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源资料库 > 医源图书馆 > 中医古籍 > 景岳全书 > 卷之十九明集杂证谟 > 郁证

郁证

来源:医源世界 作者:佚名 2008-5-14
336*280 ads

摘要: 岐伯曰: 木郁达之, 火郁发之, 土郁夺之, 金郁泄之, 水郁折之, 然调其气, 过者折之, 以其畏也, 所谓泄之。 郁者, 滞而不通之义。或胀, 火时上炎, 治以苦寒辛散而不愈者, 则用升发之药, 加以厥阴报使而从治之。 凡此之类, 皆达之之法也。...


经义
六元正纪大论帝曰: 五运之气, 亦复岁乎? 岐伯曰: 郁极乃发, 待时而作也。 帝曰: 郁之甚者, 治之奈何? 岐伯曰: 木郁达之, 火郁发之, 土郁夺之, 金郁泄之, 水郁折之, 然调其气, 过者折之, 以其畏也, 所谓泄之。

王太仆曰: 木郁达之, 谓吐之令其调达。 火郁发之, 诸汗之令其疏散。 土郁夺之, 谓下之令无壅碍。 金郁泄之, 谓渗泄解表利小便也。 水郁折之, 谓抑之制其冲逆也。

滑氏曰: 木性本条达, 火性本发扬, 土性本冲和, 金性本肃清, 水性本流通, 五者一有所郁, 斯失其性矣。 达, 发, 夺, 泄, 折, 将以治其郁而遂其性也。

王安道释此曰: 凡病之起, 多由于郁。 郁者, 滞而不通之义。 或因所乘而为郁, 或不因所乘, 本气自病而郁者, 皆郁也, 岂惟五运之变能使然哉。 郁既非五运之变可拘, 则达, 发, 夺, 泄, 折等法, 固可扩而充之, 可扩而充, 其应变不穷之理也欤。 且夫达者, 通畅之也。 如肝性急, 怒气逆, 胠?或胀, 火时上炎, 治以苦寒辛散而不愈者, 则用升发之药, 加以厥阴报使而从治之。 又如久风入中为飧泄, 及不因外风之入, 而清气在下为飧泄, 则以轻扬之剂举而散之。 凡此之类, 皆达之之法也。 王氏以吐训达, 不能使人无疑, 以其肺金盛而抑制肝木欤, 则泻肺气举肝气可矣, 不必吐也; 以为脾胃浊气下流而少阳清气不升欤, 则益胃升阳可矣, 不必吐也。 虽然, 木郁固有吐之之理, 今以吐字总该达字, 则凡木郁皆当用吐矣, 其可乎哉? 至于东垣所谓食塞肺分, 为金与土旺于上而克木, 夫金之克木, 乃五行之常道, 固不待物伤而后能也, 且为物所伤, 岂有反旺之理? 若曰吐去其物以伸木气, 乃是反为木郁而施治, 非为食伤而施治矣。 夫食塞胸中而用吐, 正<内经>所谓其高者因而越之之义耳, 不劳引木郁之说以及之也。 四郁皆然。 又曰: 夫五郁为病, 故有法以治之, 然邪气久实, 正气必损, 今邪气虽去, 正气岂能遽平乎? 苟不平调正气, 使各安其位, 复其常, 于治郁之余, 则犹未足以尽治法之妙。 故又曰: 然调其气。 苟调之气犹未服而或过, 则当益其所不胜以制之, 如木过者当益金, 金能制木, 则木斯服矣。 所不胜者, 所畏者也, 故曰过者折之, 以其畏也。 夫制物者, 物之所欲也, 制于物者, 物之所不欲也, 顺其欲则喜, 逆其欲则恶, 今逆之以所恶, 故曰所谓泄之。

阴阳应象大论曰: 东方生风, 在志为怒, 怒伤肝, 悲胜怒。 南方生热, 在志为喜, 喜伤心, 恐胜喜。 中央生湿, 在志为思, 思伤脾, 怒胜思。 西方生燥, 在志为忧, 忧伤肺, 喜胜忧。 北方生寒, 在志为恐, 恐伤肾, 思胜恐。

