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医中药 > 中医文化 > 一杯山药进琼糜

一杯山药进琼糜

来源:中华中医药报 作者: 2012-2-16

摘要: 我自小爱吃山药,一则因为那时家贫人多、口粮不足,而家乡的红壤肥沃,盛产山药,此物可兼当饭菜,节省银子,就像李笠翁说的一事两用,何俭如之,最受我们穷人家欢迎。二则喜它味道,煮熟的山药入口甘滑,软糯绵长,顺到肚里暖暖一片,甚是受用,每每让我吃饱了还舍不得放手。 后来我离开家乡负笈求学、工作,很多生活习......


  我自小爱吃山药,一则因为那时家贫人多、口粮不足,而家乡的红壤肥沃,盛产山药,此物可兼当饭菜,节省银子,就像李笠翁说的“一事两用,何俭如之”,最受我们穷人家欢迎。二则喜它味道,煮熟的山药入口甘滑,软糯绵长,顺到肚里暖暖一片,甚是受用,每每让我吃饱了还舍不得放手。

  后来我离开家乡负笈求学、工作,很多生活习性在辗转中改变,唯独这吃山药的癖好一直如故。平日偶尔逛菜市场,但凡看到山药,我是必买的。熟识我的菜农常当面嘟哝,说我挑山药比挑媳妇还仔细,我就笑答:“都是好东西,当然不能将就。”我挑山药有个“四要”法子:一要体重沉,二要须毛多,三要肉色白,四要黏液稠,差的山药都过不了这四关,唯有上品方能入我法眼。

  有时周末无事,我和妻子还会各骑一辆单车,到城外的村子去寻购山药。归来之时,车后载着犹带着泥土芬芳的“宝贝”,一路夕照微醺,和风徐徐,俩人并辔而行,有说有笑,悠哉乐哉。古时候,文人墨客也时有野觅山药的雅兴,如唐朝的马戴“呼儿采山药,放犊饮溪泉”,温庭筠也曾“一笈负山药,两瓶携涧泉”。遥想当年,他们竹杖芒鞋,徜徉山野,好不快活自在。这一分恬淡之中的闲适野趣,正是我孜孜追求的。

  《神农本草经》中称,山药为“色、香、味三绝”。这个“色”,指的是内里肉色,而非外形之色。山药体糙多毛,外观颇丑,有何“色”可言?只有剥去外皮,露出肉质嫩白,这才是“山中之玉”好颜色。这就好似那些内秀之人,外貌平平,却是胸藏才学、识见卓远。前几天与妻在家看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一位男嘉宾刚上台,妻就评头论足:“长得土里土气,怕是没啥水平。”我说,人虽不好看,但他目光沉静、笑容自信,应不是泛泛之辈。果然,看了几段短片介绍,方知此男有美国留学经历,已跻身精算师行列,能通国画书法,也算是个游走中西的人才。妻不禁慨叹:“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至于“香”和“味”,我认为山药的原味最香。山药只需去皮洗净切块,入水清煮,不添佐料,便是上等佳品。煮熟后连汤盛上满满一碗,光看那汤浓似奶、肉白如玉,心中已欣欣然。随即匙筷并用,细嚼慢咂,任那香黏舒爽之感沿着经脉传遍全身,似可把凡肠俗胃洗净一遍,个中美味难以言传,真是“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了。

  中医认为,山药可益肺固肾、健脾补虚,利于养生。南宋陆游曾有诗云:“秋夜渐长饥作祟,一杯山药进琼糜。”在他看来,天上的琼浆玉脂都比不上山药,更何况人间所谓的珍肴异馔?他平时常制山药为羹而食,粗茶淡饭怡然自得,活了85岁高龄寿终正寝。学学陆老夫子,多食山药粗粮,享受淡然意趣,何乐而不为呢?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一杯山药进琼糜》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