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源资料库 > 医源图书馆 > 教材类 > 中医学基础 > 第五节常见病证的针灸治疗

第五节常见病证的针灸治疗

来源:中医学基础 作者: 2006-1-16
336*280 ads

摘要: 第五节常见病证的针灸治疗 一、中风 本病以突然昏仆,不省人事或口眼歪斜、半身不遂,语言不利为主证。 治法:取督脉和十二井穴为主,平肝熄风,开窍启闭,用毫针泻法或点刺出血。 处方:水沟、十二井、太冲、丰隆、劳宫。 处方:关元。...


第五节 常见病证的针灸治疗

  一、中风

  本病以突然昏仆,不省人事或口眼歪斜、半身不遂,语言不利为主证。其发生多由肝阳偏亢,气血上逆所致。中风包括脑溢血、脑血栓形成,脑栓塞等脑血管意外疾病。

  (一)中脏腑

  1.闭证:神志昏沉,牙关紧闭,两手紧握,面赤气粗、喉中痰鸣、二便闭塞、脉弦滑而数。

  治法:取督脉和十二井穴为主,平肝熄风,开窍启闭,用毫针泻法或点刺出血。

  处方:水沟、十二井、太冲、丰隆、劳宫。

  加减:牙关紧闭加颊车、合谷;语言不利加哑门、廉泉、通里、关冲。

  2.脱证

  主治:目合口张、手撒遗溺、鼻鼾息微、四肢逆冷、脉象细弱等。

  治法:取任脉经穴为主,用大艾炷灸之。

  处方:关元。神阏(隔盐灸)

  附注

  (1)凡年高形盛气虚,或肝阳亢越,自觉头晕、指麻者,宜注意饮食起居,并针灸风市、足三里等穴作为预防措施。(2)指导病员进行瘫痪肢体的功能锻炼,并配合推拿、理疗。(3)脑血管意外急性期应采取综合治疗措施。

  二、感冒

  1.风寒感冒

  主证:头痛、四肢酸楚,鼻塞流涕,咽痒咳嗽,咯稀痰、恶寒发热(或不热)、无汗、脉浮紧、舌苔薄白。

  治法:取手太阴、阳明和足太阳经穴为主,毫针浅刺用泻法;体虚者平补平泻,并可用灸。

  处方:列缺、风门、风池、合谷。

  2.风热感冒

  主证:发热汗出、微恶寒、咳嗽痰稠、咽痛、口渴、鼻燥、脉浮数、苔薄微黄。

  治法:取手太阴、阳明、少阳经穴为主。毫针浅刺用泻法。

  处方:大椎、曲池、合谷、鱼际、处关。

  三、中署

  1.轻证

  主证:身热少汗、头晕、头痛、胸闷、恶心、烦渴、倦怠思睡、舌苔白腻,脉濡数。

  治法:取督脉和手阳明经穴为主,毫针刺用泻法。

  处方:大椎、曲池、合谷、内关。

  2.重证

  主证:壮热口渴、唇燥肤热、烦躁神昏、甚至转筋、抽搐、苔黄、舌红、脉洪数;气阴两脱,则见面色苍白、汗出气短、血压下降、四肢抽搐、神志不清、舌淡、脉细数。

  治法:取督脉和任脉经穴为主。署热蒙心针刺用泻法;气阴两脱可用灸法。

  处方:百会、人中、十宣、曲泽、委中、阳陵泉、承山、神阏、关元。

  转筋者,近取筋会、阳陵泉和承山穴以舒筋解痉。气阴两脱急取神阏、关元艾灸以回阳救逆。

  加减:渴饮加金津、玉液以清热生津。

  四、哮喘

  1.实证

  风寒外袭,证见咳嗽、咯吐稀痰、形寒无汗、头痛口不渴、脉浮紧、苔薄白;因痰热者多见咯痰粘腻色黄、咯痰不爽、胸中烦满、咳引胸痛,或见身热口渴、大便秘结、脉骨数、苔黄腻。

  治法:取手太阴经穴为主。毫针刺用泻法,风寒可酌用灸法;痰热可兼取足阳明经穴,不宜灸。

  处方:膻中、列缺、肺俞、尺泽。

  风寒加风门;痰热加丰隆;喘甚加天突、定喘。

  2.虚证

  主证:病久肺气不足,证见气息短促、语言无力,动则汗出,舌质淡或微红,脉细数或软无力。如喘促日久,以致肾虚不能纳气,则神疲气不得续,动则喘息、汗出、肢冷、脉象沉细。