举痛论曰: 怒则气上, 喜则气缓, 悲则气消, 恐则气下, 寒则气收, 炅则气泄, 惊则气乱, 劳则气耗, 思则气结。 怒则气逆, 甚则呕血及飧泄, 故气上矣。 喜则气和志达, 营卫通利, 故气缓矣。 悲则心系急, 肺布叶举, 而上焦不通, 营卫不散, 热气在中, 故气消矣。 恐则精却, 却则上焦闭, 闭则气还, 还则下焦胀, 故气不行矣。 寒则腠理闭, 气不行, 故气收矣。 炅则腠理开, 营卫通, 汗大泄, 故气泄矣。 惊则心无所倚, 神无所归, 虑无所定, 故气乱矣。 劳则喘息汗出, 外内皆越, 故气耗矣。 思则心有所存, 神有所归, 正气留而不行, 故气结矣。

宣明五气篇曰: 胃为气逆, 为哕为恐。 胆为怒。 精气并于心则喜, 并于肺则悲, 并于肝则忧, 并于脾则畏, 并于肾则恐。 阳入之阴则静, 阴出之阳则怒。

玉机真藏论曰: 忧恐悲喜怒, 令不得以其次, 故令人有大病矣。 因而喜大虚则肾气乘矣, 怒则肝气乘矣, 悲则肺气乘矣, 恐则脾气乘矣, 忧则心气乘矣。

本神篇曰: 怵惕思虑者则伤神, 神伤则恐惧流淫而不止。 悲哀动中者, 竭绝而失生。 喜乐者, 神惮散而不藏。 忧愁者, 气闭塞而不行。 盛怒者, 迷惑而不治。 恐惧者, 神荡惮而不收。 心怵惕思虑则伤神, 神伤则恐惧自失, 破?脱肉, 毛悴色夭, 死于冬。 脾忧愁而不解则伤意, 意伤则悗乱, 四肢不举, 毛悴色夭, 死于春。 肝悲哀动中则伤魂, 魂伤则狂妄不精, 当人阴缩而筋挛, 两?骨不举, 毛悴色夭, 死于秋。 肺喜乐无极则伤魄, 魄伤则狂, 皮革焦, 毛悴色夭, 死于夏。 肾盛怒不止则伤志, 志伤则喜忘其前言, 腰脊不可以俛仰屈伸, 毛悴色夭, 死于季夏。 恐惧而不解则伤精, 精伤则骨酸痿厥, 精时自下。

寿夭刚柔篇曰: 忧恐忿怒伤气, 气伤脏, 乃病脏。

本病篇曰: 忧愁思虑即伤心。 恚怒气逆, 上而不上即伤肝。

邪气藏府病形篇曰: 愁忧恐惧则伤心, 形寒寒饮则伤肺。

痿论曰: 悲哀太甚则胞络绝, 胞络绝则阳气内动, 发则心下崩, 数溲血也。 思想无穷, 所愿不得, 意淫于外, 入房太甚, 宗筋弛纵, 发为筋痿, 及为白淫。

口问篇曰: 悲哀愁忧则心动, 心动则五脏六腑皆摇。

行针篇曰: 多阳者多喜, 多阴者多怒。

调经论曰: 神有余则笑不休, 神不足则悲。 血有余则怒, 不足则恐。

五脏生成篇曰: 肝气虚则恐, 实则怒。 心气虚则悲, 实则笑不休。

疏五过论曰: 尝贵后贱, 虽不中邪, 病从内生, 名曰脱营。 尝富后贫, 名曰失精, 五气留连, 病有所并。 暴乐暴苦, 始乐后苦, 皆伤精气, 精气竭绝, 形体毁沮。 暴怒伤阴, 暴喜伤阳, 厥逆上行, 脉满去形。 故贵脱势, 虽不中邪, 精神内伤, 身必败亡。 始富后贫, 虽不伤邪, 皮焦筋屈, 痿躄为挛。

通评虚实论曰: 膈寒闭绝, 上下不通, 则暴忧之病也。

五变篇曰: 目坚固以深者, 长冲直扬, 其心刚, 刚则多怒, 怒则气上逆。 .

