痰郁而似鬼附者, 各审其源而治之。

徐东皋曰: 脾胃为仓禀, 所以纳谷, 因脾弱不能运行, 致血气失于滋养, 故不周流, 气道壅滞, 中焦不能腐谷, 遂停滞而为痰为饮。 其变为寒为热, 为喘为欬, 为呕吐, 为反胃, 为肿满, 为眩晕, 为风痫, 为嗳气, 为吞酸嘈杂, 为噎嗝, 为怔忡, 为疼痛之类, 不可尽状, 是皆痰之变病, 而其源则出脾湿不流, 水谷津液停滞之所致也。

述古治共七条
庞安常云: 有阴水不足, 阴火上升, 肺受火邪, 不得清肃下行, 由是津液凝浊, 生痰不生血者, 此当以润剂, 如麦门冬, 地黄, 枸杞之属滋其阴, 使上逆之火, 得返其宅, 则痰自清矣, 投以二陈, 立见其殆。 有肾虚不能纳气归原, 原出而不纳则积, 积不散则痰生焉, 八味丸主之。

吴茭山<诸证辨疑>云: 八味丸, 治痰之本也。

许学士用苍朮治痰成窠囊一边行, 极妙。 痰挟瘀血, 遂成窠囊。

朱丹溪曰: 脾虚者, 宜清中气以运痰降下, 二陈汤加白朮之类, 兼用升麻提起。 二陈汤, 一身之痰都治管。 如要下行, 加引下药, 在上加引上药。 凡人身上中下有块者多是痰, 问其平日好食何物, 吐下后方用药。

王节斋曰: 痰生于脾胃, 宜实脾燥湿。 又随气而升, 宜顺气为先, 分导次之。 又气升属火, 顺气在于降火。 热痰则清之, 湿痰则燥之, 风痰则散之, 郁痰则开之, 顽痰则软之, 食痰则消之, 在上者吐之, 在中者下之。 又中气虚者, 宜固中气以运痰, 若攻之太重, 则胃气虚而痰愈甚矣。

薛立斋曰: 凡痰证饮食少思, 或胸膈不利者, 此中气虚弱也, 宜用补中益气为主, 中气既健, 其痰自运化。 若肾气亏损, 津液难降, 败浊为痰者, 乃真脏之病, 宜用六味地黄丸为主。 肾气既壮, 津液清化, 而何痰之有哉。 亦有因脾胃亏损, 中焦气虚, 不能运化而为痰者; 亦有因峻厉过度, 脾气愈虚, 不能运化津液, 凝滞而为痰者, 凡此皆当健脾胃为主。

又曰: 痰者, 脾胃之津液, 或为饮食所伤, 或为七情六淫所扰, 故气壅痰聚。 盖脾为统血行气之经, 气血俱盛, 何痰之有? 皆由过思与饮食所伤, 损其经络, 脾血既虚, 胃气独盛, 是以湿因气化, 故多痰也。 游行周身, 无所不至, 痰气既盛, 客必胜主, 或夺于脾之大络之气, 则倏然仆地者, 此痰厥也; 升于肺, 则喘急欬嗽; 迷于心, 则怔忡恍惚; 走于肝, 则眩晕不仁, ?肋胀痛; 关于肾, 不哈而多痰唾; 留于胃脘, 则呕泻而作寒热; 注于胸, 则咽痛不利, 眉棱骨痛; 入于肠, 则漉漉有声, 散则有声, 聚则不利。 若脾气虚弱, 不能消湿, 宜用补中益气汤加茯苓, 半夏。 若因脾气虚弱, 湿热所致, 宜用东垣清燥汤。 若胃气虚弱, 寒痰凝滞者, 宜用人参理中汤。 若脾胃虚寒而痰凝滞者, 宜用理中化痰丸。 若脾虚不能运化, 而痰滞气逆, 宜用六君子加木香。 若脾胃虚弱而肝木乘侮, 宜用六君子加柴胡。 若肺气虚弱, 不能清化而有痰者, 宜六君子加桔梗。 头痛, 宜用半夏白朮天麻汤。 若脾肾虚弱, 寒邪所乘, 以致头痛, 宜用附子细辛汤。

又曰: 凡治风痰, 若肺经风热而生痰者, 宜用金沸草散。 若风火相搏, 肝经风热炽盛而生痰者, 宜用牛黄抱龙丸, 或牛黄清心丸。 若肝经血燥而生痰者, 宜六味地黄丸。 若热盛制金, 不能平木而生痰者, 宜柴胡栀子散。 若中气虚弱, 不能运化而生痰者, 宜六君柴胡, 钩藤。 若肾虚阴火炎上, 宜六味丸。

又曰: 凡治结痰, 有因脾经郁结而伤阴血者, 有因肾水亏损而阴火上炎者, 有因脾肺火郁而生痰者。 治法: 若因七情郁结, 痰涎滞于喉间者, 先用<局方>四七汤调和滞气, 后用归脾汤调补脾血。 脾火伤血, 用加味归脾汤。 肾水亏损, 用六味地黄丸。 肺经郁火, 用知母茯苓汤。 若妇人患此而兼带下, 皆由郁结伤损肝脾, 当佐以四七汤, 送青州白丸子。 此等证候, 属脾胃气虚为本, 而气滞痰结为末也。 古方用十枣汤, 控涎丹, 神佑丸, 滚痰丸, 木香, 枳实利膈涤痰, 透罗破饮, 降气化痰等汤, 苏合丸之类, 皆形气充实之药也, 西北人用之, 或有效验, 其属虚弱者, 必致肚腹胀满而殁。