  治法:调补肺肾之气为主。毫针用补法,可酌情用灸。

  处方:肺俞、膏肓俞、气俞、足三里、太渊、太溪。

  附注:

  (1)哮喘伴有支气管炎者,应在哮喘发作缓解后,积极治疗支气管炎。(2)发作发严重或持续不解者,应配合药物治疗。(3)须注意预防。气候转冷及时添衣;过敏体质应注意避免接触致敏原和过敏食物。

  五、呕吐(附:呃逆)

  主证:寒客胃脘、时吐清水或稀涎、进食则吐、苔白脉迟、喜暖畏寒、或大便溏薄。热蕴则为多食即吐、呕吐酸苦热臭、口渴、喜寒恶热、便秘脉数苔黄、痰饮蓄,多见胸痞眩晕、呕吐痰涎、或见心悸、苔白脉滑。宿食不消,则见脘腹胀满或疼痛、食入更甚、暧气食臭、便秘矢气、苔厚腻脉滑实。肝气横逆,多见胁痛呕酸、脉弦。胃气虚弱,则呕吐时作。食不甘味,纳少,便溏、神疲、脉弱、苔薄腻。

  治法:取足阳明经穴为主。寒者留针多灸;热则疾出不灸;肝气犯胃、泻足厥阴经穴,补足阳明经穴;中虚宜兼补脾气。

  处方:中脘、内关、足三里、公孙。

  热吐加合谷、金津玉液;寒吐加上脘、胃俞;痰饮加膻中、丰隆、食积者配下脘、璇玑;肝逆则加太冲;中气虚者兼用脾俞、章门。

  附: 呃 逆

  呃逆多由邪气与积滞中阻,或暴怒气逆,胃膈气失宣降所致。主证为呃感连续,声短而频。如偶发者不治自愈。如发作不止,则宜宽膈和胃、降逆调气,可取内关、足三里、或加巨阏、膈俞。

  六、泻泄

  泻泄又称腹泻,是指大便次数增多,便质稀溏或呈水样而言。包括急慢性肠炎,肠结核等疾患。

  1.急性泻泄

  主证:若偏寒湿则粪质清稀、水谷相杂、肠鸣腹痛、口不渴、身寒喜温、脉迟、舌苔白滑;偏于湿热则所下黄糜热臭、腹痛、肛门灼热、尿短赤、脉濡数、舌苔黄腻或兼有身热口渴等。

  治法:以疏调肠胃气机为主。偏寒者可留针,并用艾条或隔姜灸;偏热者用泻法。

  处方:中脘、天枢、足三里、阴陵泉。

  2.慢性泄泻

  主证:如属脾虚则面色萎黄、神疲肢软、纳差、喜暧畏寒、便溏、脉濡缓无力、舌嫩苔白;肾虚则每日黎明前,腹微痛、痛即欲便,或腹鸣而不痛,腹部与下肢畏寒、脉沉细、舌淡、苔白。

  治法:以健脾胃与温肾阳为主。针用补法,可多灸。

  处方:脾俞、中脘、章门、天枢、足三里、肾虚者加命门、关元。

  七、痢疾

  本病为常见肠道传染病。临床以腹痛、里急后重、痢下赤白脓血为主证。一般分为湿热痢、寒湿痢、噤口痢、休息痢等。

  主证:湿热痢主证为腹痛、下痢赤白、里急后重,并兼见肛门灼热、尿短赤、脉滑数、苔黄腻或恶寒发热、心烦口渴等。寒湿痢则下痢粘白冻、喜暖畏寒、胸脘痞闷、口淡不渴、苔白腻、脉濡缓或迟。噤口痢主证为痢下赤白饮食不进,食则呕恶。休息痢则久延不愈,屡发屡息,或轻或重,发则下痢脓血、腹痛、里急后重,休止则大便时干时稀。

  治法:取手足阳明经穴为主。毫针刺用泻法;偏寒者加灸;久痢宜兼顾脾肾。

  处方:合谷、天枢、上巨虚(或足三里)。湿热痢加曲池、内庭;寒湿痢加中脘、气海;噤口痢加中脘、内庭;休息痢兼用脾俞、胃俞、关元、肾俞。

  八、便秘

  粪便常在肠内滞留二天以上,粪质坚硬,排便时艰涩难下者,称为便秘。分实秘、虚秘。

  1.主证

  实秘:便次减少,常须三、五日量次或更长时间。便则努争,坚涩难下。如属热邪壅结,则身热、烦渴、口臭、喜凉、脉滑实、苔黄燥;气机郁滞者,每见胁腹胀满或疼痛、噫气频作、纳食减少、脉弦、苔薄腻。