论<内经>五郁之治
经言五郁者, 言五行之化也, 气运有乖和, 则五郁之病生矣。 其在于人, 则凡气血一有不调而致病者, 皆得谓之郁证, 亦无非五气之化耳。 故以人之脏腑, 则木应肝胆, 木主风郁, 畏其滞抑, 故宜达之, 或表或里, 但使经络通行, 则木郁自散, 是即谓之达也; 火心应与小肠, 火主热邪, 畏其陷伏, 故宜发之, 或虚或实, 但使气得升扬, 则火郁自解, 是即谓之发也; 土应脾胃, 土主湿邪, 畏其壅淤, 故宜夺之, 或上或下, 但使浊秽得净, 则土郁可平, 是即谓之夺也; 金应肺与大肠, 金主燥邪, 畏其秘塞, 故宜泄之, 或清或浊, 但使气液得行, 则金郁可除, 是即谓之泄也; 水应肾与膀胱, 水主寒邪, 畏其凝溢, 故宜折之, 或阴或阳, 但使精从气化, 则水郁可清, 是即谓之折也。 虽然, 夫论治之法, 固当辨此五者, 而不知经语之玄, 本非凿也, 亦非专治实邪, 而虚邪不在是也。 即如木郁之治, 宜于达矣, 若气陷不举者, 发即达也; 气壅不开者, 夺即达也; 气秘不行者, 泄亦达也; 气乱不调者, 折亦达也。 又如火郁之治, 当用发矣, 若元阳被抑, 则达非发乎? 脏腑留结, 则夺非发乎? 肤窍闭塞, 则泄非发乎? 津液不化, 则折非发乎? 且夺者, 挽回之谓, 大实非大攻, 不足以荡邪; 大虚非大补, 不足以夺命, 是皆所谓夺也。 折者, 折中之谓, 火实则阳亢阴虚, 火虚则气不化水, 制作随宜, 是皆所谓折也。 犹是观之, 可见五者之中, 皆有通融圆活之道。 第<内经>欲言五法, 不得不借五气, 以发明其用。 但使人知此义, 则五行之中, 各具五法, 而用有无穷之妙矣。 安得凿训其说, 以隘人神思耶? 学者于此, 当默会其意, 勿使胶柱, 则心灵智慧, 而无有不通矣。 .

论脉
凡郁证之脉, 在古人皆以结促止节为郁脉, 使必待结促止节而后为郁, 则郁证不多见矣。 故凡诊郁证, 但见气血不顺而脉不和平者, 其中皆有郁也。 惟情志之郁, 则如弦, 紧, 沉, 涩, 迟, 细, 短, 数之类, 皆能为之。 至若结促之脉, 虽为郁病所常有, 然病郁者未必皆结促也。 惟血气内亏, 则脉多间断。 若平素不结而因病忽结者, 此以不相接续, 尤属内虚。 故凡辨结促者, 又当以有神无神辨之。 其或来去有力, 犹可以郁证论, 若以无力之结促, 而悉认为气逆痰滞, 妄行消散, 则十误其九矣。 .

