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医中药 > 中医临床 > 辩证施治 > 辨证治疗带状疱疹

辨证治疗带状疱疹

来源:中国民族民间医药杂志 作者:海荣 2010-1-14

摘要: 带状疱疹是一种常见病,临床文献多记载老年人易患此病。但本人在临床屡见由药物而引发带状疱疹的年青患者,表现出较老年人发病急、疼痛剧烈等特点。在治疗中有意收治病例,究其病因,探其机理用蒙药治疗,多能应手而愈,而且蒙医药治疗最显著的优点为不留后遗神经病,这是值得提倡的好办法。带状疱疹系由病毒感染所致,皮......


  带状疱疹是一种常见病,临床文献多记载老年人易患此病。但本人在临床屡见由药物而引发带状疱疹的年青患者,表现出较老年人发病急、疼痛剧烈等特点。在治疗中有意收治病例,究其病因,探其机理用蒙药治疗,多能应手而愈,而且蒙医药治疗最显著的优点为不留后遗神经病,这是值得提倡的好办法。

  带状疱疹系由病毒感染所致,皮肤上出现红斑、水疱,累累如串珠,聚集一处或数处,排列成带状,沿周围神经分布,常为单侧性,可发生于身体任何部位。但腰肋部好发。中医称“缠腰火丹”,对带状疱疹之发病部位疼痛特点概括的非常贴切。的确皮肤病痒者居多,疼痛者间或有之,而唯有带状疱疹疼痛非常特别,如火燎般神经痛是患者难以忍受的临床突出表现,也是区别于其他皮肤病的典型特点。

  带状疱疹治愈后往往留下后遗神经痛。这让患者痛苦、让医生棘手的一件事情。本人在治疗中力求解除后遗神经痛并取得了满意效果。  

 1病因病机

  药物之毒热深入营血并与“赫依·黏虫”结合而致病。药物毒热损伤胃内分泌浊功能之后混浊之血直接入肝,肝内分泌浊功能进一步受损,从而肝内“变色希日”“橙色希日”不能正常工作、恶血蕴积肌肤,“赫依”紊乱失去平衡肝经火毒外溢皮肤并与“黏虫”结合出现带状疱疹。

  2典型病例

  2.1患者,易某,19岁,西餐厅服务员,右侧季肋区带状疱疹3天而就诊。仔细问诊有无用药史。患者自述口服抗结核药1月余。自觉乏力体虚、五心烦热、倦怠发懒、食欲不振、口渴头痛、大便秘结,初起右侧季肋区剧烈烧灼样疼痛,不敢抬手,活动受限,3天后皮肤处出现红色斑丘疹,继而簇集成黄豆大小的水疱。观察水疱为鲜红颜色,疱群之间间隔皮肤正常,有透明疱液,观舌质为黯红,苔厚黄;切脉为细数。查体温正常。诊断为:希日盛性带状疱疹。以清热解毒,理气止痛,舒肝除黏为原则。早给:通拉嘎一5/西吉德,健胃泌浊、泻毒消积;中午给:古日古木一13/阿嘎日一35,舒肝化毒、除恶血理“赫依”;晚给:冲回一5/沙日汤,消黏虫化热毒。给患者El服药物的同时针刺皮疹周边,挤出少量瘀滞恶血,舒通局部“赫依”促进疱疹的吸收和皮损的修复。患者治疗的第2天疼痛明显减轻,自觉症状有所改善。1周后皮疹开始结痂,退色,皮损逐渐修复。连续用药半月,患者完全治愈。为了恢复失衡之“赫依”,进一步巩固疗效,给阿嘎日-35和依赫汤1周,患者治愈情况非常好,未留下后遗神经痛。

  2.2患者王某,女,40岁,公司职员。患带状疱疹1周而就诊,患者网购颈椎病药服用2个月后出现右侧季肋区带状疱疹,用中药龙胆泻肝丸、阿昔洛韦、维生素Bl等药物治疗1周效果不理想,皮损部位面积较大,有的疱疹虽有些退色,但大部分颜色鲜红,而且继续出现疱疹。患者痛苦面容,脸色惨白,不思饮食,夜不能寂,被病痛折磨得精疲力尽,舌质红,苔干厚,脉浮数。蒙医诊断为:赫依偏盛型带状疱疹。早给:阿拉坦阿如-5/嘎古拉-5,清胃健脾、理气化毒;中午给:古日古木-l3/阿嘎日-35,活血清肝;晚给:扎冲/依赫汤,消黏通络,扶正补气;口服药物的同时针刺疱疹周边。挤出病血,理气消肿,促进疱疹之消退,舒通局部“赫依”。治疗几天疼痛逐渐缓解,情绪好转,皮肤受损开始缩小,颜色由鲜红转为深暗,逐渐恢复正常。连续用药3周,隔日针刺患部,最后再给阿嘎日-35、依赫汤1周,带状疱疹痊愈,没有后遗神经痛。