  虚秘:属气血虚弱者,则见面色唇甲光白无华、头眩心悸、神疲气怯、舌淡苔薄、脉虚细等。如阴寒凝结,可有腹冷痛、喜热畏寒、脉沉迟舌痰苔白润等证。

  2.治法:取大肠经俞、募穴及下合穴为主。实秘用泻法,虚秘针用补法,寒秘可则灸。

  3.处方:大肠俞、天枢、支沟、上巨虚。热结加合谷、曲池;气滞加中脘、行间;气血虚弱加脾俞、肾俞;寒秘灸气海、神阏。

  九、癃闭

  本病以排尿困难,甚或小便闭塞不通为主证。病势缓,点滴而下者谓之“癃”;病势急小便不通,欲溲不下者称为“闭”。

  1.肾气不足

  主证:小便淋沥不爽、排尿无力、面色晄白、神气怯弱、腰膝酸软、舌淡、脉沉细而尺弱。

  治法:以取足少阴经穴为主,辅以膀胱经背俞穴,针用补法或用灸。

  处方:阴谷、肾俞、三焦俞、气海、委阳。

  2.温热下注

  主证:小便量少、热赤、甚至闭寒不通、小腹胀、口渴、舌红苔黄、脉数。

  治法:以取足太阴经穴为主,针用泻法、不灸。

  处方:三阴交、阴陵泉、膀胱俞、中极。

  3.外伤

  主证:小便不利、欲解不下、小腹胀满、有外伤或手术病史。

  治法:以通调膀胱气机为主,针灸酌选。

  处方:中极、三阴交。

  十、淋证

  淋证是指小便频数、淋沥刺痛、溲之不尽等证而言,包括现代医学的泌尿系感染和泌尿系结石等病。

  1.主证

  排尿时茎中涩痛、淋漓不尽;或见小腹胀满,点滴难下;甚或突然腰痛;有兼尿中见血;或尿时挟砂石;或小便浑浊、粘稠如膏。亦有不耐劳累,遇劳而发作者。

  2.治法:以疏利膀胱气血、利尿定痛为主,针用泻法或平补平泻。

  3.处方;膀胱俞、中极、阴陵泉、行间、太溪。

  加减:如尿血加血海、三阴交;小便如膏加肾俞、照海;少腹痛满加曲泉;尿中结石加委阳、然谷;遇劳即发者去行间加灸百会、气海。

  十一、遗精

  可分梦遗和滑精。凡有梦而遗精者名梦遗;无梦而精自滑出的为滑精。

  1.主证:梦遗每在睡梦中发生遗泄、睡眠不安、阳事易举。如久遗而又频繁者,可有头晕、精神不振、耳鸣腰酸等证。滑精则不拘昼夜,动念则常有精液滑出,形体瘦弱,脉细软,甚至心悸、阳萎等。

  2.治法:梦遗以交通心肾为主,针用平补平泻法;滑精以补肾为主,针用补法或针灸并用。

  3.处方:关元、大赫、志室。

  梦遗加心俞、神门、内关;滑精加肾俞、太溪、足三里。

  十二、阳痿

  1.主证:阴茎痿软不能勃起或勃起不坚。常伴头晕目眩、面色晄白、神疲腰膝酸软、脉细弱等证。

  2.治法:以补肾气为主,针用补法或针灸并用。

  3.处方:肾俞、命门、三阳交、关元。

  [附注]本病多属功能性,因此在治疗时可加强作思想工作,治疗时停止房事。

  十三、不寐

  指以经常不易入睡或睡不深熟为特征的一种病证。

  1.主证:难以入寐,寐而易醒,醒后不易再睡,亦有时寐时醒甚或彻夜不寐等。病因不同,各有兼证;如属心脾亏损,则为多梦易醒、心悸、健忘、易汗出、脉多细弱;肾虚则头晕、耳鸣、遗精、腰酸、舌红、脉细数;心胆气虚则见心悸多梦、喜惊易恐、舌淡、脉弦细;精志抑郁肝阳上扰则为性情急燥易怒、头晕、头痛、胁胀胀痛、脉弦;胃中不和则见脘闷暧气或脘腹胀痛、苔厚腻,脉滑等证。