论情志三郁证治共四条
*凡五气之郁, 则诸病皆有, 此因病而郁也。 至若情志之郁, 则总由乎心, 此因郁而病也。 第自古言郁者, 但知解郁顺气, 通作实邪论治, 不无失矣。 兹予辨其三证, 庶可无误。 盖一曰怒郁, 二曰思郁, 三曰忧郁。 如怒郁者, 方其大怒气逆之时, 则实邪在肝, 多见气满腹胀, 所当平也。 及其怒后而逆气已去, 惟中气受伤矣, 既无胀满疼痛等证, 而或为倦怠, 或为少食, 此以木邪克土, 损在脾矣, 是可不知培养, 而仍加消伐, 则所伐者其谁乎? 此怒郁之有先后, 亦有虚实, 所当辨治者如此。 又若思郁者, 则惟旷女厘妇, 及灯窗困厄, 积疑在怨者皆有之。 思则气结, 结于心而伤于脾也。 及其既甚, 则上连肺胃而为欬喘, 为失血, 为隔噎, 为呕吐; 下连肝肾则为带浊, 为崩淋, 为不月, 为劳损。 若初病而气结为滞者, 宜顺宜开; 久病而损及中气者, 宜修宜补。 然以情病者, 非情不解, 其在女子, 必得愿遂而后可释, 或以怒胜思亦可暂解; 其在男子, 使非有能屈能伸, 达观上智者, 终不易邪也。 若病已既成, 损伤必甚, 而再行消伐, 其不明也亦甚矣。 又若忧郁病者, 则全属大虚, 本无实邪。 此多以衣食之累, 利害之牵, 及悲忧惊恐而致郁者, 总皆受郁之类。 盖悲则气消, 忧则气沉, 必伤脾肺; 惊则气乱, 恐则气下, 必伤肝肾。 此其戚戚悠悠, 精气但有消索, 神志不振, 心脾日以耗伤。 凡此之辈, 皆阳消证也, 尚何实邪? 使不知培养真元, 而再加解散, 其与鹭鸶脚上割股者何异? 是不可不详加审察, 以济人之危也。
*怒郁之治: 若暴怒伤肝, 逆气未解, 而为胀满或疼痛者, 宜解肝煎, 神香散, 或六郁汤, 或越鞠丸。 若怒气伤肝, 因而动火, 以致烦热?痛胀满或动血者, 宜化肝煎。 若怒郁不解, 或生痰者, 宜温胆汤。 若怒后逆气既散, 肝脾受伤, 而致倦怠食少者, 宜五味异功散, 或五君子煎, 或大营煎, 归脾汤之类调养之。
*思郁之治: 若初有郁结滞逆不开者, 宜和胃煎加减主之, 或二陈汤, 或沉香降气散, 或启脾丸, 皆可择用。 凡妇人思郁不解, 致伤冲任之源, 而血气日亏, 渐至经脉不调, 或短少渐闭者, 宜逍遥饮, 或大营煎。 若思忆不遂, 以致遗精带浊, 病在心肺不摄者, 宜秘元煎。 若思虑过度, 以致遗精滑泄, 及经脉错乱, 病在肝肾不固者, 宜固阴煎。 若思郁动火, 以致崩淋失血, 赤带内热, 经脉错乱者, 宜保阴煎。 若思郁动火, 阴虚肺热, 烦渴, 欬嗽见血, 或骨蒸夜热者, 宜四阴煎, 或一阴煎酌宜用之。 若生儒蹇厄, 思结枯肠, 及任劳任怨, 心脾受伤, 以致怔忡健忘, 倦怠食少, 渐至消瘦, 或为膈噎呕吐者, 宜寿脾煎, 或七福饮。 若心膈气有不顺, 或微见疼痛者, 宜归脾汤, 或加砂仁, 白豆蔻, 丁香之类以微顺之。
*忧郁内伤之治: 若初郁不开, 未至内伤, 而胸膈痞闷者, 宜二陈汤, 平胃散, 或和胃煎, 或调气平胃散, 或神香散, 或六君子汤之类以调之。 若忧郁伤脾, 而吞酸呕恶者, 宜温胃饮, 或神香散。 若忧郁伤脾肺, 而困倦怔忡, 倦怠食少者, 宜归脾汤, 或寿脾煎。 若忧思伤心脾, 以致气血日消, 饮食日减, 肌肉日削者, 宜五福饮, 七福饮, 甚者大补元煎。
诸郁滞治法
凡诸郁滞, 如气, 血, 食, 痰, 风, 湿, 寒, 热, 或表, 或里, 或脏, 或腑, 一有滞逆, 皆为之郁, 当各求其属, 分微甚而开之, 不无自愈。 气郁者, 宜木香, 沉香, 香附, 乌药, 藿香, 丁香, 青皮, 枳壳, 茴香, 厚朴, 抚芎, 槟榔, 砂仁, 皂角之类。 血郁者, 宜桃仁, 红花, 苏木, 肉桂, 延胡, 五灵脂, 牡丹皮, 川芎, 当归, 大黄, 朴硝之类。 食郁者, 宜山楂, 麦芽, 神?, 枳实, 三棱, 蓬朮, 大蒜, 萝卜, 或生韭饮之类。 痰郁者, 宜半夏, 南星, 海石, 瓜蒌, 前胡, 贝母, 陈皮, 白芥子, 玄明粉, 海藻, 皂角, 牛黄, 天竹黄, 竹沥之类。 风郁者, 宜麻黄, 桂枝, 柴胡, 升麻, 干葛, 紫苏, 细辛, 防风, 荆芥, 薄荷, 生姜之类。 湿郁者, 宜苍朮, 白朮, 茯苓, 泽泻, 猪苓, 羌活, 独活之类。 寒郁者, 宜干姜, 肉桂, 附子, 吴茱萸, 荜茇, 胡椒, 花椒之类。 热郁者, 宜黄连, 黄柏, 黄芩, 栀子, 石膏, 知母, 龙胆草, 地骨皮, 石斛, 连翘, 天花粉, 玄参, 犀角, 童便, 绿豆之类。 以上诸郁治法, 皆所以治实邪也。 若阳虚则气不能行, 阴虚则血不能行, 气血不行, 无非郁证, 若用前法, 则愈虚愈郁矣。 当知所辨, 参以三法如前, 庶无误也。 .