  2.3患者刘某,38岁,西医大夫。口服减肥药3周后右侧季肋区出现带状疱疹,患者面红耳赤、心情烦躁,当即用青霉素、病毒唑静点,口服阿昔洛韦片、维生素B1、维生素E,外用阿昔洛韦膏,大部分疱疹消退,皮肤开始修复。但神经痛难忍,有些疱疹修复的皮肤处和有疱疹的地方一样疼痛,有明显的后遗神经痛,疗效不佳。蒙医诊断:血热性带状疱疹,必辨证用药,舒肝理气,化瘀通络。早给:古日古木-13/西吉德,舒肝泻火,健胃消积;中午给:额里根-7/森登-4清热除湿,活血化瘀;晚给:冲阿/阿嘎日一35,消肿消黏,理气止痛;而且针刺疱疹周围及有后遗神经痛之皮肤处,挤出少量恶血,舒通局部“赫依”。患者治疗1周后疱疹完全消退,后遗神经痛几乎消失,患者非常感叹蒙医神奇疗效。

  3讨论

  今有意收集带状疱疹年青患者。经问诊均有不同用药史。比如抗结核药、减肥降脂药、抗风湿药等。药物毒热损伤肝胃功能产生恶血,恶血入肝经,三根失调、赫依紊乱而发病。带状疱疹属蒙医“血热、赫依、黏病”范畴。虽说老年人易患此病。但据我观察年青人患此病者也大有人在。年青时代是人体血热协日偏盛时期,正因为年轻人的这种生理特点,决定年青人易患因血热而引起的诸多疾病。这也是年青人患带状疱疹者居多的原因所在。蒙医三根学说整体观理论认为赫依是人体与生俱有的命根之一。它既是正常生命活动的基础物质,又是引发各种疾病的内在原因。皮肤是人体一部分,是“赫依”之七大流道之一。它的种种疾患与体内三根七索、五脏六腑有关。血热血瘀与“赫依“密切相关。赫依是诸多致瘀的病理枢机。是血瘀病的重要病理基础。“赫依”不足不畅可导致脉络枯涩,血行迟滞。因此治疗皮肤病不能一叶障目。不能只局限于外表。必须以蒙医整体理论为依据辨证施治,标本兼顾。力求外病内治,釜底抽薪。这样才能解决问题的根本,才能达到真正治病的目的。

  西医治疗带状疱疹虽然能消退水疱解除病灶。但往往留下后遗神经痛。有的甚至经久不止,给患者留下极大的痛苦。这是因为外表症状虽有改善但湿热未尽、余毒未解,滞留于经络而出现后遗神经痛。但蒙医治疗带状疱疹一般不会留下后遗神经痛。这是非常值得的提倡的好方法。

  蒙医对“赫依”有种独特的理论,认为赫依会引导诸病之初,又能收结诸病之末。疾病的治疗自始至终都不能忽视,“赫依”的存在和调理,治疗皮肤病调玛赫依尤为重要,带状疱疹也不列外。   

  本人在带状疱疹的治疗中一开始就辨证用阿嘎日一35、嘎古拉-4、西吉德-4等药调理赫依,而且紧紧抓住“赫依”能收结诸病之末这一理论,在症状改善,水疱消退,皮损修复的治疗未段也没有放弃调理赫依,这是一个重要的环节。治疗末段调理赫依,能营养皮肤使局部循环通常、血运丰富,有助于受损神经的修复,从而避免了留下后遗神经痛。

  经蒙医药治疗带状疱疹,止痛较快,修复较早,而且不留后遗神经痛等明显优点,我想这是蒙医特殊的理论用药所取得的特殊的满意效果。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辨证治疗带状疱疹》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