  2.治法:以安神为主。根据辩证选穴,针用补法或平补平泻法,或针灸并用。

  3.处方;神门、三阴交。

  心脾亏损加心俞、厥阴俞、脾俞;肾亏加心俞、太溪;心胆气虚加心俞、胆俞、大陵、丘墟;肝阳上扰配肝俞、间使、太冲;脾胃不和配胃俞、足三里。

  十四、癫狂

  1.癫证。多由思虑太过、情怀抑郁,以致肝失条达、脾气不运、津液凝滞为痰、痰浊上逆、神明失常、发为癫证。

  主证:沉默呆滞、精神抑郁、表情淡默、或喃喃自语、语无伦次;或时悲时喜、器笑无常,胡思乱想,多疑易惊,不思饮食,舌苔薄腻,脉弦细或弦滑。

  治法:取背俞穴为主,佐以原、络穴。针用平补平泻法。

  处方:心俞、肝俞、脾俞、神门、丰隆。

  2.狂证。多由所求不遂、肝胃火盛,挟痰上扰,致使神志逆乱、心神失主而致。

  主证:病起急骤、吵扰不宁、两目怒视、毁物打人、不分亲疏、气力逾常、不思饮食、舌红绛、苔黄 腻、脉弦滑。

  治法:取督脉穴为主,兼清痰火、针用泻法。

  处方:大椎、风府、水沟、内关、丰隆。

  十五、痫证

  痫证是一种发作性神志失常的疾病,俗称羊痫风。

  1.主证:本病一般多属实证,但反复发作可致正虚。发病之前,可有头晕、胸闷、神疲等先兆,旋即昏仆、不省人事、面色苍白、牙关紧闭、双目上视、手足抽搐、口吐涎沫、甚则二便失禁。发后头昏、肢软、神疲、苔薄腻、脉弦滑、久病则脉细。

  2.治法:取任脉、督脉为主、佐以豁痰开窍。

  3.处方:鸠尾、大椎、腰奇、间使、丰隆。

  十六、眩晕

  眩是眼花,晕为头晕。轻者平卧闭目片刻即安;重者如乘坐舟车,旋转起伏不定,以致站立不稳。本证可见于高血压、动脉硬化、贫血、神经官能症、耳源性疾病及脑部肿瘤等。

  1.气血不足

  主证:头晕目眩、两目昏黑、泛泛欲吐、四肢乏力、面色光白、心悸失寐、怯冷倦卧、脉微细。

  治法:以培补脾肾两经为主,用补法、可灸。

  处方:脾俞、肾俞、关元、足三里。

  2.肝阳上亢

  主证:头晕目率、泛泛欲吐、腰膝酸软、舌红脉弦。

  治法;取肝胆两经为主,针用泻法。

  处方:风池、肝俞、肾俞、行间、侠溪。

  3.痰湿中阻

  主证;头晕目率、胸痞欲呕、纳差、心烦苔厚腻、脉滑。

  治法:和中化浊为主,针用泻法。

  处方;中脘、内关、丰隆、解溪。

  十七、头痛

  头痛系患者的一种自觉症状。常见于高血压、颅内肿瘤、神经机能性头痛、感染性发热性疾病等。

  1.风袭经络

  主证:发时痛势阵作,如锥如刺、痛有定处,甚则头皮肿起成块,一般无其他兼证。治法:按头痛部位分经取穴。毫针刺用泻法、留针。

  处方;巅顶部:百会、通天、阿是穴、行间。

  前头部:上星、头维、阿是穴、合谷。

  后头部:后顶、天柱、阿是穴、昆仑。

  2.肝阳亢逆

  主治;头痛目眩,尤以头之两侧为重。心烦善怒、面赤口苦、脉弦数、舌红苔黄。治法:取足厥阴、少阳经穴为主。用泻法。

  处方:风池、百会、悬颅、侠溪、行间。

  3.气血不足

  主证:痛势绵绵、头目昏重、神疲无力、面色不华、喜暧畏冷、操劳或用脑过度则加重,脉强弱,苔薄白。

  治法:取任、督经穴和背俞穴为主。毫针刺用补法、可灸。

  处方;百会、气海、肝俞、脾俞、肾俞、合谷、足三里。

  [附注]

  头痛如针灸治疗多次无效或继续加重者,应考虑有无颅脑病变,需及时治疗原发病。

  十八、痹症

  外邪侵袭经络,气血闭阻不畅,引起关节、肢体等处出现酸、痛、麻、重及屈伸不利等症状,名为痹证。可包括风湿热、风湿性关节炎、类风湿性关节炎、纤维组织炎及神经痛等。

  1.主证:

  (1)风寒湿痹。关节酸痛或部分肌肉酸重麻木,迁延日久可致肢体拘急,甚则关节肿大。又可分为以下三型:

  行痹:肢体关节走窜疼痛,痛无定处,有时兼有寒热,舌苔黄腻、脉浮。

  痛痹:遍身或局部关节疼痛,痛有定处,得热稍缓,遇冷则剧,苔白脉弦紧。

  着痹:关节酸痛、肌肤麻木、痛有定处,阴雨风冷每可使其发作,苔白腻,脉濡缓。

  (2)热痹。关节酸痛、局部热肿、痛不可近、关节活动障碍、可涉及单或多个关节,并兼有发热、口渴、苔黄燥、脉滑数等症状。

  2.治法:以循径与患部穴为主,亦可采用阿是穴。行痹、热痹用毫针泻法浅刺;痛痹多灸,深刺留针,如疼痛剧烈的可隔姜灸;着痹针灸并施或兼有温针和拔罐等法。

  3.处方:

  肩部:肩髎、肩髃、肩臑。

  肘臂:曲池、合谷、天井、外关、尺泽。

  腕部:阳池、外关、阳溪、腕骨。

  背脊:水沟、身柱、腰阳关。

  脾部:环跳、居髎、悬钟。

  股部:秩边、承扶、阳陵泉。

  膝部;犊鼻、梁丘、阳陵泉、膝阳关。

  踝部:申脉、照海、昆仑、丘墟。

  行痹加膈俞、血海;痈痹加肾俞、关元;着痹加足三里、商丘;热痹加大椎、曲池。

  十九、痿证

  痿证,是指肢体痿弱无力、不能随意活动或伴有肌肉萎缩的一类病证。常见于多发性神经炎、小儿麻痹后遗症、早期急性脊髓炎、重症肌无力、癔病瘫及周期性瘫痪等。

  1.主证:四肢筋肉弛缓无力,失去运动功能。初起多有发热。继则上或下肢,偏左或偏右,痿软无力;重者下肢完全不能运动肌肉日渐瘦削,但无疼痛症状。

  (1)肺热;兼有发热、咳嗽、口渴、尿黄、舌红苔黄、脉细数。

  (2)湿热:兼有身重、小便混浊、胸闷、或两足发热、得冷则舒、舌苔黄腻、脉濡数。

  (3)肝肾两亏:兼有腰脊酸软、遗精早泄头晕目眩、脉细数、舌红。

  2.治疗:以取阳明经穴为主。上肢多取手阳明,下肢多取足阳明。(参阅中风治法)。属肺热及湿热者,单针不灸用泻法;肝肾阴亏者,针用补法。

  3.处方:上肢:肩髃、曲池、合谷、阳溪。

  下肢:髀关、梁丘、足三里、解溪。

  肺热者加肺俞、尺泽;温热型加阴陵泉、脾俞;肝肾两亏者加肝俞、肾俞、悬钟、阳陵泉;发热者加大椎。

  二十、面瘫

  即面神经麻痹。临床以周围性面瘫为多见。

  1.主证:起病突然,每在睡眠醒来时,发现一侧面部板滞、麻木、瘫痪,不能作蹙额、皱眉、露齿、鼓颊等动作。口角向健侧歪斜、露晴流泪、额纹消失、患侧鼻唇沟变浅或消失。少数病人初起时有耳后、耳下及面部疼痛。严重者可出现患侧舌前2/3味觉减退或消失,听觉过敏等。