又曰: 痰之为病, 若热病则多烦热, 风痰多成瘫痪奇证, 冷痰多成骨痹, 湿痰多怠惰软弱, 惊痰多成心痛癫疾, 饮痰多?痛臂痛, 食积痰多成癖块痞满, 其为病种种难名。 窃谓前证若因肾水虚弱, 阴亏难降, 使邪水上溢, 故多痰唾, 宜滋其化源, 廿其痰自消。 若因肝木侮脾土, 而风痰壅滞者, 先用南星, 半夏清其痰, 后用六君子之类调胃气, 痰自不至。 若概用风药, 耗其阳气, 而绝阴血之源, 适足以成其风, 益其病也。

又曰: 若因脾气亏损, 痰客中焦, 闭塞清道, 以致四肢百骸发为诸病者, 理宜壮脾气为主, 兼佐以治痰, 则中气健而痰涎自化。 若倒仓之后而痰反甚, 此脾气愈虚, 则津液反为痰者, 理宜补中益气, 非参朮二陈之类不能治, 最忌行气化痰及倒仓之法。

徐东皋曰: 严氏云: 人之气顺则津液通流, 决无痰患。 古方治痰, 多用汗下温利之法, 不若以顺气为先, 分导次之。 气顺则津液流通, 痰饮运下, 自小便中出矣。 此则严氏亦有所见而云然也。 <玉机微义>云: 顺气特一法耳, 要观痰之深浅, 有痰积胶固, 气道因之而不得顺, 宜先逐去积痰, 然后气可得顺, 岂可专主理气一法? 愚谓有理气而痰自顺者, 治其微也; 有逐痰而气方畅者, 治其甚也; 二者皆治痰之要也, 不可偏废者也。 但看痰与气孰轻而孰重, 施治有可急而可缓, 故曰逐痰理气, 有所先后。

痰饮论列方
二陈汤和一。 加味归脾汤补三三。 温胃饮新热五。 理中汤热一。 小青龙汤散八。 金沸草散散八一。 四苓散和一八七。 归脾汤补三二。 和胃二陈煎新和三。 四阴煎新补十二。 柴陈煎新散九。 金水六君煎新和一。 润下丸和百十六。 左归饮新补二。 六味异功煎新热七。 右归丸新补五。 六安煎新和二。 平胃散和十七。 六君子汤补五。 圣朮煎新热二五。 理阴煎新热三。 五苓散和一八二。 苏合香丸和三七一。 清燥汤寒一三二。 一阴煎新补八。 补中益气汤补三十。 十枣汤攻二八。 流金膏攻四五。 五味异功散补四。 滚痰丸攻七七。 左归丸新补四。 苓朮二陈煎新和四。 六味丸补一三。 理中化痰丸热九。 抽薪饮新寒三。 神佑丸攻四八。 小胃丹攻七三。 <金匮>肾气丸补一二四。 节斋化痰丸攻八十。 知母茯苓汤外一六一。 柴胡栀子散散二十。 青州白丸子和百十二。 八味丸补一二一。
清膈煎新寒九。 控涎丹攻八二。 橘皮半夏汤和十三。 抱龙丸小八五。 神香散新和二十。 <局方>四七汤和九七。 附子细辛汤散三。 牛黄清心丸和三六五。 半夏白朮天麻汤和十五。

论外备用方
吐法新攻一。 八物定志丸补百十七安神清痰。 小半夏汤和八。 大半夏汤和十一。 十味温胆汤和一五三虚痰。 小降气汤和四二气滞。 星香汤和二四三痰逆。 苏子降气汤和四一温中消痰。 四君子汤补一。 朮附汤补四一寒痰。 小半夏茯苓汤和九饮。 温胆汤和一五二郁涎。 四磨饮和五二。 苓桂朮甘汤和三六脾气虚寒。 星香丸和百二气嗽痰。 白朮汤和二七湿痰。 茯苓饮和九三吐水。 千缗汤和九五痰喘。 加味四七汤和九八郁痰。 泽泻汤和九九支饮眩冒。 导痰汤和九一留痰。 丹溪润下丸和百十六热痰。 清心散和二四九风痰不开。 玉壶丸和百五风痰。 茯苓半夏汤和十二水饮。 祛痰丸和百三风痰眩。 玉液汤和九六气郁痰。 琥珀寿星丸和百十三风痰。 青礞石丸攻七九食积痰。 茶调散攻百七吐。 辰砂化痰丸攻八一化痰止嗽。 参苏饮散三四风痰。 双玉散寒七一热痰烦喘。 清膈导痰汤寒七六胃火痰。 强中丸热九三寒痰。 安脾散热六七寒痰。 黄芩二陈汤和五热痰。 茯苓丸和百十四化顽痰。 黄瓜蒌丸和百十八痰喘。 不换金工气散和二一湿痰。 消饮丸和百一寒痰水。 五饮汤和九二五饮。 半夏丁香丸和百三十冷气停痰。 神朮散和百九湿痰。 玉液丸和百六痰火嗽。 朱砂消痰饮和百痰迷心窍。 玉粉丸和百七气滞痰。 吐痰方攻八四痰癖。 清气化痰丸攻七四, 七五, 七六。 犀角丸攻九十火痰。 独圣散攻百六吐。 芎芷香苏散散八八风痰。 桑白皮散寒五二热痰喘。 三生饮热九四风痰。 半夏干姜散热五三寒痰呕。 倍朮丸热百四饮。 胡椒理中汤热六胃寒。 黑钖丹热一八九寒痰上壅。 温中化痰丸热九七行滞。 丁香茯苓汤热六三温中行滞。 丁香五套丸热百一温中。 养正丹热一八八上壅不降。 温胃化痰丸热九八脾寒气弱。 丁香半夏丸热百冷痰。 苓桂朮甘汤热八七支饮。 九还金液丹小八八风痰。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痰饮》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