述古共二条
丹溪曰: 郁病大率有六, 曰: 气郁者, 胸?疼痛, 脉沉而涩。 湿郁者, 周身走痛, 或关节疼痛, 遇阴则发, 脉沉而细。 热郁者, 瞀闷烦心, 尿赤, 脉沉而数。 痰郁者, 动则喘息, 脉沉而滑。 血郁者, 四肢无力, 能食便血, 脉沉而芤。 食郁者, 嗳酸腹饱, 不喜饮食。 或七情之邪郁, 或寒热之交侵, 或九气之怫郁, 或两湿之侵凌, 或酒浆之积聚, 故为留饮湿郁之疾。 又如热郁而成痰, 痰郁而成癖, 血郁而成瘕, 食郁而成痞满, 此必然之理也。

戴氏曰: 郁者, 结聚不得发越也, 当升不升, 当降不降, 当变化不得变化, 故传化失常而郁病作矣。 大抵诸病多有兼郁者, 或郁久而生病, 或病久而生郁, 或用药杂乱而成郁, 故凡病必参郁治。

附按
丹溪治一室女因事忤意, 郁结在脾, 半年不食, 但日食熟菱枣数枚, 遇喜, 食馒头弹子大, 深恶粥饭。 予意脾气实, 非枳实不能散, 以温胆汤去竹茹与之, 数十贴而愈。 一女许婚后, 夫经商二年不归, 因不食, 困卧如痴, 无他病, 多向里床坐。 此思想气结也, 药难独治, 得喜可解; 不然令其怒, 使其木气升发, 而脾气自开, 木能制土故也。 因自往激之, 大怒而哭, 良久, 令解之, 与药一贴, 即求食矣。 予曰: 病虽愈, 必得喜方已。 乃绐以夫回, 既而果然, 病遂不举。

郁证论列方
六郁汤和一四九。 化肝煎新寒十。 解肝煎新和十一。 越鞠丸和一五四。 二陈汤和一。 和胃饮新和五。 逍遥饮新因一。 归脾汤补三二。 五福饮新补六。 六君子汤补五。 四阴煎新补十二。 固阴煎新固二。 启脾丸和八六。 平胃散和十七。 寿脾煎新热十六。 沉香降气散和四十。 神香散新和二十。 异功散补四。 温胃饮新热五。 温胆汤和一五二。 五君子煎新热六。 七福饮新补七。 一阴煎新补八。 大补元煎新补一。 秘元煎新固一。 生韭饮和一五一。 调气平胃散和十八。 保阴煎新寒一。 大营煎新补十四。

论外备用方
逍遥散补九二。 加味二陈汤和三食郁。 加味四七汤和九八。 三和散和六十气郁。 七气汤和四七伤气。 <局方>七气汤和五十七情郁。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郁证》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