  2.治疗:以手足阳明经为主,手足少阳、太阳经为辅,采取局部取穴与循经远取相结合的方法。近取诸穴酌予浅刺、平刺透穴或斜刺。

  3.处方:风池、阳白、攒竹、四白、地仓、合俗、太冲。

  鼻唇沟平坦加迎香;人中沟歪斜加人中;颜唇沟歪斜加承浆;乳突部疼痛加翳风。

  二十一、坐骨神经痛

  坐骨神经痛是指在坐骨神经通路及其分布区的疼痛,可由多种病因引起。

  1.主证:一侧腰腿部阵发性或持续性疼痛。主要是臀部、大腿后侧、小腿后或外侧及足部发生烧灼样或针刺样疼痛,行动时加重。直腿抬离试验阳性。

  2.治法;取足太阳和足少阳胆经穴为主。一般均用泻法,亦可配合灸治或拔罐。

  3.处方:肾俞、大肠俞、腰3-5、夹脊、秩边、环跳、殷门、委中、承山、阳陵泉、绝骨。

  二十二、痛经

  妇女在行经前后或行经期间,少腹部出现较剧烈的疼痛称痛经。

  1.实证:经行不畅,少腹疼痛。如腹痛拒接,经色紫而夹有血块,下血块后痛即缓解,脉沉涩的为血瘀;胀甚于痛,或胀连胸胁,胸闷泛恶,脉弦的为气滞。

  治法:取任脉、足太阴经穴为主。毫针刺用泻法,酌量用灸。

  处方:中级、次髎、地机、三阴交。

  2.虚证:腹痛多在经净后,痛势绵绵不休;少腹柔软喜按,经量减少;每伴腰酸肢倦、纳少、头晕、心悸、脉细弱、舌淡。

  治法:取任、督脉,足少阴和足阳明经穴。毫针刺用补法,并灸。

  处方:命门、肾俞、关元、足三里、大赫。

  二十三、胎位不正

  指妊娠30周后,胎儿在子宫体内位置不正,常见于经产妇或腹壁松驰的孕妇。产妇本身多无自觉症状,经产科检查后才能确诊。

  治法:选至阴穴,以艾条灸两侧至阴穴15-20分钟。每天1-2次,至胎位转正为止。据报道,成功率达80%以上,以妊娠7个月者成功率最高。

  附注:胎位不正原因很多,须详细检查。如因骨盆狭窄、子宫畸形等引起,应作其他处理。

  二十四、肠痈

  即阑尾炎。多由阑尾腔梗阻或细菌感染引起。

  主证:初起脘部或绕脐作痛,旋即转至右下腹。以手按之,其痛加剧,痛处固定不移。腹皮微急,右腿屈而难伸,并有发热恶寒、恶心呕吐、便秘、尿黄、苔薄腻黄、脉数有力。甚则痛势剧烈,腹痛拒按,壮热自汗;脉洪数。

  治法;取手足阳明经穴为主。毫针刺用泻法,留针20-30分钟。一般每日刺1-2次,重证可每隔4小时针刺1次。

  处方:足三里、阑尾、曲池、天枢。

  二十五、扭伤

  指四肢关节或躯体部的软组织损伤,如皮肤、肌腱、韧带、血管等,而无骨折、脱臼、皮肉破损的损伤证候。

  主证:主要表现为受伤部肿胀疼痛,关节活动障碍等。

  治法:以受伤局部取穴为主,毫针刺用泻法。陈伤留针加灸或用温针。

  处方:肩部:肩髎、肩髃、肩贞。

  肘部:曲池、小海、天井。

  腕部:阳池、阳溪、阳谷。

  腰部;肾俞、腰阳关、委中。

  髀部;环跳、秩边、承扶。

  膝部;膝眼、梁丘、阳关。

  踝部:解溪、昆仑、丘墟。

  二十六、耳鸣、耳聋

  多由暴怒、惊恐、肝胆风火上递,以致少阳经气闭阻或因外感风寒、壅遏清窍,或因肾虚气弱、精气不能上达于耳而成。

  1.主证:

  实证:暴病耳聋或耳中觉胀,鸣中不断,按之不减。肝胆火逆多由面赤、口干、烦燥、善怒、脉弦。外感风邪多见寒热头痛、脉浮等证。

  虚证;久病耳聋、或耳鸣时作时止,操劳时加剧,按之鸣声减弱,多兼头昏、腰酸、遗精带下、脉虚细。

  2.治法:取手足少阳经穴为主。实证针用泻法;虚证兼取足少阴经穴。针用补法。

  3.处方:翳风、听会、侠溪、中诸。

  肝胆火盛加太冲、丘墟;外感风邪加外关、合谷;肾虚加肾俞、关元。

  二十七、牙痛

  牙痛为口腔疾患中常见证状,其发生主要与胃经郁火和肾阴不足有关。

  1.主证:牙痛甚剧、兼口臭、苔黄、口渴、便秘、脉洪等,乃阳明火邪为患,痛甚龈肿兼形寒身热,脉浮数等者为风火牙痛;如隐隐作痛,时作时息,口不臭,脉细或齿浮动者,属肾虚牙痛。

  2.治法:取手足阳明经穴为主。毫针刺用泻法,循经远道可左右交叉刺。

  3.处方;合谷、颊车、内庭、下关。风火牙痛加外关,风池;阴虚者加太溪、行间。

(王长海)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第五节常见病证的针灸治疗》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